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圍城

穿越圍城

本片描寫了新時代的民營企業家宏昌貿易公司董事長潘兵在妻子艾昕的配合幫助下,積極回響政府號召,投身綠色希望工程的花卉產業,決心將原有貿易公司轉型為具有現代化科技力量的花卉公司。

  • 中文名稱
    穿越圍城
  • 出品時間
    2004年
  • 編    劇
    韓錦昆
  • 集    數
    23集
  • 導    演
    逢聲
  • 類    型
    言情
  • 製片地區
    內地
  • 主    演
    彭玉,于榮光,陳數,金宏,
  • 製片人
    蔣曉榮

演職員詳表

主創人員

總製片人:蔣曉榮

導演:逢聲

編劇:韓錦昆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潘兵于榮光 ----
潘 母彭玉 ----
艾昕陳 澍----
潘頌金宏----
張嘯韓元朝----
潘父巴圖----

故事梗概

就在公司轉型的重要時刻,潘兵卻被卷入了一起惡性的製假、販假的案件中,受到了公安局的留置詢問,而潘兵的舅舅張嘯卻在這時引導公司向房地產方面轉型,公司內部一片混亂。

潘兵急于要聽取從國外專程來國內考察的花卉專家的意見,不惜逃出公安局找到市長,希望市長能允許他去尋找證據證明自己無罪,從而去見花卉專家。市長被潘兵投身綠色希望工程的決心感動,派警員陪同潘兵去尋找證據,並親自替潘兵去接待外國專家。

在市長的大力幫助下,潘兵順利擺脫了困境,並最終決定將自己的公司轉型為常青花卉公司。

然而公司轉型後的創業並非一番風順,潘兵又面臨著國內很多民營企業都面臨的通病--家族式管理帶來的麻煩。為了幫助潘兵實現改變企業內部機製,實行現代化管理的目的,艾昕將自己在大學時的同學周耀文介紹到公司做潘兵的助手,自己卻甘願為了公司的長久發展,而陪同科技人才馬元一起致力于雜交百合新品種的研究實驗當中。

周耀文來到後,對公司的管理等方面提出了一些新的建議,然而這些建議遭到了來自潘兵家族內部的強大阻力。潘兵在這種阻力下也不得不做出相應的一些讓步,廢除了周耀文的一些製度,令周耀文很是苦惱,一度產生了離開常青公司的想法。

艾昕及時找到周耀文談心,消除了他心中的顧慮,使他重新振作起來,決心為了公司的改革再度出力。

然而,來自潘兵表妹小西的狂烈追求,使已經有了女朋友的周耀文的情感生活起了一絲變化,為了不讓自己的情緒受到影響,不讓自己的生活受到沖擊,周耀文毅然拒絕了小西的追求,卻招致小西更沖動的行為。

小西被搶救回來後,並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對周耀文的感情,而這時,周耀文的女朋友也了解到了兩人之間的關系,堅決地和周耀文分手。

在內外兩層壓力下,周耀文決定離開常青公司,到國外去深造。

面對愛將的離去,令潘兵也很是憂傷,他出資給周耀文,希望周耀文到國外學習先進的管理方式,然後再回國繼續為發展雲南的花卉產業做出自己的貢獻。

周耀文離去後留下的空缺,成為了潘兵家族內部爭奪的焦點,最後潘兵的弟弟潘頌戰勝了潘兵的舅舅張嘯,成為了常青公司的總經理。

上任伊始,潘頌盡心竭力地幫助潘兵,讓潘兵感到十分地放心和踏實。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潘頌的問題逐漸暴露了出來,他開始變得急功近利,為了追求當前的一點小利益,他竟背著潘兵私蓋簡易大棚,使公司蒙受巨大損失。

在公司遭到財政危機的時候,潘頌在妻子王菊的攛掇下,挪用了公款,成立了自己的花卉公司,想以此來證明自己的能力並不比潘兵差,但最終此舉暴露,潘兵大義滅親,勸潘頌自首,潘頌在哥哥的苦心勸說下,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潘頌離開後,潘兵強烈地意識到高貭素的管理人才對企業的重要,堅持從國外將已完成學業的周耀文請回。周耀文回來後,立即推出了一系列的改革方案,潘兵的家人遭到株連,紛紛被公司辭退,使得他們怨聲載道,給潘兵施加了極大的壓力。

就在潘兵對周耀文的做法產生質疑的時候,周提出了一個更大膽的構想,在公司實行股份製,並且為了讓每個員工都成為了公司的股東,提出將常青公司現有資產的30%分給優秀員工作為他們的原始股份。

