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康

糯康

糯康,又名宰糯康、岩糯康,撣族,原籍緬甸臘戌,外號"教父",是特大武裝販毒集團"糯康集團"首犯。長期從事製販毒品、綁架殺人等犯罪活動。2011年10月,製造震驚國際的"湄公河慘案"。2012年5月10日,他被抓獲後由寮國依法移交中國。2012年9月20日上午9時30分,于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2012年11月6日判決死刑。與其餘六被告人連帶賠償各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總計人民幣六百萬元。2012年12月20日,二審在雲南高院公開開庭審理。鑒于案情復雜,法庭沒有當庭宣判。于2013年3月1日,在雲南昆明通過註射方式執行死刑。

  • 中文名稱
    糯康
  • 外文名稱
    NawKham
  • 出生地
    緬甸
  • 主要罪行
    湄公河慘案
  • 死亡日期
    2013年3月1日
  • 民    族
    撣族(和中國的傣族為同一民族)
  • 國    籍
    緬甸
  • 職    業
    毒梟
  • 出生日期
    1969年11月8日
  • 別    名
    宰糯康,岩糯康,瑙坎,諾坎

個人檔案

中   文   名:     糯康

糯康

其它外文名:     NawKham

別           名:     諾坎、瑙坎

籍           貫:     緬甸 撣邦

出    生   地:     緬甸撣邦

性           別:     男

出 生 年 月:     1969年11月8日

重 要 事 件:     2011年10月5日,糯康及其販毒集團成員,在湄公河泰國水域劫殺13名中國船員。

身           高:     168釐米

人物簡介

糯康,撣邦華人稱之為瑙坎,湄公河流域“金三角”地區特大武裝集團販毒首犯,曾在緬甸MTA部隊服役,會說緬語和泰語。糯康為緬甸撣邦人,原屬緬甸大毒梟坤沙集團成員,直到2009年他仍然有一個被緬甸政府承認的“合法身份”--大其力北部小鎮紅列鎮民兵團領導人。 

1995年坤沙投降緬甸政府軍,糯康也隨之“投誠”,通過賄賂緬甸政府軍高層、勾結拉祜族民兵團,在泰、老、緬三國交界的“金三角”地帶長期從事武裝販毒、水賊打劫、綁架撕票等活動。 其手下的販毒團伙被稱為“糯康集團”。

罪行概覽

坤沙投降後,糯康收編坤沙武裝殘餘人員,逐步發展成員多達100餘人,在泰國寮國、緬甸三國交界的金三角地帶長期橫行,盤踞于湄公河兩岸,長期從事製販毒品、綁架殺人、搶劫商旅、敲詐勒索、收取保護費等犯罪活動。每個據點人數15至30人不等,均配備AK沖鋒槍、M16步槍、手槍、火箭筒、機槍、手雷等,自2004年以來,該水域就有20餘人葬身于該團伙的槍口下,大量財物被劫。 

直至2009年,他仍然擁有被緬甸政府承認的“合法身份”,即大其力北部一個小鎮的民兵團領導人,手下擁有400名武裝成員。 

糯康在湄公河上肆無忌憚,緬、老、泰、中政府都曾經對糯康發出過通緝令。

2006年1月,當時緬甸軍政府受到中泰兩國壓力,對糯康集團施行大掃蕩,糯康成功逃脫。之後他將手下的活動範圍遷往更接近湄公河的區域。

2007年開始,糯康武裝團伙在販賣毒品的同時,開始向湄公河上的過往船隻收取買路錢。

2008年以來,糯康武裝販毒集團涉嫌針對中國籍船隻和公民實施搶劫、槍擊犯罪活動就達28起,致傷3人,致死16人。

2008年2月25日,糯康武裝販毒集團在寮國“老岳哥”附近水域公然開槍掃射我雲南省西雙版納州公安局外出工作的水上公安分局巡邏快艇,造成我2名民警和1名船員受重傷;

2009年到2010年間甚至曾悍然擊沉中國船隻。

2009年2月18日,我“宏源3號”、“中油1號”、“富江3號”、“盛達號”等4艘船舶在從泰國清盛碼頭承載貨物返回途中,至孟喜島處先後遭該團伙槍擊,造成我1名船員死亡、大量船隻受損。

糯康 被捕糯康 被捕

2011年3月,佤邦領導人的外甥遭到糯康的綁架,支付190萬美元贖金後才獲釋。

2011年4月,他又綁架了13名在金三角經濟開發區賭場的中國人,在拿到830萬美元贖金後放人。

2011年4月3日,糯康團伙在湄公河水域金木棉附近武裝劫持我“中油1號”、“渝西3號”、“正鑫號”3艘貨船及船員29名,其中中國籍17名,緬甸籍12名;

2011年5月2日,在湄公河距離“金三角”經濟特區上遊約50公裏處水域,中、老雙方各1人遭該團伙槍殺;

2011年8月23日,糯康團伙在湄公河流域三顆石附近武裝攔截我旅遊客船“金孔雀1號”(載24人,其中遊客17人、船員7人),搶劫遊客相機、金項鏈等財物價值8萬餘元。

