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中重治 -日本戰國時期著名代表軍師

竹中重治

日本戰國時期著名代表軍師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竹中重治(たけなか しげはる,Takenaka Shigeharu,生卒:1544-1579)通稱竹中半兵衛,又名重虎。是日本戰國時代武將,與黑田官兵衛孝高並稱為"豐臣兩兵衛"的天才軍師。其父為美濃國菩提山城主竹中重元,母為杉山久左衛門之女,妻為岩村城主安藤守就的侄女。史載竹中半兵衛自幼飽讀兵書,且容貌俊美。十九歲繼承家督後,為勸諫昏庸的美濃國主齋藤龍興,他以區區十六人智取齋藤本城稻葉山,後又將城池原封不動歸還龍興,一舉震動日本。齋藤亡于織田後,竹中受豐臣秀吉的三顧之邀,成為織田信長家臣,並在金崎合戰和姊川合戰中親率鐵炮隊兩度擊破淺井朝倉聯軍。後與黑田官兵衛共佐秀吉,在攻略西國最強大名毛利輝元的一系列戰役中連克數城,卻因突染肺結核于播磨國三木城平井山軍陣前病倒,留下"死于戰場乃武士之本色"的辭世句後抱憾而逝。作為與黑田孝高齊名的天才雙璧,竹中重治無疑是過早隕落于戰國亂世的一顆將星。但正是在竹中黑田兩大軍師的通力輔佐下,豐臣秀吉統一日本的天下人霸業才最終得以實現。

  • 中文名稱
    竹中重治
  • 外文名稱
    たけなか しげはる,Takenaka Shigeharu
  • 別名
    竹中半兵衛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和族
  • 出生日期
    1544年
  • 逝世日期
    1579年
  • 職業
    武士

​生平概述

竹中重治竹中重治

竹中半兵衛重治,美濃國不破郡菩提山城城主竹中重元之子,母親是杉山久左衛門之女,竹中氏是清和源氏土岐氏的支流,父親重元從屬于齋藤道三攻下美濃不破郡岩手城岩手信冬追放,之後重元獲得岩手氏領地的支配權,並另築菩提山城居住。和當時的武家子弟不同,半兵衛並不熱中習練槍法刀術等武技,反而喜愛閱讀兵法並且在池田郡垂井元服後娶了美濃三人眾之一,岩村城主安藤守就的女兒。 因為父親于永祿三年便辭世,年方十九的半兵衛年紀輕輕便當上了菩提山城的城主,擁有一萬石領地,之前在齋藤家道三、義龍父子相爭時重元押寶在道三方,所以半兵衛雖然靠著岳父安藤守就的關系被允準重歸齋藤家,但因此遭到冷遇,繼為家督的半兵衛卻仍自犟不息派遣家臣山田助左衛門往不破郡擴張版圖,並受到六角氏的邀請在攻打坂田郡的戰役中擔任援軍出陣。

永祿四年,織田信長進攻稻葉山城,初次上陣的竹中半兵衛新迦納之戰中巧妙地運用兵書上記載的十面埋伏陣令信長幾乎僅以身免,從此「今孔明」、「今楠木」之名響遍尾張織田家。為了奪下美濃,織田信長派木下藤吉郎成功地在墨俁築城,為此安藤守就感到情況不妙但當時齋藤家的家督齋藤龍興依然夜夜笙歌,渾然不覺威脅逼近。因此身為齋藤家重臣的安藤守就直言進諫,不料龍興不但聽不進諍言更將守就禁錮在北方城,半兵衛為了營救岳父上稻葉山城請求龍興,但他隻得到龍興的羞辱。一段時間後安藤守就順利回到了岩村城,半兵衛立刻便來相見,並且提出一個驚人的計畫---奪取稻葉山城。

