窅娘

窅娘

窅娘(yǎo niáng)是南唐後主李煜嬪妃。她善舞,用裹足取悅後主,後主對其甚是欣賞,南唐唐鎬曾寫一對聯寫窅娘舞"蓮中花更好,雲裏月長新"隻是很快南唐滅亡了。 窅(yǎo) 娘出身貧寒。她本為採蓮女,十六歲被選入宮。據說是混血兒,所以眼睛和中原人不太一樣,故名"窅(yǎo) 娘"。

  • 中文名稱
    窅娘
  • 南唐後主李煜嬪妃
  • 擅長
    跳舞
  • 進宮年齡
    16歲

歷史人物窅娘

歷程

用白帛裹足,身輕如燕,創金蓮舞。進南唐宮,李煜便單獨召見,看她跳採蓮舞,見其雙目深凹而顧盼有情,便為取名"窅[yǎo] 娘"。窅娘善跳金蓮舞,據說她跳舞時好像蓮花凌波,俯仰搖曳之態優美動人,最有意思的是她用白帛裹足,把兩隻腳都纏的很小,跳舞時就在一朵蓮花形狀的舞台上,因此很受李煜的寵愛。所以後來宋朝以及後面幾朝的婦人均以裹足為美。

李後主與窅娘

在李煜一生的女人中,首先就要講到窅[yǎo] 娘。一個充滿情感的詞人,對于周圍的事事物物,都有一種異于常人的執著與愛戀,對于異性更有著一種獨到的欣賞能力。一般男人欣賞女人,依次有四個重要部位,即:眼睛、頭發,身段和足部。眼睛的美態自然也包括了面部五官的搭配,頭發的美態想必連帶著發型及飾物,身段的美態範圍更為廣泛,包括豐乳、皓腕、纖腰、曲臀、膚色,特別是足部的欣賞,除了有形的美腿和纖腳之外,還必須充分發揮聯想,它所象徵的一些隱而不顯的特殊意義,隻有充滿靈性與感性的人,才可能想像得到。

窅娘窅娘

窅娘就是以一雙小腳,細嫩挑巧,擅長《霓裳羽衣曲》而得到李後主的寵幸的。對窅娘善舞,後人有宮城一首詠嘆:

紅羅疊間白羅層,檐角河光一曲澄;

碧落今宵難得巧,凌波妙舞月新升。

窅娘像窅娘像

詩歌

窅[yǎo] 娘當時為了使足部更美,常常用錦帛纏裹雙腳,屈作新月形狀。女子纏足蔚然成風是從五代開始的,窅[yǎo] 娘不是女子纏足的第一人,但不可否認的是,由于南唐的宮廷生活為當時一般人所艷羨,而窅娘又是一個絕色的美人兒,對婦女的纏足是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于是大宋之後,名媛閨秀爭相仿效,逐漸遍及全國各地,愈纏愈小,都以「三寸金蓮」為婦女的美態標準.以至于一直流傳到民國初年才徹底廢除。對于中華民族的健康與習性影響至深且巨。有詩說:

一彎新月上蓮花,妙舞輕盈散綺霞;

亡國君王新設計,足纏天下女兒家。

評價

婦女纏足到後來日益變本加厲,不斷地在「小巧」上下功夫,小到根本無法站立,反而成為美的極致。《笠翁筆記》中曾提到明代有一位姓周的宰相,以千金購一麗人,名為「抱小姐」,她的腳小到寸步難移,每次行走都必須別人抱著走。李笠翁于是大發議論:「選足一事,如但求窄小,則可一目了然,倘若由粗以及精,盡美而思善,使腳小而不受小腳之累,兼收腳小之用,則又比手更難,皆不可求而可遇也。因腳小而難行,動必扶牆靠壁,此累之在己者也。因腳小而致穢,此累之在人者也,其用維何?瘦欲無形,越看越生憐惜,此用之在日者也;柔若無骨,愈親愈耐撫摸,此用之在夜者也。」

百美圖 窅娘百美圖 窅娘

李笠翁的觀點仍不脫欣賞的範圍,事實上纏足之風,自宋代風行以後,頓使我國婦女變成嬌弱伶仃的模樣,一個動輒扶牆靠壁的母親,如何能夠教養出英武剽悍,鬥志昂揚的兒女。

影響

纏足自窅[yǎo]娘算起,整整流行了千年,如今雖然已經徹底根除,然而今日的芭蕾舞,仍是仿效窅[yǎo] 娘當日的婀娜凌去姿態,而婦女高跟鞋無論從哪個方面講都與纏足相同,真是但求婷婷玉立,挺胸凸臀,款擺柳腰,婀娜多姿,管它傷筋動骨,摧殘肢體。有年元宵,在皇宮正殿中李後主用黃金鑿成一座蓮花,繞以珍寶瓔珞,光輝奪目。那蓮花的中心,又生出一朵品色瑞蓮來,細樂聲中窅娘在上面翩然起舞,李後主與小周後並肩欣賞。事實上在李後主的心中窅[yǎo] 娘也不過比較特殊的歌伎而已,真正令李後主傾心相愛的還是大小周後。

