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增 -秦末項羽謀士

範增

秦末項羽謀士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範增》是北宋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學家、改革家王安石的一首七言絕句。

本詩所論之事,乃項梁義軍尊羋心為共主,然而題作《範增》,原因在于獻此計的,就是軍中主要謀臣範增。以往學界論範增之命運功過,多謂項羽不能聽取範增建議,有效打擊劉邦勢力,使其坐大。而本詩卻另闢蹊徑,從範增獻計"立楚之後"看其政治得失。

前二句敘寫秦亡後局勢混亂,戰爭激烈,目的都在于奪取政權,重歸一統。那麽,這時候決定成敗的因素是什麽呢?從"有道吊民天即助"一語來看,王安石顯然認為,是"道"。這種看法無疑是正確的。因為,當初眾義軍揭竿而起的時候,最響亮的口號,就是"伐無道,誅暴秦"。在項梁、項羽這支義軍具備相當實力的基礎之上,如果政治上"有道",則民心歸依,上天必助,成功在即。然而,範增卻隻獻出一條"復立楚之後"的文不對題的"餿主意",將政治基礎建立在楚人復仇心理之上。這顯然是置更為廣大的"民"于不顧,所以,此計不僅無益,而且有害。我想,王安石就是從這一點上質疑範增之計的。

王安石討論政治策略,著眼于民心向背。本篇即可為證。作者用語精煉,設問尖銳,啓人深思。

  • 中文名
    範增
  • 別名
    亞父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安徽巢湖
  • 出生日期
    公元前277年
  • 逝世日期
    公元前204年
  • 職業
    謀士
  • 其他成就
    輔佐項羽建立西楚政權

人物生平

範增是秦朝(公元前278-公元前204年)末期農民戰爭中霸王項羽的主要謀士,秦末著名政治家。秦末農民起義爆發後,秦二世二年(即公元前208年),範增投靠了項羽的叔叔項梁,勸說他立楚王的後裔為楚懷王,以此號召天下百姓。在項梁陣亡後,他跟隨項羽,成為他的重要謀士,後來封位歷陽侯,項羽尊稱他為“亞父”。《史記·項羽本紀》載:“居巢人範增,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計。”公元前207年,秦軍圍鉅鹿(今河北平鄉西南),楚懷王命宋義、項羽救趙,他為末將。後歸項羽,為其主要謀士,被尊為“亞父”。曾屢勸項羽殺劉邦;羽不聽,反中劉邦反間計;削其權力,憤而離去,病死于途中。劉邦嘗言:"項羽有一範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為我擒也。“

秦朝末年,劉邦先入函谷關,想據守關中稱王,項羽破關而入,與劉邦在鴻門(今陝西省臨潼縣東)相會,開始了歷史上著名的"楚漢之爭"。在刀光劍影、殺氣騰騰的作鴻門宴上,”好用奇計"的範增,定下暗殺之計,要把項羽的敵手劉邦殺掉,以絕後患。在舉杯祝酒聲中,範增多次向項羽遞眼色,並接連三次舉起他佩帶的玉玦,暗示項羽,要項羽下決心趁此機會殺掉劉邦。可是項羽講義氣,不忍心下毒手。此刻範增非常著急,連忙抽身離席把項羽的堂弟項庄找來,面授機宜,要他到宴會上去敬酒,以舞劍助樂為名,趁機刺殺劉邦。由于項羽的叔父項伯和劉邦部下的猛將樊噲的阻攔、救護,劉邦才得以脫身逃走,保全性命。"鴻門宴"暗殺陰謀未遂,範增勃然大怒,撥出所佩寶劍,劈碎劉邦贈給他的一雙玉鬥(玉製的酒器),明斥項庄暗罵項羽:"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史記·項羽本紀》)公元前204年初,楚軍數次切斷漢軍糧道,劉邦被困滎陽(今河南省滎陽市),于是向項羽請和。項羽欲同意,範增說:“漢易與耳,今釋弗取,後必悔之。”(《史記·項羽本紀》)于是項羽與範增急攻滎陽。劉邦手下謀士陳平施離間計,令項羽以為範增勾結漢軍,從而削其兵權,範增大怒而告老回鄉,項羽同意了。範增:"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為之,願賜骸骨歸卒餌"。未至彭城(今江蘇徐州市),就因背疽發作而死在路上。一命嗚呼。“空餘孤冢在湖濡"。範增死後二年,項羽的軍隊被劉邦,韓信、彭越的聯軍擊敗,退至垓下 (今安徽靈璧縣南)。不久,項羽逃到和縣-烏江,自刎而死。劉邦以"楚漢戰爭"的勝利者,登上了皇帝寶座,建立了中國歷史上強大的漢朝。劉邦總結項羽失敗的教訓說:“項羽有一範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為我擒也。”