竹中重治竹中重治

永祿七年二月,見到龍興的冥頑不靈,半兵衛決意以行動勸諫龍興,他讓在稻葉山城中作人質的弟弟久作裝病,之後派人以探親的名義分批假借送醫送葯送禮品將武器和人馬悄悄送入稻葉山城,到了半夜忽然城中警鈴大作,半兵衛以十六人營造出大軍來犯的假像令城中大亂,斬殺了城將齋藤飛驒守,齋藤龍興亦在亂中化妝成婦女逃亡揖斐郡,岳父安藤守就也立即支援他,將軍隊派入城中牢牢穩守。 了解到固若金湯的稻葉山城已經易主,對美濃垂涎已久的信長立刻派人前來,要半兵衛能加入織田家,許諾給他美濃半國,被半兵衛拒絕。後來竹中半兵衛將稻葉山城交還給齋藤龍興,聲明自己是為了進諫龍興振作而進行這次的行動,隨後便遠逸隱居近江伊吹山,一度受到近江小谷城主淺井長政的聘用,獲得東淺井郡草野三千貫的封地。

這場大風波引起了信長的部將木下藤吉郎對這個拿下了稻葉山城卻又放棄稻葉山城的人有興趣,面對秀吉的三顧之禮,半兵衛深感其誠於是再度出山出仕織田信長。在半兵衛和秀吉的謀\略下,安藤守就等美濃三人眾先後投入織田家,織田信長得到控製西美濃的三人眾再加上織田家攻下的東美濃,使稻葉山城完全陷入織田勢包圍,齋藤龍興終究不敵,稻葉山城陷落,織田家完全平定美濃一國。

元龜元年,織田信長出兵越前討伐朝倉氏,當時織田軍壓倒性地推延戰缐直逼一乘谷城,也因此後方兵站部隊連結不上而令織田軍出現兵糧不足的問題,竹中半兵衛因而被信長派往後方進行調度工作適時地指揮兵站部隊將兵糧送至前線。

竹中重治竹中重治

不料背後坐擁北近江的淺井長政卻念著多年與朝倉家的同盟宣告與織田家解除盟約並且出兵與朝倉氏夾擊織田信長,令信長倉皇地逃回了京都,是役中也傳下令後人津津樂道的金崎撤退,擔任殿軍之職的羽柴秀吉、德川家康也因此大出風頭,經考據後也證實明智光秀當時其實同樣擔當殿軍,指揮著兵糧部隊的竹中半兵衛雖然支援羽柴秀吉並為其獻計,但半兵衛實際上仍是屬於信長的直屬部隊獨立而行。據「豐鏡」記載竹中半兵衛曾于戰中使用補給部隊運送的洋槍利用三段擊打退淺\井長政,但是此事在武功夜話、信長公記中皆無記錄,而豐鏡一書又是半兵衛之子竹中重門所撰,因此真實性頗難考證。 事後,震怒的信長同年六月與德川家康聯手燃起復仇之火攻略近江,竹中半兵衛成功拿下近江、美濃之間國境缐上淺井長政築於松尾山足以用來監視織田軍調度的長亭軒山城,兵不血刃地說降了城主樋口三郎兵衛,讓織田軍得以輕易進軍北近江,因而獲得信長賜與的黃金五十枚、甲胄、馬鞍及太刀。之後在姊川會戰的戰鬥裏半兵衛領兵攻下長比砦,半兵衛之弟久作也擔任信長的近習在淺井軍先鋒磯野員昌攻至信長本陣時奮戰立功。

