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厥

突厥

突厥是中亞和西亞等民族的主要成份之一。他們是突厥人或者突厥人的後裔,在現代,突厥稱呼不特指一個民族,而是繼承突厥血統並操突厥語民族的總稱。這些人的分布甚廣,全盛時,其疆域東至大興安嶺,西抵西海(鹹海),北越貝加爾湖,南接阿姆河南,建立了官製,有立法,有文字。583年,隋將長孫晟用離間之計,使突厥汗國分裂為東西兩部,後在屢次與隋朝的戰爭中戰敗而走向衰落。
  • 中文名稱
    突厥人、突厥語族
  • 外文名稱
    Turkic peoples
  • 主要分布
    土耳其、哈薩克、亞塞拜然等
  • 含義(今)
    突厥語民族
  • 含義(古)
    突厥部落或者突厥汗國
  • 突厥語族
    哈薩克、土庫曼、中國
  • 人口
    約2億

​基本介紹

突厥是中亞民族的主要成份之一。現在全球約有1.3億操突厥語族語言的人,他們大多自稱是突厥人或者突厥人的後裔。這些人的分布在土耳其、亞塞拜然、塞普勒斯、哈薩克、烏茲別克、土庫曼、吉爾吉斯斯坦以及中國的新疆,遍布十多個國家和地區。

突厥突厥

突厥的源流並未有定論,大致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應該帶有匈奴的血統。在南北朝由葉尼塞河遷居至阿爾泰山。由阿爾泰山遷居至蒙古。由蒙古前往中亞。現代土耳其人,認為自己是突厥的直系後裔,[來源請求] 他們認為突厥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元48年立國的北匈奴。西元6世紀突厥部落遊牧于金山(今阿爾泰山),初歸附于柔然。西魏時首領土門擊敗鐵勒,破柔然,建立政權,東至大興安嶺,西抵西海(鹹海),北越貝加爾湖,南接阿姆河南,建立了官製,有立法,有文字。隋初分裂為東西兩部,唐太宗貞觀四年(630年)攻滅東突厥,唐高宗顯慶四年(658年)唐又滅西突厥,餘部西遷中亞(參見唐與突厥的戰爭)。是在武後武則天)時期,再度建立後東突厥帝國。約在7世紀末8世紀初,最後亡于回紇。

突厥人主要講突厥語。突厥語屬阿爾泰語系,跟蒙古語是兄弟語言。

區域範圍

燕趙地域處于北方,遼闊廣大,燕山南北,長城內外,自遠古以來就是北方民族與中原民族交錯雜居的地帶,各族人民之間的往來,通過各種渠道,在這裏匯聚,因此,北方各遊牧民族與中原華夏漢族之間兩種相互區別而又相互依賴的歷史文化,在這裏融合。從歷史的發展順序看,先秦時期的戎狄,秦漢時期的匈奴、東胡、烏桓、鮮卑,魏晉北朝時期的柔然、敕勒,隋唐時期的突厥、回紇、奚,五代十國、宋遼金時期的契丹、沙陀、女真,元明清時期的蒙、滿等族都在北方這塊土地上有過形成、發展、壯大和相互融合的歷史。“五胡”、遼金在這裏有過割據稱王的歷史,元清兩朝則在燕趙的腹地北京建立國都,形成全國的政治、文化中心,統治著全中國。因此,燕趙地域民族文化的融合渾成,不能不帶有在這種自然地理和歷史背景條件下所形成的雙重蘊含,即:平原文化與草原文化;農耕文化與畜牧文化;華夏文化與胡族文化;中原文化與北方文化。這是地域民族融合,互吸優長,共同發展的結果,從而使燕趙文化的地域性、民族性和處于全國中心地位的京都文化的皇家氣派相互結合,相互影響,不僅顯示出燕趙區域民族融合的特征,而且表明了其在中華文明歷史發展中的重要地位,以及所作出的獨特貢獻。

突厥突厥

古代突厥

古代突厥是中亞北亞遊牧民族。突厥的源流並未有定論,大致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應該帶有塞種及匈奴的血統。《北史》記載“突厥者,其先居西海之右,獨為部落,蓋匈奴之別種也。又曰突厥之先,出于索國,在匈奴之北。”在南北朝由葉尼塞河南遷高昌的北山(今新疆博格達山),又遷至阿爾泰山,後又前往中亞。現代土耳其人,認為自己是突厥的直系後裔。按照《北史》的說法突厥是來自鹹海一帶的戴尖帽的塞種人。

突厥最先是生活在鹹海西邊的塞種,後東走至葉尼塞河南方,阿爾泰山,七河流域,伊犁河流域,巴爾喀什湖一帶,受當地的鐵勒諸部落同化,6世紀初年突厥部落遊牧于金山(今阿爾泰山),5世紀中歸附于柔然,為其煉鐵奴。徙于金山南麓(今阿爾泰山), 因金山形似戰盔“兜鍪”,俗稱突厥,因以名其部落。6世紀時突厥首領阿史那土門遣使向西魏獻方物。546年合並鐵勒部5萬餘落(戶), 勢力逐漸強盛。552年又大敗柔然,以漠北為中心在鄂爾渾河流域建立突厥奴隸製政權。最盛時疆域東至遼海(遼河上遊), 西瀕西海(今鹹海), 北至北海(今貝加爾湖), 南臨阿姆河南。“可汗”為最高首領,突厥標志和意義其子弟稱“特勤”,將領稱“設”。分轄地為“突利”(東部)、“達頭”(西部)。 可汗廷帳在東、西兩部之間鄂爾渾河上遊一帶。汗國官製有28級。稅法規定對普通牧民、黑民(戰爭中歸附者)“征發兵馬、科稅雜畜”。歷法以動物紀年。5世紀始創製突厥文,亦名鄂爾渾-葉尼塞文,是古代北方民族[2]最古老的文字。1889年在鄂爾渾河發現《闕特勤碑》和《毗伽可汗碑》後,始為世人所知。據《新唐書》、《舊唐書》的《突厥傳》,前一碑文的漢文為唐玄宗撰。突厥在隋唐時期與中原漢族政治經濟聯系密切。582年分裂為東突厥和西突厥,其中東突厥可汗汗室為原統一突厥可汗正支嫡系之後,故東突厥仍經常被直呼為“突厥”。638、659年,東西突厥先後統一于唐。680年,南遷的東突厥之後北返復國,建立後突厥汗國,745年亡于回紇。突厥各部乃大多附于回紇,一部西遷中亞,另部南下附唐。

現代突厥

現代意義上的突厥,沒有一個唯一的概念,現代突厥不是一個民族,而是指很多民族的總稱,他們都是古代突厥七國突厥人的後裔,突厥血統的繼承者,最主要的突厥後裔民族是土耳其人,土庫曼人、撒拉爾人,哈薩克人,柯爾克孜人,韃靼人(新疆及周邊地區的塔塔爾族),亞塞拜然人,烏茲別克人,維吾爾人,吉爾吉斯人等。

土耳其,哈薩克,亞塞拜然,烏茲別克,吉爾吉斯斯坦,北塞普勒斯,土庫曼。此外在俄羅斯遠東,伊朗,東歐各地和中國新疆,青海也有突厥成分(撒拉爾,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塔爾,烏茲別克,維吾爾等族)。2009年,突厥議會建立。

