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輅

管輅

管輅(209年-256年),三國時期曹魏術士。字公明,平原(今山東德州平原縣)人。年八九歲,便喜仰觀星辰。成人後,精通《周易》,善于卜筮相術,習鳥語,相傳每言輒中,出神入化。體性寬大,常以德報怨。正元初,為少府丞。北宋時被追封為平原子。

管輅是歷史上著名的術士,被後世奉為卜卦觀相的祖師。

  • 姓名
    管輅
  • 別名
    公明
  • 國籍
    曹魏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平原(今山東平原)
  • 出生日期
    209年
  • 逝世日期
    256年
  • 職業
    術士
  • 代表作品
    《周易通靈訣》《周易通靈要訣》《破躁經》《佔箕》

人物生平

少年奇才

管輅八九歲的時候,就很喜歡抬頭望天看星星,遇到不認識的星星就問人,最敬業的是他"夜不肯寐"。這又是一奇。他父母怕耽誤他的睡眠,于是就禁止他看星星。但是管輅還是不肯睡,他說:"我雖年小,然眼中喜視天文,家雞野鳥都知道天時,更何況人呢?"他常常在地上畫日月星辰,說出的話非常人所能言。就連學問很深的人都認為他是一個"大異之才"。

精于佔卜

管輅長大成人以後,精通周易,天文地理,佔卜看相,風水堪輿,無不精微,但面相粗陋,沒有一點威武儀容,好喝酒,好開玩笑,不論是誰都如此。因此當地人都很喜歡他,但並不尊重他。管輅的父親在利漕作官。當地居民郭恩兄弟三人都得闢足疾病,讓管輅算算命。

管輅說:"卦中說您家中有墳,其中有個女的是冤死鬼,不是您的伯母,而是叔母。從前生活困頓,有人想得到她的幾升米,將她推入井中。她入水後掙扎了一會。井上的人又推下一塊大石頭,把您叔母砸死,孤魂冤痛,向上天控訴。"聽了這些話,郭恩哭泣著認了罪。廣平劉奉林的妻子病得很厲害,已買好棺材準備後事。當時是正月,讓管輅算卦。管輅算完後說:"她的命數是八月辛卯日的中午才結束。"劉奉林不信,但他的妻子的病竟然漸漸好轉。到秋天發病而死。果然像管輅說的那樣。

連環畫中的管輅連環畫中的管輅

管輅去拜見安平太守王基。王基叫他算卦,管輅說:"會有一卑賤的女人生下一個男孩,剛落地就能行走,走入鍋灶中自死。又床上會有一條大蛇,叼著筆,全家人可去看望,很快就離走。又有鳥飛到屋內,與燕子咬鬥,燕子死鳥飛去。這是三件怪事。"王基大驚,忙問凶吉。管輅說:"隻因為您的家住得遠,所以有鬼作怪。小男孩生下來會走,不是他自己能走,隻是無忌的妖魔驅使他走入灶中。大蛇叼筆,隻是老書佐。鳥燕相鬥,隻是老鈴墜下。今卦上隻有現象,沒說凶事,知道不是災難的象征,不必擔心。"後來果然沒事。

當時信都縣令家的女眷們無故恐懼,相繼得病,讓管輅算卦。管輅說:"您家北屋西頭有兩個死男人,一個拿矛,一個拿弓箭,頭在壁內,腳在壁外。拿矛的人管刺頭,所以女眷頭痛抬不起來。拿弓箭的人管射胸腹部,所以女眷肚痛心痛吃不下飯。他們白天到處遊歷,晚上來給人搗亂,使女眷們驚恐。"于是縣令派人挖走屍骨,家中女眷的病都好了。

清河王經離開官府回家,管輅去看他。王經說:"近來有一怪,很不討人喜歡,請你算卦。"算完卦,管輅說:"吉卦,不是怪物。在您家的房前,晚上有一束流光,像燕子一樣飛入您懷中,還能發出小聲,您感到不安,解開衣服好像餘光還在,于是招呼妻子來看。"王經大哭說:"和你說得一模一樣。"管輅說:"吉祥,這是升官的征兆,會很快顯靈。"不久,王經遷為江夏太守。

顯名天下

管輅又到郭恩家,有個飛鳩在梁上悲鳴。管輅說:"會有一個老人從東方來,帶著一頭豬一壺酒,主人雖然歡喜,但會有小事故發生。"第二天果然有客人來,一如所佔。郭恩叫客人少喝、少吃,小心防火。但射野鳩時,箭頭射中樹枝,反彈回來,傷著一個小孩子的手,流血,把小孩嚇得夠嗆。

