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悅威

簡悅威

簡悅威, 醫學家。美國國籍。祖籍廣東順德勒流連杜,生于香港。簡悅威是國際醫學界知名的遺傳學和"脫氧核糖核酸"(DNA)專家。

  • 中文名稱
    簡悅威
  • 外文名稱
    Yuet Wai Kan
  • 國籍
    美國國籍
  • 主要成就
    DNA分析的創始人
  • 職業
    醫生 醫學家

簡介

簡悅威, 漢族,醫學家。美國國籍。祖籍廣東順德勒流連杜,生于香港。簡悅威是國際醫學界知名的遺傳學和“脫氧核糖核酸”(DNA)專家。1958年獲香港大學醫學院理學士學位,1980年獲該校理學博士學位。1976年迄今任美國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研究員,1983年迄今任美國舊金山加州大學講座教授,1990年迄今兼任香港大學分子生物學研究所所長。英國皇家學會會員(1981),英國皇家醫師院會員(1983),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1986),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1988)。

簡悅威

簡悅威教授是DNA分析的創始人。首先測定α地中海貧血患者的珠蛋白鏈雜交程度以確定α-地貧患者的α-基因缺失情況,發現鐮狀細胞貧血限製性內切酶長度多態性,並將此套用于基因診斷與產前診斷。他是細胞特異性基因轉移的創始人,首先實現了紅系細胞特異性基因轉移,採用紅細胞生成素多肽與反轉錄病毒載體外殼蛋白組成嵌合蛋白,從而實現特異性基因轉移,受到國際基因治療領域的廣泛關註。1996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

生平

求學不依常規

簡悅威的成就,有目共睹。出身世家的簡悅威,父親是東亞銀行創辦人簡東浦,日佔時期停學在家,聘請私人老師上門教授,戰後即進香港華仁書院,于一九五二年畢業。他的兄姊中,有的做生意,有從事銀行、保險、律師,于是他就在父親的吩咐下選了醫科,一九五八年內外全科醫學士畢業時,年僅廿二歲。

但一生都在父親安排下走的簡悅威,這時卻毅然選了不正規的一條路。「按照傳統的路子,我應赴英深造,拿皇家醫學院院士。」他說,「然後再回香港開業,這條路既穩當,又掙錢。」

但心裏的求知欲,迫使他沖出常規的框框。在米克法茲恩和達安輝兩位教授的影響下,他選擇赴美研究血液學,在布萊姆醫院加德納研究室,開始一生不倦的醫學研究。

夭折嬰兒 引發研究

後來在蒙特利爾的一次會診中,簡悅威遇到一個尚未足月嬰兒,因嚴重貧血而夭折,令他想到甲型地中海貧血症,而那時人們對這種病所知甚少,他感到追蹤下去會很有意思。

透過剖析不同的地中海貧血症的蛋白質合成,發現這類地中海貧血症的病人都缺失α-珠蛋白,是首次發現人類某種疾病源自基因缺失。稍後,基因測試首次用于人體症狀診斷。

再研究下去,一理通百理明,一些致病的基因突變便可以深測得到,基因診斷學正式確立。

現在簡悅威的研究進入套用階段,嘗試用母體內的胎兒細胞診斷其狀況,並探索利用遺傳學的手段,治療貧血病以至其他遺傳病。

無意出任港大校長

近年幾間大學都禮聘海外的著名華人學者當校長,以簡悅威的成就,自然也受到註意。港大曾先後兩次考慮聘請簡悅威出任校長,一次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一次是一九九四年。不過,若今天再獲邀出任港大校長,他也不會去了。

「當大學校長起碼要十年才能幹出成績,但十年後,天知道我的身體會怎樣?」

他寧可在美國加州大學主持一間實驗室,手下不過十七人,但幹的是老本行,一切易于掌握,而且上了軌道,成果較有保證。

這也許就是一個科學家的選擇吧。在選定的範圍中努力,從一而終,不會好高騖遠。正如簡悅威在事業的初期,已選定了血液學,心無旁騖,然後愈鑽愈深。

今年回顧奮鬥過程,簡悅威隻輕描澹寫地說,「路,就是這麽走過來了,沒什麽特別。」當然,沒有人會相信一個世界級的學者會是「就這麽走過來了」;這除了是謙虛,也是一種深刻的人生態度的反映。

