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迪安

範迪安

範迪安,中國美術館館長,從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到中國美術館館長,範迪安是中國最高級別的美術殿堂的掌門人,是在中國當代藝術史上舉足輕重的人物之一。 2009年12月,自由撰稿人黃以明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狀告中國美術館館長範迪安、台灣雕塑家蕭長正等剽竊其學術著作。2010年2月8日,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已經正式受理此案。範迪安公開聲明反駁“剽竊”說,自稱是“被署名”。

  • 姓名
    範迪安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福建
  • 出生日期
    1955年10月
  • 職業
    館長
  • 代表作品
    《當代文化情境中的水墨本色》

參展記錄

從事20世紀中國美術研究、當代藝術批評與展覽策劃、藝術博物館學研究。藝術管理實踐者,現為中國美術館館長,中國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副主任,教授。

油畫《引得春風進山來》參加第二屆全國青年 美展;著有《當代油畫十家風格與技法研究》(合作)、《當代文化情境中的水墨本色》,主編《世界美術院校教育》等叢書。

發表有《學院的當代使命》、《美術學院:跨世紀的思考》、《西北風儀——西北師大美術系教師作品展觀後》等畫冊撰著評論文。

策劃“水墨本色”、“第25屆巴西聖保羅雙年展”中國館等展覽。

擔任“都市營造――2002上海雙年展”主策展人,第五十屆、五十一屆“威尼斯雙年展”中國國家館策展人、總策展人,中法文化年“20世紀中國繪畫展”、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中國當代藝術展”策展人,“藝術之巔”系列藝術推廣活動藝術總顧問。

2005年12月調任中國美術館館長。在他的支持下,2008年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辦的“盛世和光——敦煌藝術大展”吸引了許多觀眾的目光。每天近2萬、最多時達2.8萬人的觀眾數量。

學術作為

(圖)範迪安(圖)範迪安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範迪安一直奔波于全世界各國的文化界,積極推動中國當代藝術運動與國際藝術交流。擔任中國美術館館長一職之後,他策略性地將這一方式和資源帶入美術館,使得原本以展示經典藝術為主的國家級美術館逐漸承擔起當代藝術傳播和普及功能,讓當代藝術從地下半地下狀態走入官方和大眾面前。

2008年,借北京奧運的大好時機,範迪安在中國美術館開展一系列大型的中外藝術展,包括與德累斯頓美術館合作的“靈動的風景:穿越德意志藝術時空”;“格哈德•裏希特藝術展”等等,都成為年度大展中的亮點;另外為著名當代藝術家舉辦的個展,如“馬諾羅•瓦爾代斯藝術展”、“園林烏托邦——展望藝術展”開拓了美術館與畫廊機構合作的範例;同時,範迪安積極地將最新的藝術形式通過展覽介紹給大眾,比如“合成時代:媒體中國2008”國際新媒體藝術展的開幕(雖然展覽質量評價褒貶不一,但畢竟在美術館舉行的此類展覽尚屬首例)。而“我想要相信——蔡國強個展”的舉辦,無疑在奧運期間為美術館樹立良好的口碑和國際形象。

不管是展覽的策劃組織,還是美術館公共職能的推廣,範迪安的目標是讓中國當代藝術正面出場,爭取其在中國主流藝術中的地位,並與西方主流對接。他提出“美術館要實現基礎功能,必須從以藝術家為中心轉向以公眾為中心”的這一思路,把中國美術館的作用天平傾斜到公眾這方面來。

2008年,中國美術館繼續堅持舉辦美術館學術講座,讓公眾了解美術發展的特征。範迪安還帶領中國美術館將國內外展覽在全國各地輪回展出,以在普通民眾普及藝術。在他的努力下,2008年年末,政府相關部門已經批準了中國美術館新館的建設申請,將在“鳥巢”附近建立一個全新的中國美術館,從而將鳥巢周邊逐步發展成為一個21世紀新的文化中心。範迪安的這些行動產生巨大的社會效益,被認為是迄今最好地將中國當代藝術介紹給普通民眾的館長。

