笈多帝國

笈多帝國

笈多帝國(梵語為gupta)是印度人建立的一個大帝國。 其分為兩個歷史時期:前期為公元320~534年 ;後期為公元535~730年。

笈多王朝統治下的印度,經歷了約100餘年的政治統一和社會安定時期。王朝實行中央集權製,由中央政府控製著下面眾多的小王公,王公下屬的官吏管理著行政。在這個時期內,以經濟富庶、人口稠密的恆河流域為中心,經濟獲得了空前的發展。旃陀羅·笈多二世重視水利灌溉工程的建設,修復了許多被破壞了的大型灌溉設施以發展農業。笈多王朝控製著孟加拉和西印度沿海港口,同當時的拜佔庭帝國、希臘、埃及和阿拉伯世界進行廣泛的貿易。對東南亞及中國的貿易主要是通過恆河三角洲以及羯陵伽港口,即沿"海上絲綢之路"進行的。印度商人經馬六甲海峽到達過中國的廣州進行貿易。當時帝國使用統一的貨幣地那拉。由于工商業的發達,城市裏出現了一個富裕的工商階層,這些人成為高雅文化的消費者。我國東晉高僧法顯赴印度求法,目睹了王朝的繁盛情況。他在歸國後撰寫的《佛國記》(即《法顯傳》)中,稱贊笈多王朝統治者施仁政,"人民殷樂",實際上當時正是王朝的鼎盛時期。

  • 中文名稱
    笈多帝國
  • 時間
    約320-730年
  • 官方語言
    古印度語
  • 政治體製
    君主專製政體
  • 首都
    華氏城
  • 時區
    +5:30
  • 國家領袖
    旃陀羅笈多一世
  • 主要宗教
    婆羅門教,佛教
  • 主要民族
    雅利安人
  • 所屬洲
    亞洲

基本簡介

笈多帝國疆域笈多帝國疆域

公元3世紀,摩揭陀國君主旃陀羅·笈多一世(大約公元320——380年)乘機興起,奪取華氏城,在恆河流域東、中部建立了笈多王朝。到沙摩陀羅·笈多(公元335——380年)統治時代,笈多王朝大規模向外擴張,他在征服恆河上遊及印度河流域東部後,又揮師南下,征服奧裏薩和德幹東部,勢力一度擴張到南印度馬德拉斯西南地區。他海上的勢力擴大到馬來半島、蘇門達臘和爪哇等地的印度人僑居地區,為印度歷史上另一個輝煌的大帝國——笈多帝國的出現奠定了基礎。沙摩陀羅·笈多被稱為印度歷史上的拿破崙·波拿巴。他的事業由他的兒子旃陀羅·笈多二世(超日王)繼承。後者在位時間大體是公元380——413年。超日王繼續實行對外征戰政策。他一方面用聯姻的辦法,加強與北印度和德幹地區酋長們的關系,以穩固自己的統治地位,同時向統治西北印度的幾個塞種人小王國進攻,繼續擴大帝國的版圖。到公元409年前後,除了克什米爾以及印度南端的一些小王國外,幾乎統一了全印度,其版圖與孔雀王朝相當。 公元530年左右,笈多內亂,同時中亞的厭噠人(鮮卑的一支)入侵,前期笈多王朝分崩離析,王室隻控製了印度中部的一隅。後來鳩摩羅笈多二世即位,笈多王室得以繼續統治,但是笈多的實力已經大不如前。

