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代導演

第四代導演

“第四代導演”主體是60年代北京電影學院的畢業生。他們提出中國電影“丟掉戲劇的拐杖”,打破戲劇式結構,提倡紀實性,追求質樸自然的風格和開放式結構,註重主題與人物的意義性和從生活中、從凡人小事中去開掘社會與人生的哲理。第四代導演有理論有實踐,是這一時期獲得重大成就的一支導演力量。主要代表人物吳貽弓吳天明、張曖忻、黃建中、滕文驥、鄭洞天、謝飛、胡柄榴、丁蔭楠、李前寬、陸小雅、于本正、顏學恕、黃蜀芹、楊延晉、王好為、王君正等。

  • 中文名稱
    第四代導演
  • 主體
    文革前電影學院的畢業生
  • 主張
    丟掉戲劇的拐杖
  • 作品中心題材
    農村
  • 代表人物
    張暖忻、謝飛、黃健中、吳貽弓等
  • 代表作品
    青春祭、本命年、小花、城南舊事

簡介

第四代導演有理論有實踐,是這一時期獲得重大成就的一支導演力量。主要代表人物吳貽弓、吳天明、張曖忻、黃健中、滕文驥、鄭洞天、謝飛、胡柄榴、丁蔭楠、李前寬、陸小雅、于本正、顏學恕、黃蜀芹、楊延晉、王好為、王君正等。

這一時期,中國電影創作的主力軍是"第四代導演"。"第四代導演"的主體是文革前北京電影學院、上海電影學校畢業生構成的創作群體,還包括在同一時期自學成材的人。他們雖然學藝于六十年代,由于種種歷史的原因,其藝術才華到1977年以後才發揮出來。幾近不惑之年的"第四代導演",一旦沖出起跑線,便顯示出穩健的創作實力和持久的藝術後勁。他們以開放的視野,吸收新鮮的藝術經驗,不懈地探索藝術的特徵,承上啓下,力圖用新觀念來改造和發展中國電影。他們提出中國電影要"丟掉戲劇的拐杖",打破戲劇式結構;提倡紀實性,追求質樸、自然的風格和開放式的結構;註重主題與人物的意義性和從生活中,從凡人小事中去開掘社會和人生的哲理。"第四代導演"有理論,有實踐,是這一時期獲得重大成就的一支導演力量。第四代導演尋找歷史底蘊,更多地表現對歷史和現實、對民族文化與現代意識交叉契合點的捕捉。在反映現實的影片中可以看到歷史與文化的延續性,看到歷史與文化如何製約著、創造著影片中人物的行動。是真實化的紀實美學。

整個第四代的創作高潮是伴隨著電影和戲劇分家的討論和對歷史的反思進行的,農村漸漸成為他們作品的中心題材,他們與第三代、第五代導演一起創造了中國電影的第二個黃金時代。

代表人物及作品

概述

張暖忻的《青春祭》、《沙鷗》,謝飛的《本命年》,黃建中的《小花》,吳貽弓的《城南舊事》,楊延晉的《苦惱人的笑》、《小街》,滕文驥的《生活的顫音》,黃蜀芹的《人鬼情》。

在"第四代導演"中有代表性的人物是吳貽弓、吳天明、張暖忻黃健中滕文驥

除上述導演外,鄭洞天、謝飛、胡柄榴、丁蔭楠李前寬陸小雅于本正顏學恕黃蜀芹楊延晉王好為、王君正、張子恩宋崇叢連文等都以不同風格的作品在這一時期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謝飛

湖南寧鄉人,1942年出生于延安,1965年畢業于北京電影 學院,是第四代導演中最有成就和有國際影響的導演之一。其代表作品有《我們的田野》、《湘女蕭蕭》、《本命年》、《香魂女》和《黑駿馬》 等。教師職業是謝飛與其他第四代導演的重要不同之一,也是他 的作品貫穿著嚴肅的哲理思考和人文精神的重要原因。他的電影受商業化傾向影響較少,娛樂因素很少,保持著一貫的嚴肅風格。謝飛電影的常見題材,是在大自然的慰藉下人性的復甦,人的心靈創傷和苦難的消解,生命意識和人格理想的重新振奮。謝飛電影中濃鬱的民族意味和東方氣質,正是他引起歐美電影界註目的原因之一。