苦幹視作等閒

美國科學界一方面資源豐富,一方面又競爭激烈。創業之初,他和資深技術員杜茲以及一位新聘的助手,三人屢敗屢戰,為基金會的撥款埋頭苦幹,不分晝夜,杜茲更是終生未婚。這些,就是他口中的「沒什麽特別」。

他的輕描澹寫,正正是將種種艱辛視作正常,從沒想過放棄,從一而終的,正是這份態度。除了天賦和後天努力,他一以貫之的人生態度,正是成功之道。

學術人生 視為歸宿

簡悅威在布萊姆醫院還找到人生的另一歸宿。「上班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麗莫洛小姐……共事兩年後,我和她開始約會,一九六四年,我們在波士頓結婚。」

這位麗莫洛小姐,就是今年剛好結合了四十載的簡悅威夫人。

果然是科學家,一見鍾情然後從一而終,就如當年他對醫學研究,對血液學,對基因診斷這門專業。專心致志,努力不懈,不言放棄,原來是人生之道、成功之匙。

獲獎

首屆邵逸夫生命科學獎得主來自一個顯赫家族的簡悅威教授,沒有從政從商,卻醉心于醫學上的研究工作,40年來得獎無數,他在遺傳學上的重大發現和貢獻,為他贏得首屆“邵逸夫獎”中的“生命科學與醫學獎”,獎金為50萬美元。

被譽為“東方諾貝爾獎”的“邵逸夫獎”,由香港影業巨子邵逸夫設立,2004年是第一屆,設有3個類別獎項,以表揚在國際上對科學研究有特殊貢獻成就的人士。第一屆得獎人共有6 人,兩人為華裔,包括獲得“數學科學獎”的幾何學宗師陳省身教授和目前任教于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醫學院的簡悅威醫生兼教授。

簡悅威將于2004年9月初到香港領獎,並領取“邵逸夫獎”頒發的巨額獎金。簡悅威2004年6月2日在舊金山加大醫學院研究室內接受訪問時說,雖然過去他得到的重要獎項數不盡,但這是他至今獲得的金額最大的一筆獎金。

簡悅威是國際醫學界知名的遺傳學和“脫氧核糖核酸”(DNA)專家。70年代初期他在地中海貧血症的研究中,有重大發現,他發明了通過“脫氧核糖核酸”遺傳基因的多態性去診斷病症,他在研究上的突破,使全球醫學界套用這個方法診斷多種不同的疾病。

簡悅威在醫學界上的成就,使他先後入選全球多個國家的科學院院士,包括1981年獲選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士,他是英國史上第一位入選為英國院士的華裔科學家,他也是美國科學院、中國大陸的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台灣的“中央研究院”院士。

1991年,簡悅威獲得醫學界崇高的拉斯克獎項,他是當年全球唯一的得獎人。

工作經歷

在香港出生長大的簡悅威,來自一個顯赫家族,他的父親簡東浦是香港東亞銀行的創辦人之一,簡東浦共有14個小孩,簡悅威是排第14的老麽,他排行第4的哥哥簡悅強爵士是前香港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

1958年簡悅威畢業于香港大學醫學院,他是他的家族裏第一個學醫的孩子。他來到美國定居、從事醫學研究工作,完全是一個偶然機會。

簡悅威回憶說,以前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當年他在香港大學醫學院求學時的教授,幾乎都來自英國,他從醫學院畢業後,曾在香港瑪麗醫院擔任醫生,當時大部分醫學院學生在畢業後再到英國深造。