竹中重治竹中重治

在秀吉拿下淺井家的橫山城後,竹中半兵衛受信長之命以與力的身份進入橫山城協助羽柴秀吉守城進行長期戰,同時也作為信長的直臣負起軍監之職監督獨軍在外的羽柴秀吉,於陣中留有智將之名。於元龜二年與羽柴秀吉之弟秀長策反淺\井家臣宮部繼潤,翌年秀吉往岐阜城時遭到淺井久政一千大軍攻擊時以兩百人堅守數日,隨後和率援軍回城的羽柴秀吉裏外夾攻將淺井久政擊退,也利用曾經出仕淺井家的人脈關系協助秀吉屢次策反淺\井家武將。當時秀吉之弟秀長、舊友蜂須賀正勝兩人見到半兵衛時均執師禮,尤其是秀長,秀長原本隻是農民之子,在開始擔任秀吉的副手後,秀吉拜托軍師竹中半兵衛負責秀長的教育工作以讓他盡快熟悉武士生涯,半兵衛在保衛墨俁城寨的實戰中間,著手教秀長領兵打仗的本領:諸如進退取舍,觀察敵情,發號施令,照顧士卒,施展謀略等等一一加以指點。

後來在半兵衛病入膏肓時硬支撐起身子,對秀長說:「要註意保全自己,兵法的最終目的在這裏。」後來當秀長領兵和九州犟豪島津家力戰時穩扎穩打、一絲不苟,令善於趁隙攻擊,誘敵包抄的九州隼人遇到了一面銅牆鐵壁。

天正元年,在武田信玄死後織田家解除了東面的警戒,足可放手一搏。織田信長便向淺井家本據小谷城發動總攻,是役之中在半兵衛的獻策下令秀吉得以和丹羽長秀一同擔任營救信長之妹、淺井長政之妻阿市的任務。小谷落城後,羽柴秀吉因長年積功得拜領淺井舊地北近江三郡十二萬石,而半兵衛也在此時正式轉為秀吉的寄騎,領有一千五十三石的知行俸祿,並在羽柴秀吉決定另築長濱城時與蜂須賀正勝共同規劃城下町的興建,在長濱城完工後留下「君が代もわが世も共に長濱の真砂のか須(ず)のつき屋(や)らぬまで」的和歌。

竹中重治竹中重治

天正五年,羽柴秀吉被任命為進攻中國地方毛利氏的司令官,率先攻打播磨,竹中半兵衛被任命為先行部隊和黑田官兵衛一同帶領三千兵馬入駐姬路城。黑田官兵衛出外遊說播磨各豪族營造出一面倒向織田家的氣氛,而半兵衛則是牢守姬路城令毛利氏的試探攻擊連連落空。並一同對投降備前宇喜多直家的佐用郡上月城主赤松政範發動攻勢,首先率兵進駐高倉山攻打上月城重要支城的福原城,由于福原城主乃是上月城主赤松政範的妹妹為正室的福原則尚,使黑田官兵衛遊說無效。不過在竹中、黒田聯手下福原則尚在高倉山駐扎防備的福原助就很快便被殺退,在撤退時被黒田家臣竹森新次郎次貞討殺。 在羽柴秀吉親自率領主力軍進入播磨後,在竹中半兵衛的運籌帷幄下,一邊對福原城採取正面進攻,然後派遣蜂須賀正勝率三百騎截斷福原則尚之弟範仲在釜須坂的軍隊斷去福原城的外援,並對上月城的另一重要支城利神城守將別所定道展開宣撫令其降服,利神城的倒戈與蜂須賀正勝的進逼令釜須坂的福原範仲被迫退向大撫山麓,在秀吉軍圍籠之下遭到竹中半兵衛率領的洋槍隊射殺。在福原範仲敗死,困於福原城中的福原則尚亦絕望放火燒城,與一族五十餘人在高雄山福円寺自盡。

天正六年,竹中半兵衛說降了本屬於宇喜多家的備前八幡山城,獲得織田信長贊賞親賜銀子一百兩。本來已臣服的三木城別所長治因為家中信奉一向宗之家臣施加壓力而樹起反旗,當時竹中半兵衛與黑田官兵衛做為主要參謀皆隨軍參陣,竹中半兵衛也於役中獻乾殺之策包圍三木城斷水斷糧,全不進攻讓三木城自動失陷。一日,適逢半兵衛看到秀吉賜下給的黑田官兵衛“兄弟の誓紙”。半兵衛見狀言道:「貴殿與秀吉殿乃主從,非兄弟。誓紙之事請速忘記。」便將誓紙撕碎後投入火盆,訓誡一向自持謀略高妙的黑田官兵衛高慢的態度。同時在織田家中迅速竄升擔當著攝津一帶攻略任務的荒木村重亦在有岡城宣告謀反,使包圍了三木城的羽柴軍出現後路被截的危機。

