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中文

簡體中文

簡體中文(Simplified Chinese),是現代中文的一種標準化寫法,與繁體中文(又稱正體中文)相對。簡體中文主要由傳承字以及1950年代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開始在中國大陸地區推行的簡化字所組成。目前,簡體中文主要在中國大陸馬來西亞、新加坡,以及東南亞的一些華人社區中使用。過去簡體中文與繁體中文並存于聯合國各式檔案中,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于1971年取代中國台灣當局重返聯合國,目前聯合國中無成員國家使用繁體中文字型。

  • 中文名稱
    簡體中文
  • 外文名稱
    Simplified Chinese

​解釋

簡體中文通常被等同于中國大陸現在的中文用字系統(規範漢字),不過其實此系統和台灣香港的用字系統的差異除了簡繁漢字本身的分別外,也有很大部份源于不同的異體字選擇和字形的分別,所以“簡體中文”的筆劃不一定較少;例如台港用的“強(因字形顯示關系,未能正確展示該字形,該的組合形態方式與簡字相同,由【弓】【厶】【蟲】組成,不過【口】的位置由【厶】取代)”字,大陸用的是“強”,筆劃還比較多。

簡體中文簡體中文

目前,簡體中文主要在中國大陸、馬來西亞新加坡,以及東南亞的一些華人社區中使用。過去簡體中文與繁體中文並存于聯合國各式檔案中,然而中華民國于1971年退出聯合國後,目前聯合國中無成員國家使用繁體中文字型。

簡體用語

簡體中文和繁體中文除了漢字寫法(如簡化字和繁體字間,以及各地漢字寫法規範)的差異外,通常認為還存在辭彙上的差異。例如繁體中文裏多用的“原子筆”,在簡體中文中多用“原子筆”等等。由于有這種差異,“簡體用語”這種說法隨之產生。不過其實這並非繁簡中文本身的差異,而主要是由于使用兩者的人群,尤其是中國大陸和台灣在20世紀中葉由于政治原因分隔後交流較少,造成了用詞習慣的差異。這種現象在1980年代以來由于科技術語的不同而更加明顯。而且,在同樣使用簡體中文的中國大陸、新加坡等地也存在一些用詞習慣的不同。因此,有人指出正確的提法應為“中國大陸用語”、“新加坡用語”等,而非“簡體用語”。

電腦中的簡體中文

由于使用簡體中文的主要是中國大陸,故此電腦中的“簡體中文”一直以來其實代指“中國大陸中文”,意即絕大部份軟體的“簡體中文版”使用的是中國大陸的用語和翻譯,此等軟體亦通行于其他使用簡體中文的社群。

中文編碼

簡體中文自1980年代以來通常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總局公布的GB 2312,以及其後繼的GBK和GB 18030中文編碼。近年來隨著Unicode跨語言編碼集的出現,也被廣泛使用。

來歷

中國文字的簡化,是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中期,中國大陸政府在周恩來總理的直接主持關心下,結合了上百名專家,對數千個常用的中國文字進行了一次字型的簡化。當時的出發點,應該說是分析了中國的國情。中國經歷了上百年的內憂外患,國弱民窮。中國又是一個幾千年的農業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在農村,而當時中國一半以上的人口是文盲和半文盲,而要在這樣的基礎上發展文化,建設國家,識字掃盲成了一個重要的歷史任務。簡化文字,當時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數以億計的人民大眾,能夠盡早盡快地識字認字,提高使用文字的速度,提升文化水準,方便學生在校學習,以此為最基本的基礎,才有可能學習科技,建立一個富強的國家。

有些台灣人第一眼看到簡體字,大概會感到驚訝。中國大陸的字改變了那麽多,尤其是離鄉幾十年的老兵,看到家鄉變了,文字也變了。有的人討厭看簡體字,一見到它就說是“匪書“、“匪文“。更有的人把文字簡化運動看滿清政府的剃發相提並論,說共產黨為了要改造人民,強迫人民閱讀簡體字,事實上不然。

漢字自古以來就有繁體與簡體兩套寫法,在甲骨文與金文中,就可發現漢字簡體的形跡,例如“車“就有多種寫法。後來經過篆體隸化,並存兩種寫法的文字越來越多。由六朝到隋唐,漢字逐漸隸楷化,當時或許是為了美觀對稱,很多古字都增加筆畫,而簡體字開始被稱為“俗體“、“小寫“、“破字“等,在民間社會仍廣為流傳。

