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化字

簡化字

簡化字,是指原來結構復雜,筆畫多,後來人們在運用中,人們對它進行了改造、簡化,由此而產生的筆畫筆畫、結構簡單的漢字,就是簡化繁體字,取代繁體字的筆畫結構簡單的漢字。
  • 中文名稱
    簡化字(簡體字)
  • 外文名稱
    simplified character
  • 使用範圍
    中國大陸(除港、澳、台)
  • 所屬語言
    現代標準漢語
  • 意義
    中國內地的規範用字
  • 最早提出
    1909年,陸費逵在《教育雜志》
  • 最後確立
    2000年10月31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八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
  • 實施時間
    2001年1月1日

簡化方法

概述

簡體字通常被等同于中國大陸現在的中文用字系統(規範漢字),不過其實此系統和台灣地區、香港特區、澳門特區的用字系統的差異除了簡繁漢字本身的分別外,也有很大部份源于不同的異體字選擇和字形的分別,所以"簡體中文"的筆劃不一定較少;有的筆劃還比前者多。受書寫習慣的影響,台灣也出現了部分漢字的合並現象,如"隻有"的"隻"寫成"隻"。但被替代字仍可作為異體使用,且隻是該字的某一字項被取代。這是漢字系統內部自發的調節,與大陸官方做法不同。台灣與港澳的若幹繁體字常用字寫法上略有些出入。

現行的規範漢字,並不完全依照六書這傳統的漢字造字法則產生出來現。而是採用了以下的方法:

第二批簡化字第二批簡化字

  第二批簡化字

以簡單符號替換原來的偏旁

省去字形的一部分

省去字形的一部分後,再加以變形

通用規範漢字表通用規範漢字表

  通用規範漢字表

採用繁體字的輪廓特征

行草楷化

同音或近音代替,以國語為準

新造會意字

採用筆畫較少的古字

採用筆畫較少的古字,再加以變形

採用筆畫較少的異體字

改換形聲字的聲旁

新造形聲字

偏旁類推字,再使用簡化的偏旁重新構造

古代漢字的簡化

甲骨文甲骨文

  甲骨文

簡化漢字由來已久, 漢字從甲骨文、金文變為篆書,再變為隸書、楷書。

楷書在魏晉時開始出現,而簡體字已見于南北朝(4--6世紀)的碑刻,到隋唐時代簡化字逐漸增多,在民間相當普遍,被稱為"俗體字"。

漢字一直處于不斷的變化中,簡化一直是主要傾向,甲骨文、篆書、隸書、楷書都有簡體字。現在見到的最早的比較成熟的文字是殷商武丁時期(公元前1250年開始)的甲骨文,距今3259年。此前陶文符號隻認出了個別符號,還讀不出一句話來,因而還不能證明已經是記錄語言的符號系統或者文字。戰國和秦漢時期是漢字形體大變動的時代,篆書變為隸書,再到楷書,都是在這段時間裏完成的。由古代篆書到近代漢字隸書的隸變是質的飛躍。東漢後期出現楷書,從此字型才穩定下來,漢字形體是漢朝定型的,一直用到今天,這樣我們的文字才稱為"漢字",到現在為止總共使用了約1849年。

簡化的原則是約定俗成。1956年以來正式推行的簡體字大多數古已有之,有顏元孫的《幹祿字書》、劉復和李家瑞的《宋元以來俗字譜》(1930年)、錢玄同的《簡體字譜》(1935年)等為證。《簡化字總表》第一表350個字、第二表132個字,共482個字。有人考察其中388個字的來源,發現漢代和以前出現的有111個字(佔28.61%),三國到唐代出現的有55個字(佔14.17%),唐代和以前的合計有166個字(佔42.78%),宋代到清代出現的有175個字(佔45.1%),清代和以前的合計有341個字(佔87.88%),民國時期出現的有46個字(佔11.86%),民國和以前的合計有387個字(佔99.74%),1949年以後出現的僅有1個字(佔0.26%)。

書法家和民眾創造並使用了不少簡體字,因此說簡體不好看不符合事實。

書法家寫的簡體字就非常好看。例如:

楷書

唐代虞世南(?-638年)書《孔子廟堂碑》中有:狀、彌、將、于、來、隨、爾、涌、麥、繼。

現行的簡化字現行的簡化字

  現行的簡化字

褚遂良(?-658年)書《雁塔聖教序》中有:蓋、彌、凈、篋、綱、隨。

草書

漢代史遊《急就章》中有:時、東、陳、孫、檢、帳、項、樓、來、夾、頰、俠、篋、貝、學、見、為、偽、長、張、隨、狀、問、覺、樂、犢、讀、斷、變、鄲。

王羲之(晉代303年-361年)

