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度使

節度使

官名。唐初沿北周及隋朝舊製,重要地區置總管統兵,旋改稱都督,惟朔方仍稱總管,邊州別置經略使,有屯田州置營田使。唐代開始設立的地方軍政長官。因受職之時,朝廷賜以旌節,故稱。《資治通鑒》第二百一十卷唐紀二十六有載:唐睿宗景雲元年(公元710年),丁酉,以幽州鎮守經略節度大使薛訥為左武衛大將軍兼幽州都督,節度使之名自訥始。景雲二年,賀拔延嗣為涼州都督充河西節度使,節度使開始成為正式的官職。

節度使相當于現在的軍區書記和司令職位。

  • 中文名稱
    節度使
  • 起源于
    唐代
  • 類別
    官銜
  • 別名
    觀察使、招討使和安撫使等

製度

節度使製度之所以形成,是有幾個很重要的原因。

1.唐均田製度的崩潰

從高宗、武後以來,均田製漸趨破壞,流民、逃戶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玄宗時期曾採用很多種辦法嘗試解決。一是重申均田法令,嚴禁流徙;二是檢括客戶,聽其所在落籍;三是招募流民客戶充軍。在這幾種辦法中,前兩種都失敗了,而募流民客戶為兵的辦法雖能誘得"通逃者""爭出應募",暫時解決了社會問題,卻使這批人漸漸成為僱傭職業兵而不可卒去。于是,由于均田製度的崩潰,導致了唐兵製從府兵的征兵製,向募兵製演化。

2、巨大的擴張機器無法繼續運行,唐代邊疆情勢開始由攻轉守。

節度使製度的開端,是從唐開元天寶年間所設立的緣邊節度使。這和當時的邊疆情勢是分不開的。在這以前,唐在厲兵秣馬擊敗了東突厥之後,實際上對外用兵一直都是保持著旺盛著擴張進攻的。唐初先後擊破了東突厥,薛延陀,降伏漠北諸部,設立都督府; 此後,又打敗西突厥,滅高昌,于其地設立州縣治理,奠定了唐朝遼闊的疆域。但進攻的步伐還沒有停止,顯慶年間又平西突厥賀魯,設立二都護府統其地。又在新疆以西,波斯以東的地區分置都督府十六、州七十二,縣一百一十。

發展

顯慶五年討伐百濟 ,總章二年平高句麗,達到了顛峰狀態。在這段時間,征討是由行軍總管和大總管統領部 隊臨時出征,事畢則解。所以杜佑說"……皆是卿相,率兵御戎,戎平師還,並無久鎮 ",緣邊都督"其在邊疆,唯明烽燧,審斥候,立障塞,備不虞而已"(參見《通典· 兵典·總序》),和後來的緣邊重兵的節度使大不相同。

歸德軍節度使趙匡胤歸德軍節度使趙匡胤

但是從高宗儀鳳年間開始,到景雲、開元之際,邊疆情勢就逐漸發生變化了。唐廷的目的變成了守住開拓的疆土。從七世紀時期,唐廷對吐蕃連續兩次慘敗,甚至在儀鳳三年時大將劉審禮葬身青海,損失摻重。從此時開始才"少發兵募,且以備邊","且令大將鎮撫,蓄養將士"。到了武後時期,狄仁傑更提出"邊兵謹守備,蓄銳以待敵。待其自至,然後擊之",認為"當今要者,莫若令邊城謹守備,遠斥候,聚軍實,蓄武威"。定遠以及東中西受降城都是在此時設防的。在東北方面,由于和契丹在679年受到突厥的煽動誘惑,侵襲州縣,唐廷于朔方置雲中守捉和大同軍鎮之。特別是自奚和契丹號曰兩蕃之後,唐廷多次調發大軍與戰,卻是每戰皆北,于是更加緊的地方邊區的軍鎮建設。範陽的清來軍、威武軍以及平盧軍都是此時陸續設定的。這種變化的重要原因是由于當時唐朝內部宮廷政變此起彼伏,所以對外部軍事行動和外交政策產生了很重要的影響。此外,就是都督府州製度促進了少數民族的經濟文化長足發展,使他們勢力逐漸強大起來。

