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島鏈

第一島鏈

第一島鏈是源自位于西太平洋,靠近亞洲大陸沿岸的阿留申群島,千島群島,日本群島,琉球群島,菲律賓群島,印度尼西亞群島等群島。

2013年7月24日,中國海軍穿越日本周邊海峽前往西太平洋訓練,被部分媒體解讀為"突破第一島鏈的封鎖"。

  • 中文名稱
    第一島鏈
  • 內容
    千島群島,日本群島
  • 源 自
    位于西太平洋
  • 特 點
    靠近亞洲大陸沿岸

基本簡介

“島鏈”一詞由美國前國務卿杜勒斯在1951年首次明確提出的一個特定概念,其用途是利用西太平洋海域中一些特殊島群的戰略地理扼殺、封鎖當時的蘇聯和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

第一島鏈

冷戰時期,美國在亞太地區部署重兵,構築了一條以美軍在太平洋上的一線基地為基軸,以日本、韓國、沖繩、關島等基地和設施為核心的“太平洋多重鎖鏈”,其目的就是扼殺新生的社會主義國家。

島鏈分第一島鏈、第二島鏈、第三島鏈。第一島鏈是指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中接台灣島,南至菲律賓、大巽他群島的鏈形島嶼帶。中國的東海、黃海、南海正好介于中國大陸與第一島鏈之間。

“第二島鏈”北起日本群島,經南方群島(包括小笠原群島、硫磺列島)、馬裏亞納群島,延至哈馬黑拉馬等島群,它是一線亞太美軍和日韓等國的後方依托。

“第三島鏈”主要由夏威夷群島基地群組成。美國構築的用來圍堵中國的島鏈不但沒有消失,而且形成了海陸兩個層面的包圍態勢。對中國構成了“C形包圍”的態勢:海上包圍從日本到印度,陸上包圍從印度到中亞。無論是“第一島鏈”還是“C形包圍”,都是美國唯恐迅速崛起的中國而企圖在地緣戰略上遏製中國的枷鎖。

軍事基地

第一島鏈北起日本的九州島,南至馬來半島的帕紐索普角;島鏈上的主要國家和地區有:韓國、日本、中國的台灣省、菲律賓、印度尼西亞、汶萊、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整個島鏈呈東北—西南走向,共有島嶼2萬多個,全長約5700餘千米。第一島鏈上,各國和地區建有眾多軍事基地、機場並部署有大量的兵力兵器。

其中日本的沖繩是美軍的重要基地,有74%的美軍基地設施集中在沖繩。2007年至今,美國三度在沖繩部署最先進的F-22隱形戰鬥機,是其在本土以外部署F-22的唯一處所,針對中國的意圖顯而易見。

嘉手納基地內駐扎著包括太平洋空軍第5航空聯隊第18航空大隊等海外作戰經驗豐富的王牌空軍聯隊,還有美軍海外偵察機部隊。以此基地為依托,美軍偵察機時常出沒于西太平洋地區。

軍事意義

國家安全角度看,現代高科技戰爭的攻擊方式是非接觸、非對稱的,在1000公裏乃至2000公裏之外就能發起精確打擊。“第一島鏈”距離中國大陸的縱深基本上都在200海裏之內。對于戰爭而言,這個距離在中遠程火力的攻擊範圍之內。“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的存在,縮小了中國海上方向的防御縱深。

從中國統一的角度看,能否掌握“第一島鏈”內戰略製海權、“第二島鏈”內關鍵海域戰役製海權對軍事戰略起很大的作用。前者的目的在于保障軍隊跨海渡島作戰的順利實施;後者在于威懾和阻止國外軍事幹預的介入。

中國反應

自20世紀50年代末起,中國有關部門根據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中國實施戰略封鎖和軍事部署的情況,陸續在一些檔案和講話中借用了“島鏈”和“第一島鏈”的提法。

第一島鏈

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在越來越多的檔案、報告和學術研究中,均提到了“第一、二島鏈”的概念及美日等兵力部署情況。隨著新世紀新階段,中國海上力量的不斷發展和維護海洋權益任務的日益加重,“第一、二島鏈”被賦予更加明確含義,並在許多領域得以廣泛使用,有的甚至還提出“第三島鏈”概念。

