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絕國

精絕國

絕國,最早見于《漢書·西域傳》:“精絕國,王治精絕城,去長安八千八百二十裏,戶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勝兵 五百人。精絕都尉、左右將,驛長各一個。北至都護治所二千七百二十三裏,南至戍廬國四日,行地空,西通扜彌四百六十裏”。

  • 中文名稱
    精絕國
  • 簡牘
    從此擄走700多件出土佉盧文,漢文簡牘
  • 探險史
    45最早發現遺址的人46探險家48新中國的尼雅考古50
  • 勝兵人數
    勝兵五百人

基本簡介

精絕國精絕國

歷史介紹

這是活躍在絲綢之路南道上的一個小王國殷實而富庶。 時過四五百年,玄奘取經東歸時看到得尼壤城,已是另一番景象了。《大唐西域記》:“媲麽川東入沙磧,行二百餘裏,至尼壤城,周三四裏,在大澤中, 澤地熱濕,難以履涉, 蘆草荒茂,無復途徑,唯趣城路僅得通行,故往來者莫不由此城焉,而瞿薩旦那以為東境之關防也”。殘缺史料僅記于此,精絕國從歷史的舞台上消失了。

直到20世紀初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初探遺跡,從此擄走700多件出土佉盧文,漢文簡牘,精美木雕之後,這座在沙海裏掩埋千年的故城才又重新為人所知. 尼雅居民日常用的文字就是今天被稱為“佉盧文”的文字,這是一種在今天的國際學術界仍是一種極難破譯的文字。

當年尼雅居民對水的管理和使用、樹木的保護都有一套嚴格的管理辦法。水的使用是有償的,水由專人分管。若因管理不善,導致損失的要受懲罰。如有耕地發生無水幹旱的情況,也要求及時調查並處理。如有人放水淹沒仇家的田園、住屋要受罰;有小麥地一熟可澆二、三水。

當年的尼雅居民還很註意樹木的生長和保護並形成了一套嚴格的管理製度。沙棗樹耐幹旱鹽鹼,既可抵御風沙、美化環境,果實又可食用,是當年精絕人重點栽培的樹木之一“活樹,應阻止任何人將樹連根砍斷,否則罰馬一匹,若砍斷樹枝,則應罰母牛一頭”便是當時這一製度的生動說明。他們還種植桃、蘋果杏、桑之類的果木;蘆葦、紅柳枝在尼雅河兩岸潮濕低窪的地方均有生長,容易獲取,作為建造材料。

史傳介紹

《漢書·西域傳》:“精絕國,王治精絕城,去長安八千八百二十裏,戶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勝兵五百人。精絕都尉、左右將,驛長各一個。北至都護治所二千七百二十三裏,南至戍廬國四日,行地空,西通扜彌四百六十裏”。《大唐西域記》:“媲麽川東入沙磧,行二百餘裏,至尼壤城,周三四裏,在大澤中,澤地熱濕,難以履涉,蘆草荒茂,無復途徑,唯趣城路僅得通行,故往來者莫不由此城焉,而瞿薩旦那以為東境之關防也”。殘缺史料僅記于此,精絕國從歷史的舞台上消失了。

