系統思維

系統思維

系統思維就是把認識對象作為系統,從系統和要素、要素和要素、系統和環境的相互聯系、相互作用中綜合地考察認識對象的一種思維方法。系統思維以系統論為思維基本模式的思維形態,它不同于創造思維或形象思維等本能思維形態。系統思維能極大地簡化人們對事物的認知,給我們帶來整體觀。

  • 中文名稱
    系統思維
  • 外文名稱
    Systematic Thinking

簡介

定義

系統思維是一種邏輯抽象能力,也可以稱為整體觀、全局觀。

另外,首先應該明白什麽是系統?生物學中有生態系統,是指一個能夠自我完善,達到動態平衡的生物鏈,如:一個池塘。 系統一般是可以封閉運作的,可以自我完善,並且能夠動態平衡的物品集合

系統思維,簡單來說就是對事情全面思考,不隻就事論事。是把想要達到的結果、實現該結果的過程、過程最佳化以及對未來的影響等一系列問題作為一個整體系統進行研究。

系統思維概述

系統是一個概念,反映了人們對事物的一種認識論,即系統是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元素相結合的有機整體,系統的整體不等于其局部的簡單相加。這一概念揭示了客觀世界的某 種本質屬性,有無限豐富的內涵和處延,其內容就是系統論或系統學。系統論作為一種普遍的方法論是迄今為止人類所掌握的最高級思維模式。

系統思維是指以系統論為思維基本模式的思維形態,它不同于創造思維或形象思維等本能思維形態。系統思維能極大地簡化人們對事物的認知,給我們帶來整體觀。

按照歷史時期來劃分,可以把系統思維方式的演變區分為四個不同的發展階段:古代整體系統思維方式--近代機械系統思維方式--辯證系統思維方式--現代復雜系統思維方式。

淵源

易經是最古老的系統思維方法,建立最早的模型演繹方法,周易成為中醫學的整體觀與器官機能整合的理論基礎,在古代希臘則有非加和性整體概念,但西醫以分解和還原論方法佔主導地位,現代西方心身醫學的"社會-心理-生物"綜合醫學模式興起,開啓了中西醫學又-輪對話,並導致了系統醫學系統生物科學在世紀之交的發展。

思維方式方法樹

按照歷史時期來劃分,可以把系統思維方式的演變區分為四個不同的發展階段:古代整體系統思維方式--近代機械系統思維方式--辯證系統思維方式--現代復雜系統思維方式。

方法樹方法樹

特征

概述

系統思維方式的客觀依據,乃是物質存在的普遍方式和屬性,思維的系統性與客體的系統性是一致的。現代思維方式特別是系統思維方式,主要以整體性、結構性、立體性、動態性、綜合性等特點見長。

整體性

系統思維方式的整體性是由客觀事物的整體性所決定,整體性是系統思維方式的基本特征,它存在于系統思維運動的始終,也體現在系統思維的成果之中。整體性是建立在整體與部分之辯證關系基礎上的。整體與部分密不可分。整體的屬性和功能是部分按一定方式相互作用、相互聯系所造成的。而整體也正是依據這種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的方式實行對部分的支配。

系統思維整體性系統思維整體性

堅持系統思維方式的整體性,首先必須把研究對象作為系統來認識,即始終把研究對象放在系統之中加以考察和把握。這裏包括兩個方面的含義:一是在思維中必須明確任何一個研究對象都是由若幹要素構成的系統;二是在思維過程中必須把每一個具體的系統放在更大的系統之內來考察。如解決城市交通問題,就要把城市交通問題作為一個由若幹要素構成的系統來考察,不僅要考察系統內部車輛、客流量、道路等參數(要素),還要考察車輛的運行情況。同時,還要把交通問題這個系統納入城市市政建設的大系統中去考察。隻有從市政建設的整體角度去考察解決城市交通這個子系統問題,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的有效的方法。