特別是“10.5”案件發生後,湄公河流域的治安情勢急劇惡化,河流航運量銳減90%,沿岸國家經濟發展和正常商貿活動受到嚴重損害。

湄公河慘案

案件大事記

2011年10月5日

兩艘中國商貿船在湄公河“金三角”地區水域遭劫持,13名中國籍船員在湄公河泰國水域被槍殺。

2012年4月25日

糯康被抓獲。在此之前,依萊于2011年12月13日被抓獲,桑康在2012年4月21日被抓獲。

2012年5月10日

糯康由寮國依法移交中方。

2012年7月2日

泰國向9名涉案軍人發逮捕令

2012年9月

“10·5”案件中的6名犯罪嫌疑人被昆明市人民檢察院依法提起公訴。

2012年11月6日

“10·5”案件一審宣判。以故意殺人罪、運輸毒品罪、綁架罪、劫持船隻罪數罪並罰,判處被告人糯康、桑康依萊死刑;以故意殺人罪、綁架罪、劫持船隻罪數罪並罰,判處被告人扎西卡死刑;以故意殺人罪、綁架罪、劫持船隻罪數罪並罰,判處被告人扎波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以劫持船隻罪判處被告人扎拖波有期徒刑8年;判決6被告人連帶賠償各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總計人民幣600萬元。根據每名原告人的不同情況,所得到的賠償金額也不同,最高達到55萬餘元。

2012年12月26日

糯康糯康

“10·5”案件二審宣判,維持原判。

2013年3月1日

將對糯康等4人執行死刑。

查案內幕

用兩月確定糯康國籍

據了解,由于該案的特殊性,昆明檢方提前介入,和警方一起工作,見證和規範警方的取證過程,確保證據能一步到位。同時,他們也見證了辦案的種種困難。

在槍支彈痕鑒別上,由于語言的差異、槍支的型號等有所出入,調取起來非常困難。因此,在辦案時,不但要咨詢中國的槍彈專家,還要由泰國的槍彈專家出庭作證。泰國方面開始隻提供了一些材料,但這些材料無法作為證據。如泰國不法軍人在岸邊留下的痕跡和船上的彈殼,隻有連起來才能形成證據鏈,經過反復的交涉,才取得完整的證據。

在扎西卡是否應判死刑的問題上,警方和檢方不但請法醫專家、槍彈專家介入,還對船員的外貌特征和屍檢報告進行細致研究,通過這些證據,證實扎西卡就是殺死中國船員黃勇的凶手。

針對糯康本人,最重要的問題之一就是首先查其國籍,這件事同樣遇到重重困難。糯康有寮國的臨時身份證,又號稱自己有幾個國家的國籍。為此,特偵組和檢方一起前往緬甸取證,查明其國籍身份。在緬甸,身份查證不歸警察部門而歸戶政,查詢起來極其困難。最後,經過近兩個月的努力,終于確定糯康的國籍身份,確定他是緬甸人。

人物特寫

從不起眼的小兵到金三角多國通緝犯

在金三角一帶,記者不止一次聽到“糯康”這個名字。

金三角金三角

現年51歲的糯康,是緬甸大其力縣最大的黑幫老大,也有人稱其為金三角黑幫老大。這個長相酷似香港明星劉德華的緬甸人,在當地的綽號就是“緬甸劉德華”。關于糯康的勢力究竟有多大,記者聽到了諸多不同的版本,有人說他有400多名手下,也有人稱糯康有800多名小弟。但毫無疑問的是,糯康是金三角核心區域作案最為瘋狂的一伙武裝勢力。

金三角一代毒王坤沙在向緬甸政府投降之前,糯康隻是其手下一個不起眼的小兵。坤沙投降以後,他曾經領導的撣邦武裝勢力就此分化,而糯康在此後的30年間,無疑是其中發展最為壯大的一支。糯康為了斂財,所涉足的領域很廣,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販毒和綁票。盡管泰國、緬甸、寮國等國家都將糯康列為重要的通緝犯,但此前在金三角一帶沒有人相信糯康哪天會被抓獲。當地的一名黑幫成員告訴記者,糯康在緬甸的很多賭場都有股份,他每年販毒、搶劫、綁票和收保護費所得的收入,有不少要向他背後的保護傘進貢,糯康與金三角地區的部分軍政要人有著密切的聯系。

瞄準中國船隻是為“給趙偉一點教訓”

金三角三國交界的核心區域,糯康的惡名十分響亮。糯康盤踞在緬甸境內,但其活動範圍主要是在三國交界的湄公河流域。最近幾年,糯康將目光放在了湄公河的船隻上,接連犯下好幾起大案,襲擊中方巡邏艇,擊沉中國貨船,綁架位于寮國境內的金木棉賭場接送貴客的郵輪索要贖金。一時之間,在湄公河上跑船的人已到了“談糯康色變”的地步。

記者調查後了解到,在糯康近年來的襲擊目標中,中國船隻佔據多數,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寮國金三角經濟特區金木棉賭場的崛起。在金木棉賭場開張之前,金三角核心區域最風光的賭場當屬緬甸大其力縣的天堂賭場,這家賭場就開在糯康的地盤。金木棉賭場自2009年開業後,天堂賭場幾乎再也吸引不到來自中國的賭客,客源和收入大幅減少。

如果說糯康是盤踞在當地的地頭蛇,那麽金木棉賭場老板趙偉的到來無異于是想要“猛龍過江”,糯康極具針對性的綁票,正是為了打壓趙偉的勢頭。

去年5月,糯康瞄準了為金木棉賭場接送貴客的郵輪“湄公河王子號”,將整船連船員在內的50人綁架。一位當地的黑幫成員向記者透露,被糯康綁為人質的那些金木棉貴客,對趙偉而言非常重要,趙偉為此支付了800多萬美元贖人。通過泰國清萊的黑幫老大拿到贖金後,糯康還通過手下向外傳話,稱綁架並非為了贖金,而是要給趙偉一點教訓,拿回趙偉所欠的保護費。

