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糠之妻俱樂部

糟糠之妻俱樂部

糟糠之妻俱樂部》是韓國SBS電視台于2007年播出的周末劇,由孫正炫導演,文英楠編劇,金惠善吳賢慶安內相韓振熙金海淑等聯袂出演的韓國家庭劇。講述的是在韓國一個尋常家庭中,面對男人們的出軌,女性們用酸甜苦辣譜寫了一部女人捍衛幸福的製勝寶典。

該劇在韓國創下42.6%以上的高收視率,位居2008年周末劇收視第一位,戰勝KBS周末劇《媽媽長角了》,成為了韓國周末熒屏當年收視冠軍。亦成為韓國"國民電視劇"之一。

  • 中文名稱
    糟糠之妻俱樂部
  • 外文名稱
    조강지처 클럽(韓文)/The First Wives Club(英文)
  • 出品時間
    2007年
  • 首播時間
    2007年9月29日
  • 製片地區
    韓國
  • 集    數
    104集(韓國)、80集(安徽衛視)
  • 導    演
  • 內地首播
  • 主要獎項
    2008年SBS演技大賞連續劇演技賞
    2008年SBS演技大賞 功勞賞
  • 主    演
    金惠善,吳賢慶,韓振熙,金海淑,李尚宇,安內相
  • 上映時間
    2007年9月29日-2008年10月5日
  • 每集長度
    70分鍾(韓國版)、45分鍾(安徽衛視版)
  • 編    劇
  • 其它譯名
    大老婆的反擊、好老婆大聯盟

劇情簡介

福秀(金惠善扮)含辛茹苦地靠賣魚供丈夫基狄讀書,使其成為大學附屬醫院的教授,但總遭到丈夫的輕視。而她的朋友花莘與她哥元秀結婚後成為她的嫂子,福秀得知哥哥有外遇背叛花莘後,卻極力隱瞞真相。但她後來得知自己的丈夫基狄遇到初戀情人鄭羅美後也有了外遇,才理解了朋友兼嫂子花莘的心情。福秀的父親韓深漢(韓振熙扮)一輩子花心,與別的女人在外構築愛巢,而福秀的母親安良順對此隻能痛苦地坐視。于是花莘、福秀組成好老婆大聯盟,報復她們尋花問柳的丈夫。

分集劇情

第1集

海鮮批發商馥秀發現一輛舊貨卡車撞上了自己的破卡車後開跑,急忙發動車追上去,那個司機被馥秀逮住,但是他全部的錢隻有1萬5千韓元,馥秀把錢還給他,讓他給快要臨盆的妻子買五花肉去。聽說丈夫元秀出差要回來,花晨想去機場迎接。其實元秀是和情人毛芝蘭一起去"蜜月"旅行,隻有花晨不知情,馥秀奉媽媽良順之命,拼命阻止好朋友兼嫂子花晨去機場。花晨以為元秀太累了而背對著自己睡下,湊上去親吻,元秀譏諷她臉皮越來越厚。馥秀為丈夫奇跡精心準備了晚餐,又到醫院去找他,但奇跡嫌她一身魚腥味兒,讓她趕快離開。接受了胃癌手術的吉億事業上越來越困難,他不得不讓妻子鄭羅薇和兒子仁表回國。鄭羅薇回到寒酸的家裏,就吵著不是江南無法生活,兒子仁表也賴著要父親再把他送到美國。

第2集

花晨得知了元秀有外遇的事,深受打擊以致暈倒。馥秀急急忙忙帶著花晨去奇跡工作的醫院,但卻隻聽到了奇跡的斥責。馥秀拜托哥哥一定不要承認外遇之事,所以當花晨詢問毛芝蘭是誰時,元秀怎麽都不承認二人的關系。花晨回到家裏,良順努力讓她情緒好轉。丈夫韓心漢與卜盆子另外過起日子已經讓良順深受其害,現在兒子元順又搞外遇,分享者電視她狠狠地責備著元秀。聽班導老師說仁表學習差需要留級,吉億想找朋友借錢,卻隻受到了羞辱。心裏不痛快的鄭羅薇找來昔日戀人奇跡,向他訴說心事,暗暗誘惑奇跡。回到家的奇跡想著羅薇,聽馥秀說要和他談事兒,刻薄地要馥秀去掉魚腥味兒再來。

第3集

奇跡剛和鄭羅薇通過電話,聽馥秀問他在向誰表白愛情,信口掩飾說和一個小患者。奇跡上班之前想到要和羅薇見面,找出了一次也沒穿過的粉紅色襯衫。元秀聽花晨在電話中說還有10分鍾就到,趕緊讓馥秀阻止花晨。剛和奇跡開心地在咖啡廳裏幽會的羅薇,驚愕地發現丈夫吉億來接她。馥秀發現老爸韓心漢的情人卜盆子想從海鮮店前經過,氣哼哼地讓她繞道別的地方。花晨紅著眼睛告訴馥秀,元秀要和她離婚,馥秀沖動地對花晨說她不會放過哥哥,花晨本以為沒人支持自己,聽了馥秀的話,仿佛看到了一絲希望…

第4集

良順看著兒媳花晨的臉色,心裏很不安,想下一劑猛葯讓元秀和毛芝蘭分開。良順把家人召集到一起,威脅說要喝農葯,見元秀仍不能痛快地給她答復,她于是喝了農葯昏厥過去。慌了手腳的元秀和馥秀放聲痛哭,被善秀馱在背上的良順朝馥秀使眼色,明白原來是媽媽自導自演的一出戲,馥秀對元秀撒起潑來,驚慌失措的元秀發誓再也不見毛芝蘭。毛芝蘭發現元秀疏遠自己,找到營業所等元秀。奇跡以參加研討會為由和鄭羅薇去旅行。為了把羅薇和仁表重新送到美國,吉億去借高利貸,卻目睹羅薇在奇跡的車中和奇跡擁抱,吉億深受打擊…

第5集

聽馥秀問帶去參加研討會的女人是誰,奇跡一時很慌張,但馬上鎮定下來,批評馥秀閒著沒事胡思亂想,讓她要有一個醫生夫人的樣子。奇跡想起羅薇"送馥秀母子到美國去"的建議,詢問馥秀的意思。羅薇和奇跡幽會的場面讓吉億睡不著覺,他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芝蘭找到了元秀家,元秀嚇了一跳,趕緊把芝蘭拉到了江邊的小攤上。聽元秀以媽媽反對為由要與自己分手,向江中跑去,稱自己隻有死路一條。元秀好不容易拉回了芝蘭,帶著她向汽車旅館走去。兩人在一起時,花晨打來電話,芝蘭在電話中理直氣壯地說元秀和自己在一起,花晨被氣暈過去…

第6集

吉億在收集到資料,羅薇打來電話,吉億問她那個人是不是情人,並話中有刺地忠告他,如果是醫生就不要做骯髒的事。仁表在學校被排擠,羅薇逼著吉億把兒子一個人送到國外,吉億聽完後問起她不去美國的原因,羅薇發現吉億和平時不一樣分享者電視,有些發慌,但隨即數落起吉億。看到元秀忘不掉芝蘭,花晨氣不打一處來,拿起鍋朝著腦袋砸去。聽奇跡說母親喝農葯是假裝的,元秀對著母親大喊:自己真的想和喜歡的人一起生活…

第7集

花晨情緒激動地問孩子那麽小,難道真的要離婚嗎?第二天早晨,良順發現花晨與平時不一樣,不僅唱歌,還一反常態地吃掉一碗飯,良順開始擔心起來。馥秀去看哥哥,讓他振作起來。馥秀去早市,在奇跡的手機裏發現了羅薇的簡訊,大吃一驚,奇跡推說是群發的信息,但馥秀執著地刨根問底,奇跡謊稱是酒館的老板娘,馥秀威脅說,父親和哥哥的外遇已讓她很反感,如果奇跡也做這種事,決不會饒過他…

第8集

羅薇不停地幹擾奇跡和馥秀吃飯,奇跡說羅薇在故意使壞,羅薇反而埋怨奇跡,怪他想隱藏他倆的關系才使她心情糟糕。元秀不給花晨好臉色,說讓她去留學,又問她需要多長時間。芝蘭的女兒珍珠找到元秀,連懇求帶威脅地要求他離開媽媽,埋怨媽媽竟和比爸爸差勁的人搞外遇。

第9集

吉億想去揭穿奇跡和羅薇的幽會,但想了想後放棄。羅薇讓奇跡不要回家,以證明她愛自己,于是兩個人向汽車旅館走去。吉億給奇跡打電話提出與奇跡見面談談。元秀找到父親和盆子,求他們說服媽媽。芝蘭打電話找到花晨,要與花晨見面…

第10集

芝蘭說自己與元秀相愛,要花晨離婚。盆子勸花晨離婚重新開始,正說著良順回來,盆子顧不上穿鞋,落荒而逃。善秀請傷心的嫂子花晨在外面吃晚飯,花晨對著善秀感嘆自己的遭遇,善秀鼓勵她振作起來。芝蘭和元秀要回旅館被芝蘭的女兒珍珠發現,芝蘭的丈夫得知芝蘭外遇,芝蘭害怕地連夜離家出走。花晨為躲避喝醉的元秀在桑拿房過夜。奇跡向羅薇提議暫時分開…