吳貽弓

1938年出生,浙江杭州人,1960年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他的影片,能夠和諧地運用電影藝術語言,深入細膩地刻畫人物的思想情感,塑造了富有特色的人物,影片洋溢著濃鬱的生活氣息和真實的歷史感,飽含著豐富的人生哲理,具有獨特的創作構思和抒情詩般的藝術風格和精巧、細膩的藝術構思。1980年與第二代導演吳永剛聯合執導的《巴山夜雨》獲1981年第一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獎,《城南舊事》獲1983年第三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導演獎、第二屆菲律賓馬尼拉國際電影節最佳故事片金鷹獎和1984年第十四屆南斯拉夫貝爾格萊德國際兒童電影節最佳影片思想獎。《城南舊事》為中國的散文電影提供了一個難以企及的範本。80年代中期以後,他還導演了《少爺的磨難》、《流亡大學》、《月隨人歸》、《我們的小花貓》、《姐姐》、《海之魂》、《闕裏人家》等。其中《闕裏人家》又一次讓吳貽弓獲得了最佳導演獎(1992年廣電部優秀影片獎最佳導演獎)。作為第四代導演的領軍人物,在上個世紀80年代初,他用自己的創作在電影中註入了中國古典詩詞的意境,他的作品註重歷史情感表達和現代道德話語呈現,鮮明地凸顯了自覺創新意識,成功的實現了傳統美學和現代電影語言的完美結合,形成了富有個性的藝術風格。吳貽弓繼承先輩對詩的電影語言的探索成果,大量運用空鏡頭,使人物融入環境,環境滲透人物性格,營造氣韻深遠的意境。

黃蜀芹

1939年出生,廣東番禺人,1964年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 代表作有《人·鬼·情》、《畫魂》、《童年的朋友》、《青春萬歲》、《嘿,弗蘭克》、《我也有爸爸》等。黃蜀芹是一個不多產卻力求完美的藝術家,女性的身份註定她與生俱來的關懷取向:書寫女性,關懷女性。《人·鬼·情》以虛實結合的形式描繪一位戲曲女演員坎坷的一生,其現實世界與虛幻世界相交叉的表現手法,達到了較高的藝術境界,奠定了她在中國電影史上不可取代的地位。

吳天明

1939年生于陝西三原,在西安電影製片廠先後做場記、 副導演、導演、廠長。1979年與滕文驥聯合執導《生活的顫音》崛起影壇,以獨立執導《沒有航標的河流》而受人註目。深厚的文學造詣、對電影藝術經驗的深厚積累、濃重的民族情感、強烈的藝術責任感,成就了吳天明電影質樸而凝重的獨特風格。《人生》、《老井》真實再現了中國北方貧瘠山村的生活風貌;《首席執行官》讓人感受到他對改革開放浪潮中的祖國的熱切關註,對發展、前進的渴望和企盼;《變臉》、《非常愛情》則是對在商業狂潮中依然涌動的人間真情的傾情頌歌。吳天明以深沉、飽含憂患意識的目光觀察生活,用藝術的手法去發現、弘揚美好的東西,在長期的電影實踐中形成了自己濃鬱的民族特色。

翟俊傑

1941年出生,河南開封人。1963年考入解放軍藝術學院 表演系,1982年進北京電影學院編導進修班學習。1986年執導影片《血戰台兒庄》,是國內首次表現國民黨軍隊正面抗擊日本侵略者的影片,影片強調在紀實的風格中塑造出血肉兼備的人物,在戰爭影片史上取得了藝術的突破。1988年,他編導並出演了影片《共和國不會忘記》。1989年,《大決戰》攝製組在八一電影製片廠成立,翟俊傑擔任第五攝製組導演,真實地再現了決戰之際國民黨統帥部的情景特別是蔣介石的形象,再次證明了他深厚的藝術功力。在第四代導演中,翟俊傑擅長導演革命戰爭題材的影片,代表作有《大決戰·遼沈戰役》(上下)、《大決戰·平津戰役》(上下)、《大決戰·淮海戰役》(上下)、《金沙水拍》、《長征》等。