世界上突厥語系國家的合作非常緊密,彼此視為兄弟民族,各民族之間語言近似,有些甚至可以直接互相交流。國際舞台上,這些國家的國際地位越來越高,以土耳其和哈薩克為首。

發展歷史

源流

突厥大致可以確定他們應該帶有匈奴的血統。在南北朝至唐朝時住在現今中國西北地方。土耳其人,認為是突厥後裔,他們認為突厥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元48年立國的北匈奴。西元6世紀突厥部落遊牧于金山(今阿爾泰山),初歸附于柔然。西魏時首領土門擊敗鐵勒,破柔然,建立政權,東至大興安嶺,西抵西海(鹹海),北越貝加爾湖,南接阿姆河南,建立了官製,有立法,有文字。隋初分裂為東西兩部,唐太宗貞觀四年(630年)攻滅東突厥,唐高宗顯慶四年(658年)唐又滅西突厥,餘部西遷中亞。但是在武後(武則天)時期,再度建立後東突厥帝國。約在7世紀末8世紀初,最後亡于回紇。

興起

柔然多次被北魏太武帝領兵擊敗,尤其是在公元429年,很多敕勒高車等各部落紛紛脫離柔然統治,投向南北朝時期的北魏一方,人數達30萬餘眾。而隨著柔然軍事上的慘痛失利,其他尚未投靠北魏的草原部落都開始不斷進行逃亡和反抗。(參考百科:北魏破柔然之戰)從五世紀後葉起,柔然被奴役的部落不斷進行逃亡和反抗,敕勒各部最為激烈。突厥人也逐步擺脫了被奴役的地位。

公元546年(南北朝後期,北方的北魏分裂為東魏和西魏),突厥首領阿史那土門率領部眾,打敗和合並了高車各部五萬餘落,開始發展壯大起來。552年突厥打敗柔然,建立起幅員廣闊的突厥汗國,勢力迅速擴展至整個蒙古高原。這時華北北齊與北周政權並立,雙方均懾于新興突厥汗國強大的軍事實力,也互相為了消滅對方,均採取向突厥納貢、和親的政策,以換取突厥帝國的支持,至少是中立。而突厥則借機以和平或戰爭手段,獲得大量經濟利益。

581年楊堅代周,建立隋朝。突厥趁隋朝立足未穩,從甘肅一帶向隋朝發起大舉進攻,隋文帝不得不發兵抵御,並修築長城。

隋滅陳完成南北統一後,與突厥的力量對比發生根本改變。隋利用軍事與政治手段開始反擊突厥勢力。同隋朝時的東突厥和西突厥時,突厥汗國已經分裂為東西兩部分,各自內部鬥爭激化,隋的反擊取得了相當成果。599年(隋開皇十九年十月),隋文帝封突厥突利可汗為啓民可汗,顯著標志了隋強突弱的情勢。

但隋朝二世而亡,這一局面沒有維持多久。隋末群雄並起,其中多數都曾經依附過突厥。一時情勢誠如《通典》卷197所謂“及隋末離亂,中國人歸之者甚眾,又更強盛,勢凌中夏,迎蕭皇後,置于定襄。薛舉、竇建德王世充、劉武周、梁師都、李軌、高開道之徒,雖僭稱尊號,俱北面稱臣,受其可汗之號。……控弦百萬,戎狄之盛,近代未有也。”

李淵在晉陽初起時,也曾經迫于情勢,結好突厥。李樹桐在《唐書考辨》中綜合分析了古代史料,證明李淵、李世民、唐朝都沒有稱臣于突厥,證明了是許敬宗偽造了李淵稱臣突厥的說法,又被部分書收錄了。李淵稱臣突厥的說法是來源于許敬宗的偽造。

李淵與突厥用“敵國禮”,沒有稱臣。《資治通鑒》:“先是,上與突厥書用敵國禮”。《大唐創業起居註》記載見李淵時,突厥柱國康鞘利等人“愈加敬畏,不失蕃臣之禮”。突厥多次毀盟南下,後來唐軍打敗突厥。

這時的突厥仍像北朝時代一樣,嘗試對中原各勢力恩威並施,抑強扶弱,不時直接出手,借以保持、提高自己的優勢地位。

公元618年,唐朝建立,不久重新統一全國。突厥統治者明白中原隻要有一方坐大,就不可能像以往那樣,從群雄割據中獲利了,因此將主要對手確定為唐,嘗試扶植其他勢力與唐相抗。失敗之後,便趁此時唐朝國力還不十分強大,連年進擾內地,掠奪人口和財富。東突厥頡利可汗曾親率大軍15萬入攻並州,擄男女5000餘口;又曾率騎兵10餘萬大掠朔州、進襲太原;更于公元626年唐太宗李世民剛剛即位之時率兵20萬直逼唐都長安城外渭水便橋之北,距長安城僅40裏,京師震動。唐太宗被迫設疑兵之計,親率臣下及將士隔渭水與頡利對話。頡利既見唐軍軍容威嚴,又見太宗許以金帛財物、與之結盟,乃領兵而退。(“渭水之盟”)

貞觀三年(629年)秋,唐太宗命李靖率李世績、柴紹、薛萬徹,統兵10萬,分道出擊突厥。李靖出奇製勝,在定襄大敗突厥,頡利逃竄,李在白道截擊,降其部眾五萬餘人。兩將又督兵疾進,大破敵軍,頡利西逃吐谷渾,途中被俘。時值當年三月,東突厥滅亡。懾于大唐天威,“西北諸蕃,鹹請上(太宗)尊號為天可汗”。唐軍打敗東突厥,生擒頡利可汗。《資治通鑒》:“……靖斬首萬餘級,俘男女十餘萬……頡利帥萬餘人欲度磧,李世勣軍于磧口,頡利至,不得度,其大酋長皆帥眾降,世勣虜五萬餘口而還……”突厥臣服于唐朝,突厥碑文記載突厥“貴族子弟,陷為唐奴,其清白女子,降作奴婢……遂服從唐皇,臣事之者五十年……皆為唐皇出力也。”

復興

自公元630年(貞觀四年)突厥頡利可汗被俘,東突厥亡國以後,在差不多半個世紀的時期內,唐朝統治下唐朝時經常南下的突厥騎兵的東突厥各部基本上穩定。但由于朝廷常征調他們東征西討,漸漸引起突厥民眾不滿,特別是一些民族上層人物滋生了復國思想。

679年(調露元年)冬十月,單于大都護府下屬突厥酋長阿史德溫傅、奉職率所轄二部反唐,立阿史那泥熟匐為可汗。二十四州突厥酋長回響他們,部眾共達數十萬人。

第二年(永隆元年)春三月,唐定襄道行軍大總管裴行儉大破突厥軍于黑山(今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西北),擒酋長奉職。泥熟匐可汗為其部下所殺。突厥叛軍餘眾退守狼山(今內蒙古自治區杭錦後旗西北)。

溫傅部又從夏州(治所在今陝西省靖邊縣東北白城子)迎頡利可汗族侄伏念,北渡黃河,立為可汗。

681年(開耀元年),伏念與溫傅連兵進攻原州(治所在今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縣)、慶州(治所在今甘肅省慶陽縣)。這年秋季,伏念在唐軍兵臨帳前的情勢逼迫下,逮捕溫傅,向裴行儉投降。裴行儉答應保伏念不死,但回京後裴炎妒忌裴行儉功大,唆使唐高宗殺死伏念。裴行儉慨嘆朝廷殺死降者,以後不會再有人投降,從此稱病,閉門不出。唐高宗對降者不予寬容,反加殺害,為突厥上層人物的再次叛唐,埋下禍根。