為此黒田官兵衛仗著往昔與荒木村重同為天主教教友的交情意圖親入有岡城說服荒木村重,但是在說服失敗後反被荒木村重囚禁,不久後黒田官兵衛的失蹤被流傳為他投降了荒木村重。當此事傳進了織田信長的耳中,令疑心生暗鬼下命秀吉誅殺黒田官兵衛送入織田家的人質,其嫡子松壽丸。在和黒田官兵衛共事一段時間對他人格有所信任的竹中半兵衛力保下,半兵衛藉回鄉養病為名將松壽丸從長濱城暗渡陳倉連同帶回岩手菩提山城加以保護。

天正七年,在瀧川一益池田恆興攻下有岡城後,黒田官兵衛得到營救,半兵衛才揭露松壽丸未死之事,與黒田官兵衛重回播磨戰場。就在秀吉率大軍對播磨持續包圍別所長治的三木城時,半兵衛也因肺結核病倒在軍陣之中,秀吉苦勸半兵衛回京都或有馬溫泉療養,但感到生機將絕的半兵衛表示:「死於戰場是武士的本色。」婉拒了秀吉的勸告,並且勸告對好用計略的黒田官兵衛保持警戒心的秀吉:「毒葯也能是治病的良葯,」勸其重用黑田官兵衛。六月十三日,替秀吉前半生的事業作出巨大貢獻的絕代智將在平井村的本陣中英年早逝,得年僅三十六歲,法名禪幢寺殿深龍水徹大居士。

人物解析

竹中重治竹中重治

竹中氏是清和源氏土岐氏流。竹中重氏,即竹中半兵衛重治的祖父,是當時相當出名的一個人物。 重氏之子重元是齋藤道三的屬下,曾攻得不破郡岩手城並遷入居住。還在同國的菩提山上修了一座城,得到六十貫的領地。種種跡象表明,重元有可能繼任竹中家家督。1556年,齋藤道三被養子義龍所弒。道三卒後,重元于1558年領兵攻破不破郡的漆原城。自此以後,重元自稱遠江守。並從居城菩提山搬出以保護鞏固,于二年後去世。

西美濃竹中氏的名字最為著名的,當屬重元的嫡子重治。重治是以半兵衛的名字為人們所知。重元死後,半兵衛繼任竹中家家督,師從有名的劍豪塚原卜傳,並娶了美濃三人眾之一,岩村城主安藤守就的女兒。家臣山田助左衛門被派遣去關原,征討關原領主的九門太郎以擴大版圖,其勢力一直延伸至不破郡一帶。到了江戶時代,同郡的石高大約是三萬石。

重治的生涯中卻並未使用過此官名。然而因為碰上這個官銜私稱濫用的時代,襲用父親遠江守的官銜是會被眾人所認可的。

重治的名字在戰國得以聞名,與奪取主家齋藤氏的居城稻葉山城有主要關聯吧。稻葉山城是尾張織田信長久攻未落的城。重治武裝政變成功的訊息被信長知道,信長便以半個美濃為誘惑,請求竹中出手相助。可是,重治並非為了自己的私欲而攻打了稻葉山,因而拒絕的信長的請求。後來竹中將稻葉山城交還給齋藤龍興,聲明自己是為了進諫龍興振作而進行這次的行動,隨後便退隱于菩提山城。這場大風波引起了信長的部將——木下藤吉郎(豐臣秀吉)對這個拿下了稻葉山城卻又放棄稻葉山城的人極大興趣。面對秀吉的三顧之禮,重治深感其誠于是再度出山作秀吉的軍師,從此成為秀吉的首席智囊,以過人的謀略協助秀吉渡過每次難關。

