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 -金庸創作小說

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作家金庸1967年開始創作的一部作品,1969年完成,屬于其後期作品,最初連載于《明報》。"笑傲江湖"源自吳承恩著《西遊記》中的一句詞。該書沒有時代背景,"類似的情景可以發生在任何朝代"。笑傲江湖折射政治鬥爭,同時也表露對鬥爭的哀嘆,具有一定的政治寓意。

  • 書名
    笑傲江湖
  • 作者
    金庸
  • 出版時間
    1967年
  • 類別
    武俠
  • 男主角
    令狐沖
  • 女主角
    任盈盈
  • 發生時間
    明朝
  • 主要門派
    五岳劍派、少林派、日月神教

小說簡介

《笑傲江湖》是金庸1967年寫的一部武俠小說。《笑傲江湖》屬于金庸的後期作品,其敘事狀物,已到爐火純青出神入化的境界。《笑傲江湖》所涉及的場景、人物以及各類武林人物交手搏鬥的場面不可勝數,但歷歷寫來,景隨情轉,變化無窮而皆能貼合生活。《笑傲江湖》的中心是武林爭霸奪權,為了達到目的,奪取《闢邪劍譜》和《葵花寶典》,最後兩派都敗在《闢邪劍譜》和《葵花寶典》上。

笑傲江湖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系海外新派武俠小說代表作之一,其不僅靠跌宕起伏波譎雲詭的情節引人入勝,更能于錯綜復雜的矛盾沖突中刻畫人物性格,塑造出數十個個性鮮明、生動可感的文學形象。若豁達不羈、舍生取義的令狐沖;嬌美慧頡、摯情任性的任盈盈;陰鷙狡詐,表裏不一的岳不群;桀驁不馴、老謀深算的任我行;冰清玉潔相思痴戀的儀琳;虛懷若谷,蕭條離寄的沖虛以及逃避紛爭寄情于各自喜好的“江南四友”,打諢插科的“桃谷六仙”,皆可為武俠小說的人物畫廊增添異彩。作品所高揚俠義、仁愛、富貴不淫威武不屈的高尚精神對今人仍有強烈的感召力。

詞語來源

吳承恩著《西遊記》第九回“袁守誠妙算無私曲 老龍王拙計犯天條”中漁夫的“西江月”詞中一句 “得來烹煮味偏濃,笑傲江湖打哄。” 金庸將《笑傲江湖》用于其武俠小說書名。

故事梗概

福建笑傲江湖2:東方不敗

乃知被囚之人竟原魔教教主任我行,向為其屬下左使,因東方不敗篡奪教主之位,囚任我行于梅庄,令“四友”看守,向不滿東方誅除異己,乃窮十二年之力,探得任我行被囚之所,方欲施救,為東方發現,四出追捕,得與令狐邂逅。令狐所習之內功口訣,即任我行獨創能于打鬥之際吸人內力之“吸星大法”,其法世間傳人僅令狐沖而已。然任我行雲吸星大法後患無窮,勸令狐沖入教,方能授其化解之法,令狐不為要挾所動,謝絕而去。 

獨行仙霞嶺,喬裝泉州參將吳天德,恰逢恆山弟子遇魔教埋伏,乃拔劍相助,擊退強敵。後于廿八鋪救出被魔教擄劫之恆山女尼,領隊師太定靜苦戰力竭而亡。遺言囑令狐護送門下弟子赴福建水月庵。令狐遵囑將群尼安頓,即往福威鏢局尋師,見岳靈珊與林平之于鏢局查找闢邪劍譜,被蒙面二人點倒,二人尋出一紅色袈裟,逾牆而出。令狐尋蹤追趕,殺死二人,奪回袈裟,因上有字跡,意必為闢邪劍譜,急欲呈送岳不群,終以負傷昏倒于鏢局門外。及蘇醒,得見師父母及同門兄弟,大慰情懷,然袈裟已不見,遂被不群誣指其偷竊闢邪劍譜,刺傷林平之,殺死師弟英白羅,令狐力白其冤,不獲諒解。幾死于不群掌下,賴師母佑護,逃離鏢局。

值恆山群尼接掌門定閒信鴿傳書告急,令狐乃率眾前往鑄劍谷馳援,救出定閒、定逸,二人皆已負傷,審訊俘虜,始知恆山弟子屢次中伏及定靜死難,皆嵩山派偽裝魔教所為,蓋欲迫脅恆山派聽其驅使,進而吞並華山、衡山、泰山三派。陰謀既敗露,令狐乃護送恆山群尼乘舟返回北岳。歸途舟次夏口,令狐登岸飲酒,遇衡山掌門莫大先生。莫告以盈盈乃魔教教主任我行之女,當日為救令狐之傷。隻身背負令狐入少林寺,甘願舍身乞方證大師以“易筋經”救令狐之命,至今幽囚寺中,言下頗責令狐負義。令狐聞此如大夢初覺,始知當日群豪請醫送葯皆受盈盈指使,發誓救其出寺,以報再生之恩。即讓莫大護送恆山群尼,隻身奔赴少林。江湖左道幫派,亦結隊赴少林營救盈盈。為使雙方免于流血,定閒、定逸自告奮勇,前往少林說項,乞方證釋放盈盈,雙方罷戰,令狐率群豪繼至少林,然寺內已空。僅定閒、定逸在內,定逸已死,定閒亦受人暗算奄奄垂斃,遺言請令狐接掌恆山門戶,旋即逝去。令狐發誓報仇。 