笈多王朝統治下的印度,經歷了約100餘年的政治統一和社會安定時期。王朝實行中央集權製,由中央政府控製著下面眾多的小王公,王公下屬的官吏管理著行政。在這個時期內,以經濟富庶、人口稠密的恆河流域為中心,經濟獲得了空前的發展。旃陀羅·笈多二世重視水利灌溉工程的建設,修復了許多被破壞了的大型灌溉設施以發展農業。笈多王朝控製著孟加拉和西印度沿海港口,同當時的拜佔庭帝國、希臘埃及阿拉伯世界進行廣泛的貿易。對東南亞及中國的貿易主要是通過恆河三角洲以及羯陵伽港口,即沿“海上絲綢之路”進行的。印度商人經馬六甲海峽到達過中國的廣州進行貿易。當時帝國使用統一的貨幣地那拉。由于工商業的發達,城市裏出現了一個富裕的工商階層,這些人成為高雅文化的消費者。我國東晉高僧法顯赴印度求法,目睹了王朝的繁盛情況。他在歸國後撰寫的《佛國記》(即《法顯傳》)中,稱贊笈多王朝統治者施仁政,“人民殷樂”,實際上當時正是王朝的鼎盛時期。

王朝統一

哈勒比德-貝魯爾寺廟群哈勒比德-貝魯爾寺廟群

中世紀統一印度的第一個封建王朝。疆域包括印度北部、中部及西部部分地區。首都為華氏城(今巴特那)。公元4世紀初北印度小國林立,摩揭陀國王旃陀羅·笈多一世(約320~330在位)據華氏城為首都,建立笈多王朝。沙摩陀羅·笈多(海護王,約330~380在位)採取武力征服政策,統一了北印度。此外,海陸並進南下征服奧裏薩、德幹東部,直抵帕拉瓦王國首都建志。旃陀羅·笈多二世(超日王,380~415在位 )征服烏闍衍那的塞種州長國,奪取馬爾瓦、卡提阿瓦和信德。除西旁遮普和克什米爾外,北印度盡入笈多王朝版圖,笈多王朝至此達到鼎盛時期。鳩摩羅·笈多一世(415~455在位)時代,笈多王朝尚能保持北印度安定局面。塞建陀·笈多在位期間(455~467 ),嚈噠人首次南侵笈多,他調集兵力擊退敵人,保衛印度免于滅亡。但佛陀·笈多以後(約500)發生經濟危機,各地封臣叛離中央,國家陷于分裂。嚈噠王托拉馬納和米西拉庫拉卷土重來,吞並笈多王朝大部分領土,嚴重破壞北印度政治經濟文化,促使其瓦解為許多封建小國,北印度再度處于政治分裂局面。

笈多王朝是中世紀印度的黃金時代笈多王朝時期,大乘佛教盛行,印度教興起。信仰毗濕奴、濕婆和梵天等三大主神的三大教派廣泛流行。笈多諸王雖都信奉印度教,但為緩和民族及教派之間的矛盾,採取宗教兼容政策,放任各派宗教自由發展。大乘佛教中心那爛陀寺,成為印度中世紀前期的宗教和學術文化中心。笈多時期農業生產有了相當的發展。手工業的進步表現在煉鐵、棉紡織業和造船上。對外貿易比較活躍。另外,在梵文文學、繪畫、雕刻、建築藝術等方面取得顯著成就。

強盛發展

笈多王朝時期各國邊界圖笈多王朝時期各國邊界圖

公元三世紀以後,貴霜帝國逐漸衰落,南亞次大陸的西北部和北部地區分裂成許多小國。這些小國一部份被笈多王朝統一,另一部份則被北方的嚈噠人(白匈奴人)所滅。當時恆河上遊地區一個小國君主室利笈多(Sri-Gupta)家族逐漸強盛,製服附近小國並自稱“摩訶羅闍”(Maharaja),意為眾王之王。

室利笈多之孫,旃陀羅笈多一世時,勢力更盛,約在308年,旃陀羅笈多娶當地著名部族離車公主鳩摩羅提毗為妻,離車族統治華氏城及附近地區,旃陀羅笈多因婚姻關系繼承了華氏城,令笈多家族實力大增。320年,旃陀羅笈多一世建立笈多王朝,定都吠舍離(今巴塞爾城)。