糯康的屢次搶劫讓趙偉的賭場生意大受影響,尤其是這次綁架事件後,願意坐船偷渡來賭場的客人少了很多,趙偉的賭場丟掉了很多不願意通過海關留下出境記錄的賭客資源。

記者獲悉,從這次綁架事件之後,金木棉賭場開始向糯康交保護費,糯康也因此被人認為是金三角當之無愧的黑幫老大。

【糯康背後】

疑有現任毒王撐腰,大佬另有其人

金三角金三角

在金三角核心區域,“糯康”的名字甚至都不能隨便提及。熟悉當地情況的人告訴記者,糯康在大其力縣及周邊擁有極高的聲望。記者曾被一名當地的黑幫成員提醒說,千萬不要在緬甸的地界隨便說糯康的名字,否則可能招致殺身之禍。

盡管糯康在金三角可謂一手遮天,但也有人向記者透露,糯康隻是坤沙的繼任者、當今毒王魏學剛的左右手。魏學剛在泰國前總理他信執政期間受到打擊,被泰國政府沒收了大量財產後逃離泰國,據稱他目前就隱藏在緬甸境內。魏學剛甚至還通過黑道放話出來,稱願意出1000萬美元買他信的項上人頭。在當地的黑幫成員看來,金三角目前起碼有一半以上的毒品生意依然由魏學剛掌控。通過製毒、販毒,魏學剛擁有驚人的財富,他建在曼谷的別墅之奢華令人嘆為觀止。當地黑幫紛紛傳言,糯康隻是魏學剛“養的一條狗”,幫魏學剛在金三角一帶沖殺,幹一些殺人放火的勾當。

與泰國軍隊中的敗類可能早有勾結

在金三角地區,無論哪一方武裝勢力,其背後都離不開各國軍政要人的支持。糯康近年來接連犯下大案,盡管常年位列通緝犯名單,卻已然在金三角有著自己強大的實力。熟悉金三角黑幫勢力的人告訴記者,糯康隻是擺在外面的棋子,他的背後很可能不僅有毒王魏學剛的財力支持,更與金三角當地軍方有著密切的聯系,尤其是與在金三角擔當禁毒重任的泰國北方邊防軍關系緊密。

在泰國方面,他信執政期間對製毒和販毒的打擊至今餘威尚存。生活在清盛縣的當地居民如今仍對當年他信打擊毒品的手段之強硬記憶猶新。在清盛開餐館的華人劉華說,當年在清盛街頭,有些毒販剛從飯店走出門,就馬上跟警方交火,當街被打死的毒販就有很多。

泰國目前仍是金三角毒品外銷的重要通道。泰國北方邊防軍在打擊販毒過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不過,近年來,泰國軍方人員與毒販相互勾結的醜聞層出不窮。在巨大的經濟利益面前,有些士兵甚至還扮演起毒販的角色。

對于糯康的發展壯大,緬甸當地軍方領導人表示,此前也曾多次派兵想要剿滅糯康的勢力,但每次抓捕都是無功而返。對于這種現象,金三角黑幫成員的理解是“錢送到位了而已”。

金三角·家族

緬甸的糯康,寮國的趙偉,都稱得上是金三角的後起之秀。而曾經在金三角稱霸一時的那些風雲人物,也並非全都被歷史的塵埃掩埋。如今已被抓獲的毒梟糯康,曾經也隻是金三角名聲最響的毒王坤沙手下的一名小兵。而坤沙的1個女兒和3個兒子,如今仍然是金三角地區不容小覷的一股勢力,他們活動的主要範圍就在泰國北部連綿的大山深處。

坤沙投降緬甸政府之後,他的4個孩子卻並沒有跟隨他一起投降。坤沙的大女兒如今在做什麽生意,在哪裏生活,金三角的黑幫之中並沒有確切的說法。但在各方的勢力當中卻流傳著一個說法,坤沙的大女兒隻要開口,她的面子大家就都要給。

坤沙的大兒子,是其幾個兒女中“最沒有出息”的一個。因先天性的殘疾,坤沙的大兒子被金三角當地的黑幫成員稱為“扶不起的阿鬥”。

坤沙的二兒子,曾在美國西點軍校受訓三年。坤沙獨霸金三角時,這位二少爺就擔任其部隊教育總長的職務,負責訓練士兵。但在金三角生存,坤沙的二兒子卻並不被其他黑幫成員看好,原因是“二少爺太善良了”。在金三角一帶,二少爺的人脈極廣,當金三角其他勢力之間產生矛盾時,二少爺有時還會出面調解。一位黑幫成員告訴記者,就在緬甸的糯康向寮國的趙偉動手之前,聽到風聲的坤沙二少爺還專門前往金木棉賭場找到趙偉,提醒他要留意糯康,並規勸他適當交些保護費,然而趙偉當時拒絕了二少爺的提議。自此之後,糯康針對趙偉的瘋狂行動便一發不可收。

在坤沙的4個兒女中,接收坤沙遺留武裝力量最多的,就是其三兒子。三少爺也曾在美國西點軍校受訓,回到坤沙身邊後一直在部隊直接領兵。坤沙向緬甸政府投降時,坤沙的小兒子就帶了一支兩萬人的部隊,隱藏在了泰國北部的山區內。如今,這支由坤沙小兒子統領的武裝也是金三角地區最為神秘的武裝力量,這位三少爺的口頭禪是“現在是講生存的”,他擅長在山區遊擊作戰,令人難以捉摸。

【糯康老巢】

糯康控製著所有“黑色經濟”