在重治和秀吉的謀略下,美濃三人眾先後投入織田家,織田信長得到控製西美濃的三人眾再加上攻下的東美濃,稻葉山城的兩翼完全被包夾,很快齋藤家就被信長所滅了。

1570年,因為淺井長政的叛離織田氏回國,竹中重治隨軍討伐越前國朝倉氏。在關原西南的松尾山修築了一座城以引誘淺井氏出城進攻,並在長亭軒山城調略中立功,獲信長賜黃金五十枚、甲胄、鞍和太刀。同年,在姉川合戰中,其弟重隆還擔任信長的高級近侍。1573年,信長發動了對小谷城的總攻,秀吉獻策救下了信長之妹阿市。小谷城落後,秀吉得到了淺井氏的舊領土——共十二萬石,其中一千零五十三石供給了新城長濱町。從此以後,秀吉開始發跡。而身為秀吉的軍師,重治這個西美濃國智將的名字,開始在全國流傳。

重治不但智謀過人,而且性情溫和、毫無野心。與秀吉的另一參謀黑田官兵衛的傲慢態度與野心勃勃不同,但二人確是有著深厚的關系。在秀吉仍在織田家擔任將領時身邊的主要謀士除了重治外還有其弟秀長、舊友蜂須賀正勝,但兩人見到重治時均執師禮。尤其是秀長,並幾次三番告戒他要把功勞讓與別的家臣,從而為秀吉獲得更多人心。

在重治病入膏肓時仍硬撐起身子,對秀長說:「要註意保全自己,兵法的最終目的在這裏。」後來當秀長領兵和九州強豪島津家力戰時穩扎穩打、一絲不苟,令善于趁隙攻擊,誘敵包抄的九州隼人遇到了一面銅牆鐵壁;並在秀吉的家臣團中亦表現內斂、不與人爭功,而留下大好人、和事老的印象。

1577年,秀吉被任命為進攻中國地方毛利氏的司令官,正式向播磨國出兵。重治所領的軍隊勢不可擋,攻陷了上月城的支城福原城。在攻打播磨的過程中,與黑田官兵衛相識。之後,半兵衛和官兵衛就成了秀吉的左右臂,變得十分活躍。黑田官兵衛出外遊說播磨各豪族營造出一面倒向織田家的氣氛,而半兵衛則是牢守姬路城令毛利氏的試探攻擊連連落空。故有「羽柴二兵衛」之稱。

1578年,別所長治揚旗造反,秀吉軍包圍了其三木城,開始了一場持久戰。同時,攝津的荒木村重,固守有崗城,背叛了信長。這時,黑田官兵衛前去說服荒木村重,但是反而被抓住囚禁了起來。家臣的相繼背叛使得信長心血來潮,變得疑神疑鬼,命令秀吉殺死官兵衛得到的荒木氏人質松壽丸。此事發生的背景是1579年秀吉率大軍展開對推磨國的攻勢。

竹中重治竹中重治

重治信任黑田官兵衛。為保住其性命,重治把松壽丸從長濱城送到岩手城藏了起來。這時,他已身患肺病,到洛北進行療養。可是,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藏匿松壽丸的事被信長知曉了。在對黑田性命安危的極度驚懼與對信長的氣憤之中,重治的病情迅速惡化。他已經感到了死期的來臨,並希望在陣中死去。秀吉勸重治回京都或有馬進行溫泉療養,重治以「死于戰場乃武士本色」的借口婉拒了秀吉的勸告。6月13日,在三木城外的秀吉本陣——平井村的山中辭世,享年三十六歲。 1582年本願寺之變後,竹中重隆在鎮壓領內一揆時喪命。竹中家失去兩位有力人物。

