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成大

範成大

範成大(1126年-1193年),字致能,號石湖居士,謚文穆,吳郡(今江蘇蘇州)人。他與楊萬裏陸遊尤袤合稱南宋“中興四大詩人”。其詩風格輕巧,但好用僻典、佛典。楊萬裏稱其:“大篇決流,短章斂芒;縟而不釀,縮而不僒。清新嫵媚,奄有鮑謝;奔逸雋偉,窮追太白。求其支字之陳陳,一唱之嗚嗚,不可得世。”晚年所作《四時田園雜興》六十首是其代表作,錢鍾書在《宋詩選註》中謂之“也算得中國古代田園詩的集大成”。他同時還是著名的詞作家,或許還可說是一位地理學家。出使金國有日記《攬轡錄》。
  • 中文名
    範成大
  • 別名
    字致能,號石湖居士
  • 國籍
    南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吳郡(今江蘇蘇州)
  • 出生日期
    北宋欽宗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
  • 逝世日期
    南宋光宗紹熙四年(公元1193年)
  • 職業
    政治家、詩人
  • 謚號
    文穆
  • 葬處
    蘇州市吳縣西天平山南上沙村
  • 其他成就
    中興四大詩人之一
  • 其他作品
    《四時田園雜興》《攬轡錄》

人物簡介

範成大(1126年-1193年),字致能,號石湖居士,謚文穆,吳郡(今江蘇蘇州)人。他與楊萬裏陸遊尤袤合稱南宋中興四大詩人”。

範成大範成大

父母早亡,家境貧寒。紹興二十四年(1154年)進士,初授戶曹,歷官監和劑局、處州知府,累官起居郎。範成大的作品在當時即有顯著影響,到清初則影響尤大,有“家劍南而戶石湖”(“劍南”指陸遊《劍南詩稿》)之說,與尤袤、楊萬裏、陸遊號稱“中興四大詩人”。其詩風格輕巧,但好用僻典、佛典。楊萬裏稱其:“大篇決流,短章斂芒;縟而不釀,縮而不僒。清新嫵媚,奄有鮑謝;奔逸雋偉,窮追太白。求其支字之陳陳,一唱之嗚嗚,不可得世。”[1]晚年所作《四時田園雜興》六十首是其代表作,錢鍾書在《宋詩選註》中謂之“也算得中國古代田園詩的集大成”。他同時還是著名的詞作家,或許還可說是一位地理學家。出使金國有日記《攬轡錄》。另有《石湖詩集》、《石湖詞》、《桂海虞衡志》、《驂鸞錄》、《吳船錄》、《吳郡志》等著作傳世。

代表作品

反映農村生活的代表作是《四時田園雜興》,共記60首,描寫農村春、夏、秋、冬四個季節的景色和農民的生活,同時也反映了農民遭受的剝削以及生活的困苦。這是其中的一首,描寫農村夏日生活中的一個場景。四季分別有12首。他與楊萬裏、陸遊、尤袤合稱南宋“中興四大詩人”。

人物履歷

範成大父早亡,母:78歲身亡,父:46歲因病身亡家境貧寒。宋高宗紹興二十四年(公元1154)進士,初授戶曹,又任監和劑局、處州知府,以起居,假資政殿大學士出使金朝,為改變接納金國詔書禮儀和索取河南“陵寢”地事,慷慨抗節,不畏強暴,幾近被殺,不辱使命而歸,並寫成使金日記《攬轡錄》。後歷任靜江、鹹都、建康等地行政長官。淳熙時,官至參知政事,因與孝宗意見相左,兩個月即去職。晚年隱居故鄉石湖。卒謚 文穆。他與尤袤、楊萬裏、陸遊齊名,號稱“中興四大詩人”。

歷史年表

北宋欽宗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出生。

南宋高宗紹興二十四年(公元1154年),擢進士第。授戶曹,監和劑局。

宋孝宗隆興元年(公元1163年),遷正字。

南宋孝宗乾道五年(公元1169年),範成大為處州創義役。其法規定:民以都保為單位,據役戶多少和職役情況,各家按貧富輸錢買田稱義田,以所收田谷助當役者,民戶按次序輪流亢役。義役既行,公私皆稱便。

南宋孝宗乾道六年(公元1170年),金大定十年閏五月,孝宗遣範成大充任祈請國信使,向金索求北宋諸帝陵寢之地,並請更定受書之儀。成大以所奉國書僅語及陵寢事,請並載受書一事,孝宗不許。左相陳俊卿因力主暫緩遣使而去位。吏部侍郎陳良祐因論不應遣使而罷官責居筠州(今江西高安)。李燾懼而不敢行。範成大慨然而行,至金則密草奏書,具官更定受書儀式事。入見之日,成大既進國書,復出奏書,金廷上下為之紛然。既而成大歸館所,世宗遣伴使宣旨取其奏。九月,成大返宋。金世宗復書拒宋所請,隻許孝宗奉遷陵寢,同意歸還欽宗梓宮。