堅持系統思維方式的整體性,還必須把整體作為認識的出發點和歸宿。就是說,思維的邏輯進程是這樣的:在對整體情況充分理解和把握的基礎上提出整體目標,然後提出滿足和實現整體目標的條件,再提出能夠創造這些條件的各種可供選擇的方案,最後選擇最優方案實現之。在這個過程中,提出整體目標,是從整體出發進行綜合的產物;提出條件,是在整體目標統攝下,分析系統各要素及其相互關系而形成的;方案的提出和優選,是在系統分析的基礎上重新進行系統綜合的結果。由此可見,系統思維方式把整體作為出發點和歸宿,通過對系統要素的分析這個中間環節,再回到系統綜合的出發點。

結構性

系統思維方式的結構性,就是把系統科學的結構理論作為思維方式的指導,強調從系統的結構去認識系統的整體功能,並從中尋找系統最優結構,進而獲得最佳系統功能。 系統結構是與系統功能緊密相連的,結構是系統功能的內部表征,功能是系統結構的外部表現。系統中結構和功能的關系主要表現為:系統的結構決定系統的功能。在一定要素的前提下,有什麽樣的結構就有什麽樣的功能。問題是在于,與人相聯系的系統其結構才決定其功能,表現為最佳化結構和非最佳化結構同功能的關系。最佳化結構就能產生最佳功能,非最佳化結構不能產生最佳功能,這是結構決定功能的一個具有方法論意義的觀點。

系統思維結構性系統思維結構性

系統思維方式的結構性,對認識方法論的基本要求,就是要樹立系統結構的觀點,在具體實踐活動中,緊緊抓住系統結構這一中間環節,去認識和把握具體實踐活動中各種系統的要素和功能的關系,在要素不變的情況下,努力創造最佳化結構,實現系統最佳功能。比如,進行的經濟體製改革,就是在現有條件下進行的經濟體製結構的改革,通過經濟體製結構的最佳化來提高整體的經濟能力。

系統的要素和結構對功能的作用都是非常重要的。要素是功能的基礎,而結構是從要素到功能的必經的中間環節,在相同的要素情況下,結構如何對功能起著決定性作用。不僅如此,通過要素和結構關系所表現出的容差效應可以看出,系統要素在數量上不齊全和在質量上有缺陷,在一定條件下可以通過系統結構的最佳化得到彌補,而不影響系統的功能。

前蘇聯製造的米格25型飛機,按構成它的部件來說並不是世界上最先進的,但由于結構最佳化,其功能在當時是世界第一流的。系統思維方式的結構性,在考察要素和結構同功能的關系時,必須在頭腦中把思維指向的重點放在結構上;在追求最佳化結構時,必須全力找出對整個系統起控製作用的中心要素,作為結構的支撐點,形成結構中心網路,在此基礎上,再考察中心要素與其他要素的聯系,形成系統的最佳化結構。

立體性

系統思維方式是一種開放型的立體思維。它以縱橫交錯的現代科學知識為思維參照系,使思維對象處于縱橫交錯的交叉點上。在思維的具體過程中,系統思維方式把思維客體作為系統整體來思考,既註意進行縱向比較,又註意進行橫向比較;既註意了解思維對象與其他客體的橫向聯系,又能認識思維對象的縱向發展,從而全面準確地把握思維對象的規定性。

系統思維立體性系統思維立體性

客觀事實都是縱向和橫向的統一。任何一個認識客體,既是由若幹個子系統構成的系統,又是另一個更大系統中的子系統。作為一個獨立的系統,它的發展是縱向的;作為一個子系統,它與其他子系統之間的聯系是橫向的。這樣一個具體系統的本質,不僅取決于該系統內部各子系統之間的結構形式,而且取決于與其他系統之間的聯系形式。所以,立體思維,就是指主體在認識客體時要註意縱向層次和橫向要素的有機耦合,時間和空間的辯證統一,在思維中把握研究對象的立體層次、立體結構和整體功能。不但要有"三維思維",更要有"四維思維",即研究系統運動的空間位置時,要考慮其時間關系;而研究系統運動的時間關系時,要考察其空間位置。立體思維就是時空一體思維,是縱橫辯證綜合思維。