到了玄宗朝設立緣邊節度使,正是這一情勢的延伸。開元之際,大都護府實際上已經被八節度使所代替,緣邊駐扎數十萬鎮兵。而且由于四面受敵,唐朝開始收縮戰線,對東北少數民族契丹和奚晉封為王並進行和親,以騰出兵力對付西面北面的吐蕃和突厥。

玄宗玄宗

而從開元25年(737)到安祿山反叛,是唐朝最難堪的時期,與周邊各族四面作戰:北有突騎馳和阿布思,東北有契丹、奚,西有吐蕃,南有南詔。雖然在唐廷與吐蕃激烈鏖戰之秋,曾企圖緩和與東北"兩蕃"的關系,並于天寶四年(745)再度"和親",但契丹、奚竟殺公主而叛,朝廷始終未能騰出東北這隻拳頭,相反必須在那裏集結大批兵力,

屯集巨額軍費,故範陽軍能冠八鎮之首,清河糧倉號"天下北庫"。其餘邊疆情勢也孰不樂觀,因此自開元以來,邊軍城鎮日多,這些軍鎮設立有兩種形式,一種是行軍留鎮,一種是派兵鎮守。天寶元年時期,緣邊軍鎮八十餘處,以八節度使統之。同時,由于募兵製的抬頭,軍隊貭素也隨之變化,軍隊對將領有了更多的依附性。唐初以防丁、行人為主,軍城鎮戍為輔的防御體系,就是這麽逐漸演變,逐漸形成了節度使製度。

最後一個原因,就是採訪使製度的設立和二使歸一。如果把緣邊節度使與安史之亂以後的藩鎮割據等量齊觀,簡單地看成邊疆節度使向內地的移植,就太淺薄了。

沿革

唐代開始設立的地方軍政長官 。因受職之時,朝廷賜以旌節而得名。節度一詞出現甚早,意為節製調度。唐代節度使淵源于魏晉以來的持節都督。北周及隋改稱總管。唐代稱都督。貞觀以後,內地都督府並多省罷,唯軍事活動頻繁的地區尚存,以統州、縣、鎮戍。鎮戍是經常性的防御據點,比較分散,兵力單弱,故每遇戰事發生,必須由朝廷派遣行軍總管統率出征或備御。規模較大的戰役,又設定行軍元帥或行軍大總管統領諸總管。

唐睿宗景雲二年(711年),賀拔延嗣為涼州都督充河西節度使,節度使開始成為正式的官職。《新唐書·百官志四》載:"節度使掌總軍旅,顓誅殺。初授,具帑持兵仗詣兵部辭見,觀察使亦如之。辭日,賜雙旌雙節。行則建節、樹六纛,中官祖送,次一驛則上聞。入境,州縣築節樓,迎以鼓角,衙仗居前,旌幢居中,大將鳴珂,金鉦鼓角居後,州縣齎印迎于道左。"

唐玄宗開元年間,設立了磧西、北庭、河西、隴右、朔方、河東、範陽、平盧、劍南、嶺南十個節度使,範陽(北京地區,即古幽州)節度使是節度使中兵力最大的。此時的節度使多由胡人擔任,往往封郡王。朝廷任命節度使,要授予其雙旌雙節,"得以軍事專殺,行則建節,府樹六纛"。

唐高宗、武後時期,為了加強防御力量和改變臨時征調的困難,這類屯戍軍設定愈多,並逐漸製度化,形成有固定駐地和較大兵力的軍、鎮、守捉,各自置使。行軍大總管也逐漸演變成統率諸軍、鎮、守捉的大軍區軍事長官,于是長駐專任的節度使應時出現。節度使成為固定職銜是從睿宗景雲二年(711年)四月以賀拔延嗣為涼州都督充河西節度使開始的。