南宋光宗紹熙四年(公元1193年),逝世 。

人物成就

他從江西派入手,後學習中、晚唐詩,繼承了白居易王建張籍等詩人新樂府的現實主義精神,終于自成一家。風格平易淺顯、清新嫵媚。詩題材廣泛,以反映農村社會生活內容的作品成就最高。他使金途中所寫的七十二首絕句,如《青遠店》、《州橋》、《雙廟》等,反映了北方人民的痛苦生活和他們的民族感情。愛國情感激昂悲壯。其《催租行》、《後催租行》、《繅絲行》、《勞畲耕》等揭露封建剝削的殘酷,表現對人民疾苦的同情。他晚年所作《四時田園雜興》六十首,描繪了農村景物、風俗人情和農民生活,風格清新明快,優美流暢,富有韻味,有民歌之特色,是古代田園詩的集大成者。這類詩在南宋末期產生極大影響。

範成大範成大

他的文賦在當時也享有盛名。詞作情長意深,前期作品與秦觀相近,後期作品則近于蘇軾。範成大的作品在南宋末年即產生了顯著的影響,到清初影響更大,當時流傳著“家劍南而戶石湖”(“劍南”指陸遊《劍南詩稿》)的說法。如其中《夏日》一首說:“晝出耘田夜績麻,村庄兒女各當家。童孫未解供耕織,也傍桑陰學種瓜。”寫農民一家辛勤勞動的情景,親切、淳樸,有濃鬱的鄉土氣息。他也寫了一些應酬唱和、山川行旅、嘆老嗟悲以至講論佛典禪裏之作。楊萬裏《石湖居士詩集序》說:“(範成大詩)大篇決流,短章斂芒;縟而不釀,縮而不僒。清新嫵媚,奄有鮑謝;奔逸雋偉,窮追太白。求其支字之陳陳,一唱之嗚嗚,不可得世。”生平詳見《宋史》卷三八六。有《石湖居士詩集》、《石湖詞》等。

人物評價

範成大的作品在當時即有顯著影響,到清初則影響尤大,有“家劍南而戶石湖”(“劍南”指陸遊《劍南詩稿》)之說。其詩風格輕巧,但好用僻典、佛典。晚年所作《四時田園雜興》(60首)是其代表作,錢鍾書在《宋詩選註》中謂之“也算得中國古代田園詩的集大成”。他同時還是著名的詞作家,或許還可說是一位地理學家。有《石湖詩集》、《石湖詞》、《桂海虞衡志》、《攬轡錄》、《驂鸞錄》、《吳船錄》、《吳郡志》等著作傳世。

範成大蘇州石刻像範成大蘇州石刻像

成大素有文名,尤工于詩。上嘗命陳俊卿擇文士掌內製,俊卿以成大及張震對。自號石湖,有《石湖集》、《攬轡錄》、《桂海虞衡集》行于世眾人。

史料記載

《宋史·範成大傳》

字致能,吳郡人。紹興二十四年,擢進士第。授戶曹,監和劑局。隆興元年,遷正字。累遷著作佐郎,除吏部郎官。言者論其超躐,罷,奉祠。

起知處州。陛對,論力之所及者三,曰日力,曰國力,曰人力,今盡以虛文耗之,上嘉納。處民以爭役囂訟,成大為創義役,隨家貧富輸金買田,助當役者,甲乙輪第至二十年,民便之。其後入奏,言及此,詔頒其法于諸路。處多山田,梁天監中,詹、南二司馬作通濟堰在松陽、遂昌之間,激溪水四十裏,溉田二十萬畝。堰歲久壞,成大訪故跡,疊石築防,置堤閘四十九所,立水則,上中下溉灌有序,民食其利。

除禮部員外郎兼崇政殿說書。乾道《令》以絹計髒,估價輕而論罪重,成大奏:“承平時絹匹不及千錢,而估價過倍。紹興初年遞增五分,為錢三千足。今絹實貴,當倍時直。”上驚曰:“是陷民深文。”遂增為四千,而刑輕矣。

隆興再講和,失定受書之禮,上嘗悔之。遷成大起居郎,假資政殿大學士,充金祈請國信使。國書專求陵寢,蓋泛使也。上面諭受書事,成大乞並載書中,不從。金迎使者慕成大名,至求巾幘效之。至燕山,密草奏,具言受書式,懷之入。初進國書,詞氣慷慨,金君臣方傾聽,成大忽奏曰:“兩朝既為叔侄,而受書禮未稱,臣有疏。”搢笏出之。金主大駭,曰:“此豈獻書處耶?”左右以笏標起之,成大屹不動,必欲書達。既而歸館所,金主遣伴使宣旨取奏。成大之未起也,金庭紛然,太子欲殺成大,越王止之,竟得全節而歸。

除中書舍人。初,上書崔寔《政論》賜輔臣,成大奏曰:“御書《政論》,意在飭綱紀,振積敝。而近日大理議刑,遞加一等,此非以嚴致平,乃酷也。”上稱為知言。張說除簽書樞密院事,成大當製,留詞頭七日不下,又上疏言之,說命竟寢。