682年(永淳元年),頡利可汗族人阿史那骨咄陸又叛。他的祖父本是唐朝單于都護府雲中都督舍利元英屬部的酋長,世襲吐屯之職。伏念死後,他率17人出走,逐漸聚眾至700人,並佔領黑沙城(今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北)。他通過招集伏念亡散殘部的辦法,使部眾增至5000人,並抄掠九姓鐵勒大批羊馬,從而勢力逐漸強盛,自立為頡跌利施可汗。他任命其弟默啜為殺(即設,官名),咄悉匐為葉護。從此開始了後突厥時期。

其時,單于都護府檢校降戶部落(官名)阿史德元珍因犯法被長史王本立囚禁。當骨咄祿入侵時,元珍請求由他去勸諭突厥諸部撤退,以贖自己的罪過。當他到達敵營後即向對方投降。骨咄祿任命他為阿波達幹,統率全部兵馬。于是骨咄祿、元珍寇並州(治所在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及單于都護府(治所在今內蒙古自治區和林格爾縣西北)北境,殺嵐州(治所在今山西省嵐縣北嵐城)刺史王德茂。後被唐將薛仁貴擊潰。

683年(弘道元年)春二月,後突厥先後寇定州(治所在今河北省定縣)、媯州(治所在今河北省涿鹿西南);三月,圍單于都護府,殺司馬張行師;夏五月寇蔚州(治所在今山西省靈丘縣),殺刺史李思儉;684年(光宅元年)秋七月寇朔州(治所在今山西省朔縣)。

由于後突厥頻繁入侵,這年九月唐朝任命左武衛大將軍程務挺為單于道安撫大使,以防御突厥侵擾。但同年冬十二月,程務挺因代被囚待斬的內史裴炎申辯,違反武則天的旨意,竟蒙冤被殺。後突厥統治者得此訊息後,因大敵已亡,特設宴歡慶,但又為程務挺立祠,每次出兵前都前往祭禱。

685年(垂拱元年)春夏間,後突厥寇代州(治所在今山西省代縣);第二年春二月寇昌平(治所在今北京市昌平縣西南),被唐左鷹揚大將軍黑齒常之擊退;同年八月又攻朔州,黑齒常之等在黃花堆(今山西省山陰縣黃花梁)大破其軍;冬十月,右監門衛中郎將爨寶璧貪功冒進,孤軍深入磧北追擊後突厥,全軍覆沒。武則天大怒,稱骨咄祿為“不卒祿”。

骨咄祿自立為可汗後,東征西討,頻繁出擊。據突厥文《闕特勤碑》記載,他先後進攻過唐朝北部、九姓鐵勒、三十姓韃靼、契丹、奚等,共出征47次,其中親自參加戰鬥20次,奠定了後突厥汗國的基業。693年(長壽二年)冬十一月,骨咄祿病卒。其子年幼。其弟默啜自立為可汗。

後突厥

默啜成為後突厥可汗之初,曾于693年(長壽二年)臘月進攻靈州,殺掠當地官吏和人民。在這以後,他為了鞏固其篡奪的汗位,改變策略,討好中原王朝以取得支持。

695年(天冊萬歲元年)冬十月,默啜遣使請降。這時早已稱為周朝皇帝的武則天非常高興,冊授他為左衛大將軍、歸國公。

第二年夏五月,營州(治所在今遼寧省朝陽市)契丹松漠都督李盡忠等反叛。是年九月,默啜請求當武則天突厥人的兒子,並為他的女兒向皇室求婚,又要求歸還河西的突厥降戶,聲稱他願意率領部眾“為國討契丹”。武則天晉封他為遷善可汗。冬十月,契丹李盡忠死,孫萬榮繼領其眾。默啜乘機突襲松漠都督府(治所在今內蒙古自治區巴林右旗南),俘虜了李、孫二人的家屬,契丹部眾潰敗。武則天進一步冊立默啜為頡跌利施大單于、立功報國可汗。

697年(萬歲通天二年)春三月,默啜向唐朝求豐、勝、靈、夏、朔、代六州突厥降戶及單于都護府之地,以及谷種、繒帛、農器、鐵等物。武則天聽了廷臣不同意見的爭論以後,最後還是將六州降戶數千帳(戶)送交默啜,並給他谷種4萬斛、雜彩5萬段、農具3千件、鐵4萬斤。後突厥得到這一大批人力和物資以後,國力大為增強。

是年夏,契丹孫萬榮將老弱婦女以及器仗資財留在新築的城中,自己領精兵進攻幽州。默啜得知此訊息後,發兵奪取契丹新城,俘虜了全部人口,掠奪了所有物資。當時孫萬榮正與唐軍對峙,契丹兵將聞家屬被突厥搶走,軍心大亂。唐將楊玄基與奚族的軍隊趁機前後夾擊,孫萬榮兵敗被家奴殺死。其殘餘部眾和奚、霫兩族降于後突厥。

698年(聖歷元年)夏六月,武則天命內侄孫淮陽王武延秀前往後突厥,準備娶默啜女為妃。八月,武延秀到達後突厥南廷(都城)黑沙城。默啜卻說:“我欲以女嫁李氏,安用武氏兒邪!此豈天子之子乎!”他不但不允婚,反而將武延秀拘留,並揚言要用武力幫助李氏恢復唐朝。接著,他發兵襲擊靜難軍(治所在今陝西省彬縣)、平狄軍(治所在今山西省朔縣東北馬邑)、清夷軍(治所在今河北省懷來縣),又進攻媯州(治所在今河北省涿鹿縣西南)、檀州(治所在今北京市密雲縣),陷定州(治所在今河北省定縣)、趙州(治所在今河北省趙縣)。武則天起先任命其內侄武重規等領兵45萬反擊默啜,但毫無成效。這時武則天看到人民仍心向李唐皇室,不得已立其子廬陵王李顯為皇太子。又任命李顯為河北道元帥,討伐突厥。在這以前唐朝招募兵士一個多月沒有招滿1千人,當人們得知太子李顯擔任元帥後,不久就招滿了5萬人。但實際上領兵出征的是副元帥狄仁傑。默啜得知唐朝大軍將出發,即將從趙州、定州掠奪的男女八九萬人全部殺死,從五回道(在今河北省易縣西)撤退,一路上掠奪、殘殺百姓,搶劫財富、牲畜,不計其數。武則天手下的一些大將,雖擁有重兵卻不敢逼近默啜。隻有狄仁傑領兵10萬追擊,但未能追上。

默啜回到漠北後擁兵40萬,佔地萬裏,西北諸民族都歸附于他。因此,他很輕視中原王朝。

699年(聖歷二年),默啜任命其弟咄悉匐為左廂察,骨咄祿之子默矩為右廂察,各領兵2萬多人;又任命自己的兒子匐俱為小可汗,地位在左、右兩察之上,統轄處木昆等十姓部落,領兵4萬多人,稱拓西可汗。

默啜恃強一再侵擾中原北邊。

700年(久視元年)冬十二月,掠奪隴右諸監馬1萬多匹。702年(長安二年)春,奪走鹽州(治所在今陝西省定邊縣)、夏州(治所在今陝西省靖邊縣東北白城子)羊馬10萬,三月破石嶺關(今山西省陽曲縣東北關城),圍並州(治所在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秋七月侵代州(治所在今山西省代縣),九月攻忻州(治所在今山西省忻縣),一路殺掠。

