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賜

端木賜

端木賜(公元前520年-公元前456年):復姓端木,字子貢(古同子贛),以字行。漢族,春秋末年衛國(今河南鶴壁浚縣)人。孔子的得意門生,孔門十哲之一,"受業身通"的弟子之一,孔子曾稱其為"瑚璉之器"。

子貢在孔門十哲中以言語聞名,利口巧辭,善于雄辯,且有幹濟才,辦事通達,曾任魯國、衛國之相。他還善于經商之道,曾經經商于曹國、魯國兩國之間,富致千金,為孔子弟子中首富。"端木遺風"指子貢遺留下來的誠信經商的風氣,成為漢族民間信奉的財神。子貢善貨殖,有"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之風,為後世商界所推崇。

《論語》中對其言行記錄較多,《史記》對其評價頗高。子貢死于齊國,唐開元二十七年追封為"黎侯",宋大中祥符二年加封為"黎公",明嘉靖九年改稱"先賢端木子"。

  • 中文名稱
    端木賜
  • 別名
    字子貢
  • 國籍
    周朝(春秋末期)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衛國黎(今河南省鶴壁市浚縣)
  • 出生日期
    前520年
  • 逝世日期
    前456年
  • 職業
    政治家、商人
  • 信仰
    儒學
  • 主要成就
    孔門七十二賢之一,孔門十哲之一儒商鼻祖存魯,亂齊,破吳,強晉而霸越曾任魯、衛兩國之相經商于曹、魯兩國之間,富致千金
  • 歷史典故
    萬仞宮牆
  • 後人稱謂
    黎侯,黎公,先賢端木子

人物介紹

端木賜端木賜

端木賜

宇子貢,是孔門七十二賢之一,且列言語科之優異者。孔子曾稱其為“瑚璉之器”。他利口巧辭,善于雄辯,且有幹濟才,辦事通達。曾任魯、衛兩國之相。他還善于經商之道,曾經經商于曹、魯兩國之間,富致千斤。為孔子弟子中首富。中華儒商的鼻祖: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義以求利。

司馬遷作《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對子貢這個人物所費筆墨最多,其傳記就篇幅而言在孔門眾弟子中是最長的。這個現象說明,在司馬遷眼中,子貢是個極不尋常的人物。我們循著司馬遷的這個思路,再細細閱讀《論語》等書,便可看出子貢這個人物非同尋常。他的影響之大、作用之巨,是孔門弟子中無人所能企及的:他學績優異,文化修養豐厚,政治、外交才能卓越,理財經商能力高超。在孔門弟子中,子貢是把學和行結合得最好的一位。

端木賜 端木賜 端木賜

​才能與業績

子貢學績上的優異,首先體現在他的“言語”水準的高超上。《論語·先進》說:“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 政事:冉有、季路。文學:子遊、子夏。”可見子貢是“言語”方面的優異者,也就是說子貢在說話技巧、演講技能上有獨到之處。據《左傳》等史書可知,在孔子那個時代,外交禮賓人員的語言訓練主要取之于《詩》,這已成為當時的一種習尚。孔子也曾說:“不學《詩》,無以言”⒄,《詩》已成為當時語言訓練的主要教本。《詩》就是後來成為“六經”之一的《詩經》。在《詩》的學習中,孔子不僅要求學子們搞通弄懂《詩》的本來意義,而且要求他們能對《詩》“活學活用”,在外交禮賓場合能順手拈來以達己意,而這,沒有相當的彈性和敏銳性是難以做到的。在孔子的門徒中,子貢很好地做到了這一點。《論語·學而》曾記載孔子、子貢師徒二人對答,子貢靈活運用《詩經·衛風·淇奧》中“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詩句來回答老師提問的情形。孔子認為子貢的回答十分貼切,“斷章取義”恰到好處,故而稱贊子貢:“始可與言《詩》已矣”,而且說子貢“告諸往而知來者”,認為他對該詩的理解達到了心領神會的地步。在《論語》中給予弟子“始可與言《詩》已矣”這樣高度評價的還有另一位,那就是子夏,而子夏是“文學”上的優異者,這說明子貢不僅在“言語”上極為優異,即使在“文學”方面也毫不遜色于子遊、子夏之徒。’《史記·仲尼弟子列傳》曾說:“子貢利口巧辯,孔子常黜其辯”,看來師徒二人經常爭辯一些問題。使子貢在“言語”方面才能大加發揮的當屬他赴齊、吳、越、晉四國的穿梭外交活動了。在這次外交活動中,子貢充分發揮自己的演說才能,引禍水于他人,使得四國國君對他的利害分析深信不疑,並紛紛採納他的主張。《史記·仲尼弟子傳列》載:“子貢一使,使勢相破,十年之中,五國各有變”,子貢高超的演說技能和外交能力也在此次外交活動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論語》僅說子貢在“言語”方面優異,這在某種程度上忽視了人們對子貢在其它方面的卓越才能的認識。其實僅就“政事”方面的業績而言,他也決不遜色于子路、冉求等人(此二人都是“政事”方面的優異者)。《史記·仲尼弟子列傳》謂子貢“常相魯、衛”。他的老師孔子也認為子貢有非凡的政治才能。《論語·雍也》曾記載季康子問孔子子路、子貢、冉求是否可以從政,孔子回答說三人皆可從政,但孔子卻分別道出三人之優點各不相同:“由(子路)也果”、“賜(子貢)也達”、“求(冉求)也藝”。從孔子列舉的三個優點看,我們覺得子貢的優點——“達”,似乎更是從政者不可或缺的。所謂“達”就是通達事理,試想一個從政的人如果能夠“通達事理”,他就會高屋建瓴,從巨觀上把握問題的全局和整體,而不會為繁瑣的細枝末節所迷障,這樣的人肯定會把政事處理得有條不紊。而子路的“果”(果斷)、冉求的“藝”(多才多藝),都不過是從政必需之一端,他們同子貢的“達”相比應該說是低了一個檔次。正因為子貢通達事理,又有傑出的“言語”才能,所以他才會被魯、衛等國聘為相輔。正因為他有政治才能,他才會在出使齊、吳、越、晉四國的外交活動中得心應手,獲得圓滿成功。

