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安

笛安

笛安,女,全名李笛安,中國作家。

2012年中國作家富豪榜上榜作家,著名作家李銳的女兒,1983年生于山西太原,2001年畢業于太原五中,同年考入山西大學歷史系歷史學專業。 2002年赴法留學,在巴黎索邦大學學習社會學,2010年獲得碩士學位。現在是最世文化簽約作家,《文藝風賞》雜志主編。獲第八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最具潛力新人獎。2003年發表的第一篇小說《姐姐的叢林》在《收獲》雜志成為頭條;2007年9月出版中篇集《懷念小龍女》;2004年創作了長篇小說《告別天堂》;2005年創作的《芙蓉如面柳如眉》是笛安的第二部長篇;之後出版的《西決》、《東霓》、《南音》、《嫵媚航班》 獲得廣大讀者的喜愛;2013年12月5日,2013第八屆中國作家富豪榜重磅發布,笛安再度上榜。

  • 中文名稱
  • 出生地
    山西太原
  • 學    位
    社會學碩士
  • 星    座
    獅子座
  • 民    族
    漢族
  • 偶    像
    張國榮
  • 國    籍
    中國
  • 血    型
    A型
  • 身    高
    168cm
  • 代表作品
    《告別天堂》《芙蓉如面柳如眉》《西決》《東霓》《南音》《南方有令秧》
  • 主要成就
    榮登2010第五屆中國作家富豪榜
    榮登2011第六屆中國作家富豪榜
    榮登2013第八屆中國作家富豪榜
  • 職    業
    作家/《文藝風賞》雜志主編
  • 出生日期
    1983年8月2日
  • 別    名
    美笛

作品列表

長篇作品

上市日期

作品名稱

備註

2004年/2009年

告別天堂》*

2005年/2009年/2011年芙蓉如面柳如眉》*

2009年3月14日

西決》*

龍城三部曲之一

2010年7月1日

東霓》*

龍城三部曲之二

2012年1月1日

南音》(上、下)

龍城三部曲之三

2012年12月嫵媚航班

中短篇小說合輯

2013年3月南方有令秧《最小說》三月火爆開啓連載笛安古代背景長篇小說

中短篇小說

作品名稱

發表日期

刊登書目

評選名次

《請你保佑我》

2007.11

人民文學

《姐姐的叢林》2003.7/2010.2收獲/最小說第四名

《宇宙》

2009.4

最小說

第二名

圓寂

2009.4

最小說

第三名

《廣陵》

2007/2009.6

人民文學/最小說

第三名

懷念小龍女

2007年9月1日

嫵媚航班/單行本

《歌姬》

2009.8

收獲/最小說夏日特刊

第四名

《塞納河不結冰》

2009.9

最映刻

《莉莉》

2010.3

最漫畫

第七名

《南極城傳》上

2010.8

最小說

第三名

《南極城傳》下

2010.9

最小說

第五名

《光輝歲月》

2010.10/2011.9

收獲/ZUI 5

《西出陽關》

2011.11

ZUI INK I

《野火》

2012.5

ZUI INK II

《胡不歸》2012.11 /2012.10人民文學/嫵媚航班
《洗塵》2012.11ZUI INK Ⅲ/嫵媚航班/文藝風賞·傷口
《舞美師的航班》2012.11嫵媚航班
《母女》2013〉08下一站·法國南部