在這以後,默啜採取時和時戰的策略,唐與突厥雙方關系時好時壞。

703年(長安三年)夏六月,默啜派其臣莫賀達幹向武則天提出,嫁其女給皇太子之子為妻。接著又派大臣移力貪汗入朝,獻馬千匹及方物,以謝許婚之意。武則天在宿羽亭設盛宴款待來使,並賜予重賞。704年(長安四年)秋八月,由于雙方已建立“和親”關系,默啜放還被扣留了6年的淮陽王武延秀。

唐中宗李顯即位第二年,即706年(神龍二年)冬十二月,默啜又進攻靈州鳴沙縣(治所在今寧夏回族自治區青銅峽西南豐安縣故城)。唐靈武軍大總管沙吒忠義戰敗,死6000多人。後突厥繼進原州(治所在今寧夏固原縣)、會州(治所在今甘肅省靖遠縣)等地,奪走隴右牧馬萬餘匹。唐中宗取消與後突厥聯姻的計畫,懸賞“能斬獲默啜者封國王,授諸衛大將軍”。默啜殺唐行人(使者)假鴻臚臧思言。

707年(景龍元年)冬十月,唐朝任命左屯衛大將軍張仁願(亶)為朔方道大總管,擊敗來犯的後突厥軍。

過去,朔方軍與突厥以黃河為界。張仁願趁默啜西征突騎施之機,乘虛而入,奪取漠南,在黃河北築三座受降城。中受降城在今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西,東受降城在今內蒙古托克托西南,西受降城在今內蒙古烏拉特中後旗西南。三城首尾相應,截斷了後突厥南侵之路。又在牛頭朝那山(今內蒙古固陽縣東)北設定烽候1800所。從此,後突厥不能越山南下放牧,朔方不再遭其寇掠。唐朝因此減少鎮兵數萬人。

711年(景雲二年)春正月,默啜遣使請和,唐睿宗李旦同意。三月,唐以宋王成器之女為金山公主,許嫁默啜。冬十月,唐御史中丞和逢堯出使後突厥,勸說默啜穿戴唐朝服飾。于是默啜“襆頭,衣紫衫,南向再拜,稱臣”;並派遣其子楊我支特勤及該國宰相等隨和逢堯朝覲唐睿宗。唐帝授予楊我支右驍衛員外大將軍官銜。712年(先天元年)夏六月,唐左羽林大將軍孫佺等在襲擊奚與契丹時,被奚族大首領李大酺俘虜。李將他們送交默啜。默啜殺之。唐玄宗李隆基即位後,廢除與默啜的婚約。

默啜既無法南侵,改向西域擴張。714年(開元二年)春二月,他派遣其子同俄特勤和妹夫火拔頡利發石阿失畢等進攻北庭都護府,被都護郭虔瓘打敗。同俄被擒殺。後突厥曾表示願意付出軍中全部衣資器仗贖取同俄,及知其已被殺,三軍痛哭而撤退。閏二月,火拔頡利發石阿失畢因失去同俄特勤,不敢回去,與其妻投唐,被封為燕山郡王,授左衛員外大將軍。

默啜勢力日衰,欲依靠唐朝的威望,以號令北方其它各民族。714年夏四月,他又向唐皇室遣使求婚,並自稱“幹和永清太駙馬”。

默啜年老以後,更加昏庸暴虐,屬部紛紛離散。

714年秋九月,葛邏祿等部首領至涼州(治所在今甘肅省武威縣)降唐。十月,原西突厥十姓部落胡祿屋等部至北庭都護府歸降。降唐的十姓部落前後共1萬多帳(戶)。715年(開元三年)春二月,默啜之婿“高麗莫離支高文簡,與跌都督思太,吐谷渾大酋慕容道奴,鬱射施大酋鶻屈頡斤、苾悉頡力,高麗大酋高拱毅”等率領1萬餘帳,脫離後突厥,至唐朝邊境歸附,被安置在黃河南面原先降唐突厥居住過的地區。高文簡被封為遼西郡王,其餘首領封郡公。同年秋,默啜進攻九姓鐵勒。九姓首領思結都督磨散等降唐。

716年(開元四年)夏六月,默啜北征九姓鐵勒拔曳固(拔野古)部,在獨樂水(今蒙古國土拉河)大破該部。默啜恃勝輕歸,毫無防備,途遇拔曳固潰散的戰士頡質略突然從柳林中躍出,將他殺死。當時唐朝大武軍子將郝靈荃出使在突厥,頡質略便和他一起將默啜的首級送至唐都城。九姓鐵勒中的拔曳固、回紇、同羅、霫、僕固五部一起歸附唐朝,被安置在大武軍(治所在今山西省朔縣東北馬邑)北。

默啜的兒子小可汗繼位,但被前可汗骨咄祿之子闕特勤殺死。默啜的諸子和親信全部被殺。闕特勤擁立其兄左賢王默棘連為後突厥君主,是為毗伽可汗。毗伽任命闕特勤為左賢王,掌管全部兵馬。

毗伽可汗初立時,許多屬部已經離散,留下的也不穩定,情勢很困難。他任用其岳父暾欲谷為謀主。暾欲谷是後突厥舊臣,雖已七十多歲,但老謀深算,本民族人很信服他。他對毗伽可汗起了很好的輔佐作用。河曲的突厥降戶跌思泰、阿悉爛等聽到毗伽可汗即位的訊息,紛紛返回後突厥。毗伽既得思泰等來歸,力量壯大,準備南侵唐朝。暾欲谷認為:“唐主英武,民和年豐,未有間隙,不可動也。我眾新集,力尚疲羸,且當息養數年,始可觀變而舉。”毗伽又想築城,並立佛寺道觀。暾欲谷告訴他:突厥人口隻及唐朝人口的百分之一,所以能與唐為敵,正在于遊牧生活沒有固定的居住地點,又從事射獵,人人習武,力量強的時候進兵抄掠,弱則竄伏山林,唐朝的軍隊雖然多,也奈何我們不得。如果築城居住,一旦失利,必遭圍殲。釋、道兩教勸導人們仁慈柔弱,不是用武爭勝之道,不可推崇。暾欲谷準確地分析客觀情勢,根據本民族的特點製定自己的戰略戰術,深得毗伽可汗贊許。

720年(開元八年),唐朔方大總管王晙奏請從西面調動拔悉密部,東面調動奚、契丹兩族兵,于秋季同至稽落水掩襲毗伽可汗牙帳。毗伽聞訊大懼。暾欲谷認為不必害怕:拔悉密在西域北庭(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吉木薩爾縣北破城子),與突厥東面的奚、契丹相隔非常遙遠,雙方無法配合。由于唐朝將領之間的內部不和,王晙自己也不敢出兵。等拔悉密孤軍深入時,可以很容易地打敗他們。後來事情的發展不出暾欲谷所料,拔悉密軍被他追至北庭擊潰。冬十一月,暾欲谷回軍經赤亭(今新疆鄯善縣東北七克騰),掠奪涼州(治所在今甘肅省武威縣)的羊群和馬群,並擊敗唐河西節度使楊敬述的軍隊。毗伽可汗因此聲威大振。