愛好書法

“書法是一個生命耗能過程,此終將生命的印記落在筆端。”範迪安說。他在《中國美術館當代名家系列作品集·書法卷》中,對于書法界重要的活動和當代書法家的作品以及創作現象做深入的剖析與研究,他堅持對當代優秀藝術家及其作品進行文藝批評,不但給藝術家以指導,也使自己的研究不斷深入。他還通過研究古今藝術家的技藝和風格,啓發著自己,使自己的創作更有依據。同時,他的創作又反過來使他的理論得到實踐的驗證。

範迪安十分推崇王冬齡的書法,稱其“筆墨完全被精神化,精神從具體的書寫中抽象出來,它們帶來的視覺體驗,已經不是觀看,而是體驗到了一種情境、一種情懷。”其實,作為書法家的範迪安,他同樣註重精神的超越。他的作品古樸而渾厚的魅力令人傾倒,筆法流暢,遒勁有力,那種磅礴大氣,將他那中國當代藝術領軍人物的氣質和胸懷表現得淋漓盡致。

藝術品的價值最終都是由作品的藝術含量所決定的。而藝術是不斷發展的,不是一成不變的。墨守成規一味摹古,最終既趕不上古人,又被今人所拋棄。特別是書法藝術,最容易走上摹古的誤區,有些書法家從年輕體壯直到晚年,除了功力慢慢深厚,沒有大的變化,這是一大損失。因此,書法藝術也要創新,但創新並不是標新立異。範迪安說,緊跟時代,把握時代的審美特點進行創作,與一味迎合市場是兩回事,因為二者的目的不同,前者是為了在藝術上保持先進和被人們認可,而後者則表現出對藝術的不尊重。隻要弄清這一界線,創作就既能保持前衛,又不會脫離藝術發展的軌道。因此,範迪安的創作,能夠堅持時代感與傳統文化的融合。在創作技巧的創新上,他從一個評論家的角度,綜合各家之所長,將之與傳統手法相結合,作品既不失古樸,又另有一番韻味,在古往今來的各大書家中自成一體,風格獨特。

在範迪安看來,書法創作既是一種創作行為,更是一種修身養性之道。他的創作,既是對自己藝術理論的實踐,又是對內心精神的陶冶。他不圖名利,隻為一種精神的追求,同時對自己所研究的理論作一些實踐。而正是這一創作理念和實踐目的相結合,使他的書法作品既有章法,又超越章法,既神採不凡,又避免了狂放不羈。每一筆墨,都有嚴謹的章法和理論基礎,卻又能在一種獨特的創作心境下升華為一種精神、一種情懷、一種意境。

剽竊事件

11

2009年12月,自由撰稿人黃以明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狀告中國美術館館長範迪安台灣雕塑家蕭長正等剽竊其學術著作。2010年2月8日,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已經正式受理此案。而日前,範迪安也對此發聲明指出,自己從未抄襲黃以明的文章署名發表並向媒體投稿。某些網站將黃以明所作文章編發為署名“範迪安”文章的錯誤行為,同樣侵犯了範迪安本人的權益。

原告:文章被署名“範迪安”發在網上

黃以明自稱是體製外學人,屬自由撰稿人。因為自己曾經發表的一篇文章的部分文字發表在網站上,而作者卻被署名成“範迪安”, 黃以明覺得自己的著作權受到侵犯。于是2009年12月9日,他一紙訴訟將中國美術館館長範迪安、台灣雕塑家蕭長正告上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已經于2010年1月29日正式受理此案。

黃以明告訴記者,自己曾獨立創作了對台灣藝術家蕭長正雕塑藝術評論文章《自然精神的現代構成》,後經其刪減發表在面向全球華人公開發行的台灣《藝術新聞》雜志2000年第10期上。2006年3月15日,蕭長正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了個人雕塑展,“後來我才發現,我的《自然精神的現代構成》一文遭到任意的剽竊,並以署名‘範迪安’的方式在多家媒體大規模傳播。”黃以明說。

22

據了解,“全球特產網”于2006年9月7日刊載了《我的森林與自然精神》一文,文後署名“文章作者:範迪安”,該文章是從黃以明《自然精神的現代構成》中成段摘取,拼湊而成的。

範迪安:從未抄襲黃以明文章

2010年2月8日,範迪安告訴記者,自己已經接到法院傳票,但這篇署名“範迪安”並在網上載播的文章並不是自己所寫。為正視聽,目前範迪安也已通過媒體向公眾告知事實,並發表聲明。

