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國際 -1864年建立的國際工人聯合組織

第一國際

1864年建立的國際工人聯合組織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第一國際,即國際工人聯合會(英語:International Workingmen's Association),是1864年建立的國際工人聯合組織。馬克思是創始人之一、實際上的領袖。由于會名太長,人們取它的第一個單詞"International,國際",第二國際成立後,始稱"第一國際"。

19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歐洲工人運動、民主運動高漲的情勢下。反壓迫、剝削的鬥爭實踐使歐洲各國無產階級認識到,他們有著共同的利益和敵人,無產階級必須在國際範圍內聯合起來,用無產階級的國際團結去對抗資產階級的國際聯合。這種意識促進了國際工人協會的產生。

  • 中文名稱
    第一國際
  • 外文名稱
    International Workingmen's Association
  • 實    稱
    國際工人聯合會
  • 創始人
    馬克思

簡要介紹

第一國際,即國際工人聯合會(英語:International Workingmen's Association),1864年英法德意四國工人代表在倫敦開會成立,馬克思代表德國工人參加該組織的工作,並逐漸用“科學社會主義”理論作為組織指導思想。由于會名太長,有時人們取它的第一個單詞“International”,簡稱為“國際”,歷史上即稱為“第一國際”。

第一國際是在19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歐洲工人運動和民主運動重新高漲的情勢下產生的。1848年革命後,歐洲資本主義飛速發展,資本主義世界市場形成,資本主義各國的聯系越來越具有國際性質。與此同時,全世界勞動人民遭受的壓迫日益加劇,無產階級和被壓迫人民的反抗鬥爭不斷加強。反壓迫反剝削的鬥爭實踐使各國無產階級認識到,他們有著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敵人,而以往分散的鬥爭常常使他們遭到同樣的失敗,無產階級必須在國際範圍內聯合起來,用無產階級的國際團結去對抗資產階級的國際聯合。這種國際主義意識促進了國際工人協會的產生。

1871年,第一國際法國支部參加並領導了巴黎公社運動,但是隨著巴黎公社的失敗,組織也日漸衰弱,1876年正式宣布解散。

成立時間

直接推動第一國際成立的是波蘭1863年起義。1863年 7月22日,工人聯合會倫敦理事會召開民眾大會,抗議沙皇俄國鎮壓波蘭起義,聲援波蘭人民正義鬥爭。法國工人代表團參加大會,並與英國工聯領袖就聯合行動問題交換了意見。同年11月10日英國工人大會通過《英國工人致法國工人》的呼吁書,號召兩國工人加強團結,共同戰鬥。1864年 9月28日,英國工聯在倫敦聖馬丁堂召開民眾大會,歡迎為回響呼吁書而來訪的法國工人代表團。出席大會的還有德國、義大利、波蘭、愛爾蘭的工人代表以及一些資產階級民主人士。大會根據英法工人代表的提議,決定建立一個國際性的工人協會,並選出一個有21個成員的臨時委員會(該委員會從1864年10月18日起稱為中央委員會,1866年夏改名總委員會),國際工人協會宣告成立 (見彩圖)。1864年10月5日,國際舉行臨時委員會第一次會議,選舉代表各國的委員,連同原已選出的委員,共50人;會議還選出一個由 9人組成的起草章程的專門委員會(小委員會)。馬克思出席國際成立大會,並被選入臨時委員會和小委員會。在馬克思的努力下,小委員會否定了G.馬志尼的秘書P.沃爾弗和老憲章派J.韋斯頓提出的充滿資產階級民主主義精神的綱領檔案草案,粉碎了資產階級分子領導國際工人運動的企圖。馬克思為協會起草《國際工人協會成立宣言》和《協會臨時章程》(1866年 9月日內瓦代表大會討論通過,稱為《國際工人協會章程》,1871年9月倫敦代表會議修改後稱作《國際工人協會共同規章》),並于1864年11月1日中央委員會會議上獲得通過。