翻譯著作

出版日期
作品名稱備註
2014年5月時間男孩
2014年5月
永遠的鄉愁

散文

作品名稱

發表日期

刊登書目

評選名次

《殘羹夜宴》

2007.6

最小說

《曼佐先生》2007.7最小說

《風花雪月》

2009.12

三周年特刊

第九名

《帝王時代》

2012.1

ZUI Silence

《上輩子》

2012.7

文藝風象

《七月七日》

2012.10下一站·濟州島

專欄

作品名稱

發表日期

刊登書目

評選名次

《到北極去》

2009.2

最映刻

第四名

《平流層的小櫻桃》2009.4最映刻第五名

《卡比莉亞》

2010.7

最小說

第三名

《你是我的眼》

2010.10

最小說

第三名

《致我親愛的小女孩》

2011.1-2

最小說

《屬于她的繽紛與寧靜》

2011.4

ZUI GIRL

《人生是一場沒有盡頭的修行》

2011.9

ZUI 5

《沒有龍的城》

2011.12

最小說

第三名

《鹿的漂泊,與荒涼之初》

2012.1-2

ZUI GIRL

瑪德琳娜

作品名稱

發表日期

刊登書目

評選名次

芳鄰

2012.01

最小說

第三名

寂寞的戀人2012.02最小說第三名

阿密

2012.03

最小說

第四名

壁爐先生

2012.04

最小說

第五名

75013

2012.05

最小說

第二名

父親來了

2012.06

最小說

第五名

海上花

2012.07

最小說

第四名

關于薰衣草

2012.08

最小說

第三名

消失的米歇爾

2012.09

最小說

第三名

讓-呂克

2012.10

最小說

第二名
恰似那流雲般的蘋果花2012.11最小說第三名
索朗太太2012.12最小說第三名
當軟弱的我們懂得殘忍2013.01最小說第三名
仲夏夜2013.02最小說第二名

雙城故事

作品名稱

發表日期

刊登書目

永遠的Studio

2010.12

文藝風賞·愛刑海

晚安,陌生人2011.2文藝風賞·除夕

白票

2011.4

文藝風賞·失敗者之書

極夜

2012.4

文藝風賞·老人

奇遇

2012.5

文藝風賞·狂人

雪冢

2012.6

文藝風賞·傳人

特別收錄

作品名稱

發表日期

刊登書目

性質

《城裏的月亮》

2010.4

蕭凱茵《迷津》

序言

《給痕痕:你的期待》2010.10痕痕《痕記》序言

《威廉姆斯之墓》

2011.3

郭敬明等《下一站·神奈川》

短篇小說

《奢望》

2011.7.1

hansey《寂靜》

序言

《她有一個島》

2011.11

消失賓妮《孤獨書》

序言

註:加*作品表示有再版

主編雜志

雜志簡介

巔峰大賞 文藝復興新銳文學旗艦 殿堂級文藝雜志 新生代暢銷新銳、獎項與媒體的寵兒,笛安擔當《文藝風賞》主編。中國最前衛出版人郭敬明榮譽出品,最具藝 術價值設計師hansey傾力打造,人氣作家張喵喵全力加盟。

笛安照片笛安照片

最頂級團隊,銳意呈現。高端純文學年輕態先鋒刊物,最世文化殿堂級文學雜志,攜百萬讀者熱烈期盼榮耀上市。 新銳的態度,新銳的標準,新銳的審美觀,集合了中青兩代頂尖作家精品佳作,帶給讀者不一樣的閱讀體驗;為當今名作家打造不一樣的形象,挖掘最有前途的新人作者;鍛造都市青年文學的集結號。

雜志欄目

·Found

發掘與探視多種文化角落,八個主題,八種風情。

·封面故事--嚴選主題,深度挖掘

以主題發起討論話題,開啓思想之旅。盤點不再隻拘于文字,圖文結合、引經據典,通透呈現豐滿闡釋。

·青梅煮酒

每期都將邀請文壇重量級作家或爭議性人物,與笛安對話,暢談人生感悟,寫作經驗以及他們可

能不為人質的故事與感慨。帶給讀者兩代作家的思想碰撞、腦力激蕩。

·小說視界

傾力奉獻值得一讀的小說,感受充滿期間的浪漫氣息。

·星群--呈現不同城市的人文空間(原雙城故事)。

在全世界範圍內選擇10個城市,關註每個城市的某些特定場所,闡釋其間的文化,歷史,乃至政治,社會變遷的種種符號意義。

·SECRET(秘密)&WISH(願望)

每月精選一種主題,深入感知同類。

不定期欄目

·風聲風影--深度剖析最熱門電影(每兩月一期)