範迪安指出,自己在2009年12月8日之前未曾見過黃以明評論蕭長正藝術的文章,“本人也從未抄襲黃以明的文章署名發表並向媒體投稿,本人更從來沒有向‘中華特產網’、‘全球特產網’這類非專業網站投過任何稿件。”

而對于黃以明憑某些網站署名“文章作者:範迪安”,就認定是自己所為,而將自己告上法庭。範迪安稱這是把網站的過錯視為自己的過錯,這嚴重違背事實,也是“莫須有”的指控,“某些網站將黃以明所作文章編發為本人署名文章的錯誤行為,同樣侵犯了本人的權益,本人保持追究的權利。”

事件演化過程

著名美術評論家範迪安在美術界是個響當當的人物,曾任中央美院副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副主任,從事20世紀中國美術研究、當代藝術批評與展覽策劃、藝術博物館學研究。著有《當代文化情境中的水墨本色》,主編《中國當代美術:1979—1999》、《世界美術院校教育》、《當代藝術與本土文化》等叢書。其撰寫評論文章數以千計。

2005年12月,範迪安調任文化部直屬的中國美術館任館長。在他的組織領導下,2008年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辦的“盛世和光——敦煌藝術大展”吸引了許多觀眾的目光。近年來,中國美術館舉辦的美國藝術三百年,歐羅巴藝術節,德國文化年等展覽不斷受到好評。然而,讓範迪安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四年前的一場展覽為他日後惹來了一場沸沸揚揚的侵權官司。

2006年3月15日,當代台灣藝術家、木石雕刻創作者蕭長正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人雕塑展——《空間想象——蕭長正的穿透雕塑展》,範迪安是此次展會的策展人,並曾寫過一篇短文作為展覽前言。由于是兩岸的藝術交流活動,此次展覽受到了媒體的廣泛關註。當時,一篇評論蕭長正藝術造詣的題為《自然精神的現代構成》的文章中的觀點被眾多媒體引用,但都沒有署上作者的名字。

《自然精神的現代構成》一文的作者就是本案的原告——自由撰稿人、詩人黃以明。據媒體轉載黃以明的說法稱,2000年9月,在看到台灣雕塑家蕭長正的作品後,他撰寫了長達8000字的藝術評論文章《自然精神的現代構成》,並于當年10月發表在台灣《藝術新聞》雜志上。2008年,當他舉辦自己的書法展時,使用了該文章中的一段話作為個人簡介,結果遭到了很多觀展人的質疑,說他抄襲中國美術館館長範迪安的文章,這令文章作者的他感到非常驚訝。

“我一查,才發現2006年3月,中國美術館在舉辦蕭長正個人雕塑展的時候,範迪安曾撰寫了《我的森林與自然精神》一文。(註:在黃以明提交的公證材料中,“中華特產網”和“全球特產網”分別于2006年8月15日和2006年9月7日,登載了《我的森林與自然精神》一文,署名皆為“範迪安”。)經過對照,我發現該文有1518個字完全來自我的文章。”黃以明還告訴記者,之後,他多次與範迪安、蕭長正交涉,但一直無果。

2009年12月,黃以明在其個人部落格先後貼出《央視國際網站侵權黃以明<自然精神的現代構成>全文》、《請大家看看:中國美術館館長範迪安就是這樣剽竊的》和《黃以明<自然精神的現代構成>全文》三篇帖子。一石激起千層浪,隨後關于範迪安究竟是“剽竊”還是“被造假”的爭議聲在美術圈內外鬧得沸沸揚揚。

範迪安本人卻堅稱,自己根本不知情。

不久,隨著司馬南的加入使整個事件更加升級。2009年12月9日,正值第六個世界反腐日,打假英雄司馬南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爆料:中國美術館館長範迪安陷剽竊醜聞被體製外學人黃以明起訴。這引起眾多網友的關註。司馬南在微博裏透露,範迪安“抄襲”了黃以明的文章。並提出三點調侃:其一,館長也會抄襲;其二,自由撰稿人水準超過館長;其三,館長其實放下架子完全可以與黃以明私了,但館長架子放不下來。