解放軍首次公開突破第一島鏈,是在2009年3月中,中國北海艦隊派遣飛彈驅逐艦、巡洋艦、補給艦各一艘,從山東青島航經宮古海峽並進入西太平洋。此後解放軍東海艦隊、北海艦隊甚至南海艦隊多次突破第一島鏈進入太平洋。[6]

2011年4月,中國海軍東海艦隊在東海海域舉行了演習,共有10艘軍艦和潛艇參加。這些艦艇穿越了宮古海峽,來到位于西太平洋的沖鳥礁附近海域,並在此舉行了反潛演習。此舉說明中國海軍有能力跨越第一島鏈直至巡遊東太平洋。

圍堵方式

香港《亞洲周刊》2009年7月發表文章稱,日本通過在與那國島駐軍的方式將軍力向中國推進500公裏,不但強化了對釣魚島的實際控製,完善了對中國軍事圍堵的第一島鏈,而且也為在與中國可能的沖突中“先發製人”做好了準備。文章摘要如下:

第一島鏈

日本防衛省表示,日本將向處于最西端的與那國島派駐一支陸軍部隊,以加強對被喻為日本西南邊防“重鎮”及其釣魚島等西南島嶼的保衛。這項派兵屯守計畫,作為“國家西南防御部署的重要一環”,將被列入未來五年的“新防衛計畫大綱”。據日本軍方訊息人士透露,首批派駐部隊隸屬于駐守在沖繩那霸的陸上自衛隊第一混合旅團,規模不是很大,官兵人數大概有50人左右。作為一支離島特殊連隊主要分為雷達偵察和音聲監聽兩個班,其主要職責是加強對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及其附近海域的監視與情報收集。而選擇駐軍與那國島,除了它與釣魚島近,隻有約170公裏外,還有島內具有跑道長2000米的機場,遇到“釣魚島有事”等緊急情況,可以迅速空運支持軍力和隨時起降被稱為“潛艇殺手”的新銳P3C反潛攻擊機。另外,與那國島正在擴建的港口將來也能停靠軍艦等,而鄰近的先島群島業已完成了補給基地建設。因此,與那國島事實上將成為日本進一步控製釣魚島,應對西南島嶼有事的第一前哨陣地,也意味著日本在軍事戰略南移中,進一步強化了從九州島島南線至琉球群島西南線的第一島鏈的駐軍布防。

海上分列式

與那國島位居琉球列島最西端,東西長約12公裏,南北寬約4公裏,面積28.88平方公裏。島上主要有祖納、久部良、比川三個村落,現有人口約1700人。與那國島距離台灣花蓮隻有110公裏,可以遠眺台灣中央山脈,還能接收到台灣四個無線電視頻道,並與花蓮市結為姐妹市。與那國島距離釣魚島也不到170公裏,日本完成在該島駐軍後,實質上把對釣魚島的軍事控製從沖繩本島那霸基地向前推移了近500公裏。

日本不斷以先發製人的方法加強對釣魚島的事實佔據。從以支付年租金2000餘萬日元(約20萬美元)的“租借方式”從一個國民手中獲得對釣魚島的管理權,到公開將日本右翼團體在島上設定的燈塔收歸為國有財產,乃至于2009年初開始調集海上保全廳能搭載直升機的大型巡邏艦增投緣鯰愕旱木備等等。這次同樣又以與那國島町長外間守吉代表島民向防衛省請求調派部隊駐守島上為由而決定向該島派兵,從而將針對釣魚島等西南島嶼有事的軍事部署落到實處。今後,日本一方面可以憑借與那國島上設立的軍事設施,及時迅速掌握釣魚島及其台海海域的軍事動向,另一方面還可在緊急情況下依靠與那國島上具有的機場、港口等民用設施,預先調集“離島特戰隊”等軍事力量,從根本上改變遠在近千公裏之外沖繩本島的海陸空戰力“鞭長莫及”的不利因素。