第11集

羅薇來到馥秀的海鮮店,東瞅瞅西看看,最後隻挑了一條秋刀魚,卻掏出了一張十萬元支票。馥秀氣得往羅薇站過的地方邊撒鹽邊罵。離家出走的芝蘭聽丈夫說不追究過去的事,隻希望她能為了孩子回去好好過,流下了熱淚。花晨心情鬱悶地回到鄉下的娘家,卻火上交油地聽到嬸子告訴她祖墳已賣,讓她為母親遷墳,花晨氣憤地說起分.享者電.視小時候嬸子對自己的刻薄,後來到母親的墓地大哭了一場。馥秀見到元秀,告戒他花晨從小就無依無靠,嫁過來後眼裏也隻有丈夫,如果拋棄花晨就是在作孽。芝蘭得知元秀還沒有跟花晨攤牌,大發脾氣要和元秀分手。元秀氣呼呼地喝得酩酊大醉,回家後宣布馬上離婚,並動手打了花晨…

第12集

吉億和羅薇在酒店的餐廳裏紀念結婚紀念日,奇跡和馥秀也因為回想起戀愛時光,來到同一家餐廳。羅薇和奇跡在衛生間外不期而遇,羅薇要奇跡馬上談五分鍾,奇跡稱他陪長院長來的,隻好改天再見,羅薇非常惱火。和元秀在一起的芝蘭接到了丈夫的電話,聽到丈夫語氣溫和地勸她回家,熱淚盈眶,元秀見狀大怒,讓芝蘭回自己的家生活。見到滿臉傷痕的花晨,馥秀惱火地去找芝蘭,讓她無論如何離開元秀。芝蘭苦惱地做出了決定,他打電話向元秀通報分手,相約來世再在一起…

第13集

聽良順說出離婚二字,馥秀大吃一驚,而花晨在門外聽到婆婆的話,氣得渾身發抖。花晨叫住元秀,提出離婚,讓他平分財產。看到元秀被噎住,花晨朝他大吼,揚言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奇跡表示沒有離婚開始新生活的打算,被惹火的羅薇說要接受正式的道歉分.享者電視,把奇跡約到咖啡店,打了奇跡一耳光。元秀來到芝蘭家,摁響門鈴,裏面傳來芝蘭丈夫施中的聲音,元秀撒腿就逃。施中了現了元秀留下的紙條,以為芝蘭說謊,一直以來忍住的怒火終于爆發出來…

第14集

良順見元秀因為花晨煩惱,慢慢地也對花晨不耐煩。馥秀見元秀甚至請假在家,人也越來越憔悴,很心疼。施中現在對芝蘭不像以前一樣,態度和氣,芝蘭很不習慣,施中還要求芝蘭連商店也不要去,隻待在家裏,芝蘭覺得難以呼吸。馥秀想讓花晨回心轉意,陪她去海邊,但是倆人卻吵了起來,彼此的感情也受到傷害。良順帶著因腰傷病倒的馥秀去奇跡工作的醫院,見奇跡嫌惡馥秀,完全在敷衍馥秀,非常生氣,大光其火。 羅薇得知將由奇跡來為吉億做胃癌手術,手足無措,哭了起來…

第15集

吉億拖出奇跡,朝他發泄著積鬱已久的憤怒。馥秀不明白奇跡為何會挨打,大聲質問吉億,從吉億嘴中獲悉奇跡外遇之事。馥秀沒有想到奇跡會背叛自己,又見他不思悔改,反而為自己辯白,氣得說不出話來。羅薇惱怒地責問吉億沖進去把別人都變成傻瓜分享.者電視,是否感覺痛快?吉億反詰她沒必要反咬一口,有錯的人道歉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羅薇提出分手,吉億讓她去美國。馥秀離開家,帶著同病相憐的心情打電話給花晨,但花晨冷冷地表示不想多說…

第16集

馥秀婚後一心一意為丈夫和家庭而勞碌,甚至沒舍得自己多花一分錢,這次她一氣之下住進了高級賓館。善秀為姐姐的遭遇鳴不平,找到奇跡揮拳打了他。吉億受到刺激,去找馥秀抗議,卻意外地在海鮮攤前出了醜。送走兒子仁表和羅薇,吉億心境凄涼,給仁表打電話,卻聽羅薇說仁表和爸爸無話可說,絕望之感籠罩了吉億。後來才得知馥秀丈夫也搞外遇,花晨眼睛濕潤地來看馥秀…

第17集

境遇類似的馥秀和花晨二人在一起感嘆她們的遭遇,同病相憐。聽奇跡問她今天是否出工,馥秀沒好氣地回答說辛辛苦苦也沒有什麽好事,不如跟著醫生丈夫享清福。良順心情煩悶,喝了酒後去找心漢,大鬧一通發泄胸中鬱悶分享者.電視。馥秀問奇跡怎麽和羅薇走到一起,奇跡很煩。馥秀表示如果奇跡想離婚,她會同意,說著,傷心以至落淚。聽說奇跡挨了吉億的揍,沒能去醫院,羅薇找吉億大發脾氣。氣極了的吉億聽到羅薇要求離婚,大吼著說自己為了仁表才一直容忍,讓她馬上離開…

第18集

馥秀來到吉億家,對獨自喝悶酒的吉億大叫要羅薇出來。馥秀在吉億的陪同下去羅薇的娘家,她躲在路口,羅薇一出現,立刻沖上去。仁表生日那天,吉億準備好好慶祝一下,打電話給羅薇,羅薇說要和娘家人一起為仁過生日,讓他不要操心,吉億感到絕望。聽說羅薇回家,馥秀叫出羅薇,對著她破口大罵。聽說羅薇是奇跡的初戀戀人,羅薇還陪著奇跡去過充滿他們回憶的地方,馥秀非常上火…

第19集

聽仁表說討厭他趕走媽媽,吉億很受打擊,他見到羅薇後大發脾氣,責備她自動離開家反而對兒子說出格的話。羅薇告誡吉億不要攪得奇跡家裏不安,她這種賊喊捉賊的做法讓吉億感覺十分荒唐。吉億找到馥秀,分享者電.視向她通報要告發奇跡和羅薇通奷罪。奇跡父親不知道兒子外遇的事,見馥秀不做家務,找奇跡報怨。芝蘭的丈夫隻要一喝酒就會提起元秀的事並動手打芝蘭,芝蘭萌生了再次離家出走的想法…

第20集

看到芝蘭被打得慘兮兮的模樣,元秀心生憐憫,抱怨芝蘭丈夫怎麽打妻子,芝蘭反問他不是也打過花晨嗎?得知奇跡去找過從事離婚專門律師工作的學長,拉起奇跡向法院走去。望著窗外,想起自己熱戀奇跡的時光,馥秀流下一行熱淚。聽馥秀說好像還不是分手的時候,奇跡放心地長出一口氣。元秀讓花晨做模特,花晨獨自浮想聯翩,覺得好笑。懷著愉快的心情,花晨前往約會地點,卻意外地發現元秀和芝蘭在一起…

第21集

元秀當著芝蘭的面向花晨提出投票決定離婚與否,花晨氣憤至極,聽芝蘭求她讓步,她告訴他們絕不會離婚,讓元秀弄清狀況,趕快回到家庭之中。馥秀找到吉億家,要求吉億撤回訴訟,羅薇問她為什麽要找別人的丈夫分享.者電.視,傲慢的態度激怒了馥秀,馥秀告訴羅薇吉億告他們通奸罪,羅薇大吃一驚,指責吉億在別人背後落井下石,不過羅薇隻是自取其辱。 得知奇跡打算和馥秀離婚,並且連財產也想霸佔,良順急忙去醫院,要找奇跡算賬…

第22集

良順發現奇跡,沖動地揪住他的衣領,但熱血上涌暈倒。醒來的良順朝吉億大吼:你是托誰的福才當上醫生?羅薇在家裏翻箱倒櫃尋找訴訟書,她向吉億提出,如果要告通奸罪的話就要同意離婚,吉億回答說如果離婚也應在13年前,現在決不同意離婚。傷心的羅薇去找奇跡尋求安慰,遊樂園裏奇跡抱著羅薇的一幕被路過的馥秀看到,馥秀忍不住怒火中燒…

第23集

馥秀想起奇跡抱著羅薇接吻的樣子,心裏難過,去找花晨訴說,當時天空飄起了雪花,馥秀和花晨感嘆起各自的遭遇,流下淚水。馥秀勸告羅薇,稱奇跡絕對不會做虧本的買賣,請羅薇自重。元秀把芝蘭介紹給父親心漢和盆子分.享者電.視,想拉攏更多人來支持他。芝蘭管盆子叫婆婆,盆子為總算受到了正常人的待遇而高興。吉億自我感覺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糟糕,忐忑不安地去醫院檢查。奇跡偶然看到吉億,拜托他不要去找羅薇,吉億生氣地揪住了奇跡的衣領…

第24集

借著酒勁兒,馥秀和花晨大吼著來緩解心中的壓力,二人來到江邊,相互覺得可憐,抱在一起放聲痛哭。良順看到芝蘭又來了,拿起掃把趕她,芝蘭逃走時聽花晨叫她進去,很驚訝。花晨遞過破衣服讓她換上,叫她收拾家務。馥秀看到芝蘭端著四喜飯走來,直喊倒酶,邊說邊向芝蘭灑鹽。馥秀叫住奇跡,提出不離婚的條件是把所有財產都劃歸自己名下。

