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齊亞·哈克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1924年8月12日-1988年8月17日,英語:Muhammad Zia-ul-Haq 烏爾都語: محمد ضیاءالحق ),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軍政府總統(1978年9月16日至1988年8月17日)。

  • 中文名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
  • 出生地
    印度北方邦
  • 出生日期
    1924年8月12日
  • 逝世日期
    1988年8月17日
  • 信仰
    伊斯蘭教
  • 職業
    巴基斯坦總統、獨裁者
  • 畢業院校
    台拉登印度皇家軍事學院

人物概況

生于英屬印度北方邦,後隨家庭遷往印度旁遮普省賈朗達爾市。1945年畢業于台拉登印度皇家軍事學院,二戰末期在英國部隊中服役,參加英印軍在緬甸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地作戰。印巴分治後,齊亞·哈克在巴基斯坦奎達任指揮官和軍校教官。1955年畢業于巴基斯坦指揮和參謀學院。1959年、1963年兩度赴美國裝甲兵軍官進修學校和參謀軍官進修學校進修。1965年、1971年參加印巴戰爭。1969年,被派往約旦援助其選練軍隊。回國後于1972年升為巴基斯坦第三軍軍長,受命審判當年針對阿裏·布托政府發動未遂政變的軍官,同時被授予少將軍銜。于1975年晉升中將,1976年年3月1日越級出任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晉升上將,被認為是阿裏·布托的親信之一。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穆罕默德·齊亞·哈克

1977年7月5日突然發動軍事政變,推翻阿裏·布托政府,自任軍事管製首席執行官和軍事委員會主席。1978年9月,在前任總統法茲爾·伊拉希·喬德裏任滿後,接任總統,並于1979年不顧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將阿裏·布托以謀殺未遂的罪名處死。1980年宣布巴基斯坦經濟伊斯蘭化的三年計畫,使巴基斯坦經濟發展和人均收入躍居南亞地區首位。1977年、1980年和1982年曾3次訪華。1984年,穆罕默德·齊亞·哈克舉行公民投票,宣布獲得大部分選民支持,于1985年3月23日正式連任總統。但1988年8月17日,穆罕默德·齊亞·哈克一行在乘專機返回伊斯蘭堡時,專機發生爆炸,他和機上人員全部遇難。

發動政變

1977年7月5日,巴基斯坦電台向全世界報道了一條重大新聞:在格林尼治時間2時30分,巴基斯坦武裝部隊接管了政權,並且對包括阿裏·布托總理在內的巴基斯坦人民黨全部政治領導人以及巴基斯坦全國聯盟的領導人實行拘捕。軍方發言人聲稱:巴基斯坦的局勢正常,全國各地都很平靜。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穆罕默德·齊亞·哈克

這次政變是在阿裏·布托政府和反對黨巴基斯坦全國聯盟會談失敗之後不到24小時發生的。

軍隊成立了由三軍司令組成的軍事委員會,總參謀長齊亞·哈克將軍擔任軍政府的首腦,這表明從1971年以來一直延續下來的巴基斯坦文官統治宣告結束。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將軍,參軍後一帆風順。1972年3月1日,阿裏·布托總理越過四名軍階比他高的將領,將他破格提升為上將陸軍總參謀長,使他成了軍隊中的第二號人物。