主要特點

第一

中國電影第四代導演是中國第一代影人電影導演。我們也許還可以更準確地說是新中國第一代影人電影導演。

影人電影的概念是由香港大學中文系黃繼持教授于1983年在一次會上提出提出來的。黃教授同時提出了三個概念:"戲人電影"、"文人電影"和"影人電影"。他把鄭正秋等人的電影稱之為"戲人電影",原因是"受到文明戲與戲曲的巨大影響"。他把左翼文藝工作者編導的電影稱之為"文人電影",原因是"他們並非電影科班出身,以文人或話劇工作者進入電影,特別重視電影的文學性,強調主題思想,也發展出與此相應的一套'現實主義手法'"。他把孫瑜的作品稱之為"影人電影",原因是他是"電影科班出身"。孫瑜1923年從清華大學畢業後到美國留學,先在威斯康星大學學習戲劇,後在哥倫比亞大學學習電影編劇和導演,在紐約電影研究院學習電影攝影、洗印、剪接等。1926年回國,成為最早出國學習電影專業者之一。但黃先生並不否認,孫瑜在30 年代受到'文人電影'的強烈影響及和文人電影的密切關系。[①]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說,第四代電影是中國真正的影人電影,第一代影人電影。

第四代導演的主體是60年代(從1960年到1969年不等)北京電影學院的畢業生,其代表人物有吳貽弓(1960畢業)、王好為(1962畢業)、韋廉(1969畢業)、謝飛(1965畢業)、胡柄榴(1964畢業)、丁蔭楠(1966畢業)、李前寬(1964畢業)、肖桂雲(1965畢業)、鄭洞天、黃蜀芹(1964畢業)、張暖忻(1962畢業)、滕文驥(1969畢業)等,正如羅藝軍先生所說:"第四代群體有別于前三代的突出特征之一,他們是中國首批系統地學習電影專業知識的一代。"[②] 關于這一點,謝飛導演也指出:"我們第四代導演都是在文革前受過完整、嚴格的知識、道德、專業教育。"[③]也就是說,第四代導演的主體是中國自己培養的系統地接受過電影高等專業教育的第一批人。當然,第四代導演作為一個群體還包括在同一時期自學成材的一些人,如黃健中、吳天明等,但學院派是主體。第四代展示藝術才華在中國實行改革開放的70年代後期。第四代導演雖然至今已近或已過不惑之年,但仍以其扎實的藝術實力、獨特的思想風貌和持續的創作後勁,為發展和塑造中國電影的面貌繼續做出重要的貢獻。

第四代導演的創作對中國電影的貢獻頗似美國新好萊塢電影對美國電影的貢獻。正如有人指出的那樣,發端于60年代後半期的新好萊塢電影雖然提升了好萊塢電影的藝術品位,但並未使好萊塢走向真正的復興。使好萊塢電影真正走向商業與藝術雙重成功、再創輝煌盛世的,是70年代一批從電影學院畢業的青年導演。其成功的秘訣在于,在繼承好萊塢類型電影傳統的基礎上銳意創新,恰當地把握商業要求與個人藝術追求之間的微妙關系。[④]

科波拉大學畢業後進入加州電影學院(UCLA )專攻電影,畢業後先當編劇後當導演。一開始他的作品往往不受重視。1970年因《巴頓將軍》(《PATTON》)一片獲得奧斯卡最佳劇本獎,才開始得到社會承認。

盧卡斯高中畢業後進入南加大就讀電影系,他起先以為電影就是玩攝影,一旦學習電影拍攝,才知道這就是他所喜愛,如同脫胎換骨,變成了一個成績卓越的學生,獲得了華納公司的獎學金,到製片廠實習,在那裏遇到了亦師亦友的導演科波拉,走向導演之路。

