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遙

範遙

範遙,人稱苦頭陀,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人物,在明教中擔任光明右使,因風華絕代的俊貌,瀟灑高超的武功聞名江湖,與光明左使楊逍合稱"逍遙二仙"。

範遙自負于天下武學無所不窺,武功正邪兼修,淵博無比,劍法神奇。

明教教主陽頂天失蹤後,他甘心自毀俊顏,潛入汝陽王府。扮作啞巴,易名"苦頭陀",在王府傳授指導郡主趙敏的武功。

少年時曾痴戀"紫衫龍王"黛綺絲不得。

行事上,範遙比楊逍佻皮邪氣,是為明教中第一號不要命的硬漢,忠肝義膽。

  • 中文名稱
    範遙
  • 門    派
    明教
  • 信    仰
    明教
  • 性    別
  • 民    族
  • 武    功
    正邪兼修,淵博無比,劍法神奇
  • 國    籍
    中國(元朝)
  • 徒    弟
    趙敏
  • 主要成就
    自毀容貌,忍辱負重,探取敵人情報
  • 職    業
    明教光明右使
  • 別    名
    苦頭陀,逍遙二仙
  • 職    位
    明教光明二使之右使

人物設定

擅長:各家武功招數,劍法高超特點:原本是英俊瀟灑的翩翩君子,為了明教大計自毀容貌

義兄:楊逍

喜歡的人:紫衫龍王黛綺絲

情敵:韓千葉

武功水準:鶴筆翁,鹿仗客,楊逍功力相當

尊敬的人:張無忌陽頂天

鄙視的人:所謂名門正派的偽君子

人物武功

武學見識

空智道:"【這苦頭陀所知甚博,似乎各家各派的武功均有涉獵,卻看不出他的門道來。】"圓真道:"苦頭陀便是魔教的光明右使範遙。"

空智于少林派七十二絕藝得其十一,【範遙自負于天下武學無所不窺】,但此刻見楊逍神技一至于斯,都不由得暗自嘆服。

苦頭陀毫不理會,竟似沒聽見他說話一般,隻見他左手自虎爪變成鷹爪,右手卻自龍爪變成虎爪,一攻左肩,一取右腹,出手狠辣之至。張無忌道:"當真非打不可嗎?"苦頭陀鷹爪變獅掌,虎爪變鶴嘴,一擊一啄,招式又變,三招之間,雙手變了六般姿式。

張無忌不敢怠慢,當下施展太極拳法,身形猶如行雲流水,便在亂石岡上跟他鬥了起來。但覺這【苦頭陀的招數甚是繁復,有時大開大闔,門戶正大,但倏然之間,又是詭秘古怪,全是邪派武功,顯是正邪兼修,淵博無比。】

張無忌一個個瞧過去,心想:"楊左使、範右使、韋蝠王、布袋師父、鐵冠道長諸位各負絕藝,均可去得。【其中範右使武學最博,不論對手是何家數,他都有取勝之道,還是請範右使出馬的為是。】"便道:"本來各位兄弟任誰去都是一樣,但楊左使曾隨我攻打金剛伏魔圈,韋蝠王與布袋大師曾生擒夏胄,都已出過力氣。這一次本座想請範右使出手。"範遙大喜,躬身道:"遵命!多謝教主看重!"【明教群雄素知範遙武功了得,均無異言。】

劍法

隻見右首走過來一個長發披肩的頭陀,身材魁偉,滿面橫七豎八的都是刀疤,本來相貌已全不可辨。他頭發作紅棕之色,自非中土人氏。他一言不發,接過趙敏手中【木劍】,刷刷刷刷數劍,便向黑林缽夫攻去,使的竟是昆侖派劍法。這個被稱為"苦大師"的苦頭陀模仿何太沖劍招,也是【絲毫不用內力】,那黑林缽夫卻全力施為,鬥到酣處,他揮杖橫掃,殿右熄後點亮了的紅燭突又齊滅。何太沖在這一招上無可閃避,迫得以木劍硬擋鐵杖,這才折劍落敗,但那苦頭陀的木劍方位陡轉,輕飄飄的削出,猶似輕燕掠過水面、貼著鐵杖削了上去。