在立體思維中,縱向思維橫向思維不再是各自獨立的兩種思維指向形式,而是有機地統一在一起。形成一種互為基礎、互相補充的關系。縱向思維以橫向思維為基礎,就是說,要在橫向比較中進行縱向思維,而且隻有經過橫向比較之後才能準確地確定縱向思維目標。例如,我們要上一個新產品,總要先進行調查論證,了解市場的供求關系,了解什麽商品暢銷,在橫向比較的基礎上,才能較為準確地選定某種新產品作為縱向思維的目標。橫向思維的優點就在于,能跳出自己的小圈子,把事物置于普遍聯系和相互作用之中,通過與其他事物的比較,來認識和度量自己,進而認識事物運動的特點和規律。

同時還必須看到,橫向思維必須以縱向思維為基礎,就是說,有效的橫向思維必須對事物的縱向的深刻認識為前提。橫向思維屬于多向思維,在具體的思維過程中,思維指向是有限的。主體總是根據思維目標的需要,來確定一些主要的思維指向,究竟確定哪些思維指向,要受製于縱向思維的深度。主體縱向思維越深刻,越能準確地選定橫向比較的目標和範圍。例如,我們要評選某類最優產品,總是在同類產品質量比較優秀中評選,這就需要對該類產品的深刻認識,才能確定參加評選的產品,然後才能進行橫向比較。縱向思維的長處是在歷史的自我比較中,可以看到自己的優點和取得的成就。

立體思維是開放思維,而且在一切方面,在整體上都是開放的。因為,主體思維的縱向方面與時間的一維性相符合,與事物的縱向發展相一致,因而在縱向方面是開放的。主體思維的橫向方面與空間的三維性相符合,與事物的橫向聯系相一致,因而在橫向方面也是開放的。這樣,主體思維無論在縱向方面還是在橫向方面都是開放的,是全方位的開放,徹底的開放。根據系統開放性原理,主體的思維要達到有序,其首要條件是必須敞開"思維大門",加強與來自不同方面的思維信息的交流,善于吸取有價值的思維成果。可見,這種徹底開放型的思維,最有利于主體從整體上全面地把握客體的本質。

動態性

系統的穩定是相對的。任何系統都有自己的生成、發展和滅亡的過程。因此,系統內部諸要素之間的聯系及系統與外部環境之間的聯系都不是靜態的,都與時間密切相關,並會隨時間不斷地變化。這種變化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系統內部諸要素的結構及其分部位置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隨時間不斷變化的;二是系統都具有開放的性質,總是與周圍環境進行物質、能量、信息的交換活動。因此,系統處于穩定狀態,並不是講系統沒有什麽變化,而始終處于動態之中,處在不斷演化之中。

系統的動態原則可以作為事物運動規律來理解,它對于思維方法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系統思維方式的動態性正是系統動態性的反映。思維從靜態性進入動態性,要求人們正確認識和對待系統的穩定結構,使系統演化不斷地從無序走向有序。系統的有序和無序是衡量系統結構是否穩定的標志。一般說來,如果系統是有序的,系統結構就是穩定的;相反,系統結構則是不穩定的。系統的有序和無序,穩定結構和非穩定結構,這是系統存在和演化的兩種基本狀態,它們本身沒有抽象意義的價值規定。

人們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和價值取向,創造條件打破系統的有序結構,使之成為向新的有序結構過渡的無序狀態,也可以創造條件消除對系統的各種幹擾,使系統處于有序狀態,保持系統的穩定。這裏的關鍵是要把握系統演化過程中的控製項,對系統實現自覺的控製。控製項不僅能夠破壞系統的舊穩定結構,而且還能使其過渡到新的系統結構。隻要人們能夠正確地把握控製項,就能使系統向演化目標方向發展。

然而,控製項是多樣的,又是可變的。這就要求人們不但從多方面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找出最佳的控製項,而且還要隨著系統的演化,不斷地選擇最佳控製項。由于系統演化的可能方向是分叉的樹枝型,而不是直線型,這就要求人們把系統演化的可能方向理解為具有多種方向可選擇的狀態,把事物的發展放在多種可能、多種方向、多種方法和多種途徑的選擇上,而不要把希望寄托于某一種可能、方向、方法和途徑上。因此,在人們的頭腦中必須破除線性單值機械決定論的影響,樹立非線性的統計決定論的思維方法。