對于這次政變,齊亞·哈克說,他原先並未打算介入布托總理和反對派長達四個月的糾紛,但作為最後手段,他採取了行動。他在伊斯蘭堡向200名官員發表講話,表示軍事接管隻保持三個月,目的是要在今後三個月裏為選舉奠定應有的基礎。穆罕默德·齊亞·哈克很快釋放了布托,並承諾在三個月後舉行大選。但是,隨著布托很快恢復聲望,哈克開始採取各種手段阻止其再度當選,于1977年9月再次逮捕布托,並于1977年10月1日宣布取消大選。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在政變後到卡拉奇視察,受到了當地民眾的熱烈歡迎。當他向國父真納的墓地獻花圈時,聚集在那裏的幾百人中有人喊出了"哈克將軍萬歲"的口號。齊亞·哈克說他將鼓勵被廢黜的布托參加10月份的競選。有人問他:"如果布托參加競選並且獲勝,你對他會怎樣?"齊亞·哈克回答說:"他就當總理,我當陸軍參謀長。 我將比以前更利索地向他敬禮。"齊亞·哈克在會見合眾國際社記者時還談到過去他曾多次警告布托,除非同反對黨達成協定、結束暴力沖突,否則軍隊將發動政變奪取政權。他認為布托的代理人3月份操縱全國選舉造成了歷時四個月的政黨間的暴力沖突。他說:"操縱選舉並不是布托搞的,而是布托的部下和行政人員搞的,他們渴望以此來表明他們對布托的忠誠,真是太多餘了。"

齊亞·哈克將軍首先會見了反對黨巴基斯坦全國聯盟主席馬哈茂德,後來又會見了布托,主要討論了這個國家的政局和預定在10月份舉行的大選。事後,哈克對記者說:"軍隊對執政黨和反對黨雙方的政治活動家是同樣尊重的。"

接著,兩派領導人獲準在拘留地會見各自的人員。

布托遇害

7月28日,布托和其他15名政治家在被關押20多天後獲釋。齊亞·哈克分別同他們舉行了會談。他把已頒布的在競選期間各政黨必須遵守的一些條例告訴了他們。條例中規定,凡是阻撓、妨礙或宣傳反對舉行大選的人,都要被判處七年徒刑。

布托的人民黨是巴基斯坦的一個大黨,布托出獄後對競選充滿了信心。他對記者說:"隨著時間的流逝,你們可以看出,不管怎樣用不正當的手段對付我,人民是支持我的。"

有的記者問布托,如果他重新當選總理,對趕他下台的將領將採取什麽態度?布托回答說,他沒有報復心,不想改組武裝部隊。

從布托的家鄉拉卡納到卡拉奇,布托沿途受到成千上萬民眾的歡迎,他一路進行競選演說,對選舉充滿了信心。

在布托進行競選活動時,有兩名政界反對派領導人曾要求審訊布托"對社會、國家和個人犯下的罪行"。由軍方組成的調查班子也在進行著調查工作,重點調查傳聞中的布托在執政五年半期間的貪污、政治謀殺和其他的營私舞弊行為。

顯然,齊亞·哈克要阻止布托參加競選是不可能的,甚至阻擋布托當選也是不可能的。因而,齊亞·哈克在會見布托時,在公眾場合,都對布托及其人民黨參加競選表示歡迎。但與此同時,軍方亦在抓緊調查布托的上述"罪行"。布托明白齊亞·哈克的用意,他說:"軍管當局要我們參加競選,但是希望我們落選。"布托也曾當面 對齊亞·哈克說:"對一個政治家來說,名譽和尊嚴比選舉結果更重要。"他希望到法庭去為自己辯護。

但是,齊亞·哈克掌權,布托在野,他有足夠的權力對付布托。他曾在公開場合說,布托政府的錯誤已經開始被揭露出來,軍隊正在調查。齊亞·哈克又說,軍管政府採取不對政治領導人起訴的政策,因為"那樣的話可能被誤解為我們支持一方","我們將把足夠的材料--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一一留給新政府去處理。"齊亞·哈克接著把講話的重點轉移到布托身上,他說,拉合爾有些人已經控告前總理和其他已下台的官員授意製造政治性謀殺和綁架。如果非軍事法庭對布托起訴,布托"應該作為一個公民承擔其事",如果布托覺得冤枉,他有權申訴。

齊亞·哈克還就布托抱怨軍政府逮捕人民黨工作人員一事說:"有些反社會分子使百姓提心吊膽,我們把他叫作匪徒。巴基斯坦人民黨內不幸有許多匪徒,是匪徒就要抓。"于是軍政府大肆逮捕人民黨的要人,僅在1977年8月7日便有100多人被捕。

