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伊爾·弗裏德曼

米哈伊爾·弗裏德曼

米哈伊爾·弗裏德曼,英文Mikhail Fridman,阿爾法集團總裁,弗裏德曼在政府與企業之間的平衡恰到好處;他把企業國家化與國家利益、政府意志緊密聯系在一起。在俄羅斯來說他是位明智的富豪。2012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第57位。

  • 中文名稱
    米哈伊爾·弗裏德曼
  • 外文名稱
    Mikhail Fridman
  • 職    業
    阿爾法集團總裁
  • 性    別

人物簡介

在2004年《福布斯》雜志全球富豪排行榜上顯示,他的個人凈資產為56億美元,排行第73位。弗裏德曼現年40歲,畢業于莫斯科鋼鐵冶金學院。自1988年成為私人企業家,現為"阿爾法-康採恩"經理委員會主席。阿爾法集團的另一項重要資產是秋明石油公司,該公司是第六石油生產商。2003年,秋明石油公司與英國石油公司(BP)聯手,斥資140億美元建立合資企業,是俄石油業的首家合資公司。"三寡頭"中,弗裏德曼是知名度最低的寡頭政治家。

米哈伊爾·弗裏德曼屬于那種悶聲發大財的寡頭,從未嘗試過"玩"政治,他說:"我隻對商業感興趣。"在普京統治下的俄羅斯,他還搖身一變,成了最具全球化精神的企業家。

個人形象

米哈伊爾.弗裏德曼(Mikhail Fridman)是一個結實的中年男人,他有一張胖胖的笑臉,就像一個面包師傅。

外表並不是唯一使他區別于俄羅斯眾寡頭的地方。有著烏克蘭猶太人血統的弗裏德曼出身平凡,並不具備與克裏姆林宮的權力走廊溝通的天然通路。他之成為寡頭,依靠的是頭腦和適應環境變化的本能般的能力。

他曾經因為自己的猶太人身份而飽受歧視,他曾在大學時為人清潔窗戶賺錢,然而他抓住了機會在俄羅斯的非國有化改革中同其他寡頭一道崛起,成為具有雄厚財富與權力背景的商業精英。現在,在公開宣稱厭惡寡頭的普京治下,他又搖身一變,成為最具全球化精神的環球企業家。

職業生涯

談判交易

"當俄羅斯的經濟越來越全球化的時候,聲譽問題變得越來越重要," 弗裏德曼聲稱,1990年代的寡頭們隻是熱衷于爭奪更多的資產而不在乎是否擁有良好的名譽,而如今當他們希望向西方投資者出售資產或者購買境外資產時,名譽問題變得越來越現實了。"外國公司希望同那些擁有良好名譽的公司合作。"

2003年8月29日,英國石油公司(BP)終于完成了同弗裏德曼控製的秋明石油公司(TNK)的談判,弗裏德曼以68億美元的價格將TNK的50%股權出售給BP。盡管交易金額在石油行業隻能算是中等--當年約翰.布朗(John Browne)為BP收購美國石油公司(Amoco Corp.)的時候付出了620億美元--然而買賣的規模大小並非這筆生意被看重的原因。

這是BP同弗裏德曼的TNK在兩年的談判後,西方石油公司第一次正式收購了一家俄羅斯石油公司的股份。弗裏德曼獲得了雙方組建的合資公司TNK-BP石油公司50%的股份。這家公司目前每天能夠從西伯利亞烏拉爾地區的油田中生產120萬桶原油。弗裏德曼和布朗都希望這家公司日後能夠成為向亞洲和歐洲輸送原油的重要能源出口商。

化解過節

這筆買賣使弗裏德曼獲得了雙倍的成功:不僅在俄羅斯政府開始保護國內自然資源,在普京開始向寡頭發難,在尤科斯的老板霍多爾科夫斯基身陷獄中的時候,將自己的石油資產成功地賣給了外國公司,而且買主還是他以前的死敵,他們藉此順利化解了一段過節。

在同BP石油公司合並之前,弗裏德曼一直在努力迅速搭建他的石油帝國。他的策略是通過收購和良好的管理,使自己的石油帝國在資本市場的價值迅速提升。最近的一場收購是在2002年,在對斯拉夫石油公司的競拍中,弗裏德曼和羅曼.阿布拉莫維奇的西伯利亞石油公司通過"暗箱操作",將呼聲很高的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排擠出局,使中石油抱憾而歸。這兩家公司以18.6億美元收購了斯拉夫石油公司的75%的股權,俄政府在此次私有化過程中至少損失21.4億美元。