範增

後人有詩曰:“君王不解據南陽,亞父徒誇計策長。畢竟亡秦安用楚,區區猶勸立懷王。”

重要事件

七十而反秦

範增是居巢(今安徽巢縣西南)人,平時在家,好出奇計。陳勝大澤鄉起義時,他年屆七十。不久,項梁率會稽子弟兵渡江而西,成為反秦鬥爭的主力,範增前往投奔,希望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智慧貢獻給反秦事業。

範增和項梁相會于薛地。當時陳勝已被殺害,張楚大旗已倒,反秦鬥爭陷于低潮,項梁、劉邦等義軍首領正相會于薛地,商議挽救時局的方針和策略。範增的到來適逢其時。

反秦策略

範增見到項梁等將領,首先分析了陳勝所以失敗的原因。他認為,秦滅六國,楚人的仇恨最深,人們至今還懷念被秦人冤死的楚懷王,因而“楚雖三戶,亡秦必楚”的預言是有道理的。而陳勝失敗的原因就是因為不立楚王之後而自立,不能充分利用楚國反秦的力量,導致其勢不長。接著範增論證和提出了反秦的策略,他認為項梁渡江以來,楚地將領紛紛前來依附,就是因為項氏世代為楚將,人們以為他能復立楚國社稷。他建議應該順從民眾願望,扶立楚王的後裔。項梁等人毅然接受了範增的提議,找到了在民間替人放羊的楚懷王熊槐的孫子熊心,復立為楚懷王,草創了楚國政權。

範增

鴻門宴

秦末,劉邦與項羽各自攻打秦朝的部隊,劉邦兵力雖不及項羽,但劉邦先破鹹陽,項羽勃然大怒,派英布擊函谷關,項羽入鹹陽後,到達戲西,而劉邦則在霸上駐軍。劉邦的左司馬曹無傷派人在項羽面前說劉邦打算在關中稱王,項羽聽後更加憤怒,下令次日一早讓兵士飽餐一頓,擊敗劉邦的軍隊。一場惡戰在即。劉邦從項羽的叔父項伯口中得知此事後,驚訝無比,劉邦兩手恭恭敬敬地給項伯捧上一杯酒,祝項伯身體健康長壽,並約為親家,劉邦的感情拉攏,說服了項伯,項伯答應為之在項羽面前說情,並讓劉邦次日前來謝項羽。

鴻門宴上,在舉杯祝酒聲中,範增多次向項羽遞眼色,並接連三次舉起他佩帶的玉玦,暗示項羽,要項羽下決心趁此機會殺掉劉邦。可是項羽講義氣,不忍心下毒手。範增非常著急,連忙抽身離席把項羽的堂弟項庄找來,面授機宜,要他到宴會上去敬酒,以舞劍助樂為名,趁機刺殺劉邦。項伯看穿了項庄舞劍意在沛公的意圖,為保護劉邦,也撥劍起舞,掩護了劉邦。在危急關頭,〔劉邦部下樊噲〕帶劍擁盾闖入軍門,怒目直視項羽。在項伯以及樊噲的掩護下,劉邦借口離開了項羽的軍營。劉邦部下張良入門為劉邦推脫,說劉邦不勝飲酒,無法前來道別,並向項羽獻上白璧一雙,向範增獻上玉鬥一雙。

“鴻門宴”暗殺陰謀未遂,範增勃然大怒,撥出所佩寶劍,劈碎劉邦贈給他的一雙玉鬥(玉製的酒器),明斥項庄暗罵項羽:“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