第25集

吉億表示不想接受手術,醫生警告他別無他法,不手術會越來越危險。芝蘭在元秀家處處要看人眼色,良順常出言譏諷她,花晨支使她洗碗幹活,她態度堅決地告訴花晨,別指望辛苦會使她退卻。元秀勸花晨,離婚會比生活在復仇中對彼此更好分享者電視,他的話當然遭到了花晨的斥責。奇跡情緒不穩定影響了手術,受到課長狠狠批評。吉億和朋友們一起喝酒,因為想兒子,來到羅薇的娘家。吉億表示無論如何都會對兒子負責,羅薇馬上數落他沒有給兒子辦好保險…

第26集

馥秀要告發吉億使用暴力,去警察局時,聽人說要搞清被告人相關資料,于是去找吉億。到了吉億那裏,馥秀驚訝地發現吉億已昏厥過去。馥秀把吉億叫醒,蠻橫地告訴他要去告他,讓他給出相關資料。吉億覺得荒唐,但已心如死灰,讓馥秀隨便。奇跡已寫好協定書,看到門牌上隻有馥秀的名字,頓時感覺渾身無力。聽女兒說搬家後她也要留在首爾等媽媽,芝蘭眼圈紅了…

第27集

馥秀努力保護著吉億免受高利貸討債者的暴打,等吉億醒過來,馥秀才意識到自己抱著別的男人,嚇了一跳。芝蘭為元秀補衣服,心中充滿了幸福,以致在電話裏打情罵俏起來,花晨看到,氣血上涌,大吼著不許芝蘭碰元秀的衣服分享者電視,讓她做完事回家去。得知吉億為了兒子的教育背上了高利貸債務,馥秀替他難過,她安慰著吉億時突然想起自己的處境,無法再說下去…

第28集

奇跡誤會馥秀與吉億兩人出軌,找到吉億讓他們趕快結束。吉億告訴奇跡,他並非一時性起與馥秀外遇,而是從心裏愛上了馥秀,奇跡聽後心裏亂糟糟的。吉億來找馥秀,告訴她奇跡現在心裏很矛盾,恐怕都夜不能寐。吉億從醫院出來,把存折給了羅薇,告訴她這是全部的財產,請她把仁表好好養大。吉億見朋友時吐血暈倒。羅薇心中難受,找到吉億,求他再給一次機會…

第29集

羅薇跪下求吉億原諒,吉億告訴她已經無法回頭。仁表發現父親的行為反常,很驚訝,吉億很想抱住兒子大哭一場,但他不想讓仁表看到自己流淚,于是匆忙離開。羅薇誠心誠意地為吉億分.享者電.視和仁表準備了一桌平時沒有做過的美食。馥秀為還身份證到吉億家,和吉億朋友目睹吉億家在往外搬東西,又聽搬家的人說吉億讓收拾走所有行李,隻留下一套黑色西服,兩人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第30集

花晨眼見著結婚時買來的洗衣機被丟掉,換上芝蘭買來的洗衣機,心中難過;又聽良順要求把電視也換掉,更加氣憤。吉億朋友因為擔心吉億,拜托馥秀照看吉億。馥秀去勸吉億馬上接受手術,聽著馥秀帶著憐憫的勸告,吉億流下眼淚。馥秀徹夜守在吉億的病房,聽吉億說起傷心的往事,不禁眼眶濕潤。第二天,馥秀聽說吉億不見了,嚇了一大跳。吉億去過父母的墓地,給馥秀留下一封信,向漢江大橋走去…

第31集

吉億被送到急診室,主刀的醫生是奇跡。奇跡耳邊回響起馥秀的如果吉億有個萬一你要負責的話,把手術交給同事,自己離開手術室。芝蘭邊誇哲兒可愛邊親哲兒,這時花晨出現,芝蘭嚇了一跳,花晨氣憤地責問芝蘭是否連兒子也要搶走,芝蘭也不示弱,稱自己一定要和元秀一起生活分享者電視。高利貸商人找到馥秀,威脅她替丈夫還債。與此同時,急診室裏由于奇跡施救得當,吉億被救活。花晨發現連良順也幫著芝蘭,決心離婚,她叫來了芝蘭。芝蘭沒想到家裏入不敷出,還聽說每月要辦一次祭祀,還要照顧好哲兒,膽怯起來…

第32集

元秀聽了芝蘭的話,情緒激動地叫出馥秀。兩人大吵起來,元秀把花晨拖到外邊,元秀被花晨抓住骼膊,粗魯地罵花晨死了才好。淚水在花晨眼中打轉,她不顧一切要和元秀拼命,芝蘭前來阻攔,花晨扯著芝蘭的頭發使勁搖晃。聽著良順稱贊芝蘭的話,花晨離開這個家的想法更加堅定。花晨為良順做了一桌飯菜,向她行大禮,感謝她對待自己有如親女兒。望著睡熟的哲兒,花晨的淚水再也忍不住…

第33集

花晨從家裏出來後,找了山坡上一處破舊的閣樓住下,在餐廳找到份工作。花晨一離開,元秀和芝蘭仿佛新婚似的,挑選家具,過得有滋有味。馥秀來看花晨,勸她回家,花晨心情凄涼,哭過之後,下決心自己成功後報仇分享.者電視。奇跡聽說他沒有被聘上教授,慌慌張張去找科長。餐廳主人見花晨誠實可靠,勸她投簡歷到服裝賣場。花晨到賣場,聽說本部長要來檢查,花晨忙著打掃衛生,不小心把水潑到了一個人身上…

第34集

花晨潑了來人一身水,反而大聲怪他走路不長眼睛,大男人什麽都做不好。奇跡因為外遇把房子過戶到馥秀名下,奇跡父親得知這件事,十分生氣,以至昏厥過去。吉億對馥秀的悉心照料很感激,但他表示不希望馥秀夫妻關系變壞,請她不要總來看他。奇跡因為可能落選教授,心情糟糕,借著酒勁兒來找吉億,抱怨吉億毀了他的一生。吉億被奇跡這種倒打一耙的做法激怒,大吼自己都想過一死了之。馥秀發現吉億又隻留下一封讓她不要找自己的信,人已不知去向,立刻緊張起來…

第35集

馥秀從孔所長那裏打聽到吉億的可能去處,急急忙忙向廟裏趕去。世州叫來花晨,指出她沒遵守打烊時間,斥責她如果想應付了事的話,就不要繼續做下去了。奇跡對馥秀去找吉億一事非常在意分享者電.視,見馥秀沒有早早回家,心頭火起。馥秀問他教授聘用之事進展如何,奇跡心煩地讓她多關心關心家裏的事。吉億一大早來到人才市場,他坐在卡車後面,為自己凄涼的境遇心痛…

第36集

哲兒不舒服,良順急忙聯系元秀,可是元秀正和芝蘭看電影,根本沒註意到有電話。良順無奈,隻好打電話給花晨,花晨嚇壞了,慌忙背起哲兒向醫院跑去。世州對賣場裏的大小兒事一一過問,看到花晨布置好的模特兒,過來挑毛病,但是顧客們對模特兒身上的服裝很感興趣,世州訕訕地離開。盆子發現賢實常去良順家,趕忙溜走。良順嘮叨賢實穿著不整齊,賢實則批評良順做事不用心…

第37集

馥秀在機場見到吉億,霎時熱淚盈眶。良順對芝蘭不能在家裏做頭發的說法很不滿意,告訴元秀說千萬不要把錢交給芝蘭管理。花晨帶著炒年糕過來,與元秀不期而遇…

第38集

奇跡老爸和相打電話給奇跡,讓他不要找自己,然後掛斷,之後,警察傳來找到和相的訊息。良順一大早敲門叫芝蘭起床,元秀借口說芝蘭不舒服,良順隻得自己做早飯,馥秀聽說後找芝蘭…

第39集

世州從花晨對待顧客的態度得到啓發,請她每次有了主意及時提出。花晨想起晚上餐廳的事,提出每小時三千元,卻出乎意料地聽到世州回答說三千萬也可以。奇跡沒有被騁上教授,向丈人訴苦馥秀和吉億外遇,但是隻挨了一通批評,奇跡心情糟糕透了分.享者電.視。馥秀回娘家,為芝蘭借口不舒服不做早飯的事數落芝蘭。吉億第一天上班,馥秀給他準備好西服,吉億頓時鼻子發酸。奇跡下班路過小吃攤,看到馥秀和吉億在一起,熱血上涌,飛起拳頭朝吉億打去。

第40集

奇跡一拳把吉億打出好遠,然後氣勢洶洶地讓馥秀進屋,他要和吉億談談男人間的事。芝蘭安排早飯吃面包,小心翼翼地看良順和元秀臉色,元秀了解到芝蘭心情鬱悶,鼓動幹脆和良順對著幹…世州叫海子帶花晨去美容店化妝換衣服。

第41集

馥秀沒認出變了裝扮的花晨,請她從自己的攤位前讓開。芝蘭跟著良順去市場購買祭祀用品,聽良順向市場攤販介紹說自己是保姆,自尊心很受傷。社區醫院外掛著畫有奇跡頭像的宣傳條幅,和相和馥秀見了都奇怪條幅上的人和奇跡十分想像。奇跡不想讓家人知道他落魄分.享者電.視到在社區醫院就職,深更半夜到醫院剪掉了宣傳條幅。設計室長海珠不滿世州對花晨照顧有加,向世州發牢騷,卻遭到了世州的嚴厲批評,讓她不要幹涉經營。馥秀來到吉億家,為他烹調了可口的飯菜。吉億感動得抓住馥秀的肩膀,滿含淚水地要對馥秀說出心中的話…