金三角,是個能讓全世界都為之側目的地方,因為其“毒巢”的威名。金三角盛產鴉片,是世界上主要的毒品產地,而海洛因等毒品的交易更是在這一區域盛行。從金三角的腥風血雨中走出的一代又一代“毒王”,也給這片土地增添了不少傳奇色彩。去年十月製造湄公河慘案的緬甸大毒梟糯康,其老巢就在位于金三角核心的緬甸大其力縣。大其力縣,被稱為“金三角之城”,這裏賭場林立,毒販橫行,大毒梟糯康幾乎控製著大其力縣所有的“黑色經濟”。

客人贏了錢出門被搶

緬甸大其力縣,就是大毒梟糯康長期經營及窩藏的老巢。與一河之隔的泰國邊塞小城美塞類似,大其力縣如今也遍布著各種經營邊貿生意的店鋪。記者初到大其力縣時,這裏“金三角之城”的標識十分惹眼,與一旁“讓毒品從這裏消失”的宣傳牌相映成趣。記者剛一入境,就被一群兜售各種假煙和“催情葯”的小販圍住。

糯康糯康

泰國境內不允許開設賭場,因此與泰國交界的緬甸、寮國、高棉等國,邊境上都開設有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賭場,客源主要是相對富裕些的泰國人。幾家私人開設的小型賭場就藏在街面上一些不起眼的民宅內,裏面的條件相對較差,一般都是熟客才去玩兩把。一個好心的當地華人提醒記者,最好不要去這些賭場,此前發生過好幾起客人贏了錢卻出門被搶的事情。“要玩就去比較大的,相對安全。”大其力縣赫赫有名的天堂賭場,據稱就是大毒梟糯康的場子,而縣城裏大大小小的賭場,都與糯康及其手下有著撇不開的關系。

“你想要的,這裏都有”

在大其力縣的一個高爾夫球場內,一家設施豪華的賭場裏面熱鬧非凡。賭客大多是泰國人,但服務員當中有不少都會說中文。與全世界的大部分賭場一樣,21點、百家樂、俄羅斯輪盤等設施和玩法俱全,但具體規則上有些區別。在這家賭場最受歡迎的,是金三角一帶獨有的“龍虎鬥”賭台,類似于押大小的玩法。

賭場也兼具酒店的功能,如果兌換的籌碼夠多,就可以免費在賭場入住。一個會說中文的緬甸小伙子極力向記者推薦要在賭場多玩幾天。“你如果對賭不感興趣,我們這裏還有很多好玩的東西。”搖頭丸、冰毒、大麻、甚至海洛因,都可以輕松地在賭場內買到,癮君子們可以肆無忌憚地在賭場的房間內吸食毒品,也可以在這裏買貨帶走。“如果你住這裏,我可以送你幾顆麻古(搖頭丸)。”黃賭毒不分家,除了毒品,色情業也在賭場的經營中佔有很大一筆。“我們這裏有一棟9層樓,不管是毒品還是女人,你在裏面可以找到所有你想要的。”

晨報記者對話金三角毒販

他把販毒賺的錢都輸在賭場

在大其力縣,記者對一名常年在金三角討生活的毒販阿罕進行了暗訪,借此了解金三角的毒品經濟鏈條。

阿罕今年38歲,精通泰語和緬甸語,常年往來于金三角各國。阿罕賺錢的路子隻有兩個,一個是幫金三角的毒販們到泰國曼谷去洗黑錢,另外一個則是販毒。這兩個生意他都做,但他坦言自己頂多隻能算個小角色,賺點錢夠花就行了。阿罕的錢,基本都花在了金三角的各家賭場。

與記者碰面前一個月,阿罕剛剛到曼谷去幫老板洗了一次黑錢,賺了20萬泰銖(約合4萬元人民幣)的傭金。可惜這筆錢在他手上隻停留了不到10天,就在寮國的一家賭場輸了個精光。心有不甘的他,又跑到緬甸的賭場來博一把,希望換個場子能換換運氣,不過他非但沒有把本錢贏回來,還又輸了約8萬元人民幣出去。

阿罕離過兩次婚,有兩個小孩,老大已經15歲了。兩個孩子一個在景洪,另外一個則長期在緬甸生活。阿罕的女朋友跟他一樣,基本也是靠販毒為生。去年6月,他的女朋友在賭場輸了幾十萬元人民幣,迫切想要撈本,于是不顧阿罕的勸阻,非要在國際禁毒日來臨的風頭上走貨,結果被警方當場抓獲,判了15年有期徒刑。對于女友的不聽勸阻,阿罕至今還耿耿于懷。

實際上,阿罕也急著希望能做成一筆生意,撈些本錢回來去賭場翻本。阿罕說,到大其力想要買貨的內地買家很多,因為這邊的價格非常低廉,買貨的路子也多,而且毒品的純度和品質都比其他地方要好。

跟記者碰面之後,阿罕此後幾天還不斷打電話來詢問,並盛情邀請記者去他已經布置好的場子“HIGH”一把。

記者:最近這段時間是不是查得有點緊?

阿罕:查得越嚴,利潤才越大,貨少了你散出去的價格才高,不然這邊的價格也不會比國內低那麽多了。你做10次,即便被抓了3次,還是有賺頭。

記者:做什麽風險最小?

阿罕:這個要看你那邊的路子了,貨往哪裏散,安不安全。

記者:散貨主要在K房。

阿罕:那就是麻古最合算了,這個往內地做的最多。投資小,利潤大,有個二三十萬就能玩。就算栽了,損失也小。

記者:麻古這邊什麽價?