綜合性

綜合,本身是人的思維的一個方面,任何思維過程都包含著綜合和綜合的因素。然而,系統思維方式的綜合性,並不等同于思維過程中的綜合方面,它是比"機械的綜合"、"線性的綜合"更為高級的綜合。它有兩方面的含義:一是任何系統整體都是這些或那些要素為特定目的而構成的綜合體;二是任何系統整體的研究,都必須對它的成分、層次、結構、功能、內外聯系方式的立體網路作全面的綜合的考察,才能從多側面、多因果、多功能、多效益上把握系統整體。系統思維方式的綜合已經是非線性的綜合,是從"部分相加等于整體"上升到"整體大于部分相加之和"的綜合,它對于分析由多因素、從變數、多輸入、多輸出的復雜系統的整體是行之有效的。

系統思維綜合性系統思維綜合性

系統思維方式的綜合,要求人們在考察對象時要從它縱橫交錯的各個方面的關系和聯系出發,從整體上綜合地把握對象。傳統的"分析程式"是:分析一綜合,兩者被劃分為先後相繼的兩個環節,因而是一種單向思維。而"系統綜合程式"是:綜合一分析一綜合,相互之間存在著反饋,是雙向思維。它要求從整體出發,邏輯起點是綜合,要把綜合貫穿于思維邏輯進程的始終,要在綜合的指導和統攝下進行分析,然後再通過逐級次綜合而達到整體綜合。它要求摒棄孤立的、靜止的分析習慣,使分析和綜合相互滲透,"同步"進行,每一步分析都要顧及綜合、映現系統整體。這樣才能使人們站在全局的高度上,系統地綜合地考察事物,著眼于全局來認識和處理各種矛盾問題,達到最佳化的整體目標。

運用系統思維方式綜合地考察和處理問題,是現代化大經濟、大科學發展的客觀要求。當今許多工業化國家都把發展以各種新工藝為基礎的綜合性自動化生產,建立綜合性無廢料生產當成是更新生產力的合乎規律的方向。許多農業先進國家已經將生態系統的原理用于規劃、設計、建設和組織農業生產系統和農村生活系統以至農業政策系統,引起了農業生態系統綜合化的趨勢。這種把農業技術系統同農業生態系統有目的地實行綜合,是現代化系統化大農業發展的趨勢。至于現代的信息產業、宇宙工業、海洋開發等新興產業,更是套用系統科學理論對單科單項技術進行綜合配套和綜合調控的產物。

總之,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要求人們不斷揭示不同物質運動形式內在的共同屬性與共同規律,這就要求人們必須採用系統思維的綜合方法。

方法

整體法

整體法是在分析和處理問題的過程中,始終從整體來考慮,把整體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讓任何部分的東西凌駕于整體之上。

活動系統思維活動系統思維

整體法要求把思考問題的方向對準全局和整體、從全局和整體出發。如果在應該運用整體思維進行思維的時候,不用整體思維法,那麽無論在巨觀或是微觀方面,都會受到損害

結構法

進行系統思維時,註意系統內部結構的合理性。系統由各部分組成,部分與部分之間組合是否合理,對系統有很大影響。這就是系統中的結構問題。 好的結構,是指組成系統的各部分間組織合理,是有機的聯系。

要素法

每一個系統都由各種各樣的因素構成,其中相對具有重要意義的因素稱之為構成要素。要使整個系統正常運轉並發揮最好的作用或處于最佳狀態,必須對各要素考察周全和充分,充分發揮各要素的作用。

功能法

功能法是指為了使一個系統呈現出最佳態勢,從大局出發來調整或是改變系統內部各部分的功能與作用。在此過程中,可能是使所有部分都向更好的方面改變,從而使系統狀態更佳,也可能為了求得系統的全局利益,以降低系統某部分的功能為代價。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