第42集

芝蘭和前夫一起到處尋找離家出走的珍珠,元秀在與芝蘭的通話中聽到男子的聲音,馬上氣血上涌。花晨告訴世州,她要去上時裝設計班,正式學習服裝設計。良順叫來善秀,和他談賢實的事。馥秀通知吉億,以後上下班都不要來向她報告…

第43集

馥秀不顧奇跡阻攔,跑到課長面前跪下,求他幫幫自己的丈夫。馥秀心情煩悶,和吉億一起喝酒,感嘆自己遭遇。奇跡無臉見馥秀,打電話說暫時住在醫院裏。世州的汽車出了故障,生氣地打電話給賣車的元秀,讓他來看看分享者電視。元秀檢查完車輛後承諾,如果再出故障將為世州更換一輛車。世州和花晨一起去地方,回來的路上車再次拋錨,世州很不耐煩地讓元秀來把車拖走,元秀接到電話後急急忙忙向世州和花晨所在的地方趕去…

第44集

元秀聲稱隻要開一家進口車代理店,就可以輕輕松松一輩子衣食無憂,芝蘭在元秀的慫恿下去找丈夫時中,要求離婚。善秀和賢實得到良順的認可,非常高興,一起到賢實家裏拜見,善秀得知原來賢實的父親是郡守。寶海給郡守打電話,要他瞞著賢實…

第45集

善秀聽賢實父親說要他們分手,表示如果是因為家庭問題,他發誓將隻愛賢實一個人,郡守請他理解一個父親的立場,最終,善秀接受了郡守的請求,眼含熱淚離開了賢實的家。 元秀找到世州鍛煉的地方,把修理好的車送給世州分享者電視,點頭哈腰地請他收下。花晨說圍巾賣得很貴,馥秀聽了吃了一驚。吉億挑選圍巾,並說要送給一位特別的女子,馥秀聽後心中一片茫然。奇跡聽龍熙說要去濟洲島參加研討會,提出一起去…

第46集

奇跡和龍熙到達濟洲島,一起吃過飯後,正要各自回房,二人的目光交匯。善秀給寶海打電話,讓把在自己家門前睡著的賢實帶回家,囑咐不要弄醒賢實後離開。元秀沒有吃飯就急急忙忙去上班,良順看到後拿芝蘭和花晨做比較,責備芝蘭做得不好。馥秀約吉億穿西服出來見面,吉億以為要與馥秀約會,興沖沖地前來,沒想到馥秀給吉億介紹了位女朋友…

第47集

正在賣場上班的花晨接到哲兒學校打來的電話,急忙向學校跑去。在學校裏母子見面,可是哲兒卻說不喜歡媽媽,甩開花晨跑走。馥秀偶然邂逅吉億,雖然想不理睬他,但聽著吉億的話,眼淚不由自主淌下來。善秀故意去陪拳擊運動員練習,被打得鼻青眼腫…

第48集

花晨看到芝蘭對哲兒的態度,氣憤到極點。自從在公司碰面後花晨現在的樣子總是不斷浮現在元秀眼前,于是他帶了芝蘭去花晨的賣場騷擾花晨。世州看不下去,帶著花晨來到元秀的代理店。善秀拉著在門口等他的賢實向酒店走去…

第49集

心漢出了交通事故,被送往急救室,馥秀急忙聯系奇跡,但是正和龍熙一起約會的奇跡沒有接聽電話。嚇壞了的良順沖進手術室,抓住心漢,嚷著她心中的恨還沒有發泄,心漢絕不可以死。奇跡很晚才來醫院,馥秀懷疑他是否和女人在一起,奇跡滿心自責,但故意指責馥秀疑夫症發作分.享者電視。花晨去確認預訂的汽車怎麽樣,元秀見了十分氣惱。世州見花晨面色難看,想讓她高興起來,提議帶哲兒一起出去玩。賢實為了忘掉善秀,決定離開首爾工作室,離走時從馥秀那裏聽說原來是自己父親反對她和善秀在一起…

第50集

賢實聽馥秀講了事情的始末,返回家中說服父親。善秀得知後覺得應該由他來做這種事,于是去郡守家求情。郡守堅決不同意二人的婚事,善秀跪在郡守家院子裏不離開。世州在元秀面前稱贊花晨,還邀請他有空喝一杯,元秀被惹急了,宣稱花晨還是自己的老婆,如果出了什麽事,將告發他們通奸罪…

第51集

元秀想對和世州在一起的花晨發火,卻被損了一通。元秀按捺不住怒火,想與他們鬥一鬥,芝蘭譏諷他身體不如別人強壯,隻能忍耐,元秀聽了更加火冒三丈。心漢叫來奇跡,要他如實地告訴他病情分享.者電視。盆子聽著奇跡說的假話,不想讓心漢看見自己哭,轉向離開病房。馥秀因看護心漢累得疲憊不堪,吉億想讓她放松,帶她去遊樂場玩,兩人玩得很開心。兩人坐在一起,馥秀表白:自從結婚後就沒人叫自己名字,吉億是第一人……

第52集

和龍熙熱烈地接過吻後,奇跡回到家裏,把花遞給馥秀,提議去海邊旅行。花晨生病沒去上班,世州去看她,情緒激動地讓馥秀利用自己向元秀報仇。良順告訴心漢可以同他離婚,讓盆子落戶,詢問心漢的意願。哲兒持續不聽話,芝蘭伸手要懲罰。挨了處罰的哲兒突然不見了,芝蘭心裏發慌,如實對良順講了情況,良順給花晨打電話…

第53集

世州見花晨自責無法照顧好唯一的兒子,馬上安慰她說哲兒很聰明不會出事。元秀得知芝蘭嚴懲哲兒導致哲兒離家出走後,責備芝蘭放肆,良順也指責芝蘭闖禍,芝蘭無奈之下稱花晨也在搞外遇,借此來為自己辯護。奇跡和馥秀一起去海邊旅行分享者.電視,兩人吃晚飯時奇跡丟下馥秀,一個人出來和龍熙通話,稱自己滿腦子都是龍熙,白來旅行了。世州約見元秀,建議他徹底放棄花晨,元秀大怒,沖動地聲稱如果世州再接近花晨,將以通奸罪告發他們…

第54集

吉億目睹龍熙和奇跡熱戀的一幕,待奇跡一出來,吉億飛拳向他砸去,奇跡抗議吉億幹涉他私生活,吉億稱真應該告奇跡通奸罪,讓他去做牢,奇跡回說通奸罪也有你妻子的份,吉億聽了心中打翻了五味瓶。馥秀來見花晨,勸她說本部長人很好,如果他喜歡花晨的話,建議花晨開始新的生活,花晨表示本部長隻是她生命中的恩人,讓馥秀不要胡思亂想不著邊際的事。海子認為世州漸漸迷戀上了花晨,叫來花晨,怒氣沖沖地要花晨不要接近本部長,拎不清自己是誰,花晨氣得流下委屈的淚水。

第55集

龍熙被吉億警告後很不安,擔心有不好的傳聞,奇跡向龍熙表白自己唯一在乎的就是龍熙,安慰龍熙不要在意吉億說什麽。元秀到健身館去找世州,想在世州面前炫耀自己的力氣分享者電視,結果隻讓自己丟人現眼。馥秀請龍熙到家中坐客,向她表示感謝。龍熙來到馥秀家,趁馥秀不在屋中,拉著奇跡來到馥秀房中,兩人激烈地親吻起來…

第56集

奇跡雖然答應結婚紀念日和馥秀一起去旅行,但為了能和龍熙一起旅行,奇跡撒謊說要參加研討會。吉億出差回來,在機場見到奇跡和龍熙,告訴馥秀奇跡現在有外遇,但馥秀稱在她親眼見到之前不會相信吉億的話。吉億的話還是讓馥秀很在意,她讓花晨為她打聽研討會的事,得知並沒有所謂研討會,急忙向機場趕去…

第57集

奇跡接連外遇對馥秀打擊很大,她借口去了解海鮮進貨情況,一個人去了海邊。吉億聯系不到馥秀,又找不到她,以為出了什麽意外,非常擔心。而與此同時,奇跡和龍熙在海子一一指出花晨時裝展準備工作中的不足之處分享者.電視,批評花晨工作做得不好,世州見了,要求海子馬上向花晨道歉。聚會上,花晨一個出來被世州發現,他追出來把花晨逼到牆角吻了她,花晨情急之下伸手打了世州一耳光…

第58集

花晨問世州不覺得丟人嗎?世州回答說不,花晨聽了心裏七上八下,世州告訴花晨,他要去國外出差。奇跡和龍熙一起吃過飯,馥秀找來,說她已經知道了一切,有話要對奇跡說.馥秀告訴奇跡她要離婚,她已經知道他和龍熙的關系了,等善秀結完婚就去辦手續,奇跡同意了,並把孩子、房子和存款都留給馥秀。

第59集

接到花晨要見面的電話,元秀心情不能平靜,開始收拾自己,芝蘭在一旁看了很傷心。世州出差回來到賣場找花晨,聽梅順說花晨在咖啡廳,急忙向咖啡廳走去。見到花晨拉著元秀不讓他走,世州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其實是花晨告訴元秀,奇跡又搞外遇了,馥秀要離婚。元秀氣得要去找奇跡算賬被花晨拉住。良順無意聽到盆子說善秀是她生的,氣壞了。