第二年(721年)春二月,毗伽可汗遣使求和,“請父事天子”。又連年遣使向唐貢獻方物,求婚。725年(開元十三年)夏四月,毗伽派大臣阿史德頡利發向唐朝進貢。頡利發扈從唐玄宗東巡封禪泰山。冬十二月,頡利發辭歸,唐玄宗厚加賞賜,但終究沒有允許與後突厥聯姻。

在這以後,毗伽可汗每年都派大臣至唐朝覲。727年(開元十五年)秋,吐蕃寫信給毗伽,約他一起侵擾唐邊境,毗伽不但予以拒絕,並且將吐蕃的來信送交唐朝。唐玄宗很贊許毗伽的誠意,在紫宸殿設宴款待送信來的後突厥大臣梅錄啜。又允許在朔方軍西受降城設立互市,每年以縑帛數十萬匹與後突厥交換軍馬,以壯大騎兵隊伍,並改良馬種。從此中原的馬匹更加強壯。

731年(開元十九年)春三月,後突厥左賢王闕特勤死。唐朝派金吾將軍張去逸等送唐玄宗璽詔前往吊奠。並為他立祠廟,刻石為像。唐朝派去6名繪畫達人,在廟的四壁精心繪製闕特勤臨陣作戰的壁畫。這在突厥國中是從未有過的繪畫藝術作品。最有歷史價值的是,732年(開元二十年)立的《故闕特勤之碑》,其漢文碑銘由唐玄宗“御製御書”。碑上還刻有古突厥文字的銘文。這大理石碑分為大小2塊,至今仍矗立在蒙古鄂爾渾河流域和碩柴達木地方,是研究突厥史的重要材料。

734年(開元二十二年),後突厥大臣梅錄啜下毒謀殺毗伽可汗。毗伽在毒葯發作但尚未身死時,發兵殺死梅錄啜及其族黨。毗伽死後,唐玄宗派宗正卿李佺前往吊奠,並為立廟和碑,命史官起居舍人李融撰寫碑文。此大理石碑立于735年,也刻有漢文與古突厥文兩種銘文,和《故闕特勤之碑》樹立在同一地方。

毗伽可汗死後,國人立其子為伊然可汗。伊然可汗曾由唐朝冊封。但不久他就病死。其弟繼立為苾伽骨咄祿可汗,唐朝派遣右金吾衛將軍李質冊封他為登利可汗。登利年幼,其母婆匐參予政事,國人不服。登利的堂叔分掌兵馬,在東者稱左殺,在西者稱右殺。

741年(開元二十九年),登利忌左右兩殺權勢過大,與母親合謀,誘右殺至可汗牙帳,將他殺死,奪其軍 眾突厥面孔集(6張)隊。左殺判闕特勤害怕被殺,先發製人,攻殺登利可汗,立毗伽可汗之子為可汗。新可汗很快被骨咄葉護殺死,另立其弟為可汗。接著骨咄葉護又殺掉這可汗,自立為可汗。

後突厥內亂頻繁,唐玄宗命左羽林將軍孫老奴招撫回紇、葛邏祿、拔悉密等九姓鐵勒部落。

742年(天寶元年)秋八月,拔悉密、回紇、葛邏祿三部聯合攻殺骨咄葉護,推舉拔悉密酋長為頡跌伊施可汗,回紇和葛邏祿的首領分別擔任左、右葉護。後突厥另立判闕特勤之子為烏蘇米施可汗,並以其子葛臘哆為西殺。唐玄宗遣使勸說烏蘇米施可汗內附,他不聽勸告。朔方節度使王忠嗣列重兵于磧口,進行威脅。烏蘇米施害怕,口頭上表示願降,但實際上進行拖延,並不前來。王忠嗣動員拔悉密、回紇、葛邏祿進攻後突厥。烏蘇米施逃走。王忠嗣出兵,取突厥右廂。後突厥西葉護阿布思、西殺葛臘哆、默啜之孫勃德支、伊然可汗小妻餘塞匐、毗伽可汗女大洛公主、登利可汗女餘燭公主等率領部眾千餘帳,先後降唐。九月,唐玄宗登花萼樓歡宴來歸的後突厥諸首領,並分發給他們很多賞賜。

744年(天室三載)秋八月,拔悉密攻殺烏蘇米施可汗。後突厥殘部立其弟鶻隴匐白眉特勤繼位,是為白眉可汗。後突厥大亂。唐玄宗命朔方節度使王忠嗣乘其亂出擊,破後突厥左廂阿波達幹等11部。回紇和葛邏祿一起攻殺拔悉密頡跌伊施可汗。回紇首領骨力裴羅南下佔領突厥故地,745年(天寶四載)正月,骨力裴羅擊殺後突厥白眉可汗,送其首級至唐京。後突厥毗伽可汗妻骨咄祿婆匐可敦率眾歸唐。唐玄宗封她為賓國夫人,每年供給她“粉直”20萬。

至此,存在了半個多世紀的後突厥,在唐朝和九姓鐵勒回紇等部的聯合攻擊下,國亡。從此以後,突厥在中國北方退出歷史舞台,繼之而起的是回紇。

古突厥汗國君主

前突厥

君主姓名及另名在位時間
伊利可汗阿史那土門552年
乙息記可汗阿史那科羅552年-553年
木桿可汗阿史那俟斤553年-572年
佗缽可汗阿史那庫頭572年-581年
沙缽略可汗阿史那攝圖581年-587年

東突厥

君主姓名及另名在位時間
莫何可汗(又號葉護可汗)阿史那處羅侯587年-588年
都藍可汗阿史那雍虞閭588年-599年
啓民可汗阿史那染幹599年-609年
始畢可汗阿史那咄吉世609年-619年
處羅可汗阿史那俟利弗設619年-620年
頡利可汗阿史那莫賀咄設620年-630年

西突厥

君主姓名及另名在位時間
葉護可汗阿史那室點密552年-575年
達頭可汗阿史那玷厥575年-602年
泥利可汗
587年
泥厥處羅可汗阿史那達曼604年-611年
射匱可汗
610年-617年
統葉護可汗
617年-630年
莫賀咄可汗
630年
肆葉護可汗阿史那咥力特勒630年-632年
吞阿婁拔奚利咄陸可汗阿史那泥孰632年-634年
沙缽羅咥利失可汗阿史那同俄634年-639年
乙毗沙缽羅葉護可汗阿史那薄布特勒639年-641年
乙毗咄陸可汗阿史那欲谷638年-653年
乙毗射匱可汗
642年-653年
沙缽羅可汗阿史那賀魯650年-658年

後東突厥

君主在位時間備註
骨咄祿可汗682年-691年左右
默啜可汗691年左右-716年
毗伽可汗716年-734年
伊然可汗734年
登利可汗734年-741年
烏蘇米施可汗741年-744年為部將所殺,突厥大亂
白眉可汗744年-745年為回紇懷仁可汗所殺,後東突厥滅亡

後突厥

君主姓名及另名在位時間
頡跌利可汗阿史那骨咄祿682年-691年
遷善可汗阿史那默啜691年-716年
拓西可汗阿史那匐俱716年
毗伽可汗阿史那默棘連716年-734年
伊然可汗
734年
登利可汗
734年-741年
骨咄葉護可汗阿史那骨咄741年-742年
頡跌伊施可汗(拔悉密酋長)
742年-744年
烏蘇米施可汗
742年-744年
白眉可汗阿史那鶻隴匐744年-745年