陳平離間計

劉邦的謀臣陳平抓住了項羽多疑、自大的特點,利用反間計。離間了項羽同範增的君臣關系。

一次項羽的使者來訪,陳平找人故意十分熱誠地接待。大魚大肉之下,又加上美女歌舞助興,使者節性地說出代楚霸王項羽向劉邦軍隊表示感謝的話來。陳平立即叫負責招待的人員撤下珍饈美女,換上粗茶淡飯,當著使者的面說:“我們還以為你是亞父範增派來的,你倒是早說你是項羽派來的。” 使者回去把這件事向項羽作了稟報,頭腦簡單的項羽怒火中燒,就此喪失了對範增的信任。

中途病死

公元前204年初,楚軍數次切斷漢軍糧道,劉邦被困滎陽(今河南省滎陽市),于是向項羽請和。項羽欲同意,範增說:“漢易與耳,今釋弗取,後必悔之。”于是項羽與範增急攻滎陽。陳平施離間計,令項羽以為範增勾結漢軍,從而削其兵權,範增大怒而告老回鄉,項羽同意了。範增:“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為之,願賜骸骨歸卒餌。”未至彭城(今江蘇徐州市),就因背疽發作而死在路上。

與項羽

亞父

在秦末的反秦戰爭中,範增是最早建議立楚懷王的後裔項梁、項羽為最高統帥的。在項梁時代,範增就已經是項梁、項羽叔侄的謀主,等到項梁死後,他的地位進一步上升,成為了項羽的最主要謀臣。範增對項羽忠心耿耿,竭盡全力為項羽出謀劃策。在範增的幫助下,項羽殺掉了企圖叛亂的宋義軍隊。又由于範增年過七旬,項羽尊稱範增為“亞父”。

分歧

項羽與範增的最大分歧在于對待劉邦的態度上。範增始終把劉邦視作爭奪項羽天下的最大敵手,他曾力主大軍進攻劉邦部隊,殺掉劉邦。而項羽則認為殺掉劉邦是不義之舉,也違反了自己當初和劉邦定下的盟約,劉邦還不足以構成其奪得天下的威脅。

在鴻門宴刺殺劉邦的計謀失敗以後,具有遠見的範增已經看到項羽的大勢已去,發出了“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的感嘆。

決裂

陳平利用項羽的多疑和自大成功離間項羽和範增之後,範增就受到項羽的猜疑,並被項羽削奪了兵權,範增憤然棄官告老還鄉。範增原以為會得到項羽的極力挽留,但項羽同意了範增的辭官請求,使範增徹底失望。範增與項羽的君臣關系也全面決裂。

司馬路在《漢朝的密碼》一書中論述範增與項羽的決裂時說:

對于範增的離去,項羽沒有作太多挽留。羽翼豐滿的幼鷹,往往急于離開母鷹的懷抱,去翱翔天空。初出茅廬的青年,更是不耐煩老父親的絮叨。年少英武,早就名滿天下的西楚霸王,或許久已厭倦亞父的嘮叨,更不滿于他老人家的說教訓斥。

範增的離去,自然是滿腹感傷,今日之西楚霸王,已非當年叔父暴死,茫然失措的少年項羽。當初那依靠在亞父肩頭哭泣的頭顱,如今已是高高昂起,不屑一顧!

範增是居巢(今安徽巢湖)人,他走到途中,“疽發背而死”。所謂“疽”,乃是氣血為毒邪所阻滯,而發于肌肉筋骨間的一種瘡腫。範增的死,恐怕也是憤懣積累而導致心力交瘁的產物。

範增的死,令人感慨。劉邦手下,文有蕭何、張良,武有韓信,項羽那裏,卻實實在在隻有一個範增是王佐之才。項梁在定陶戰死的時候,項羽剛滿25歲,範增卻已經70多歲了,人生七十古來稀,高官厚祿,珍寶美女,對于範增來說,已經沒有太多意義,所以他輔佐項羽,完全是出于與故人(項梁)的近乎兄弟之義,與項羽的近乎父子之情。所以範增的身份,與一般謀士不一樣,既是項羽的師長,又是項羽的參謀。項羽管範增叫亞父,正是對這一層非同尋常關系的肯定。