這個提議在潘家引起了軒然大波,家人紛紛反對,甚至以離家出走相威脅。潘兵面臨著兩難的選擇。這時,一直在默默地幫助潘兵的艾昕站了出來,幫助潘兵消除了對周耀文的疑慮,接受了他的建議。

而公司在實行股份製以後,確實產生了質的飛躍,受到了政府和各級單位的高度重視。家人也在這時都回到了潘兵身邊。而且,經過這次變革之後,家人們也都各自提高了各自的貭素,使得公司由原來封閉式的家族管理演變成為了開放式的股份製管理,向著更高的目標進行沖擊。

本劇創作風格主題鮮明,獨樹一幟。故事視角新奇,知識面廣泛,人物關系合理,懸念布排有序。體現時代感,更突出民族責任感。情感飽滿細膩,人物性格鮮明。激情震蕩,哲理深邃。驚險曲折,品位獨特。節奏輕快,時尚亮麗。懸念迭出,揭示人性。在宏揚主旋律的同時,情節線、情感線有機的融合在一起,給觀眾以多重判斷,傾心關註人物的命運結局。

分集劇情

第1集

民營企業宏昌貿易集團公司的董事長潘兵在妻子總經理艾昕的提議下,準備回響政府的號召,迎合西部大開發的步伐,將公司轉型為綠色產業,做高科技的花卉產業。然而,就在他召集公司的全體高層經理開會討論公司轉型問題,身為副總經理的潘兵的舅舅張嘯卻提出應該進軍房地產業的計畫。 兩種意見正爭執不下,潘兵的三弟--保全經理潘虎卻告知有數名警察來找潘兵,潘兵疑惑地走出會場。 經偵隊的隊長李瑞告訴潘兵,他的企業涉嫌參與一起重大的製假、販假案件,所以要對他進行留置詢問,並不由分說地帶走了潘兵。 潘兵意外地被帶走,在潘兵的家裏引起了軒然大波。艾昕及時製止住潘兵的二弟--脾氣暴躁的潘頌的沖動行為,表示自己會到公安局將情況了解清楚。 潘兵到了公安局才知道,原來真正進行製假、販假活動的是自己前妻姚蘭的弟弟姚剛,但就因為潘兵曾經借給姚剛五十萬人民幣,又沒有任何憑據說明錢的用處,所以現在姚剛反咬是潘兵指使他做的犯罪行為。 艾昕經過多方打聽,終于知道了潘兵被留置的原因,她親自去找姚蘭,懇求姚蘭說出真相,拯救潘兵,卻遭到了姚蘭的奚落,一切的形式對潘兵都極為不利。

第2集

脾氣急躁的潘頌和潘虎要去公安局評理,被潘父、潘母、潘頌的妻子王菊和張嘯的女兒小西所阻止,但他們爭執的場面,被潘兵的兒子潘思源看到,潘思源對父親不在家,而家人緊張的氣氛感到疑惑。 潘兵得知艾昕邀請的國際花卉專家就要到達,而隻有自己出去找姚蘭才能找到無罪的證據,就決定想法逃出公安局。最後,在滯留室中認識的被貪官陷害的農民王三刀幫助潘兵逃了出去。 離開公安局的潘兵並沒有馬上去找姚蘭,而是去找了王市長,在得到了王市長的協助和公安局林局長批準的情況下,潘兵在李瑞的陪同下來到了姚蘭家。 而此時,潘思源已經從母親口中知道了真相,他對母親和小舅所做的一切極為憤慨,要去公安局說出真相,並力勸母親也趕快去自首。潘兵及時來到,製止了潘思源面臨的尷尬。在潘兵一番懇切而又真誠的講話後,姚蘭終于說出了真相。 獲得自由的潘兵回到家裏,立刻召集家裏所有的人,也就是宏昌集團公司的部分高層經理召開了家庭會議,向他們宣布自己將要轉型做高科技的花卉產業。