突厥文化

與伊斯蘭教的淵源

突厥語民族由于地理位置與人文因素,較多的接受西亞地區的先進文化。公元840年,突厥回鶻汗國崩潰,龐特勤率領回鶻主力來到七河流域與費爾幹納,同當地的葛邏祿一道建立喀喇汗王朝。公元874年,在今天的伊朗興起了波斯帝國的薩曼王朝,薩曼王朝多次向喀喇汗王朝等中亞突厥人展開大規模軍事進攻,將帶回來的突厥俘虜培養成伊斯蘭化的衛隊—古拉姆近衛軍,同時成批精美的波斯商品、工藝品等貨物涌入中亞,波斯蘇菲派托缽僧也前赴後繼來到中亞,傳播伊斯蘭教與波斯文化,這使得大批突厥人皈依伊斯蘭教。

後來薩曼朝的一位波斯王爺因為政治原因,來到喀喇汗庭避難,同時將波斯伊斯蘭文化帶到了汗庭之中,喀喇汗可汗薩圖克.博格拉汗是第一位皈依伊斯蘭教的突厥可汗,他于915年(一說934年)繼位,在他的帶領之下,伊斯蘭教逐漸在喀喇汗王朝境內普及。喀喇汗王朝將突厥文化同波斯—伊斯蘭文化加以糅合,形成了新式的突厥—伊斯蘭文化,這種文化此時相當繁榮,中亞北方的克普恰克人、烏古斯人等突厥系民族也接受了伊斯蘭教。同時,薩曼王朝的突厥古拉姆將軍阿爾普特勤在962年建立伽色尼王朝,這個王朝的第七位統治者馬哈茂德最早使用“蘇丹”頭銜,並率領突厥大軍入侵北印度,將伊斯蘭教傳播到北印度地區。

語言

突厥人主要講各種突厥語。突厥語為黏著語,屬阿爾泰語系,跟蒙古語、滿語是親屬語言。

史籍記載

突厥者,其先居西海之右,獨為部落,蓋匈奴之別種也。姓阿史那氏。後為鄰國所破,盡滅其族。有一兒,年且十歲,兵人見其小,不忍殺之,乃刖足斷其臂,棄草澤中。有牝狼以肉餌之,及長,與狼交合,遂有孕焉。彼王聞此兒尚在,重遣殺之。使者見在狼側,並欲殺狼。于時若有神物,投狼于西海之東,落高昌國西北山。山有洞穴,穴內有平壤茂草,周迥數百裏,四面俱山。狼匿其中,遂生十男。十男長,外托妻孕,其後各為一姓,阿史那即其一也,最賢,遂為君長。

故牙門建狼頭纛,示不忘本也。漸至數百家,經數世,有阿賢設者,率部落出于穴中,臣于蠕蠕。至大葉護,種類漸強。當魏之末,有伊利可汗,以兵擊鐵勒,大敗之,降五萬餘家。遂求婚于蠕蠕主。阿那瑰大怒,遣使罵之。伊利斬其使,率眾襲蠕蠕,破之。卒,弟阿逸可汗立,又破蠕蠕。病且卒,舍其子攝圖,立其弟俟叔稱為木桿可汗。

或雲突厥本平涼雜胡,姓阿史那氏。魏太武皇帝滅沮渠氏,阿史那以五百家奔蠕蠕。世居金山之陽,為蠕蠕鐵工。金山形似兜鍪,俗號兜鍪為突厥,因以為號。

又曰突厥之先,出于索國,在匈奴之北。其部落大人曰阿謗步,兄弟七十人,其一曰伊質泥師都,狼所生也。阿謗卻等性並愚痴,國遂被滅。泥師都既別感異氣,能征佔風雨。取二妻,雲是夏神、冬神之女。一孕而生四男:其一變為白鴻;其一國于阿輔水、劍水之間,號為契骨;其一國于處折水;其一居跋斯處折施山,即其大兒也。山上仍有阿謗步種類,並多寒露,大兒為出火溫養之,鹹得全濟。

遂共奉大兒為主,號為突厥,即納都六設也。都六有十妻,所生子皆以母族姓,阿史那是其小妻之子也。都六死,十母子內欲擇立一人,乃相率于大樹下,共為約曰:“向樹跳躍,能最高者,即推立之。”阿史那子年幼而跳最高,諸子遂奉以為主,號阿賢設。此說雖殊,終狼種也。

其後曰土門,部落稍盛,始至塞上市繒絮,願通中國。西魏大統十一年,周文帝遣酒泉胡安諾盤陀使焉。其國皆相慶曰:“今大國使至,我國將興也。”十二年,土門遂遣使獻方物。時鐵勒將伐蠕蠕,土門率所部邀擊破之,盡降其眾五萬餘落。恃其強盛,乃求婚于蠕蠕主。阿那瑰大怒,使人詈辱之曰:“爾是我鍛奴,何敢發是言也!”土門亦怒,殺其使者,遂與之絕,而求婚于魏。周文帝許之,十七年六月,以魏長樂公主妻之。是歲,魏文帝崩,土門遣使來吊,贈馬二百疋。廢帝元年正月,土門發兵擊蠕蠕,大破之于懷荒北。阿那瑰自殺,其子庵羅辰奔齊,餘眾復立阿那瑰叔父鄧叔子為主。土門遂自號伊利可汗,猶古之單于也;號其妻為可賀敦,亦猶古之閼氏也。亦與齊通使往來。

土門死,子科羅立。科羅號乙息記可汗,又破叔子于沃野北賴山。且死,舍其子攝圖,立其弟俟斤,是為木桿可汗。

俟斤一名燕都,狀貌奇異,面廣尺餘,其色赤甚,眼若琉璃,剛暴,勇而多知,務于征伐。乃率兵擊鄧叔子,破之。叔子以其餘燼奔西魏。俟斤又西破嚈噠,東走契丹,北並契骨,威服塞外諸國。其地,東自遼海以西,至西海,萬裏;南自沙漠以北,至北海,五六千裏:皆屬焉。抗衡中國,後與魏伐齊,至並州。

其俗:被發左衽,穹廬氈帳,隨逐水草遷徙,以畜牧射獵為事,食肉飲酪,身衣裘褐。賤老貴壯,寡廉恥,無禮義,猶古之匈奴。其主初立,近侍重臣等輿之以氈,隨日轉九回,每回臣下皆拜,拜訖乃扶令乘馬,以帛絞其頸,使才不至絕,然後釋而急問之曰:“你能作幾年可汗?”其主既神情瞀亂,不能詳定多少。

臣下等隨其所言,以驗修短之數。大官有葉護,次設,次特勤,次俟利發,次吐屯發,及餘小官,凡二十八等,皆世為之。兵器有角弓、鳴鏑、甲、槊、刀、劍、佩飾則兼有伏突。旗纛之上,施金狼頭。待衛之士謂俟斤部眾既盛,乃遣使請誅鄧叔子等,周文帝許之,收叔子已下三千人,付其使者,殺之于青門外。三年,俟斤襲擊吐谷渾破之。周明帝二年,俟斤遣使來獻。保定元年,又遣三輩,貢其方物。時與齊人交爭,戎車歲動,故連結之,以為外援。初,恭帝時,俟斤許進女于周文帝,契未定而周文崩。尋而俟斤又以他女許武帝,未及結納,齊人亦遣求婚,俟斤貪其幣厚,將悔之。至是,武帝詔遣涼州刺史楊薦、武伯王慶等往結之。慶等至,諭以信義,俟斤遂絕齊使而定婚焉。