五世紀初月護二世超日王在位時,是笈多王朝經濟文化最發達的時期,不過,這種繁榮,僅延續了二十年左右,此後,國勢便處于守成的局面。

旃陀羅笈多一世(Chandragupta I)在位十六年(320-335年),為新興王國奠定牢固基礎,使附近一些小君主國逐漸臣服,以致今比哈爾邦的大部份、北方邦、孟加拉邦都處于王朝之統治下。旃陀羅笈多一世之子沙摩陀羅笈多(Samudragupta)(335-380年)開始大規模向外擴張,征服恆河上遊地區及印度河流域東部地區,然後回師東進,征服恆河下遊及三角洲,最後揮師南下,進抵奧裏薩及德幹高原東部,甚至南印大國帕拉瓦王國也臣服于笈多王朝並納貢,勢力直抵蘇門答臘及爪哇。沙摩陀羅笈多文武全才,被稱為“卡維羅闍”,即詩人國王。

沙摩陀羅笈多之子旃陀羅笈多二世(Chandragupta II)(380-413年),笈多王朝達到極盛期,他被稱為“毗克羅摩阿迭多”,即“超日王”(Vikramaditya),納伽人(貴霜人後裔)勢力被征服。在西方面對三大勢力,分別是西北印度河流域以東地區的馬拉瓦人及卡提阿瓦人,他們臣服于笈多王朝。西部沿海地區古吉拉特的塞種人,與笈多王朝敵對。西南部德幹地區的伐迦陀迦王國,超日王以自己的公主普拉巴瓦蒂笈多下嫁其國王樓陀羅西那二世,兩國同盟。超日王在西方主要與南北修好,集中攻打塞種人的國家。388年起,超日王先後征服馬爾瓦、古吉拉特及卡提阿瓦,領土擴至阿拉伯沿岸,控製北印度東西海岸的城市及港口。另把首都遷至華氏城(今巴特那),並在馬爾瓦建立行宮。

王朝衰落

1983年阿旃陀石窟1983年阿旃陀石窟

超日王之子鳩摩羅笈多一世(Kumaragupta I)(415-455年)在位期間,國內矛盾激發,那馬達河流域的普士亞密多羅人叛亂,國王派太子塞建陀笈多(Skandagupta)率軍鎮壓,幾乎被敗,戰爭間,鳩摩羅笈多一世逝世,塞建陀笈多(455-467年)繼位並成功鎮壓叛亂。未幾,嚈噠人來襲,由西北印侵入,塞建陀笈多再率兵擊退敵人。開頭還能抵抗一陣,後來就無法抵御,國勢日頹,民窮財盡,以致不得不藉改革貨幣來維持現狀。塞建陀笈多死後,內部分化及外族入侵更盛,當時嚈噠人滅了印度河上遊殘餘的貴霜勢力,嚈噠國王頭羅曼成以犍陀羅為據點大舉入侵印度,笈多的地方統治者反與嚈噠人結盟,嚈喡人在500年前後進佔朱木拿河及恆河流域。喪失西印,宣告笈多王朝的實際終結。最後,僅在摩揭陀、阿逾陀一帶,保持殘局,是為後笈多王朝。517年,頭羅曼成出征回朝中死去,其子摩酰邏矩羅(即密希拉古拉,517-542年)繼位,再侵印度,531年抵瓜廖爾城,在那裏建太陽神廟,並立石歌功頌德,但不久被馬爾瓦的耶輸陀曼擊敗,退至印度河以西地區。摩酰邏矩羅死後,嚈噠人對印度的統治瓦解,567年,薩珊波斯與突厥人夾擊下更滅了嚈噠國。嚈噠國的入侵對印度經濟政治造成嚴重破壞,笈多王朝的地方長官自我稱王,印度又再次分成小國。