第3集

潘兵的決定遭到了很多人的不理解,公司裏的多名老員工得知潘兵下決心要做花卉以後,紛紛做出了退休或者辭職的決定,潘兵第一次感到了失落。 潘兵的母親對潘兵投巨資興建溫室大棚也非常的不理解,她希望潘兵不要把辛苦積攢的錢全都這樣花了,潘兵經過數番開導,潘母總算勉強接受了潘兵的決定。 艾昕告訴潘兵,公司轉型做花卉以後,將需要大量懂得花卉知識的人補充到公司裏,她向潘兵推薦自己的同學周耀文來做她的助手。 周耀文到來後,一番精闢的分析和講話打消了潘家人對興建高科技大棚的質疑,而他淵博的知識和儒雅的外表也深深地打動了小西的心。 經過全體人的努力,常青花卉園藝公司正式開業,就在舉行開業儀式這天,曾經幫過潘兵的王三刀帶著數名農民卻找上門來了……

第4集

潘兵決定履行當初的諾言,留下王三刀在公司裏做工人。而周耀文認為王的文化水準太低,不符合公司的用人標準,並提出花卉公司不應該在沿用貿易公司的管理方法,向潘兵提出應實行改革,潘兵將製定改革方案的大權給了周耀文。 小西曾多次找周耀文學習花卉知識,不知不覺中已經對周耀文產生了好感。 潘兵將周耀文製定的員工製度和公司用人方案和家人一起商量,張嘯、潘頌對周耀文註重學歷這點頗有微詞,而潘兵、艾昕卻認為這是為了提高員工的整體貭素,一致通過了周耀文的提案。 小西對這個結果十分高興,將周耀文約到二人經常去的曼娜酒吧,將這個好訊息告訴了周耀文,並向周耀文講出了自己內心中的愛慕之情,周耀文很是詫異,隨後以自己已經有了女朋友為理由,拒絕了小西。小西表示自己絕對不會放棄,還會一直追求下去。 解決了員工的管理問題,潘兵又面臨著一個問題,就是自己獨立進行花卉新品種的開發研究,還是和國營的華榮公司合作進行開發。盡管艾昕和周耀文都認為應該充分利用華榮公司強大的科技力量,但潘兵還是採納了眾多員工的意見,決定獨力進行開發研究。 既然是要獨力進行開發,那麽就必須要有大量花卉方面的專業人士加入公司,而在目前的情況下,隻有讓農業大學畢業的艾昕暫時將擔任主理工作,但艾昕在這時卻說了一個意外的訊息--她懷孕了!

第5集

艾昕希望能夠生下這個孩子,潘兵擔心艾昕有心髒病,生孩子對身體有很大的負擔,而且公司現在正是用人之際,兩人在這個問題上發生了爭執。 正在這時,潘思源打來電話,姚蘭的哮喘病發作了,急需住院搶救。潘兵不計前嫌,帶錢來到醫院救了姚蘭,終于化解了姚蘭心中的積怨。 艾昕告訴潘兵,她決定辭去總經理的職務,專心地去搞科研,並向潘兵建議讓周耀文來接手他的工作,而潘兵認為周耀文的根基還不穩,希望艾昕再堅持一段時間。 而此時的周耀文已經陷入了小西的苦苦追求中而不能自拔,面對小西熾熱的感情,周耀文顯得左右為難,一方面他很欣賞小西熱情、上進,而另一面心裏又存著對女友鄭佳的感激和愧疚。 張嘯找到潘兵,向潘兵匯報公司中的多名由艾昕提拔的基層幹部對他心存不滿,認為他根本就不懂管理,公司在他的領導下必定會失敗。潘兵經過多方查證,證實了公司中確實存在這種言論。 潘兵召開全體員工大會,做員工的思想工作,然而,就在他的講話已經取得了預計的效果的時候,張嘯卻挺身而出,點了生產部經理吳永林的名字,讓他當眾承認曾經講出潘兵的壞話,吳永林惱羞成怒,大鬧會場,場面一時難以控製……