仍請舉國東伐,于是詔隨公楊忠率眾一萬與突厥伐齊。忠軍度陘嶺,侯斤率騎十萬來會。正月,攻齊主于晉陽,不克,俟斤遂縱兵大掠而還。忠還,言于武帝曰:“突厥甲兵惡,賞罰輕,首領多而無法令,何謂難製馭?由比者使人妄道其強盛,欲令國家厚其使者,身往重取其報。朝廷受其虛言,將士望風畏懾。但虜態詐健,而實易與耳。今以臣觀之,前後使人皆可斬也。”武帝不納。是歲,俟斤復遣使來獻,更請東伐。詔楊忠率兵出沃野,晉公護趣洛陽以應之。會護戰不利,俟斤引還。五年,詔陳公純、大司徒宇文貴、神武公竇毅、南安公楊薦往逆女。天和二年,俊斤又遣使來獻。陳公純等至,俟斤復貳于齊。會有雷風變,乃許純等以後歸。四年,又遣使貢獻。

俟斤死,復舍其子大邏便而立其弟,是為他缽可汗。他缽以攝圖為爾伏可汗,統其東面;又以其弟褥但可汗為步離可汗,居西方。自俟斤以來,其國富強,有凌轢中夏之志。朝廷既與之和親,歲給繒絮、錦彩十萬段。突厥在京師者,又待以優禮,衣錦食肉,常以千數。齊人懼其寇掠,亦傾府藏以給之。他缽彌復驕傲,仍令其徒屬曰:“但使我在南兩個兒孝順,何憂無物邪?”齊有沙門惠琳,掠入突厥中,因謂他缽曰:“齊朕受天明命,子育萬方,愍臣下之勞,除既往之弊。回入賊之物,加賜將士;息在路之人,務于耕織。凶醜愚暗,未知深旨,將大定之日,比戰國之時,乘昔世之驕,結今時之恨。近者,盡其巢窟,俱犯北邊,而遠鎮偏師,逢而摧翦,未及南上,遽已奔北。

且彼渠師,其數凡五,昆季爭長,父叔相猜,世行暴虐,家法殘忍。東夷諸國,盡挾私讎;西戎群長,皆有宿怨。突厥之北,契骨之徒,切齒磨牙,常伺其後。達頭前攻酒泉,于闐、波斯、揖怛三國,一時即叛;沙缽略近趣周盤,其部內薄孤、東紇羅尋亦翻動。往年利稽察大為高麗、靺鞨所破,沙毗設又為紇支可汗所殺。與其為鄰,皆願誅剿,部落之下,盡異純人。千種萬類,仇敵怨偶,泣血拊心,銜悲積恨。圓首方足,皆人類也,有一于此,更切朕懷。彼地咎征妖作,將年一紀。乃獸為人語,人作神言,雲其國亡,訖而不見。每冬雷震,觸地火生。

種類資給,唯藉水草,去歲四時,竟無雨雪,川枯蝗暴,卉木燒盡,飢疫死亡,人畜相半。舊居之地,赤土無依,遷徙漠南,偷存晷刻。斯蓋上天所忿,驅就齊斧,幽明合契,今也其時。

故選將練兵,贏糧聚甲,義士奮發,壯夫肆憤,願取名王之首,思撻單于之背。此則王恢所說,其猶射癰,何敵能當,何遠不克。但皇王舊跡,北止幽都,荒遐之表,文軌所棄,得其地不可而居,得其人不忍皆殺。無勞兵革,遠規溟海。

普告海內,知朕意焉。

于是河間王弘、上柱國豆盧績、竇榮定、左僕射高熲、右僕射虞慶則並為元帥,出塞擊之。沙缽略率阿波、貪汗二可汗來拒戰,皆敗走。時虜飢不能得食,粉骨為糧,又多災疫,死者極眾。

既而沙缽略以阿波驍悍,忌之,因其先歸,襲擊其部,大破之,殺阿波母。

阿波還無所歸,西奔達頭可汗。達頭者,名玷厥,沙缽略之從父也,舊為西面可汗。既而大怒,遣阿波率兵而東,其部落歸之者將十萬騎,遂與沙缽略相攻。又有貪汗可汗,素睦于阿波,沙缽略奪其眾而廢之,貪汗亡奔達頭。沙缽略從弟地勤察,別統部落,與沙缽略有隙,復以眾叛歸阿波。連兵不已,各遣使詣闕,請和求援,上皆不許。

會千金公主上書,請為一子之例,文帝遣開府徐平和使于沙缽略。晉王廣時鎮並州,請因其釁乘之,上不許。沙缽略遣使致書曰:“辰年九月十日,從天生大突厥天下賢聖天子伊利俱盧設莫何始波羅可汗致書大隋皇帝:使人開府徐平和至,辱告言語,具聞也。皇帝是婦父,即是翁,此是女夫,即是兒例,兩境雖殊,情義是一。今重疊親舊,子子孫孫,乃至萬世不斷。上天為證,終不違負。此國所有羊、馬,都是皇帝畜生;彼有繒彩,都是此物。彼此不異也。”文帝報書曰:

“大隋天子貽書大突厥伊利俱盧設莫何沙缽略可汗:得書,知大有好心向此也。

既是沙缽略婦翁,今日看沙缽略共兒子不異。既以親舊厚意,常使之外,今特別遣大臣虞慶則往彼看女,復看沙缽略也。”沙缽略陳兵列其寶物,坐見慶則,稱病不能起,且曰:“我伯父以來,不向人拜。”慶則責而喻之。千金公主私謂慶則曰:“可汗豺狼性,過與爭,將嚙人。”長孫晟說諭之,攝圖屈,乃頓顙受璽書,以戴于首。既而大慚,其群下因相聚慟哭。慶則又遣稱臣,沙缽略謂其屬曰:

“何名為臣?”報曰:“隋國臣,猶此稱奴。”沙缽略曰:“得作大隋天子奴,虞僕射之力也。”贈慶則馬千匹,並以從妹妻之。

時沙缽略既為達頭所困,又東畏契丹,遣使告急,請將部落度漠南,寄居白道川內。有詔許之。沙缽略因西擊阿波,破擒之。而阿拔國部落乘虛掠其妻子。官軍為擊阿拔,敗之,所獲悉與沙缽略。沙缽略大喜,乃立約,以磧為界。因上表曰:“大突厥伊利俱盧設始波羅莫何可汗臣攝圖言:大使、尚書右僕射虞慶則至,伏奉詔書,兼宣慈旨,仰惟恩信之著,愈久愈明,徒知負荷,不能答謝。突厥自天置以來,五十餘載,保有沙漠,自王蕃隅,地過萬裏,士馬億數,恆力兼戎夷,抗禮華夏,在于戎狄,莫與為大。頃者,氣候清和,風雪順序,意以華夏其有大聖興焉。伏惟大隋皇帝真皇帝也,豈敢阻兵恃險,偷竊名號?今便感慕淳風,歸心有道。雖復南瞻魏闕,山川悠遠,北面之禮不敢廢。當令侍子入朝,神馬歲貢,朝夕恭承,惟命是親。

雍虞閭遣使詣闕,賜物三千段,每歲遣使朝貢。時有流人楊欽,亡入突厥中,謬雲彭國公劉昶與宇文氏謀反,令大義公主發兵擾邊。都藍執欽以聞,並貢勃布、魚膠。其弟欽羽設部落強盛,都藍忌而擊之,斬首于陣。其年,遣其母弟褥但特勤獻于闐玉杖,上拜褥但為柱國、康國公。突厥部落大人相率遣使貢馬萬匹,羊二萬口,駝、牛各五百頭。尋遣請緣邊置市,與中國貿易,詔許之。

敘陳亡以自寄曰:“盛衰等朝暮,世道若浮萍,榮華實難守,池台終自平。富貴今安在?