控股Onako公司

2000年,弗裏德曼拿出10.8億美元控股了前國有能源公司Onako公司,次年,為了將TNK推向俄羅斯第三大石油公司的位置,弗裏德曼又將目標瞄準了曾為另一寡頭弗拉基米爾.波塔寧擁有的Sidanco石油公司(參見"波塔寧的天路歷程")。1997年,BP曾投入5.71億美元收購了Sidanco石油公司10%的股份。然而不久之後,Sidanco即在1998年俄羅斯經濟危機中被法庭宣布破產。通過一次有爭議的破產拍賣,弗裏德曼得到了Sidanco石油公司負責石油生產的子公司Chernogorneft公司。

弗裏德曼一下子成為了BP石油公司的敵人。經過艱苦的爭鬥--布朗認為爭鬥拉近了BP同弗裏德曼之間的關系--BP和TNK在2002年達成協定,弗裏德曼將Chernogorneft歸還BP石油公司,同時雙方開始商討有關合並的事宜。

挑選人選

經過慎重的挑選,布朗最後認為弗裏德曼是最佳人選。瓦吉特.亞利科佩羅夫和霍多爾科夫斯基盡管擁有更多更好的資產,但布朗認為他們都有強烈的控製欲,而這會同BP的管理方式發生抵觸;另一方面,已經在金融和電信方面擁有成功經驗的弗裏德曼則一直尋求西方公司在管理方面的幫助。

弗裏德曼和TNK的其他股東都希望BP帶來的技術和管理代替原有陳舊的俄羅斯方式,他們相信合資能夠幫助這家公司更加國際化,從而提升公司價值。與BP石油公司的合作還有助于弗裏德曼擴展同東歐和中國的業務發展。"由于政治因素,全是俄羅斯人的公司並不容易被信任。" 弗裏德曼認為。同霍多爾科夫斯基不同,這位Alfa集團的控製者一直在避免同克林姆林宮發生沖突。這也是布朗選擇弗裏德曼一起合作的原因之一。

現在,弗裏德曼正在努力邀請西方公司加入他的生意,希望同西方巨頭的合作能夠為他帶來西方式的管理和市場行銷方式。在Alfa集團,弗裏德曼僱用了大批歐洲人幫助他經營管理。而他的俄羅斯妻子和兩個女兒都定居巴黎。

行業競爭

挖出競爭對手的醜聞、散發不利于競爭對手的訊息,這在俄羅斯寡頭的鬥爭中屢見不鮮。而如今俄羅斯最大的金融和工業集團Alfa集團的所作所為卻令所有人大吃一驚。2003年底Alfa集團出資50萬美元僱用一家叫做Kroll的公司來調查關于自己集團的醜聞和分析自己集團的不利新聞。Kroll是一家美國風險和商業情報咨詢公司,調查的範圍從武器銷售到賄賂政府官員。該調查並沒有發現Alfa集團有任何違法行為,Alfa集團並沒有像外界傳聞的那樣毒品走私、進行間諜活動等。BP公司和Alfa集團早已和解,如今歐洲重建和發展銀行看完調查報告後也改變了自己的態度,甚至立即開始同Alfa集團討論合作項目。利用Kroll公司這份調查報告,Alfa集團洗清了自己的形象。

但最近Alfa集團的形象再次受到打擊,在今年8月份被日內瓦法庭起訴。法庭認為Alfa集團意圖以非法手段控股俄羅斯一家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行動電話公司MegaFon。

國際商會(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在日內瓦的仲裁法庭裁決,百慕大註冊的投資基金公司Ipoc是俄羅斯行動電話運營商MegaFon25%股份的擁有者。法庭認為,Alfa集團由于急于購買這部分股份,在已經知道Ipoc基金公司將會行使合法權利購買這部分股票的情況下,搶先從莫斯科的投資銀行LV Finance公司購買了這部分股票。

電信帝國

這個裁決將會打擊弗裏德曼擴張的野心,這位Alfa集團的董事長希望自己能夠建立起一個電信帝國,就像他在石油和金融領域取得的成功一樣。Alfa集團已經擁有俄羅斯第一大行動電話運營商Vimpelcom公司25%的股份,外界相信弗裏德曼希望得到俄羅斯第三大行動電話運營商MegaFon公司的股份,然後利用這些股份努力促成兩家公司的合並。