管輅去安德縣令劉長仁家,有個喜鵲飛到他家的屋頂,叫聲很急。管輅說:"喜鵲說,東北邊有個女人昨天晚上殺死丈夫,會牽連西鄰人家。時間不會超過傍晚,就會有人告狀。"果然到黃昏時,東北部同村的人來告狀,鄰居的女子殺死丈夫,還聲稱不是她殺,而是西鄰有人和她丈夫不和,結果殺了她丈夫。

管輅到列人縣典農王弘直家,見有三尺多高的飄風,從天上飛下,在院中回轉。稍停又起,刮了好半天才停止。王弘直問管輅是什麽征兆。管輅說:"東方會有馬吏到來,作父親的要為兒子吊喪。"第二天膠東官吏到,王弘直的兒子死。王弘直問管輅是怎麽回事,管輅說:"這一天是乙卯日,是長子的征候。樹木在申時飄落,鬥建申,申破寅,這是死喪的征候。中午而起飛,是馬的征候。化成各種彩紋,是官吏的征候。申未為虎,虎為大人,是父親的征候。"有公野雞飛到王弘直家的鈴柱頭上,王弘直感到很不安寧,叫管輅算卦。管輅說:"到五月一定升官。"當時是三月。到了五月,王弘直果然遷為渤海太守。

館陶縣令諸葛原遷為新興太守,管輅前往送行。客人都到了。諸葛原親自取下燕子蛋、蜂窩和蜘蛛等物放在容器中,讓客人猜射。卦成,管輅說:"第一物,含氣就變,在房梁上居住,雌雄不同,翅膀舒展,這是燕子蛋。第二物,它的窩懸掛,門窗極多,收藏寶物但同時又有毒,秋天出液,這是蜂窩。第三物,長足吐絲,靠網捕捉獵物,在晚上最有利,這是蜘蛛。"在座的人無不驚嘆不止。

管輅族兄孝國住在斥丘。管輅看他,正好有兩個客人在。二人離開後,管輅對孝國說:"這兩個人的天庭和口耳之間有凶氣,要發生變故,他們的魂靈都不消停,要流泊海外,屍骨還家。用不了多時兩人會一同死去。"後過了十來天,二人喝醉酒乘牛車回家,牛受驚後轉翻入漳河中,都被淹死了。在那時,管輅的鄰裏,外門不關,沒有發生偷盜的。清河太守華表,召任管輅作文學掾。安平趙孔曜向冀州刺史裴徽推薦管輅說:"管輅性情寬厚,與世無爭。能仰觀天文,神妙如同甘公、石申一樣;能精通《周易》,與季主相同。而今您研究幽深的東西,探討微妙的道理,留心方術,應當讓管輅順應時代的需求,加以任用,以發揮其才幹。"裴徽召任管輅為文學從事,特別器重。後來政府遷至鉅鹿,管輅升任治中別駕。

起初回響州裏的召聘,管輅和弟弟季儒同乘一車到武城西,自己算了一卦,以佔卜凶吉。管輅對弟弟說:"我們會在城裏看見三隻狐狸。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會顯名。"他們剛到河西故城的牆腳,正好看見三隻狐狸蹲在城邊。兄弟二人非常高興。

算術如神

正始九年(248年),管輅當上了秀才。十二月二十八日,吏部尚書何晏請管輅,當時鄧颺也在何晏家作客。何晏對管輅說:"聽說您算卦神妙,請試卜一卦,看看我的官位會不會到三公。"又問:"近日連續幾次夢見十幾隻蒼蠅落在鼻子上,怎麽揮趕都不肯飛,這是什麽征候?"管輅說:"飛號鳥,是天下的賤鳥,它們在林間吃桑椹,則鳴唱懷念善人的好音,何況我心非草木,怎麽敢不盡忠言。從前有八元、八凱為虞舜效力,盡忠盡職,周公輔佐成王,常常夜以繼日,所以能平撫各地,舉國安寧。這些都是遵循正道,順應天意,不是卜筮所能宣明的。而今您掌握重權,身居高位,勢如雷電,但真正能感念您的德行的很少,很多人是懼怕您,除非您小心謹慎,多行仁義。鼻子,屬艮,這是天庭中的高山。若高而不危,才能長守富貴。而今青蠅臭惡都雲集其上了。位高之人,跌得也狠。不能不考慮物極必反,盛極必衰的道理。所以山在地上叫'謙',雷在天上叫'壯'。謙,意味著聚斂多反覺其少;壯,意味著非禮之事不做。天下沒有損己利人而不得到眾人愛戴的事,也沒有為非作歹而不敗亡的事。願您追思文王六爻的意旨,想想孔子彖象的含義。這樣就可以做官到三公,青蠅也可以驅散了。"鄧颺說:"這是老生常談。"管輅回答說:"老書生看見不讀書的人,常談的人看見不談的人。"何晏說:"過了年要再見您。"管輅回到家裏,把自己說過的話告訴給舅舅,舅舅責怪他說話太直。管輅說:"和死人說話,有什麽可怕的呢?"舅舅大為憤怒,咒罵管輅驕狂荒謬。這年朝會,西北起大風,塵土飛揚,遮天蔽日。十來天後,聽說何晏、鄧颺都被殺,舅舅這才服氣。

