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 -三毛現代散文

簡單

《簡單》是當代著名女作家三毛寫的一篇現代散文。許多時候,我們早已不去回想,當每一個人來到地球上時,隻是一個...不了,我們不再談沙和花朵,簡單的東西是最不易看見的,那麽我們隻看看復雜的吧...

  • 中文名稱
    簡單
  • 外文名稱
    simple
  • 作    者
    三毛
  • 職    業
    作家
  • 文學體裁
    散文
  • 創作年代
    當代

​內容簡介

許多時候,我們早已不去回想,當每一個人來到地球上時,隻是一個赤裸的嬰兒,除了軀體和靈魂,上蒼沒有讓人類帶來什麽身外之物。等到有一天,人去了,去的仍是來的樣子,空空如也。這隻是樣子而已。事實上,死去的人,在世上總也留下了一些東西,有形的,無形的,充斥著這本來已是擁擠的空間。

曾幾何時,我們不再是嬰兒,那份記憶也遙遠得如同前生。回首看一看,我們普普通通的活了半生,周圍已引出了多少牽絆,伸手所及,又有多少帶不去的東西成了生活的一部分,缺了它們,日子便不完整。

簡單

許多人說,身體形式都不重要,境由心造,一念之間可以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

這是不錯的,可是在我們那麽復雜擁擠的環境裏,你的心靈看見過花嗎?隻一朵,你看見過嗎?我問你的,隻是一朵簡單的非洲菊,你看見過嗎?我甚而不問你玫瑰。

不了,我們不再談沙和花朵,簡單的東西是最不易看見的,那麽我們隻看看復雜的吧!

唉,連這個,我也不想提筆寫了。

在這樣的時代裏,人們崇拜神童,沒有童年的兒童,才進得了那窄門。人類往往少年老成,青年迷茫,中年喜歡將別人的成就與自己相比較,因而覺得受挫,好不容易活到老年仍是一個沒有成長的笨孩子。我們一直粗糙的活著,而人的一生,便也這樣過去了。我們一生復雜,一生追求,總覺得幸福的遙不可企及。不知那朵花啊,那粒小小的沙子,便在你的窗台上。你那麽無事忙,當然看不見了。對于復雜的生活,人們怨天怨地,卻不肯簡化。心為形役也是自然,哪一種形又使人的心被役得更自由呢?

我們不肯放棄,我們忙了自己,還去忙別人。過分的關心,便是多管閒事,當別人拒絕我們的時候,我們受了傷害,卻不知這份沒趣,實在是自找的。

對于這樣的生活,我們往往找到一個美麗的代名詞,叫做"深刻"。簡單的人,社會也有一個形容詞,說他們是笨的。一切單純的東西,都成了不好的。

恰好我又遠離了家國。到大西洋的海島上來過一個笨人的日子,就如過去許多年的日子一樣。

在這兒,沒有大魚大肉,沒有爭名奪利,沒有過分的情,沒有載不動的愁,沒有口舌是非,更沒有解不開的結。

也許有其他的笨人,比我笨得復雜的,會說:你是幸運的,不是每個人都有一片大西洋的島嶼。唉,你要來嗎?你忘了自己窗台上的那朵花了。怎麽老是看不見呢?

你不帶花來,這兒仍是什麽也沒有的。你又何必來?你的花不在這裏,你的窗,在你心裏,不在大西洋啊!