阿罕:這裏的進價最貴的也就七八十泰銖(15元人民幣左右)一顆,你拿20萬也就是100萬泰銖,就可以拿一批貨了。轉手出金三角,一般都兩三百一顆,你自己算算利潤有多大。

記者:萬一栽了,會不會查到我?

阿罕:放心吧,被抓的都是小貓小狗。你自己用不著出面的,如果是往曼谷走貨,即便運氣不好被抓了,也查不到你身上。人又不在泰國,你可以在緬甸等訊息,如果出事了坐個船(偷渡)回去就得了。

記者:你的路子可靠麽?

阿罕:你如果真想做這個,找我就沒問題的,走小路很安全。我保證貨能到金三角外兩三百公裏,到了以後你們的人去接。我的路子隻能通到這麽遠,再遠也不是我們的地盤了,不安全。你放心好了,外地很多老板都這樣操作,賺了不知道多少了。

糯康糯康

記者:走水路是不是比陸路安全?

阿罕:差不多,陸路和水路都有。路子有很多,很多線路都是已經搞定的。不過這個也要看運氣,被查了也隻能認倒酶。

記者:這邊還有種大麻的?

阿罕:這裏俗仔的,也是外面進來的,不過價格低得很,要是能運到內地那就厲害了。這邊的山裏就種些罌粟,果敢那邊最多。

記者:糯康你知道麽?現在還做毒品麽?

阿罕:他就在這邊,他不做這個他做什麽?他是這裏的老大,從佤邦、小勐拉這一線,那些當兵的都被他們養著,能不做這個麽?當兵的也要靠這個來錢。

被捕落網

風雲一時的中緬泰湄公河交匯金三角黑老大糯康,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晚上在寮國博喬省情婦家黯然被擒。據該地區訊息來源已經確認執行任務的特種突擊隊由中國和寮國官方組成,中國方面從2011年10月5日湄公河金三角13名水手被殺慘案發生後一直追蹤糯康,此一突襲行動終結糯康在金三角湄公河沿岸地區稱王雄霸的七年歷史,由于寮國當地土著民眾擁護糯康,當地村民曾抗議當局抓錯對象,政府官員告訴村民:不可能釋放此人,需要拘禁接受正式審訊。

過程回放

2011年10月5日上午,“華平號”和“玉興8號”兩艘搭載13名中國船員的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遭遇劫持槍擊事件,致使13名船員全部遇難。事後,從兩艘商船上找到95萬粒脫氧麻黃鹼(又被稱為“冰毒”)。

慘案發生後,特偵組派出了200多人,共6個工作組,分赴寮國、緬甸和泰國,有的是從事秘密偵查,有的是與當地警方合作。在中國與緬、老、泰等國的合作下,糯康集團的二號人物傘康、三號人物依萊先後被抓獲。從此前的審訊中得知,“10·5”慘案正是糯康在背後秘密策劃組織的。特偵組隨即盯上了糯康。

>>多次逃脫

抓糯康一次次失敗

由于此案發生在境外,又是金三角這個特殊地區,一切調查工作全在境外進行,跟在國內完全不是一回事,特偵組的人都覺得,很多事情想做,但有時有一種無力之感,無從下手。

公安部禁毒局局長劉躍進介紹,曾經有幾次極好的機會,特偵組知道了糯康的位置,但等到抓捕時,卻因為有人事先通風報信,使其逃脫。究其原因,特偵組認為,是糯康的根基太深。

糯康為了在當地生存發展,獲得當地居民的支持,經常拿錢出來賄賂當地的基層軍人、警察和“村幹部”,與當地的老百姓稱兄道弟。糯康集團施以小恩小惠,看哪裏橋塌了、路壞了,就拿錢來修。一來二去,就得到了當地人的信任。一旦有要抓糯康的訊息,都會有人給他通風報信。這也是糯康能夠在當地存在多年的原因。

眼看一次次失敗,特偵組舉步維艱。“走一步都很困難,表面上看不到一點希望和亮光,就像落海的人看不到岸一樣”,劉躍進說,在春節後的3、4月份近兩個月的時間內,是最困難的時期,“有時候會問,還有希望嗎?”

但一想到遇害的船員和政府的重托,劉躍進和特偵組就咬牙堅持,並總結經驗教訓,嘗試尋找一些破案的新方法,“關鍵是克服自己的心理問題”。

>>擠壓清剿

出走緬甸落網寮國

針對屢屢有人走漏訊息,特偵組決定,能讓一個人知道的事,絕不讓第二個人知道,能讓兩個人知道的事,絕不讓第三個人知道。

特偵組不再將目光放在一次次抓捕上,而是決定擠壓糯康在在地的生存空間。糯康主要在湄公河的緬甸和寮國地界活動。由于中國與寮國警方的合作多,打擊力度大,“10·5”案件後,糯康基本上龜縮在緬甸的大本營。為了將其趕出來,中國督促緬甸方面,對糯康所在的地方展開一次次清剿,目的不再隻是一次把糯康抓獲,而是要將其趕出大本營。

果然,雖然糯康未被抓獲,但面對一次次清剿,糯康的手下也被抓了不少,他藏身的空間越來越小。

2012年4月28日,糯康和兩名手下乘船從緬甸方面趕往寮國,嘗試與寮國方面的人聯系商談如何躲避抓捕。得到訊息的中老警方在寮國設下天羅地網,糯康剛在寮國博喬省的碼頭下船,就被警察發現。3人看到警察,拼命逃跑,警察鳴槍示警,最終將3人抓獲。在3人身上,警察搜出長槍、短槍等幾把武器以及子彈。