空事寫丹青。杯酒恆無樂,弦歌詎有聲?餘本皇家子,飄流入虜庭,一朝睹成敗,懷抱忽縱橫。古來共如此,非我獨申名。唯有《昭君曲》,偏傷遠嫁情。”上聞惡之,禮賜益薄。公主復與西突厥泥利可汗連結,上恐其為變,將圖之。會主與所從胡私通,因發其事,下詔廢之。恐都藍不從,遣奇章公牛弘將美妓四人以啖之。時沙缽略子曰染幹,號突利可汗,居北方,遣使求婚。上令裴矩謂曰:“當殺大義公主方許婚。”突利以為然,復譖之。都藍因發怒,遂殺公主于帳。

都藍因與突利可汗有隙,數相征伐,上和解之,各引兵去。十七年,突利遣使來逆女,上舍之太常,教習六禮,妻以宗女安義公主。上欲離間北狄,故特厚其禮,遣牛弘、蘇威、斛律孝卿相繼為使。突厥前後遣使入朝,三百七十輩。突利本居北方,以尚主故,南徙度斤舊鎮,錫賚優握。雍虞閭怒曰:“我大可汗也,反不如染幹!”于是朝貢遂絕,數為邊患。

十八年,詔蜀王秀出靈州道擊之。元帥,左僕射高熲率將軍王察、上柱國趙仲卿並出朔州道,右僕射楊素率柱國李徹、韓僧壽出靈州道,上柱國燕榮出幽州,以擊之。雍虞閭與玷厥舉兵攻染幹,盡殺其兄弟子女,遂渡河入蔚州。染幹夜以五騎與隋使長孫晟歸朝。上令染幹與雍虞閭使者因頭特勤相辯詰,染幹辭直,上乃厚待之。雍虞閭弟都速六棄其妻子,與突利歸朝。上嘉之,敕染幹與都速六樗蒱,稍稍輸以寶物,用歸其心。六月,高熲、楊素擊玷厥,大破之。拜染幹為意利珍豆啓人可汗,華言意智健也。啓人上表謝恩。上于朔州築大利城以居之。時安義公主以卒,上以宗女義城公主妻之。部落歸者甚眾。雍虞閭又擊之,上復令入塞。雍虞閭侵掠不已,遂遷于河南,在夏、勝二州間,發徒掘塹數百裏,東西距河,盡為啓人畜牧地。

大業三年,煬帝幸榆林,啓人及義城公主來朝行宮,前後獻馬三千匹。帝大悅,賜帛萬三千段。啓人及義城公主上表曰:“已前聖人先帝莫緣可汗存日,憐臣,賜臣安義公主,臣種末為聖人先帝憐養。臣兄弟妒惡,相共殺臣。臣當時無處去,向上看隻見天,下看隻見地,實憶聖人先帝言語,投命去來。聖人先帝見臣,大憐臣死命,養活勝于往前,遣臣作大可汗坐著也。突厥百姓死者以外,還聚集作百姓也。至尊今還如聖人先帝于天下四方坐也,還養活臣及突厥百姓,實無少短。至尊憐臣時,乞依大國,服飾法用一同華夏。”帝下其議,公卿請依所奏,帝以為不可。乃詔曰:“君子教人,不求變俗,何必化諸削衽,縻以長纓?”乃璽書答啓人,以為磧北未靜,猶復征戰,但使存心孝順,何必改衣服也。帝法駕御千人大帳,享啓人及其部落酋長三千五百人,賜物二千段,其下各有差。復下詔褒寵之,賜路車、乘馬、鼓吹、幡旗,贊拜不名,位在諸侯王上。帝親巡雲中,溯金河而東,北幸啓人所居。啓人奉觴上壽,跪伏甚恭。帝大悅,賦詩曰:“鹿塞鴻旗駐,龍庭翠輦回,氈帳望風舉,穹廬向日開。呼韓頓顙至,屠耆接踵來,索辮擎膻肉,韋韌獻酒杯。何如漢天子,空上單于台?”帝賜啓人及主金瓮各一,及衣服、被褥、錦彩;特勤以下各有差。

先是,高麗私通使啓人所,啓人不敢隱境外之交,是日,持高麗使見。敕令牛弘宣旨謂曰:”朕以啓人誠長奉國,故親至其所。明年當往涿郡。爾回日,語高麗主,宜早來朝。“使人甚懼。啓人乃扈從入塞至定襄,詔令歸蕃。朝于東都,禮賜益厚。是歲,疾終,上為廢朝三日。

其子吐吉立,是為始畢可汗。表續尚公主,詔從其俗。十一年,來朝于東都。

其年,車駕避暑汾陽宮。八月,始畢率其種落入寇,圍帝于雁門。

西突厥者,木桿可汗之子大邏便也。與沙缽略有隙,因分為二,漸以強盛。

泛突厥主義

泛突厥主義,又稱大突厥主義,是一種民族沙文主義思潮,主要受影響的大多為古突厥後裔民族,像土耳其人,哈薩克人,烏茲別克人,亞塞拜然人,吉爾吉斯人,維吾爾人等主張所有操突厥語族語言的民族聯成一體,組成一個突厥斯坦。

泛突厥主義在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得到廣泛傳播並扎下根,決不是偶然的。因為這種思想正好適應了奧斯曼買辦地主階級和資產階級的政治需要。1889年建立的青年土耳其黨,在政治上主張君主立憲製,妄圖由奧斯曼土耳其來統一所有操突厥語族語言的諸民族,建立一個其範圍從博斯普魯斯海峽到阿爾泰山,甚至從地中海延伸至太平洋的突厥大帝國,因而極力推崇和鼓吹泛突厥主義。

有一個的觀念,突厥不是現代憑空出現的一個民族概念,它隻是突厥後裔民族通過高漲的民族情緒走向聯合,提高國際影響力,實現民族復興。

相關信息

突厥語國家合作理事會峰會通過《阿拉木圖宣言》

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2011年10月21日宣布,首屆突厥語國家合作理事會峰會通過了旨在夯實多邊合作基礎、提高務實合作水準的《阿拉木圖宣言》。

突厥突厥

納扎爾巴耶夫是21日在首屆突厥語國家合作理事會峰會結束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作上述表示的。當天上午,峰會在哈薩克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圖舉行,納扎爾巴耶夫和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吉爾吉斯斯坦過渡時期總統奧通巴耶娃以及土耳其副總理博茲達分別率本國代表團參會。

納扎爾巴耶夫在新聞發布會上說,與會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討論了突厥語國家合作理事會成員國共同應對世界經濟困境的具體措施,並就推動多邊經貿和投資合作、提高各國過境運輸潛力、加強人文領域交流等交換了意見。他還表示,理事會20日成立了實業家委員會,這是有關各國在新的高度推動務實經貿合作的開始。

突厥語國家合作理事會由哈薩克、吉爾吉斯斯坦、亞塞拜然和土耳其組建,旨在推動突厥語國家在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加強合作交流。據悉,下一屆理事會峰會將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舉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