8月8日,布托乘飛機自穆爾坦飛往拉合爾,大約有1萬名民眾集會歡迎。軍政府派出警察阻擋人群,說這種集會違反了軍政府不準舉行政治集會的禁令,集會民眾和警察發生了沖突。這期間,在軍政府掌握的報紙上天天都載有布托的"劣跡",而且把公眾團體和布托政敵提出的審判布托的要求都登在報上。言論亦能殺人,輿論的導向是很厲害的,在輿論的攻擊、瓦解下,大批人要求退出人民黨。

1977年9月上、中旬是巴基斯坦動蕩不安、也最有戲劇性的時期,齊亞·哈克等對布托再捕--再放--再捕,觀察家評論道:軍政府對布托提出的刑事罪和政治罪種類很多、內容模糊。幾乎可以肯定,如果其中一條罪名還打不倒他的話,另外一條 罪名就可以把他打倒。總之,軍政府的目的很明顯,就是一定要打倒布托。與此同時,齊亞·哈克宣布了與法律相矛盾的決定,禁止定了罪的候選人參加競選。

1977年9月19日,巴基斯坦人民黨在拉瓦爾品第舉行競選集會,這次集會大約有10萬人參加,布托夫人代表丈夫出席了集會並講話,集會給予布托有力支持,並要求釋放布托。與此同時,布托的律師依據法律認為,軍事法庭審判布托是侵犯了布托按照法律所應享受的權利,並要求準許他保釋布托。

1977年9月20日,法院開庭審理布托案件。布托的律師指責齊亞·哈克為了不讓布托參加競選而把他逮捕,並說軍政府偏愛反布托的巴基斯坦全國聯盟,要求軍政府于9 月24日再次開庭審理布托案件,並讓布托出庭。

軍政府駁回了上述要求,並宣布:布托犯下了極其嚴重的罪行,其中包括叛國罪。齊亞·哈克撤了首席法官的職。1977年10月1日,齊亞·哈克在電台和電視台廣播中宣布,原定舉行的大選延後進行,並且下令禁止政治活動。

多數觀察家認為,齊亞·哈克取消這次大選,就是第二次政變。不僅如此,在對布托案件審理了半年之後,1978年3月18日,巴基斯坦高等法院指控布托策劃了1974年政治謀殺案,而以政治謀殺罪判處布托絞刑,另外四個同謀者被判處死刑。

此後,齊亞·哈克不僅鎮壓了布托的支持者,還駁回了布托的抗訴。觀察家認為, 齊亞·哈克的想法是:如果讓布托活下去,他就會成為現政權的一切反對派重返政壇的旗幟。為此,必須除掉布托,即使激起布托支持者的反抗和一些強有力的鄰國的憤怒也在所不惜。

事實正是如此。巴基斯坦軍政府宣布絞死布托的決定之後,世界輿論大嘩,各國政要深表震驚,紛紛致電或發表聲明、呼吁,要求齊亞·哈克重新考慮對布托的判決。

對此作出反應的包括時任聯合國秘書長瓦爾德海姆、美國總統卡特等20多個國家和組織的領導人及代表。但齊亞·哈克心硬如鐵,他不止一次地對記者說,一些國家元首和世界領導人發出的為布托減刑的呼吁,大部分是出于私人關系。他說,有些是誠心誠意的,有些"隻不過是一種形式","我們不能接受這些勸告,如果接受,我們最好下台。"