至玄宗開元、天寶間,北方逐漸形成平盧、範陽、河東、朔方、隴右、河西、安西四鎮、北庭伊西8個節度使區,加上劍南、嶺南共為10鎮,始成為固定軍區。節度使受命時賜雙旌雙節,得以軍事專殺,行則建節,府樹六纛(大旗),威儀極盛。節度使集軍、民、財三政于一身,又常以一人兼統兩至三鎮,多者達四鎮,威權之重,超過魏晉時期的持節都督,時稱節鎮。于是外重內輕,到天寶末釀成安史之亂。

節度使初置時,作為軍事統帥,主要掌管軍事、防御外敵,而沒有管理州縣民政的職責,後來漸漸總攬一區的軍、民、財、政,所轄區內各州刺史均為其節製,並兼任駐在州之刺史。

安史之亂後,國中遍置節度使,多為安史之亂的叛將和平叛戰事中崛起的軍閥。各統一道或數州,軍事民政,命官、徵稅,皆得獨立,父死子繼,自以世襲,號為留後而不待朝命。朝廷無力討伐,往往姑息了事,承認其地位,世稱藩鎮,迄于唐亡。

五代時期,節度使的權勢達到了極點,皇帝的擁立與罷黜都取決于節度使,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的開國君主均為節度使。

宋建立後,宋太祖有懲于唐末五代時期節度使割據一方、相互混戰的教訓,對各節度使採用了賞錢奪權的辦法,給予功臣銀錢田地,要求他們解除兵權,史稱杯酒釋兵權,解除了時任侍衛親軍都指揮使的節度使石守信對禁軍的控製。並派遣文臣知軍州事,限製了節度使節製郡縣的權力;又以轉運使接管了節度使的財政權利;將地方上強壯的士兵編入禁軍。凡此種種,節度使徒坐空城而已。

之後,節度使一般作為宰相卸任之後的榮譽職務,稱"某某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所謂"使相"。也用于武臣的加官,南宋時,有加至三鎮者,就是說名義上兼任了三個地方的節度使,如護國、寧武、保靜軍節度使劉光世、靜江、寧武、靖海軍節度使張俊、鎮南、武安、寧國軍節度使韓世忠等。

遼、金都仿唐製置節度使,往往有名無實,地位也遠不如宋朝的使相高。元朝將節度使廢除。

起源

節度使之設立,可上溯到睿宗景雲年間。這時它所統領的軍隊主要還是府兵和兵算等征 點製軍隊,隻是當邊疆上逐漸增設久鎮長征之兵時,它所統領的軍隊貭素才為之一變。但就其許可權來說,仍基本上未超過唐初的都督:"都督掌管諸州兵馬、甲械、城隍、鎮戍、糧稟,總判府事。"隻是節度使作為諸軍統帥,所領兵力更為廣大些罷了,人們往往把節度使兼支度營田使看成是"有其財賦"的證據,實則不然。支度使是管軍資糧購的事務官,"凡天下邊軍有支度使,以計軍資糧仗之用。每歲所費,皆申度支會計,以長行旨為準"。支度使由節度使兼任時,一般由副使、判官主其事。屯田或營田是為了解決邊軍糧食供應問題,"凡軍州邊防鎮守,轉運不絕則沒屯田,以益軍儲"。這種辦法自漢代已然,不足以說明節度使獨立的財政權力,至多隻是表明節度使僅僅有權調配本鎮的軍費開支而已,而軍資的支付則必須以中央度支所定"長行旨"為準。這裏就出現了採訪使這一概念。

節度使節度使

採訪使全稱採訪處置使,始置于玄宗開元二十二年(733),前身是唐初不時派遣的巡察等使。貞觀十五年,分天下為十道,朝廷巡撫使、存撫使的派遣絡繹不絕,由于位輕職 微,所以並沒有起到很好的作用。于是在景雲二年(711),朝廷設定二十四都督府,每個都督府相當于省長的地位,但由于考慮到權柄太重,容易造成太阿倒持的狀況,所以這一實行辦法還是擱淺了。但是由于領土內人口的急劇增加,所以在開元二十一年,關于設立更高一級的地方官又重新被提上了日程,張九齡奏請設立了十五道採訪使,朝廷要求採訪使"準刺史例入奏",到開元末年,採訪使的許可權已經是"許其專停刺史務,廢置由己"了。