不過,有時候文字有簡化和繁化的現象,左傳和甲骨文上有假借字,當一件我們要表達的事很抽象,最初時無法造字,于是找來一個與它音近的字來借代,當後來或者可以造字了,就有這個抽象概念的本字了。有時後來仍舊無法造字,于是一個字去加偏旁,去別異,表示與本來假借的字不同。而有時一個字越寫越繁了,人有覺得麻煩了,就去簡化了,于是在魏晉有俗文字學,即俗體字。也有的字越來越簡單了,又不易看清本義了,所以又去替它加筆畫了,所以繁化了。

所以,筆劃寫得越來越繁的字,絕對不少于寫得越來越簡的字。

繁化和簡化的字,在古代就已存在。有些人造新字,後來就通行使用。例如:楊堅在北周時以外戚輔政,進封“隨王“,但他嫌“隨“有“走“之意,于是改“隨“為“隋“。武則天最愛造字,她一生造了十多個字。其中一個“國“字,她改成“口“中間加“武“,但後來覺得自己被包圍在圍城中,就不再使用。中國文字在秦始皇統一文字之後,隨著時代改變,出現了繁體、簡體、俗體、異體等字。官方的文書,都採用繁體,其他的文字是難登大雅之堂。這段期間,民間文字的使用多是採約定成俗的方式,一直到太平天國時期,才開始文字的簡化。

使用範圍

簡體中文作為規範語文主要在五十年代後的中國大陸、八十年代後的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使用,在東南亞的一些華人社區也有使用。海外華人的使用則往往根據其來源及受中文教育的情況而定,二十世紀下半葉以後從中國大陸出行的華人及其後代一般使用簡體中文。

聯合國的正式中文檔案記錄以正體中文為正式語文之一,但自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的中國席位之後,逐漸改以簡體中文作為聯合國的中國語文。

1990年後,中國大陸教育機構推出一系列面向外國非中文使用者的漢語水準考試(HSK,被稱為“漢語托福”),以簡體中文為標準。美國、英國等世界其它國家的非華人的初學者在學習中文時也較多使用簡體中文。

電腦媒介

作為術語的“簡體中文”大多在電腦(電腦)媒介上使用,如各種軟體操作介面或文檔的“簡體中文版”。盡管這些軟體也通行于其他使用簡體字甚至簡化字的社群,但由于使用簡體中文的主要是中國大陸,故而這裏的“簡體中文”事實上等同于“中國大陸語文”,意即絕大部份軟體的“簡體中文版”採用大陸國語的文法和辭彙,特別是IT術語的翻譯,可能與海外華語不盡相同。

九大原則

敘述如下(括弧內為繁體):

1. 保留原字輪廓:如龜(龜)、慮(慮)。

2. 保留原字部份特征省略其他:如聲(聲)、醫(醫)。

3. 改換筆劃較簡之偏旁:如擁(擁)、戰(戰)。

4. 形聲字改用簡單的聲符:如驚(驚)、護(護)。

5. 相通字合並:如“裏”和“裏”相通,以較簡的“裏”為合並字。“餘”和“餘”相通,合並字為“餘”。

6. 草書楷化:如專(專)、東(東)、車(車)、轉(轉)。

7. 採用古象形、指示、會意字:如三人成眾(眾),雙人為從(從),網(網)。這些古字既簡單又符合造字原理。當初這些古字可能是為了美觀而繁化。

8. 用簡單符號取代復雜偏旁:如雞(雞)、歡(歡)、難(難)之左偏旁改ㄡ。

9. 採用古字:如聖(聖),禮(禮),無(無),塵(塵)等字。

值得一提的是,五四運動領袖之一羅家倫來到台灣之後曾大力鼓吹文字簡化運動,被黨國大佬抨擊為“為匪宣傳“。胡適在美國看到大陸實行簡體字,直說簡得很好。

漢字編碼

簡體中文自1980年代以來通常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總局公布的GB2312-1980以及其後繼的GBK和GB18030-2000作為在電腦等電子通信設備上儲存和交換漢字信息的編碼系統。近年來CJK和與之向下兼容的Unicode跨語言編碼集也逐漸得到廣泛使用。GB2312之後的大字元集均包含巨量正體字,因而往往並非僅可供簡體中文使用。

