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謠事件

童謠事件

童謠事件,指發生在2003年張國立之子張默的"打人事件"。那時,正在中戲上學的張默因為和別人爭風吃醋,毆打自己的女友童瑤。

  • 中文名稱
    童謠事件
  • 專訪雜誌
    《生活新報》
  • 傷    者
    童瑤
  • 時    間
    2003年
  • 毆打方
    張默
  • 籍    貫
    雲南

經過

"張國立之子張默毆打雲南女孩童瑤"一事被全國媒體炒得沸沸揚揚,一些捕風捉影的"訊息"滿天飛,這些傳聞對事件的當事人構成了極大的傷害。《生活新報》記者經過數次的努力之後,終於和童瑤本人取得了聯繫,並於23日對童瑤進行了面對面的獨家專訪。

自述

童瑤自述事件全過程

22日晚,記者在昆明世博園採訪中央電視台2004春節歌舞晚會的時候,接到了童瑤在昆明的好友打來的電話,稱童瑤現在願意接受我們的採訪了,童瑤的朋友稱童瑤現在很想把此事的真相公之於眾。掛上電話後,記者心中突然湧起一番感慨,不知是高興還是害怕?高興是記者終於可以以家鄉人身份去看望受傷的童瑤,害怕的是不知道面對童瑤時會產生怎樣的心情。由於飛機晚點,記者出發時甚至有些擔心童瑤是否會因為記者過了預約時間,就不再接受採訪了。

到北京後,記者用電話與她聯繫。童瑤很誠懇地說:"你們就在那兒等吧,別走開,我和爸媽一起來接你們。"

10分鐘過去了,遠遠地我們看見了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孩子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羽絨服,左右手分別牽著她的父母走了過來。這名女孩子的羽絨服帽子戴得很嚴,還戴了一個白色的大口罩,幾乎讓人認不出她是誰。大概是直覺幫忙,我一下就認定了她是童瑤。

果然,這名女孩子走近了我們,她就是童瑤。這是記者在大約5個月後再次見到童瑤。她的雙眼還在充血,又紅又腫,滿眼布滿了血絲和尚未散去的淤血血塊,臉色蒼白,整個人瘦弱得風吹即倒。

北京的天氣格外晴朗,溫度在7至8攝氏度左右。記者和童瑤一家隨意走進了一家餐廳,草草吃了一頓飯。在餐桌上,記者把我們這次的來意作了一個簡單的說明,並把我們的採訪內容跟童瑤的父母說了一遍,起初她的媽媽有些顧慮,在記者一再表明我們的態度和立場後,童瑤媽媽很爽快地答應了。

這次採訪大概是記者所進行過的採訪中最困難的一次,在長達兩個小時的採訪中,由於許多問題都不免涉及到一些令童瑤傷心的往事,採訪數次都被她的抽泣中斷。童瑤給我們看了她滿身的傷痕,她媽媽更是泣不成聲。

童瑤終於說話了:"好吧,我給你完整地講一遍那天張默打我的全經過。"說完這句話之後,童瑤大約又沉默了半分鐘:"我跟張默是在今年6月認識的,當時他去昆明拍戲,由於那部戲的攝影師是我上部戲《林海雪原》的攝影師,我就去他們劇組玩,我們就這樣才認識的。後來到了北京,因為我們校友,所以聯繫和接觸的時間就更多了。當他說他要想跟我交往處朋友時,我覺得我們才認識三四個月的時間,而且這段時間裡差不多有3個月他都在外拍戲,我覺得我們都還不夠了解對方,但是後來我們還是在一起了。在後來的這段時間裡,有些事情讓我覺得我們之間缺乏溝通,還有就是我們有些處理事情的方法不一樣,於是我漸漸地對他冷淡起來,想和他分手,可是他不同意。"

童瑤似乎沉浸在了回憶里,有些不安:"我之前欣賞他,是覺得他有一種霸氣,可是沒想到,他居然把這種霸氣帶到了生活中。我不想說他有多壞,可是事實就是這個樣子,也沒必要說太多。沒想到,他會做這樣的事,當時我的同學全都哭了。"說完這些,童瑤也哭了。記者遞給她紙巾,讓她擦擦眼淚。她接著說:"同學都說哪有把一個女孩子打成這樣的,簡直太過分了。而且還那么多人在網上說那樣傷害我的話,有什么事大家可以坐下來慢慢說啊。我一開始還以為我能承受,可是到現在,我壓力越來越大。我從來就沒跟媒體說過什么,老師和同學都非常了解我,沒必要去說些沒有的東西,我也不想去理那些太離譜的說法。"說這些話的時候,童瑤的神情顯得很複雜,"如果張默靜下心來仔細地想一下的話,我可以考慮接受他的道歉。我不想把事情鬧大,如果硬要鬧到用法律手段來解決,我也沒辦法。我覺得他父親做得很好,可是這又不是他父親的錯,我不能接受他父親的道歉呀!錯的是張默,道歉的人也應該是他。不過我現在最重要的是把病治好。"

採訪童瑤媽媽的時候,只要一提起女兒被打的事童媽媽就傷心不已,就連記者也不免動容。本來還打算採訪童瑤爸爸的,可這次充滿眼淚的採訪讓這個三口之家中的媽媽和女兒已經哭成了淚人兒,記者實在不忍再看到童瑤的爸爸再傷心了。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