為再興竹中一族,重治之子竹中重門在1584年小牧山·長久手之戰中率百人參戰,後成為秀吉的家臣並受禮遇。1588年,16歲的重門得從五位下丹後守之位,並于次年受領美濃國不破郡五千石的舊領,居岩手城。在此之後領地不斷被增加。豐臣秀吉死後,在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重門以西軍將領的身份鎮守犬山城。實則早已成為東軍內應,憑借對地形的熟悉而為德川家康立下戰功,保住竹中一族。後兩次大阪之陣,皆出兵從征。1626年,伴隨幕府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上洛,從此在德川幕府統治的江戶時代中奠定了竹中家的大名地位,直到明治維新

比起父親的軍事天才,重門所具有的是文學上的才能。其著作《豐鑒》、《土歧齋藤軍記》、《美濃諸國舊記》成為現今對戰國史研究的參考資料。

人物評價

竹中半兵衛重治,美濃國不破郡菩提山城城主竹中重元之子,和當時的武家子弟不同,半兵衛並不熱中習練槍法刀術等武技,反而喜愛閱讀兵法。 由于父親早死,所以半兵衛年紀輕輕便當上菩提山城的城主,並且娶了美濃三人眾之一,岩村城主安藤守就的女兒。

這裏對比一下秀吉的另一個軍師黑田官兵衛孝高入道如水。很多人認為黑田野心勃勃,這是個事實,亂世嘛。半兵衛則是恪守人臣之道,淡泊名利。如果說人品上半兵衛勝出的話,很多人會說官兵衛在謀略上勝出。其實個人認為二人根本不是一類型的軍師,相互對比不太合適。首先半兵衛屬于比較傳統,擅長布陣,破陣,練兵,攻城。而官兵衛則是更喜歡大手筆出奇招,火牛計,水淹高松。兩人可以說有充分的互補性。下面進入正題具體說說半兵衛的功績。

講解

1561年,義龍猝死以後,信長出兵美濃。信長大敗而歸,這就是歷史上不太出名的森邊之戰。率領3000人的信長,輕敵大意孤軍深入。不想百足之蟲,雖死不僵,美濃三好漢的頑強抵抗加上竹中說服長井隼人、日根野備中守等齋藤家重臣出兵設下十面埋伏之計讓信長差點提前離開歷史舞台。戰後竹中得到了美濃麒麟的美譽。

16人奪取稻葉山,策反美濃三人眾--資料很多不再廢話了。

第二階段出仕秀吉到中國侵攻戰之前。

入住墨俁後,半兵衛為秀吉指出的第一策略就是以墨俁為據點蠶食美濃領地。將附近農民驅趕到自己的勢力範圍,秋收時節縱火焚毀敵人的田地等等騷擾性策略。這種策略再後來秀吉扼守橫山城的時候也使用過。也是從這時開始竹中開始了對木下小一郎(羽柴秀長)和蜂須賀小六(蜂須賀正勝)兩人,在軍政方面培養,兩人見到半兵衛時均執師禮。由于兩人都不是武家出身,無論是小一郎還是小六對行軍打仗,排兵布陣根本一竅不通,而後來兩人在軍政方面的表現也正驗證了那句名師出高徒,虎父無犬子。接著就是稻葉山攻取,很多遊戲都表現為竹中指出偷襲策略,然後透析過程中秀吉遇到了三中老之一的崛尾吉晴。具體到底是吉晴獻計還是半兵衛出謀在下不得而知。