第6集

張嘯的做法令艾昕十分不滿,認為他是故意挑起事端,並針對吳永林來做文章,更堅定了她要辭去總經理的決心,無奈之下,潘兵找周耀文談話,周耀文坦言,中國的民營企業要想與世界接軌,必須打破封閉式家族管理的模式,潘兵若有所思,並讓周耀文做好接手艾昕工作的思想準備。 吳永林的離去讓王菊很是激動,認為原本就是主管的丈夫潘頌有做經理的機會了,而潘頌卻告誡妻子不要到處亂說,一切靜觀其變。 公司的會計方若琦的丈夫馬元原本在農科院工作,可因為研究了幾年的課題沒有進展,最終下馬,使他心灰意冷,辭去了農科院的工作,一直賦閒在家。方若琦認為吳永林的離去,對馬元也是個機會,極力地攛掇丈夫來公司應聘。 潘兵和周耀文看了馬元的材料,認為他是個搞科研的人才,並對他曾經研究過的雜交百合的課題非常有興趣,邀請馬元到公司來繼續做他的研究,開發花卉新品種。馬元被潘兵的誠意打動,接受了潘兵的邀請。然而,就在潘兵陪同馬元在農科院洽談購買馬元課題的產權問題的時候,小西卻打來電話,告知艾昕在實驗室暈倒,孩子也流產了。意外地打擊令潘兵很是失落,以至于回到家後,心情也難以平靜。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潘兵和艾昕終于調整好了心態,重新面對公司的問題,並解決好了馬元的一切後顧之憂,讓馬元順利地來到公司開展工作。這段時間,周耀文一直在行使代理總經理的權力,而他不任命潘頌接手生產部經理職務的這一決定,令張嘯和王菊很是不滿,兩個人一起找到潘母求情,在潘母的出面幹涉下,潘兵對是否任命潘頌做經理,也產生了疑慮……

第7集

潘兵找周耀文談話,希望生產部經理的職務通過民主選舉來產生,周耀文對潘兵這種掩耳盜鈴的行為十分不屑,認為潘兵不過是變相的要提拔潘頌,在艾昕的勸告下,周才穩定心情,答應繼續工作下去。 選舉的結果和周耀文預想的一樣,潘頌以絕對的優勢當選經理。 張嘯對馬元初來乍到就拿很高的工資頗有微詞,便到潘兵面前彈劾馬元,而馬元的情況,潘兵早已經了解得十厘清楚,他並沒有理會張嘯的話。 艾昕經過一段時間的休養,身體已經恢復,出院回到了家裏,而潘父正在為小西不在家過生日而生氣,見到艾昕回來又興奮起來,並提議把給小西買的蛋糕作為慶祝艾昕出院用。 此時的小西和周耀文正在曼娜酒吧一起慶祝生日,小西沉浸在幸福中,卻沒有想到兩人親密談話的畫面已經被酒吧老板--張嘯的情人曼娜偷拍了下來。 艾昕詢問近來周耀文的工作情況,潘兵表示他幹得還不錯,但是總能感覺到他有時會精神恍惚,他希望艾昕能以老同學的身份和周耀文聊聊,了解一下他到底有什麽苦惱,希望他盡快解決,早日正式接手艾昕總經理的職務。 艾昕找周耀文談話,希望他能理解自己讓出總經理位置的良苦用心,幫助潘兵早日打破封閉式的家族管理,早日把企業推向更高的台階。

第8集

艾昕的話讓周耀文心潮澎湃,在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後,他決定找小西把一切都講清楚,了解兩人的關系,全力投入工作。 然而,小西卻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她在酒吧和周耀文激烈爭吵後負氣離去。 而就在這時,張嘯也從曼娜手裏拿到了周耀文和小西在一起的照片,知道了近來一直和小西接觸的神秘男人原來就是周耀文。 張嘯的這一發現令潘家人大為意外,他們難以相信平時道貌岸然的周耀文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潘兵決定立即找小西把情況詢問清楚。 當他和張嘯來到小西的宿舍時,看到的是狂躁的小西,小西不肯和他們說話,叫他們立即離開,潘兵和張嘯無奈,隻能先行回家,準備等到次日再找小西了解情況。 就在次日,潘兵來到小西的宿舍,卻發現小西留下了一封遺書,人已不知去向,潘兵大驚,立即發動全公司的人尋找小西。 小西在湖邊給周耀文打了最後一個電話,然後就與眾人失去了聯系。 眾人尋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小西,激憤的潘家人把怒氣都發泄在了周耀文身上,就在眾人鬧作一團的時候,潘兵接到電話,得知小西可能出現在公司的大棚了。 周耀文一馬當先,沖回公司,終于在花棚裏救起了已經昏迷的小西。 經過搶救,小西終于清醒,但她心裏對周耀文仍然念念不忘,潘家人望著可憐的小西感觸頗多。