知靜江府。廣西窘匱,專藉鹽利,漕臣盡取之,于是屬邑有增價抑配之敝,詔復行鈔鹽,漕司拘鈔錢均給所部,而錢不時至。成大入境,曰:“利害有大于此乎?”奏疏謂:“能裁抑漕司強取之數,以寬郡縣,則科抑可禁。”上從之。數年,廣州鹽商上書,乞復令客販,宰相可其說,大出銀錢助之。人多以為非,下有司議,卒不易成大說。舊法馬以四尺三寸為限,詔加至四寸以上,成大謂互市四十年,不宜驟改。

除敷文閣待製、四川製置使,疏言:“吐蕃、青羌兩犯黎州,而奴兒結、蕃列等尤桀黠,輕視中國。臣當教閱將兵,外修堡砦,仍講明教閱團結之法,使人自為戰,三者非財不可。”上賜度牒錢四十萬緡。成大謂西南諸邊,黎為要地,增戰兵五千,奏置路分都監。吐蕃入寇之路十有八,悉築柵分戍。奴兒結擾安靜砦,發飛山軍千人赴之,料其三日必遁,已而果然。白水砦將王文才私娶蠻女,常導之寇邊,成大重賞檄群蠻使相疑貳,俄禽文才以獻,即斬之。蜀北邊舊有義士三萬,本民兵也,監司、郡守雜役之,都統司又俾與大軍更戍,成大力言其不可,詔遵舊法。蜀知名士孫松壽年六十餘,樊漢廣甫五十九,皆掛冠不仕,表其節,詔召之,皆不起,蜀士由是歸心。凡人才可用者,悉致幕下,用所長,不拘小節,其傑然者露章薦之,往往顯于朝,位至二府。

召對,除權吏部尚書,拜參知政事。兩月,為言者所論,奉祠。起知明州,奏罷海物之獻。除端明殿學士,尋帥金陵。會歲旱,奏移軍儲米二十萬振飢民,減租米五萬。水賊徐五竊發,號“靜江大將軍”,捕而戮之。以病請閒,進資政殿學士,再領洞霄宮。紹熙三年,加大學士。四年薨。

成大素有文名,尤工于詩。上嘗命陳俊卿擇文士掌內製,俊卿以成大及張震對。自號石湖,有《石湖集》、《攬轡錄》、《桂海虞衡集》行于世。    

代表詩歌

四時田園雜興

四時田園雜興(其一) (《夏日田園雜興》(其一)被選入人教版國小語文四年級下冊中)

範成大

晝出耘田夜績麻,

村庄兒女各當家。

童孫未解供耕織,

也傍桑陰學種瓜。

春日(其二)

土膏欲動雨頻催, 

萬草千花一餉開; 

舍後荒畦猶綠秀, 

鄰家鞭筍過牆來。

夏日(其七)

晝出耘田夜績麻, 

村庄兒女各當家。 

童孫未解供耕織, 

也傍桑陰學種瓜。

夏日(其十一)

採菱辛苦廢犁鋤, 

血指流丹鬼質枯。 

無力買田聊種水, 

近來湖面亦收租。

秋日(其八)

新築場泥鏡面平, 

家家打稻趁霜晴; 

笑歌聲裏輕雷動, 

一夜連枷響到明。

夏日田園雜興(其二)

梅子金黃杏子肥,

麥花雪白菜花稀。

日長籬落無人過,

惟有蜻蜓蛺(jiá)蝶飛。

(《其七》和《夏日田園雜興》

收盡狂飈卷盡雲,

一竿晴日曉光新。

柳魂花魄都無恙,

依舊商量好作春。

州橋

州橋南北是天街,

父老年年等駕回。

忍淚失聲詢使者:

“幾時真有六軍來?”