中布關系

布托政府與中國的關系非常友好,中國政府不惜一切代價搭救布托,多次通過聯合國和駐巴大使等外交渠道向巴軍方傳話,希望能夠釋放布托。對于中方的努力,哈克隻是哼哼哈哈、加以搪塞,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多次求見齊亞·哈克,懇求他放過布托,哈克深感厭煩,最後甚至躲起來,避著中國大使不見。美、英等西洋大國也要求巴軍方能夠公正對待布托,法國總統直接給齊亞·哈克寫信,要求允許布托流亡國外,並表示願為布托提供安全的避難之所。甚至連布托昔日的對手、印度總理英迪拉·甘地也發表聲明,衷心支持布托,要求放過他一命。然而在強大的國際壓力下,齊亞·哈克反而認為,釋放布托可能對自己的統治產生不利影響,于是他下定決心消除後患。不久,在哈克授意下,巴國最高法院以4比3的微弱多數票,決定處決布托。為此,至今很多國家還對齊亞·哈克持完全否定的評價,視之為暴君與罪徒。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穆罕默德·齊亞·哈克

1979年4月4日凌晨,布托在拉瓦爾品第地方監獄被秘密處決。臨刑前,他做了最後一次禮拜,然後,悲憤陳詞,從容就刑,時年51歲。

人們說,阿裏·布托沒有權力,沒有官銜,也沒有金錢,可他永遠擁有了巴基斯坦億萬人民的心。

主要政績

穆罕默德·齊亞·哈克當政的11年中,大力發展國內生產,促進國際貿易。在其治理下,巴基斯坦經濟有了較大的發展,國民經濟平均成長率為63%,年人均收入達390美元,居南亞各國之首。

在國際事務中,齊亞·哈克奉行獨立的不結盟的和平外交政策。在伊斯蘭世界,在不結盟運動和聯合國講壇上,巴基斯坦主持公道,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贏得了第三世界國家的好評。他強調巴基斯坦願意同所有國家,特別是同鄰國保持和平友好關系;主張建立"南亞和平區"或南亞和印度洋"無核武器區";支持巴勒斯坦、南部非洲等人民的鬥爭;堅決反對超級大國的霸權主義和侵略擴張政策;強烈譴責蘇聯入侵阿富汗,要求蘇聯軍隊無條件撤出阿富汗;支持高棉人民反對越南侵略的鬥爭,要求越南根據聯合國決議撤出它的侵柬部隊。

國際社會為了表彰齊亞·哈克和巴基斯坦對世界和平和國際合作所作的貢獻,授予他1981年國際和平和合作金獎。齊亞·哈克是一名虔誠的伊斯蘭教徒。

哈克總統主張發展同中國的友好關系,在位期間,巴基斯坦同中國保持著緊密的關系,他本人曾多次訪問中國。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後,哈克向美國靠攏,在其支持下加強軍事力量,反對蘇聯的擴張。在他的領導下,巴基斯坦接納了300萬阿富汗難民,美國和阿拉伯國家對阿富汗聖戰者組織的支援源源不斷地通過巴基斯坦進入阿富汗。這些政策扭轉了西方國家和阿拉伯社會對其的態度,使其走出了執政後的困難時期。

在西方國家的經濟援助下,巴基斯坦保持了穩定的經濟成長,實現了糧食自給。在伊斯蘭神學協會的支持下,哈克在巴基斯坦社會推行伊斯蘭教思想,鞏固了統治基礎。但齊亞·哈克執政期間,成功和失誤並行,功名和危險同在。由于齊亞·哈克在巴基斯坦實行的是軍人獨裁統治,他的政敵無時不在暗算他。

1982年秋,齊亞·哈克從外地視察返回拉瓦爾品第,正當齊亞·哈克的座機在首都上空盤旋降落時,一枚飛彈向飛機射來,擦著飛機飛過。飛彈是從拉瓦爾品第的郊區發射的,由于發射比較匆忙,沒有雷達、通訊等方面的配合而偏離了方向。

齊亞·哈克是軍人出身,自然在軍中有很高的聲望,但由于巴基斯坦援助阿富汗遊擊隊的武器太多,在軍隊裏,特別是中級軍官中怨聲迭起。

1984年,齊亞·哈克舉行公民投票,宣布獲得大部分選民支持,于次年正式連任總統。此後,齊亞·哈克宣布宣布取消軍法管製,把行政權力移交給新組建的文官政府,開始民主化進程。1988年8月17日,其座機在巴哈瓦爾普爾上空凌空爆炸,哈克和包括美國駐巴大使在內的30人當場死亡。死後,巴基斯坦政府為其舉行了國葬,將其葬于費薩爾清真寺南側。美國、蘇聯等國領導人均發唁電,印度為其哀悼三天,時任聯合國秘書長佩雷斯·德奎利亞爾也予以其高度評價。