但也正是這種關系,使得範增在項羽面前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他對項羽說話的口氣、姿態,往往是居高臨下的、不留情面的。當項羽拒絕他的建議時,範增往往據理力爭、大聲呵斥,令項羽的感覺,如同一個小孩子被父親嚴厲地斥罵一般。由此而產生的逆反心理,給陳平以離間之機會。所以,陳平的離間,隻是催化劑而已。真正決定項範分裂的因素,早已經在鴻門種下。

範增的死,宣告西楚霸王終于成了孤家寡人,這是致命的一擊。從此項羽如同失去指引的蠻牛,雖然力大無窮,卻隻落得個被劉邦、韓信、彭越等戲弄玩耍,直至筋疲力盡的結局。

人物評價

貢獻

範增在七十歲的年齡上熱烈地投身于反秦鬥爭,決心為反秦事業貢獻餘生,這是極其難能可貴的。他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為義軍將領出謀劃策,對陳勝失敗之原因的分析雖然不是非常正確、全面,但提出扶立楚王後裔的建議,使反秦鬥爭獲得了一面新的旗幟,對團結和協調各地的反秦力量,促使反秦鬥爭重新走向高漲都有積極的意義。另外,義軍將領多是行伍出身,範增的加盟,不僅是人才的增加,而且改善了領導集團的能力結構,對楚國的反秦鬥爭大有裨益。由于他年齡為大,項羽後來對他以亞父稱之。

有一範增而不能用

範增為了項羽的霸主事業鞠躬盡瘁,並且看到了劉邦是項羽奪取天下的最大對手,多次向項羽闡明殺掉劉邦以絕後患確保江山的利害關系。但是,項羽為人註重義氣,多疑且自大,一方面認為殺掉劉邦是不義之舉,不利于自己重情重義的名聲。另一方面自大地認為劉邦無論在才智還是軍事策略上尚不足以對自己奪取天下的事業造成威脅。遲遲不肯殺掉劉邦。陳平的反間計輕易就使項羽對範增產生了疏遠和猜忌,範增作為一介忠臣,為項羽鞠躬盡瘁的忠心和苦心卻換來項羽的疏遠,範增隻能感嘆未能遇見明主。在範增死後,項羽在其他謀臣的勸諫下才意識到範增的一片苦心和自己對範增的誤解。

範增死後二年,項羽的軍隊被劉邦、韓信、彭越的聯軍擊敗,退至垓下(今安徽靈璧縣南)。不久,項羽逃到和縣烏江,自刎而死。劉邦以“楚漢戰爭”的勝利者,登上了皇帝寶座,建立了中國歷史上強大的漢朝。

劉邦總結項羽失敗的教訓說:“項羽有一範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為我擒也。”

認識不足

範增老謀深算,但是他沒能說服剛愎自用的項羽,最終導致刺殺劉邦的事情失敗,最後摔那個玉鬥“豎子不足與某”明是罵項庄實際是罵項羽,可見他對君臣關系的認識不足,隻知道怎樣辦大事,殊不知,了解好自己輔佐的對象才能讓辦好大事。    

相關作品

蘇軾《範增論》

漢用陳平計,間疏楚君臣,項羽疑範增與漢有私,稍奪其權。增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為之,願賜骸骨,歸卒伍。”未至彭城,疽發背死。

範增

蘇子曰:“增之去,善矣。不去,羽必殺增。獨恨其不早爾。”然則當以何事去?增勸羽殺沛公,羽不聽,終以此失天下,當以是去耶?曰:“否。增之欲殺沛公,人臣之分也;羽之不殺,猶有君人之度也。增曷為以此去哉?《易》曰:‘知幾其神乎!’《詩》曰:‘如彼雨雪,先集為霰。’增之去,當于羽殺卿子冠軍時也。”

陳涉之得民也,以項燕。項氏之興也,以立楚懷王孫心;而諸侯之叛之也,以弒義帝。且義帝之立,增為謀主矣。義帝之存亡,豈獨為楚之盛衰,亦增之所與同禍福也;未有義帝亡而增獨能久存者也。羽之殺卿子冠軍也,是弒義帝之兆也。其弒義帝,則疑增之本也,豈必待陳平哉?物必先腐也,而後蟲生之;人必先疑也,而後讒入之。陳平雖智,安能閒無疑之主哉?