第60集

得知善秀原來是盆子的兒子,良順和善秀都無法相信這是真的。芝蘭聽說要讓哲兒媽媽來參加善秀的婚禮,悶悶不樂。奇跡告訴龍熙,他在一點點準備同馥秀離婚…

第61集

元秀來到花晨賣場,當著世州的面要花晨去參加善秀婚禮,說罷拉起花晨骼膊就走。馥秀正拜托醫院的人都去參加婚禮,遭到了奇跡的呵斥。婚禮上不見善秀,賢實父親宣布取消婚禮,拽起賢實離開。善秀收到盆子的不會再出現分.享者電.視在善秀面前的簡訊,遲一步才到婚禮現場。吉億挑選要送給馥秀的化妝品,請花晨幫忙。世州無法控製自己對花晨的感情,找到花晨流著淚向她表白…

第62集

世州來見元秀,告訴他如果元秀不和花晨離婚,將提出起訴。奇跡和馥秀去法院離婚回來,龍熙準備了蛋糕。馥秀見到吉億,求他帶自己離開。

第63集

懷孕的羅薇來找吉所長詢問吉億的聯絡電話,吉所長奉勸她哪怕有一點心為吉億的將來考慮,也不要找吉億。賢實新婚旅行歸來,帶了禮物給盆子,並稱是善秀準備的,盆子非常高興。分.享者電視元秀目睹花晨和世州在一起親切的樣子,沖動地推開賣場門闖了進去。元秀對世州的多次告誡置若罔聞,對花晨態度惡劣,世州忍無可忍,揪住了元秀的衣領,元秀心中膽怯,轉身溜掉。奇跡接到羅薇電話前來見面,卻看到羅薇懷有身孕,心中緊張…

第64集

吉億為馥秀買了她從來沒有穿過的漂亮衣裙,兩個人一起看電影,逛公園,過得很開心。馥秀向吉億表達出了自己的感激,謝謝他比任何人都先想到自己。良順在醫院找到奇跡,責罵他怎麽可以再次外遇,奇跡也不示弱,稱現在從法律上來講,自己和良順已經沒有親屬關系,良順如此鬧地別人的工作單位,是不是太過分?

第65集

吉億向馥秀提議到馥秀娘家登門拜訪,馥秀于是把她和吉億的關系告訴了媽媽。心漢亂發脾氣,盆子又氣得大哭,良順見了,提出心漢交給她照料。奇跡帶龍熙見過父親和相,回到家裏,想起照顧這個家的馥秀,眼淚在眼圈裏打轉…

第66集

花晨搬進新家,元秀威脅花晨,如果她和世州一起生活,就去警察局告發他們。海子找到花晨,以一個女人身份求她放開世州。善秀和賢實在家裏招待公司同事,這時,芝蘭來找二人幫忙,提出付報酬…

第67集

花晨和世州到地方賣場出差,辦完事後,二人像前來購物的戀人一樣,玩得很開心。班導提醒芝蘭,哲兒有脫發征兆,但芝蘭沒放在心上。元秀見哲兒在自己面前分.享者電.視和自己同樣地發脾氣,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吉億去見馥秀哥哥,沒想到原來是一起當兵的元秀,又驚又喜。馥秀發現是良順在照料心漢,氣憤地要趕心漢走,說心漢是沒有良心的人。 吉所長把腹痛的羅薇送進婦產醫院,給吉億打電話…

第68集

和相去趕禮回來,給馥秀帶了她喜歡的打糕,並告訴馥秀,馥秀忙時他可以自己做飯吃。 盆子帶來水果和肉等好吃的來看心漢,看著心漢開心的模樣,提醒心漢良順現在心情不好,不要刺激她。賢實買了面包去看望沒去過自己家的盆子,恰好遇到良順,良順聽說後心情落寞。馥秀回娘家發現心漢還在,氣憤地說再也不回來了…

第69集

與羅薇的不期而遇令吉億心煩意亂,他告訴羅薇現在彼此已是離婚的關系,懷孕的事應該提早通知他。而與此同時,馥秀正興高採烈地把自己要結婚的事告訴花晨,花晨建議她結婚時一定要穿婚紗。龍熙帶了送給純兒和英兒的禮物來到馥秀家,純兒沒好臉色,聲稱討厭致使爸爸和媽媽離婚的女人分享.者電視,龍熙失望地離開。善秀和吉億見面,稱呼吉億為姐夫,拜托他好好照顧馥秀,吉億很感動。元秀和花晨帶哲兒去醫院看病,醫生分析元秀兒時因父親受到的傷害至今還存在,聽了醫生的話,元秀大哭起來。花晨同情元秀,陪他去小攤喝酒,要回去時,元秀哀切地訴說自己愛花晨,元秀的樣子令花晨很吃驚…

第70集

良順見盆子騰出租來的房子,自己住到店裏,提議她到家中住。龍熙稱不喜歡奇跡和馥秀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提出讓奇跡在結婚前住到自己家。偷偷跟蹤元秀的芝蘭聽到元秀向花晨表白愛情,又驚又氣,叫出元秀和花晨二人,當著二人的面踩碎元秀的手機,掏出一部新手機遞給元秀,警告二人以後不許聯系。元秀見芝蘭與花晨鬥嘴,伸手打了芝蘭一耳光。本來約好和花晨第二天去法院離婚,但元秀借口忘記爽約,花晨氣憤地找馥秀理論。羅薇再次態度親昵地來找吉億,吉億無奈陪她吃飯,席間再次提醒羅薇二人已是離婚關系。吉億改變主意,打算把羅薇回來的事對馥秀保密,免得讓馥秀跟著擔心。吉億陪著羅薇去買寶寶用品,但不巧馥秀也來辦事…

第71集

吉億告訴羅薇,無論將來出現什麽事,腹中的孩子他都會負責,雖然可以當孩子的爸爸,但不會再次做羅薇的丈夫。羅薇問吉億是不是有了女友,但那種情形下吉億不忍心說出真相。馥秀約好和花晨一起吃晚飯。花晨熟練地點菜,與以前完全不一樣,馥秀看在眼裏,認為二人間產生了某種距離。

第72集

羅薇終于得知,奇跡再一次外遇,吉億和馥秀的關系變得很親密,她去找奇跡。珍珠打電話給芝蘭提出見面,芝蘭非常高興,興奮地跑去,沒料到珍珠宣布自己全當沒有媽媽,讓芝蘭也把她忘了。奇跡終于被聘為教授,和馥秀吃分手飯…

第73集

羅薇找到龍熙,告訴她奇跡以前因為和自己外遇才導致教授沒聘上,現在她肚子中的孩子就是奇跡的。奇跡打好了行李要去龍熙家,被龍熙趕了出來。無處可去的奇跡來到漢江邊,在車裏睡著。元秀以哲兒為由,約花晨一起出去玩。回到家裏,元秀吩咐芝蘭準備便當,他要家庭聚會,芝蘭以為也包括她在內,興高採烈地準備著便當…

第74集

具會長聽海子說了世州和花晨的事,十分震驚,命令世州整理與花晨的感情。世州告訴具會長,他之所以能熱心地工作,就是因為有花晨,他絕不放棄。奇跡離開家後分享者電視,和相連飯都不能好好吃,馥秀見了心情復雜。龍熙找到羅薇,告訴她雖然已經知道了奇跡和羅薇的事,但她和奇跡間的關系不會改變,孩子出生後她會出養育費,如果羅薇不能撫養,她來撫養…

第75集

良順聽花晨說來帶哲兒走,不留情面地挖苦她:要嫁給年紀輕小伙子的女人為什麽還要來領別人的孫子?怒氣沒消的良順看到盆子化妝故意找岔,與心漢吵了起來。龍熙不接奇跡的電話,奇跡留言請求龍熙原諒可憐的自己,並告訴她自己愛她。馥秀來找奇跡,讓他把父親接走,奇跡先害怕起來,對著馥秀發牢騷,結果被馥秀批評了一通,奇跡鬱悶到了極點。世州聲稱成了窮光蛋也要娶光晨,惹得會長大怒。吉億告訴孔所長,他已經在心裏整理好了與羅薇的關系,不想傷害正為將要結婚而興奮的馥秀。

第76集

馥秀買了五花肉給芝蘭,謝謝她這麽長時間以來一直在忍耐,拜托她好好照顧元秀。馥秀變得這麽和氣,芝蘭心生感激,馬上問自己是否可以參加馥秀的婚禮。理事長宣布取消奇跡的教授任命,龍熙向理事長辯解分享者.電視,稱教授任用和這次事件是兩回事,理事長告訴龍熙,羅薇來過,認為奇跡為了教授位置才留在龍熙身邊。盆子請求善秀,盡管心裏不是十分接受,但希望以後面對她時能自然一些…

第77集

奇跡發現龍熙,大吃一驚。他哀切地問龍熙教授聘用還有無希望,龍熙見奇跡如此,眼淚涌上眼眶,冷漠地轉身離開。診療室裏,奇跡看到來找他的羅薇,怒不可遏,聲稱如果她沒懷孕就會讓她死在自己手裏。羅薇也大怒,不過她還是忠告奇跡:奇跡最好回到馥秀身邊,真心實意求得原諒。賢實為盆子考慮,分享者電.視把公司聚餐地點定在盆子的店,結果不知情的同事們任意支使盆子,賢實看到善秀的臉色,心中忐忑不安。元秀見芝蘭真心照顧哲兒,心中不安,讓芝蘭仍像以前一樣對待哲兒。具會長叫來花晨,嚴厲警告她,如果再發現她和世州在一起,將勒令她辭職。世州聽說會長找到花晨,急急忙忙去找她,結果在酒吧裏發現喝醉的花晨…