接著1570年,姊川合戰中,淺井·朝倉軍決定28日晨發動攻勢,于是從夜半離開大依山向姊川北岸移動。發現這情況的織田·德川軍也開始部署。同時,木下藤吉郎隊帶領三千兵從橫山向姊川南岸移動,柴田隊、佐久間隊隨後布陣。當夜晚結束的時候,從早晨薄霧中隱隱可以看見對岸磯野隊的旗號。木下藤吉郎也表示出“磯野丹波守乃犬上郡有名之猛將也。然而前幾天闖入到他的領土,燒光了他的家。而背叛者堀次郎和樋口三郎兵衛眼下正在我隊。磯野隊必定會朝我隊發動瘋狂攻擊”的擔憂,並因此向竹中半兵衛請教對策。6月28日晨,野村的淺井長政軍八千,與姊川對岸的織田軍二萬三千對視著。而此時在姊川西側朝倉軍和德川軍已經開始戰鬥近3小時,數量佔優的朝倉軍步步禁逼德川軍。上午9點(辰五半),淺井、織田兩軍鐵炮聲猛地響起,震懾天地。淺井先鋒磯野丹波守將兵一千五百眨眼之間渡河,猶如無人之境一般沖進了織田的先鋒坂井政尚的陣備中。員昌奮力死戰,不斷前進,一共打破了坂井以下織田軍十三段陣備的十一段。隨磯野丹波守,淺井玄蕃,阿閉貞秀,新庄直賴隊後,長政的本陣也突入敵陣。數名將領被討死的織田軍處在了崩潰邊緣。由于竹中半兵衛的指示將橫側一陣改為圓弧之陣並且由半兵衛自任先鋒,的木下藤吉郎隊在此時產生了很好的效果因此在戰役結束後藤吉郎受到信長大大地獎贊。藤吉郎之陣始終堅守在信長本陣一町半(一百五十米)的距離上,沒有被淺井突破。半兵衛的布陣才能展現無疑。

1572年姊川合戰後,秀吉被委以重任扼守橫山城與扼守琵琶湖的丹羽長秀遙相呼應圍困淺井淺井長政數次出兵與羽柴秀吉交手,欲打破困境。在首次作戰敗北後,秀吉接受了竹中半兵衛建議,隻守不攻,並且再次使用半兵衛的騷擾政策,蠶食淺井領土,策反淺井重臣。當然長政不是龍興怎麽可能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領地被蠶食。趁著秀吉不在,命令淺井七郎井規、赤尾新兵衛率領1000大軍來襲,信長和秀吉當時正在平定伊勢的反叛和攻擊石山本願寺,根本沒有能力增援,半兵衛和小一郎謀劃堅壁清野,耗盡淺井銳氣後也等到了秀吉的援軍,一舉出擊以少勝多,並親自策反了淺井方的宮部善祥坊。自此秀吉在半兵衛的幫助下進一步穩固了橫山城。這也是後來淺井滅亡後,秀吉獲準經營長濱的主要原因。

1577年8月,越後的上杉謙信為了呼應本願寺出兵能登。信長命柴田勝家為總大將,以秀吉、丹羽長秀、佐久間盛政、瀧川一益、前田利家等,總兵力達二萬五千人侵攻加賀。總大將柴田勝家一向看不起新參的秀吉,命他為部隊後詰,秀吉對此自然十分不滿。後松永彈正在攝津謀反,秀吉主張一半軍力回歸本領平叛。而主張即時決戰的勝家等主戰派認為,“這是築前(指秀吉)的臆斷。”秀吉連日的不滿爆發,與竹中半兵衛、蜂須賀小六、前野將右衛門及秀長等人商議後擅自引軍退回長浜城。這一違反軍法的行為引至信長大怒,秀吉被命蟄居。秀吉家臣一行竹中半兵衛、蜂須賀小六、前野將右衛門、秀長、淺野長政等一同前往安土城辯解,準備以取得播磨一國來謝罪,而半兵衛是他們中唯一在名氣和資歷上可以和信長對話的人,最終秀吉才得以再展拳腳。

第三階段中國攻略

秀吉被任命為進攻中國地方毛利氏的司令官後,半兵衛作先行部隊和黑田官兵衛一同駐守姬路城,表現的相當出色。由于秀吉作為遊擊隊四處增援,時而增援北陸軍團對抗上杉,時而剿滅領地內的各種叛亂而根本無暇顧及中國地方的事務,面對毛利和宇喜多家咄咄逼人的氣勢,這是兩位軍師個顯其能,黑田官兵衛出外遊說播磨各豪族營造出一面倒向織田家的氣氛,而半兵衛則是牢守姬路城令毛利氏的試探攻擊連連落空。