王羲之用過:東、豈、試、為、緬、臨、終、張、時、將、見、當、孫、揚、實、爾、鯉、魚、與、詔、長、樂、陳、來、誠、絕、顧、災、寬、飲、謝、楊、學、萬、發、問、悵、頤、視。

行書字帖中見到王羲之用過:

于、將、隨、終、豈、誰、維、俠、綿、絳、結、給、糧、紡、謂、語、為、數、謝、敗、喪、蓋、紙、書。

王獻之(晉代344年-386年)

王獻之用過:嘗、臨、謂、諸、當、問、頓、許、爾、聞、彌、將、來、終、纏、絕、隨、門、與、豈、勞、腎、為、湯、悵、時、經、傳、寫、孫、覺、陳、見、莖、順、東、險、會、詣、請。

歐陽詢(唐朝557年-641年)

歐陽詢用過:來、閏、餘、問、蓋、維、臨、終、隨、隱、將、俠、榮、門、閒、牆、糧、顧、紙、紛、綏、紜、間、喪、辭、結、數、狀。

虞世南(唐朝?-638年)

虞世南用過:來、問、禮、絕、維。

蘇軾(宋朝1037年-1101年)

蘇軾用過:顧、蓋、來、墮、于、飢、誤、斂、將、請、絕、萬、爾、賈、聞、禱、須、闕、計、時、誠、誇、納、記、訴、糾、與、訪、誰、長、詩、語、餘、緣、彌、紀、閒、終、謂、閏、債、狀、謁、見、間、挾、維、問、談、嘯、傳、東、寬、當、閏、絕、須、數、挾、細、鸞。

趙孟頫(元朝1254年-1332年)

趙孟頫用過:來、給、諸、憚、質、喪、將、門、壺、設、請、絕、違。

董其昌(明朝1555年-1636年)

董其昌用過:記、為、將、納、緝、于、萬、證、蓋、蕭、顧、樓、賦、長、與、謂、覽、盡、時、諸、譜、傳。

簡化字簡化字

  簡化字

鄭板橋(清朝1693年-1765年)

鄭板橋用過:問、覺、盡、夢、詩、來、綢、繆、濰、為、兩、現、畫、聞、壯、劍、紅、飯、賈、見、語、狀、膽、爾、閱、詞、緩、繼、應、給、證、寬、訊、說、請、違、麥、隨、時、課、該、調、結、約、對、詳、訴、賢、險、賦、蔣、學、勁。

敦煌出土文獻中的俗字

這一部分簡體字是民眾創造的。

愛、絆、筆、纏、塵、蟲、床、純、辭、斷、墮、爾、蓋、個、顧、掛、國、號、飢、跡、繼、夾、莢、頰、堅、檢、將、絳、經、頸、來、賚、禮、憐、糧、亂、脈、門、彌、鳴、紐、憑、棲、齊、啓、棄、慳、牆、愜、篋、輕、師、隨、萬、聞、問、無、狹、俠、賢、挾、興、煙、癢、異、隱、與、語、岳、災、沾、眾、囑、裝、庄、壯、狀。

近代簡化歷史

近代漢字簡化運動,源于太平天國,為了提升識字率,在太平天國玉璽及官方檔案都書簡體。經非正式統計,太平天國總共使用一百多個簡體字,其中80%為後來採用(當代中國的文字改革P.38)。太平天國最有名的字是將"國(國、國)"的"或"改成"王",不過太平天國滅亡後,文字簡化運動也停止。

五四運動的白話文運動為大家所知悉,事實上,文字簡化運動應和白話文運動相提並論,因為兩者都是新文化運動的一部分。在此期間,許多人提出提升國人知識水準的方法,要提升知識水準就先提升識字率,增加識字率就要將復雜的中國字簡化。簡化文字獲得許多知識分子的贊成,主張使用白話文的知識分子絕大部分贊成文字簡化。著名的國學家胡適也不反對。