帝國興起

旃陀羅笈多旃陀羅笈多

貴霜人是巴克特裏亞王國(即現今的坦吉克)希臘化的亞洲遊牧民族。公元25年,他們建立王國,然後向北進入突厥,向南進入阿富汗印度,到公元100年統治北印度。迦膩色伽是最偉大的貴霜王,他是一個佛教徒,提倡社會寬容並扶持藝術。富裕的貴霜人控製著大部分穿越亞洲的陸上貿易,穩定了這一地區的貿易。約241年,波斯的沙普爾奪取了貴霜王國許多土地,貴霜人再未收復這些土地。笈多家族是生活在摩揭陀的小王公。320年,旃陀羅笈多一世與一位摩揭陀公主結婚,成為國王。他開創了笈多王朝贊助藝術和宗教的傳統,並使印度社會得到發展。

旃陀羅笈多的兒子沙摩陀羅笈多沿著父親的腳步前進。從335年起,他在位45年,用武力和外交手段把笈多王朝的統治擴張到整個北印度,並深入印度東南部。他的兒子旃陀羅笈多二世將笈多王朝推上頂峰,這是印度歷史上最偉大的時期之一。塞建陀笈多擊退了中亞匈奴人對印度的入侵。但是,笈多帝國的統治是通過笈多大王下面的地方公的松散組織來實現的。塞建陀笈多死後,許多地方公脫離出去。到510年,笈多王朝遭到匈奴入侵者又一輪攻擊,印度分裂成許多小國。這些小國結成聯盟,在528年再次擊退匈奴人。印度的分裂狀態持續了650年,其間隻有戒日王曾成功統治北印度40年,他是信奉宗教的君王,首都在曲女城。

黃金時代

旃陀羅笈多時代建築旃陀羅笈多時代建築

笈多諸王是英明、強大的統治者。他們模仿阿育王,在印度各地興建了婉念建築,上面刻有宗教文獻。他們興建新的村落和城鎮,把婆羅門(僧侶)置于自己的統治之下。農業與商業繁榮。印度人向外移民,遠至印度尼西亞。佛教傳到中國。印度教、佛教文化都有發展。印度教的神聖史詩《羅摩衍那》、《摩訶婆羅多》在這一時期編成。印度偉大的詩人和劇作家迦梨陀娑寫下了有關愛情、探險和自然美景的作品。那爛陀的佛學講壇有3萬名學生,這一數位令人驚奇。這是印度的黃金時代以及音樂會、舞蹈雕塑藝術文學的古典時代。

旃陀羅·笈多二世還實行宗教寬容政策,扶持學術文化,使古老的印度文化的各個方面——宗教、哲學、戲劇、詩歌、藝術以及天文學、數學等科學技術方面都呈現出繁榮的局面。這是一個人才輩出的時代,據說旃陀羅·笈多二世當政時,身邊有九位大學者,號稱後宮“九寶”。這九位學者是:劇作家和詩人迦梨陀娑、天文學家彘日、名醫丹文塔裏、耆那教聖人克沙帕納卡、字典學者阿馬拉·辛哈、數學家桑庫、詩人貝塔拉·巴塔和加塔·卡爾帕拉、文法學者瓦拉魯奇。用現在的話說,這些人都是大知識分子,把他們稱為“寶貝”,可見當時統治者對知識和人才的重視。

笈多王朝是印度人自己建立的一個空前繁盛的王朝,它是印度正統文化——印度教文化的全盛期,也可以說是中世紀印度文明的全盛期。它被一些民族主義歷史學家稱為印度的“黃金時代”,它在歷史上的地位可與我國的盛唐相媲美。從文化上看,在宗教、哲學、文學、藝術等出現全面繁榮的同時,印度文化也趨于成熟和定型。

政治手段

古吉拉特寺廟古吉拉特寺廟

笈多王朝時期的印度社會組織仍以農村公社為主,而長期建立的奴隸製度正走到盡頭並被封建製度取代。在公元最初幾世紀的<政事論>中已提及不要把自由民變為奴隸的要求,並製定釋放奴隸的條件,包括能夠交回贖金的奴隸應被釋放,以出租地他人耕種征收一部份收成取代奴隸製度。