笑傲江湖

少林寺已被正教各派圍困,令狐率眾幾番沖突,不能突圍。幸由“桃谷六仙”發現寺中地道,群豪得以脫困。令狐辭別大眾,再入少林,窺見任我行父女及向問天與正教各派掌門,正唇槍舌劍,爭執不下。方證欲消餌仇恨,勸任我行等皈依佛門,武當沖虛道長則提出比武以決三人去留。眾可其議,乃由方證、左冷禪、沖虛出手。任我行狡智先勝方證,後中左冷禪暗算,負于左。而令狐早已被人發現,任我行使其與沖虛比劍,沖虛自認不敵。方證乃如約放任等下山,而岳不群忽邀令狐較量,令狐不忍傷師,隻守不攻,岳則明知不敵,仍糾纏不休,甚而以當日令狐與靈珊自創之“沖靈劍法”亂其心神,令狐終以救盈盈心切,誤傷岳不群。四人出寺,任我行再誘令狐加盟魔教,且願將盈盈許配,令狐以其有要挾之意,斷然拒絕。徑赴恆山踐其諾言,接任掌門,盈盈因恆山一派盡皆女弟子,恐有損令狐聲譽,親率大批江湖豪士投于恆山門下。方證、沖虛推重令狐為人,亦來祝賀,並與其計議抵製左冷禪稱霸武林之策。東方不敗遣部下偷襲懸空寺,包圍方證等三人,賴盈盈解救,製伏魔教群敵。

令狐與盈盈辭出,會同任我行、向問天喬裝入魔教總壇——黑木崖,殺死東方不敗,任我行乃得重登教主之位。令狐不滿任我行威福自用,不辭而別。值左冷禪舉行五岳並派大會,令狐率恆山弟子齊赴嵩山,左事先策劃周密,挑動泰山派內訌,誅除掌門天門道人,自認已穩坐五岳派掌門之位。盈盈喬裝混入恆山人群,以傳音之術唆使“桃谷六仙”攪亂會場,議定比劍以定掌門。岳不群則使靈珊出場,分別以諸派劍法力勝泰山玉璣子、玉磐子、及衡山掌門莫大先生。時靈珊已與林平之成婚,令狐見靈珊忽忽不樂,乃登場以“沖靈劍法”與之對舞,終至于自傷。而岳不群突然發難,以如鬼如魅之闢邪劍法刺瞎左冷禪雙目,奪得五岳派掌門。群雄散訖,令狐復與盈盈相聚,二人幾經生死患難,終成知心情侶。

下山途中,二人目睹林平之夫婦口角及平之以闢邪劍法屠戮青城派子弟之殘酷,不解林平之何以亦能習練闢邪劍法,因尾隨其後,復親聆平之述說岳不群如何誘其入門,如何以女兒為釣餌,如何攫取劍譜嫁禍令狐沖,如何殺死英白羅,砍傷平之以滅口,如何自宮練劍掩人耳目種種陰謀險惡,令狐得知,始恍然大悟。繼知平之以偶然之機緣得見闢邪劍譜並自宮習劍以圖報復之始未嗣後。平之因雙目已盲,欲投左冷禪,為明心跡,刺死岳靈珊,令狐與盈盈安葬靈珊。岳不群以華山思過崖洞內石刻武功秘訣誘引諸派達人入觀,旋用巨石封洞,欲盡誅異己,令狐與盈盈亦陷洞中,頗歷凶險,幾遭岳不群毒手,賴恆山女尼儀琳刺死岳不群,始得脫困。任我行傾巢來攻,欲稱霸五岳,脅迫令狐入教,令狐凜然不屈。五岳劍派以自相殘殺,紛紛零落,任我行終因心力交瘁而亡。令狐與盈盈終成眷屬,正邪雙方亦因此化幹戈為玉帛

章節回目

一 滅門◆十一 聚氣◆二十一 囚居◆三十一 綉花

二 聆秘◆十二 圍攻◆二十二 脫困◆三十二 並派

三 救難◆十三 學琴◆二十三 伏擊◆三十三 比劍

四 坐鬥◆十四 論杯◆二十四 蒙冤◆三十四 奪帥

五 治傷◆十五 灌葯◆二十五 聞訊◆三十五 復仇

六 洗手◆十六 註血◆二十六 圍寺◆三十六 傷逝

七 授譜◆十七 傾心◆二十七 三戰◆三十七 迫娶

八 面壁◆十八 聯手◆二十八 積雪◆三十八 聚殲

九 邀客◆十九 打賭◆二十九 掌門◆三十九 拒盟

十 傳劍◆二十 探獄◆ 三 十 密議 ◆四 十   曲諧

後記

歷史版本

舊版:   魔教十長老是死于風清揚劍下;風清揚後來住在思過崖一石洞內;

笑傲江湖

岳靈珊從青城派手中救林平之時有“慨飲毒酒”的情節;曲非煙沒有死;

對桃谷六仙有較詳細描述,新版則對六人外貌一概以“馬臉”來形容;

對岳不群內心的描述較多,卻也顯得累贅,不如新版的不動聲色;

有些名字不大一樣,如向陽巷舊作葵花巷,日月神教舊作朝陽神教,而人名大多隻是換了一個姓氏;

衡山派“瀟湘夜雨”莫大先生在“聚殲”一章中慘死在華山石洞,是被眾瞎子亂劍砍死的,但新版讓他復活,並在令狐沖和任盈盈大婚之日,用胡琴奏出他唯一帶有歡樂氣氛的《鳳求凰》。

小說人物

史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頭)【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林平之(福州福威鏢局少主,林震南獨子,後改投華山派岳不群門下,娶岳靈珊為妻,被木高峰毒液所傷而失明,又 投入左冷禪麾下,最後被囚禁于杭州西湖底之梅庄密室)

鄭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頭)【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白二(福州福威鏢局趟子手)【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陳七(福州福威鏢局趟子手)【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老蔡:(福州城郊酒館店主)

勞德諾「薩老頭」(嵩山派左冷禪派往華山派之臥底,拜在岳不群門下)

岳靈珊「薩宛兒」(華山派岳不群與寧中則獨女,後嫁予林平之為妻)【被林平之所殺】

餘人彥(四川青城派掌門、松風觀觀主餘滄海幼子)【被林平之所殺】

賈人達(青城派餘滄海弟子)【被林平之以馬蹄踏死】

林震南(福州福威鏢局第三代傳人,林平之父親)【被餘滄海、木高峰虐待致死】

餘滄海(四川青城派掌門,餘人彥之父,因覬覦林家之《闢邪劍譜》,復為殺子之仇,將福威鏢局滅門)【被林平之所殺】

王夫人(洛陽金刀門王元霸之女,林震南之妻,林平之母親)【觸柱殉夫】

祝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頭)【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林遠圖『渡元』(原為福建莆田少林寺和尚,紅葉禪師弟子,還俗後建立福威鏢局,以七十二路「闢邪劍法」威震江湖)