管輅看望魏郡太守鍾毓,共討論《周易》。管輅說:"卜筮可以知道您的生死之日。"鍾毓讓他佔卜生日,非常準確。鍾毓十分驚奇,說:"您太可怕了。我的死日托給天,可不敢托付給您。"于是不敢再算。

鍾毓問管輅:"天下會太平嗎?"管輅說:"而今四九天飛,利見大人,神武升建,王道文明。怎麽能憂慮不平呢?"鍾毓並不理解管輅的話。不久,曹爽等被殺,鍾毓才醒悟過來。

超父子向神算管輅超父子向神算管輅

平原太守劉邠把印囊和山雞毛裝在容器中讓管輅卜筮猜測,管輅說:"內方外圓,五色成文含寶守信,出則有章,這是印囊。高山險峻,有鳥紅身,羽翼黃色,鳴叫不錯過早晨,這是山雞毛。"劉邠說:"這裏的官府,連日出怪,叫人恐懼憂怕,是什麽原因?"管輅說:"或許因為漢末大亂,兵馬不息,血流成河,浸染山陵,所以黃昏時出現許多怪形。您道德高尚,上天保佑,願安撫百姓,順應天意。"

清河縣令徐季龍派人打獵,叫管輅算算能打到什麽獵物。管輅說:"會獲小獸,但不是吃的飛禽,雖有爪子,但並不尖利,雖皮毛有光彩,但並不鮮亮,不是虎,不是山雞,而是狐狸。"獵人晚上回來,果然如管輅所言。徐季龍把十三種東西裝在箱子裏,叫管輅猜。管輅說:"箱子裏裝了十三種東西。"然後先猜出雞子,又說出蠶蛹,後逐一道出。隻是把梳說成枇杷。

管輅隨軍西行,路過毋丘儉墓,靠著樹哀嘆不已,情緒極為低沉。別人問是什麽原因,管輅說:"林木雖然繁茂,但不會長久;碑誄雖然很美,但是沒有後人看守。玄武藏頭,蒼龍無足,白虎銜屍,朱雀悲鳴,四種危害已經具備,按理當是國家必亡無疑。不過兩年,就會應驗。"果真不出所料。後來休假,管輅看望清河倪太守。當時大旱,太守問管輅什麽時候下雨。管輅說:"今晚會下大雨。"當時正是烈日炎炎,看不出絲毫要下雨的痕跡,郡府官吏們都在場,誰也不相信管輅的話。到半夜,烏雲四起,風雨交加。于是倪太守宴請管輅,十分歡快。

去世

正元二年(255年),弟弟管辰對管輅說:"大將軍對你很好,你期望自己能富貴嗎?"管輅長嘆道:"我對自己有充分的了解。上天賜給我聰明才智,卻不讓我長壽。恐怕四十七八歲,看不見女兒出嫁、兒子娶媳婦就死了。如果能闖過來,想作洛陽縣令,一定會使當地風俗淳美,路途上看不見逃荒之人。但恐怕要到太山去治理鬼了,不會統治活的人。怎麽辦呢!"管辰請哥哥解釋原因,管輅說:"我額頭上無生骨,眼睛裏無守精,鼻子上無梁柱,腳下無根,背部無三甲,腹部無三壬。這些都是不能長壽的征兆。我的本命年是寅年,又在月食之夜出生。天命有自己的運動規律,不能回避,隻是多數人不知道其中道理罷了。我一生中給數百個快死的人佔卜過,基本上沒有差錯。"這年八月,任少府丞。

正元三年(256年)二月死,享年四十八歲。

大觀三年(1009年),管輅因算學方面的成就被北宋追封為平原子。

軼事典故

管輅通曉用卜卦觀察自然現象來推測事物。初時,有個婦女丟了一頭牛,讓管輅給卜算一下。管輅說:"你到東邊山丘的墳墓中去看看,你丟的那頭牛就在那懸空躺著呢。"到那裏一看,果然看到牛在墳坑內懸空躺著呢。這位丟牛的婦女反而對管輅起了疑心,報告了官府。官府派人來察驗,才知道他是用卜卦推算出來的。又有一次,洛中有一個人的妻子丟失了。

