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見

空見

空見,《倚天屠龍記》裏的人物,少林派「四大神僧」之首,為人慈悲為懷,內功與外功均登峰造極。

  • 本名
    空見
  • 主要成就
    龍爪手;金剛不壞體
  • 出處
    《倚天屠龍記》
  • 地位
    四大神僧
  • 派別
    少林派

人物劇情

空見是少林派「空」字輩弟子之一,四大神僧「見聞智性」之首。

空見為人大智大慧,內力與外功都是當世絕頂,深得人心,名揚四海。

空見為求感化明教四大護教法王之一「金毛獅王」謝遜,前往洛陽找到謝遜,自願被他以拳毆一十二拳,空見修得「金剛不壞體」而毫發無損,「七傷拳」對于空見神僧卻沒有一點作用,謝遜反正報不了仇,原本不想活了,便自行擊碎天靈蓋,空見立即躍將過來,伸手架開謝遜右掌,謝遜左手發「七傷拳」拳擊出打在空見胸腹之間,空見全無提防,連運神功的念頭也沒生,空見血肉之軀登時內髒震裂,摔倒在地。

臨死前告知謝遜隻有去奪得屠龍刀,方能殺得了「混元霹靂手」成昆

日後江湖人士隻道,空見大師喪身洛陽, 屍身骨骼盡數震斷,外表卻一無傷痕,極似是中了崆峒派鎮山絕技「七傷拳」的毒手。

少林絕技

◆「龍爪手」:

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共分三十六式,手指堅硬愈鋼,鐵指開磚如泥,手如鋼爪般抓樹撕皮,搓石成粉,劍指開頑石等鐵指神功,瞬間致敵于傷殘。

◆「金剛不壞體」:

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乃「古今五大神功」之一,少林派內功最高境界,古老相傳,這「金剛護體神功」練到登峰造極之時,周身有一層無形罡氣,敵人襲來的兵刃暗器尚未及身,已給震開。

人物武功

謝遜嘆了口氣,說道:"空見這人固執得很,他竟然隻挨我打,始終不肯還手,我打了他一十三拳,終于將他打死了。"張翠山更是駭然,心想:"能挨得起大哥一拳一腳而不死的,已是一等一的武學達人,這位少林神僧竟能連挨他一十三拳,身子之堅,那是遠勝鐵石了。"

張翠山道:"難道這位高僧的武功修為,竟比大哥還要深厚麽?"謝遜道:"我怎能跟他相比?差得遠了,差得遠了!簡直是天差地遠!"他說這句話時,臉上神情和語氣之中充滿了不禁敬仰欽佩之情。張翠山大奇,心中微有不信,自忖恩師張三豐的武學舉世所罕有,但和謝遜相較,恐怕也隻能勝他半籌,倘若空見大師當真高出謝遜甚多,說得上"天差地遠",豈不是將自己恩師也比下去了?但素知謝遜的名字中雖有一個"遜"字,性子卻極是倨傲,倘若那人的武功不是真的強勝于他,他也決計不肯服輸。

謝遜又道:"倘若我內力真的渾厚堅實,到了空見大師、或是武當張真人的地步,再來練這七傷拳,想來自己也可不受損傷,便有小損,亦無大礙。隻是當年我報仇心切,費盡了心力,才從崆峒派手中奪得這本《七傷拳譜》的古抄本,拳譜一到手,立時便心急慌忙的練了起來,唯恐拳功未成而我 師父已死,報不了仇。

金花婆婆凜然一驚,道:"空見神僧當真是你打死的麽?你甚麽時候練成了這等厲害武功?"她本來自信足可對付得了謝遜,此刻始有懼意。謝遜道:"你不用害怕。空見神僧隻挨打不還手,他要以廣大無邊的佛法,渡化我這邪魔外道。"金花婆婆哼了一聲,道:"這才是了,老婆子及不上空見神僧,你一十三拳打死空見,不用九拳十拳,便能料理了老婆子啦。"

張無忌暗叫:"不好!成昆使的是少林九陽功,那是他拜空見神僧為師之後學來的功夫,義父卻未得傳授。"謝遜練那七傷拳時為求速成,當年便已暗受內傷,拳力中原有缺陷,成昆深悉其中關鍵所在,故示以弱,卻將少林九陽功使將出來。謝遜每一拳打出,成昆受了他拳力的七成,以少林九陽功化解,其餘三成卻反激回去。謝遜呼呼呼打出十二拳,成昆連退數十步,看來似是謝遜大佔上風,依實內傷越受越重。