用人文的方式解讀熱門影片,透析劇情與其背後的意義。

以我們的力量堅持華語原創電影。

·文藝新鋒--挖掘最有前途新人

挖掘並且強力推薦優質新人,為優秀青年提供平台。

·經典重讀--美文導讀,經典品嘗

由如今的名作家推薦,塵封已久的文學經典舊作;讓讀者體驗細膩悠長的文字神韻和歲月歷練。

·新審美觀--引爆新鮮刺激的閱讀體驗

非主流的文學題材,邊緣極端化的思想和寫作手法;由視覺引爆的新鮮閱讀感受,體驗不一樣的文學內涵;從未讀過的小說類型,是非爭議,不能抹殺一篇好的小說。雜志中最吸引眼球的欄目,因為會承擔最多的話題性,邊緣題材,離經叛道的文字表現手法,用不一樣的視角營造不一樣的閱讀空間,展現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別冊《閃光》(現已成為專欄)

hansey繼《最小說》之後回歸大動作,獨立企劃攝影的別冊,光影中捕獲距離靈魂最近的影像。擔任視覺總監、美術監督,與插畫師木西合作,為讀者呈現一本最具美感的文學雜志。從2012年4月起,別冊取消,變為固定欄目。

雜志出刊

2010年12月28日創刊號,與落落主編《文藝風象》捆綁銷售,定價25.0元/套。

笛安主編的文藝風賞/內頁海報笛安主編的文藝風賞/內頁海報

2011年為雙月刊,每逢雙月月中(15日)出版,定價18.0元。

2012年正式更為月刊,每逢月中(15日)出版,定價16.8元。

出刊歷史

01.《文藝風賞·愛刑海》別冊《閃光》第一話《情書·木十喬》(2010.12)

02.《文藝風賞·除夕》別冊《閃光》第二話《舊日時光的山丘·記憶》(2011.02)

03.《文藝風賞·失敗者之書》別冊《閃光》第三話《詩·困》(2011.04)

04.《文藝風賞·地藏》別冊《閃光》第四話《本願·光攝大千世界》(2011.06)

05.《文藝風賞·難》別冊《閃光》第五話《生活之美》(2011.08)

SPECIAL EDITION FOR ZUI 5《文藝風賞·家》(2011.09.05)

06.《文藝風賞·華彩》別冊《閃光》(2011.10)

07.《文藝風賞·英雄主義》別冊《閃光》(2011.12)

08.《文藝風賞·寄生》別冊《閃光》(2012.01.15)

09.《文藝風賞·圍城》別冊《閃光》(2012.02.15)

10.《文藝風賞·遊牧》別冊《閃光》(2012.03.15)

11.《文藝風賞·老人》(2012.04.15)

12.《文藝風賞·狂人》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2012.05.15)

13.《文藝風賞·傳人》把你手上那盞微弱的燈,給我。(2012.06.15)

14.《文藝風賞·造作》做作吧,趁活著。(2012.07.15)

15.《文藝風賞.語言暴力》人們的聲音塞滿每個縫隙快要把我抬起來。(2012.08.15)

16. 《文藝風賞.規則》暴力最強者擁有最終解釋權。(2012.09.15)

17. 《文藝風賞.盲從》三個腦袋六條腿的咕咚來了,快逃命吧!(2012.10.15)

18. 《文藝風賞.流言》流言生于亂世,真相顯自通途。(2012.11.15)

19. 《文藝風賞.狂歡》世人雖狂,無不絕之道;天下雖大,無不散之局。(2012.12.15)

20. 《文藝風賞.第一日》第一日,神創造天地,人類文明散落其中,錯覺自己是星群。(2013.01.15)

21. 《文藝風賞.傷口》我凝視著你,就像凝視著一個舊傷口。(2013.02.15)

22. 《文藝風賞.一次離別》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2013.03.15)

24.《文藝風賞·交易》(2013.04.15)想要的,得到了;不想要的,失去了。

25.《文藝風賞·兩極》(2013.05.15)唯一且不可復製的不是愛情,而是量子通信。

26.《文藝風賞·十字街頭》(2013.06.15)我在未來的街頭等你,不管你將去向何方。

27.《文藝風賞·遺忘》(2013.07.15)我曾經是你最心愛的玩具。

28.《文藝風賞·角鬥士》(2013.08.15)其實我們膽戰心驚,我,和我面前的獸。

29.《文藝風賞·面具》 (2013.09.15)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作品摘錄

1.仇恨,是種類似于某些中葯的東西,性寒、微苦,沉淀在人體中,散發著植物的清香。可是天長日久,卻總能催生一場又一場的爆炸,核武器手榴彈炸葯包,當然還有被用作武器的暖水瓶……都是由仇恨贈送的禮品盒。開啟他們,轟隆一聲,火花四濺,濃煙滾滾,生命以一種迅捷的方式分崩離析。別忘了,那是個儀式,仇恨祝願你們每個帶著恨意生存的人,快樂。(西決)