機構信息

宣言

《國際工人協會成立宣言》和《協會臨時章程》體現馬克思主義的工人階級統一戰線思想。國際建立時,不同國家工人階級各種隊伍的發展條件極不相同,它們反映實際運動的理論觀點很不一樣。為了把各種非無產階級的即馬克思主義以前的社會主義納入同一軌道,把歐美整個戰鬥的工人階級聯合成一支大軍,馬克思把原則上的堅定性和策略上的彈性結合起來,採用“實質上堅決,形式上溫和”的方式,起草了一個“不致把英國工聯派,法國、比利時、義大利和西班牙的蒲魯東派以及德國的拉薩爾派拒之于門外的綱領”,“能使一切黨派都滿意的綱領”。

綱領

綱領闡明無產階級運動的目的:推翻資本主義,建立工人階級政權;宣布工人運動的基本原則:“工人階級的解放應該由工人階級自己去爭取”。綱領規定,在追求共同目標即追求工人階級的保護、發展和徹底解放的前提和條件下,允許一切工人團體參加。馬克思寄希望于工人階級的精神發展,指望將來通過各派工人的思想交流和討論,導致一個共同理論綱領的形成。馬克思力圖使國際成為逐步溶解和吸收除無政府主義者以外的各個比較小的宗派的工具,希望各國工人通過在對敵鬥爭中的一致行動和交換經驗能夠逐步接受科學社會主義而拋棄各種宗派學說。歷史證實馬克思的這種政策是正確的。

權力機關

協會的最高權力機關是全協會代表大會。代表大會閉會期間,由代表大會選出的總委員會執行大會的決議,並監督每一個國家嚴格遵守國際的基本原則。總委員會設有主席(1867年馬克思提議取消)、總書記和通訊書記。總委員會內有一個核心組織:常設委員會,又稱小委員會,由主席、總書記和各國通訊書記組成。各國的中央委員會稱為聯合委員會,下設分部、支部或小組。國際在每個國家都依靠現有的工人組織:政黨、工會、工人教育協會、互助會、合作社以及新增立的支部。

組織原則

協會的組織原則是民主集中製。協會的任何一級組織都必須遵守協會的綱領、章程和代表大會的決議,在這個前提下,各個全國性的或地方性的聯合會享有廣泛的權利和行動的自由。為了保證綱領的統一性和為共同利益而鬥爭,賦予總委員會和聯合委員會以必要的全權。每個支部或支部聯合會均須在代表大會兩個月前向總委員會提出工作和發展情況的詳細報告,總委員會根據這些報告編寫向代表大會作的總報告。協會領導機構的成員由選舉產生。在總委員會實行集體領導,任何提議均需由多數成員通過方能生效。為了保證總委員會成為一個有效的工作班子,馬克思提議規定,任何人都不能成為協會的名譽會員;協會的任何成員如不能出席中央委員會會議和參加它的工作,都不能被選為中央委員會委員;中央委員會成員無故4次不出席會議,即從委員會除名。

第一國際

領導成員

馬克思在國際內的正式職務是總委員會委員、德國通訊書記,1871年當選荷蘭臨時通訊書記,10月當選俄國通訊書記。實際上他領導著協會總委員會的全部工作,是國際的真正領袖,每屆總委員會的“靈魂”。總委員會所發表的一切檔案幾乎都出于馬克思的手筆。F.恩格斯在1870年10月4日被選為總委員會委員,1871年1月擔任代理西班牙通訊書記(11月正式當選),4月任比利時通訊書記,8月改任義大利通訊書記,他還具體籌備、參加並領導了1871年倫敦代表會議和1872年海牙代表大會。協助馬克思工作過的有國際總委員會主席G.奧哲爾和擔任過國際總書記的W.R.克裏默、J.G.埃卡留斯、F.A.左爾格等人。

主要活動

協會的目的是聯合全世界的無產階級為反對壓迫者而鬥爭。協會成立後,總委員會把對敵鬥爭放在首要地位。總委員會在馬克思的領導下,把無產階級先進分子團結在自己周圍,率領各國工人民眾向資產階級和壓迫者進行堅決鬥爭。馬克思說:階級鬥爭無論在何處、以何種形式、在何種條件下表現出來,自然總是由我們協會的會員站在最前列。協會支持各國工人的罷工鬥爭,聲援各被壓迫民族的解放運動,保衛巴黎公社(1871.3~1871.5)和救援巴黎公社成員等等,突出地表明國際的無產階級性質和國際主義本質。通過領導西歐國際無產階級反對資本主義製度和其他反動製度的鬥爭,協會爭得歐洲“第七強國”的地位。