中國赴印度求法的高僧法顯在<佛國記>中透露印度封建系統,指明國王、長者及居士皆擁有大量土地,而他們又把土地及動產捐予寺院僧侶,這種行為為合法手續,從而產生宗教地主。值得註意的是,法顯提到依附土地上的民戶皆隨土地轉移,這有別于一般奴隸,從一定意義上來說具有封建因素。另有自由農民,他們耕種王地,繳納租稅,欲去便去,欲往便往,與隨土地轉移的民戶形成對比。

在政治製度方面,笈多王朝實行中央集權製,最高統治者是大王,皇親貴族及婆羅門高僧做重臣及王室顧問。全國分若幹省,省下設縣,省總督多由大王任命王子或其他親屬出任,縣級地方官由總督任命及管轄,協助國王進行統治顧問大臣及各級官吏,都從國王處領薪。

笈多王朝(320~500)是封建製的完成時期。笈多王朝時期國王賜給官吏、貴族、寺院的封地逐漸演變為世襲的私有領地,封建採邑製度至此形成。封地領有者往往將君主封賜的領地再分封賞賜給自己的臣屬。封地的層層再分封形成等級製的附庸臣屬關系。

在封建化的過程中,印度的種姓製度也發生變化。原屬吠舍下層的村社自由農民地位下降,與首陀羅日益接近。他們與首陀羅和不可接觸者是封建依附農民的主要來源。社會製度從種姓製逐漸分化,形成為類似中國的門閥製。即在原來的種姓中,依據職業的不同,又分出許多姓階來,並且是世襲的,所謂‘工之子恆為工,商之子恆為商’。每一姓階之間,不得互通婚媾,從而使姓階製度更為鞏固。而且姓階愈分愈多,數以千計,這就使得農村公社的殘餘,長期不能改變。因為每一公社都是一個自給自足的經濟單位,附屬有一整套手工業行業。這一製度,即使到了後來變化也是不大的。

以上的變化,對當時的文化,如宗教、哲學等等,都發生了一定的影響,

經濟發展

笈多美術笈多美術

超日王重視水利灌溉,特別加強水利工程建設.促使北印度農業發展,推動鐵農具使用,谷物種植包括大麥、小麥、水稻、黍米、豆類、芝麻等。經濟作物包括棉花、大麻、甘蔗、亞麻、生姜,另有蔬果培植,家蓄業包括黃牛、水牛、駱駝、驢、綿羊及山羊,並且把著名的棉花種植引入其他鄰近國家,

笈多王朝的手工業同樣發達,包括棉織、絲織、毛織、武器製造、金屬製造、珠寶首飾、採礦冶金等、另造船業極盛,以產多槳帆船著名。貿易交換多為貴族之奢侈品,與亞歐非多國有來往。在印度發現大量羅馬、大夏(巴克特裏亞)及薩珊波斯之貨幣。超日王主力向西發展,這與爭奪西方出海口及控製西北商路有直接關系。

印度處于歐亞大陸中間。東方以恆河口的耽摩粟底港(今西孟加拉的米德納普爾縣的塔姆盧克港)為出海口.與東南亞及東亞諸國貿易,並于印度支那及馬來群島建立商業殖民地。西方以古吉拉特港口出阿拉伯與東非及波斯灣諸國貿易。陸路以西北部印度河流域出,北上中亞地區與絲綢之路連線,西通歐洲東至中國。輸出棉花、谷物、細布、掛氈、首飾、香料、靛藍、象牙等。輸入各國珍奇、絲綢、茶葉、白銅、瓷土、肉桂及黃蓮等。

