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阿維葉

穆阿維葉

穆阿維葉( Muawiyah公元600-680),阿拉伯帝國的早期奠基人之一,伍麥葉王朝的創立者,伊斯蘭歷史上政績最為突出、地位最為顯赫,然而爭議聲最為劇烈的政治家、軍事家、宗教領袖之一。

  • 中文名稱
    穆阿維葉
  • 民族
    阿拉伯人
  • 出生日期
    600年
  • 逝世日期
    680年
  • 職業
    政治家,軍事家,宗教領袖
  • 信仰
    伊斯蘭教
  • 主要成就
    建立阿拉伯海軍建立伍麥葉王朝

人物簡介

​穆阿維葉( Muawiyah公元600-680),阿拉伯帝國的早期奠基人之一,伍麥葉王朝的創立者,伊斯蘭歷史上政績最為突出、地位最為顯赫,然而爭議聲最為劇烈的政治家、軍事家、宗教領袖之一。 

穆阿維葉(Muawiyah公元600-680年),阿拉伯帝國伍麥葉王朝首任哈裏發(公元661-680年在位)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阿拉伯王權政治的開山鼻祖,伊斯蘭歷史上備受爭議的政治人物。

穆阿維葉是麥加貴族領袖阿布·蘇福揚之子。

艾布·蘇福揚曾是先知穆罕默德傳教事業的敵對勢力首領,公元628年後,在穆罕默德及其麥地那穆斯林社群組織強大政治軍事壓力下,蘇福揚父子皈依了伊斯蘭,並成為穆斯林社群組織高層領導人之一。

穆罕默德逝世後,蘇福揚覬覦穆斯林社群組織領導權,但眾望所歸的先知岳父阿布·伯克爾登上了哈裏發之位。相傳,蘇福揚為此悻悻留下一句話:這是一個錯誤,需要流血才能洗清這個錯誤!

穆阿維葉少年時代曾跟隨父親參加過反對穆罕默德傳教事業的軍事行動,成年後繼承了父親的堅毅、謀略和野心,是伍麥葉家族整體皈依伊斯蘭後產生的第一個能力最強、上升速度最快,攫取軍政權力最高的家族利益代表。

穆阿維葉與先知開創的穆斯林社群組織第三任哈裏發奧斯曼·本·阿凡(644-656年在位)同屬麥加伍麥葉家族。

公元656年奧斯曼·本·阿凡被來自埃及伊拉克的叛軍殺害後,先知的女婿兼堂弟阿裏·本·塔裏卜繼任第四任哈裏發(656-661年在位)。阿裏勇敢、慷慨、寬容,是個對穆斯林社群組織和伊斯蘭傳教事業忠貞不二,且勇于身體力行的阿拉伯騎士。但穆阿維葉對阿裏·本·塔裏卜哈裏發地位的合法性表示質疑。

公元657年,穆阿維葉以敘利亞總督兼北線方面軍司令的身份向阿裏作出武裝挑釁,雙方爆發了數萬人參與的血腥對抗,史稱隋芬戰爭。結果,阿裏軍事上取勝,政治上敗北,穆斯林社群組織內部首次出現政治大分裂。

公元661年,阿裏·本塔裏卜在返回庫法清真寺的途中遭激進分子武裝暗殺。穆阿維葉依靠強大軍事實力,順理成章繼任穆斯林社群組織哈裏發,並宣布已經敗北的阿裏殘餘勢力為非法。

穆阿維葉是伊斯蘭歷史上第一個將穆斯林社群組織管理方式由舒拉製(民主協商製)轉換為封建君主製的阿拉伯政治家,他所建立的王權政治國家,也被稱為伍麥葉王朝,並在其後1200多年漫長時間裏,不管是阿拉伯人波斯人主導的阿拔斯王朝、還是突厥人主導的奧斯曼王朝,其政治製度幾乎沒有發生任何改變。