橫糖

南浦春來綠一川,

石橋朱塔兩依然。

年年送客橫塘路,

細雨垂楊系畫船。

代表詞作

滿江紅·冬至

寒谷春生,熏葉氣、玉筩吹谷。 

新陽後、便佔新歲,吉雲清穆。 

休把心情關葯裹,但逢節序添詩軸。 

笑強顏、風物豈非痴,終非俗。 

清晝永,佳眠熟。 

門外事,何時足。 

且團欒同社,笑歌相屬。 

著意調停雲露釀,從頭檢舉梅花曲。 

縱不能、將醉作生涯,休拘束。

滿江紅

竹裏行廚,來問訊、諸侯賓老。

春滿座、彈絲未遍,揮毫先了。

雲避仁風收雨腳,日隨和氣熏林表。

向尊前、來訪白髯翁,衰何早。

志手裏,功名兆。

光萬丈,文章耀。

洗冰壺胸次,月秋霜曉。

應念一堂塵網暗,放將百和香雲繞。

算賞心、清話古來多,如今少。

滿江紅

雨後攜家遊西湖,荷花盛開

柳外輕雷,催幾陣、雨絲飛急。

雷雨過、半川荷氣,粉融香浥。

弄蕊攀條春一笑,從教水濺羅衣濕。

打梁州、簫鼓浪花中,跳魚立。

山倒影,雲幹疊。

橫浩蕩,舟如葉。

有採菱清些,桃根雙楫。

忘卻天涯漂泊地,尊前不放閒愁入。

任碧筩、十丈卷金波,長鯨吸。

滿江紅

罨畫溪山,行欲遍、風蒲還舉。

天漸遠、水雲初靜,柁樓人語。

月色波光看不定,玉虹橫臥金鱗舞。

算五湖,今認隻扁舟,追千古。

懷往事,漁樵侶。

曾共醉,松江渚。

算今年依舊,一杯滄浦。

宇宙此身元是客,不須悵望家何許。

但中秋、時節好溪山,皆吾土。

千秋歲·重到桃花塢

北城市埭。

玉水方流匯。

青樾裏,紅塵外。

萬桃春不老,雙竹寒相對。

回首處,滿城明月曾同載。

分散兩國蓋。

消減東陽帶。

人事改,花源在。

神仙雖可學,功行無過醉。

新酒好,就船況有魚堪買。

浣溪沙

催下珠簾護絝叢。

花枝紅裏燭枝紅。

燭光花形夜蔥蘢。

棉地綉天香霧裏。

珠星壁月彩雲中。

人間別日子春風。

浣溪沙·燭下海棠  

傾坐東風百媚生。

萬紅無語笑逢迎。

照妝醒睡蠟切輕。

採〔蟲東〕橫斜春不夜,

絳霞濃淡月微明。

夢中重到錦官城。

浣溪沙·新安驛席上留別  

送盡殘著更出遊。

風前蹤跡似沙鷗。

淺斟低唱小淹留。

月見西樓清夜醉,

雨添南浦綠波愁。

有人無計戀行舟。

浣溪沙

歙浦錢塘一水通。

閒雲如幕碧重重。

吳山應在碧雲東。

無力海棠風淡蕩,

半眠官柳蔥蘢。

眼前春色為誰濃。

浣溪沙·元夕後三日王文明席上  

寶髻雙雙出綺叢。

妝光梅影各春風。

收燈時候卻相逢。

魚子箋中詞宛轉,

龍香撥上語玲瓏。

明朝車馬莫西東。

浣溪沙

紅錦障泥杏葉韉。

解鞍呼渡憶當年。

馬驕不肯上航船。

茅店竹籬開席市,

絳裙青快〔屬刂〕姜田。

臨平風物故依然。

浣溪沙

白玉堂前綠綺疏。

燭殘歌罷困相扶。

問人春思肯濃無。

夢裏粉香浮枕簟,

覺來煙月滿琴書。

個儂情分更何如。

朝中措·丙午立春大雪,是歲十二月九日醜時立春

東風半夜度關山。

和雪到闌幹。

怪見梅梢未暖,情知柳服猶寒。

青絲菜甲,銀泥餅餌,隨分杯盤。

已把宜春縷勝,更將長命題幡。

朝中措

身閒身健是生涯。

何況好年華。

看了十分秋月,重陽更插黃花。

消磨景物,瓦盆社釀,石鼎山茶。

飽吃紅蓮香飯,儂家便是仙家。

朝中措

系船沽酒碧簾訪。

灑滿勝鵝黃。

醉後西園入夢,東風柳色花香。

水浮天處,夕陽如錦,恰似鱸鄉。

中有憶人雙淚,幾時流到橫塘。

朝中措

海棠如雪殿春餘。

禽弄晚晴初。

倦客長慚杜宇,佳辰且醉提壺。

逍遙放浪,還他漁子,輸與樵夫。

一棹何時歸去,扁舟終要江湖。

朝中措

天容雲意寫秋光。

木葉半青黃。

珍重西風祛暑,輕衫早怯新涼。

故人情分,留連病客,孤負清觴。

陌上千愁易散,尊前一笑難忘。

蝶戀花

春漲一篙添水面。

芳草鵝兒,綠滿微風岸。

畫舫夷猶灣百轉。

橫塘塔近依前遠。

國多寒農事晚。