日本在與那國島實現駐軍後,事實上也完善了日本在第一島鏈上對中國軍事的防範與圍堵。翻開地圖,人們可以很直觀地看到在中國向太平洋方向有兩條弧形島嶼帶,它如同島嶼鎖鏈環繞在中國海區的外側。按距離中國大陸遠近,分別稱為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其中,第一島鏈北起日本列島、琉球群島,中接台灣島,南至菲律賓、大巽他群島的鏈形島嶼帶,涵蓋了中國的黃海、東海和南海海域。而第二島鏈北起日本的南方群島(包括小笠原群島、硫磺列島),中接馬裏亞納群島(含美國關島),南至加羅林群島。這兩條島嶼帶上的各島嶼遙相呼應,環環相扣,成為控製島鏈內海域和大陸的天然屏障。

F-15J掛彈飛行

中國海軍積極推進海軍現代化,嘗試突破一直被第一島鏈所圍的“有海無洋”困局,而以美日為首的軍事同盟則擔憂中國海軍沖破第一島鏈的軍事威脅,特別是最近幾年中國新型潛艇神不知鬼不覺地潛行至第二島鏈附近的關島以及“遊走”于日本海域宮古島附近的行動,更令日本緊張不堪。為此,日本加強了從九州島島南端至台灣島之間第一島鏈中各島嶼的軍事部署,其中包括在沖繩本島增加登島作戰部隊外,還在宮古島、久米島設立了先進的雷達偵測站,在下地島開闢空軍基地直至在與那國島直接駐軍,牢牢控製“等于中國海軍命脈被點穴”的釣魚島,嚴盯密防中國海軍沖破第一島鏈。

據亞洲周刊了解,鑒于中國的軍事崛起,軍事力量正在走向現代化並趨于活躍,日本在將于今年底出台的2010至2014年新五年“防衛計畫大綱”中提出了“展現高度能力以遏製各種事態”的軍事發展規劃,這也為日本根據情勢變化,可對外國基地實行“先發製人”的軍事打擊埋下伏筆。而朝鮮不斷發射飛彈,更給日本推動落實“先發製人”的軍事打擊能力提供了最好借口。

日本要擁有“先發製人”的實力,首先要提升空軍遠程作戰突襲能力。日本現役主力戰機F-15作戰半徑為1100公裏,為了彌補不足,日本一方面對其進行改裝,增強雷達搜尋和多目標攻擊能力,另一方面用880億日元從美國購買了四架KC-767J空中加油機,其中3架已經被部署在愛知縣小牧南空軍基地。該空中加油機不僅具有高科技的空中加油功能,而且還具備夜間的空中加油能力。一架KC-767能夠為由十二架F-15戰鬥機組成的特遣隊提供全程的空中加油。這樣,改裝後新近調防到沖繩那霸的30架F-15戰鬥機將全部可以成倍提升其作戰半徑和續航能力,這使整個朝鮮半島、中國等大部分亞太國家都將處于其全天候突襲作戰的範圍之內。另外,日本至今仍未放棄購買世界最強的美國F-22“猛禽”隱形戰機的計畫,以期確保其在亞洲空中力量的優勢。

預警機飛行

其次,日本還要擁有遠程精確製導的巡航飛彈彈道飛彈。為此,日本在新五年防衛大綱中,將提出發展和裝備射程超過2000公裏的海基巡航飛彈。日本憑借相當先進的運載火箭技術,要發展遠程飛彈應該不存在技術困難。以日本現有H2型火箭為例,僅將它的助推器作為單級固體飛彈,就足以將2噸重的彈頭發射到5000公裏之外。當然,日本要用洲際飛彈精確打擊他國基地,還需要精確的早期預警衛星。為此,日本也將計畫研製配合圖像採集和通訊的新型偵查衛星。

在日本全面控製釣魚島,布防第一島鏈,枚“先發製人”軍事打擊能力等一系列軍情發展動向中,中國如何正視與面對,將十分引人關註。

釣魚島爭端

2012年,台灣《亞太防務》雜志9月號刊登題為“掌握亞太作戰的地利優勢”的文章,披露了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利用空戰數學模型量化推演中美在東海方向發生空戰的可能結果,認為美軍的高科技空戰平台未必能有效抵消解放軍奪取“第一島鏈”內(包括釣魚島)局部製空權的能量。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