一個生命,不止是有了太陽、空氣、水便能安然的生存,那隻是最基本的。求生的欲望其實單純,可是我們是人類,是一種貪得無厭的生物,在解決了飢餓之後,我們要求進步,有了進步之後,要求更進步,有了物質的享受之後,又要求精神的提升,我們追求幸福、快樂、和諧、富有、健康,甚而永生。最初的人類如同地球上漫遊野地的其他動物,在大自然的環境裏辛苦掙扎,隻求存活。而後因為自然現象的發展,使他們組成了部落,成立了家庭。多少萬年之後,國與國之間劃清了界限,民與民之間,忘了彼此都隻不過是人類。

鄰居和自己之間,築起了高牆,我們居住在他人看不見的屋頂和牆內,才感到安全自在。

人又耐不住寂寞,不可能離群索居,于是我們需要社會,需要其他的人和物來建立自己的生命。我們不肯節製,不懂收斂,泛濫情感,復雜生活起居。到頭來,"成功"隻是"擁有"的代名詞。我們變得沉重,因為擔負得太多,不敢放下。

當嬰兒離開母體時,象征著一個軀體的成熟。可是嬰兒不知道,他因著脫離了溫暖潮濕的子宮覺得懼怕,接著在哭。人與人的分離,是自然現象,可是我們不願。

我們由人而來,便喜歡再回到人群裏去。明知生是個體,死是個體,但是我們不肯探索自己本身的價值,我們過分看重他人在自己生命裏的參與。于是,孤獨不再美好,失去了他人,我們惶惑不安。

其實,這也是自然。于是,人類順其自然的受捆綁,衣食住行永無寧日的復雜,人際關系日復一日的糾纏,頭腦越變越大,四肢越來越退化,健康喪失,心靈蒙塵。快樂,隻是國王的新衣,隻有聰明的人才看得見。童話裏,不是每個人都看見了那件新衣,隻除了一個說真話的小孩子。我們不再懷念稻米單純的豐美,也不認識蔬菜的清香。我們不知四肢是用來活動的,也不明白,穿衣服隻是使我們免于受凍。靈魂,在這一切的拘束下,不再明凈。感官,退化到隻有五種。如果有一個人,能夠感應到其他的人已經麻木的自然現象,其他的人不但不信,而且好笑。

每一個人都說,在這個時代裏,我們不再自然。每一個人又說,我們要求的隻是那一點心靈的舒服,對于生命,要求的並不高。這是,我們同時想摘星。我們不肯舍下那麽重的負擔,那麽多柔軟又堅韌的綱,卻抱怨人生的勞苦愁煩。不知自己便是住在一顆星球上,為何看不見它的光芒呢?

這裏,對于一個簡單的笨人,是合適的。對不簡單的笨人,就不好了。我隻是返璞歸真,感到的,也隻是早晨醒來時沒有那麽深的計算和迷茫。我不吃油膩的東西,我不過飽,這使我的身體清潔。我不做不可及的夢,這使我的睡眠安恬。我不穿高跟鞋折磨我的腳,這使我的步子更加悠閒安穩。我不跟潮流走,這使我的衣服永遠長新,我不恥于活動四肢,這使我健康敏捷。

我避開無事時過分熱絡的友誼,這使我少些負擔和承諾。我不多說無謂的閒言,這使我覺得清暢。我盡可能不去緬懷往事,因為來時的路不可能回頭。我當心的去愛別人,因為比較不會泛濫。我愛哭的時候便哭,想笑的時候便笑,隻要這一切出于自然。我不求深刻,隻求簡單。

作者簡介

三毛,原名陳平,浙江定海人。中國台灣著名女作家。曾肄業于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系,後來到西班牙馬德裏大學、德國歌德書院讀書。又到美國芝加歌伊利諾大學主修陶瓷。在歐美期間,為賺取生活費用,當過導遊、商店模特兒、圖書館管理員;以勞動所得遊歷過東德、波蘭、南斯拉夫、捷克、丹麥等許多國家。

回台灣從事教學工作兩年後又遠涉重洋奔赴撒哈拉沙漠。在那裏與西班牙潛水師荷西結婚。6年後荷西在業餘捕魚中遇難。直到1986年才回台灣定居。

17歲開始在《現代文學》發表作品。早期所作散文收入《雨季不再來》她的最著名作品是描寫沙漠生活的《撒哈拉的故事》,文章流暢活潑。活畫出她灑脫不羈的透明性格。

1991年自縊身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