1909年,陸費逵在《教育雜志》創刊號上發表論文《普通教育應當採用俗體字》,這是歷史上第一次公開提倡使用簡體字。

1920年2月1日,錢玄同在《新青年》上發表《減省漢字筆畫的提議》一文。

1922年,陸費逵又發表論文《整理漢字的意見》,建議採用已在民間流行的簡體字,並把其他筆畫多的字也簡化。

1922年,錢玄同與黎錦熙等知名學者又向國語統一籌備會第四次大會提出了《減省現行漢字的筆畫案》,系統地闡述了簡化漢字的理由和辦法。

1923年,胡適在《國語月刊·漢字改革號》的《卷頭言》中說:"中國的小百姓不但做了很驚人的文法革新,他們還做了一件同樣驚人的革新事業:就是漢字形體上的大改革,就是'破體字'的創造與提倡"。學者的建議引起蔣介石的關註。他找來教育部部長王世傑詢問漢字簡化的可行性。並指示逐步推行簡體字。王遂委托北京大學教授、著名語言文字學家黎錦熙主持這項工作。與此同時,社會各界對簡化字反響強烈,

1928年,胡懷深的《簡易字說》出版,這是為簡化漢字服務的最早的資料專書。

1930年,劉復、李家瑞的《宋元以來俗字譜》、卓定謀的《章草考》、陳光堯的《簡字論集》等出版。

1931年,徐澤敏的《常用簡字研究》出版。

1932年,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編的《國音常用字匯》出版,收入了宋元以來的大多慣用簡體字。

1934年1月,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第29次常委會通過了錢玄同的《搜採固有而較適用的簡體字案》,呈請教育部施行。

1934年,杜定友的《簡字標準字表》出版。徐澤敏的《550俗字表》發表。

1934年,錢玄同又一次向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提出《搜採固有而較適用的簡體字案》。

1935年2月24日,上海《申報》首先刊載《手頭字之提倡》的新聞報道,同時發表了《推行手頭字緣起》和《手頭字第一期字匯》。上海其他報刊紛紛轉載《推行手頭字緣起》。手頭字運動由蔡元培、邵力子、陶行知、郭沫若、胡愈之陳望道、葉聖陶、巴金、老舍、鄭振鐸、朱自清、李公樸艾思奇、鬱達夫、胡蜂、林漢達、葉籟士等200位當時文化教育界知名人士以及《太白》《文學》《譯文》《新中華》《讀書生活》《世界知識》等15家雜志社共同發起。

1935年8月21日,中華民國教育部發布第11400號部令,正式公布《第一批簡體字表》,《手頭字第一期字匯》所收的300字大部分被1935年中華民國政府教育部頒布《第一批簡體字表》所採用。亦即錢玄同所編《簡體字譜》中2400字中的324個,這是政府第一次大規模推行簡化漢字。但當時戴季陶等文化元老強烈反對。

1936年2月5日教育部奉行政院命令,訓令"簡體字應暫緩推行"。《第一批簡體字表》被收回廢止。

1936年10月容庚出版了《簡體字典》,並且在燕京大學開設簡體字課加以試驗。

1937年,北平研究所字型研究會發表的《簡體字表》第一表,業已收錄簡化漢字1700個,隻是抗日戰爭爆發,漢字簡化工作才被迫停止。

後來退守台灣的蔣介石于1952年再次提出文字改革。並指示"考試院副院長"羅家倫先寫些文章造輿論。同時,台灣國民黨當局的"教育部"組織專家學者研究簡化漢字的方案。後遭著名學者胡秋原極力反對。胡認為,漢字是漢文化的載體,是中國文化之根,已使用了幾千年,書寫時並沒有什麽不便,完全沒有必要簡化,簡化漢字就是破壞中國文化。1956年大陸推行簡化漢字運動,國民黨當局開始將簡化漢字斥為"共黨陰謀"、"忘本賣國"等等。那時的台灣,漢字簡化方案被賦予政治顏色。遂被永久擱置,最終以不了了之而告終。

及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漢字簡化運動在共產黨的統治範圍內推廣,該區的報章雜志使用了既有的或創造的簡體字,這些字又稱為"解放字"。但人們更熱衷于新文字的創造。到新中國成立前,已經有許多新文字方案在社會上流傳。其中以語言學家黎錦熙和趙元任創立的《國語羅馬字拼音法式》(簡稱"國羅")和瞿秋白與蘇聯漢學家合作製訂的拉丁化新文字(簡稱"北拉"),影響最大。在吳玉章的倡導下,"北拉"在延安甚至一度取得了和漢字相當的地位。許多目不識丁的農民通過這套拼音文字脫了盲,不但能讀拼音報,還能寫簡單的信件。這更堅定了語言學家們對新文字的信心。不過,連年戰亂,新文字的實驗和推廣始終沒有在全國鋪開。

1949年5月,一直致力于改革漢字的語言學家黎錦熙聯同多所高校的語言文字專家,向中共"五老"之一吳玉章建議成立一個文字改革研究會,恢復屢被戰亂打斷的文字改革工作。