第9集

潘兵和艾昕針對這件事展開談論,艾昕認為不能把一切都歸罪于周耀文,小西在這件事情上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兩人正在爭執時,周耀文來到,提出辭職,艾昕和潘兵極力挽留,周耀文認為自己已經沒臉再留下,堅持離去。望著他的背影,潘兵和艾昕萬分感慨。 在艾昕暫時不能回公司上班,而周耀文又在這時離去,潘兵隻能自己兼任著總經理,一時忙得焦頭爛額,公司裏一片混亂。 而就在這個混亂的時候,馬元卻在這個時候給潘兵帶來了驚喜,他的實驗已經取得了第一步的成功,就在眾人慶祝自己的成果時,小西出院了。 小西出院後,就堅持要回公司上班,潘兵看出她的心態尚未平和,讓她在家裏休息一段時間再回公司上班,這個舉動卻引起了小西的誤會,她認為潘兵是因為周耀文的辭職而記恨她,激憤地要離家出去。 看著小西沖動的行為,潘父愛憐無比,隻身來到公司要為小西求情,懇求潘兵允許小西回公司上班。

第10集

潘兵以小西還未恢復為理由拒絕了潘父的懇求,潘父惱怒之極,大鬧公司,潘兵被迫調集保全將父親請出公司。潘父離開公司回到家後,仍糾纏不放,艾昕不忍見父子反目,背著潘兵做出決定,安排小西回公司上班。 然而小西確實是還沒有調整好心態,到營業部上班的第一天就和顧客發生了爭吵,公司形象被嚴重破壞。 潘兵得知是艾昕給小西安排的工作,要求艾昕必須解決好小西的問題,才可以和馬元一起到邊遠的走馬寨去建立實驗基地。 艾昕找小西談話,知道小西還想見周耀文,了解周耀文真實的內心感受,便幫助小西安排了兩人的見面。 見面後,周耀文再次向小西表明了自己的立場,而他的談話卻被跟隨而來的鄭佳聽到,小西和鄭佳黯然離去。 小西經過這件事情以後,徹底冷靜下來,決定到北京去深造學習。 而周耀文也無法再忍受這種虛偽的生活,向鄭佳坦白了一切,開明的鄭佳並沒有和周耀文吵鬧,而是選擇了平靜地分手。周耀文對這裏也再無留戀,他向潘兵借了十萬元,隻身前往國外深造學習。

第11集

常青公司要在走馬寨建立實驗基地的事得到了當地政府的支持,但是生長在溫室大棚裏的第一批百合卻因為保障部管理不利造成的斷電問題導致了報廢。 在百般搶救無效的情況下,潘兵決定將報廢的百合全部銷毀,以保證公司的名譽。 潘頌不忍心看著幾百萬投資的百合就這樣報廢,瞞著潘兵將百合搶收,拿到營業部出售,潘兵及時趕到,製止了潘頌這種貪圖眼前利益的行為,並當眾拿起鍘刀,將不合格的花銷毀。 潘兵的舉動得到了王市長的大力支持,他認為企業已經蒙受了損失,就一定要想辦法保住企業在公眾心中的形象,不能讓不合格的商品毀了公司的品牌。 然而,這種舉動並沒有得到潘家人的理解,當潘兵下令要將溫室裏所有的報廢花銷毀的時候,潘母來到花棚前,她跪下來懇求潘兵保留這些用血汗換來的花,在親人的哀求下,潘兵被迫妥協了。 由于潘頌堅持不服從潘兵毀花的舉動,並在事後將報廢花賣了五十萬,挽回了公司的部分損失,潘母對他很是贊賞,向潘兵提議讓潘頌做總經理,來協助他的工作。 潘母的提議終于激怒了張嘯,一心想做總經理的他拍案而起,向潘兵要權,要求潘兵把總經理的位置給他做,面對情緒激動的老舅,潘兵答應考慮他的請求。

第12集

潘兵要到北京去參加會議,他決定把這個時機作為考驗張嘯和潘頌的機會,他任命張嘯為代總經理,在他離開這段時間負責公司的管理工作。 在北京開會期間,潘兵見到了華榮公司的董事長李長河和總經理宋建華,他們對潘兵企業的迅速崛起感到震驚,並深切地感覺到,一旦馬元的研究成功,將對他們構成更大的威脅。 張嘯權力到手後,得意忘形,立即開始了對潘頌的壓製和對馬元的製裁,他的行為招致了公司裏所有人的強烈反對,在眾人紛紛對張嘯表示不滿,甚至要以辭職、休假等方式來對抗的時候,潘頌卻堅持自己的意見,在公司裏塌實地工作,他的行為得到了潘兵的贊許,潘兵決定正式任命潘頌為常青公司的總經理。