考古發現

這是活躍在絲綢之路南道上的一個小王國殷實而富庶。時過四五百年,玄奘取經東歸時看到的尼壤城,已是另一番景象了。《大唐西域記》:“媲麽川東入沙磧,行二百餘裏,至尼壤城,周三四裏,在大澤中,澤地熱濕,難以履涉,蘆草荒茂,無復途徑,唯趣城路僅得通行,故往來者莫不由此城焉,而瞿薩旦那以為東境之關防也”。殘缺史料僅記于此,精絕國從歷史的舞台上消失了。直到20世紀初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初探遺跡,從此擄走700多件出土佉盧文,漢文簡牘,精美木雕後,這座在沙海裏掩埋千年的故城才又重新為人所知.尼雅居民日常用的文字就是今天被稱為“佉盧文”的文字,這是一種在今天的國際學術界仍是一種極難破譯的文字。當年尼雅居民對水的管理和使用、樹木的保護都有一套嚴格的管理辦法。水的使用是有償的,水由專人分管。若因管理不善,導致損失的要受懲罰。如有耕地發生無水幹旱的情況,也要求及時調查並處理。如有人放水淹沒仇家的田園、住屋要受罰;有小麥地一熟可澆二、三水。當年的尼雅居民還很註意樹木的生長和保護並形成了一套嚴格的管理製度。沙棗樹耐幹旱鹽鹼,既可抵御風沙、美化環境,果實又可食用,是當年精絕人重點栽培的樹木之一“活樹,應阻止任何人將樹連根砍斷,否則罰馬一匹,若砍斷樹枝,則應罰母牛一頭”便是當時這一製度的生動說明。他們還種植桃、蘋果杏、桑之類的果木;蘆葦、紅柳枝在尼雅河兩岸潮濕低窪的地方均有生長,容易獲取,作為建造材料。

相關著作

劉文鎖(著)《走進尼雅——精絕古國探秘》上海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年8月版(歐亞文明大行走叢書)《鬼吹燈》

目錄介紹

到精絕之路

主編寄語1引子遙遠的古代世界2尼雅河7活著的遺址10卡巴克阿斯汗13沙漠裏的生活14大麻扎16經學生16最後的居民點17沙漠腹地18最初見到的廢墟19佛塔22

一條河的歷史

石器的主人27尼雅河早期的居民28遷徙30精絕國31凱度多34玄奘書中的“尼壤’38再遷徙39沙埋古城的傳說39滄海桑田之變42

考古與探險史

探險與掠奪的時代45最早發現遺址的人46探險家48新中國的尼雅考古50

走進尼雅遺址

古代的形象53遺址的結構54佉盧文書58寺院62精絕國的“王宮”67“衙門”69“檔案室”72庭院式的住宅75墓地80遙遠的橋86古城88

生活在古代

公元3-4世紀的精絕93書寫的文明94木頭的藝術98紡織技藝102奇異的婚俗106物產108三個“阿瓦納”111“大王、王中之王”111官僚113法律製度114經濟方式120宗教和精神世界122塵世裏的生活128大事記130主要參考文獻134

相關評價

我們將要前往旅行的那個古代世界已經消逝很久了,它距離我們生活的地方,也有一個不小的旅程,所以當得起是“遙遠的古代世界”。對于那些已消逝了的文明,人們總懷著一種熱望,期待著從那裏找到現世的以及未來生活的答案,或者滿足一下歷史想象力和浪漫氣質。他們這樣做是把古代生活當成了智慧的源泉或者一種精神消費品。為著這些目的,我請讀者們把自己無時無刻不在忙碌中的心靈,稍稍地松弛一下。“往事越千年”,重溫古代會喚起人心靈深處的東西。世界上有一個位于歐亞大陸腹地的地方,它容易被現代人類遺忘,卻不曾在歷史上寂寞無聞。它在自然地理學上被稱為“塔裏木盆地”,此外,它還擁有一個名稱叫“亞洲腹地”——亞洲最深處的地方。從另一個角度看,它堪稱東西方文化交流的“橋梁”,“絲綢之路”最重要的路段……我引用這些詞語贊美它,是因為這個獨特的地區儲存了許多的早期人類文明遺跡,還因為這個盆地是我們將要前往旅行的精絕古國的舞台。“精絕”是個富有想象力的名稱,它使人的思緒很自然地回到了古代。這個語辭現在還找不到確切的語源,可以說,它是突然間一下子就出現在漢語文史書裏的。東漢歷史學家班固編著的《漢書·西域傳》裏最早記錄了“精絕”的國名:精絕國,國王駐精絕城,距離長安八千八百二十裏。人口四百八十戶,三千三百六十入,其中勝兵五百人。設定有精絕都尉、左右將軍、譯長各一人。北距西域都護治所二千七百二十三裏,南距戎盧國四日的行程。地形閉塞,交通不便;向西通扜彌國四百六十裏。“勝兵”大約可以理解為具有軍事能力的男子。盡管歷史為我們儲存下了難以勝舉的文獻,關于精絕的記載卻也大致隻有這些簡單文字。這個沙漠綠洲王國令人感到向往的原因,是因為後世的考古發現了大量屬于它的遺物,尤其是那些數量巨大的文書,記錄了這個古代綠洲社會曾經發生過的生活。英國探險家斯坦因(M.A.Stein,1862—1943)等人在尼雅遺址中挖掘出的用佉盧文字和漢文書寫的木簡、羊皮文書,分別提到了當地的名稱cad'ota(“凱度多”)和“精絕”。有可能,漢文裏的“精絕”正是cad'ota的譯音;或者,這兩個名稱所對應的,還應該有一個更古老的當地名稱。這是個未解之謎。那些從遺址中挖掘出來的文書,那些寫在木板、羊皮、絲綢、紙、錢幣甚至牆壁上的文字,在我看來,比許多由皇帝下旨編纂的史書更有魅力。