爆炸喪命

1988年8月17日下午3時50分左右,巴基斯坦總統齊亞·哈克在觀看軍事演習後,乘飛機返回拉瓦爾品第。飛機在空中起火爆炸,齊亞·哈克總統與29名隨從全部遇難。訊息傳出,全世界為之震驚。齊亞·哈克總統罹難,標志著他對巴基斯坦11年統治的結束。

1988年8月17日,齊亞·哈克從伊斯蘭堡機場乘坐C-130座機,前往巴基斯坦靠近印度的巴哈瓦爾普爾,視察駐守在那裏的部隊,並觀看了美國提供的新式坦克在沙漠中的作戰演習。隨行的有巴基斯坦三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阿赫塔爾·阿卜杜勒· 拉赫曼上將等高級軍官和總統新聞秘書沙利克等高級官員,美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阿諾德·拉斐爾先生和美國駐巴基斯坦國防代表處主任赫伯特·沃森準將也同機前往。齊亞·哈克興致勃勃地觀看了這場軍事演習,並對參加演習的將士發表了講話。

下午3時30分,齊亞·哈克一行又登上C130座機,準備返回拉瓦爾品第。3時47分,飛機從巴哈瓦爾普爾的機場起飛,同時起飛的還有兩架護航的飛機。機隊起飛後僅幾分鍾, 護航機上的駕駛員突然向地面報告說,總統座機冒出煙霧和火花。報告話音剛落,緊接著又傳來護航機駕駛員驚慌失措的呼叫聲:"總統座機起火爆炸!"事後,據地面的目擊者說,他們看見總統座機在該地區上空盤旋了兩周,接著就聽見兩聲爆炸聲, 其間相隔約5秒鍾。一位當時正在茶館喝茶的當地村民事後說,他相信其中一聲爆炸是在半空中,而另一聲則是在飛機墜地撞毀時。兩架直升機趕到出事地點,但由于火勢猛烈,他們無法進入墜毀飛機周圍200公尺內。大部分殘骸散落在直徑不到 40米的小地帶裏,而且完全被大火吞噬。可以辨認的最大部件是一個機翼,另一個機翼跌落在離飛機墜毀地點一公裏遠的地方。齊亞·哈克和他的29位隨行人員全部遇難,他們的遺骸與飛機殘片散落在一片空地上,其中一些人、包括齊亞·哈克總統的遺體是靠他們身上佩帶的勛章才被辨認出來的。

身後褒貶

齊亞·哈克遇難的訊息傳到巴基斯坦,舉國沉浸在震驚和悲痛之中。

齊亞·哈克掌權11年,這些年中有動亂也有穩定和發展,動亂是短期的,穩定和發展是長時間的。齊亞·哈克處死了布托,人民黨負責人、布托遺孀和布托的女兒從來沒有停止過對他的攻擊。隨著一聲爆炸,齊亞·哈克與貝·布托之間的殺父之仇一筆勾銷了,但布托小姐表示,齊亞·哈克以暴力開始,也以暴力終結,在布托家族的眼裏,齊亞·哈克是一代暴君。

布托家族對齊亞·哈克的態度是可以理解的,但人們對齊亞·哈克褒大于貶,畢竟在他執政期間,巴基斯坦的經濟發展了,人民的生活水準提高了。

1988年8月20日,巴基斯坦政府和軍民為齊亞·哈克總統舉行了隆重的國葬儀式,70多個國家派代表團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參加了葬禮。