管輅讓他跟一個挑豬人在東陽門相打鬥,豬從挑豬人的蘿筐裏跑出來,跑到一家院裏,撞壞了院牆,從屋裏走出來一個女人,正是問卜人的妻子。管輅住的鄉裏範玄龍家中接連不斷地失火。找管輅卜算。管輅說:"有一位戴著角巾的男人駕著黑牛從東邊來,你一定留他住下。"後來,果然有這麽一個男人來了。範玄龍留他在家中住下,這個男人急著趕路,範玄龍不放他走,隻好住下了。

天黑後,範玄龍一家不進屋去睡。這位男人怕他們謀害他,就手中持刀在裏屋門外,倚著柴堆打個盹。忽然看見一個東西,用口往外噴火,這個男人驚恐急忙用刀將它砍死,上前去看,原來是隻狐狸。從這以後,範玄龍家再也不鬧火災了。又有一個人捕獲一頭鹿,讓人偷走了,到管輅這兒推算。管輅告訴他:"東街第三家,等他們家裏沒人的時候,掘開他家屋上第七根椽子,將瓦放在椽子下面。到明天吃飯的時候,有人就會將鹿送給你的。"這天夜裏偷鹿的人的父親頭痛得厲害,也到管輅這來佔卜。管輅讓他將偷來的鹿還回去,于是他父親的頭立時不痛了。又有一次,官府內部丟失了物品。管輅讓他們在人靜時在寺門旁指天畫地,舉著手向四方。到了傍晚,丟失的物品果然又回到原來的地方了。

歷史評價

陳壽:華佗之醫診,杜夔之聲樂,朱建平之相術,周宣之相夢,管輅之術筮,誠皆玄妙之殊巧,非常之絕技矣。昔史遷著扁鵲、倉公、日者之傳,所以廣異聞而表奇事也。故存錄雲爾。

管辰:夫晉、魏之士,見輅道術神妙,佔候無錯,以為有隱書及象甲之數。辰每觀輅書傳,惟有易林、風角及鳥鳴、仰觀星書三十餘卷,世所共有。然輅獨在少府官舍,無家人子弟隨之,其亡沒之際,好奇不哀喪者,盜輅書,惟餘易林、風角及鳥鳴書還耳。夫術數有百數十家,其書有數千卷,書不少也。然而世鮮名人,皆由無才,不由無書也。裴冀州、何、鄧二尚書及鄉裏劉太常、潁川兄弟,以輅稟受天才,明陰陽之道,吉凶之情,一得其源,遂涉其流,亦不為難,常歸服之。

劉孝標:臣觀管輅天才英偉,珪璋特秀,實海內之名傑,豈日者卜祝之流乎?而官止少府丞,年終四十八。天之報施,何其寡與?然則高才而無貴仕,饕餮而居大位,自古所嘆,焉獨公明而已哉!

劉克庄:"平叔知幾語,疑于易學通。歲朝不相見,隔日問三公。"

羅貫中:傳得聖賢真妙訣,平原管輅相通神。鬼幽鬼躁分何鄧,未喪先知是死人。

個人著作

管輅一生著述甚豐,主要有《周易通靈訣》2卷、《周易通靈要訣》1卷、《破躁經》1卷、《佔箕》1卷,給後人留下了寶貴的文化遺產。《漢書·藝文志》總共著錄術數類的圖書僅190家,2 528卷,可見,他的術數類的藏書中可以和皇家圖書館藏書相比。他經常研習的是《仰觀星書》,及其一些平常的圖書,世人以為他佔卜靈驗,有賴于他的星象之書。因此他死後,其藏書均被其好奇者所盜。

家庭成員

弟:管辰、管季儒

葬處

管輅死後葬于平原城西南周寨村西、尚廟附近。舊志記載有墓,今已不存。

文學形象

在小說《三國演義》裏,管輅在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輅知機 討漢賊五臣死節》登場,透過天文、周易(易經),預知人的命理。被曹操召去佔卜,預言劉備攻勢、夏侯淵戰死、魯肅病死、許昌火災等事情都實現了。

在第一百十六回 《公孫淵兵敗死襄平 司馬懿詐病賺曹爽》中,管輅又預言何晏、鄧颺有殺身之禍,不久,二人果為司馬懿所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