1949年10月10日,中國文字改革協會成立,漢字的整理和簡化也成為協會研究的目標之一。但協會成立後,人們對于新文字的熱情遠遠高于漢字簡化。(主要指的是創立一種拼音化新文字以取代漢字,)協會成立不到半年,就收到全國各地近百種新文字方案。同時,全國各地新文字研究組織也紛紛成立。據統計,僅1950年一年全國就有60個縣進行了新文字的推廣活動,14000多人參加學習,6所大學和3所中學把新文字列為正式課程。但當時對于這個問題中央還沒來得及考慮。劉少奇回信給吳玉章說:"可以組織這一團體,但不能限于新文字,漢字簡體字也應研究整理一下,以便大眾套用。"

1950年7月,吳玉章在全國文字改革協會幹部會議上載達了毛澤東的指示:文字改革應首先辦"簡體字",不能脫離實際,割斷歷史。直到此時,簡體字的研究和選定工作才真正開始。

1952年2月成立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收集民間及民國以來主張漢字簡化學者們的建議,

1952年3月25日,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漢字整理組成立,開始著手擬定《常用漢字簡化表草案》。專家們採用普遍通行的簡體字為主,輔以草書楷化的方法,選定了在民眾中比較流行的700個簡體字,擬出第一稿。

1953年底漢字整理組選定了338個流傳最廣,筆畫也比較簡單的簡體字,擬出了《常用漢字簡化表草案》第二稿。

1953年10月1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設立了中央文字問題委員會。

1954年2月收錄了1634個簡體字的第三稿擬出了。

1954年10月8日,由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改組,經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次會議批準設立國務院直屬機構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

1954年11月30日,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第一次常務委員會議決定對《常用漢字簡化表草案》第五次稿再作必要的修改。漢字整理組在第五次稿的基礎上編成《漢字簡化方案草案》(798個簡體字、擬廢除的400個異體字、251個手寫體漢字簡化偏旁)。

1954年底提出《漢字簡化方案》草案,並于1955年2月公布于人民日報上,7月,國務院成立漢字簡化方案審定委員會,由董必武為主委,郭沫若及作家老舍都是該會成員。同年10月,草案在全國文字改革會議上得到大多數委員的認可。

1955年1月,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教育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中華全國總工會發出聯合通知,印發《漢字簡化方案草案》30萬份,征求意見。自《漢字簡化方案草案》發表至同年7月的半年多時間裏,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共收到各界民眾的來信和意見書5167件,全國參加討論的人數達20萬,其中贊成《漢字簡化方案草案》的人數佔97%(《當代中國的文字改革》,當代中國出版社,1995)。

1956年1月1日全國報刊實行橫排,使用簡化字。

第一本簡化漢字第一本簡化漢字

  第一本簡化漢字

1956年1月28日通過簡化字515字(一說是517字)及簡化偏旁54個。分四批推行。

1956年2月1日,第一批230個簡體字和30個類推偏旁正式公布。在民間已經套用了千百年的俗體字終于有了合法身份。

1964年國務院又公告了《簡化字總表》,第一表是352個不作偏旁使用的簡化字,第二表是132個可作簡化偏旁的簡化字,第三表是由第二表類推的1754字,共2236字,這就是今天通行大陸的簡體字,

1967-1969年文革火熱時期,各地方紅衛兵都曾推出不同程度過分簡化的字型,文革後也明令禁止使用。

1977年,在文化大革命剛結束,隨即公布《第二次漢字簡化方案》的草案。

1981年,為適應電腦處理漢字信息的需要,中國發布了《信息處理交換用漢字編碼字元集 基本集》GB2312-80。

GB2312將代碼表分為94個區,對應第一位元組;每個區94個位,對應第二位元組,兩個位元組的值分別為區號值和位號值加32(2OH),因此也稱為區位碼。01-09區為符號、數位區,16-87區為漢字區,10-15區、88-94區是有待進一步標準化的空白區。GB2312將收錄的漢字分成兩級:第一級是常用漢字計 3755個,置于16-55區,按漢語拼音字母/筆形順序排列;第二級漢字是次常用漢字計3008個,置于56-87區,按部首/筆畫順序排列。故而 GB2312最多能表示6763個漢字

1986年由國務院廢止二簡方案。同年,由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改組成的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並重新發表簡化字總表,而且和文化部、教育部同時發表《關于簡化字的聯合通知》,一致表示:漢字的形體在一個時期內應當保持穩定,以利套用。至此,大陸漢字簡化運動暫告一段落。

2000年10月31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八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