"我躍出牆外,身子尚未落地,突然覺得肩頭上被人輕輕一拍。我大吃一驚,以我當時武功,竟有人伸手拍到我身上而不及擋架,實是難以想象之事。無忌,你想,這一拍雖輕,但若他掌上施出勁力,我豈不是已受重傷?我當即回手一撈,卻撈了個空,反擊一拳,這拳自然也沒打到人,左足一落地,立即轉身,便在此時,我背上又被人輕輕拍了一掌,同時背後一人嘆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無忌覺得十分有趣,笑了出來,說道:"義父,這人跟你鬧著玩麽?"張翠山和殷素素卻已猜到,說話之人定是那空見大師。謝遜續道:"當時我隻嚇得全身冰冷,如墮深淵,那人如此武功,要製我死命真是易如反掌。他說那'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這八個字,隻是一瞬之間的事,可是這八個字他說得不徐不疾,充滿慈悲心腸。我聽得清清楚楚。但那時我心中隻感到驚懼憤怒,回過身來,隻見四丈以外站著一位白衣僧人。我轉身之時,隻道他離開我隻不過兩三尺,哪知他一拍之下,立即飄出四丈,身法之快,步法之輕,實是匪夷所思。"當時我心中隻有一個念頭:'是冤鬼,給我殺了的人來索命著!'若是活人,決不能有這般來去如電的功夫。我一想到是鬼,膽子反而大了起來,喝道:'妖魔鬼怪,給我滾得遠遠的,老子天不怕地不怕,豈怕你這孤魂野鬼?'那白衣僧人合十說道:'謝居士,老僧空見合十!'我一聽到空見兩字,便想起江湖上所說'少林神僧,見聞智性'這兩句話來。他名列四大神僧之首,無怪武功如此高強。""空見大師沉吟良久,說道:'謝居士,尊師武功已非昔比,你便是練成了七傷拳,也傷他不得。你若不信,便請打老衲幾拳試試。'我道:'在下跟大師無冤無仇,豈敢相傷?在下武功雖然低微,這七傷拳卻也不易抵擋。'他道:'謝居士,我跟你打一場賭。尊師殺了你一家十三口性命,你便打我一十三拳。倘若打傷了我,老衲便罷手不理此事,尊師自會出來見你。否則這場冤仇便此作罷如何?'我沉吟未答,心知這位高僧武功奇深,七傷拳雖然厲害,要是真的傷他不得,難道這仇便不報了?"空見大師又道:'老實跟你說,老衲既然插手管了此事,決不容你再行殘害無辜的武林同道。你若一念向善,便此罷手,過去之事大家一筆勾銷。否則你要找人報仇,難道為你所害那些人的弟子家人,便不想找你報仇麽?'"我聽他語氣嚴厲起來,狂性大發,喝道:'好,我便打你一十三拳!你抵擋不住之時,隨時喝止。大丈夫言出如山,你可要叫我師父出來相見。'空見大師微微一笑,說道:'請發拳罷!'我見他身材矮小,白眉白須,貌相慈祥庄嚴,不忍便此傷他,第一拳隻使了三成力,砰的一聲,擊在他胸口。"無忌叫道:"啊喲!義父,你使的便是這路震斷樹脈的'七傷拳'麽?"謝遜道:"不是!這第一拳是我師父成昆所授的'霹靂拳'。我一拳擊去,他身子晃了晃,退後一步。我想這一拳隻使了三成力,他已退後一步,若將'七傷拳'施展出來,不須三拳,便能送了他的性命。當下我第二拳稍加勁力。他仍是晃了晃,退後一步。第三拳時我使了七成力,他也是一晃之下,再退一步。我微感奇怪,我拳上的勁力已加了一倍有餘,但擊在他身上仍是一模一樣。依他枯瘦的身形,我一拳便能打斷他的肋骨,但他體內並不生出反震之力,隻是若無其事的受了我三拳。"我想,要將他打倒,非出全力不可,可是我一出全力,他非死即傷。我雖為惡已久,但對他舍己為人的慈悲心懷也有些肅然起敬,說道:'大師,你隻挨打不還手,我不忍再打。你受了我三拳,我答應不去害那宋遠橋便是。'他道:'那麽你跟成昆的怨仇怎樣?'我道:'此仇不共戴天,不是他死,便是我亡。'我頓了一頓,又道:'但大師既然出面,謝某敬重大師,自此而後,隻找成昆自己和他家人,決不再連累不相幹的武林同道。'"