第13集

張嘯找到潘兵,要求五十萬的退休金,潘兵同意了他的請求,允許他回家養老。 艾昕和馬元在走馬寨順利建立起了實驗基地,並在當地的山民中發掘出了聰明活潑的小姑娘阿果成為了技術工人。 張嘯在退休後,被宋建華收買,答應幫宋建華做事。在花展會上,艾昕和潘頌出奇製勝,使常青公司的"展台"博得了一致好評。 張嘯找到方若琦,希望她能說服馬元出賣他的研究成果,而正義的馬元拒絕了他們的收買,張嘯和宋建華隻好再商議其他的辦法。

第14集

潘兵接受記者採訪,潘家人圍坐在電視機前收看。此時潘兵正與白行長在酒樓喝酒,白行長要潘兵再考慮貸款的事情。王菊與潘頌也看著電視裏的採訪,王菊對潘頌發牢騷,埋怨潘頌出力不討好唆使潘頌另起爐灶自己幹。 李長河與宋建華去花市視察,發現跟他們合作的何家鬥正在常青公司的門市裝花,宋建華提醒李長河常青公司給他們國營公司帶來的威脅。 潘頌和幾位經理開會,說把資金投在建溫室上不合算,二期土地又沒下來,建議租土地搭建簡易大棚。馬元來到,潘頌要馬元一起去考察情況。回來後大家在一起討論農民投資少種出的花和常青公司溫室裏的花差不了多少,價格也差不多,問馬元意見。 潘頌找潘兵說出大家的看法,遭到潘兵嚴厲的否決。此時姚蘭約潘兵見面,潘兵答應。潘兵說潘頌目光短淺。 潘頌回家見王菊在打麻將,趕走他人。王菊知潘頌在公司受了氣安撫他,潘頌要王菊註意自己的腰。 何家鬥帶潘頌出去玩,趁機將宋建華的秘書小惠介紹給潘頌,兩人相見後,頗有一見鍾情的感覺。 而在這時,稅務局的洪局長找上門來,希望常青公司能夠到林口考察土地,在當地建立花卉公司,潘頌決定獨自到那裏考察。

第15集

潘頌到林口考察後,認為那裏興建二期溫室雖然不合適,但是可以興建簡易大棚,他的提議再次遭到了潘兵的否決。 這時,市場上的百合價格突然攀高,面對利益,潘頌做出了錯誤的決定,擅自提價,甚至不惜撕毀與代理商的契約,潘兵冷靜地分析了情勢,認為這一切是華榮公司在搞不正當的競爭,堅持不提價,事實證明,潘兵確實比潘頌要高明很多。 姚蘭找到潘兵,告訴他姚剛即將出獄,但他的心髒病近來時常發作,而她要到廣州去進貨,隻能懇求潘兵幫助照顧。 姚剛出獄後,找到潘家,懇求一家人能夠原諒他,艾昕擔心姚剛此時回來會再度給潘兵帶來麻煩,本來不肯接受他,後在潘兵、潘母的開導下,艾昕接受了姚剛的道歉,並同意他回公司做一名養花工人。

第16集

潘兵聽到老範貪污的訊息也很是震驚,他很是難受,因為老範是他最信任的人,他最後決定將老範按照自動離職處理,並把他貪污的錢作為退休金給他,而老範走後的空缺就由方若琦補上。 潘兵積極地幫助倒苗的農民,免費地向他們發放種苗並教授種植技術,終于感動了這些農民,使公司順利得到了二期的土地。 而在如何興建二期工程的問題上,潘兵卻對設計師的方案很不滿意,他決定帶著馬元到國外去考察,在他離開這段時間,公司的一切事務就交給潘頌來管理。 潘兵才一離開,潘頌就宣布在二期土地上興建簡易大棚,並且和何家鬥簽訂了巨額的契約,並和方若琦合謀將何家鬥打到公司帳上的一百萬定金貪污了。 就在潘頌春風得意的時候,他卻接到了張嘯的電話,宋建華拿出潘頌和小惠親熱的錄像帶,迫使潘頌就範,同意將馬元的研究情報交給宋建華。

第17集

潘頌將小惠趕走,將此事徹底終結,並決定以個人的名義在林口投資承辦花卉公司。 張嘯找到潘頌,表示自己也是被宋建華利用,希望潘頌能夠原諒他,允許他回公司上班,並表示會幫助潘頌成就事業,潘頌權衡利弊後接受了張嘯的請求。 由于潘頌將公司裏的工人全部調到二期土地上興建簡易大棚,導致公司的溫室裏沒有工人工作,花棚裏的花全部長了蟲,艾昕找潘頌理論,反被潘頌駁回。 ]潘兵回來後,得知潘頌做的一切極為惱火,要求潘頌立即停止修建簡易大棚,潘頌拿出他和何家鬥簽訂的契約,面對巨額的賠償,潘兵無奈下隻得將錯就錯,決定在二期簡易大棚裏播種。 然而,突如其來的一場寒流,驚醒了潘頌的美夢,簡易大棚裏的花全部報廢,公司不得不賠償何家鬥巨額,而方若琦向潘兵匯報,必須動用二期工程款,否則公司將沒有任何活動資金。 對于公司財政狀況,艾昕向潘兵建議查帳,而潘兵固執地認為潘頌不會做假公濟私的事情,不肯聽取艾昕的建議。