移交中國

2012年5月10日 “金三角”大毒梟糯康今日被移交中方,中老雙方簽署“金三角”大毒梟糯康移交備忘錄

移交理由

禁毒局局長劉躍進表示,中國要人的理由最為充分。首先,13名被殺害船員都是中國人,劫持的是中國船隻,殺人這一行為也發生在中國的船隻上,中國的船舶上就是中國的領土。他同時表示,糯康是中國和寮國合作抓獲的。 

糯康 移交中國糯康 移交中國

2012年5月10日上午,在移交儀式上,寮國公安部黨委常委、警察總局局長西沙瓦也說了四條將糯康交給中國進行審理的理由: 

一是中國公安部和寮國合作,對糯康進行了五個多月的抓捕行動; 

二是糯康是在緬甸—寮國湄公河區域進行大宗毒品生產犯罪活動的主要頭目; 

三是中國警方有證據表明糯康參與了2011年10月5日襲擊搶劫中國貨船,殺害13名中國船員案件; 

四是中方已經向寮國官方提出正式申請,要求將糯康及其同伙送往中國審訊。

移交過程

2012年5月10日上午,這位被抓獲的“金三角”地區特大武裝販毒集團首犯糯康由寮國依法移交中方。

10日下午16時50分,糯康被押送抵京,在機場,中國公安機關用中緬兩種語言向糯康宣讀了對其的逮捕令,隨後糯康在逮捕證上簽字畫押,簽上自己的名字、日期並按上手印,隨後,糯康被押往首都機場臨時看守所,

稍作停留後,于10日晚押解至雲南“10·5”特偵組的工作基地。

中方表態

公安部禁毒局局長劉躍進:我受中國國務委員、公安部長孟建柱的委托,參加今天在萬象機場舉行的中國公安部和寮國公安部移交糯康的儀式。感謝老方的同志們、朋友們,在打擊糯康團伙、偵破“10·5”案件過程當中,跟中國密切地合作,大力的支持。去年,10月5日兩艘中國商貿船隻在湄公河金三角地區的水域遭到劫持,13名中國籍船員在湄公河泰國水域被槍殺。經中老緬泰四國警方的聯合工作,現有證據證明長期盤踞湄公河流域金三角地區的武裝販毒集團的首犯糯康及其骨幹成員與泰國個別的不法軍人勾結策劃、分工實施了“10·5”案件,糯康武裝犯罪集團原系泰緬邊境民族地區武裝組織。

“10·5”案件的偵破,糯康的落網,特別是糯康由寮國警方移交給中國警方,可以說開創了中老緬泰四國警方合作的先例,應該是一個很好的開展國際合作的典範。這將會震懾在湄公河流域繼續從事犯罪活動的犯罪團伙,任何在湄公河流域從事例如綁架、搶劫、殺人這些犯罪活動,都會遭到四國警方聯手打擊。