村北村南,谷雨才耕遍。

秀麥連岡桑葉踐,看看嘗面收新繭。

南柯子

槁項詩餘瘦,愁腸酒後柔。

晚涼團扇欲知秋。

臥看明河銀影、界天流。

鶴警人初靜,蟲吟夜更幽。

佳辰隻合算花籌。

除了一天風月、更何求。

南柯子

悵望梅花驛,凝情杜若洲。

香雲低處有高樓。

可惜高樓、不近木蘭舟。

緘素雙魚遠,題紅片葉秋

欲憑江水寄離愁。

江已東流,那肯更西流。

南柯子·七夕

銀渚盈盈渡,金風緩緩吹。

晚香浮動五雲飛。

月姊妒人、顰盡一彎眉。

短夜難留處,斜河欲淡時。

半愁半喜是佳期。

一度相逢、添得兩相思。

鵲橋仙·七夕

雙星良夜,耕慵織懶,應被群仙相妒。

娟娟月姊滿眉顰,更無奈、風姨吹雨。

相逢草草,爭如休見,重攪別離心緒。

新歡不抵舊愁多,倒添了、新愁歸去。

水調歌頭

細數十年事,十處過中秋。

今年新夢,忽到黃鶴舊山頭。

老子個中不淺,此會天教重見,今古一南樓。

星漢淡無色,玉鏡獨空浮。

斂秦煙,收楚霧,熨江流。

關河離合,南北們日照清愁。

想見垣娥冷眼,應笑歸來霜鬢,空敝黑貂裘。

釃酒間蟾兔,肯去伴滄洲。

水調歌頭·又燕山九日作 

萬裏漢家使,雙節照清秋。

舊京行遍,中夜呼禹濟黃流。

寥落桑榆西北,無限太行紫翠,相伴過蘆溝。

歲晚客多病,風露冷貂裘。

對重九,須爛醉,莫牢愁。

黃花為我,一笑不管鬢霜羞。

袖裏天書颶尺,眼底關河百二,歌罷此生浮。

惟有平安信,隨雁到南州。

西江月

十月誰雲春小,一年兩見風嬌。

雲英此夕度藍橋。

人意花枝都好。

百媚朝天淡粉,六銳步月生銷。

人間霜葉滿庭皋,別有東風不老。

西江月

北客開眉樂歲,東君著意華年。

遮風藏雨晚雲天。

應怕杏梢紅淺。

不惜燈前放夜,從教雪後留寒。

水晶簾箔萬花鈿。

聽徹南樓曉箭。

宜男草

籬菊灘蘆被霜後。

裊長風、萬重高柳。

天為誰、展盡湖光渺渺,應為我、扁舟入手。

橘中曾醉洞庭酒。

輾雲濤、掛帆南鬥。

追舊遊、不減商山沓沓,猶有人、能相記否。

宜男草

舍北煙菲舍南浪。

雪傾籬、雨荒蔽漲。

問小橋、別後誰過,惟有迷鳥羈雌來往。

重尋山水間無恙。

掃柴荊、土花塵網。

留小桃、先試光風,從此芝草琅開口長。

秦樓月

窗紗薄。

日穿紅慢催梳掠。

催梳掠。

新晴天氣,畫檐聞鵲。

海棠逗晚都開卻。

小雲先在闌幹角。

闌幹角。

楊花滿地,夜來風惡。

秦樓月 

珠簾狹。

卷簾春院花圍合。

花圍合。

晝長人靜,雙雙胡蝶。

花前苦殢金蕉葉。

瞢騰午睡扶頭怯。

扶頭怯。

閒愁無限,遠山斜疊。

秦樓月 

香羅薄。

帶圍寬盡無人覺。

無人覺。

東風日暮,一簾花落。

西園空鎖秋千索。

簾垂簾卷閒池閣。

閒地閣。

黃昏香火,畫樓吹角。

秦樓月

樓陰缺。

闌幹影臥東廂月。

東廂月。

一天風露,杏花如雪。

隔煙催漏金虯咽。

羅幃暗淡燈花結。

燈花結。

片時春夢,江南天闊。

秦樓月

浮雲集。

輕雷隱隱初驚蟄。

初驚蟄。

檗鳩鳴怒,綠楊風急。

玉爐煙重香羅浥。

拂牆濃杏燕支濕。

燕支濕。

花梢缺處,畫樓人立。

惜分飛 

易散浮雲難再聚。

遮莫相隨百步。

誰喚行人去。

石湖煙浪漁樵侶。

重別西樓腸斷否。

多少凄風苦雨。

夢江南路。

路長夢短無尋處。

念奴嬌

雙峰疊障,過天風海雨,無邊空碧。

月姊年年應好在,玉闕瓊宮愁寂。

誰喚痴雲,一杯未盡,夜氣寒無色。

碧城凝望,高樓縹緲西北。

腸斷桂冷蟾孤,佳期如夢,又把闌幹拍。

霧鬢風虔相借問,浮世幾回今夕。

圓缺睛明,古今同恨,我更長為客。

蟬娟明夜,尊前誰念南陌。

念奴嬌

十年舊事,醉京花蜀酒,萬葩千萼。

一掉歸來吳下看,俯仰心情今昨。

強倚雕闌,羞答雪鬢,老恐花枝覺。

指摩愁限,霧中相對依約。

聞道家宴團來,光風轉夜,月傍西樓落。

打徹梁州春自遠,不飲何時歡樂。