第18集

面對盲目自信的潘兵,艾昕選擇了暫時離開,到走馬寨去,讓潘兵獨自冷靜自己。 公司資金的緊張,使潘兵被迫拉下臉來求白行長給公司貸款,而白行長早已經得到了王市長的指示並受到了艾昕的懇求,他同意了潘兵貸款的請求。 銀行到公司查帳,令潘頌和方若琦十分緊張,匆忙的偽造了借據蒙混過關,潘兵要求潘頌必須盡快把一百萬找回來,潘頌無奈下和方若琦商量對策,方再給潘頌出主意的時候,被馬元聽到,在馬元正義凜然的一番開導後,方若琦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並規勸潘頌趕快向潘兵坦白。 走投無路的潘頌隻能拿著自己手裏私藏的馬元的研究記錄找到宋建華,要以一百萬作為交換,宋建華同意了潘頌的條件,並給了他十萬元。 但是王菊卻不肯把錢還給潘兵,要把錢自己留下,在和潘頌的爭奪中,她的腰傷復發,癱倒在地,後醫生告訴潘頌,王菊下半生將可能就這樣癱瘓下去。 王菊的受傷使潘頌惱羞成怒,他認為是潘兵的威逼才造成這個結果,他憤然來到林口,註冊自己的公司,再不理會潘兵。潘兵在聽到馬元和方若琦的自首後才知道了真相,他提出如果潘頌不主動回來認錯,他就要起訴潘頌,潘母急切下讓潘虎去找潘頌,但潘頌根本不聽潘虎的勸告,堅持要和潘兵對立下去。

第19集

潘頌堅持不肯回來向潘兵認錯,艾昕也專程趕回規勸潘兵,希望他冷靜處理這件事。 潘兵主動來到林口找潘頌,但是他仍然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潘兵無奈下做出了起訴潘頌的決定。 潘父得知潘兵的決定後,要沖到林口去拉潘頌回來,卻在半路上出了車禍,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父親和王菊,潘兵做出了新的決定。他和潘頌經過長時間的談話,表示把潘頌貪污的一百萬作為給潘頌的資金,讓他去開展自己的事業,潘頌發誓自己不會輸給潘兵。 在公司急需用人之際,潘兵做出了驚人的決定,他決定請已經完成學業的周耀文回來擔任公司的總經理,他的這個決定招致了家人的強烈反對,他們擔心周耀文回來會對即將完成學業回來的小西帶來影響,潘兵卻認為使用周耀文是為了公司的長久發展,于是堅持了自己的意見。

第20集

潘兵正式宣布任命周耀文為公司的總經理,當眾宣布給予周耀文改革的特權。 潘兵的這一舉動,引起了張嘯、潘母等人的強烈反對,他們認為潘兵任用周耀文是有問題的,就在雙方爭執的時候,小西卻意外地回到了潘家,此時的她明顯得成熟了許多,她希望能回公司上班,當她聽到周耀文又回到公司的時候,主動提出了回避周耀文,看到小西成熟的表現,潘兵同意了她的請求。 周耀文向潘兵提議對員工實行考核上崗,借此裁掉一部分不合格的員工,潘兵同意了周耀文的改革方案,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考核不合格名單中第一個就是潘虎,而阿果和王三刀也是榜上有名。 潘兵、艾昕先後找周耀文談話,希望他能妥善考慮考試不合格的員工的安置問題,周耀文再聽取了多方的意見後,堅持要讓不合格的員工下崗,但是可以在半年後再給他們一次考核的機會,如果通過這半年自己的努力,他們能夠通過考試,就可以留下工作。 但是,周耀文的這種安排,並沒有得到那些不合格的員工,潘虎看到自己的名字寫在下崗公告的第一個更是羞憤難當。