他說,原來他也計畫到英國,可是,他很想先到美國學習兩三年,然後再到英國,他成功考過美國的醫生執照考試後,1960年到了波士頓,他沒想到來了美國後,就從此定居下來,至今在美已住了44年。

40多年來,簡悅威同時看病和從事醫學研究工作,他曾先後在波士頓、匹茲堡、費城醫療機構擔任醫生。1970年曾在哈佛大學醫學院和波士頓兒童醫院任教。1972年,在舊金山加大醫學院的邀請下來到舊金山任教,他曾主管舊金山總醫院血液科。

今年68歲的簡悅威說,他喜歡醫學研究工作,所以在看病之外,他從未放棄醫學研究,近年他將大部分時間轉移到研究工作及授課上,這是他的興趣,舊金山加大提供一個很好的研究環境,他從沒有想過離開。

雖然在美生活已超過40年,但他從沒有間斷過推動海峽兩岸三地的科學和醫學發展,他常到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講學,他曾擔任“美洲華人生物科學學會”會長,他是現任香港 “裘槎基金會”主席,與數學家陳省身一起擔任“求事基金會”科學顧問,這些組織都是旨在幫助中國大陸和香港在醫學科技上發展。

血液學

專業經歷

1953年,沃森和克裏克DNA雙螺旋模型的提出標志著分子生物學的誕生,從而使生命科學研究進入到分子時代,同時推動了整個生命領域的發展。進入70年代,限製性內切酶、重組DNA技術以及Southern印記等的出現使分子生物學技術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更為重要的是這些技術還改變了傳統的疾病診斷,也使遺傳病的診斷進入分子水準,其中1974年的產前診斷和1978年限製性片段長度多態性的出現更是推動了該領域的迅猛發展,而這些技術是由華裔遺傳學家簡悅威(Yuet Wai Kan)博士來完成的。

1936年6月11日,簡悅威出生于中國香港,父親是香港東亞銀行的創始人,因此家庭條件非常優越。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佔領香港,因此簡悅威的中學被迫中斷,直到戰爭結束後才進入Wah Yan學院並于1952年完成學業。簡悅威的哥哥和姐姐們當時已進入商業、銀行業、保險業和法律業等領域,此時他的父親建議選擇醫學作為職業,從這時起簡悅威就開始進入到科學的殿堂。

1958年,簡悅威從香港大學獲得醫學學士,隨後兩年在瑪麗女王醫院內科完成了住院醫生實習。受到當時香港大學醫學院兩位著名教授的影響,簡悅威決定放棄傳統的醫學道路(臨床醫生),而是進入美國開始一些科學研究,他選擇的方向是血液學。簡悅威首先來到波士頓布瑞格漢姆(Peter Bent Brigham)醫院,跟隨加德納(Frank Gardner)進行工作,在這裏真正激發了簡悅威的科研興趣。簡悅威隨後來到匹茲堡大學跟隨麥耶斯(Jack Myers)進行了一段時期的臨床方面研究,又來到麻省理工跟隨著名蛋白質研究專家英格拉姆(Vernon Ingram)學習血紅蛋白的結構和性質,英格拉姆在蛋白質研究方面成就卓著,

50年代首次發展了肽指紋技術,並首次在蛋白質水準上闡述了血紅蛋白的單一氨基酸變異可導致功能的破壞(後來簡悅威則開發了更簡潔的基因檢測方法),這段時間的學習使簡悅威對血液病的基礎知識有了深入理解。

簡悅威離開麻省理工後又來到加拿大蒙特利爾,在這裏獲得跟隨勞溫斯坦(Louis Lowenstein)進行血液學訓練的機會,也正是這次訓練奠定了將來的研究興趣。在蒙特利爾,簡悅威有機會在臨床上接觸到一個特殊病例,這是一個存在缺陷的早產兒,該患兒出生不久就由于嚴重貧血而夭折,這種疾病在當時被稱為a-地中海貧血,但隻是對該病的臨床表現有一些描述,而詳細情況及發病機理卻知之甚少,因此簡悅威認為對這種病的研究將具有分重要的意義,這在隨後成為他科研的主要內容。簡悅威加入前導師加德納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新增的實驗室工作一段時間後,收到布瑞格漢姆醫院工作期間的同事內森(David Nathan)的邀請,希望加入到波士頓兒童醫院內森所在的實驗室進行地中海貧血的研究,對這種疾病已充滿興趣的簡悅威很高興能夠獲得這樣的機會,因此欣然答應。