初期的採訪使是沒有軍隊的,政權與軍權沒有合二為一,一樣不可能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天寶年間

採訪使和節度使的區域劃分並不完全吻合。常常是一個地區又有節度使又 有採訪使。但是隨著邊疆戰爭劇烈化,多元化指揮難以勝任,于是終于出現了採訪使與 節度使逐漸歸一的狀況。

天寶九年,安祿山在已經是平盧節度使加範陽節度使的情況下,兼領河北採訪使,終于 可以做到一方軍政財務自己一把通抓。在安史之亂時期,由于玄宗下令給予各道節度使 自調兵食、總管內征發,任免管內官吏等權利,採訪使的許可權已經被節度使架空。所以在乾元元年(758)下詔,罷省節度使,改為觀察處置使。此後,這個職務例由節度 等使兼任,藩鎮的軍權和行政督察權徹底合而為一。唐代藩鎮割據的格局,到此才正式形成。

唐節度使由地方軍人自行廢立從唐肅宗乾元元年(公元 758年)開始。資治通鑒220卷唐紀36條目40載:"平盧節度使王玄志薨,上遣中使往撫將士,且就察軍中所欲立者,授以旌節。高麗人李懷玉為裨將,殺玄志之子,推侯希逸為平盧軍使。希逸之母,懷玉姑也。故懷玉立之。朝廷因以希逸為節度副使。節度使由軍士廢立自此始。"

歷代狀況

唐朝

唐節度使一詞出現甚早,意為節製調度。東漢安帝永初二年 (108),梁懂受命主持西方軍事,為諸軍節度使。曹魏景元四年 (263),魏軍伐,由司馬昭指授節度。唐代也很早就用此語以明確指揮許可權,如唐太宗李世民為秦王時,任陝東道大行台尚書令,蒲城河北諸道總管及東討諸府兵均受其節度,但尚未用作職銜。唐代節度使淵源于魏晉以來的持節都督。持節都督出征時是一軍統帥,屯駐時是軍區首腦,對所統將領及州郡長吏都有節製以至生殺之權。南北朝時,刺史大都加持節都督,轄區既狹,權任亦輕,北周及隋改稱總管。隋荊、益、並、揚四大總管轄數十州,事權很重,但隻管軍事。隋煬帝楊廣廢總管,唐初恢復,仍稱都督,而自貞觀以後,內地都督府並多省罷,惟軍事活動頻繁的地區尚存,以統州、縣、鎮戍。

唐高宗唐高宗

鎮戍是經常性的防御據點,比較分散,兵力單弱,故每遇戰事發生,必須由朝廷另行調發府兵、兵募,派遣大將統率出征或備御。這些大將稱為行軍總管;規模較大的戰役,又設定行軍元帥或行軍大總管統領諸總管。早在唐初,已在軍事要地留駐部分征行軍隊,並每年派遣士兵輪番戍守。唐高宗、武後時期,突厥、吐蕃、契丹強盛,屢次入掠內地,戰事頻繁。軍、鎮、守捉使是差遣的,還保留征行的組織。與此同時,行軍大總管也逐漸演變成統率諸軍、鎮、守捉的大軍區軍事長官,原來有"行軍"含義的"道",如蔥山道、交河道、昆山道,也演變為大軍區的道,如朔方道、隴右道等。于是長駐專任的節度使應時出現。高宗以後,由中央派出的行軍總管或經略大使,常受敕節度諸軍,因而漸獲諸軍節度大使的名稱,但還不是固定職銜。節度使成為固定職銜是從睿宗景雲二年(711)四月以賀拔延嗣為涼州都督充河西節度使開始的。至玄宗開元、天寶間,北方逐漸形成平盧、 範陽、河東、朔方、隴右、河西、安西四鎮、北庭伊西八個節度使區,加上劍南、嶺南共為十鎮,始成為固定軍區,各有受其統屬之州、軍、鎮、城、守捉。節度使為差遣職名,例以所駐州都督、大都督長史或都護為其本官。受命時賜雙旌雙節,得以軍事專殺,行則建節、府樹六纛(大旗),威儀極盛。節度使例兼管內調度軍需之支度使及管理屯田之營田使。天寶後,又兼所在道監督州縣之採採訪使,集軍、民、財三政于一身。于是外重內輕,到天寶末釀成安史之亂。安史亂起,唐廷為了平叛,內地也相繼設定節鎮,增至二十餘道,不置節度使處亦置防御使,防御使不賜旌節,多以採訪使兼領。其後,採訪使改名觀察使,例兼都團練使或都防御使,兼理軍民,成為地位略低于節度使的地方軍政長官。