2.飛蛾們都幽然地漂了過來,凝聚在光暈裏,那光的邊緣輕薄得就像一層塵埃。都說飛蛾是自己找死,可是我根本就不覺得它們活過。因為它們慢慢地,慢慢地靠近光的時候,就已經很鎮定,鎮定得不像有七情六欲的生命,而像是魂靈。(東霓)

3.我曾經以為,女人都是飛蛾,生性擅長不怕死的撲火,後來才知道,原來也有一種女人是候鳥,無論如何都沿著一種靜謐的軌跡安寧的飛翔。(西決)

4.就在那一秒鍾之內,我明白了一件事。一件非常簡單的事。那隻小狼。我曾費盡心思也沒想出它到底是什麽小狼。那隻常常莫名其妙地騷動的小狼,那種常常毫無原因透析我的深重的疼痛,那種常常于猝不及防中把我推到懸崖邊的孤獨,那種一閃即逝 的粉身碎骨的邪念。原來隻不過,隻不過是無數情歌裏出現頻率最高的一句歌詞,隻不過是一句我因見得太多所以已經對它麻木不仁的話。三個音節,每個都是母音結尾,還算抑揚頓挫,怕是中文裏最短的一句主謂賓俱全的句子:我愛你。(告別天堂)

笛安照片笛安照片

5.我聽見我的身體裏刮起一陣狂風,它尖銳的呼嘯著,穿透了我的身體,穿透了我的視覺跟聽覺,那就是歲月吧,我知道的,那一定是多年來,瘋狂的沉淀在我身體裏的歲月。(西決)

6.天真其實不是一個褒義詞,因為很多時候,它可以像自然災害那樣接著一股原始,戲劇化,生冷不忌的力量,輕而易舉的毀滅一個人。(西決)

7.公元前我們太小,公元後我們又太老。沒有人看到真正美麗的來到。那一次真正美麗的微笑。那麽,海子。我最愛的你。當你從容不迫地躺在鐵軌,傾聽遙遠的汽笛聲的那一刻。是公元前還是公元後?那一次真正美麗的微笑你見到了嗎?我隻知道,從我第一眼看你的詩的時候,我就喜歡上火車這東西。因為它撞死了你。(告別天堂)

8.你怎麽可以允許自己這麽活著,就這樣毋庸置疑地在別人的恩典裏?怎麽可以?(東霓)

9.比如難以啓齒的歉意、比如無地自容的倔強、比如無法化解卻可以忍讓的溫柔、比如一起經歷過羞恥和仇恨之後才會出現的脆弱的朝露一般的同盟(西決)

10.我是生死,你是輪回;我是紅塵,你是虛空;我是用來標識歲月的某個微不足道的點,你是容納所有滄海一粟的無垠;我是業障,你是修行;我是渴望成為神的人,你是無法褪盡人氣的神;我是"此時此刻"的囚徒,你是"永恆"這片原野上的牧羊人;我是不可能掙脫"此情此景"的肉身,你是天地悠悠的一部分;我是至情至性的歡笑和哭喊,你是高山頂上寂然的雪線;我是照耀微小灰塵的一線陽光,你是擁抱萬物的黑暗;我原諒所有瑣碎的惡意,你負責評判一切不自知的邪念;我是絢爛繽紛的幻想,你是不情願地照亮萬裏海面的燈塔;我覺得我的一生太短,你覺得你的自由太漫長;我是你的南柯一夢,你是我必然到達的終點。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你生我,我生你,我們合二為一,就是宇宙,就是永恆。(宇宙)

11.錢以外的東西,永遠都還不清。(西決)

12.而今,我已經被打敗過了,我用曾經的飛蛾撲火,換來今天手心裏握著的一把餘溫尚存的灰燼。值得慶幸的是,我依然沒有忘記,這把灰燼的名字叫做理想。(告別天堂)