沾惹天香,留連國艷,莫散燈前酌。

襪塵生處,為君重賦河洛。

念奴嬌

吳波浮動,看中流翻月,半江金碧。

醉舞空明三萬頃,不管娼娥愁寂。

指點瓊樓,憑虛有路,鯨背橫東極。

水雲飄蕩,闌幹千丈無力。

家世回首滄洲,煙波漁釣,有鴟夷仙跡。

一笑鬧身遊物外,來訪扁舟訊息。

天上今宵,人間此地,我是風前客。

濤生殘夜,魚龍像聽橫笛。

念奴嬌

水鄉霜落,望西山一寸,修眉橫碧。

南浦潮生帆影去,日落天青江白。

萬裏浮雲,被風吹散,又被風如織。

尊前歌罷,滿空凝淡寒色。

人世會少離多,都來名利,似蠅頭蟬翼。

贏得長亭車馬路,千古羈愁如織。

我輩清鍾,匆匆相見,一笑真難得。

明年誰健,夢魂飄蕩南北。

念奴嬌·和徐尉遊口湖

湖山如畫,系孤篷柳岸,莫驚魚鳥。

料峭春寒花未遍,先共疏梅索笑。

一夢三年,松風依舊,蘿月何曾老。

鄰家相問,這回真個歸到。

綠鬢新點吳霜,尊前強健,不怕衰翁號。

賴有風流車馬客,來覓香雲花島。

似我粗豪,不通姓字,隻要銀瓶倒。

奔名逐利,亂帆誰在天表。

夢玉人引

送行人去,猶追路、再相覓。

天未交情,長是合堂同席。

從此尊前,便頓然少個,江南羈客。

不忍匆匆,少駐船梅驛。

酒斟雖滿,尚少如、別消萬千滴。

欲語吞聲,結心相對嗚咽。

燈火凄清,笙歌無顏色。

從別後,盡相忘,算也難忘今夕。

夢玉人引

共登臨處,飄風袂、倚空碧。

雨卷雲飛,長有桂娥看客。

簫喜生春,遍錦城如畫,雪山無色。

一夢才成,漢天涯南北。

舞餘歌罷,料宣華、回首盡陳跡。

萬裏秦吳,有情應問訊息。

我欲歸耕,如何重來得。

故人若望江南,且折梅花花相憶。

如夢令

罨畫屏中客住,

水色山光無數。

斜日滿江聲,何處撐來小渡。

休去,休去,

驚散一洲鷗鷺。

如夢令

兩兩駕啼何許,

尋遍綠陰濃處。

天氣潤羅衣,病起卻忺微暑。

休雨,休雨。

明日榴花端午。

菩薩蠻 

小軒今日開窗了,

揉藍染碧緣階草。

檐佩可憐風,

杏梢煙雨紅。

飄零歡事少,

鬢點吳霜早。

天色不愁人,

眼前無限春。

菩薩蠻·元夕立春 

雪林一夜收寒了,

東風恰向燈前到。

今夕是何年。

新春新月圓。

綺叢香霧隔。

猶記疏狂客。

留取縷金幡。

夜蛾相並看。

菩薩蠻

黃梅時節奏蕭索。

越羅香潤吳紗薄。

絲雨日曨明。

柳梢紅未晴。

多愁多病後。

不識曾中酒。

愁病送春歸。

恰如中酒時。

菩薩蠻·木芙蓉

冰明三潤天然色。

凄涼拚作西風客。

不肯嫁東風。

殷勤霜露中。

綠窗梳洗晚。

笑把玻璃盞。

斜日上妝台。

酒紅和困來。

菩薩蠻·湘東驛 

客行忽到湘東驛。

明如真是瀟湘客。

晴碧萬重雲。

幾時逢故人。

江南如塞北。

別後書難得。

先自雁來稀。

那堪春半時。

臨江仙

羽扇綸巾風裊裊,東廂月到薔蔽。

新聲誰喚出羅幃。

龍須將笛繞,雁字入箏飛。

陶寫中年須個裏,留連月扇雲衣。

周郎去後賞音稀。

為君持酒聽,那肯帶春歸。

臨江仙 

萬事灰心猶薄室,塵埃未免勞形。

放入相見似河清。

恰逢梅柳動,高興逐春生。

卜晝匆匆還卜夜,仍須月墮河傾。

明年我去白鷗盟。

金閨三玉樹,好問紫霄程。

減字木蘭花

玉煙浮動。

銀闕三山連海凍。

翠袖闌幹。

不怕樓高酒力寒。

雙松凍折。

忽億衰翁容易別。

想見鷗邊。

壓損年時小釣船。

減字木蘭花

折殘金菊。

棖子香時新酒熟。

誰伴芳尊。

先問梅花借小春。

道人破戒。

染酒題詩金風帶。

愁病相關。

不似年時酒量寬。

減字木蘭花

彼嬌鬢裊。

中隱堂前人意好。

不奈春何。

拚卻輕寒透薄羅。

翦梅新曲。

欲斷還聯三疊促。

圍坐風流。

饒我尊前第一籌。

減字木蘭花

枕節睡熟。

珍重月明相伴宿。

寶鴨金寒。

香滿圍屏宛轉山。

雞人聲沓。

瑤井玉繩相對曉。

黯淡窗紗。