時間記錄

對“湄公河慘案”的處理過程時間表

事件時間事件回顧事件摘要
2013年3月1日,  
製造湄公河“10·5”慘案的糯康、桑康、依萊、扎西卡被註射執行死刑。
一直淡定的糯康表現出了焦慮和緊張,血壓升高,並表示想見10個子女。據悉,除被執行死刑的4名罪犯外,涉案的泰國不法軍人不能引渡到別國受審,泰國警方表示,如果最終殺人罪名成立,這些不法軍人也將面臨重刑。
2012年11月6日
2012年11月6日下午兩點,造成13名中國船員被害的湄公河“10·5”慘案的糯康、桑康·乍薩、依萊、扎西卡、扎波、扎拖波等6名被告人,于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
2012年11月6日下午兩點,造成13名中國船員被害的湄公河“10·5”慘案的糯康、桑康·乍薩、依萊、扎西卡、扎波、扎拖波等6名被告人,于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判處糯康、桑康·乍薩、依萊、扎西卡四人死刑。
2012年9月20日
9月20日上午9時30分在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震驚中外的湄公河“10·5”慘案將于9月20日上午9時30分在該院公開開庭審理。此前,昆明市人民檢察院對糯康、桑康、依萊、扎西卡、扎波、扎拖波6名被告人分別以涉嫌故意殺人罪、運輸毒品罪、綁架罪、劫持船隻罪依法向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2012年07月02日泰國向9名涉案軍人發逮捕令泰國警方2日表示,通過在泰北、緬甸、寮國和中國進行調查,詢問109名案發前後的目擊者,警方已獲得明確證據,證實9名泰國軍人涉嫌殺害中國船員。泰國警方當天對9人發出逮捕令,這些人面臨兩項指控:參與殺人、藏匿屍體。泰國警方同時證實,中國商船沒有夾運毒品,船上毒品是“一伙黑衣人”栽贓。
2012年05月10日糯康由寮國依法移交中方2012年5月10日上午,被抓獲的“金三角”地區特大武裝販毒集團首犯、湄公河慘案首犯糯康由寮國依法移交中方。下午16時50分,糯康被押送抵京,在機場,中國公安機關用中緬兩種語言向糯康宣讀了對其的逮捕令。10日晚23點22分,糯康被押解押解至雲南“10·5”特偵組的工作基地。
2012年04月28日外媒稱湄公河慘案最大疑凶已被移送中國據《曼谷郵報》27日報道,被多國政府通緝的毒梟諾坎已經被寮國警方逮捕,並被移送往中國。報道稱,諾坎可能掌握有去年“湄公河慘案”中國13名被殺船員的關鍵信息。
2012年04月26日糯康和另外7名嫌疑犯在寮國方面實施的一起突擊行動中被逮捕。經過調查,泰國警方認定,金三角毒梟糯康,與事件脫不了關系。泰國方面隨後懸賞200萬泰銖,約合6.4萬美元,通緝糯康。今年4月26號,糯康和另外7名嫌疑犯在寮國方面實施的一起突擊行動中被逮捕。
2012年03月28日中老緬泰四國執法部門再次開展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行動3月25日啓航開展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的雲南公安邊防總隊水上支隊53901、53902執法船徐徐靠泊在中國雲南關累港碼頭,標志著由中老緬泰四國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指揮部統一指揮的湄公河再次聯合巡邏執法任務圓滿完成。
2012年02月17日湄公河次區域合作反拐進程第三屆部長級磋商會議舉行會上提出了推動湄公河次區域6國打擊跨國拐賣犯罪合作機製建設,積極開展聯合行動、案件偵查、緝捕和遣返犯罪嫌疑人、救助拐賣犯罪受害人等務實執法合作,分享打擊拐賣犯罪經驗,促進區域整體執法能力建設等合作倡議。
2012年01月16日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再次聯合行動勝利完成,中國“盛泰11號”商船同期安全返回關累港由中老緬泰四國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指揮部統一指揮的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船艇,順利抵達雲南西雙版納關累港碼頭。
2012年01月15日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船及時處置“盛泰11號”遇襲事件台北時間1月14日19時10分,在湄公河國際航道孟西島上遊會龍河口,中國“盛泰11號”商船遭到不明身份人員槍擊。
2012年01月14日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指揮部再次組織聯合巡邏執法行動雲南省公安邊防總隊水上支隊政委劉建宏告訴記者,去年12月10日至今年1月13日,由關累港出入境人員4400多人(次),出入境船舶680多艘(次),進出口貨物達13400多噸。
2011年12月14日四國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首航圓滿成功在為期4天3夜的首航任務中,四國巡邏執法人員密切協作,護送10艘中國商船如期安全抵達目的地。
2011年12月13日四國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首航全線安全圓滿成功開創中國與周邊國家執法安全合作新模式在為期4天3夜的首航任務中,四國巡邏執法人員密切協作,並肩作戰,護送10艘中國商船如期安全抵達目的地。
2011年12月12日邊防警察武裝護航湄公河全副武裝的中國公安邊防警察,昂首挺胸站立在雲南公安邊防武警總隊水上支隊53901、53903等艇上,與其他國家執法船一起,開始執行聯合巡邏執法任務。
2011年12月11日四國聯合巡邏執法船駛入金三角區域打擊毒品犯罪是重要任務之一根據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部長級會議聯合聲明,四國將共同組織實施聯合行動,打擊危害湄公河流域安全的嚴重治安問題。
2011年12月10日四國聯合巡邏執法船駛入老緬湄公河航道 順利抵達寮國班相果碼頭中國、寮國、緬甸、泰國10日在湄公河正式開展聯合巡邏執法,共同維護和保障湄公河航運安全。
2011年12月10日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正式啓動中國、寮國、緬甸、泰國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首航儀式10日在雲南西雙版納關累港舉行,四國聯合巡邏執法正式啓動,以共同維護和保障湄公河航運安全、促進湄公河流域經濟社會發展和人員、船舶安全往來。
2011年12月9日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聯合指揮部成立中國寮國緬甸泰國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聯合指揮部9日在雲南西雙版納關累港碼頭揭牌,此舉標志著中老緬泰四國執法警務合作的新平台正式建立。
2011年12月9日中國成立專業警隊參與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湄公河“10?5” 中國貨船遇襲事件發生後,為確保湄公河航運安全,按照中央決策部署,公安部和國家相關部委、雲南省等各級各部門共同努力,經過近50天的精心籌備和攻堅克難,成功組建雲南公安邊防總隊水上支隊。
2011年12月9日雲南公安邊防總隊水上支隊成立 開展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這支隊伍將作為我國公安邊防部門第一支承擔國際河流聯合巡邏執法的隊伍,與寮國、緬甸、泰國執法部門共同開展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確保湄公河航運安全。
2011年11月30日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部長級會議聯合聲明四方認識到,為有效解決湄公河流域突出的治安問題,各方在加大對本國水域執法力度的同時,應根據情勢需要建立新的合作機製和模式,形成工作合力。
2011年11月26日中老緬泰四國將于12月中旬在湄公河開展聯合巡邏執法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部長級會議26日在京舉行。會議決定,自12月中旬開始,四國在湄公河開展聯合巡邏執法工作,並于12月15日之前在中國關累港舉行四國聯合巡邏執法首航儀式。
2011年11月01日周永康會見中老緬泰湄公河流域執法安全合作會議各國代表團團長周永康指出,10月5日,13名中國船員在湄公河水域遭武裝分子槍殺遇害,引起中國人民的極大憤慨,中國政府和社會各界對犯罪分子的暴行表示強烈譴責,要求盡快將凶手繩之以法。
2011年10月31日中老緬泰關于湄公河流域執法安全合作的聯合聲明為維護湄公河國際航運安全,保障四國經貿和人員的正常往來,與會各方在平等互利、互相尊重主權的基礎上,相互通報了湄公河流域的安全情勢,共同探討了加強湄公河流域安全合作、打擊跨國犯罪、維護國際航運安全的措施,達成共識。
2011年10月27日中國公安代表團查看湄公河襲擊事件案發現場10月26日,中國公安部代表團實地查看了“10.5”湄公河中國船員遇襲事件案發現場。公安部副部長張新楓強調中泰雙方要互相配合,進一步蒐集和固定證據,早日查清真相,依法嚴懲凶手。
2011年10月23日孟建柱:盡快查明案情緝拿凶手妥善處理善後孟建柱強調,在發展瀾滄江—湄公河航運事業的同時,要把維護航運安全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嚴格航運管理,維護航運秩序,及時消除安全隱患,有效預防突發事件。
2011年10月13日公河慘案29名家屬赴泰國認領遺體 凶手成謎中國駐泰國大使和使館主要官員已多次向泰外交部等部門表達關切,要求泰方高度重視此案,盡全力調查事件真相並盡早向中方通報結果。
2011年10月10日雲南全面布署處置我船員湄公河遭襲事件10月5日上午,搭載13名中國船員的兩艘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遭遇槍擊,目前已確知11名船員遇難,2人失蹤,初步判斷船隻應是被毒販劫持,殺害船員也系劫匪所為。
2011年10月09日外交部回應中國11名船員在泰國遭劫殺事件2011年10月5日上午,“華平號”和“玉興8號”兩艘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遭遇襲擊。經多方核實,“華平號”上有6名中國船員,5人遇難,1人失蹤;“玉興8號”上有7名中國船員,6人遇難,1人失蹤。