精絕國精絕國

自然之友

前言

〖編者按:在上一期的《通訊》中,我們刊登了吳礽(音仍)驤先生寫的《河西考古之餘》一文,從考古的角度談到古代開拓西北的教訓。本期,我們再轉載生態作家沈孝輝先生發表在《北京觀察》2000年5月號上的這篇文章。相隔近30年,他們二人在同一地區,從各自不同的視角進行了實地考察,竟達到了幾乎完全相同的結論。這再次向我們證明:在我國的西北,歷史上由于人類過度開發帶來的生態災難,是一個無法回避的、慘痛的歷史事實。任何稍有環境生態意識的當代人,都不能對此等閒視之。〗

在塔裏木盆地旅行

在塔裏木盆地旅行,沿著塔克拉瑪幹大沙漠周緣的綠洲——若羌、且末、民豐、于田、策勒、和田、皮山、莎車、麥蓋提,一站站走去,無論你走到哪一個偏僻的角落,都可以聽到民間流傳的有關沙埋曷勞落迦古城的有滋有味的傳說。1300多年前的唐玄奘聽過;100多年前的歐洲探險家斯文·赫定和斯坦因聽過;今天,塔裏木的子孫也會講給每個客人聽。沙埋古城的確是一個具有超越時空魅力的故事,雖然經不知多少代人的口口相傳和加工改編,因而出現了許多“版本”,但仍具有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最初記載的那種警示意味。傳說古代于闐(音田)國(今和田)的北方有一個安樂富足,但不皈依佛法的城邦,名叫曷勞落迦。某日,街頭突然出現一個裝束奇特、相貌古怪的遊方僧。曷勞落迦的國王得到稟報,居然下令說:任何人都可以對他掘沙揚土驅逐。于是遊方僧不但化不到齋飯,反而到處遭受驅趕,隻有一位禮敬佛像的忠厚長者表示關切,私下提供飲食。遊方僧對長者說,由于本城居民揚沙驅趕我,將會受到滅頂之災的懲罰。我走後,上天將會降下一場沙雨將曷勞落迦湮沒,生靈滅絕。你必須及早離開。仁慈的長者聞訊連忙四出報信,卻無人相信,反遭譏笑污辱。長者見人們已經無可理喻,隻好獨自逃生。遊方僧走後第七天夜半時分,整座城市正在夢鄉,突然,凶猛的的沙雨伴隨著狂風從天而降,傾刻之間埋沒了這個繁榮的城邦。從此,曷勞落迦變成沙山,永遠沉睡在塔克拉瑪幹大沙漠之中。