崔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師)【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季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師)【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王元霸『金刀無敵』(洛陽金刀門掌門,王夫人之父,林平之外祖父)

富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師)【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錢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師)【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吳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師)【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高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師)【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褚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師)【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黃先生(福州福威鏢局帳房) 林福:(福州福威鏢局男僕)【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狄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師)

華師傅:(福州福威鏢局廚子)【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霍鏢頭:(福州福威鏢局鏢師,被林震南剖屍驗傷)【死于青城派摧心掌】

劉鏢頭:(福威鏢局浙江杭州分局主持人

易鏢頭(福威鏢局江西南昌分局主持人)

于人豪『青城四秀』之三(青城派餘滄海四大弟子之三)【被林平之所殺】

方人智(青城派餘滄海弟子)【被林平之刺中眉心而死】

皮師哥:(青城派,消滅福威鏢局江西南昌分局)

吉人通(青城派,消滅福威鏢局湖南長沙分局)

申人俊(青城派,消滅福威鏢局湖南長沙分局)

劉正風『劉三爺』(衡山派,酷愛音律,擅長吹簫,因結交日月神教曲洋而金盆洗手,與之合作《笑傲江湖》之曲)【被丁勉、陸柏掌力震傷,與曲洋自絕經脈而死】

蔣師哥:(青城派,消滅福威鏢局廣東廣州分局)

馬師哥:(青城派,消滅福威鏢局浙江杭州分局)

莫大『瀟湘夜雨』(衡山派掌門,擅拉胡琴,使一柄薄劍)

彭大哥(衡山城某茶館茶客,花白胡子)

王二叔(衡山城某茶館茶客)

梁發(華山派岳不群三弟子)【葯王廟中被黑衣人斬首】

施戴子(華山派岳不群四弟子)

高根明(華山派岳不群五弟子)

陸大有『六猴兒』(華山派岳不群六弟子,與令狐沖交情深厚)【被勞德諾所殺】

令狐沖「風二中」、「吳天德」(華山派岳不群大弟子,從師叔祖風清揚處學得「獨孤九劍」覓得知己任盈盈,後娶任盈盈為妻) 岳不群『君子劍』(華山派掌門,寧中則師兄兼丈夫,岳靈珊之父,誣陷令狐沖《闢邪劍譜》,實為自己暗中盜去習練,後于嵩山封禪台打敗左冷禪,當上五岳劍派掌門)【被儀琳殺死】

侯人英『青城四秀』之一(青城派餘滄海四大弟子之一)

洪人雄『青城四秀』之二(青城派餘滄海四大弟子之二)

羅人傑『青城四秀』之四(青城派餘滄海四大弟子之四)【于衡山城回雁樓頭被令狐沖所殺】

長青子:『三峽以西劍法第一』(青城派前任掌門,餘滄海師父)

林仲雄:(福威鏢局林遠圖養子,林震南之父,林平之祖父)

何三七(浙江雁蕩山,賣餛飩為生)

定逸『恆山三定』之三(恆山派白雲庵庵主,定靜、掌門定閒師妹,儀琳師父)【于少林寺被岳不群以金針所殺】

儀琳(恆山派,定逸弟子,不戒和尚與啞婆婆獨女)

儀光(恆山派,儀琳師姊,令狐沖就任掌門前派往華山接應于嫂、儀文者))

天松道人(泰山派,掌門天門道人師弟,在衡山城回雁樓被田伯光刺傷)

田伯光『萬裏獨行』、『不可不戒』(採花大盜,與令狐沖交情不淺,後拜儀琳為師)

向大年(衡山派劉正風弟子,米為義師兄)【被丁勉以銀針殺死】

米為義(衡山派劉正風弟子,向大年師弟)

天門道人(泰山派掌門)【嵩山封禪台上沖斷經脈,與青海一梟同歸于盡】

黎人洪(青城派餘滄海弟子)

遲百城(泰山派天門道人弟子)【于衡山城回雁樓頭被田伯光所殺】

定靜『恆山三定』之一(恆山派,定閒、定逸師姊)【被嵩山派于福建廿八鋪暗算而死】

定閒『恆山三定』之二(恆山派掌門,定靜師妹,定逸師姊,臨終命令狐沖執掌恆山派)【于少林寺被岳不群以金針所殺】

聞先生(陝南人,使判官筆)

東方不敗『當世第一達人』(日月神教教主,自宮為練《葵花寶典》,寵信楊蓮亭)【被任我行和令狐沖長劍貫胸殺死】

木高峰『塞北明駝』【被林平之殺死】

曲非煙(曲洋孫女)【被嵩山派費彬殺死】

不戒和尚(儀琳之父,啞婆婆丈夫)

曲洋(日月神教長老,酷愛音律,擅長彈琴,與劉正風結交,合作《笑傲江湖》之曲)【被丁勉、陸柏掌力震傷,與劉正風自絕經脈而死】

笑傲江湖

費彬『大嵩陽手』(嵩山派,左冷禪四師弟,「嵩山十三太保」之一,殺死曲非煙)【被莫大殺死】

陶鈞(華山派,岳不群七弟子)

英白羅(華山派,岳不群八弟子)【于福州向陽巷林家祖宅外被岳不群殺死】

寧中則『華山玉女』(華山派,岳不群師妹兼妻子,岳靈珊之母)【以匕首自刺胸口而死】

張金鰲(丐幫副幫主,劉正風金盆洗手賀客之一)

夏老拳師(鄭州六合門掌門,劉正風金盆洗手賀客之一)

鐵老老(川鄂三峽神女峰,劉正風金盆洗手賀客之一)

潘吼(東海海沙幫幫主,劉正風金盆洗手賀客之一)

白克『神刀』,『曲江二友』之一(與盧西思合稱「曲江二友」,劉正風金盆洗手賀客之一)