第78集

馥秀的一對女兒小純和小英反對馥秀和吉億結婚,面對孩子,馥秀隻能嘆氣。奇跡無處可去,偷偷地到父親和相屋中睡覺,和相告訴奇跡,最近馥秀和孩子們睡在一起,奇跡可以睡在馥秀屋子裏。和相把奇跡領到馥秀臥室,屋裏果然沒人…吉億帶小純和小英去遊樂園玩,兩人看到吉億為馥秀系鞋帶的一幕,接受二人結婚。世州找到花晨,兩人正式確立戀人關系…

第79集

馥秀眼睛紅紅的,責備吉億為什麽不早說羅薇的事,吉億眼含熱淚,拉過馥秀擁在懷裏。羅薇向二人道歉,稱自己隻是借最後機會表明心意,無意妨礙二人婚禮。婚禮時間已過,馥秀才來到飯店分享者電.視,對滿臉驚訝的家人們解釋說吉億在工地碰到了事故,婚禮不能正常舉行。馥秀沮喪地回到家中,奇跡和女兒們得知馥秀沒能結成婚,高興得又跳舞又放爆竹…

第80集

具會長聽世州說他和花晨一起過夜,憤怒地甩了世州一耳光,命令世州立即前往中國的工廠。世州稱自己不再有所畏懼,他將提出辭職。元秀找到花晨,問她是否一定要離婚,花晨告訴元秀,現在他們倆從名義到實質都不再是夫妻,昨天夜裏她和世州在一起。花晨的話猶如晴天霹靂,元秀眼前一陣眩暈,半天鎮靜下來,表示將滿足花晨的要求,第二天法院前見。吉億去找馥秀,想取得馥秀諒解,但馥秀告訴吉億,她需要時間來想清楚…

第81集

吉億拿著馥秀還回來的戒指,滿眼熱淚地朝馥秀跑去。吉億發現了馥秀,告訴她自己絕對不想就這麽分手,馥秀也心如刀絞,但還是堅持分手,並說明自己無法明知羅薇的事還可以笑著和吉億過下去,即使看到吉億有一絲猶豫,她都會一輩子在意。元秀找到花晨工作的賣場,向花晨解釋自己因為生病而沒能履約,並向她道歉,之後帶著花晨到法院辦理了離婚手續。元秀又找到世州,把花晨托付給世州…

第82集

海子找到花晨,二話沒說打了花晨一嘴巴,警告花晨不要毀了世州的前程。花晨讓海子把話說明白,海子告訴花晨,世州因為花晨提出辭職,致使具會長病倒。花晨見從具會長那裏回來的世州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分.享者電.視,勸他不要與父親反目,稱自己是經歷過很多事的大嫂,有事應該讓她知道。芝蘭來找花晨,提出哲兒和阿公阿麼一起生活更好些,並保證她一定會好好撫養哲兒…

第83集

元秀來到花晨住處,瘋了似地猛按門鈴,花晨捂了半天耳朵,實在忍無可忍,開啟門告訴元秀,她現在已經不是他老婆,不要再胡攪蠻纏了。元秀表示他想來想去,認為還是應該取消離婚。花晨被氣得無話可說,讓元秀不要再來騷擾。元秀對著花晨的背影哀求:一定不要再婚,一定要等他。世州到具會長病房,提出自己的人生伴侶由自己選擇,請具會長盡快受理辭呈…

第84集

吉億冒雨來到馥秀的小店,拉過馥秀抱住,並說自己來隻想看看馥秀,隻一分鍾就走。馥秀推開他,眼含熱淚關上店門走進屋裏,看到吉億在雨中消失,她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來。花晨對來賣場找他的世州說自己很累分享者電視,請他回去,世州問她原因,花晨委婉地提出在具會長還沒好之前不要見面。得知具會長見過花晨,世州氣沖沖地跑去質問會長,並揚言他將照自己的想法做,讓會長不要再打擾花晨……

第85集

吉億正欲擁抱馥秀時,有電話來稱羅薇情況危機,可能需要馬上手術。深夜世州趕到野營地,親眼目睹花晨和元秀一起參加活動的場面,淚水濕潤眼框。元秀趁哲兒睡著,強行擁花晨入懷,花晨氣憤至極,狠狠地打了元秀一耳光,又把元秀拖到水中一頓痛打。在野營地附近徘徊的芝蘭心中難過,一個人呼酒買醉,醉倒在江邊。時中接到警察打來的電話趕到警察局,面對醉得不省人事的芝蘭,時中氣哼哼地稱不認識此人。奇跡想象著馥秀和吉億在一起的情景,正怒火中燒,恰在這時,發生交通事故的世州被送到醫院來,奇跡急忙向手術室跑去…

第86集

吉億和奇跡正在家門口撕扯,元秀讓吉億趁父母還不知情,把奇跡帶走。良順一到婆婆忌日就會無名火起,沒事對心漢找岔。心漢要換內衣,找盆子幫忙,良順說她來幫忙分享者電視,但是心漢還是要找盆子,良順自尊心受傷,和心漢大吵了起來。元秀和善秀扶著心漢行禮,心漢邊呼喊著母親邊大哭起來,兩個兒子一時怔住,隔壁屋裏的良順聽到哭聲也心下悲涼…

第87集

芝蘭聽元秀說出分手的話,沖動地拿啤酒朝元秀臉上潑去。元秀以為芝蘭這次會離開他的家,沒料到芝蘭買了菜像什麽也沒發生過似的又回來了,于是動手打芝蘭,並大吼大叫要她離開。良順在一邊感嘆,以前發生在花晨身上的事在芝蘭身上重演。奇跡從羅薇嘴裏得知吉億不去旅行,長舒一口氣,來到馥秀小攤,幫馥秀做事討好馥秀。亢奮狀態的芝蘭喝得醉醺醺地去找花晨…

第88集

吉億來見馥秀,告訴她羅薇是孕婦,不能把她趕出家門,現在羅薇就在吉億家裏。馥秀聽了吉億的話很惱火,吉億表示他不會再懇求馥秀,如果到第二天馥秀一直不和他聯系,他就視馥秀和他分手,說罷離開。心漢告訴元秀,人和人之緣分不能隨心所欲,召之即來,呼之即去,勸他對芝蘭不要那麽無情,但元秀稱自己的事自己會看著辦。芝蘭喝光了瓶子裏的酒,醉倒在漢江邊上…

第89集

元秀向良順訴苦,稱芝蘭不聽他的話,要求良順在他下班之前送走芝蘭。芝蘭在廚房裏聽到元秀和良順母子間的對話,拿出她以前藏起來的燒酒,借酒消愁。吉億從口袋中掏出戒指,給馥秀戴好,叮囑她不可以再摘下來。醫院院長通知奇跡,下個月離開醫院…

第90集

世州在大廳裏遇到花晨,花晨故作開心地祝賀世州和海子婚姻幸福。世州要求和花晨談一談,花晨藉口沒時間拒絕了世州。一番辛苦後,羅薇生下了孩子,吉億望著新生兒,心頭掠過微妙的滋味。盆子勸來店裏的芝蘭回自己的家,芝蘭不肯回去,她告訴盆子,自己離開家已一年多,沒有人會再接納她…

第91集

花晨才得知元秀原來取消了離婚申請,氣沖沖地找到元秀,大發一通脾氣。馥秀對此事也很生氣,聲稱如果逮著元秀的把柄,絕不放過他。良順搞清花晨根本沒有和元秀和好的打算,鼓勵芝蘭和元秀帶著哲兒好好生活。奇跡買了紅參來看望岳父,分享者電.視聽心漢讓他忘掉心已離開的人,非常失望。吉億去醫院探望,羅薇跟他報怨一個人住院很害怕,讓吉億給孩子取名字,吉億感到為難。馥秀把存摺交給和相,又與奇跡見面,通知他盡快收拾行李搬出去。走投無路的奇跡在馥秀面前跪下,痛哭流涕地真心道歉…

第92集

和相責備馥秀,稱奇跡都沒有對他跪過,這樣哭著真心道歉,怎麽可以不為所動呢?馥秀平靜地聽著和相的責備。奇跡邊開車邊哭,因為太傷心,不得不把車停在路邊,仰頭望天,不知該怎麽辦。花晨走進一家名品店,拿出自己縫製的衣服,向店主提議合作…

第93集

世州從婚禮現場逃出,打電話給花晨,問她是否幸福,花晨謊稱自己很幸福,一邊說一邊眼淚止不住流下來,她告訴世州以後不會再接世州的電話,世州聽後,絕望地把手機扔到了江水裏。馥秀看到芝蘭的臉被打得傷痕累累,勸她回自己的家,然而芝蘭表示她已無家可歸,讓馥秀勸元秀回頭,馥秀聽了也很傷心。因為聽吉億說過現在在公司裏吃住,馥秀于是買了美食去看他,然而吉億並不在辦公室。此時在吉億家裏,羅薇正向吉億哭訴,其實她一直期待著以孩子來維系他們夫妻間的關系。吉億被羅薇的話搞得心煩意亂,約了孔所長一起喝酒,孔所長勸他,不要再同情羅薇了…