空見大師合十說道:'善哉,善哉!謝居士有此一念,老衲謹代天下武林同道謝過。隻是老衲立心化解這場冤孽,剩下的十拳,你便照打罷。'"我心下盤算,隻有用'七傷拳'將他擊傷,我師父才肯露面,好在這'七傷拳'的拳勁收發自如,我下手自有分寸,于是說道:'如此便得罪了!'第四拳跟著發出,這一次用的 是'七傷拳'拳勁了。拳中胸膛,他胸口微一低陷,便向前 跨了一步。"無忌道:"這可奇了,這位老和尚這次不再退後,反而向前。" 張翠山道:'那是少林派'金剛不壞體'神功罷?"謝遜點頭道:"五弟見多識廣,所料果然不錯。我這拳擊 出,和前三拳已大不相同,他身上生出一股反震之力,隻震得我胸內腹中,有如五髒一齊翻轉。我心知他也是迫于無奈,倘若不使這門神功,便擋不住我的七傷拳。我久聞少林派'金剛不壞體'神功乃古今五大神功之一,其時親身領受,果然非同小可。當下我第五拳偏重陰柔之力,他仍是跨前一步,那股陰柔之力反擊過來,我好容易才得化解……"謝遜撫著他的頭發,說道:"我打過第五拳,空見大師便 道:'謝居士,我沒料到七傷拳威力如此驚人,我不運功回震,那便抵擋不住。'我道:'你沒還手打我,已是深感盛情。'當下我拳出如風,第六、七、八、九四拳一口氣打出。那空見大師也真了得,這四拳打在他身上,他一一震回,剛柔分明,層次井然。"我心下好生駭異,喝道:'小心了!'第十拳輕飄飄的打了出去。他微微點了點頭,不待我拳力著身,便跨上兩步,竟在這霎息之間,佔了先機。"謝遜續道:"這第十拳我已是使足了全力,他搶先反震,竟使我倒退了兩步。我雖瞧不見自己的臉色,但可以想見,那時我定是臉如白紙,全無血色。空見大師緩緩吁了口氣,說道:'這第十一拳不忙便打,你定一定神再發罷!'我雖萬分的要強好勝,但內息翻騰,一時之間,那第十一拳確是擊不出去。"我運足勁力,第十一拳又擊了出去,這一次他卻身形鬥地向上一拔,我這一拳本來打他胸口,但他一拔身,拳力便中在小腹之上。他眉頭一皺,顯得很是疼痛。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如以胸口擋我拳力,反震之力太大,隻怕我禁受不起,但小腹的反震之力雖然較弱,他自身受的苦楚卻大得多。"我呆了一呆,說道:'我師父罪孽深重,死有餘辜,大師何苦以金玉之體,為他擋災?'空見大師調勻了一下呼吸,苦笑道:'隻盼再挨兩拳,便……便化解了這場劫數。'我聽他說話氣息不屬,突然心念一動:'看來他運起"金剛不壞體"神功之時,不能說話,我何不引他說話,突然一拳打出。'便道:'倘若我在一十三拳內打傷了你,你保得定我師父定會來見我麽?'他道:'他親口跟我說過的……'就在此時,我不等他一句話說完,呼的一拳便擊向他小腹。這一拳去勢既快,落拳又低,要令他來不及發動護體神功。"哪知道佛門神功,隨心而起,我的拳勁剛觸到他小腹,他神功便已布滿全身。我但覺天旋地轉,心肺欲裂,騰騰騰連退七八步,背心在一株大樹上一靠,這才站住。謝遜慘然嘆道:"我便是要利用他宅心仁善,你們料得不錯,我揮掌自擊天靈蓋,雖是暗伏詭計,卻也是行險僥幸。倘若這一掌擊得不重,他看出了破綻,便不會過來阻止。十三拳中隻剩下最後一拳,七傷拳的拳勁雖然厲害,怎破得了他的護身神功?那時要找我師父報仇之事,再也休提。當時我孤註一擲,這一掌實是用足了全力,他若不來救,我便自行擊碎天靈蓋而死,反正報不了仇,原本不想活了。"空見大師眼見事出非常,大叫:'使不得,你何苦……'立即躍將過來,伸手架開我右掌,我左手發拳擊出,砰的一聲,打在他胸腹之間。這一下他確是全無提防,連運神功的念頭也沒生。他血肉之軀,如何擋得住這一拳?登時內髒震裂,摔倒在地。"我擊了這一拳,眼見他不能再活,陡然間天良發現,伏在他身上大哭起來,叫道:'空見大師,我謝遜忘恩負義,豬狗不如!'"