1970年,簡悅威成為哈佛醫學院兒科學的助理教授,同時還加入波士頓兒童醫院開始自己對地中海貧血的研究。簡悅威套用當時新開發的技術研究了不同地中海貧血發生情況下蛋白質合成情況從而幫助確定了地中海貧血的類型,為進一步對該病的研究奠定了基礎。簡悅威盡管在該領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並且也建立了自己的實驗室基礎,但是1972年還是辭去了這裏的工作而接受了位于西海岸的加州舊金山的一個職位,成為舊金山總醫院血液科的主任,同時還作為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和實驗醫學系醫學副教授(最終于1977年成為教授)。

20世紀70年代,分子生物學的基礎已經基本建立,並且一系列新技術也層出不窮,如逆轉錄酶和限製性內切酶等的發現,基因工程和Southern印記等的發明使分子生物學進入到第二個發展的黃金期,簡悅威也敏銳地捕捉到這些信息並成功將這些新進展套用于自己的科研當中,從而取得了令人註目的新成就。多則(Andree Dozy)是簡悅威在兒童醫院工作期間加入實驗室,並跟隨簡悅威一起來到舊金山工作,正是在他的協助下簡悅威的實驗室取得了大量的研究成果。簡悅威在加州大學期間,有機會跟隨畢紹普(Michael Bishop)和瓦姆斯(Harold Varmus) (兩位科學家由于在原癌基因方面的發現而分享了1989年的諾貝爾生理與醫學獎)熟悉了當時才發現不久的逆轉錄酶,並且將該酶套用于地中海貧血病人的基因結構研究,因此從蛋白質水準的研究轉向了DNA方面。

簡悅威和多則及其他同事對地中海貧血的研究發現在新生兒患者血液中往往缺乏球蛋白,因此他們推測可能是基因的結構缺陷最終導致翻譯過程無法完成所引起,套用逆轉錄酶獲得了球蛋白的cDNA,並使用該cDNA對地中海貧血患者的DNA進行雜交,發現其基因確實存在缺失並導致最終的損傷,這是第一次在人類疾病中發現的基因移除現象。

簡悅威和同事還立刻將這個重大發現套用于臨床測試,不久就遇到一個曾經生產過地中海貧血嬰兒的孕婦,並且懷疑再次分娩出患病嬰兒。簡悅威等使用從孕婦羊水中獲得的細胞進行了DNA測試,結果發現該孕婦這次所懷胎兒不存在球蛋白的基因缺陷,因此也不會患上嚴重貧血,可以放心分娩。這是人類第一次套用DNA技術實現疾病診斷,並且開創了產前診斷的新領域。

簡悅威和同事使用限製性內切酶Hpa I對正常人和鐮刀型貧血病人的DNA進行切割,電泳分離後利用球蛋白cDNA進行檢測。結果發現正常人球蛋白基因位于一個大約7.6 kb的片段內,與此相對應在鐮刀型病人DNA中卻出現一個大約13 kb的大片段,並且發現這是由于在鐮刀型貧血病人的球蛋白基因下遊序列(編碼區外側)的一個單核苷酸發生突變,從而喪失了Hpa I的切割位點而造成的大片段出現,進一步研究顯示這種突變(又被稱為多態性)與鐮刀型貧血之間存在極大的相關性,不久簡悅威就將該現象套用于鐮刀型貧血的產前診斷並獲得成功。