執行死刑

一審宣判

2012年11月6日下午兩點,造成13名中國船員被害的湄公河“10·5”慘案的糯康、桑康·乍薩、依萊、扎西卡、扎波、扎拖波等6名被告人,于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

糯康糯康

法院認定六名被告人故意殺人、運輸毒品、綁架、劫持船隻等罪名成立,糯康、桑康、依萊、扎西卡數罪並罰一審被判死刑,扎波一審被判死緩,扎拖波被判有期徒刑。

6名罪犯均當庭表示將抗訴。

執行死刑

2013年3月1日,製造湄公河“10·5”慘案的糯康、桑康、依萊、扎西卡被註射執行死刑。一直淡定的糯康表現出了焦慮和緊張,血壓升高,並表示想見10個子女。據悉,除被執行死刑的4名罪犯外,涉案的泰國不法軍人不能引渡到別國受審,泰國警方表示,如果最終殺人罪名成立,這些不法軍人也將面臨重刑。  

執行死刑毒梟得知將死血壓高

據了解,在向糯康宣讀死刑裁定後,糯康的表現還算平靜,但他覺得做了賠償又認罪,仍然希望獲得寬大處理。

據雲南省公安廳監管總隊副總隊長、雲南省看守所所長陸永昌介紹,在得知即將被執行死刑後,以前很平靜的糯康也表現出了焦慮和緊張,不停地向管教民警提出要求,希望得到法律的寬恕。同時,糯康的血壓升高。陸永昌表示,為防止糯康做出異常行為,已經將糯康單獨關押和看管,民警進行近距離看管,也有相應的應急措施。另外3名罪犯也都表現得有些緊張。

據糯康的一審辯護律師林麗介紹,在整個案件中,糯康的態度變化不斷,比較矛盾。一審時,對案件有點回避,不管說什麽,都比較繞,不肯認罪。後來,糯康又表達了歉意,覺得應該賠償被害人。在拿出錢賠償時,對于是不是應該賠償,糯康又有點不明確。 

善後處理遺體火化家屬領骨灰

昆明市中院表示,昆明是全國最早探索採取註射死刑的地方之一,這種方式更文明。對糯康等4人採取註射執行死刑,也凸顯中國的司法文明。

法院表示,在2月22日收到死刑復核裁定後,法官于2月24日向糯康等人進行了送達。當天,法院通知泰國、緬甸兩國駐昆領事館,對各罪犯進行會見,並通過領事館聯系各罪犯的近親屬,安排探視。

法院征求了糯康等4人的意見,需不需要聯系家人探視。4人均申請會見近親屬,法院方面就此通報了兩國的領事館。據法官介紹,糯康曾表示,希望見其10個子女,但記不清他們的聯系方式,法院方面隻能通報領事館。

死刑執行後將對遺體進行火化,然後再通知家屬在固定時間內領取。如果仍無人領取,將會採取措施處理。

截止到昨天,糯康還沒有留下遺書。而桑康和依萊在會見家屬後,已經向家屬做了交代。 

其他罪犯泰不法軍人本國受審

特偵組負責人之一韓旭光表示,糯康等4人被執行死刑,該案算是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韓旭光表示,特偵組經過11個多月的艱難努力,第一次把外國人抓回來審判,並最終執行死刑,告慰了13名中國船員的亡靈,對他們的家屬有了一個交代。  韓旭光表示,此案中的另一名罪犯翁蔑目前仍在中國接受審訊。由于翁蔑是向緬甸方面自首,按照中緬兩方的協定,翁蔑最終將交由緬方處理。

糯康 審判糯康 審判

而涉案的泰國不法軍人,目前泰國警方仍在收集和固定證據。根據泰國的法律,軍人是不能引渡到別國受審的。據泰國警方介紹,如果最終殺人罪名成立,這些不法軍人也將面臨重刑。

受害方對死刑判決表示滿意

該案一審合議庭成員楊曉萍法官表示,在一審判決後,部分受害者家屬對賠償數額不太滿意,也提起了附帶民事的抗訴,但二審法院維持了原判。目前,附帶民事部分的判決已經生效,在此次死刑執行後將進行執行。

何熙倫是受害船員何熙行的弟弟,也是“玉興8號”的船主之一。據何熙倫的代理律師表示,在得知糯康將被執行死刑時,何熙倫等受害者家屬對此表示滿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