由于雙方始終無法和解,黃以明決定打官司。經過一番輾轉,2010年1月28日上午,黃以明收到了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正式發出的“受理案件通知書”。中國美術館館長範迪安成為被告。同時被起訴的還有當代藝術家、木石雕刻創作者蕭長正以及“中華特產網”的歸屬機構浙江金華奧托康特種生物開發中心。

黃以明在訴訟中要求範迪安、蕭長正公開道歉,並賠償損失費100萬元。

挺範派網友斥責黃以明炒作

範迪安範迪安

支持範迪安的網友說:“他的文章成百上千,他的文筆和藝術思維都受人尊敬,並不是黃以明一個‘自然精神’的概念所能媲美的,在一個犄角旮旯的特產網發表對範迪安有什麽好處呢?”還有人直接質疑黃以明是炒作,而且是一個網路炒作集團的“陰謀”。

還有網友為了表明自己的判斷,列出四大炒作嫌疑。

疑點一:為什麽是非專業網站?美術評論文章寫了好幾十年的範迪安,頭一遭被指“剽竊”,證據卻是僅把文章發表在“中華特產網”、“全球特產網”這樣的非專業網站。試問,這樣的“事實”又有誰會相信?

疑點二:“剽竊”動機在哪裏?事情鬧開後,有人在部落格中稱“範迪安不是為評職稱而剽竊,而是為了面子”。也許隻要一點冷靜的分析,不難發現以範迪安在中國美術界的地位及貢獻,他根本不會去為這樣一篇文章“鋌而走險”。

疑點三:“剽竊”水準為何這麽差?對于這篇隻是通過簡單去掉幾段後沒做任何技術調整的方法就完成的“剽竊”作品,任何人都會覺得手法太過小兒科,恐怕就連一個學生考試作弊也都懂得避免這麽去做。以範迪安的筆桿子,怎麽可能出現這樣的“失誤”?

疑點四:“證據”是否很牽強?黃以明的舉證隻有兩年前的一張網頁截圖,巧合的是這兩個與美術專業扯不上關系的網站卻全部“消失”。更巧合的是,除了這兩個網站以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網站或是期刊登載過此文……這多少會讓人浮想聯翩,似乎在“剽竊”或是“被署名”以外,還存在著有計畫的“炒作”這麽一種可能性。

範迪安就剽竊發聲明

《關于黃以明狀告本人“剽竊”其文章一事的聲明》

2010年2月3日,本人得知,黃以明以本人“剽竊”其文章為由向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為正視聽,本人在此通過媒體向公眾告知事實,並發表聲明。

2009年12月8日晚,有美術界同仁告知:有一篇本人抄襲一位詩人評論蕭長正雕塑藝術的文章刊載于網上,這位詩人將訴之公道。聽此訊息,本人十分驚愕!記起2006年春,台灣雕塑家蕭長正先生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展覽時,本人當時曾寫過一篇短文作為展覽前言,此外未曾寫過有關蕭作文章。遂電話詢問蕭長正是否在畫冊或其他媒體發表本人文章或其他評論文章時,在署名上出錯,也詢問蕭長正是否還有其他評論家寫過有關他的文章。蕭長正告知約10年前有一位名叫黃以明的先生寫過一文,評論他的藝術。于是,本人在網上搜檢,才看到了黃以明于2000年10月所寫《自然精神的現代構成——介紹雕塑家蕭長正的藝術》,也查到了“全球特產網”于2006年9月7日刊載了《我的森林與自然精神》一文,文後署名“文章作者:範迪安”。經比對二文,署名本人的文章完全為從黃以明文中成段摘取,拼湊而成。黃的原文長達一萬餘字,署名本人之文約1500字。

本人認為網站如此胡亂編造,盜他人之文安本人之名,是對原文作者嚴重的侵權和傷害,但此事非本人所為,並與本人毫無關系,應該迅速向黃以明通報情況,說明事實。為此,經向藝文界朋友多方了解,得到了黃以明的電話。12月9日午後,本人掛通了黃以明的電話,其正在午餐中,隨即本人發簡訊給他,全信如下:

“以明先生你好!我昨日得知有網上發表了署我之名的蕭長正評論文章,而且是你的大文之刪節版,我十分吃驚!一是蕭于06年春在我館辦展,我隻為其作過一展覽前言,未寫其他專文,二是更沒有竊用或改用你的文章署我之名投稿發表。經查網站,果見有‘全球特產網’06年發過一文,是你評蕭長正藝術長文的節拼文並署我是作者。我深知你對此事況的氣憤和應有的追究權利。網站張冠李戴,胡亂編造,侵犯你的著作權,同樣也損害我的名義,還導致你對我的誤解,我深為理解並與你同樣氣憤!如果我早知此事,定會採取措施要求網站更正。這裏專信將我處情況向你介紹,也望電話與你溝通。我們同為藝文學界同仁,當共鄙而今各種侵犯著作權之弊端,以護學理,以正時風。中國美術館範迪安。”

稍後本人再度電話黃以明,告知:本人從未抄襲他的文章署名發表。本人知道訊息後即作了解,才知道情況。為此,向他明確表示三點態度:一、對他的著作權被侵害表示氣憤,作為同道學人,大家都特別痛恨自己文著被人剽竊和盜用。二、本人支持他在維權上採取的合法行動,如需本人澄明事實,本人將予配合。三、在此問題上,本人也是受害者。文人著述觀點、角度各有不同,我們彼此的文章都有個性風格,網站冒用我的名字發表文章,我也同樣不能接受。

在本人向黃以明說明情況和表明態度之後,其仍堅持在網站上發表本人“剽竊”其文章的言論,並向法院提起訴訟。鑒于法院已經受理此案,本人在此鄭重聲明:

1、本人在2009年12月8日之前未曾見過黃以明評論蕭長正藝術文章,本人也從未抄襲黃以明的文章署名發表並向媒體投稿,本人更從來沒有向“中華特產網”、“全球特產網”這類非專業網站投過任何稿件。

2、黃以明稱有許多網站未經他的許可發表了他的文章,並且未署其名,這些與本人無關,本人從未向任何媒體提供過黃以明的文章。

3、黃以明僅憑某些網站署名“文章作者:範迪安”,就認定是本人所為,把網站的過錯視為本人過錯,這嚴重違背事實,也是“莫須有”的指控。

4、某些網站將黃以明所作文章編發為本人署名文章的錯誤行為,同樣侵犯了本人的權益,本人保持追究的權利。

5、本人相信媒體會作出公正的判斷,法律會作出公正的判決。

範迪安

2010年2月3日

引申:絡“被署名”現象

此次剽竊門事件究竟是“被剽竊”還是“被署名”,或許隻能通過法庭的質證和審理才能還原整個事件的真相。各方都在期待法院的裁判。

然而,現實中凡是網上發表的文章、訊息、新聞從來或很少與作者本人商量,而且反復轉載,凡是反復轉載的文章更沒有與作者本人核實或見過面。因此,很難僅憑網上文章的署名就判定某篇文章是作者本人投的稿。

馬未都是著名收藏家,他出身文學刊物編輯,文筆不錯,經常在自己部落格上發表一些散文和隨筆。由于他的文章多出自生活,言之有物,生動有趣,許多人都喜歡。2008年8月14日,馬未都在他新浪部落格上發表的一篇名為《量力而行》的散文,後來被署名“陳志宏”的業餘作家改編成故事發表在上海<故事會>上,黃宏虎年春晚小品《兩毛錢一腳》就是根據這個故事改編的。馬未都知道後向央視春晚維權,央視春晚承認了馬未都的原創權。

可見,由于網路的自由和開放的性質,很難審查也沒有人審查作者的真實性,這是網路時代基本的狀況。

相關新聞

範迪安:免費開放美術館讓百姓成為公共文化設施的主人

範迪安:首先我要講免費開放給老百姓帶來的實惠,不要看美術館也就是20塊的門票,半票是10塊錢,但由于設定了門票,就會使老百姓覺得這個文化設施沒有真正作為主人去享用,所以免費開放是讓我們人民民眾能夠在這些公共化設施裏面成為真正的主人,這是很重要的文化心理和情感的作用。所以免費開放之後,第一個我們觀眾群多了,2011年中國擁有美術館的觀眾總量超過了105萬人,每天平均有3000多人。第二個就是我們觀眾的類型也豐富了,以往是完全喜歡美術,或者美術愛好者來看畫,來看雕塑,如今老百姓更多是當做一個文化、休閒、藝術欣賞的去處,尤其是全國的公眾到北京來,包括外國朋友到北京來,一看是免費的,他覺得這很值得去了解一下,很值得去看一看,所以觀眾的結構也豐富了,這樣就很好的發揮了文化設施的作用。[1]