13.一時間一種刻骨的孤獨像一陣穿堂風那樣吹透了她。那孤獨並不陌生。多少次,多少次,她都拿羅大佑的歌來安慰自己,"孤獨的孩子,你是造物的恩寵。"那麽,她濫用過多少回這樣的恩寵呢?在她妄自尊大的時候,她以為那是高處不勝寒;在她妄自菲薄的時候,她以為那是她一個人的醉生夢死。在最後一刻,坦率一點吧。孤獨就是孤獨,不是什麽恩寵,不是可以升值的股票。浪費並不能使你高貴。那麽好吧,生死隻不過是一個人的事情,如果你孤獨,請你不要打擾別人,不要自以為是的嘲笑不孤獨的人,不要期待著全世界的孤獨者可以聯合起來。自己上路吧。最多,帶上你的情人。(芙蓉如面柳如眉)

笛安和朋友照片笛安和朋友照片

14.可是我隻是躲進了百年好合的謊言裏,進入了輪回。你和我不同,你在進入輪回前,必須先要隕落。我凝視著你們隕落于芸芸眾生之中。你,潘勇,還有南極城。南極城裏飄出來麻辣香鍋的味道,賓客盈門,車水馬龍。我們的,永遠的,南極城。(南極城傳)

15.愛情是神話,可是不是童話。我這麽想著的時候突然覺得我再也不是從前的宋天楊。我緊緊地,摟著他。他的眼淚沾濕了我的毛衣。我並不是原諒他,並不是縱容他,並不是在用溫柔脅迫他懺悔。我隻不過是在一瞬間忘記了他傷害過我,或者說,在我發現我愛面前這個人的時候,因他而起的屈辱和疼痛也就隨著這發現變得不那麽不堪。愛是夕陽。一經它的籠罩,最骯髒的東西也成了景致,也有了存在的理由。(告別天堂)

16、找一樣我認為重要的東西,理想也好,愛情也好,我需要這樣的東西來提醒我,我不是靠"活著"的慣性活著的。(告別天堂)

17.從此以後,就再也不算是個好人了吧?沒錯,不算了。想做好人嗎?想,當然想,非常想。那你現在在幹什麽呢?在做壞事。害怕那個變成了壞人的自己嗎?怕,當然怕,怕得不得了。所以你要松開他,轉身離開,忘了你認識過這個人,就當什麽也沒發生過。不。不要。死都不要。(光輝歲月)

18.可是人生那麽苦,我隻是想要一點兒好風景。(東霓)

19.我習慣了晝伏夜出,晚睡晚起;我早已學會了面對這謊話連篇的人群的時候,撒一個同樣的謊;我鍾愛那種飲酒至半醉,用微醺的眼睛慷慨地給這個糟糕的世界送上所有的柔情--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允許自己沉溺。你就是我的修行,南音。願我們真的能夠一起去到我們都想去的地方,看見良辰,看見美景,然後你能轉過臉,對我認真地說:"我認出了你。"(致我親愛的小女孩)

20.我想,最初那個名叫麥哲倫的家伙真是可憐,他航行了那麽久,他本想去一個無邊無際的遠方,可是他發現所能到達的最遠的距離原來就是最初的地方,所以他寫了一本書告訴世人我們生活的地球是圓形的,隻不過是為了遏製絕望。(西決)

21.從明天起,仁慈一個普通人的仁慈,冷漠一個普通人的冷漠,在乎每 一個普通人在乎的,譴責每一個普通人譴責的,像普通人那樣愛,像普通人那樣殘忍。既然你根本就做不到你認為你能做到的事情,那就請你像接受你長得不夠帥接受你頭腦不夠聰明一樣安然地接受你的自私。你能做到不要拿著逃避當榮耀就已經值得表揚了。坦然地接受良心的折磨和夜深人靜時的屈辱,沒有關系的,那隻是暫時。日子終將寧靜地流逝,膽怯的羞恥也可以在未來的某一天被歲月化成一張親切的面孔,因為經過長久的相處你跟它之間說不定會有感情。等待吧,耐心地等待,你總有一天會原諒自己,就算不能原諒也還可以遺忘,就算不能遺忘你最終可以從這遺忘不了的屈辱裏跟生活達成更深刻更溫暖的理解。就算不能理解但其實有時候逆來順受的滋味裏也是有醉意有溫柔的。前景樂觀,不是嗎?(芙蓉如面柳如眉)

笛安照片笛安照片

22.高速公路是個好去處,因為全世界的高速公路都長的差不多,所以你很容易就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因為一望無際,所以讓人安心。(西決)