內部鬥爭

在對外部敵人進行鬥爭的同時和前提下,協會總委員會在內部對各種非無產階級社會主義流派進行鬥爭。鬥爭分為兩個時期:

反對蒲魯東主義

第一個時期主要是反對蒲魯東主義。蒲魯東派反對工人階級的政治鬥爭,公開維護私有製度,因此以工人階級的徹底解放為宗旨的國際一開始就把反對蒲魯東派的鬥爭提到思想鬥爭的首位。這一鬥爭從第一次倫敦代表會議(1865)、日內瓦代表大會(1866)、洛桑代表大會(1867)、布魯塞爾代表大會(1868)繼續到巴塞爾代表大會(1869),前後經歷5年。鬥爭的主要問題是:工人階級要不要參加政治鬥爭,要不要消滅私有製度。第一次倫敦代表會議不顧蒲魯東派的反對,通過必須恢復波蘭民主獨立的決議,強調工人階級參加政治鬥爭的必要性,取得了反對蒲魯東主義鬥爭的第一個回合的勝利。日內瓦代表大會根據馬克思起草的《臨時中央委員會就若幹問題給代表的指示》精神,通過關于八小時工作日、保護婦女和兒童勞動、普遍綜合技術教育、合作社、工會、廢除常備軍等問題的決議,給了蒲魯東派以沉重打擊。大會通過的關于工會問題的決議具有特殊重要意義,它要求把無產階級的經濟鬥爭和政治鬥爭密切地結合起來,從而不僅反對了否定工會組織的法國蒲魯東派和德國拉薩爾派,也反對了誇大經濟鬥爭意義的英國工聯派。洛桑代表大會再次肯定工人階級進行政治鬥爭的必要性,強調工人階級的社會解放和他們的政治解放是不可分割的,而爭取政治自由是不可缺少的首要措施。經過日內瓦代表大會和洛桑代表大會,蒲魯東派開始發生分化。在布魯塞爾代表大會上,左派蒲魯東主義者贊成實行土地集體所有製,被稱為“集體派”。會上多數代表與右派蒲魯東主義者就所有製問題進行了激烈辯論,最後通過建立土地和礦藏公有製的決議。馬克思主義反對蒲魯東主義的鬥爭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右派蒲魯東主義者要求在下屆代表大會上再次討論這個問題。于是,土地所有製問題成為巴塞爾代表大會的中心議題。通過激烈辯論,大會最後通過決議,重申布魯塞爾大會關于土地公有化的決議。以E.瓦爾蘭為首的左派蒲魯東主義者贊成廢除土地私有製,贊成政治鬥爭,與右派蒲魯東主義者分道揚鑣。右派蒲魯東主義者遭到徹底失敗。此後,國際內部反對馬克思主義的人再也不能以私有製的公開擁護者身份進行活動,他們便以左的面貌來反對馬克思領導的總委員會。在反對蒲魯東主義的同時,馬克思還同工聯派的妥協投降傾向和拉薩爾派的宗派主義進行了鬥爭。