盧西思『神筆』,『曲江二友』之一(與白克合稱「曲江二友」,劉正風金盆洗手賀客之一

張大人(推薦劉正風為參將者之一,宣讀聖旨)

方千駒(衡山派)

左冷禪(嵩山派掌門,五岳劍派盟主,後被岳不群刺瞎雙目)【于華山思過崖山洞中被令狐沖重傷後自殺而死】

史登達『千丈松』(嵩山派左冷禪弟子)【于嵩山封禪台上被左冷禪殺死】

劉菁(劉正風之女)【被萬大平殺死】 萬大平(嵩山派,史登達師弟)

劉夫人(劉正風妻子)【被狄修殺死】

丁勉『托塔手』(嵩山派左冷禪二師弟,「嵩山十三太保」之一)

陸柏『仙鶴手』(嵩山派左冷禪三師弟,「嵩山十三太保」之一)

狄修(嵩山派左冷禪弟子)【于嵩山封禪台上被左冷禪殺死】

劉公子(劉正風長子 )【被狄修殺死】

劉芹(劉正風幼子)

舒奇(華山派岳不群弟子,年紀最幼)

風清揚(華山派劍宗傳人,岳不群師叔,授予令狐沖「獨孤九劍」)

于老拳師:(江西)【滿門被日月神教釘在樹上而死】

趙登魁:(山東濟南府龍鳳刀掌門,娶兒媳婦宴上被日月神教偷襲)

紀師叔:(泰山派,趙登魁娶兒媳婦賓客之一,被炸斷一條手臂)

孫師叔:(嵩山派,被日月神教剜去雙眼,手足被截斷)

範松:『大力神魔』(日月神教偷襲華山十長老之一,使斧頭,曾破恆山派劍法)

趙鶴:『飛天神魔』(日月神教偷襲華山十長老之一,使雷震擋,曾破恆山派劍法)

張乘雲:『白猿神魔』(日月神教偷襲華山十長老之一,張乘風之弟,使熟銅棍,曾破華山派劍法)

張乘風:『金猴神魔』(日月神教偷襲華山十長老之一,張乘雲之兄,使熟銅棍,曾破華山派劍法)

獨孤求敗:(「獨孤九劍」始創者)

封不平(華山派「劍宗」傳人,成不憂師兄,與岳不群爭奪掌門之位)

桃根仙『桃谷六仙』之一

桃幹仙『桃谷六仙』之二

桃枝仙『桃谷六仙』之三

桃葉仙『桃谷六仙』之四

桃花仙『桃谷六仙』之五

桃實仙『桃谷六仙』之六

魯連榮『金眼雕』、『金眼烏鴉』(衡山派)

成不憂(華山派「劍宗」傳人,封不平師弟)【被桃谷四仙撕成四塊】

平一指『殺人名醫』,「醫一人,殺一人;殺一人,醫一人」【死于五霸岡上】

湯英鶚(嵩山派左冷禪七師弟,「嵩山十三太保」之一)

叢不棄(華山派劍宗傳人,封不平師弟,葯王廟中被令狐沖以「獨孤九劍」打敗)

王伯奮(洛陽金刀門王元霸長子,王夫人之弟)

王仲強(洛陽金刀門王元霸次子,王夫人幼弟)

陳歪嘴(洛陽無賴,與令狐沖賭錢)

王家駒(洛陽金刀門王仲強幼子,王元霸之孫)

王家駿(洛陽金刀門王仲強長子,王元霸之孫)

易師爺(洛陽金刀門帳房師爺,酷愛音律)

綠竹翁(洛陽篾匠,任盈盈師侄)

莫星:(鄭州八卦刀掌門,與洛陽金刀門為數代姻親)

任盈盈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獨女,東方不敗奪權後尊為「聖姑」,隱居洛陽,後嫁令狐沖為妻)

華老鏢頭:(河南開封府武林中人)

海老拳師:(河南開封府武林中人)

豫中三英:(河南開封府武林中人)

平夫人(平一指之妻)

祖千秋「本名宗、字千秋」(與老頭子並稱「黃河老祖」)

老頭子「本名爺,字頭子」(與祖千秋並稱「黃河老祖」,老不死之父)

計無施『夜貓子』、『無計可施』

老不死(老頭子獨女)

諸某:『毒不死人』(百葯門掌門,擅長用毒)

白熊『漠北雙熊』之一(身材高大,膚色白凈,嗜吃人肉)

黑熊『漠北雙熊』之一(膚色黝黑的和尚,嗜吃人肉)

藍鳳凰(雲南五仙教(五毒教)教主)

仇松年(長發頭陀,使一對彎成半月形的虎頭戒刀,圍攻餘滄海者之一)【于恆山懸空寺上被玉靈道人所殺】

張夫人(使兩尺來長的短刀,圍攻餘滄海者之一)【于恆山懸空寺上被遊迅所殺】

西寶和尚(使純鋼缽鈸,穿血紅僧衣,圍攻餘滄海者之一)【于恆山懸空寺上被嚴三星所殺】

玉靈道人(使八角狼牙錘,圍攻餘滄海者之一)【于恆山懸空寺上被「桐柏雙奇」殺死】

嚴三星『雙蛇惡丐』、『雙龍神丐』(肩上盤兩條三角頭青蛇,圍攻餘滄海者之一)【于恆山懸空寺上被「桐柏雙奇」殺死】

周孤桐『桐柏雙奇』之一(瞎左眼,使黃金拐杖)

吳柏英『桐柏雙奇』之二(瞎右眼,使黃金拐杖)

遊迅『油浸泥鰍,滑不溜手』【于恆山懸空寺上被任盈盈所殺】

司馬大(長鯨島島主)

黃伯流『銀髯蛟』(天河幫幫主)

譚迪(昆侖派)【五霸岡上被令狐沖毒血濺入口腔,中毒而死】

辛國梁(少林派,方生師侄)【被任盈盈殺死】

易國梓(少林派,方生師侄)【被任盈盈殺死】

方生(少林派,方丈方證師弟)