人物結局

謝遜道:"空見大師見我痛哭,微微一笑,安慰我道:'人孰無死?居士何必難過?你師父即將到來,你須得鎮定從事,別要魯莽。'他一言提醒了我,適才這一十三拳大耗真力,眼下大敵將臨,豈可再痛哭傷神?于是我盤膝坐下,調勻內息。哪知隔了良久,始終不見我師父到來。我心下詫異,望著空見大師。"這時他已氣息微弱,斷斷續續的道:'想……想不到他……他言而無信……難道……難道甚麽人忽然絆住他麽?'我大怒起來,喝道:'你騙人,你騙我打死了你,我師父還是不出來見我。'他搖頭道:'我不騙你,真是對你不起。'我狂怒之下,還想罵他,忽然想起:'他騙我來打死他自己,于他有甚麽好處?我打死他,他反而來向我道歉。'不由得萬分慚愧,跪在他的身前說道:'大師,你有甚麽心願,我一定給你了結?'他又是微微一笑,說道:'但願你今後殺人之際,有時想起老衲。'"這位高僧不但武功精湛,而且大智大慧,洞悉我的為人。他知道要我絕了報仇之心,改做好人,那是決計辦不到的,他說了也不過是白說,可是他叫我殺人之際有時想起他。五弟,那日在船中你跟我比拚掌力,我所以沒傷你性命,就是因為忽然間想起了空見大師。"張翠山萬想不到自己的性命竟是空見大師救的,對這位高僧更增景慕之心。謝遜嘆道:"他氣息愈來愈弱,我手掌按住他靈台穴,拚命想以內力延續他的性命。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氣,問道:'你師父還沒來麽?'我道:'沒來。'他道:'那是不會來的了。'我道:'大師,你放心,我不會再胡亂殺人,激他出來。但我走遍天涯海角,定要找到他。'他道:'嗯,不過,你武功不及他……除非……除非……'說到這裏,聲音越來越低。我把耳朵湊到他的嘴邊,隻聽他道:'除非……能找到屠龍刀, 找到……找到刀中的秘……'他說到這個'秘'字,一口氣接不上來,便此死了。"

空見大師喪身洛陽,屍身骨骼盡數震斷,外表卻一無傷痕,極似是中了崆峒派"七傷拳"的毒手。

人物品格

舍己為人,是任何社會都公認的至高美德。若什麽地方發生了災禍,有人奮不顧身地進入災場救人,這人必被視作英雄對待;若他為了救人而失去生命,他的偉大犧牲必然永遠為人紀念。但是,在現代商業社會,願意舍己為人的人實在太少了,有不少人甚至認為舍己為人是愚蠢的行為,心地仁慈的人容易受騙上當,在這些人的眼中,他的犧牲不但不值得敬佩,反而顯出他的頭腦不夠精明,值得輕視。

從這種現代商業社會的眼光看,空見神僧不過是個善心的傻瓜。他為了說服謝遜不再濫殺無辜,甘願受他一十三拳而不還手,終于在他的"七傷拳"下喪命。

空見神僧這樣做,可說是受了成昆的騙。成昆假意懺悔,求少林收為弟子,空見神僧收了成昆為弟子,為他剃渡改名圓真之後,成昆便騙空見去找謝遜。

謝遜到處大開殺戒,無非為逼成昆現身,他有什麽理由要打空見一十三拳?隻因空見答應他,這一十三拳若打得傷他,成昆便會現身,與謝遜了卻恩仇。豈料成昆根本無意現身,空見在謝遜拳下重傷,臨死才明白原來這是成昆陷害謝遜的好計。空見若能除掉謝遜固然好,謝遜打死了空見,不但與少林結下深仇,更惹起武林公憤,那更大佳。果然,成昆的奸計達到目的。

從一個角度看,空見的慈悲心,被成昆利用了作殺人利器。

但這個看法是片面的。空見雖然中了成昆之計,但他仍是達到了目的,他的偉大精神感動了謝遜,終于使他"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謝遜以卑鄙奸計打死空見,大感後侮,自動提出說依從空見臨死的要求,空見就說:"但願你今後殺人之際,有時想起老衲。"

就是一念之仁,謝遜放過了張翠山和殷素素,這樣,世上才能有張無忌,而最後是無忌激起的慈愛之心,終使謝遜的一生怨憤得到化解。

空見的犧牲,絕對是有價值的,他大仁大智大勇的舍己行為,永遠使《倚大屠龍記》的讀者感動。

但是空見也是迂腐的,你死了,謝遜就不會再作惡了嗎?這是不可能的,與其說是空見救了張翠山,倒不如說是張無忌的主角光環拯救生父,不致喪命!除惡即是行善,空見完全可以擒拿下謝遜,關起來,再把成昆也設法抓來,化解仇恨!但正是因為他的迂腐,致使江湖之上的腥風血雨因霹靂門師徒而展開,自己還徒勞送了性命,何苦來哉!

佛學常見辭彙

【空見】1.撥無因果的邪見。2.執著于空的見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