【黑林缽夫握杖的手指被木劍削中,虎口處穴道酸麻,登時拿捏不住,當的一聲,鐵杖落地,撞得青磚磚屑紛飛。】黑林缽夫滿臉通紅,心知這木劍若是換了利劍,自己八根手指早已削斷,躬身道:"拜服,拜服!"俯身拾起鐵杖。苦頭陀雙手托著木劍,交給趙敏。但見對手【劍招忽快忽慢,處處暗藏機鋒】,但張無忌一加拆解,他立即撤回,另使新招,幾乎沒一招是使得到底了的。張無忌心下贊嘆:"【若在半年前遇到此人,劍法上我不是他敵手。比之那八臂神劍方東白,這苦頭陀又高上一籌了。】"

眼見苦頭陀長劍揮舞,使出"亂披風"勢來,白刃映日,【有如萬道金蛇亂鑽亂竄】

身法

練到第三次,【苦頭陀行動如電,已然快得不可思議】,趙敏便跟不上了,但她劍招雖然慢了,仍是依模依樣,絲毫不爽。苦頭陀翻過身來,雙手向前一送,停著就此不動。張無忌暗暗喝一聲彩:"好,大是高明!"

外功

苦頭陀反手做個姿勢,抓住鐵杖,左足飛出,頭一抬,顯是已奪過敵人鐵杖,同時將人踢飛。【這幾下似拙實巧,乃是極剛猛的外門功夫。】

張無忌尋思:"【苦頭陀武功之強,隻怕和玄冥二老不分上下】,雖不知內力如何,但【招數神妙,大是勁敵。】

內功

隻見他走到火爐邊,揭開罐蓋,瞧了一瞧,深深吸一口氣,似乎說:"好香,好香!"【突然間伸手入罐,也不理湯水煮得正滾,撈起一塊狗肉,張口便咬】,大嚼起來,片刻間將一塊狗肉吃得乾乾凈凈

這一推之下,鶴筆翁身子一晃,險些摔倒。範遙也是一個踉蹌,裝作內力全失的模樣,可是【他內力深厚,受到外力時自然而然的生出反應抗御】。鹿杖客一推之下,立時發覺師弟確是內力全失,苦頭陀卻是假裝。

打穴

範遙頭也不回,反手便點了孫李二人的啞穴和軟麻穴,【手法之快,認穴之準,鹿杖客也是暗暗嘆服。

掌力

範遙一推房門,快如閃電的撲向床上。雙腳尚未落地,一掌已擊向床上之人。他深知鹿杖客武功了得,這一掌若不能將他擊得重傷,那便是一場不易分得勝敗的生死搏鬥,是以這一掌使上了十成勁力。隻聽得拍的一聲響,隻【擊得被子破裂、棉絮紛飛,揭開棉被一看,隻見韓姬口鼻流血,已被他打得香殞玉碎】,卻不見鹿杖客的影子。

拳力

【範遙一拳擊出,將一名元兵十夫長的臉打得稀爛,搶過擔架中的傷者,轉身便走。】

武器

張、楊、範三人平時臨敵均是空手,今日面對勁敵,可不能托大不用兵刃,【三人一法通,萬法通,甚麽兵刃都能使用】,張無忌此言,乃是就著二人方便。楊逍道:"聽由教主吩咐便是。"

實戰

鹿杖客拿起門閂,先將門上了閂,轉身笑道:"美人兒,我來給你解開穴道,可是你不許出聲說話。"一面說,一面便伸手到被窩中去,手指剛碰到韓姬的脊背,突然間手腕上一緊,【五根鐵鉗般的手指已將他脈門牢牢扣住。這一下全身勁力登失,半點力道也使不出來】,隻見棉被掀開,一個長發頭陀鑽了出來,正是苦頭陀。【範遙右手扣住鹿杖客的脈門,左手運指如風,連點了他周身一十九處大穴。鹿杖客登時軟癱在地,再也動彈不得】,眼光中滿是怒色。

範遙搖了搖頭,心下苦思拆解這一招的法子。他呆了半晌,忽向張無忌道:"教主,屬下向你請教一路武功。"雙掌按在桌上,伸出左手一根食指,右手一根食指,一前一後,靈活無比的連續動了七下,低聲道:"【我雙臂如此連攻,隻須纏到了這小子的手臂,內力運出,便能震斷他的手臂關節,他指力再厲害,也教他無所施其技。】"張無忌也伸出雙手食指,左鉤右搭,道:"小心他以指力戳你手臂。"範遙點頭稱是,道:"【我以擒拿手抓他手腕,十八路鴛鴦連環腿踢他下盤。】"張無忌道:"猛攻八十一招,叫他無法喘息。"