範迪安:博物館應本著非盈利的目標為公眾提供服務

範迪安:我屬于在美術界裏看博物館最多之一的一位專業人員,在比較當中我們可以看到西方發達國家,它在博物館、美術館的建設上起步得早,它辦館的方式方法也很規範,既有公立的,也有民營的,不管是公立的、民營的,但是都本著一個面向社會非營利,哪怕它是私立博物館,它也是以非營利的目標來為公眾提供很好的服務,這是第一個。第二個,西方很多著名藝術博物館,有非常雄厚的藏品積累,也就是名家名作,有時我們千裏迢迢千辛萬苦跑到那個地方去,就是為了看一幅畫,比如說要到德國,除了到柏林去看以外,一定要到德裏斯頓去看,因為有拉斐爾的作品,一副好作品就可以看到一段歷史,所以這是一個方面。另外,西方美術館在專業配置上比較齊全,比如作品保管、維護、研究文獻資料。相比起來,我們國家一方面美術呈現出方興未艾,另外一方面也還需要不斷提高專業水準,所以我們在面向公眾服務的同時,對外要面向公眾服務,對內要夯實我們的專業基礎,這樣的話才能更好的提供服務。

文章隨筆

為“國際當代素描展”畫冊做的序

(圖)範迪安(圖)範迪安

2000年,中央美術學院和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美術學院、英國格拉斯哥美術學院形成了一個“國際素描交流項目”。幾年來,三方互派教員,舉行短期講習班,舉辦小型作品觀摩展,也召開互動的素描教學研討會。這個被我們稱為“三角交流”的項目使三所院校都得到補益。項目運行一輪後.我們構想在中國舉行一次較大規模的學術活動.經與西安美術學院、廣州美術學院的同仁們一起商議,加上各大美術學院的參與支持,決定舉辦一個“國際當代素描展”,展覽將在西安北京廣州等地相繼展出.于是有了來自三個國家十多所美術學院組織的素描作品,其中絕大部分出自這些參加院校的教師之手——這是這本畫冊的由來。

在改革開放進一步深化和高等教育快速發展的條件下,中國的各個美術學院都在擴展對外交流,在各種交流項目中,也更多朝向深入的學術層面。但是總起來說,這些年來,在設計藝術專業領域裏的交流相對比較多,這是因為我們容易看到國外一些美術院校在設計教育中適應社會發展需求的歷史經驗和現實優長.我們方興未艾的設計教育也特別需要在這方面趕上和補充。但在造型藝術領域,由于文化間的差異和教學傳統的差異,中外交流的幅度還不夠寬廣,往往隻停留在信息傳遞的層面。在造型學科的基礎教育上,更是缺乏相互認真的觀察、探討與學習。實際上,在屬于“傳統”的專業學科裏,中外美術教育今天已經有許多共同的課題需要、也值得相互交流,共同探討。比如在素描這個重要性毋庸質疑的領域,就在當代文化觀念、教育目標、教學方法等許多方面有新的發展,應該說大家在許多方面面臨的是共同的問題。在一個西方美術教育已普遍是自由造型、缺乏基礎教學的看法後面,其實人家一直在做著素描的表達與素描的教學等方面的研究。而中國美術教育重視基礎教育的傳統.在今天也已不是刻板一塊,而是出現了多樣的學術取向和探索樣式。隻有在消除了認識上的文化差異之後,大家才能彼此看清對方,中外美術教育的交流才能得以深入地展開.也才稱得上“國際性”的學術交流——這是舉辦這個展覽的真正目的。