覺月(少林派,方生師侄)【被任盈盈殺死】

黃國柏(少林派,方生師侄)【被任盈盈殺死】

方證(少林寺方丈,方生師兄)

向問天『天王老子』「童化金」(日月神教光明右使,與令狐沖結拜為兄弟)

天乙道人(泰山派,與天門、天松同輩,圍攻向問天者之一,被令狐沖劍法嚇暈)

樂厚『孝感』、『大陰陽手』(嵩山派,圍攻向問天者之一,被令狐沖刺穿相掌)

點蒼雙劍『點蒼雙劍,劍氣沖天』(點蒼派使劍好手)【在濃霧中被向問天掌擊而死】

何某(追捕向問天者之一,擅放飛錐)

王崇古:(追捕向問天者之一)

張芙蓉:(追捕向問天者之一,擅放袖箭)

松紋道人(峨嵋派,追捕向問天者之一,被向問天的「吸功入地小法」嚇倒)

任我行(日月神教教主,任盈盈之父,被東方不敗刺瞎右眼,後精力衰竭而死)

虞允文:(南宋抗金名將)

丁堅『一字電劍』(杭州梅庄家丁之一,擅使劍,)

施令威『五路神』(杭州梅庄家丁之一,擅使紫金八卦刀)

丹青生『三絕』(日月神教,「江南四友」之四,好酒、好畫、好劍,奉東方不敗之命看守任我行)

莫花爾徹:(西域劍豪,丹青生曾以三招劍法向其換取十桶三蒸三釀的吐魯番葡萄酒)

黑白子(日月神教,「江南四友」之二,好圍棋,奉東方不敗之命看守任我行)

御廚:(北京皇宮御廚,曾被丹青生抓到杭州梅庄生火蒸酒)

禿筆翁(日月神教,「江南四友」之三,擅書法,奉東方不敗之命看守任我行 )

黃鍾公:(日月神教,「江南四友」之首,好音律,奉東方不敗之命看守任我行 )【以匕首自戕而死】

鮑大楚(日月神教長老,任我行脫困後向「江南四友」興師問罪者之一)

秦偉邦(日月神教長老,任我行脫困後向「江南四友」興師問罪者之一,從江西青旗旗主升任,被逼服脫去葯殼的三屍腦神丹)

王誠(日月神教長老,任我行脫困後向「江南四友」興師問罪者之一)

桑三娘(日月神教長老,任我行脫困後向「江南四友」興師問罪者之一)

郝某:(日月神教)【任我行被囚前一年被東方不敗處決】

丘長老:(日月神教)【任我行被囚前兩年離奇死于甘肅】

文長老:(日月神教 )【任我行被囚前三年被逐出教,其後為嵩山派、泰山派及衡山派圍攻而死】

吳天德(原為河北滄州遊擊,調往福建泉州府升任參將,被令狐沖劫去衣衫坐騎)

儀和(恆山派大弟子,儀琳師姊)

儀清(恆山派二弟子,儀琳師姊)

儀質(恆山派,定靜弟子)

秦絹(恆山派,定靜關門俗家弟子,年紀最幼)

鄭萼(恆山派俗家弟子,笑容可掬,能言善道)

于嫂(恆山派,原為白雲庵中服侍定閒之僕婦,後為定閒收為弟子)

儀真(恆山派,定靜弟子,與儀靈折返福州向岳靈珊送葯)

鍾鎮『九曲劍』(嵩山派,左冷禪師弟,「嵩山十三太保」之一)

鄧八公『神鞭』(嵩山派,左冷禪師弟,「嵩山十三太保」之一)

高克新『錦毛獅』(嵩山派,左冷禪師弟,「嵩山十三太保」之一)

卜沉『白頭仙翁』(嵩山派)【于福州被令狐沖殺死】

沙天江『禿鷹』(嵩山派)【于福州被令狐沖殺死】

白剝皮:(浙閩交界某鎮大財主,令狐沖帶領恆山眾人向他「化緣」,籌措盤纏)

儀靈(恆山派,與儀真折返福州向岳靈珊送葯)

趙某(嵩山派,于浙南龍泉鑄劍谷圍攻恆山派定閒、定逸等人)

張某(嵩山派,于浙南龍泉鑄劍谷圍攻恆山派定閒、定逸等人)

司馬某(嵩山派,于浙南龍泉鑄劍谷圍攻恆山派定閒、定逸等人)

儀文(恆山派,定閒弟子)

清曉師太:(浙南龍泉水月庵住持,嵩山派大舉來襲時,將五柄龍泉寶劍交予定閒、定逸御敵)【因保護恆山眾人,被嵩山派殺死】

易堂主『長江雙飛魚』之一(九江白蛟幫,滿臉胡子)

齊堂主『長江雙飛魚』之一(九江白蛟幫,臉蛋又長又尖)

史幫主:(九江白蛟幫幫主)

潘安:(晉代美男子

宋玉:(春秋時楚國大夫,有名的美男子)

清虛(沖虛師弟,于武當山下扮挑柴漢子,擅長機器削器)

玄高(沖虛師侄,于武當山下扮挑菜漢子,擅製炸葯)

沖虛(武當派掌門)

震山子『乾坤一劍』(昆侖派掌門)

解風(丐幫幫主)

青蓮使者:(丐幫,傳說為解風私生子)

白蓮使者:(丐幫,傳說為解風私生子)

秦穆公:(春秋時秦國國君,曾為「五霸」之一)

弄玉:(相傳為秦穆公之女,酷愛吹簫,後嫁蕭史為妻)

蕭史:(相傳蕭藝無雙,乘龍而至,秦穆公以弄玉妻之)

盧大哥(日月神教,少室山下圍攻林平之、岳靈珊者之一)【被令狐沖殺死】

史老三(日月神教,少室山下圍攻林平之、岳靈珊者之一,被岳靈珊所傷)【被令狐沖殺死】

閔老二(日月神教,少室山下圍攻林平之、岳靈珊者之一)【被令狐沖殺死】

儀識:(恆山派,令狐沖就任掌門前派往華山接應于嫂、儀文者) 3

賈布『黃面尊者』(日月神教,青龍堂堂主,奉東方不敗之命上恆山擒拿令狐沖)【于恆山翠屏山被方證大師殺死】

上官雲『雕俠』(日月神教,白虎堂堂主,奉東方不敗之命上恆山擒拿令狐沖,後歸順任我行)

