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啓月

章啓月

章啓月,女,漢族,1959年10月出生于北京一個外交官家庭,現任中國駐紐約總領事。曾在聯合國總部和駐日內瓦辦事處秘書處任職,並歷任外交部國際司三秘、二秘、副處長、一秘;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一秘、參贊;中國駐印度尼西亞大使等職。有"外交名嘴"、中國職業女性榜樣美譽。

其父親是前駐比利時、日本大使章曙先生。

  • 中文名
    章啓月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59年10月
  • 職業
    中國外交部機關黨委常務副書記
  • 畢業院校
    北京外國語大學
  • 丈夫
    劉結一

人物簡介

1959年10月,章啓月生于北京一個外交官家庭,1982年,她從北京外國語大學畢業後走上了外交之路。1983年,章啓月開始在聯合國總部和駐日內瓦辦事處秘書處任職;1987年~1995年,她先後在外交部國際司任三秘、二秘、副處長、一秘;1995年~1998年,她先後任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一秘、參贊;1998年,她開始任外交部發言人。2004年12月9日,她作為外交部發言人主持了最後一次記者招待會。2005年1月,章啓月出任中國駐比利時大使。

章啓月章啓月

工作履歷

1959年10月,章啓月出生于北京;

1978—1982,畢業于北京外國語大學

1983—1987,聯合國總部和駐日內瓦辦事處秘書處任職;

1987—1995,外交部國際司任三秘、二秘、副處長、一秘;

1995—1998,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任一秘、參贊;

1998—2005,外交部發言人、新聞司副司長;

2005—2008 中國駐比利時王國大使;

2008年7月,中國駐印尼大使。

2011年12月 離任駐印度尼西亞大使。

2011年12月—2014年7月 任外交部機關黨委常務副書記(局長)

2014年7月 任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公使

人物經歷

從“小紅房”裏走出的外交“名嘴”

章啓月1959年10月出生在北京,父親章曙曾任中國駐比利時兼任歐共體、日本大使。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成立不久,章曙就被選調進來。1974年,經中國政府推薦,章曙作為首批派往聯合國秘書處的國際職員,出任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事務司副司長。不久,外交部報經毛澤東主席批準,決定派遣5名中國小生去美國學習英語,其中就有章啓月。當時章啓月剛剛14歲。

章啓月章啓月

1974年一個夏天的清晨,章啓月和小伙伴們從上海登上了飛往紐約的班機。來到紐約後,他們被安排在格林威治村的“小紅房”學校裏就讀。也許是剛從北京來到西方國家的緣故,在章啓月眼裏,一切都是那麽新鮮——所有學生都穿著破破爛爛的藍色勞動布褲子,膝蓋那兒還有兩個大窟窿(後來才知道這叫牛仔褲,褲子上開兩個洞是一種時髦);上身就是一件小襯衫,都印著英文字(後來才知道這叫T恤衫),一副不三不四的模樣;老師比學生還糟糕,一點兒也沒有中國老師的威嚴,老跟學生嘻嘻哈哈,成何體統!開學典禮在一個大禮堂裏舉行,所有學生都席地而坐,一點兒組織紀律性都沒有,說話,打鬧,嘴裏還嚼著跟橡皮差不多的東西(後來才知道這叫口香糖)。

經過兩年多的艱苦學習,章啓月的英語水準大有長進。1977年1月,章啓月告別“小紅房”,回到了闊別兩年半的北京,進入北京外國語學院附屬學校學習。這時的章啓月雖然英語口語比較地道,但因為沒有系統地學過文法,根基並不牢固。1978年1月,章啓月與許多來自祖國各地的學子一起,跨進了北京外國語學院(現為北京外國語大學)。1979年,聯合國譯員訓練班開始第一次招生,當時章啓月讀大二,班上幾乎所有同學都報了名,章啓月自然也特別想報名參加。可父親堅決不同意,“因為父親知道我在美國學的英語很不扎實,所以就對我說,你現在好不容易上了大學,應該在北外好好地把基礎打好。”章啓月至今還記得,那個星期天,她從學校回到家,從進門開始就不停地說:“我要報名,我要報名……”可爸爸堅決不松口。章啓月一直跟他爭取,最後也沒有成功。

後來,章啓月發現爸爸是對的。“因為即使報考,第一年我肯定考不上,這樣的考試不是簡單地考外語。我覺得外語學到一定程度後,就不是語言本身的問題了,而是一個思維問題,是對文章的理解、對問題的認識。當時,考試考的都是大篇的翻譯,比如說英國《經濟學家》雜志上的文章,我當時根本就理解不了。在大學裏再用一年時間扎扎實實地提高一下,對我特別有幫助。”第二年,章啓月又想報名,父親就沒有反對了。

1983年,章啓月再次登上了飛往紐約的班機。這次她是作為國際職員,前往聯合國秘書處擔任同聲傳譯工作。“那幾年對我是很重要的。我在紐約工作了3年,然後調到日內瓦工作了1年。在紐約,我第一次接觸到了外交工作,而且可以說是冷眼看外交吧。每天我就坐在玻璃窗後面,看著代表們吵、代表們爭,看他們討論一個又一個尖銳的問題。”
做同聲傳譯,很多人覺得很神秘。章啓月卻認為,做同傳和做發言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能不能做好,並不是看一個人的臨場發揮,而是看事先是不是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比如,首先要對今天討論的議題熟悉,甚至是對每一個代表團的立場都要熟悉。也就是說,在代表還沒有張嘴之前,你就要知道,他的基本立場是什麽,這樣你就不會翻譯錯了。所以,沒有事先大量的準備工作,隻靠在現場發揮是做不好的。章啓月覺得,在聯合國工作最大的收獲,就是給了自己接觸各種國際事務的機會。