沙雨湮(音淹)沒曷勞落迦的傳說

沙雨湮(音淹)沒曷勞落迦的傳說,並非全無根據、僅為弘揚佛法而憑空杜撰。這是塔裏木歷史的折射。你隻須抹去故事裏的神話色彩,就會發現在這個半睡半醒的傳說之夢中所蘊含的可怕的真實,以及人類破壞環境就必遭天怒和天譴的真諦。事實上,它顯然是根據西域歷史上某個被風沙摧毀的綠洲古城的事件加工而成的。那麽曷勞落迦究竟是絲路南道上的哪座古城呢?幾據《大唐西域記》記載,逃離曷勞落迦的長者來到一個叫做媲(音僻,媲美)摩的繁榮的綠洲定居。玄奘從和闐去尼雅(古精絕國)的途中曾經訪問過媲摩,他也可能是馬可·波羅的遊記中提到過的“培因”。1901年斯坦因曾根據古籍和當地人所提供的線索,在策勒縣北部的沙漠中發現了媲摩遺址,當地人稱之烏宗塔提,即“遠方的古城”之意。尼雅(精絕)古城遺址(漢晉至前涼時期)我們不妨按常理來推測一下:媲摩似應距曷勞落迦不遠,並且兩城屬于同一古老的河流或者是十分臨近的水系,同時曷勞落迦應在媲摩地下遊方向,即更深入沙漠北部的地方。不難查出,符合上述條件的古城現已發現的有三座:喀拉墩、丹丹烏裏克和園沙。有學者認為,曷勞落迦故地應在今于田縣克裏雅河下遊的大河沿附近,很可能是漢代喀拉墩古城,方位、歷史時期、放棄原因等要素均吻合。喀拉墩古城已被沙倉掩埋(北朝時期)喀拉墩是近代起的維吾爾語的名字,意思是“黑沙包”,因古城邊上有兩座高達20米的紅柳沙包而得名。喀拉墩南距于田縣城190公裏。在古代,克裏雅河從腹心穿過塔克拉瑪幹大沙漠,註入塔裏木河。而喀拉墩正處于接近沙漠中心的位置,但它究竟是于闐王國歷史上的哪座城市,至今尚無定論。然而,喀拉墩古城歷史上並非不信仰佛教,恰恰相反,城中有漢晉時代的佛殿、魏晉時期的佛寺佛塔,因此不可能是曷勞落迦古城。同樣理由,曷勞落迦也不可能是丹丹烏裏克古城,何況它位于克拉墩的西南部,更偏離大漠的腹地。丹丹烏裏克遺址黃沙漫漫依筆者所見,曷勞落迦更像是近年在喀拉墩西北41公裏發現的從未見史書記載的園沙古城。園沙古城因其周圍的圓沙包而得名,城中未發現有佛殿、佛寺、佛塔之類建築。與曷勞落迦的傳說吻合。園沙古城的湮滅確與沙塵暴即環境的惡化有關。然而古城的沙化並非一夜之間形成的,這是一個漸進積累的過程。城中1.2米厚的土層,最底下是淤泥蘆葦,往上漸漸存了細沙,越接近上層沙化越嚴重。考古發現,雖然園沙人蓋房、冶煉、做飯、製造生活用品,樣樣都取自胡楊,但在城周圍12公裏的範圍內卻找不到一棵胡楊的殘株。情況是明顯的:過量砍伐林木,破壞了沙漠生態系統,加劇了綠洲生態的惡化。盡管園沙古城消失的真正原因還是個謎,但沙化不能不是諸多推測中分量最重的一個。畢竟,古城的歷史遺存已經埋在座座沙包之下。瑪扎塔格古戎堡(漢唐時期戎堡,瑪扎塔格原稱通聖山)