反對巴枯寧主義

國際內部鬥爭的第二個時期主要是反對巴枯寧主義。鬥爭圍繞著如何消滅私有製問題展開,問題的實質涉及到無產階級為了消滅資本主義剝削製度,要不要建立自己的獨立政黨和建立無產階級的政治統治。這一鬥爭從巴塞爾代表大會(1869)、第二次倫敦代表會議(1871)持續到海牙代表大會(1872),前後歷時4年多。М.А.巴枯寧及其陰謀組織“社會主義民主同盟”混入國際後,一直企圖把國際變成實行無政府主義的工具。巴塞爾代表大會通過實行土地公有製的決議後,巴枯寧要求把廢除繼承權作為消滅私有製的手段和社會革命的起點,妄圖把他的“社會清算”即立刻廢除一切政治國家的無政府主義主張強加給國際。馬克思在為總委員會起草的《關于繼承權的報告》中批判了巴枯寧的主張,指出,他在理論上是錯誤的,在實踐上是反動的。巴塞爾代表大會後,巴枯寧誣蔑和攻擊總委員會。馬克思在《機密通知》中對巴枯寧的陰謀活動和誹謗言論進行了揭露和批判。巴黎公社失敗後,各國資產階級對國際展開瘋狂的進攻,各國反動統治階級加緊迫害國際會員。巴枯寧恢復對國際的破壞活動。為了總結巴黎公社的經驗教訓和反擊巴枯寧派的進攻,總委員會于1871年 9月在倫敦召開代表會議。會議的整個工作是圍繞著反對宗派主義和無政府主義進行的。會議通過的在各個國家建立無產階級獨立政黨的決議以及要求參加國際的團體放棄宗派組織的決議,不僅標志著馬克思主義對巴枯寧主義的勝利,而且為各國工人運動以後的發展指明了方向。倫敦代表會議後,巴枯寧派在瑞士松維利耶召開分裂主義的代表大會,攻擊和否定倫敦代表會議的決議,號召取消總委員會和實行完全的自治,實際上是完全取消無產階級的政治組織。馬克思、恩格斯在為總委員會起草的通知《所謂國際內部的分裂》中揭露巴枯寧的陰謀,批判了巴枯寧的無政府主義觀點。1872年夏,馬克思、恩格斯得到國際內部存在有巴枯寧的秘密組織“社會主義民主同盟”的確切證據,便開始準備召開國際的例行代表大會,以解決國際的生死存亡問題。馬克思及其擁護者在海牙代表大會上同巴枯寧派進行了激烈鬥爭。大會批準倫敦代表會議關于建立無產階級獨立政黨的決議,並決定把相應的條文補入國際的章程。大會決定把陰謀組織的首領巴枯寧和J.吉約姆開除出國際。1873年,馬克思和恩格斯根據海牙代表大會的決定,公布關于巴枯寧秘密組織的檔案資料《社會主義民主同盟和國際工人協會》。此後,巴枯寧再也不能在工人運動中進行任何活動了。

第一國際

總委員會

鑒于巴黎公社後歐洲大陸上反動勢力猖獗,以及布朗基派極左分子企圖利用國際進行冒險活動,根據馬克思、恩格斯的建議,大會決定將總委員會遷往紐約。總委員會委員全部更新,核心由北美聯合會的領導人左爾格等組成。海牙代表大會實際上是國際的最後一次代表大會,它標志著馬克思主義在組織上和思想上對各種小資產階級宗派社會主義的勝利。

歷史影響

國際在歐美各國推動了工人運動的發展,提高了無產階級的思想水準和組織程度;它廣泛深入地宣傳馬克思主義,為馬克思主義在工人運動中取得統治地位作了準備,為各國建立無產階級獨立政黨奠定了基礎。在巴黎公社後形成的新的歷史條件下,工人運動面臨的直接任務是在各個民族國家的基礎上建立民眾性的社會主義工人政黨。馬克思和恩格斯考慮到,在新的歷史情勢下,國際的組織形式已經過時,它的繼續存在會成為工人運動的一種桎梏,必須讓國際這種組織形式退到後台去,而過渡到新的組織形式。國際于1876年在美國費城召開的代表會議上正式宣布解散。В.И.列寧指出,第一國際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隨之而來的是世界各國工人運動無比壯大的時代,即工人運動廣泛發展的時代,各民族國家內相繼成立民眾性的社會主義工人政黨的時代。

現在的國際工人協會隻是一群無政府主義者的集合,他們自稱繼承了第一國際的衣缽。雖然它的存在更多地隻是某種象征意義,但到2001年時,其中一群充滿活力、思想開放的自由社會主義者創立了一個名為“自由主義國際聯合體”(Libertarian International Solidarity,LIS)的組織。其成員包括了一些重要的組織,如西班牙的Confederación General de Trabajadores,法國的l’Alternative Libertaire,烏拉圭無政府主義聯盟(Uruguayan Anarchist Federation)等等。另外,最近幾年,在反新自由主義運動中無政府主義的力量發展迅速,其中部分是IWMA的功勞,部分是LIS的成果,但還有很多成就隻是局限在各國的內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