這段經歷也給章啓月做外交部發言人工作做了很好的鋪墊。雖然當時她並沒有想得太多,但潛移默化本身就是一種沉淀。

章啓月在紐約、日內瓦做同聲傳譯工作一共持續了4個春秋,然後她回到北京,進入人才薈萃的外交部國際司,從隨員一直幹到副處長、一等秘書。1998年秋,時任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政務參贊的章啓月結束了在紐約的3年任期後回國,被任命為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成為中外媒體矚目的外交部發言人。這一年,她才39歲。

冷峻的外表和善的心

多年發言人生涯,章啓月經歷的外交大事很多,很難說哪一場發布會讓她最難忘。章啓月仔細地回憶著:“中美撞機那次我印象比較深,因為那次我們進行了一個突破,第一次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用多媒體手段來說明中國的立場。當時,美國辯稱是因為我們飛行員的動作莽撞才導致飛機相撞,于是我們拿出錄像帶在記者會上播放,還放了我國飛機受損的幻燈片,用事實說話。這種做法很有說服力。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在不斷探索新聞發布工作的新思路和新方法。中國的一舉一動正日益受到國際社會的關註,這對我們是難得的機遇。我們正在加倍努力,讓中國發出的聲音更具吸引力和感染力,為中國的對外政策贏得更廣泛的理解與支持。”

章啓月章啓月

有記者告訴章啓月:“現在大家最熟悉的發言人,除了您,還有美國白宮發言人。”章啓月笑著說:“中國的發言人現在比較受到國際上的關註,從這點來講,更多的是反映了中國今天國際地位的提高。我們外交部的發言人機製開始于1983年,到我這裏已經是第十八位了。但是對于老百姓來說,或者對于國際上來說,最近幾位發言人才為大家所熟悉。這說明以前中國的綜合國力比較弱,對于國際活動的參與也很少,所以中國說什麽話,並不引起外界的註意。而今天,中國在世界上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影響力也越來越強,所以中國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被仔細地聽取,都會受到重視!”

人們在發布會上看到的章啓月都是沉著自信、對答如流,但章啓月卻說:“現場總會有想不到的問題,總會有想不到的角度,總會有沒有準備的情況出現。在那麽多的攝像機面前,發言人代表著國家的形象。即使出現上述情況,也需要根據我們整體原則和立場快速地作出反應,還要做到讓別人看不出我們沒有準備。”所以,多年的發言人生涯裏,章啓月沒有出現過在發布會現場愣了半天說不出話來的情況。

以前,章啓月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做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工作有什麽特別的意義,直到有一次收到一名女中學生的來信。這名中學生在信裏說,自己的夢想是長大後當一名新聞發言人,可同學們譏笑她:哪有女人做發言人的?然而就在此後不久,章啓月上任了。這個女中學生說,正是章啓月堅定了她的理想。“這件事給我的觸動太大了,我知道,作為一個女人,我的存在不隻是一個發言人那麽簡單。從促進女性發展的角度來說,女發言人的一言一行對女性也具有一定的示範作用。所以我必須把它做得更好,讓一些職業女性增強自信心。”

最後例行記者會

外交部發言人章啓月于2004年12月9日主持完例行記者會後說:這一次的記者招待會是我作為外交部發言人所主持的最後一次記者招待會,在這裏,我也要感謝各位記者多年來對中國外交事業和本人工作的支持。

每次外交部例行記者會行將結束的時候,外交部發言人都會問一句,“還有沒有問題。”如果沒有,發言人就會說,“好,今天的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12月9日,當章啓月回答完最後一個記者提問之後,看看已經沒有記者舉手,她說:“如果沒有問題,我再最後說一句話。”    

章啓月章啓月

台下的記者有的已經開始收拾器械,準備離去,聽到這句話,又把註意力回到了這個中國外交部女發言人身上。  

章啓月接著說:“這一次的記者招待會是我作為外交部發言人所主持的最後一次記者招待會,在這裏,我也要感謝各位記者多年來對中國外交事業和本人工作的支持。”    

章啓月話音甫落,台下即刻響起了一片掌聲。    

台下合眾社(UPI)記者用英語追問了一句:“那你將去哪裏?”每次例行記者會上,這位記者一向以追問多而備受矚目,多的時候一次記者會就會問六個以上的問題。今天章啓月也把例行記者會的第一個提問機會給了他。    

聽到他的再次追問,章啓月笑著,第一次用英語回答了他的問題,“這已經不屬于發布會的一部分了,我會以後再告訴你。”    

台下的記者們又響起一陣善意的笑聲,或許這讓大家再次聯想到過去這位女發言人與記者之間你來我往的“交鋒”場面。    

一改往日記者會結束後大家匆匆散去趕去發稿的場面,這次許多記者選擇了向主席台靠攏。坐在前排的那位合眾社記者首先上前和章啓月握手說話,估計這一次,章啓月會很高興回答他的提問。    

接著,美聯社等媒體的記者也紛紛上台和這位今年四十五歲的女發言人握手告別。還有很多記者則願意選擇在這個時刻和這位中國外交部第三位女發言人合影留念。    

在台下當記者問她去向時,章啓月透露,將赴比利時當大使。

家庭生活

章啓月的丈夫劉結一也是外交官,兩人都畢業于北京外國語大學。劉結一曾任中央對外聯絡部副部長,2013年8月至今任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特命全權大使。兩人育有一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