【範遙成竹在胸,已有製勝宋青書的把握】

評價

突然之間,一股肉香從寶相精舍對面的一間廂房中透出,那是【神箭八雄】中孫三毀和李四摧二人所在。範遙心念一動,走到廂房之前,伸手推開房門,肉香撲鼻沖到。隻見李四摧蹲在地下,對著一個紅泥火爐不住扇火,火爐上放著一隻大瓦罐,炭火燒得正旺,肉香陣陣從瓦罐中噴出。孫三毀則在擺設碗筷,顯然哥兒倆要大快朵頤。

兩人見苦頭陀推門進來,微微一怔,見他神色木然,不禁暗暗叫苦。兩人適才在街上打了一頭大黃狗,割了四條狗腿,悄悄在房中烹煮。萬安寺是和尚廟,在廟中烹狗而食,實在不妙,旁人見到那也罷了,這苦頭陀卻是佛門子弟,莫要惹得他生起氣來,打上一頓,【苦頭陀武功甚高,哥兒倆萬萬不是對手】,何況是自己做錯了事,給他打了也是活該

【苦頭陀武功極高,在趙敏手下實是第一流的人物,平時神箭八雄是萬萬巴結不上的】,今日能請他吃一頓狗肉,說不定他老人家心裏一喜歡,【傳授一兩手絕招,那就終身受用不盡了。】

鶴筆翁見了他這等支持不住的神態,心中一喜:"這【苦頭陀武功的底子是極高的,隻是一直沒機會跟我師兄弟倆較量個高下】,瞧他中毒後這等慌亂失措,隻怕內力是遠遠不如我們了。"鹿杖客不動聲色,笑道:"苦大師,當真得罪了。"

說著便伸手去扶,著手之處,卻是苦頭陀手腕的"會宗"和"外關"兩穴。範遙見他如此出手,已知機關敗露,左手一揮,登時使重手法打中了鶴筆翁後心的"魂門穴",使他一時三刻之間,全身軟癱,動彈不得。【兩大達人中去了一個,單打獨鬥,他便不懼鹿杖客一人】

範遙笑了笑,說道:"【鹿先生,苦頭陀的武功就算及不上你,也差不了太多。】你要打敗我,隻怕不是一兩百招之內能夠辦到。你勝我三招兩式不難,但想既挾韓姬,又救師弟,你鹿杖客未必有這個能耐。"

空智對範遙的武功也是頗為忌憚】,加之寺中方有大變,實無心緒與範遙動手,再被他這麽一激,當即點頭,說道:"好,今年八月中秋,咱們在萬安寺相會,不見不散。"

隻聽空智緩緩說道:"範施主,今日你一心要救金毛獅王,不敢和我動手,是也不是?"範遙一凜,立定了腳步,心想:"這和尚畢竟識穿了我們的用心。"回頭哈哈一笑,說道:"在下並無勝你的把握。"空智微笑道:"老衲也無勝得施主的把握。"兩人相視點頭,突然之間,【心頭都浮上英雄重英雄、好漢惜好漢之情。

空智搶上去抱住空聞,叫道:"師兄,你身子安好?師弟無能,罪該萬死。"空聞微笑道:"全仗這位範施主和顏施主從地道中穿出來相救,否則你我焉有再見之日。"空智駭然道:"明教厚土旗穿地之能,一神至此。"向範遙、顏垣深禮致謝,又道:"範施主,老僧先前無禮冒犯,尚請原宥。

大都萬安寺之約,老僧是不敢去的了。"武林人士訂下比武的約會,若是食言不到,比之較技服輸可要丟臉萬倍。【空智對範遙冒險相救師兄的大德感激無已,這才自甘毀約。兩人本來互相佩服,經此一事,更加傾心接納,從此成為至交好友。

人物形象

楊逍和範遙兩人都是著名的美男子,但在《倚天屠龍記》中,金庸用了不同的手法烘托出他們的特色。寫楊逍,金庸強調他的冷傲自負和男子魅力;寫範遙,金庸強調的是智勇和毅力。

範遙一出場時是汝陽王手下一個相貌醜陋的啞巴"苦頭陀",跟隨趙敏進行破壞中原武林的陰謀,他碰上楊逍及張無忌到萬安寺救人,張無忌到小崗上測試他的武功,證明值得他佩服,那才發聲透露本來身份,與舊友相認。