曉風師太:(恆山派創派祖師)

啞婆婆(原為尼姑,不戒和尚之妻,儀琳之母,後佯聾作啞,扮作僕婦,隱于恆山)

紅葉禪師:(福建莆田少林寺方丈,林遠圖(渡元)師父,百餘年前取得《葵花寶典》)

岳肅:(華山派,蔡子峰師兄,曾偷閱《葵花寶典》,後為氣宗之祖)

蔡子峰:(華山派,岳肅師弟,曾偷閱《葵花寶典》,後為劍宗之祖)

渡元禪師「林遠圖」(俗家姓林,原為福建莆田少林寺紅葉禪師弟子,還俗後創辦福威鏢局,以七十二路「闢邪劍法」威震江湖)

楊蓮亭(日月神教,東方不敗男寵,位居總管,權勢極大)【被任我行腳踢而死】

童百熊(日月神教,風雷堂堂主,與東方不敗交情極厚)【被東方不敗以綉花針刺中眉心、左右太陽穴及鼻下人中而死】

包某(日月神教,假扮東方不敗者)

潞東七虎:(在太行山圍攻東方不敗者)

羅長老:(日月神教,朱雀堂堂主)【因不服東方不敗接任教主,被童百熊一刀殺死】

東靈道長:(泰山派創派祖師,以黑鐵短劍為信物)

玉磯子(泰山派天門道人師叔,被左冷禪收買,封禪台上激得天門道人交出掌門之位)

玉磬子(泰山派,天門道人師叔)【死于華山思過崖山洞】

玉音子(泰山派,天門道人師叔)【死于華山思過崖山洞】

建除(泰山派,天門道人二弟子)

青海一梟(白板煞星弟子)【封禪台上被天門道人扭斷頸骨而死】

白板煞星:(大惡人,沒有鼻子,臉孔平平,像一塊白板,青海一梟師父)

史香主(日月神教)

葛長老(日月神教,于桃谷中布下陷阱捉拿岳不群者之一 )

薛某(日月神教,于桃谷中布下陷阱捉拿岳不群者之一)

杜長老(日月神教,于桃谷中布下陷阱捉拿岳不群者之一) 【被岳不群殺死】

莫長老(日月神教,于桃谷中布下陷阱捉拿岳不群者之一)【被岳不群殺死】

玉鍾子(泰山派,華山思過崖山洞中觀劍法者)【于思過崖山洞中被左冷禪等人殺死】

朝代背景

朝代

1、《笑傲江湖》書中岳靈珊在提到林遠圖身為和尚卻在後來娶妻生子時,說道:“英雄豪傑,少年時做過和尚,也不是沒有。明朝開國皇帝太祖朱元璋,小時候便曾在皇覺寺出家為僧。”由此可知《笑傲江湖》的時代背景應該在元朝末年以後。

2、元朝末年張三豐還健在,而笑傲中的沖虛是張三豐的n傳弟子。可見,《笑傲江湖》肯定發生在元代之後。在《鹿鼎記》第二十三回中澄觀曾道:“古人說道,武功到于絕指,那便羚羊掛角,無跡可尋。聽說前朝有位獨孤求敗大俠,又有位令狐沖大俠,以無招勝有招,當世無敵”。可見,笑傲發生在清代之前。

3、《笑傲江湖》中的日月神教也是論點之一:如果是在清代,為什麽不公開叫“明教”呢?而且日月神教明顯是江湖教派而非政治組織,所以反清復明是說不通的。合理的解釋是,朱元璋依靠明教的勢力當上了皇帝,但鳥盡弓藏,開始清洗明教勢力。而明教本來就是一江湖組織,所以隻好避諱改名為“日月神教”,把總舵藏在黑木崖上,行事也就越來越古怪了。而它發源于西域,又與政府關系非同一般,所以與中原各大門派格格不入,累世結為仇敵。

綜合上述:笑傲發生在明代。

年代上下限

1、上限:在《笑》一書中提及張三豐手書之太極拳經被日月神教奪去達八十多年。《倚》之主角張無忌,源出于武當,後又曾任日月神教之前身――明教之教主。其人不獨武功蓋世,名望更為武林中人所共仰。故張無忌有生之年,日月神教亦不敢上武當上撒野。張無忌退隱時約二十歲出頭,同年朱元璋溺死韓林兒,亦即是明建國前約二十年。張無忌內功如此高強,能活百載亦毫不出奇,故日月神教奪經之日最早也是明建國後五十年,而《笑》發生之年代,必在明建國一百三十年後。另外在《倚》中嵩山派寂寂無名,而在《笑》中已是舉足輕重之大派,其發展約需百多年,與上述估計吻合。

2、下限:華山派在《笑》中已經因自相殘殺而徹底摧毀.但在明末之《碧血劍》中又成為武林大派,其重振之經過雖未被記載,但其梗概亦可推敲而得知。在《碧》一書中,華山派門人入門和學劍前,均要拜風祖師爺。風祖師爺大概是《笑》中之風清揚。另外華山派得以重振,自是令狐沖之力。但令狐沖一來曾任恆山派掌門,不便再任華山派掌門;二來曾言明退出江湖,不便打出旗號重建華山派;三來基于謙抑之道,不會自稱祖師阿公,而其劍法學自風清揚,故于重建華山派時以風為祖師阿公乃是順理成章。至于令狐沖收徒之原因,大概是年老無聊,靜極思動,而又不想風清揚傳下之獨孤九劍失傳,才會在退出江湖後多年收錄弟子。如此說來,收弟子一舉應發生在令狐沖退隱後約四十年,而且弟子估計隻有一人。根據《碧》記載,在明亡同年華山派召開門人大會。當時袁承志二十多歲,約與馮難敵的兒子馮不摧、馮不破同歲。馮難敵的師父黃真乃穆人清之徒弟;以每代二十年計,穆當年已九十高齡了。估計穆在二十多歲進華山派,也就是明亡前七十多年,明建國後二百一十年左右。