23.我就像瞧不起這個仗勢欺人的世界一樣,瞧不起你。這個世界把我搞得狼狽不堪,可是我心裏總有一個柔軟的地方,心疼著它的短處。所以我還是愛這個讓我失望透頂的世界的,正如,我愛你。(光輝歲月)

24.生死相隨是個多重大的儀式,死在這儀式裏倒也罷了,可是麻煩的是如果你活在這個儀式裏,你就一定會在某些時刻用厭倦來打發日子。夏芳然此時還沒有意識到,其實親人之間就是那麽回事。抱怨、嫌棄、厭惡都發生在一群彼此肝膽相照的人之間。厭棄是真的,但是肝膽相照也是至死不渝的。(芙蓉如面柳如眉)

25.眼淚是最珍貴的東西,隻能留給這種深切的悲傷,這悲傷與羞辱無關,與委屈無關,與疼痛無關,你依靠這悲傷和這世界建立更深刻的聯系。你和這悲傷在煙波浩淼的孤獨中相互取暖,相依為命。(告別天堂)

26.在這場追逐裏我糊裏糊塗的弄丟了我的童貞,我的初戀,還有我的江東。但值得慶幸的是我沒有因為失去的東西而向任何人求助,向任何人撒嬌,向任何人妥協,我忍受了我該忍受的代價。包括我曾經以為被弄髒的愛,包括我自認為偉大旗是毫無意義的犧牲和奉獻。我現在無法判斷著這值不值得,可是我不後悔。(告別天堂)

27.我以為有了愛情之後我可以更愛這個世界一點。(告別天堂)

28.我註定了寂寞。愛情解救不了我,江東解救不了我。加繆最多隻能和我同病相憐。默爾索的阿爾及利亞對我來說比月球還要遠。當你明白這寂寞無葯可醫時,你就更寂寞。你覺得除了緊緊抓住江東之外,沒有別的辦法。沒有別的期待。因為是他讓你發現這"更寂寞"的。那時候你太年輕,你不知道雖然這"更寂寞"因他而起,他卻和你一樣對此無能為力。(告別天堂)

29.隻能是你,江薏。我太了解你,你是做得出這種事的人。我在椅子下面撕扯著自己的裙擺,是為了讓我的臉上繼續維持不動聲色的表情。那些突如其來的喜悅快要離開了,在灌溉了這個辛酸並且愉快的夜晚之後,就要離開了。在我錯愕地見證了你嶄新的婚約之後,就要離開了。現在我用盡全身力氣攥緊了這個晚上殘留的那最後一滴溫柔,這最後一滴溫柔可以成全我做到所有我認為對的事,可以讓我又幸福又痛苦地在心裏問你最後一次:"江薏,是你嗎?"(東霓)

30.學樓的頂端幾個屬于高三的視窗,錯落地璀璨著,就像是俯視著我們,俯視著所有疾馳而去的時光。(西決)

31.我總是在最糟糕的時候,莫名其妙地發現,其實我還是喜歡活著。沒錯,就是活著。比方說現在,我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店裏,惡狠狠地開啟一罐啤酒,在雪白的泡沫泛濫之前,用我的嘴唇截住它們。它們在我的舌尖上前僕後繼的粉身碎骨,那種酥麻的破滅,就是活著;比方說剛才,我失魂落魄地沖進了這個屬于我的地方,擰亮牆角的一盞燈,一片漆黑之中,江薏送給我的老鋼琴幽幽地浮現出來,就好像在那裏耐心地等了我好久,我咬著牙註視它,突然無可奈何的一笑,那種酸澀的經綳著的視覺,就是活著;比方說比剛才在稍微靠前一點的剛才,我像是顆燃燒彈那樣沖出了三叔家,沖到了樓底下,我讓我的車勇敢的在馬路上一次次地超過他那些個半死不活的同類,老頭作證,我有多麽想把方向盤稍微偏上那麽一點點,那種強大生猛的沒法控製的,想死的欲望,就是活著。(東霓)

32.我就要死了,我們的愛情也是。我的愛情髒了,或者愛情把我弄髒了。(告別天堂)

33.修養這個東西就像血管一樣,可以盤根錯節的生長在一個人的血肉之軀的最深處,不可分割。(西決)