人物成就

悶聲發大財,平穩過渡普京政權

交易最終在2003年達成。這場合並甚至得到了普京的高度贊揚,被稱為是俄羅斯向外國投資者開放市場的標志。

它也生動展示了弗裏德曼在普京政權下的生存術。同霍多爾科夫斯基不同,弗裏德曼隻和西方商業巨頭往來而絕不牽扯政治。他嚴守普京對寡頭階層的要求:隻可發財、必須交稅、不準涉足政治。他的確屬于悶聲發大財的寡頭,從未嘗試過"玩"政治,更沒有染指任何一家媒體。他說:"我隻對商業感興趣。"

一些分析家認為這筆生意很可能是弗裏德曼為了在尚不穩定的政治環境中求生存的手段,政治意義大于生意本身。弗裏德曼一方面取悅普京政權為俄羅斯吸引了大筆投資,勾勒出俄羅斯擁有美好市場的繁榮景象。另一方面他積極同西方大公司合作,集團生意的國際化是弗裏德曼的一把保護傘。"弗裏德曼建立了一家跨越國家的公司,這超出了克林姆林宮的權力範圍。"俄羅斯政治分析家伊格·布寧認為。

弗裏德曼已經是一個老練的寡頭。1996年他和另外6位寡頭資助了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參加競選。作為回報,他們有份參與了"貸款換股票"的私有化進程,以極低的價格獲得了許多國有資產,其中便包括秋明石油公司。而同大多數人相比,弗裏德曼還平穩地過渡到了普京政權,這大概要歸功于普京上台時,他還羽翼未豐。很多分析家認為弗裏德曼是現在克林姆林宮最有影響力的說客之一,很多他以前的屬下都在其中任職。總統普京的首席政治顧問就曾為弗裏德曼工作。

弗裏德曼毫不隱諱地直言,"的確,在過去的10年裏我們從這個國家的動蕩中獲益匪淺。的確,我們明白國有資產的分配並不是十分客觀。我們利用了我們能夠獲得的機會,但人們對此十分憤怒。"

根據Forbes雜志2004年的資料,弗裏德曼擁有大約52億美元的財產。"這裏做生意的規矩同西方標準大不相同。"他說到,"我並不想撒謊,如果說一個人聖潔無暇那是不現實的。"

人物特色

天生就是一個商人,能夠測定經濟發展趨勢

弗裏德曼的家鄉利沃夫是一個位于烏克蘭西部邊境上的小城,它曾是奧匈帝國的一部分。弗裏德曼從小就飽受種族歧視。莫斯科物理工程學院拒絕了這個猶太青年,因為猶太學生的名額已經滿了。

但他似乎天生就是一個商人。1988年,剛大學畢業的弗裏德曼就和幾個同學一起建立了Alfa集團。弗裏德曼的第一家公司叫做Alfa Eco,這是一家買賣食油、白糖和鋼鐵的百貨貿易公司。他用石油從古巴換來了大量的食糖,從而在物資短缺的蘇聯時代大賺了一筆。

1991年弗裏德曼建立了Alfa銀行,不久之後,他將在資助葉利欽選舉時結識的前外經貿部部長佩特·阿文請來,以提高集團的政治形象,而其副手阿納托利·維德在改革時期曾是蘇聯國家計委副主任。1996年11月的《莫斯科時報》說,"阿爾法集團的實力不在于其商業利益的廣泛,而在于其與政府的關系。如果領導集團的是前經貿部長,你自己可以想象集團的能力"。

現在,Alfa已是俄羅斯最大的金融和工業集團,它擁有包括廣泛的經營部門在內的一系列分公司:從生產水泥、出口石油到藝術品買賣,從銀行、超市到房地產和電信。阿爾法水泥控股公司是俄羅斯最大的水泥生產商,佔全俄總產量的26%,它的工廠分布于前蘇聯從遠東到高加索黑海沿岸的全部領土。控股公司曾引起國家反壟斷委員會的註意,但弗裏德曼和阿文利用其與政府的關系,阻擋了反壟斷委員會幹預其私人經營活動的努力。

同時,Alfa集團的商業戰略也同大多數俄羅斯集團不同。當大多數公司都專註于石油或者金屬等產業時,弗裏德曼卻努力實現多元化經營。他進入各種新成長的領域,並且在其中扮演了風險投資家的角色。觀察家和競爭對手認為,弗裏德曼的才幹在于能夠測定經濟趨勢的發展方向。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