沉睡在沙漠中的烏宗塔提佛塔殘跡

沉睡在沙漠中的烏宗塔提(古媲(音僻,媲美)摩遺址)佛塔殘跡尋找曷勞落迦,對于歷史學家和考古學家而言,可能是一件足以令人熱血沸騰的工作;然而,對于生態學家來說,曷勞落迦究竟何在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近百年來,在塔裏木盆地的瀚海大漠之中,人們發現了一個又一個的沙埋古城。我們隻須將它們順序排列,就會得出驚人的結論:樓蘭古城,位于古孔雀河下遊,羅布泊幹湖盆西岸,東距今尉犁縣縣城320公裏;伊循遺址(即米蘭古堡),位于古米蘭河下遊,距今若羌縣縣城東北80公裏;漢且末古城,位于車爾臣河下遊,今且末縣縣城東北150公裏;精絕古城(今尼雅遺址),位于尼雅河尾閭,北距今民豐縣縣城150公裏;喀拉墩古城、卡拉當格古城、園沙古城,均位于克裏雅河下遊,分別北距今于田縣縣城190、200、220公裏;丹丹烏裏克遺址距今策勒縣達馬溝鄉北90公裏;瑪利塔格古戎堡,位于和田河中遊,北距今和田市200公裏;皮山國古城,距今皮山縣城東北170公裏處……我們隻須將上述古城和古遺址標示在地圖上,並用一條虛線將其連線起來,就可以顯示出古絲綢之路南道的大致走向和地理位置。事實是令人震驚的,絲路南道及其連線的古城幾乎全部都葬身于沙漠腹地;而現代絲綢之路——公路幹線及其所連線的綠洲城鎮,又幾乎全部遠離古遺址,更貼近昆侖山的山前地帶。歷史上,樓蘭曾經是東西方陸路交通的樞紐,伊循城也有通衢直達敦煌,而今均已被庫姆塔格沙漠所阻隔,通途變天塹,那“商胡客販,日奔西下”的動人畫面,已被沙丘、戈壁和雅丹風蝕地貌並存的荒涼景觀所取代。沿著從若羌至且末的現代公路,可以見到雪峰與沙山並峙的奇觀,塔克拉瑪幹沙漠已經涌過了公路,直撲昆侖山的腳下。從民豐到皮山長達七、八百公裏的公路,被步步進逼的沙漠緊緊地擠在了昆侖山山前的洪積扇上。強烈的風蝕沙化,迫使皮山和民豐兩縣縣城二度搬遷,而策勒縣縣城則三次搬遷。古、今絲綢之路竟然平均相距100公裏之遠。這一鐵的事實,對于自漢代以來沙漠與綠洲的進退情勢和人類生存環境的巨大變遷,已令人一目了然,無須再作任何闡釋。

樓蘭古城遺址

(漢代樓蘭王國,公元5世紀為丁零所破)所有這些曾經在絲綢之路上繁榮過、喧鬧過、驕傲過、閃爍過迷人色彩的西域古城,如今,連同它們創造的絢麗的文化,權力與財富、光榮與夢想,已統統被無情的流沙抹掉,竟然無一幸免!沙漠是冷酷無情的。然而,人們在感嘆之餘,恰恰忽視了,冷酷無情的現代沙漠的製造者,正是人類自己。塔克拉瑪幹沙漠南緣古綠洲的演變,基本上遵循著不斷從下遊向中上遊攀升的模式。如兩漢及晉代的古城多建于內陸河的下遊尾閭(音驢);隋唐時代的古城,多建于中遊;而宋元期間設定的古城,多位于現代綠洲的外圍。也就是說,隨著綠洲不斷從河流下遊向上遊節節退縮,城鎮隨之節節遷移,而荒漠則節節進逼。迄今一部塔裏木的歷史,就是綠洲退縮、沙漠擴張的歷史。將古代綠洲與現代綠洲作個比較就會發現,古人的生存環境遠比今人優越:那時候河流更長,水更豐沛,森林和草地更茂盛,野生動物更加繁多,土地也更廣闊肥沃。正因為如此,故宜牧、宜農、宜採集和漁獵,成為人類社會早期的伊甸園。由漢至唐,橫貫西域的絲綢之路從興起到繁盛,留下了“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絕于途”的盛況,並在東西方文明的交流和融匯中鑄造出了獨樹一幟的西域文明。對于塔裏木盆地古代綠洲城邦的廢棄,西域文明古國的消逝,學界有過種種推測:如戰爭破壞論、瘟疾流行論、氣候變幹論,等等。其實,這些論說都缺乏歷史與科學的根據,對塔裏木盆地綠洲的發展變化過程未做全面的了解。因為,隻要存在良田沃土,戰爭破壞了人們可以重建家園,瘟疾過去了可以重新使用,談不到廢棄。至于氣候變幹論,也站不住腳。我們知道在漫長的地質時期,氣候的變遷曾經對生態產生過巨大的影響;但在人類短暫的歷史時期,這種變化並不顯著,因為地質時期的變化以百萬年為單位計算,而人類有文字記載的歷史,至今不過幾千年。古人曾誇耀的“滄海桑田”的豐功偉績,實則留下更多的卻是林草變桑田,桑田變荒漠的真實故事。我們中華民族的祖先確曾擁有過繁茂的大森林,豐美的大草原和富饒的綠洲,而“一不留神”喪失了它們,隻不過是恩格斯所說的“眨眼的瞬間”。所有這些過失,都隻能怪人,不可怪天!生活在尼雅河畔綠洲中的現代維吾爾族少女。她們是否了解沙埋古城的歷史?她們能否守住今日的綠洲?