儒商鼻祖

子貢不僅在學業、政績方面有突出的成就,而且他在理財經商上還有著卓越的天賦。《論語·先進》載孔子之言曰:“回也其庶乎,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臆則屢中”,意思是說顏回在道德上差不多完善了,但卻窮得丁當響,連吃飯都成問題,而子貢不安本分,去囤積投機,猜測行情,且每每猜對。《史記·仲尼弟子列傳》亦載:“子貢好廢舉,與時轉貨資……家累千金”,這裏的“廢舉”是指賤買貴賣⒅。“轉貨”是指“隨時轉貨以殖其資⒆,翻譯成現在的話就是:子貢依據市場行情的變化,賤買貴賣從中獲利,以成巨富。由于子貢在經商上大獲成功,所以司馬遷在《史記·貨殖列傳》中以相當的筆墨對這位商業巨子予以表彰,肯定他在經濟發展上所起的作用。

子貢在學問、政績、理財經商等方面的卓越表現有目共睹,有耳共聞,故其名聲地位雀躍直上,甚至超過了他的老師孔子。當時魯國的大夫孫武就公開在朝廷說:“子貢賢于仲尼”⒇。魯國的另一大臣子服景伯把叔孫武叔的話轉告了子貢,但子貢謙遜地說:“譬諸宮牆,賜(子貢)之牆也及肩;窺見家室之好。夫子(孔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手之雲,不亦宜乎?”⒇意思是說:自己的那點學問本領好比矮牆裏面的房屋,誰都能看得見,但孔子的學問本領則好比數仞高牆裏面的宗廟景觀,不得其門而入不得見,何況能尋得其門的又很少,正因如此,諸位才有這樣不正確的看法。當時魯國的另一個大臣陳子禽聽到子貢的這通解釋不以為然,他說:“子為恭也,仲尼豈賢于子乎?⒇”意謂你不過是謙恭罷了,難道仲尼真的比你強嗎? 總之,所有這些對子貢的贊譽並非空穴來風,它說明子貢在當時的名聲、地位和影響,確實已不在他的老師孔子之下。司馬遷作為有遠見卓識的史學家,他在《史記》中甚至認為孔子的名聲之所以能布滿天下,儒學之所以能成為當時的顯學,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子貢推動的緣故。他在《史記·貨殖列傳》中這樣寫道:“七十子之徒賜(子貢)最為饒益,原憲不厭糟糠,匿于窮巷,子貢結駟連騎束帛之幣以聘諸侯,所至,國君無不分庭與之抗禮。夫使孔子名布于天下者,子貢先後之也。此所謂得執而益彰乎?”孔子得“執”子貢而“益彰”實是不刊之論。試想子貢當年“常相魯、衛”,出使列國,各國待之以上賓,其地位顯赫一時,而且他又有一副伶牙利齒;每到一處在完成使命之後,每每要附帶宣講其老師的一套理論和主張,盡管孔子的那些理論主張有的與時代相李扦格,但看在子貢的面上,總要聽一聽,這在客觀上就推銷了孔子。孔子的儒學成為顯學,孔于的名聲布滿天下,實與得“執”于貢這位高足弟子有關。司馬遷對此看得很準。

盡管子貢有著多方面的建樹與成就,但他在孔子面前卻表現得非常謙。《論語·公冶長》記孔子問子貢:“汝與回也孰愈(誰更強些)?”顏回是孔子最得意的門生,子貢對此是深知的,但孔子偏偏向子貢提這樣的問題。子貢相當有涵養,他說:“賜也何敢望回? 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其實到底子貢與顏回哪個強,世人有目共睹。子貢與顏回比,就政事言,顏回要交白卷;就生存能力言,顏回連生計也幾乎維持不下去,《論語》說他“屢空”,看來斷炊的事情亦經常發生,而子貢卻是“家累千金”;論彰揚其師之美名,顏回更沒有子貢那樣的巨大能量。至于孔子遇危難、遭險惡時,子貢總能挺身而出,顯其大智大勇。《史記·孔子世家》曾載孔子困陳、蔡,絕糧,情形十分危急,而當時孔子門徒個個面面相覷,不知所措,是“子貢使楚”’“楚昭王興師迎孔子,然後得免”。凡此種種,不說顏回,即令三幹弟子,哪個能與子貢相匹敵、論高低,孔子對子貢這樣一個學績優異、政績沛然,經商能力卓異的弟子竟以為他不如顏回,這實在令人費解!看來即使聰明若孔子者,也有昧暗不明的時候。史實足以證明,子貢是孔門弟子中之最傑出者。

端木賜死于齊國。死後至唐開元二十七年(公元739年)追封其為“黎侯”;宋大中符二年(公元1009年)加封為“黎公“,明嘉靖九年改稱“先賢端木子”。

:①②⑦⑩《史記·仲尼弟予列傳》 ③⑥⑩⑩《論語·公冶長》④⑤⒁⒂《論語·先進》⑧⑨《論語·顏淵》 ⒀《論語·雍也》⒃《論語.為政》⒄《論語·季氏》 ⒅⒆《<史記·仲尼弟予列傳>集解》 ⒇⒇⒇《論語·予張》。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