公元750年,延續了90年的伍麥葉王朝在什葉派和另一伊斯蘭政治派別--阿拔斯派--的合謀作用下土崩瓦解。穆阿維葉作為前朝的創立者,從此被什葉派和遜尼派共同描述為一個背叛先知使命、用陰謀詭計篡奪穆斯林社群組織領導權的無恥小人,而在西方歷史學家的敘事中,穆阿維葉則被譽為"阿拉伯王權政治的開山鼻祖"。

穆阿維葉的生平幾乎縱貫整個公元七世紀,先後經歷了伊斯蘭興起之前的蒙昧時代、伊斯蘭興起之後的先知傳教時代、第一代哈裏發艾布·伯克爾時代、第二任哈裏發歐麥爾·哈塔卜時代、第三代哈裏發奧斯曼·本·阿凡時代和第四任哈裏發阿裏·本·塔裏卜時代。

伊斯蘭興起之前,貴族出身、受過良好教育的穆阿維葉是其父親艾布·蘇福揚所領導的麥加多神教反伊斯蘭聯盟的骨幹分子。

公元628年被迫皈依伊斯蘭後,穆阿維葉以其過人的組織才華和良好的教育背景深得先知穆罕默德的器重和信任,先後擔任先知秘書(錄事)、《古蘭》抄寫員和前線監軍(特派督察員);先知去世後,由于艾布·伯克爾與艾布·蘇福揚青年時代深厚私交關系,穆阿維葉從前線監軍一躍而成為穆斯林大軍支隊司令;緊接著,歐麥爾·哈塔卜的10年軍事擴張為穆阿維葉施展軍事才華提供了舞台;到公元644年奧斯曼·本·阿凡繼任哈裏發時,穆阿維葉已是重權在握的阿拉伯海軍建立人、首任海軍司令、北線方面軍總指揮兼敘利亞行政總督,其權力重量與勢力範圍已與資深穆斯林領導人阿裏·本·塔裏卜不相上下。

但是,從歷史發展的角度看,穆阿維葉的主要歷史功績與其說在伍麥葉王朝建立之前,不如說在伍麥葉王朝建立之後。

如果說公元662年對小亞細亞的征服隻是穆阿維葉作為王朝新君主在對外擴張上小試牛刀的話,那麽,公元669年和674年兩次對君士坦丁堡圍攻的失利,以及公元678年退軍和約的簽訂,則是對穆斯林對外擴張戰爭的首次終結;而公元679年他臨死前對自己兒子葉齊德繼任哈裏發的提名,則把穆斯林的國家治理機製一次性地從傳統哈裏發選舉製徹底轉換為王朝政治主導下的君主世襲製,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從此進入了一個逐漸世俗化的新時代。

地方行政總督、書記官和法官不是穆阿維葉首創,而在四大哈裏發時代已經有之。穆阿維葉的作為在于,他在繼承四大哈裏發已有管理機能的基礎上完善和量化了國家官僚體系,並強化了自己本人在政治、軍事、宗教三方面合一的至高無上權威。

整個伍麥葉王朝時代,作為遊牧部落傳統議事形式的部落貴族會議和部落代表會議一直在國家事物管理中存在,並發揮著固有的作用,且具有與其相匹配的權力。因此,歷史學家解釋說,穆阿維葉時代的中央集權事實上遠未達到波斯帝國和拜佔庭帝國那樣的精密程度。而更完善、更條理化的國家官僚政治體系和常備軍建設,要到阿卜杜·馬立克(685-705)時代才完全確立。因而,嚴格地說,穆阿維葉時代,實際上隻是一個過渡期。

作為阿拉伯帝國的重要奠基人和穆斯林王權政治的始作俑者,穆阿維葉是將宗教領袖、軍事家和政客三重角色結合得最好的一位世界級梟雄。作為宗教領袖和軍事家,穆阿維葉將阿拉伯帝國的王權霸業與伊斯蘭文化復興事業同步發揚光大;而作為政客,穆阿維葉在奪權與維權過程中所顯示得高超技巧,其接替者幾乎無人能與之比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