卻下風簾護燭花。

減字木蘭花

臘前三白。

春到西園還見雪。

紅紫花遲。

借作東風萬玉枝。

歸田計決。

麥飯熟時應快活。

身在高樓。

心在山陰一葉舟。

鷓鴣天

體舞銀貂小契丹,

滿堂賓客盡關山。

從今裊裊盈盈處,

誰復端端正正看。

模淚易,寫愁難。

瀟湘江上竹枝斑。

碧雲日暮無書寄,

寥落煙中一雁寒。

鷓鴣天

蕩漾西湖採綠蘋。

揚鞭南決袞紅塵。

桃花暖日茸茸笑,

楊柳光風淺淺顰。

章貢水,鬱孤雲。

多情爭似桂江春。

崔徽卷軸瑤姬夢,

縱有相逢不是真。

鷓鴣天

嫩綠重重看得成。

曲闌幽檻小紅英。

酴醾架上蜂兒鬧,

楊柳行間燕子輕。

春婉娩,客飄零。

殘花淺酒片時清。

一杯且賈明朝書,

送了斜陽月又生。

鷓鴣天·雪梅

壓蕊拈須粉作團。

疏香辛苦顫朝寒。

須知風月尋常見,

不似層層帶雪看。

春髻重,曉眉彎。

一枝斜井縷金幡。

酒紅不解東風凍,

驚怪釵頭五燕乾。

好事近

雲幕暗幹山,腸斷玉樓金闕。

應是高唐小婦,妒娼娥清絕。

夜涼不放酒杯寒,醉眼漸生纈。

何待桂華相照,有人人如月。

好事近

昨夜報春來,的〔白樂〕嶺梅開雪。

攜手玉人同賞,比看誰奇絕。

闌幹倚遍憶多情,怕角聲嗚咽。

與折一枝斜戴,襯鬢雲梳月。

卜運算元

涼夜竹堂虛,小睡匆匆醒。

銀漏無聲月上階,滿地闌幹影。

何處最知秋,風在梧桐井。

不惜駿寫弄玉簫,露濕衣裳冷。

卜運算元

雲壓小橋深,月到重門靜。

冷蕊疏枝半不禁,更著橫窗影。

回首故園春,往事難重省。

半夜清香入夢來,從此熏爐冷。

三登樂

三登樂

一碧鱗鱗,橫萬裏、天垂吳楚。

四無人、拋聲自語。

向浮雲,西下處,水村煙樹。

何處系船,暮濤漲浦。

正江南、搖落後,好山無數。

盡乘流、興來便去。

對青燈、獨自嘆,一生羈旅。

欹枕夢寒,又還夜雨。

三登樂

路輔橫塘,風卷地、水肥帆飽。

眼雙明、曠懷浩渺。

問菟裘、無恙否,天教重到。

水落霧收,故山更好。

過溪門、休蕩槳,恐驚魚鳥。

算年來、識翁者少。

喜山林、蹤跡在,何曾如掃。

歸鬢任霜,醉紅未老。

三登樂

今夕何朝,披帕幌、雲關重啓。

引冰壺、素空似洗。

卷簾中、被枕上,月星浮水。

天鏡夜明,半窗萬裏。

盼庭柯、都老大,樹猶如此。

六年前、轉頭未見。

喚鄰翁、來話舊,同簽新蟻。

秉燭夜闌,又疑夢裏。

三登樂 

方帽沖寒,重檢校、舊時農圃。

荒三徑、不知何許。

但姑蘇台下,有蒼然平楚。

人笑此翁,又來訪古。

況五湖、元自有,扁舟祖武。

記滄洲、白鷗伴侶。

嘆年來、孤負了,一蓑煙雨。

寂寞暮潮,喚回棹去。

浪淘沙

黯淡養花天。

小雨能慳。

煙輕雲薄有無間。

官柳絲絲都綠遍,猶有春寒。

空翠濕征鞍。

馬首千山。

多情若是肯俱還。

別有玉杯承露冷,留共君看。

玉杯,官舍中牡丹絕品也。

虞美人·寄人覓梅

霜餘好探梅訊息。

日日溪橋側。

不如君有似梅人。

歌裏工梁妍笑、兩眉春。

疏枝冷蕊風情少。

卻稱衰翁老。

從教來作靜中鄰。

冷淡無言無笑、也無顰。

虞美人

落海時節冰輪滿。

何似中秋看。

瓊樓玉宇一般明。

隻為擔娥添了、萬枝燈。

錦江城下杯殘後。

還照郭江酒。

天東相見說天西。

除卻衰翁和月、更誰知。

虞美人

玉簫驚報同雲重。

仍怪金瓶凍。

清明將近雪花翻。

不道海棠消瘦、柳絲寒。

王孫沈醉狨氈幕。

誰伯羅衣薄。

燭燈香霧兩厭厭。

仿佛有人愁損、上盾尖。

虞美人·紅木犀

誰將擊碎珊瑚玉。

裝上交枝粟。

恰如嬌小萬球妃。

塗罷額黃嫌怕、污燕支。

夜深未覺清香絕。

風露落溶月。

滿身花景弄凄涼

無限月和風露、一齊香。

醉落魄·元夕

春城勝絕。

暮林風舞催花發。

垂雲卷盡添空闊。

吹上新年,美滿十分月。

紅蕖影下勾絲抹。

老來牽強隨時節。