吾嘗論義帝,天下之賢主也。獨遣沛公入關,而不遣項羽;識卿子冠軍于稠人之中,而擢為上將,不賢而能如是乎?羽既矯殺卿子冠軍,義帝必不能堪,非羽弒帝,則帝殺羽,不待智者而後知也。增始勸項梁立義帝,諸侯以此服從。中道而弒之,非增之意也。夫豈獨非其意,將必力爭而不聽也。不用其言,而殺其所立,羽之疑增必自此始矣。

方羽殺卿子冠軍,增與羽比肩而事義帝,君臣之分未定也。為增計者,力能誅羽則誅之,不能則去之,豈不毅然大丈夫也哉?增年七十,合則留,不合即去,不以此明去就之分,而欲依羽以成功,陋矣!雖然,增,高帝之所畏也;增不去,項羽不亡。亦人傑也哉!

《範增論》白話譯文  

劉邦採用了陳平的計策,離間疏遠楚國君臣。項羽懷疑範增和漢國私下勾結,漸漸剝奪他的權力。範增大怒,說:“天下大事已經大致確定了,君王自己處理吧。希望能讓我告老還鄉。”回鄉時,還沒到彭城,就因背上癰疽發作而死。蘇子說,範增離去是好事,若不離去,項羽一定會殺他。隻遺憾他沒有早早離開而已。

範增

既如此,那麽範增應當在什麽時候離開呢?當初範增勸項羽殺沛公,項羽不聽;終因此而失去天下;應當在此時離去嗎?回答說,不。範增想要殺死沛公,是做臣子的職責。項羽不殺劉邦,還顯得有君王的度量。範增怎能在此時離去呢?《易經》說:“知道選擇恰當時機,那不是很神明嗎?”《詩經》說:“觀察那氣象,若要下雪,水氣必定先聚集成霰。”範增離去,應當在項羽殺卿子冠軍的時候。

陳涉能夠得民心,因為打出了楚將項燕和公子扶蘇的旗幟。項氏的興盛,因為擁立了楚懷王孫心;而諸侯背叛他,也是因為他謀殺了義帝。況且擁立義帝,範增實為主謀。義帝的存亡,豈止決定楚國的盛衰;範增也與此禍福相關。絕沒有義帝被殺,而單單範增能夠長久得生的道理。項羽殺卿子冠軍;就是謀殺義帝的先兆;他殺義帝,就是懷疑範增的根本。難道還要等到陳平出反間之計嗎?物品必定先腐爛了,然後才能生蛆蟲;人必定先有了懷疑之心,然後讒言才得以聽入。陳平雖說智慧過人,又怎麽能夠離間沒有疑的君主呢?我曾經評論義帝;稱他是天下的賢君。僅僅是派遣沛公入關而不派遣項羽,在稠人廣眾之中識別卿子冠軍、並且提拔他做上將軍這兩件事,若不是賢明之君能做到這些嗎?項羽既然假托君王之命殺死了卿子冠軍,義帝必然不能容忍。因此,不是項羽謀殺義帝,就是義帝殺了項羽,這用不著智者指點就可知道了。範增當初勸項梁擁立義帝,諸侯因此而服從;中途謀殺義帝,必不是範增的主意;其實豈但不是他的主意;他必然力爭而卻沒有被接受。不採用他的忠告而殺死他所擁立之人,項羽懷疑範增,一定是從這時就開始了。在項羽殺卿子冠軍之時,項羽和範增並肩侍奉義帝,還沒有確定君臣之身份,如果替範增考慮,有能力誅殺項羽就殺了他,不能殺他就離開他,豈不是毅然決然的男子漢嗎?範增年齡已經七十歲,意見相合就留下來,意見不合就離開他,不在這個時候看清楚是非、留的分寸,卻想依靠項羽而成就功名,淺陋啊!即使這樣,範增還是被漢高祖所畏懼。範增不離去,項羽就不會滅亡。可以說範增人中之豪傑!

文化遺址

範增墓園

範增

範增墓在徐州市彭城路乾隆行宮後的土山上。據傳西楚軍人非常敬重範增,將他葬此。 範增墓現在是國家級風景區 。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