由此,《笑》發生在明建國後一百三十至四十年間(明建國公元1368年),也就是公元一五零零年左右。

作者本人的意見

“因為想寫的是一些普遍性格,是生活中的常見現象,所以本書沒有歷史背景,這表示,類似的情景可以發生在任何朝代。”

笑傲編年史

以福威鏢局滅門為起始開始紀年。

約滅門前80年,魔教盜走武當派《太極拳譜》和太極劍

約滅門前75年,岳肅、蔡子峰獲得《葵花寶典》/被魔教長老殺死

林遠圖還俗

魔教十長老初次上華山

約滅門前70年,魔教十長老二上華山

滅門前39年,林夫人(林平之之母)出生

滅門前25年,令狐沖出生

滅門前24年,華山派氣宗、劍宗火並

滅門前19年,林平之出生

滅門前18年,岳靈珊出生

滅門前18年,任盈盈出生

滅門前15年,令狐沖拜入華山派

約滅門前15年,岳不群接任華山掌門

滅門前11年,任我行被囚

約滅門前10年,沖虛接任武當掌門

滅門前3年,勞德諾拜入華山派

滅門元年春,福威鏢局、劉正風遭滅門

滅門1年夏,令狐沖被囚梅庄

滅門1年冬,令狐沖圍攻少林

滅門2年2.16,令狐沖接任恆山掌門

滅門2年3.15,五岳劍派嵩山大會

滅門2年夏,五岳派與日月教華山火並

滅門5年,令狐沖任盈盈結婚

滅門6年春,故事結束。 

作者簡介

金庸(1924年2月6日—),香港“大紫荊勛賢”。原名查良鏞(zhā liáng yōng,英:Louis Cha),當代著名作家新聞學家、企業家、社會活動家,《香港基本法》主要起草人之一。金庸是新派武俠小說最傑出的代表作家,被普遍譽為武俠小說作家的“泰山北鬥”,更有金迷們尊稱其為“金大俠”或“查大俠”。金庸共創作15部武俠小說,分別為《書劍恩仇錄》,《飛狐外傳》,《雪山飛狐》,《白馬嘯西風》,《鴛鴦刀》,《碧血劍》,《越女劍》,《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笑傲江湖》,《俠客行》,《鹿鼎記》,《天龍八部》,《連城訣》。有人特意寫了一副對聯,概括了金庸一生所寫的武俠小說:“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裏面每個字對應了一部小說。

金庸談《笑傲江湖》:

記者:《笑傲江湖》已被幾次拍成影視劇,你為什麽此次才探望劇組?

金庸:以前拍的片子我都不滿意,這次我對中央電視台非常有信心,通過今天一天的觀察,我發現他們非常認真,一場戲一遍遍地拍。

記者:你這次來劇組探班,是與這一段時間《笑傲江湖》劇組有太多的新聞有關嗎?

金庸:不是的,早在去年籌拍的時候,我就說過,拍攝期間我要到劇組來探班。

記者:你對劇組炒掉邵兵有什麽看法?

金庸:這事是聽說了,這正說明中央電視台拍戲的嚴謹認真態度。換掉邵兵戲重拍,恐怕又得多花幾十萬元。

記者:黃健中導演一直拍文戲,拍武戲是第一次,你對他有把握嗎?

金庸:雖然黃是第一次,但有從香港來的武戲導演元彬,他剛從好萊塢回來,美國人也請他去拍武戲,技術很高。我剛才看到他非常用心,演員也演得很好。此外,黃健中把這部戲拍得文化境界很高,我很滿意的,我對他已認可。

記者:你對演員表演怎麽看?

金庸:我剛才看了茅威濤表演,我希望他演的是男人,不是女人。許晴扮的任盈盈蠻漂亮,令狐沖形象也不錯,但我沒看過他們演的片子,不知演得怎麽樣。

記者:您為什麽選擇武俠小說這種寫作形式?

金庸:武俠小說很傳統,從唐代就已經有了,很多人都喜歡看,我也喜歡,所以就寫。

記者:你認為武俠小說前景如何?

金庸:武俠小說前景不會太好,一方面它比較難寫,另一方面它的內容隻局限于古代,所以發展不大。

記者:王朔曾寫了《我看金庸》一文,您對他的批評怎麽看?

金庸:對于武俠小說,有的喜歡,有的不喜歡,就像人吃飯的口味一樣,有願吃辣的,有不願吃辣的。文學有很多流派嘛!

記者:這次您以1元錢的價格將《笑》的著作權賣給央視,如果拍得好,以後還會1元錢賣嗎?

金庸:這次他們用我的本子賺了很多錢,有幾千萬吧。下次他們還好意思隻給1元錢嗎?

倪匡評笑傲江湖主角令狐沖:

狐沖性格的可愛處,是金庸筆下人物之最,他比楊過多了幾分隨意,比韋小寶多了幾分氣派,比喬峰多了幾分瀟灑。

令狐沖在金庸的心目之中,也是一個和其他人物不同的人。在金庸的小說之中,從來也沒有一個,用了那麽多筆墨寫這個人的性格的。不但在他人對令狐沖的評語中,表現他的性格,而且還主觀地去寫他的性格。

令狐沖愛說笑話,那是他內心不將任何事情看得嚴重的表現。在令狐沖這樣性格的人看來,天下無不可拿來說笑之事,天塌下來,也可以當被子蓋。

這是岳不群罵令狐沖的話,令狐沖是一個什麽都不放在心上的人,對他來說,天下根本沒有什麽事是正經的,說話又何必正經?這種想法,世人目之為輕佻,其實是最看得開的想法。

可是,看畢全書,令狐沖連半點卑鄙無恥的手段也沒有用過。這是一種很值得提出來討論的情形。一個人在思想觀念上認定了某些事是可以做的,並不一定說這個人一定回去做這些事。什麽事可以做,什麽事不可以做,都是當時社會時代背景下產生的一種約束,有些在某一時期萬萬不能做的事,在時代社會背景改變之下,變得極其普通,人人都在做。能做不能做,那是一種約束,這種約束對性格上不受約束的人來說,那是對約束的一種反抗,並不一定自己非做不可。如果在思想觀念上,也不能對約束有任何的反抗,那是對人性的侮辱。