34.可能,你最終隻能變成你當初最不想成為的那種人。因為當你對自己說:"我絕對不能過那樣的生活"的時候,你並不是在反抗,你隻是恐懼。你知道那種生活對你來說是最為順理成章的選擇。(懷念小龍女)

35.在沒有碰到女孩B的時候,女孩A從來就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可以真的存在一種像她那樣的人。女孩A認為所有的人都得卑微甚至是苟且地活著。所有的人都必須彎腰或者低頭:向金錢,向權貴,向暴力,向情感,或者向自己的靈魂。可是她沒有料到,有一種人可以在低頭的同時維持自己的尊嚴。很簡單,隻要你做得到在低頭的時候坦然地面對自己的膽怯,但是不讓這低頭的膽怯和屈辱污染了你對生活的善意。非常簡單的一件事,可是能做到的人身上必須具備強大的力量,或者說強大的天賦。(懷念小龍女)

36.如果你真的已經感到了起點和終點都是罪惡的話,如果你真的感覺到明明是無望的但還必須要忍耐的話,那就是修行。(懷念小龍女)

37.我早就知道他根本沒有精神病,其實需要"精神鑒定"這個過場的不是她,是我們,是每天看著新聞聊著這個案子的"大眾"。因為我們懷疑她是精神病,是為了安慰我們自己,其實我們的生活中沒有這麽可怕的人,不過是精神病人而已。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芙蓉如面柳如眉)

38.如果你從一開始就選擇低下頭的話,你就可以一直低著頭。可是如果你一開始選擇了昂著頭的話,你就永遠不能低頭了。榮辱說到底隻是一瞬間的事情。你已經有了一張不堪入目的臉,還要有一個不辭勞苦支撐著可高傲的頭的脖子。(芙蓉如面柳如眉)

39.激情是一種很玄的東西。一開始你覺得它是海浪,驚濤駭浪之中你忘記了自己要去到什麽地方。但是到後來,你也變成了海浪,你閉上眼睛不敢相信原來自己也擁有這般不要命的速度和力量;還沒完,還有更後的後來,在更後的後來裏你你就忘了你自己原先並不是海浪,你想所有海浪一樣寧靜而熱切的期待著在礁石上粉身碎骨的那一瞬間。(芙蓉如面柳如眉)

40.你終有一天會發現的,生命的名字叫做徒勞。(西決)

41.幸福這東西,一點都不符合牛頓的慣性定律,總是在滑行的最流暢的時候嘎然而止。(告別天堂)

42.牽掛一個人是件好事情。可以把你變得更溫柔,更堅強,變得比原來的你更好。當你看著他打籃球的時候,你沒有告訴他他奔跑的樣子讓你想"要";當他一言不發緊緊抱住你的時候,你沒有告訴他就算是吵架的時候你也在欣賞他的臉龐;當你們靜靜地坐在一起看冬天結了凍的湖面的時候,他抓著你細細的手腕,他的手指纏繞著你的,皮膚與皮膚之間微妙的摩擦讓你明白了一個漢語辭彙:纏綿。--什麽叫幸福呢?幸福就是:目擊眾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在這幸福中你可以是一個俯視這片草原的眼神,你也可以是眾多野花中的一朵,都無所謂。在這幸福中你蛻變成了一個女人,一個安靜、悠然、滿足、認命的十五歲的女人,盡管你們從來沒有"做過"。(告別天堂)

43.隔了這麽遠的路看過去,原先堅定不移的答案居然也變得模糊了。記憶這東西,真是不可思議。(芙蓉如面柳如眉)

44.當一個念頭在你腦子裏已經盤旋過無數回的時候,你就是再抵抗它你也最終還是會付諸行動的。(芙蓉如面柳如眉)

45.羞恥和仇恨之後才會出現的脆弱的朝露一般的同盟(西決)

46、你生我,我生你,我們合二為一,就是宇宙,就是永恆。(宇宙)

47.她們懷著一種可怕的共鳴為男女主人公在寶馬車裏吻別的場景陶醉,用"宿命""疼痛""淡然"這類原本美麗的辭彙包裝精致些的男盜女娼。多麽好,香車寶馬,錦衣玉食,有的是時間追悼一場"無能為力的愛情"。。最基本的事實就這樣被忽略,一個人是怎樣爬到CEO或者什麽總監的位置的,他需不需要努力奮鬥,需不需要察言觀色,需不需要在必要的時候不擇手段?如果需要,那麽盡力過這一切之後,究竟還有多少人心裏還剩得下決絕的激情?(告別天堂)