劉真版窅娘影視形象劉真版窅娘影視形象

古風歌曲窅娘

曲:御蕭寒

唱:清弄

和聲編寫:清弄

詞:沐玄

文案:沐玄

說起舞蹈,繞不過兩個奇女子。一個是趙飛燕,一個是窅娘。

她出身貧寒,十六歲入宮,因身懷混血,故名"窅娘"。

她白帛裹足,身輕如燕,創金蓮舞。舞時如蓮花凌波,蹁躚搖曳,俯仰之間,美態動人。

歌詞

帝裏天家 風月無話 一舞盈盈散綺霞

凄雨胡笳 簌簌沙沙 若有若無的喧嘩

浪淘沙秦淮的浪花

虞美人如泛黃的畫

蝶戀花枯藤枝椏聲色犬馬

樓台上 檐牙下 風輕搖那株蒹葭

絲竹啞 眸中的火啊 燒燦雲霞

夢醒處 淚染頰 浸滅金陵的煙花

心無涯 風揚起長發 驚鴻舞罷

黃泉碧落 昆玉消磨 不過是美麗的錯

石光寄火 金蓮舞徹 這一場離別的禍

朝中措 京華煙雲落

鳳棲梧孤凰何處臥

蘇幕遮纖足素裹 妖嬈婆娑

千盅酒 難醉我 憶宮廷舊日蹉跎

步月歌 臨三江碧水 踏浪凌波

也哭過 亦笑過 再從頭為你舞過

金蓮落 隨煙波流遍紅塵紫陌

千盅酒 難醉我 銀河畔織女投梭

步月歌 臨三江碧水 踏浪凌波

也哭過 亦笑過 一生隻為你舞過

金蓮落 隨蕩蕩煙波 流遍那紅塵紫陌

內容引自姚展雄先生《窅娘:為了愛 舞一生》一文

為了愛舞一生

她一生隻愛上一個人,隻為他一人而歌,亦隻為他一人而舞。這個人是南唐國主,名從嘉,後更名李煜。

金陵城破,南唐國亡,窅娘依然隨李煜到了汴京。史料記載:"窅娘白衣紗帽隨行,後主宛轉勸留,不聽。"

她明白,李煜自始至終隻愛兩人:大小周後。對于她,隻是欣賞。然而她還是無怨無悔地跟著他,寸步不離。

金蓮台,高六米,純金鑄蓮花瓣,再以青銅柱支撐,造型恰倒好處。趙光義為賞金蓮舞,特意將金蓮台自南唐澄心堂運至宋都。窅娘再無法推辭,不跳是死,跳了,亦難免趙光義的玷污。她微笑著做出了決定。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渡。七夕已至,皇宮內外燈火輝煌。窅娘一襲輕紗,立于高高的金蓮台上。良久,她動了,她的舞姿如踏浪,如凌波,如夢似幻,如詩如畫,喝彩聲此起彼伏,綿延不絕。一舞之中,她始終背朝御座,面向東南,襝衽再拜。

趙光義下令:窅娘轉過身來!窅娘卻置之不理,好像根本沒聽見一樣。東面是李後主居住的地方,她默默念叨:今天是國主四十一歲大壽,窅娘為您跳金蓮舞祝壽!

而後,她縱身一躍,跳入了那片清麗的荷池。

趙光義哇哇大叫。

結局

一舞傾城,再舞傾國。那一刻,她宛若一朵曇花,在剎那間將絕代芳華綻放到了極致,成就了自己一生的絢爛。

一個女人,一生隻為自己心愛的男人跳舞,哪怕獻出寶貴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填詞窅娘

【窅娘】

曲:馬克西姆《Still Waters》

詞:格格菲

【念白】

你知道嗎?我的王,你望向我的那一眼,讓我賭上了這一生。

我知道,你愛的不是我,但我仍抱著一絲奢望,奢望你望向我的眼神不再隻是欣賞,而是,迷戀。

我用我的一生下了賭註,賭你終有一天,會愛上我。

可惜,賭註剛下沒多久,我便永遠失去了機會。

穿過朦朧月光

投下深情一望

誰迷失了方向

為君換上盛妝

燃盡一瓣心香

隻盼一生相望

永相忘

【念白】

金陵城破,南唐國亡。

我執意跟著你去了汴京。我知道,此去便無法再回。但我不想與你分離,盡管你的心從不在我這裏。

你望向燈火處,那裏有你的周後,你哀傷而絕望。

我的王,你還有我。

在舌尖繞了又繞最後還是深深壓入了心底。我不敢說出來,我隻能默默看你為她痛苦。

為你起舞,陪你醉酒,聽你低訴。

直至七月初七,你的生辰……

(如果覺得太長可適度刪減)

殆時光

金陵城破國亡

江水煙色滄桑

三月繁花成殤

誰憑欄訴惆悵

凄凄不自思量

誰在隔簾遙望

舞步哀傷

青銅立

金蓮台高六尺

誰著白紗素尺

錦帛纏足纖細

一彎新月蓮花

一舞輕盈綺霞

歌罷三千繁華

絕世風華

東南向

金蓮舞為吾王

斂衽拜祝壽辰

願君齊天長生

君切記君莫忘

妾隻為君舞唱

終躍蓮池殞亡

輕念重光

願 來生還能相遇

妾再為君舞

獨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