文化發展

旃陀羅笈多旃陀羅笈多

笈多王朝時印度教興起,大乘佛教盛行,然宗教可自由發展,大臣和將領就有信奉佛教及濕婆教。大乘佛教中心那爛陀寺由鳩摩羅笈多一世修建,其後成為笈多文化的學術中心。笈多朝初期,信奉婆羅門教,對佛教並不重視。當時佛教對統治者的態度,像<涅盤經》中所表示的,隻要求國王給予外護就可以了。從佛教立場來談政治的《王法正理論》,也隻希望統治者常常與沙門婆羅門咨詢政事。這裏用了‘沙門婆羅門’字樣,沒有單獨提出佛教來,與龍樹作《寶行王正論》的情形已大不相同。那時龍樹完全站在佛教立場,要國王不親近崇奉外道,因為案達羅國王信仰佛教對龍樹十分尊重的緣故。現在的情況,笈多國王僅是對佛教不排斥而已,因此,說話的口氣就不能那麽硬了。但是,真諦譯的<婆藪盤豆傳>中說到世親很得正勤日王和新日王兩代的信仰(笈多王朝帝王除以笈多為名外,還以阿迭多──日為名),特別是新日王跟世親受過戒,正勤日王的妃子隨世親出了家,後來新日王和他母親又請世親常住于阿逾陀。另外,玄奘到印度,按照傳聞記錄了那爛陀寺建造的歷史,說該寺建立的歷史很早,開始于笈多朝的帝日王(即塞建陀笈多王),後來覺護王、幼日王等歷代國王都有所擴建(覺護王時代已有資料可考,帝日是覺護的前一代,大概相當于塞建陀笈多,這是按世系次序推算而得,並無文獻可征)。從真諦和玄奘所記述的事實看,笈多王朝到塞建陀王時,就開始改變了政策,對佛教已重視起來。這可能與其國勢日衰有關,塞建陀王開始還能抵御外侮,並取得一次勝利,曾建婆羅門信仰的大廟慶祝,後來一蹶不振,不得不改變他的宗教政策,藉以振作人心。

梵文詩人及劇作家迦梨陀娑更成為超日王王宮中的九寶之一,留傳有四部詩歌及三部劇作,《雲使》以戀人情書的形式描寫印度北部山水秀麗;《鳩摩羅出世》是關于濕婆及其妻兒的神話故事;劇作《沙恭達羅》是講述美麗善良少女沙恭達羅與國王豆扇陀的相愛及誤會分開的故事。另外,印度教的神聖史詩《羅摩衍那》、《摩訶婆羅多》也是在這一時期編成。

建築方面以阿旃陀石窟及愛羅拉石窟為經典。前者位于今馬哈拉施特拉邦奧藩加巴德縣之阿旃陀村附近,開鑿于瓦古爾納河谷的花崗岩壁上,共二十九個洞窟。于公元前一世紀至650年間建成,當中有四座佛殿及二十五座僧房,充分表現印度風格。室門依地勢建造,上有飛檐雕楣,下有石柱林立,有各類壁雕,多來自佛教傳說,然而卻洋溢生活氣息。愛羅拉石窟距奧藩加巴德十六公裏,建于三世紀,完成予1300年,包括佛教、印度教及耆那教三種宗教廟宇,香火不斷。

另外在天文、數學、醫學、冶金方面有巨大成就,王朝後期的數學及天文學家亞利雅巴達算出圓周率至小數位後四個字,並認定地球自轉。1881年發現的笈多王朝手稿巴赫沙利包括了不定方程、不盡根迫近等的算術問題。超日王歷(紐克拉摩帝特亞歷)始于公元前57年是大多數印度教徒的歷法。

在超日王時期,中國高僧法顯遊歷印度 ,著有《 佛國記》(原名《歷遊天竺記傳》),有些印度僧人也在此時來到中國。

王朝世系

室利笈多 旃陀羅笈多一世,(320-335年;320年建立笈多王朝),室利笈多之孫

沙摩陀羅笈多(Samudragupta),(335-380年),旃陀羅笈多一世之子

旃陀羅笈多二世,又名“超日王”(Vikramaditya),(380-413年),沙摩陀羅笈多之子

鳩摩羅笈多一世,(415-455年),超日王之子

塞建陀笈多,(455-467年),鳩摩羅笈多一世之子

那羅僧訶笈多,(467-473年)

佛陀笈多,(?年)

補盧笈多,(?年)

毗濕奴笈多,(540-550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