而同時著名的上月城合戰也成了竹中半兵衛在戰場上的絕唱,1577年11月成功地將播磨收入囊中的秀吉從上月城出發,經生野進入但馬境內,開始對朝來郡的岩州城、竹田城以及養父郡的八木城的攻略、完成後將弟弟秀長留在了竹田城,並回到了姫路城播磨地區已經屬于毛利氏的勢力範圍了,秀吉也很容易地感到事態的嚴重--要與毛利家開戰。因此出雲?美作?備前等地的要沖--西播上月城的態度也就成為了能夠決定大局的關鍵所在。上月城主赤松藏人大輔政範很欣賞信長但又不願背信棄義徹底和毛利家絕交,于是不可避免的上月城合戰爆發。秀吉一方,以竹中半兵衛重治、黑田官兵衛孝高的三千餘騎的軍勢為先鋒攻擊佐用郡。兩人不負眾望,大伙全勝。結果,櫛田砦陷落,赤松殘部逃入米田城防守,櫛田左馬介景則在石井堤討死,米田城主和田兵助義昭在落城的同時自盡。攻克佐用郡後輪到了福源城,竹中?黑田的先頭部隊在佐用的福原城右側的高倉山布陣。正面攻城的同時,竹中重治獻策,派蜂須賀正勝的三百騎向釜須坂方面增強戰力。福原則尚也不得不命令弟弟範仲率軍向釜須坂救援。但是、守衛釜須坂的別所定道向秀吉降伏,範仲隻有退卻,向大撫山麓移動,被秀吉軍包圍,壯烈討死。此時城主則尚,出城向秀吉的本陣高倉山發動突擊,與秀吉的鐵炮隊遭遇交戰,範仲的敗死令他斷絕了勝利的希望,不久城中火起,陷落已經是時間問題。福原則尚與一族從士五十餘人在福原家的菩提寺--高雄山福円寺切腹。十二月一日,福原城落城。 同時上原城方面遲遲無法等來援軍的赤松方,于十二月二日夜,以殘餘的總兵力以"玉碎"的方式向秀吉的山脅本陣發動夜襲,山脅的山河都染滿了城兵的血,最終全滅。三日早上,敗戰的訊息傳來,城主政範冷靜地接受了事實,與剩下的一族宗徒在大廣間聚集,進行了最後的宴席,之後將妻子刺死,與一族家臣一起切腹自刃。

不久,攝津的荒木村重,固守有崗城,背叛了信長。這時,黑田官兵衛前去說服荒木村重,但是反而被抓住囚禁了起來。家臣的相繼背叛使得信長心血來潮,變得疑神疑鬼認為黑田也叛變了,命令秀吉殺死官兵衛得到的荒木氏人質松壽丸(官兵衛から出されていた人質松壽丸を殺せ、と秀吉に命じた)。半兵衛信任官兵衛,把松壽丸從長濱城送到岩手城藏了起來。這個時候,半兵衛患了肺病,到洛北進行療養。可是,半兵衛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松壽丸被藏起來的事被信長知道。半兵衛又驚又氣,病情迅速惡化(病は快方に向かわず),他已經知道了死期的來臨,並希望在陣中死去。結果,天正七年六月十三日,在秀吉的本陣------平井村的山中去世,享年三十六歲。

最後再講一個兩位軍師間的小故事--三木圍城之時,一日,適逢半兵衛看到秀吉賜下給的黑田官兵衛“兄弟の誓紙”。半兵衛見狀言道:“貴殿與秀吉殿乃主從,非兄弟。誓紙之事請速忘記。”便將誓紙撕碎後投入火盆,訓誡一向自持謀略高妙的黑田官兵衛高慢的態度。如水受重治訓誡,終生引為自戒。可見半兵衛君臣倫理觀念已經深入其心。最終他也為秀吉耗盡了生命的最後一點力量,在軍中病逝。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