2000年10月3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發布並定于2001年1月1日生效。中國將以法律形式確定國語和規範漢字作為國家的通用的語言文字地位,同時對方言、繁體字和異體字作為文化遺產加以保護,並允許在一定領域和特定地區內長期存在。

實施現況

目前,簡體字主要在中國大陸、馬來西亞、新加坡,以及東南亞的一些華人社區中使用。過去簡體字與繁體字並存于聯合國各式檔案中,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于1971年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後,目前聯合國中無成員國家使用繁體中文字型。聯合國的漢字型系標準與大陸的簡體漢字保持一致。對外發布的漢字正式文本以簡體漢字為準。2008年後,聯合國不再同時發行兩種漢字文本,隻保留簡體文本。近年來,隨著世界其他地區來自中國大陸移民的不斷增加,簡體中文正逐漸取代以往海外華人所主要使用的漢字的地位。

新加坡:1969年公布第一批簡體字502個,除了67字(稱為"異體簡化字"),均與中國公布的簡化字相同。1974年,又公布《簡體字總表》,收簡體字2248個,包括了中國公布的所有簡化字,以及10個中國尚未簡化的,如"要"、"窗"。1976年5月,頒布《簡體字總表》修訂本,移除這10個簡化字和異體簡體字,從而與中國的《簡化字總表》完全一致。

馬來西亞:1972年成立"馬來西亞簡化漢字委員會",1981年出版《簡化漢字總表》,與中國的《簡化字總表》完全一致。

泰國:早期規定華文學校一律不準用簡體字教學,在聯合國以簡體字為漢字標準後,宣布取消原來的限製,于1983年底同意所有的華文學校都可教學簡體字,發行簡繁對照表手冊,並在國小課本上附加簡繁對照表。

日本:日本使用漢字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在民間也長期流行一些簡體字。1946年日本內閣公布《當用漢字表》,收字1850個,其中有131個是簡體字,與中國簡體字相同的有53個,差不多相同的有9個。

優點

簡化字取得了明顯的效果,

第一,減少了漢字的筆畫數目,原來的繁體字平均筆畫是16畫,簡化後平均筆畫是10.3畫;

第二,減少了通用漢字的字數;

第三,降低了記憶難度。

缺點

1.部分簡化字使用了"符號代替",打亂了字族的嚴整性。如漢、權、雞、僅、鄧等字,"又"作為簡化偏旁替換了本身完全不同的四個繁體字偏旁,同時既不能表音,也不能表意。

2.同音代替合並了一些漢字,例如幹、乾、幹,面、麺,隻、隻,有時會導致表意混亂。

3.文字在發展過程不斷通過增加筆畫、偏旁實現類化,增加表意的明確性,人為地簡化漢字、復用古字是一種倒退的行為,必然導致表意混亂。漢字從小篆隸書再到今日通行文字發展的過程中,簡化的書寫形式,而筆畫數卻是趨于增加。因此漢字筆畫簡化不符合文字的一般發展規律。

4.漢字簡化後,不利于對中國五千年來傳統文化的繼承,推廣漢字簡化之後,現代中國人無法再直接閱讀古代的典籍。即使把古書以簡化字重印,亦往往會出現歧義,使讀者誤解。

5.嚴重阻礙了中國大陸、台灣、港澳等地之間的文化交流,並使得與日本等周邊國家使用的漢字進一步脫節,人為地造成了"書不同文"。從而削弱了漢字作為文化,對周邊國家的影響力。

6.漢字的發展並非隻是簡化。像"又、有、右、手、佑、佑"等字,甲骨文都隻寫作"又",可見繁化的過程亦一直在漢字中進行,並且在漢字發展中佔了不少比重。這主要是為了辨義的實際需要,自然而然發展而成的,並非用政治力去強行改造。而自楷書大致定型至今,時間已接近兩千年。把"簡化"說成是漢字的主要發展途徑,是粗疏和太"想當然"的。

7.很多媒體如報紙、網站等被迫同時設立繁體和簡體兩種不同的版本和/或相關的繁簡轉換工具,花費了不少人力和物力。

8.以形聲方法創製出來的簡體字,未必能兼顧方言和古音,使部分地區的人難以理解這些簡化字。如"艦"字以"監"作聲旁,兼顧古音系統和各地許多方言,簡化字寫作"艦",以"見"作聲旁,隻依照了北方方言,切斷了聲旁與南方方言和古音的關系。研究古音或方言的諧聲系統時,簡化漢字往往不可信。

9. 許多簡化字違反了六書字形規則,六書是指漢字的造字方法,即"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註、假借"。這使得漢字變得混亂而沒有系統規則,極大地降低了其科學系統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