第21集

潘兵及時製止了潘虎要離家出走的行為,並耐心地給潘虎講道理,終于使憨厚的弟弟明白了自己的苦心,理解了他的做法。 這時,宋建華以萬芳公司老總的身份在電視上發表言論,表示他們公司的科研已經取得突破性進展,離成功隻有一步之遙,他的話給馬元增添了無形的壓力。 在實施考核上崗之後,周耀文馬上提出了精簡部門的下一步計畫,張嘯被解職,而小西被任命為生產部經理,出人意料的是,被解職的張嘯並沒有大吵大鬧,他冷靜地找到周耀文,要求憑自己的技術做一名普通的電工,面對他的各項合格證書,周耀文無發拒絕,隻得同意了他的要求。 然而,公司卻從這個時候起出了怪事,實驗室總是異常斷電,艾昕、周耀文等人分析後,認為是內部有人在搞破壞,他們交代小西要嚴查這件事。 對于小西的上任,公司裏很多人都議論紛紛,認為周耀文任命小西是另有目的。艾昕找到周耀文,希望他能講出任命小西的理由。 周耀文坦然地告訴艾昕,他任命小西,完全是看中了她的能力,在談到個人感情方面,他承認自己還喜歡著小西,但是在沒有幫助潘兵實現理想之前,他不會和小西有任何方面的發展,他的話被恰好經過的小西聽到,小西的眼中露出了理解和支持的目光。

第22集

在公司舉行員工舞會的時候,再次有人給實驗室的電路搞破壞,而早有準備的保全們當場抓獲了這個破壞分子,而這個人竟然是張嘯。 面對眾人的審問,羞怒的張嘯說出了自己是受宋建華的指使來搞破壞,並把潘頌曾經將公司機密出賣的事實講了出來。 面對著這種情況,潘兵看清形式,將潘頌從林口找回,將他和張嘯一起送到了公安局,希望他們能夠認真改造,早日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小西為周耀文慶祝生日,兩人仿佛又找回了當年一起慶祝小西生日時的感覺。就在這時,馬元卻因為腦溢血暈倒在實驗室裏,經過搶救,他雖然保住了生命,但卻陷入重度昏迷中,何時能清醒,無人能夠知道。 潘兵感嘆馬元的夢想還沒有實現,人就先倒下了。艾昕卻告訴潘兵,馬元的實驗已經成功,新的百合花種已經誕生了。 潘兵和周耀文立即著手將新的百合品種向各地推廣,周耀文這時提出了一個更大膽的構想,在公司實行股份製,並且為了讓每個員工都成為了公司的股東,提出將常青公司現有資產的30%分給優秀員工作為他們的原始股份。 這個提議在潘家引起了軒然大波,家人紛紛反對,甚至以離家出走相威脅。潘兵面臨著兩難的選擇。

第23集

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潘兵最終下定決心,接受周耀文的提議,將公司的部分資產做為原始股份分給公司裏的員工,並在常青公司實行股份製。 潘兵的決定雖然得到了公司所有員工的擁護,但當他回到家裏的時候,卻看到家裏已經空無一人,父母和潘虎已經負氣離家出走,面對空蕩的屋子,潘兵感觸極多。 經過股份製的改革,和潘兵、周耀文的不懈努力,常青公司終于獲得了上市資格,而在潘兵的主動申請和王市長的撮合下,華榮公司和民航、鐵路等多家部門也加入常青公司,成為了常青公司新的股東,幾家開始聯合興建三期工程,建立花卉物流中心。潘兵的事業取得了長途的進步,他當初的選擇終于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在艾昕和潘思源的勸說下,潘父、潘母又回到了家裏,潘虎也順利通過了公司的考核,並被任命為走馬寨實驗基地的負責人。 這時,已經認識到自己錯誤,並下決心改正的張嘯、潘頌和王菊也回到了家裏。面對親人,他們愧疚無比,而潘兵早已為他們安排好了一切:他把潘頌在林口的公司做為潘頌的投資算成了常青公司的股份,並交還給潘頌來管理;而宋建華被捕後,萬芳公司也被潘兵收購,潘兵把他作為股份送給了張嘯,面對潘兵的安排,張嘯等人感動地流下了熱淚。 就在眾人萬分感慨地時候,小西帶著一位貴客回到了家裏,這位貴客就是周耀文,此時的他也已經成為了潘家的一分子,潘兵高興地和周耀文開起了玩笑。一家人又重新和睦地生活在一起,而常青公司也將向著新的高新目標不斷挺進。

原聲音樂

龐龍2004 年7月 為電視劇《穿越圍城》錄製歌曲《絕不回頭》。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