令狐沖並沒有在榮辱關頭做過任何卑污之事,後來,在《鹿鼎記》中,韋小寶到是做了一些,韋小寶的作為,完全符合令狐沖的思想觀念,卻至今被讀者非議,真是冤枉之至。

岳不群始終認為令狐沖“狡猾”,令狐沖固然花樣百出,但樣樣是真,岳不群處處作偽,突然有招架不了之感。

生性開朗,光明磊落。“但願她將我忘的幹幹凈凈,我死之後,她眼淚也不流一滴”這是令狐沖對岳靈珊的希望,他苦戀岳靈珊,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但倒也看得開,為對方著想,寧願自己“胸中總是酸楚難當”。酸楚難當,並不是令狐沖看不開,而是任何正常人的正常反應。情關,世上若有人能夠勘得破,他早已不是人而是神了。所以令狐沖有時也難免:“胸口一酸,更無鬥志,當下便想拋下長劍,聽由宰割。” 

令狐沖本來就不是很有鬥志的人,隨便來、隨便去,無拘、無束,弄個鬥志放在心中,將自己作鬥志的奴隸,所為何來?“暫受一時委屈,又算得什麽?”

令狐沖韋小寶兩人性格有相近之處,兩人若能相遇,一定成為莫逆之交,相互之間的每一句話都可以說到對方的心坎中去。但是,韋小寶和令狐沖,又是截然不同的。寫小說,最難是寫兩個性格相近的人而將之寫的截然不同,金庸在令狐沖和韋小寶這兩個人身上,做到了這一點。

將一部《笑傲江湖》隨手翻閱,並非刻意尋找,對令狐沖的性格,已有這許多。金庸對令狐沖的性格特別著意刻劃,是有原因。原因是像令狐沖這樣的性格,並不多見。令狐沖真正是灑脫豁達,臻于化境的一種人,這種人在古代社會或許還多些,現在社會,真是少之又少。他任性胡鬧,隻是為了不想受拘束,任何加在他身上的束縛,他都會當作在背的芒刺。他不一定不喜歡這種束縛,但如果一定要他非有這種束縛不可,他就受不了,這種是不羈性格的典型:你讓他去做一件事,他未必去做,如果你不讓他去做,他到非要做來看看。 

在《笑傲江湖》的後語之中,金庸說:“充分圓滿的自由根本不可能的。”就是人有欲望之故。即使如令狐沖,也未能做到充分圓滿的自由自在,外來的一切拘束,可以完全置諸不理,生死也可置諸度外,但是來自內心的拘束呢?今年四五月間,和金庸一起在夏威夷。一日,街頭閒逛,看到一位藝術家在街頭用玻璃在創作,有各種各樣的人像,平衡裝置等等,水準甚高。細觀之後,發現了一件作品,當時就愛不忍釋,由金庸買了下來。 

這件藝術品的標題是“心囚”,用玻璃塑造了一個看來極其痛苦、極求解脫的人被困在一張網中。這張網,其實根本網不住這個人,空隙極大,這個人隨時可以穿網而出。可是這個人卻象是絲毫不知道可以穿網而出一樣,在網中苦苦掙扎。這張網,是來自這個人內心的拘束,是一張心網。再不想拘束的人,也突不破這張網,“解脫一切欲望而得大徹大悟,不是常人之所能。”令狐沖也正好是常人,所以也不能,這是常人的悲哀,和拘束的抗拒力量再大,也無法和自己相抗。

令狐沖已經做得最好了。令狐沖是絕頂人物。

影視版本介紹

笑傲江湖(霍建華版)

笑傲江湖[李亞鵬版]

笑傲江湖(呂頌賢版)

笑傲江湖(周潤發版)

笑傲江湖(任賢齊版)

笑傲江湖(馬景濤版)

作品引子

和風熏柳,花香醉人,正是南國春光漫爛季節。福建省福州府西門大街,青石板路筆直的伸展出去,直通西門。一座建構宏偉的宅第之前,左右兩座石壇中各豎一根兩丈來高的旗桿,桿頂飄揚青旗。右首旗上黃色絲線綉著一頭張牙舞爪、神態威猛的雄獅,旗子隨風招展,顯得雄獅更奕奕若生。雄獅頭頂有一對黑絲線綉的蝙蝠展翅飛翔。左首旗上綉著“福威鏢局”四個黑字,銀鉤鐵劃,剛勁非凡。大宅朱漆大門,門上茶杯大小的銅釘閃閃發光,門頂匾額寫著“福威鏢局”四個金漆大字,下面橫書“總號”兩個小字。進門處兩排長凳,分坐著八名勁裝結束的漢子,個個腰板筆挺,顯出一股英悍之氣。

笑傲江湖笑傲江湖

突然間後院馬蹄聲響,那八名漢子一齊站起,搶出大門。隻見鏢局西側門中沖出五騎馬來,沿著馬道沖到大門之前。當先一匹馬全身雪白,馬勒腳鐙都是爛銀打就,鞍上一個錦衣少年,約莫十八九歲年紀,左肩上停著一頭獵鷹,腰懸寶劍,背負長弓,潑喇喇縱馬疾馳。身後跟隨四騎,騎者一色青布短衣。一行五人馳到鏢局門口,八名漢子中有三個齊聲叫了起來:“少鏢頭又打獵去啦!”那少年哈哈一笑,馬鞭在空中拍的一響,虛擊聲下,胯下白馬昂首長嘶,在青石板大路上沖了出去。一名漢子叫道:“史鏢頭,今兒再抬頭野豬回來,大伙兒好飽餐一頓。”那少年身後一名四十來歲的漢子笑道:“一條野豬尾巴少不了你的,可先別灌飽了黃湯。”眾人大笑聲中,五騎馬早去得遠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