安迪爾

安迪爾是和田地區的一座偏僻的小鎮。依傍著小鎮悄悄流淌的安迪爾河如一個害羞的小女孩,行進不遠便急匆匆地一頭撲進了塔克拉瑪幹大沙漠的懷抱。當地人流傳說,在安迪爾河消失處的沙漠中,步行約一周的路程,有一座曾經相當繁榮的城邦,不知什麽原因和什麽時候,變成了一座人煙斷絕的死城。我後來了解到,這是一處從漢晉一直延續到唐代的古城遺址。雖然安迪爾古城不可能是曷勞落迦,但是關于它的帶有神秘色彩的民間傳說卻引起了我的興趣:不知道這座古城究竟受了什麽魔法,隻見城門洞開,街市寂然,建築如新,而空無一人。遍地堆放著來自古羅馬、古印度和古中國的奇珍異寶.隨手撿上一兩件拿出去,可供你一生衣食無虞。可是這些珍寶,隻能供你在城內玩賞、享用,如果你想永遠據為己有,把它們帶出古城,那巨大堅固的城門就會自動關閉,同時陰雲四合,沙暴驟起,使你無法離開。當你一旦放棄了非分之想,把攫取的寶物放回原處,天空即刻晴朗,城門即刻大開,放你自由出入。細細品味咀嚼,這真是一個同“沙埋曷勞落迦”一樣寓意深刻的故事,或許就是它的姊妹篇。誠如聖雄甘地所言:“地球可以滿足人類的需求,卻滿足不了人類的貪婪。”人對自然的索取不能超過她的給予,不能超出自然的承載力,否則就會招致大自然無情的懲罰。那掩埋在利比亞沙漠中的金字塔、掩埋在內夫得沙漠中的巴比倫空中花園,其實也都同掩埋在塔克拉瑪幹沙漠中的曷勞落迦和安迪爾古城一樣,都向後人講述著同一個故事。米蘭(伊循)古城遺址(唐代漢唐時代)古代文明終因認為破壞化作沙漠中的片片廢墟,現代文明也會犯同樣的錯誤,而重蹈覆轍“驚人相似的歷史覆轍”。有人稱:“西部蘊藏著無限的商機”,仿佛那遍地黃沙一夜之間都化作了滿地黃金,有的報紙竟出現了“走,到西部去拾第二桶金!”這樣聳人的標題。這是一種極不負責任的商業化炒作和輿論誤導。實際上,中國的西部開發任重而道遠。中國西部不同于美國西部。美國開發西部時,那裏是生態完好的處女地;而我國今日的西部開發卻是在前人兩千多年開發基礎上的再開發,而前人留下的又是一片急待治理的破碎山河。西部建設首要的是生態建設。如果不首先改善環境,償還前人的生態欠賬,並在開發的全過程將環境保護放在首要位置,那麽,就會像塔裏木民間故事中所警示的那樣,西部將“城門關閉”、“沙暴驟起”。那時候,我們的後代會不會再去沙丘下面尋找我們在21世紀留下的當代“曷勞落迦”,並演繹出一段新的“前人無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復哀後人”的故事呢?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