到了這時,範遙的英俊面目早已無存,他說出陽頂天失蹤,他懷疑是成昆勾結蒙古官府所做的手腳,眼見明教內部起了分裂,他便一心要深入蒙古人的巢穴查探。為了避免廬山真面目被成昆識破,竟然自毀容貌,用葯弄焦頭發,再扮成啞巴,從西域混至汝陽王府之中,一耽近二十年。

能夠自毀容貌,必然是十分狠心,何況本來以英俊出名,更要忍心得不得了。扮啞巴、到西域賣武,由花刺子模國的蒙古王公薦入汝陽王府,都顯出他的機智,而在汝陽王府潛伏多年,更顯露他過人的毅力,換了別人,很可能早已沉不住氣而被揭穿。

當他知明教有滅教之禍,不惜自毀容貌,裝聾作啞,以苦頭陀之名投身元室,成為汝陽王親信。汝陽王愛女趙敏,自小隨範遙習武,二人情同師徒,直到遇教主張無忌才恢復身份。

跟範遙做朋友可能樂趣無窮,但做他的敵人肯定極不好過,因為這人除了武功高強,機智沉毅之外,還行事邪氣,絕不講仁義道德,為了達到掩護身份的目的,殺幾個明教兄弟也在所不計,至于殺人滅口、殺人嫁禍等等,就更不猶豫了。

他與楊逍的說話語氣亦是不同,楊逍冷傲,說話不容情,範遙更口沒遮攔,例如亂說滅絕師太是他情人、周芷若是他們私生女兒,雖然目的是為了騙鹿杖客給他解葯救人,一半動機也是在乘機損損滅絕師太,討她便宜,激她憤怒。滅絕師太自殺,主要原因是受了趙敏之辱,鞏固她必死之心的,則是範遙破壞她的聲名。

金庸寫善人也有壞處、壞人也有好處,每每過火,寫成好人是壞人。壞人才是好人,但範遙則恰到好處,令人覺得他又好又壞。

舊版《倚天屠龍記》中韓千葉之死的疑案

舊版《倚天屠龍記》中有一段關于銀葉先生鮮為人知的謀殺案,凶手作案動機卑劣無恥,不可告人,手段陰險毒辣,令人發指。可惜金庸先生始終未將該凶手繩之以法,而死者則冤沉海底。

範遙範遙

這起謀殺案的受害者是紫衫龍王黛綺絲的丈夫韓千葉,死因是中毒。究竟誰是凶手,殺人動機如何?

"蝶谷醫仙"胡青牛關于該凶手特征的描述:"我問起下毒之人,知是蒙古人手下一個西域啞巴頭陀所為。"該凶手在身份上和外形上,都與範遙極其吻合,而且範遙顯然又具備謀殺韓千葉的最直接動機。

範遙愛慕黛綺絲良久,曾央陽教主夫人為其做媒,但黛綺絲卻寧死不從(雖然黛綺絲此舉亦事出有因,但在不明底細的範遙看來,黛綺絲顯然對他絕情之極矣)。而更不可忍受的是,黛綺絲居然一見鍾情的愛上了一個毛頭小伙子韓千葉,為了跟他雙宿雙飛竟不惜叛教而出。這一切自然早已足夠讓範遙對韓千葉萌生殺機了。

令人費解的是"兩位中毒的情形不同":黛綺絲"中毒不深,可憑本身內力自療";而韓千葉所中的毒卻是"無葯可治"(請註意,這是"蝶谷醫仙"胡青牛所說的"無葯可治")。

若是普通仇家,則很少有對兩人施以如此判若雲泥般的區別對待這種可能。合理的解釋是下毒者隻是想對黛綺絲略施薄懲,而對韓千葉則務求趕盡殺絕。範遙對黛綺絲是舊情未了,銀葉先生則是他的情敵。

當範遙在大都初遇小昭時,"(轉身出店,經過小昭身邊時,)突然一怔,臉上神色驚愕異常,似乎突然見到甚麽可怕之極的鬼魅一般,失聲叫道:"你……你……"可以想象到範遙見到小昭時的害怕,並且是"似乎突然見到甚麽可怕之極的鬼魅一般"的害怕!