斯科塞斯高中畢業後原打算當一位牧師,神學院考試落選卻使他邁進了紐約大學電影學院的門檻。有機會接觸到與童年時代觀看的好萊塢及歐洲經典影片不同的"新浪潮"電影,為影片中嶄新的思想與技法深深吸引,于是下決心要拍出有自己風格的電影。同時執導了《你這麽好的女孩在這裏幹什麽》和《那不僅是你,穆瑞》兩部短片。1966年以優異成績獲得碩士學位,留校任教,他的學生中就有後來對美國電影產生重要影響的奧列弗.斯通。斯科塞斯邊教學邊利用課餘時間拍攝影片,如紀錄短片拍攝了《剃須記》及參加一些剪輯工作。1967年拍攝了自己編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誰在敲我的門》。其經歷頗似謝飛導演。謝飛有過五七幹校的經歷,斯科西斯有過從學校辭職,闖蕩荷蘭的經歷。1968年底再次回到紐約大學任教。

奧列弗.斯通1965年在耶魯大學學習一年。1967年重赴越南在美軍陸軍第25步兵師服役。18個月後回國進入紐約大學,學習電影製片和編劇,從此走上電影生涯。

斯皮爾伯格,他曾申請過南加大電影學校未果。後來在加州州立大學修習電影課,22歲時便拍出短片《安培林》(《Amblin》),為他日後走向導演之路邁出了第一步。雖未能結業,但畢竟有過高等電影專業教育的從學經歷。

第二

中國電影第四代導演通過其作品的整體風貌所顯示出來的特點充分表明,第四代導演具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關于這一點,正如謝飛導演強調指出的那樣:"我們與祖國同成長、同悲歡、同命運。強烈的社會責任感與民族憂患意識,是我們這一代藝術家共有的特征。"[⑤]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完全可以說,第四代導演的人生觀和藝術觀絕不是"為藝術而藝術的"。第四代導演的作品雖然涉及題材廣泛,風格特征各異,但都是關心國家的前途,關心民族的命運,關心人民民眾的生存狀態。也就是說,都是關心政治的,即使題材不涉及政治,內裏也與政治有關。第四代在骨子裏是關心政治的。第四代導演的先聲奪人之作滕文驥導演的《生活的顫音》和楊延晉導演的《苦惱人的笑》、第四代導演在歷史敘述(如影片《良家婦女》、《城南舊事》等)和在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如影片《孫中山》、《周恩來》、《鄧小平》、《重慶談判》、《開國大典》、《平津戰役》、《大轉折》等)創作方面取得成績無不表明了這一點。

第三

中國歷史、中國革命乃至中國的現代化進程,通過第四代導演之手和詩人情懷前所未有地被提升到詩意化和浪漫化的高度。許多研究者都不約而同地從不同的角度和側面指明了這一點。羅藝軍先生指明的是第四代導演的電影作品的"詩電影"特征。李道新博士指出:"隻有第四代導演始終以詩化歷史的主體意識對待中國電影裏的歷史及其歷史敘述,這是第四代導演或執意堅守或欲罷不能的選擇,也是他們不同于任何一代中國電影人的獨特氣質。"在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就是黃健中導演的《小花》,妹妹找哥哥,哥哥找妹妹,把一段風雨如晦的中國革命歷史故事通過戰爭中的骨肉情、兄妹情、同志情的表現,呈現得如詩如畫,把全國觀眾看的如痴如醉。謝飛導演的《我們的田野》也特別有代表性,把一段本來沉重的知青故事,表現的壯麗如詩。前面提到的《孫中山》、《周恩來》、《鄧小平》、《重慶談判》、《開國大典》、《平津戰役》、《大轉折》也是如此。

第四代導演的這三個特點,確實值得認真研究,值得在中國電影史上大書特書。其作品具有長遠的藝術價值和認識價值。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