簡體用語

簡體中文由于在語言因素上與正體中文不同,特別是在科技等辭彙上存在明顯分歧,因而出現“簡體用語”一說。例如正體中文裏多用的“原子筆”,在簡體中文中多用“原子筆”等等。

不過需要註意,辭彙上的分歧根本上並非由文字因素決定,而決定于經常使用不同的規範文字系統的人群的語言因素,尤其是中國大陸和台灣在20世紀中葉由于政治原因分隔後交流較少,這樣造成的用詞習慣的差異。

這種現象在1980年代以來由于科技術語的不同而更加明顯。同樣使用簡化字的中國大陸和新加坡等地,也存在一些用詞習慣的不同。

正體中文的文獻如果僅在文字上轉換為簡化字形式,根據規範的要求,通常還不算作簡體中文。文字因素和語言因素之間是一種社會規範上的外在統一,隻有相關關系,沒有內在的、必然的因果關系。

因此,有人指出正確的提法應為“中國大陸用語”、“新加坡用語”等,或直接指明為國語或華語用法,總之不宜喚作“簡體用語”。

實施現況

簡體字實施之後,許多人看不懂前人的書畫、古籍、以及古跡上的題字,這將造成文化斷層的現象,于是今日提倡“識繁應簡“。也就是鼓勵字簡體字,但是要多認識繁體字。就好比實施白話文之後,仍然要閱讀文言文。大陸很多招牌常看到繁體字,如中國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南方航空、“宏碁“電腦。目前大部份聖誕卡、賀年卡多為繁體字,匾額、書法繁簡並存。

北京,“中國海淀購書城“大招牌、北大的“藝專“大浮雕字,許多招牌為求美觀,使用繁體字較多。不過,教科書、出版社、電視等則一律用簡體字,但是古籍的出版社也有使用繁體。(台灣學生在北大P.108)

作為獨特的一門藝術:中國書法,在中國大陸一直沒有被簡化字所約束。因為書法是一種藝術,而且是一種舉世獨有的藝術形式,是中國文化的瑰寶。藝術的功能不在于傳遞信息和記錄歷史,所以,沒有必要用簡化字的形式。事實上,草書藝術本來就是簡化字。要把一個多重筆劃的字,藝術的簡化,再表現美的形態,這絕非易事,而這本身就是一種藝術的再創造。

國外狀況

新加坡在1969年也公布第一批簡化字502個,1974年更把中國的簡化字總表全部照抄使用,並多簡化了十字。馬來西亞于1981年也公告華人使用中國“簡化字總表“。泰國則于1983年規定華人可使用繁或簡兩種字型。在日本與韓國則進行了自己的漢字簡化工作。日本早于中國在1946年11月內閣訓令公告1850個《當用漢字表》其中131個是簡化字,日本稱為新字。韓國則因民族主義的緣故,很少使用漢字。現行簡體字是于1983年在朝鮮日報公告使用90個簡化字。其餘則是傳統漢字。韓國人寫“韓“國,用的就是傳統漢字。(台灣學生在北大P.104)

國家影響

基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際地位,聯合國及世界衛生組織、世界氣象組織等國際組織均採用了大陸的簡化字。大多數國家因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外交關系,也接受了大陸的簡化字和國語作為中文規範。

馬來西亞在1981年2月出版了《簡化漢字總表》,收錄了與大陸完全一致的2238個簡化字。新加坡在1969年推出自己的《簡體字表》,新馬兩地到1974年採用中國大陸的簡化字頒布《簡體字總表》正式使用簡體字。

繁體字在簡化字普及前曾經是漢字在海外華人圈中主流,唐人街上的商業招貼及中文媒體、漢語教學曾一律使用繁體字。環球時報引述,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以前,美國的漢語教學一直延續著繁體字的傳統。改革開放後,第一批大陸留美博士畢業,他們開始編寫簡化字的中文教材。現在美國2300多所高中開辦中文“選修課程”,採用簡化字的比率已有一半。

由于大陸居于國際交往強勢地位,半個世紀以來尤其是近30年,外國人學習中文基本使用簡化字。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