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雙春

童雙春

童雙春,原名童永江,1934年生,浙江寧波人,國家一級演員,著名滑稽戲、獨腳戲表演藝術家。中共黨員。中國曲藝家協會會員,上海曲藝家協會第二、第三屆理事,上海戲劇家協會會員、上海電視藝術家協會會員。1949年進楊笑峰創辦的滑稽訓練班學藝,並拜楊笑峰為師。1950年後參加聯合、聯藝、飛馬、人人、光明滑稽劇團當演員。不久,參加蜜蜂滑稽劇團,受姚慕雙周柏春青睞,收為學生,1960年隨團劃歸上海人民藝術劇院滑稽劇團。粉碎"四人幫"後,負責籌建上海曲藝劇團,任副團長。

  • 中文名稱
    童雙春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寧波
  • 出生日期
    1934年
  • 職業
    國家一級演員
  • 代表作品
    《滿園春色》
  • 原名
    童永江

簡介

童雙春童雙春

童雙春,原名童永江,1934年生,浙江寧波人,國家一級演員,著名滑稽戲、獨腳戲表演藝術家。中共黨員。中國曲藝家協會會員,上海曲藝家協會第二、第三屆理事,上海戲劇家協會會員、上海電視藝術家協會會員。

簡歷

1949年進楊笑峰創辦的滑稽訓練班學藝,並拜楊笑峰為師。

1950年後參加聯合、聯藝、飛馬、人人、光明滑稽劇團當演員。不久,參加蜜蜂滑稽劇團,受姚慕雙、周柏春青睞,收為學生。

1960年隨團劃歸上海人民藝術劇院滑稽劇團。粉碎“四人幫”後,負責籌建上海曲藝劇團,任副團長。

1991年從上海滑稽劇團退休後又組建了上海太平洋海康藝術團,任團長。

演技

青年時在《假醫生請真醫生》中擔任主角,曾獲市青年會演獎。童雙春外貌英俊,故在滑稽戲中多扮演正派小生角色。盡可能地做到既挖出人物喜劇因素,又掌握分寸,而不致出格”,成功地塑造了許多人物。如《滿園春色》中的飯店龍書記,《出色的答案》中的科研人員曾曉勇,《性命交關》中的“靠邊”外科醫生常春來,《GPT不正常》中的新聞記者周忠發,《路燈下的寶貝》中的失業青年蔣大毛等。在探索滑稽戲塑造正面人物方面作了艱苦的努力並獲成功。其演出的獨腳戲多系自編,如《師倆》、《唱山歌》、《新紅娘》、《南腔北調》、《花兒為什麽這樣紅》等,曾攜帶這些曲目五次赴港、一次去美國演出,受到熱烈歡迎。近幾年組建和主持童雙春藝術工作室,策劃演出《老介福》、<不要心態軟>等滑稽戲,在《不要心太軟》中飾茶坊小老板一角,一改以往戲路,滑稽突梯,表演突出。

歷程

童雙春原來並不知道滑稽的妙處,一門心思跟著隔壁拉京胡的阿哥學唱京戲,9歲時已經能唱幾十個國劇名段。直到有一天,他被大人帶到紅寶劇場(今新世界樓上)看“三飛”(滑稽老演員朱翔飛、唐笑飛、包一飛)表演的滑稽戲,從進去到出來一直嘴巴咧開笑,不知怎麽的就是開心,以後便漸漸喜歡上了滑稽,卻沒想到這會成為他終身追求的事業。

首次登台

童雙春至今還記得第一次登台,一出《王老五復仇記》,沒一句台詞,惟一的任務是委屈地挨工頭“打”。就是這麽個跑龍套的角色也讓他心裏很抖豁,一上台看見下面黑壓壓的一片腦袋,就覺得頭轟的一下炸開了,愣是別轉身不敢把臉對著觀眾。但他平時很用心註意看,經常從別人那裏“偷戲”,慢慢地有了很多積累。1952年,童雙春作為重點培養對象,在《幸福》一劇中出演團支部書記劉傳豪,第一次作為主角登台,周柏春也隻是配角,這無疑讓童雙春大大地幸福了一把。

兩回機遇

其實當童雙春還在國際大戲院(今國際飯店旁)當實習生的時候,大概是1950年,姚慕雙、周柏春已經是滑稽界最紅的明星了。有一次,一位演員有事沒來誤了場,管事的就把童雙春推上了台,沒想到台下反應不錯。事後,姚慕雙偶然提到“這小囡蠻好”,于是,童雙春就被引薦並正式拜姚慕雙為師。學藝自然是艱辛的,年輕輕的能排上戲也不容易,但童雙春懂得厚積薄發的道理,一次在紅寶劇場演一出大戲,臨開場前一位演員不慎被一瓶做道具的開水燙傷,他又被拉上去頂場救急,居然再次獲得了成功。

三個過程

回顧自己的滑稽人生,童雙春剛說了一句“社會給我的太多了”,眼睛就濕潤了。想到最初去招考進入滑稽訓練班,還是把它當成一種工作,同時為經濟拮據的家庭謀一條生路。可是當他真正進入這個領域,原先謀生的意圖被一種熱愛所取代。他根據生活創作了幾十個本子,隨團四處為老百姓送去歡樂,無論都市劇場、鄉村田間,隻要看到人們熱烈的笑,他就真的高興。1994年,退休後不甘寂寞的童雙春又以自己的名字成立了一家藝術製作社,親自組織演出,嘗試市場運作,根本閒不下來。“我這一輩子,能有這樣的聲譽,生活得這麽好,已經很滿足了。”從工作到熱愛,最後成了一種奉獻。

四處遊走

童雙春已年過古稀,卻滿面紅光、皮膚細膩,叫人懷疑是否有什麽特別的養生法。其實啊,他笑著承認除頭發染過以外,其它沒特別保養過,隻有運動是不息的。每天早上送外孫去上學,回來也不坐車,邊走邊數,乖乖,總共走了13站;下午沒事了,跑到圖書館去找素材查資料,順便帶本小本子摘記下來。當然還有不間斷地演出、會友。這兩年,他又迷上了書法,都是被外孫逼出來的。原來平時他要督促外孫練字,可自己不會寫就沒有發言權,便硬著頭皮上,到後來反而要接受外孫的指點和比較,“真叫心裏有數,寫得一點也不好。”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