第94集

具會長接到電話,要他前去確認一輛出事故的轎車是否是世州的,具會急忙向現場趕去。車果然是世州的,且車上發現了一封世州留下的不要找他的信。奇跡告訴父親,他暫時住到學弟家,以後找到房子再來接父親。奇跡一個人在樣板房裏借酒消愁,想起往日的一幕幕,心中凄涼。芝蘭回到家裏,元秀已把她的行李打包裝好,芝蘭憤怒地抖開行李,埋怨元秀怎麽可以讓時中看到自己被打得慘兮兮的樣子,並發誓不離開元秀的家。員警聯絡具會長,稱在江邊發現了一具青年男子屍體…

第95集

吉億滿臉疲憊地望著在單身公寓前等自己的羅薇,告訴她自己和馥秀徹底分手,羅薇走上前,一下子抱住了吉億。馥秀返回首爾,與批發商發生不愉快,此外仿佛沒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盆子告訴善秀良順同意舉辦婚禮,善秀聽了非常高興,盆子叮囑善秀,如果她和良順吵架,善秀要無條件站在良順一邊。珍珠找到元秀公司,稱自己雖然不願看到芝蘭生活得幸福,但也不希望看到她被打得那麽慘,警告元秀不要再對芝蘭動手…

第96集

花晨對前來找世州的海子宣稱,世州是和自己無關的人,即使找到世州也不要告訴自己。世州每次遇到不開心的事就會去找舅舅,但是這一次舅舅發覺他與以前有所不同,詢問他離開首爾的原因。世州向舅舅講了花晨的事,不料舅舅和具會長立場一致,反對他和花晨在一起。吉億打電話給羅薇,謊稱要加班不能回家,然後一個人跑去沽酒買醉…

第97集

船停靠碼頭,世州看到具會長在等他,轉頭就跑。具會長找到舅舅,沖著舅舅大發脾氣,埋怨舅舅為什麽一開始不讓世州回首爾。舅舅平靜地指出,世州之所以會喜歡花晨,全因為世州媽媽的原因,現在世州不是小孩子了,勸具會長滿足世州的願望。元秀帶芝蘭到了深山裏,謊稱有事離開一會兒,叮囑芝蘭要一直在那裏等他,而同時元秀逃似的離開大山,並為自己成功甩掉了芝蘭而高興。芝蘭自己回到家,元秀的所作所為仍沒能動搖她不離開元秀的想法,然而當芝蘭在花晨家門外聽到元秀對生病的花晨的肺腑之言,芝蘭絕望了,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悄悄離開元秀家…

第98集

發現芝蘭終于離開,元秀興奮地高呼萬歲。元秀興高採烈地跑去把芝蘭離開的這一訊息告訴花晨,而此時花晨到了世州舅舅家,但因為世州已經離開舅舅家而沒有見到他。吉億報怨孔所長把馥秀救過自己的話告訴羅薇,稱自己本來也難以做出決定,讓他不要再攙和了。羅薇仿佛下了決心似的,含著熱淚給吉億掛電話,讓他早點回家…

第99集

花晨勸世州和自己一起回首爾,惹得世州大怒,稱花晨和前夫重婚,生活得很好還要來攙和別人的事,然後氣沖沖地離開。吉億讀著羅薇留下的祝他和馥秀生活幸福的信,百感交集,這時馥秀進來,吉億雖然想留住馥秀分享者電視,但馥秀表示不想再被誤會,說罷離開。芝蘭通宵在走廊裏等珍珠,珍珠看到芝蘭後嫌芝蘭很髒,不讓芝蘭碰自己,並告訴芝蘭爸爸將在下月結婚,芝蘭很受打擊…

第100集

花晨由于急需與善海合作的資金,求元秀為她擔保,並同意與元秀和好。元秀擔心花晨因為錢而同意與自己和好,認為花晨如果得到錢後再離開,那麽損失的隻有自己,叫花晨立字為據。元秀心情愉快地和花晨返回銀行,求銀行不用保證直接貸款。回到家裏,元秀把花晨寫的備忘文字拿給良順等人看,並說約好一個月內花晨回家,叮囑大家如果花晨來,一定要好好對她,什麽都不要說。海子來到束草見世州,當看到醉酒的世州叫著花晨的名字,眼淚止不住流下來…

第101集

世州得知花晨沒有重婚,急急忙忙搭上計程車向首爾駛去。車上,世州回想起自己對花晨的誤解,心中很不是滋味,敦促司機加快速度。見到花晨,世州心情激動,告訴花晨如果知道花晨還沒重婚,一定不會放她走的。花晨態度堅決分享者電視,稱自己雖然還沒有重婚,但是卻即將重婚。善秀安排舉行婚禮的盆子和心漢在賓館住一夜,可是盆子感覺對不起良順,當晚返回家中…

第102集

元秀對住在仁川的顧客稱距離太遠他不能過去,叫人家到公司來,店長見元秀如此工作,十分生氣,元秀毫不在乎,聲稱要辭職,揚長而去。花晨下班回家,發現世州在家門口等自己,花晨想不理世州,裝作沒看見,被世州攔住。奇跡告訴和相,他新找的工作在島上,需要搬到島上去住,和相堅決不同意。珍珠看到芝蘭在小吃店工作,生氣地走進店裏…

第103集

花晨和元秀準備重婚,但突然間傳來花晨的合伙人遭追討高利貸訊息。公司突然面臨高利貸追債,在花晨的說服下,元秀提前支取養老金幫助還債。馥秀和吉億非常幸福。奇跡開始了小島醫生生活。具會長同意世州和花晨結婚,世州帶著這一好訊息來找花晨時,花晨仍是斷然拒絕和世州在一起,世州被花晨與元秀的甜蜜樣子深深打擊到。花晨的公司債務比料想的要大,為防止被連累還債,元秀提出與花晨假離婚。

第4集大結局

辦好離婚手續後,元秀和花晨約好一起去旅行,然而第二天當他來到花晨家門口時,發現花晨正在搬家,元秀大惑不解,花晨終于當著元秀把心中積鬱已久的憤怒宣泄出來。原來高利貸討債之事是花晨與合伙人合演的一出誘使元秀上當的戲,現在的元秀已身無分文,且成了一個沒有工作的額度不良者,拋棄糟糠之妻的行為終于得到報應…… 花晨聯系世州,而此時飽受打擊的世州已在機場,準備出國。在飛機起飛的最後一刻,世州下了飛機,與花晨緊緊相擁…… 一年後,花晨的公司越來越好,與世州既是戀人又是商場中的合作伙伴。吉億和挺著大肚子的馥秀帶著孩子們去島上玩,已工作出色的奇跡接待了他們。良順生日那天,久無音信的元秀和芝蘭回到家中,良順喜極而泣……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韓馥秀金惠善
羅花莘吳賢慶
韓深漢韓振熙
吉億孫賢周
安良純金海淑
李奇跡吳大奎
吳芝蘭金熙貞
韓憲修李浚赫
韓元秀安內相
崔璇熙劉荷娜
具世宙李尚禹