當然,範遙害怕的並不是小昭,而是面貌與她酷似的黛綺絲。但範遙為什麽會害怕黛綺絲呢?如果僅僅是因為當年對她有所愛慕和遭到拒絕,那麽再次不期而遇時,應該不勝唏噓感慨才對,斷斷不該有害怕這種表情的出現。由此可見,範遙正是那個以"啞巴頭陀"的身份害死韓千葉的凶手,所以才會對黛綺絲"如見鬼魅"般的害怕。

而更狡猾的是,範遙早為自己留了後路。他在剛投入張無忌麾下時,故意聲稱自己為取信汝陽王曾親手格斃過本教的三位香主,見張無忌臉上有"不豫之色"便當場斷指明誓,並以死相脅,給張無忌留下了一個"此人說得出做得到"的鮮明印象。擠兌得這位"年輕識淺"的新教主不得不說出"你再殘害自身,那便是說我無德無能,不配當此教主大任。你再自刺一劍,我便自刺兩劍"之類的言語。

顧寶明版範遙顧寶明版範遙

很明顯,範遙此舉的目的可概括如下:首先是萬萬不能讓黛綺絲得知他的真實身份,一旦被她識破身份,黛綺絲武功不及他範遙,也不足為慮,明教中的老兄弟們當年大半都不太贊同黛綺絲嫁與韓千葉,所以要是黛綺絲來向他尋仇,雖不見得大家會幫範遙,但至少也沒有多少人會站在黛綺絲一邊。殊為可慮者,倒是這位頗具"正義感"的新教主,因此須得先用話將他擠兌住,讓張無忌賭咒發誓般的聲明不再追究他以往的過失。這樣即便日後黛綺絲重歸明教,張無忌也不能再追究他昔日毒死韓千葉的罪行了。

金先生最後並不揭穿其險惡用心,是因為隨著情節發展,黛綺絲母女去了波斯,在情理上已不具備揭露範遙罪行的可能性,大概也是因為《倚天屠龍記》中奸人實在太多,作者不忍再多添一筆,以免給人造成一種到處都是"奸人當道"的印象。

需要說明的是,原著二版中給韓千葉下毒的人為啞巴頭陀,這才招致了範遙的嫌疑,新修的第三版中已將下毒之人改為西域番僧,範遙的嫌疑被洗清了。而在最初的明報連載中,給韓千葉下毒的人是西域白駝山傳人,和範遙無關。

胡東版範遙胡東版範遙

胡青牛又道:「七年之前,有一對老年夫婦身中劇毒,到蝴蝶谷求醫。這對老夫婦是東海靈蛇島的主人,武功自成一家,原是老一輩的人物,金花婆婆和銀葉先生數十年前威震天下,誰都忌憚三分。我不敢直率拒醫,但你想,我既已迷途知返,豈能一錯再錯?當下搭了搭脈,便說島主銀葉先生無葯可治,老夫人金花婆婆中毒不深,可憑本身內力自療。我一問起下毒之人,知道是西域白駝派一位極厲害的人物所為,和拙荊原無幹系,但我既說過除了明教本教的子弟之外,外人一概不治,自也不能為他們二人破例。那位老夫人許下我極重的報酬,隻求我相救老島主一命。想那靈蛇島主人金花銀葉夫婦在武林中是如何身份,居然出口向我求懇,那自是我極大的面子,但我顧念夫妻之情,還是袖手不顧。這對夫婦居然並不向我用強,兩人知道無望,便即黯然而去。我知道為了不肯替人療毒治傷,江湖上已結下了不少梁子,惹下了無數對頭。但我夫妻情深,終不能為了不相幹的外人而損我伉儷之情,你們說是不是啊。」

第三十五回<醫仙毒仙>


金老是將明教中人當作正面人物來塑造的,觀明教中人行事雖有乖張偏激之處,但基本上都是鐵骨錚錚、豪氣幹雲的熱血漢子,範遙如果因男女私情便下毒謀害韓千葉,顯然有悖正面人物的形象。

影視形象

1978年香港無線電視劇《倚天屠龍記》黃志強飾演

1978年香港邵氏電影《倚天屠龍記》韋弘飾演

1984年台灣台視電視劇《倚天屠龍記》蔡中秋飾演

1986年香港無線電視劇《倚天屠龍記》陶大宇飾演

1994年台灣台視電視劇《倚天屠龍記》顧寶明飾演

2001年香港無線電視劇《倚天屠龍記》王維德飾演

2003年合拍電視劇《倚天屠龍記》袁苑飾演

2009年內地電視劇《倚天屠龍記》胡東飾演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