無人知道心情別。

惟有蛾兒,驚見鬢邊雪。

醉落魄  

棲烏飛絕。

絳河綠霧星明滅。

燒香曳簟眠請秘。

花久影吹笙,滿地淡黃月。

好風碎竹聲如雪。

昭華三弄臨風咽。

鬢絲撩亂綸巾折。

涼滿北窗,休共軟紅說。

醉落魄·海棠

馬蹄塵撲。

春風得意簽歌逐。

款門不問誰家竹。

隻棕紅妝,高處燒銀燭。

碧雞坊裏花如屋。

燕王宮下花成谷。

不須悔唱關山曲。

隻為海棠,也合來西蜀。

醉落魄

雪晴風作。

松梢片片輕鷗落。

玉樓天半褰珠箔。

一畝梅花,吹裂凍雲幕。

去年小獵漓山腳。

弓刀濕遍猶橫塑。

今年翻伯貂裘薄。

寒似去年,人比去年覺。

霜天曉角

晚晴風歇,一夜春威折。

脈脈花疏天淡,雲來去,數枝雪。

勝絕,愁亦絕,此情難共說。

惟有兩行低雁,知人倚、畫樓月。

霜天曉角

少年豪縱。

袍錦團花鳳。

曾是京城遊子,馳寶馬、飛金鞋。

舊遊渾似夢。

鬢點吳霜重。

多少燕情鶯意,都瀉入、玻璃瓮。

玉樓春·牡丹

雲橫水繞芳塵陌。

一萬重花春拍拍。

藍橋他路不崎嶇,醉舞狂歌容倦客。

真番解悟人傾國。

知是紫雲誰敢覓。

滿眼桃李不能言,分討仙家君莫惜。

眼兒媚·萍鄉道中乍晴,臥輿中,困甚,小憩柳塘

酣酣日腳紫煙浮。

研暖破輕裘。

困人天色,醉人花氣,午夢扶頭。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新紋愁。

溶溶泄泄,東風無力,欲皺還休。

惜分飛·南浦舟中與江西帥增酌別,夜後忽大雪

畫戟錦車皆雅故。

蕭鼓留連客住。

南浦春波幕。

難忘羅襪生塵處。

明日船旗應不駐。

且唱斷腸新句。

卷盡珠簾雨。

雪花一夜隨人去。

謁金門·宜春道中野塘春水可喜,有懷舊隱

塘水碧。

仍帶曲塵顏色。

泥泥榖紋無氣力。

東風如愛惜。

恰似越來溪側。

也有一雙鸂鵣。

隻欠柳絲千百尺。

系船春弄笛。

秦樓月·寒食日湖南提舉胡元高家席上聞琴

湘江碧。

故人同作湘中客。

湘中客。

東風回雁,杏花寒食。

溫濕月到藍橋側。

醒心弦裏春無極。

春無極。

明朝殘夢,馬嘶南陌。

水龍吟·壽留守 

仙翁家在叢霄,五雲八景來塵表。 

黃扉紫闥,化鈞高妙,風霆揮掃。 

漠北寒煙,橋南和氣,笑談都了。 

自玉磷歸去,金牛再款,卻回首 、人間少。 

入與丹台舊籍,笑蒼生、祝公難老。 

春葩秋葉,喧寒易變,壺天長好。 

物外新聞,風歌轉危.吃皤虎繞。 

想如心高會,寒霜夜永,盡橫參曉。

酹江月·嚴子陵釣台

浮生有幾,嘆歡娛常少,憂愁相屬。

富貴功名皆由命,何必區區僕僕。

燕幅塵中,雞蟲影裏,見了還追逐。

山間林下,幾人真個幽獨。

誰似當日嚴君,故人龍袞,獨抱羊裘宿。

試把漁竿都掉了,百種千般拘束。

兩岸煙林,半溪山影,此處無榮辱。

荒台遺像,至今嗟詠不足。

朝中措

長年心事寄林扃。

塵鬢已星星。

芳意不如水運,歸心欲與雲平。

留連一醉,花殘日永,雨後山明。

從此量船載酒,莫教鬧卻春情。

(以上見《侵村叢書》本《石湖詞》和《補遺》)

白玉樓步虛詞六首

珠霄境,卻似化人宮。

梵氣彌羅融萬象,玉樓十二倚清空。

一片寶光中。

白玉樓步虛詞六首 

浮黎路,依約太微間。

雪色寶階千萬丈,人間遙作白虹看。

幢節度高寒。

白玉樓步虛詞六首

罡風起,背負玉虛廷。

九素煙中寒一色,扶闌四面是青冥。

環拱萬珠星。

白玉樓步虛詞六首

流鈴響,龍馭化雲來。

夾道春華籠彩仗,紅雲扶格輾天街。

迎駕鶴毰毸。 

白玉樓步虛詞六首

鈞天奏,流韻滿空明。

琪樹玲現珠網碎,仙風吹作步虛聲。

相和八鸞鳴。

白玉樓步虛詞六首

接闌外,輦道插非煙。

閒上鬱蕭台上看,空歌來自始青天。

楊袂揖飛仙。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