一個展覽和一本畫冊固然不足以概括“國際”的和“當代”的面貌,但是,通過它們.素描作為藝術作品的今日現狀及其他作為一個教學範疇的表現特征.面臨的問題大致是清晰可見的。就像所有的藝術都有“當代性”的特點與局限一樣,素描也有相當明顯的當代屬性。當代文化和藝術觀念對于素描的作用以及在素描中的反映.使人看到了素描的多種面貌。更重要的是.透過不同的面貌,可以深究其中的觀念取向、創造心理等屬于“思”的層面的問題,也可以看到觀察方法與表現方法這類屬于“看”和“做”的層面的問題。在西方,闡釋學(解釋的藝術)、文化理論(社會學研究)和現象學(體驗的藝術)等已成為當代知識風景的一大顯著特征,在素描表達和素描教學中也有反映。或者說,素描更進一步進入了“人文科學”的範疇。在中國,許多美術學院的教師們都在努力從學理上探究素描在當代文化背景中的新的可能性,有的學校在專題研究上下了很深的工夫,例如中國美術學院正在進行的具像表現繪畫的研究、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專業基礎教學中的“課題教學”研究等等。無論中外,各種力圖建立新的素描原點和方法性的實踐,都使素描的“教學”與素描的“創作”聯系了起來,使施教的學理和教育的目標聯系了起來。為此,在這次巡回展覽中將要展開的學術研討會.將有助于從素描的功能、目的、觀念、方法等方面的展開,實實在在地推動我們的教學改革——這是展覽和學術研討會意欲達到的目標。

著作介紹

《中國當代油畫寫生·風景卷》

年代:2002

(圖)範迪安(圖)範迪安

作者:範迪安

出版社:福建美術出版社

ISBN:9787539310435

出版時間:2002-2-1

版次:1

紙張:銅版紙

包裝:精裝

(圖)範迪安(圖)範迪安

內容提要

寫生,幾乎成為久違的話題了。而今的畫壇不斷地討論著當代藝術的各種話題;從文化到圖像,從觀念到操作,如此不勝枚舉,而唯獨少說到寫生。“寫生”似乎成了“習作”的同義語,提不到“當代藝術”的桌面上。既便是專門討論油畫問題時,寫和也是被遺忘的舊題或擱置在角落的次要問題。在目前各種印製越來越精美的畫冊中,寫生作品集隻佔少有的份量,如果有的話則主要是供習畫者參考的“教材”。其實歷史早就證明,優秀的寫生作品的價值是獨立與獨特的,它們是畫家面對自然的直接表現,留住了畫家興發的情感和創造性的才華,也折射出時代文化的光採。它們的生動性和生命力同產具有“創作”作品的意義,讓人從中感受到畫家的才情與個性。

《中國當代油畫寫生·人物卷》

(圖)範迪安(圖)範迪安

年代:2002

簡介:出版社:福建美術出版社

編著:範迪安

開本: 大12開

出版時間:2002.02

ISBN: 7-5393-1044-8

定價:¥ 140.00

內容提要

《中國當代美術:1979—1999》寫生,幾乎成為久違的話題了。而今的畫壇不斷地討論著當代藝術的各種話題;從文化到圖像,從觀念到操作,如此不勝枚舉,而唯獨少說到寫生。“寫生”似乎成了“習作”的同義語,提不到“當代藝術”的桌面上。既便是專門討論油畫問題時,寫和也是被遺忘的舊題或擱置在角落的次要問題。在目前各種印製越來越精美的畫冊中,寫生作品集隻佔少有的份量,如果有的話則主要是供習畫者參考的“教材”。其實歷史早就證明,優秀的寫生作品的價值是獨立與獨特的,它們是畫家面對自然的直接表現,留住了畫家興發的情感和創造性的才華,也折射出時代文化的光採。它們的生動性和生命力同產具有“創作”作品的意義,讓人從中感受到畫家朱這養,才情與個性。

年代:2000

簡介:出版社:浙江人美

作者:範迪安編

類 別:藝 術 -> 藝 術 -> 繪畫作品

開 本:8開

ISBN:7534011272

頁 數:488

出版日期:2000-09-01

第1版 第1次印刷

《中國當代美術:1979—1999》大型畫冊近日由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這套畫冊共四卷六冊,分為中國畫卷、油畫卷(上、下冊)、版畫·水彩卷、雕塑·陶藝·壁畫卷,收入了1979—1999年間1250餘位中國藝術家創作的各類優秀藝術作品1300件,還收入了中國當代藝術評論家的多篇專題研究論文,形象地展現了20世紀最後20年間中國美術的發展狀況,是一部資料完備、印製精美、具有收藏與研究價值的中國當代美術視覺歷史的經典畫冊。這套畫冊由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範迪安主編。

作品欣賞

範迪安 範迪安 範迪安 範迪安 範迪安 範迪安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