職員表

導演孫正炫
編劇文英南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韓福秀(金惠善飾)她堅信丈夫的成功就是自己的成功,一個人扛起家中所有的累活,但是丈夫不喜歡潑辣的老婆,不願意和她一起,嫌棄她,可是福秀毫不在乎:「我也能被人稱作醫學院教授的夫人,還有什麽不能忍的!」,她瞞著家人去讀大學,總有一天她會像花兒一樣綻放。她與朋友兼娘家嫂子華心很要好,但哥哥的外遇使兩人關系疏遠,她開始不理華心。後來,她得知自己深信不疑的丈夫與初戀戀人在搞地下情,開始理解華心的想法。二人同病相憐,組成了糟糠之妻俱樂部。
羅花莘(吳賢慶飾)普通的家庭主婦,從小就與馥秀是親密無間的好朋友,國中時常到馥秀家串門,漸漸地與彈著吉他的馥秀哥哥對上眼,後懷孕結婚。在婆家既當姑娘又當大兒媳,與婆家人相處融洽。丈夫元秀外遇,她是一家人中最後知道的,為此氣得咬牙切齒。面對丈夫離婚的苦苦哀求,她不予理睬,想以始終不離婚來報復丈夫,但是婆婆和曾是朋友的小姑子都不幫著自己,無奈中,她同意離婚,開始了獨身生活。後來她與馥秀組成了糟糠之妻俱樂部,要向對女人來說不公平的結婚製度發起痛快淋漓的報復。
吉億(孫賢周飾)中堅建設公司的繼承人,妻子是個虛榮的人,獨生兒子正讀國中。賺錢的"糟糠之夫",家裏的事一應由妻子鄭娜美看著辦,在兒子的教育問題上,娜美提出要讓孩子早點出國留學,他於是把妻兒送到了國外。飢一頓飽一頓的他每晚以酒為伴,結果患了胃癌,要做手術。接著公司倒閉,他支付不起兒子的留學費用,四處舉債不成,隻好接回妻兒,然而不曾同甘過的一家人此時也無法共苦,家庭的矛盾驟增。他後來逮著了娜美與初戀情人奇跡有私情,於是認識了奇跡的妻子福秀,兩個都因同病相憐墜入情網。吉億在失去一切後才意識到自己當初的選擇非常愚蠢,嘗試讓一切恢復原狀,從而進行了並非報復的報復。
李基狄(吳大奎飾)韓福秀的丈夫,清貧家庭的長子,他是小溪裏躥出的金龍,是家中的奇跡。因為家庭條件不好,被所愛的女人鄭娜美甩了後,與常去喝悶酒的小店主人的女兒韓福秀結婚。福秀終日為生活奔忙,沒個女人樣兒,他對福秀瞭解甚少,也不把她當女人看待。重逢初戀戀人鄭娜美,他完全沉淪了。一天,他們終於被娜美的丈夫發覺,由於社會地位及擔心被說三道四,奇跡沒有動過離婚的念頭,他還求妻子福秀答應不離婚,於是福秀掌握了家裏的主導權。福秀的生活中出現了別的男人,他才意識到妻子對自己來說多麽珍貴。
韓元修(安內相飾)福秀的哥哥,是一個樂天的熱情的人,每一刻的感覺都是最良好的。人生不過如此,隻要活得舒服就行。正活得滋潤時遭到了糟糠之妻羅華心不留情面的報復,不過無所謂,他什麽都不在乎。他是汽車公司的職員,與妹妹的國中好友華心結婚後又喜歡上了比他大的有夫之婦吳芝良,芝良從家裏搬出來要與他一起生活,他於是向華心提出離婚,一翻折騰之後總算達到目的。
韓深漢(韓振熙飾)福秀、元秀、賢秀的爸爸,安良順的老公,年輕時結識了傅芬子從此便與她生活在一起,在法律上仍是良順的合法丈夫,與芬子一起經營炸雞店。為了小兒子而發生了車禍,之後半身不遂。韓深漢被迫送回到良順的身邊,從此過著遭受良順折磨的生活。
安良順(金海淑飾)福秀的媽媽,是這個時代母親的代表。為了家庭犧牲自己,堅強地支撐著家庭,卻遭到了丈夫的背叛,一個人任年華老去。丈夫年老體衰後回到身邊,她多年的怨氣終於有了發泄的地方。與這個世界上眾多可憐的母親一樣,歲月積累下了太多的悔與恨,看到大兒子像丈夫一樣搞外遇,唯一的女兒又和自己一個命運,不免自怨自艾,嘆自己生活得夠笨。
具世宙(李尚禹飾)

家世顯赫卻不幸福,小時候父親外遇,母親拋下他遠走高飛一直是他心裏的痛。是帥氣、溫柔,有為的連鎖服飾店本部長,剛從國外回來對感情沒啥興趣,一心隻想振興服飾店的生意,一開始見到歐巴桑華心他很受不了,一個不服從本社指令,永遠有過多意見,對上司很容易沒大沒小的華心,有一次,華心又不照本社指示亂換櫥窗模特兒的衣服,原本打算生氣的,卻意外發現華心的搭配竟然可以吸引到不少顧客,於是照著華心的作法在其他的服飾店測試,果然深受好評,業績直線上升,從此對華心改觀,產生愛意。

慕芝蘭(金熙貞飾)元修的外遇對象,有夫之婦,後來跟元修看對眼,對元修的愛意越來越深,一直催促元修離開妻子跟自己在一起。
韓賢秀(李俊赫飾)福秀的弟弟,個性保守,很會照顧家人,很有男性魅力的個性受到很多女生的歡迎。韓深漢的小兒子。傅芬子所生,安良順所養。
崔璇熙(劉荷娜飾)是個典型的新世代女性,對憲修的男子氣氣概和魅力一見鍾情而一直跟在憲修後面。
傅芬子(李美英飾)深漢的小老婆,她 一輩子當人家的小老婆,等到深漢因病回到老婆身邊,是離開還是照顧深漢的糾結使其深受傷害。
鄭羅美(卞貞敏飾)

吉億之妻,當初為了錢拋棄了他,跟建設公司繼承人的吉億結婚,毫無家庭概念,我行我素。

李華尚(樸仁煥飾)李基狄的父親,是個自私自利,不懂得疼愛媳婦的公公。

音樂原聲

조강지처클럽 OST(糟糠之妻俱樂部 OST)

OST - Part歌名
譯名演唱者發行信息
01
사랑해요 내내我會一直愛你이루 Eru發行日期 :2008.05. 糟糠之妻俱樂部OST糟糠之妻俱樂部OST 07
02눈물이 멈추지 않는다眼淚無法停止이루 Eru
03내가 지켜줄꺼야我會守護你이루 Eru
04사랑해요 내내我會一直愛你Piano Inst.
05눈물이 멈추지 않는다眼淚無法停止Gtr Inst.
06눈물이 멈추지 않는다眼淚無法停止Piano Inst.
07Ferido Sentimento

08Good Morning

09Intro Garage

10My Melodica

11Reminiscencs

12The Agony Of Love

13떠날사람離開的人
14평온한 곳에平靜的地方
15떠날거라면如果離開的話이정열 李正烈
16사랑의 색깔愛情的顏色명연희 明延熙
17아직은 還還沒有박기영 樸其英

(以上資料來源)

獲獎記錄

2008年SBS演技大賞
SBS演技大賞連續劇演技賞安內相
SBS演技大賞特別企劃助演賞孫賢周
SBS演技大賞連續劇演技賞金惠善
SBS演技大賞連續劇演技賞吳賢慶
SBS演技大賞連續劇助演賞金熙貞
SBS演技大賞新明星賞李俊赫
SBS演技大賞新明星賞李尚禹
2008年SBS演技大賞功勞賞文英楠(編劇)
2008年SBS演技大賞 十大明星賞安內相
2008年SBS演技大賞 十大明星賞吳賢慶

電視製作

本劇觸及了嚴肅的社會問題,還旁敲側擊地對當前韓國早期教育熱提出了反思,如此現實的話題搞不好會使劇情偏向沉重,不過這部劇由編劇文英楠操刀,人氣劇《巴黎戀人》的導演孫正炫執導,在讓觀眾欲罷不能的現實故事中巧妙地融入淚水與歡笑,帶來獨特的感動,演繹出一部讓人眼前為之一亮新穎的復仇大戲。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

播出平台播出時間接檔被接檔海報
SBS

2007年9月29日

刀手吳水晶

愛情正在直播


安徽衛視海豚星光劇場2012年8月18日面包大王請摘星星給我

收視率

香港收視率

周次

集數

日期

平均收視

最高收視

1

01-05

2009年8月24日-8月28日

4點


206-102009年8月31日-9月4日4點

3

11-15

2009年9月7日-9月11日

4點


4

16-20

2009年9月14日-9月18日

4點


5

21-25

2009年9月21日-9月25日

4點


6

26-29

2009年9月28日-10月2日

5點


7

30-34

2009年10月5日-10月9日

5點


8

35-39

2009年10月12日-10月16日

5點


9

40-44

2009年10月19日-10月23日

5點


10

45-49

2009年10月26日-10月30日

6點


11

50-54

2009年11月2日-11月6日

6點


12

55-59

2009年11月9日-11月13日

6點


13

60-64

2009年11月16日-11月20日

5點


14

65-69

2009年11月23日-11月27日

5點


15

70-74

2009年11月30日-12月4日

5點


16

75-79

2009年12月7日-12月11日

6點


17

80-84

2009年12月14日-12月18日

6點


18

85-89

2009年12月21日-12月25日

6點


19

90-94

2009年12月28日-2010年1月1日

6點


20

95-99

2010年1月4日-1月8日

7點


100

2010年1月9日

9點

11點

影片評價

正面評價

糟糠之妻俱樂部》是家庭劇的範本,該劇單集信息量巨大加上明快的節奏很引人入勝。該劇主題和結構清晰,主題就是寫第三者,從中可以看到愛情、婚姻和家庭觀所經受的考驗,穿插著得心應手的喜劇元素。(新浪娛樂評)糟糠之妻俱樂部》的小三話題一掃韓劇老套路,"原配鬥小三"題材在中國有市場。在《糟糠之情俱樂部》裏,雖然三位女主角的丈夫,都因為婚姻的疲乏或者各自性格的原因而出軌,但整體基調是生活化的,是偏向于輕松的,而且最終,三位女主角都得到了幸福的歸宿:有的找到了新的另一半,有的重新振奮自己事業,還有的獲得了丈夫的浪子回頭。為此,《糟糠之妻俱樂部》以其輕松的風格,贏得了不少中國家庭主婦的喜愛。(新浪娛樂評)

反面評價

糟糠之妻俱樂部》包袱抖得不好。韓劇講故事勝在渲染細節、營造氛圍以及在台詞上下工夫,弱在設定包袱和懸念。例如從一開始便可能猜中故事的結局。但細節上的打情罵俏、家長裏短小情趣,是它吸引人的絕招。《糟糠之妻俱樂部》除了海量的信息,也加入了一定的"小段",這主要體現在韓憲修和崔璇熙一對男女角色身上。可惜看過幾集之後,這部劇的包袱和懸念基本就幹幹凈凈了。這都拜劇中各種意圖明顯的巧合設定所賜。(新浪娛樂評)

SBS《糟糠之妻俱樂部》第101集36分10秒中安良順(金海淑 飾)、韓深漢(韓振熙飾)和傅芬子(李美英 飾)關于獨島是自己國家領土的主張遭到了日本甚至中國的強烈譴責。在劇中故意地增加這種跟劇情毫無關系的內容觀眾十分惱火。(東北網及網易娛樂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