48.周雷還說,愛情是場革命。

沒錯,這個詞我找了很久,革命。被最美的理想屠戮的七葷八素,這和戀愛真的異曲同工。一場火熱的洗禮中每個人都在剎那間以為自己就是聖徒。很奇怪,熱情這玩意,明明從自己的大腦誕生出的東西,但是往往,它最終會變成你的命運。(告別天堂)

49.頭一次看見她,他便覺得,這位夫人是從王江寧的七絕裏走下來的。"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

她就是那樣的少婦,臉上還有天真爛漫像蝴蝶那樣絢爛地撲閃過去,即使她馬上就要成為一個寡婦,即使她眼睛裏全是哀傷和惶恐--她本人還是那抹陌頭楊柳色,擋都擋不住的亮光。(南方有令秧)

評價

自我感悟

曾被父母斷定沒有寫作天分

笛安是文壇名家李銳、蔣韻夫婦的女兒,她稱父母曾斷定她吃不了這碗飯,"他們認為我沒有這個天分"。

19歲那年,她寫下第一部中篇《姐姐的叢林》,當時她的父親李銳幫忙轉給了《收獲》雜志,用的名字是笛安,前面去掉了李姓,該作品很快被《收獲》錄用了。笛安說:"我當時並不知道《收獲》的分量。一直到後來,導演孫周給我打電話,說很喜歡在《收獲》上刊出的我的小說,希望有機會拍電影。雖然後來沒有拍成,但那對我的寫作鼓勵太大了。我寫的東西有人喜歡著,這讓我更堅定了要繼續寫下去的念頭。"

笛安不喜歡被稱為"文二代","那是一件非常無聊的事情。隻能說因為父母的關系,我從小就有了比較大的閱讀量。平時我和父母很少談文學,談的大都是些家長裏短,更何況我們的寫作風格和想法都不一樣"。笛安還在出道之初就和父母立下一個規矩:公開場合不提及父母,父母也不會在公開場合說到笛安及其作品。"他們驕傲的是我如今能過上自己的生活,但他們並不認為我寫得有多好。父親對我的評價隻是把非常無聊的事情寫得很好看而已"。

80後作家隻能代表自己

除了寫作,笛安還是《文藝風賞》的主編。她認為"我是一個寫作者,我知道所有的作家都會期待別人對他作品的關註,而不是那些和作品無關的八卦"。

笛安認為,80後作家和前輩作家之間最大的一個差別是,前輩作家,其潛在的主語永遠是我們,他們是站在一群人的身後,那是那一代人所特有的,而年輕的80後作家永遠都是在表達自我,"我無法代表80後發言。因為我覺得我隻能代表我自己,沒有資格代替別人發言,即使他們是我的同齡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寫作更是一件個人化的事情,所以我不會輕易地說我們這代人怎樣怎樣。我隻能也隻有興趣說說我自己。寫作對我來說首先是完整的、淋漓盡致的對于個人的表達,但是我的態度是極為嚴肅和認真的"。

作家評價

張抗抗:笛安講故事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她用超乎年齡的理智審視並構建著一個充滿愛恨情仇的凄絕城市。她是一位分寸拿捏得當的作者,無論從語言表達、情節設定方面,都可謂冷靜處之、準確無誤。

劉恆:一個作家和另一個作家比,比的是什麽呢?有各種說法兒,統而言之都是一個意思,作家的差異在于--支配文字的能力。支配文字便是支配思想,也是支配想象力,更是支配生活,支配一個靠文字生成的獨有的世界。在笛安的小說裏能看到一些傳統要素:家族的枝蔓、男女的戰爭、血緣與代溝、欲望和自憫……讓人驚奇的不是這些事物,而是包裹著這些事物的敘述的外殼兒。

白燁:笛安作為80後的代表作家,她的超越與拓進,不僅使青春文學的廣義性和豐富性有所延展,她還將傳統文學的審美、縱深和青春文學的偏于通俗、貼近市場很好地相統一融合。作為"龍城"系列的完結篇《南音》值得期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