隨後對另外一些鐮刀型貧血的病人DNA研究發現,大多數病人都存在該特異片段,而且其他類型的貧血如地中海貧血也存在基因片段多態性,因此根據不同的多態性可以對不同的貧血進行診斷。盡管該方法在疾病診斷中存在一定的問題(它沒有直接鑒定靶基因的突變),但這為RFLP(restriction fragment length polymorphisms)技術的出現和廣泛套用奠定了基礎,並且為疾病相關的未知功能基因的鑒定提供了重要的方法,目前被廣泛套用于進化和葯理遺傳學等的研究之中。

鐮刀型貧血和地中海貧血的DNA產前診斷為醫學遺傳學的發展發揮了巨大的推動作用,特別是簡悅威1978年的論文代表了醫學遺傳學史上具有裏程碑意義的發現,該論文已被引用幾百次以上,成為該領域的奠基之作。簡悅威由于這一系列的成就而獲得了重大的國際聲譽,1991年由于在臨床診斷方面的開創性貢獻而獨享了具有美國“小諾貝爾獎”之稱的拉斯克臨床醫學研究獎。此外簡悅威獲得的榮譽還包括美國血液學協會的Dameshek獎(1979年),美國人類遺傳學協會的艾倫獎(1984年),加拿大的蓋德納爾國際獎(1984年),美國的Waterford生物醫學獎(1987年),美國內科學院獎(1988年),美國的Warren Alpert基金會獎(1989年),瑞士的Helmut Horten研究獎(1995年),中國香港的邵逸夫生命科學和醫學獎(2004年),中國生物學家在美協會授予的終身成就獎(2006年)等。簡悅威1981年當選英國皇家學會會員(這是第一位獲此榮譽的華人),1986年當選美國科學院院士,此外還是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1988年)和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1996年)。簡悅威1980年獲得香港大學的醫學博士,此外還是多所大學的榮譽博士,如義大利卡利亞裏大學榮譽醫學博士(1981年),香港中文大學榮譽理學博士(1981年),香港大學榮譽理學博士(1987年)。1983年,簡悅威成為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系的血液學講座教授,1984年還成為實驗醫學系分子醫學和診斷學部的主任,並且從1976年開始還成為著名的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HHMI)的研究員。簡悅威還是中國多個大學的榮譽教授,包括香港大學、浙江大學,原第一軍醫大學、第四軍醫大學和西安交通大學等。簡悅威曾擔任美國血液學協會的主席,目前還是美國國家科學獎章總統委員會的成員。

獲得榮譽

1964年,簡悅威與Alvera Limauro在波士頓結婚,目前在舊金山居住。簡悅威還在繼續著自己的科學研究,除了進行DNA測試外,還研究使用不同的遺傳學方法對地中海貧血和鐮刀型貧血等進行診斷,目前還在開展利用基因治療和幹細胞治療來進行人類遺傳性疾病的實驗,如利用基因療法來糾正鐮刀型貧血。簡悅威由于在醫學遺傳學領域的卓越貢獻被大家所認識,因此被認為是獲得諾貝爾獎的熱門人選,如饒毅教授所預測的21項可能獲得諾貝爾獎的成就中就包含簡悅威的成就(註:該預測部分成果已于2002年、2003年、2006年得到驗證),同時也被認為是最可能彌補華人科學家未獲得諾貝爾生理與醫學獎的遺憾。可以肯定的是簡悅威的成就絕對值得榮獲諾貝爾醫學獎,但考慮到主要集中在技術套用上獲得諾貝爾化學獎也未嘗沒有可能,尤為一提的是發明Southern印記的薩瑟恩爵士也未曾獲諾貝爾獎(他獲取化學獎的幾率較高),他們分享榮譽的可能性很大。自1993年PCR技術和核苷酸定向突變獲得諾貝爾化學獎以來,分子生物學技術領域還未獲頒獎,因此這項成就在近幾年獲得諾貝爾獎的幾率極高。無論是否獲獎,簡悅威教授為遺傳學的發展做出的卓越貢獻值得大家的了解,特別是作為華人科學家在分子生物學領域的成就更值得每一個中國人為之驕傲。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