節度使的僚佐有副使、支使、行軍司馬、判官、推官等,將校有押衙、虞侯、兵馬使等。由于觀察使是採訪使的改名,故唐代後期節度使例兼所在道的觀察使。節度使的僚屬,都由節度使闢舉,然後上報朝廷批準。所統州縣長吏雖由中央任命,而實際則聽命于節鎮。遇刺史位闕,節鎮常遣上佐攝職,然後報請朝廷正授。地方財政收入分為上供、送使、留州三部分,送使部分常佔最大份額,對朝廷保持獨立狀態之河北三鎮,甚至全無上供。內地節度使轄區雖是藩衛朝廷的軍鎮,但實際上往往對朝廷保持不同程度的離心狀態。

唐末農民戰爭爆發後,朝廷進一步失去對地方的控製,節度使林立,他們擁兵自雄,互相兼並。其中武力最強、在唐亡後建號稱帝者,先後有五代;其餘割據一方,立國改元(也有未改元者)自傳子孫者為十國。而五代十國境內之節度使亦多桀驁跋扈,節度使部下更多悍將驕卒,逐帥殺使之軍變事件不斷發生。

宋朝

宋初承五代舊規,節度使除本州府外,還統領一州或數州府,稱為支郡,轄區內的軍、政、財權,由節度使獨攬,實際上是個半獨立的小王國。

節度使節度使

宋太祖趙匡胤、宋太宗趙炅採取各種政策,削弱節度使的軍、政、財權,以加強中央集權。乾德三年(965),令各地賦稅收入除日常軍費所需外,全部運送中央,剝奪了節度使擅自處理地方賦稅的財權。同年還命令諸州府選送精兵給中央,削弱了地方的兵權。宋太祖在平定湖南時,便命令湖南各州府直屬中央,不再隸屬于節度使。太宗又于太平興國二年 (977)詔令所有節度使屬下的支郡都直屬中央,節度使所領隻是一州府,宋政府又以朝臣出任知州、知府。此後,節度使一般不赴本州府治理政事,而成為一種榮譽性的虛銜,授予宗室、外戚、少數民族首領和文武大臣,對武將更是晉升的"極致",多者可帶兩三鎮節度使,禮遇優握。而節度使帶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中書令等虛銜,或宰相罷官到地方上帶節度使虛銜,謂之使相,尤為榮耀。遼、金分別于大州或節鎮諸州置節度使,掌管軍民兩政。此外,遼聖宗耶律隆緒亦將統領上京、中京地區契丹及奚族的五十一部首領令隱改稱節度使。金于胡裏改等路亦設節度使,管轄部族事務。元代廢。

駐地

節度使
駐地
今地
安 西
龜茲
新疆庫車附近
北 庭
庭 州
新疆吉木薩爾附近
河 西
涼 州
甘肅武威
朔 方
靈 州
寧夏靈武南
河 東
太原府
山西太原市西南
範 陽
幽 州
北京市
平 盧
營 州
遼寧錦州市西
隴 右
鄯 州
青海樂都
劍 南
成都
四川成都市
嶺南
廣州
廣東廣州市
武寧
徐州
江蘇徐州市
淮南
揚州
江蘇揚州市
鎮海杭州浙江杭州市
宣武
汴州
河南開封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