葬禮在伊斯蘭堡費薩爾大清真寺舉行。哈克總統曾為這座世界聞名的伊斯蘭建築主持了奠基儀式,他的遺體將安葬在這座清真寺的南側。

從這天的上午開始,就有絡繹不絕的人群和車輛自發涌向費薩爾大清真寺。許多人手舉齊亞·哈克總統的畫像,還有人打著悼念的橫幅,以至于費薩爾清真寺附近的道路水泄不通,人難走,車難行。

齊亞·哈克的遺體從空難現場運回伊斯蘭堡後,一直儲存在拉瓦爾品第的陸軍總部。早晨,軍隊將他的遺體護送到空軍總部,再從那兒用直升機運到伊斯蘭堡新總統府。

12時50分,哈克總統的靈車由新總統府徐徐開出,車上覆蓋著巨幅的巴基斯坦國旗,前有機車開道,後有新總統伊沙克·汗等政府官員的車輛護送。車隊沿憲法大道向清真寺前進,路兩邊站滿了為總統遺體送行的民眾。當靈車行至憲法大道第二路口時,許多民眾加入了送葬的隊伍。隨行的人群跑步緊跟車隊前進,揮淚為總統誦讀經文。

車隊到達費薩爾大清真寺時,總統的靈車改成炮車,由兩隊士兵用手牽引前進。 到達靈堂時,已到下午2時,安葬儀式正式開始。哈克總統的靈柩再改為由八名士兵抬著前進。巴基斯坦的高級官員和前來參加葬禮的外國官員步行隨靈柩前進,三軍儀仗隊肅立致敬,整個送葬隊伍在哀樂聲中緩緩行至墓穴處,兩旁的民眾不斷將鮮花和彩帶撒向總統的靈柩。千餘名阿訇齊聲誦起下葬經,在禮炮的轟鳴聲中,齊亞·哈克總統的靈柩被安放在墓穴中。伊沙克·汗總統為墓穴填了第一鏟土,其他巴基斯坦高級官員相繼填土,巴基斯坦三軍將領也為總統墓穴填土。

填土儀式完畢後,巴基斯坦高級官員、三軍將領和各國代表團依次敬獻花圈,百餘個花圈將墳墓堆成一座五彩斑斕的小山。

齊亞·哈克遇難後,許多國家表示震驚和悲痛。近鄰印度宣布哀悼三天,美國總統、日本天皇、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等致電表示哀悼。聯合國大會在哈克遇難的當天下午舉行特別儀式,悼念齊亞·哈克總統。聯合國大會秘書長在致聯大的聲明中,贊揚齊亞·哈克是一個具有遠見卓識的領導人,贏得了國際社會的普遍尊敬。

事故原因

齊亞·哈克的葬禮結束後,人們滿腹狐疑。

首先,齊亞·哈克座機的爆炸原因,是飛機的技術故障還是人為的破壞?齊亞· 哈克遇難的次日,由空軍司令員率領調查小組前往巴哈瓦爾普爾進行調查,美國也派了八名專家,其中有C-130型飛機製造廠家洛克希德公司的專家,共同分析事故原因。

調查小組調查了巴哈瓦爾普爾、木爾坦、伊斯蘭堡附近的查克拉拉空軍基地及中部城市拉合爾等地的500多人,並于1988年8月21日拘留了與齊亞·哈克總統座機爆炸事件有關的80多人,其中包括空軍保全人員、空軍地勤人員、行李理貨員、在座機起飛前曾向齊亞·哈克總統贈送芒果的人。此外,調查人員還在座機墜毀地點周圍六公裏的範圍內進行搜尋,收集C-130座機的各種殘存部件,以便確定定時炸彈爆炸的可能性,並將其中一些關鍵部件運往美國,請美國專家進一步鑒定。而美國派來的專家則在死者的遺體中尋找可能存在的爆炸碎片,以便進一步分析。

調查小組首先排除了技術故障和與另一架直升機相撞的可能性。巴基斯坦國防部的官員說:"這架C-130型運輸機有四隻引擎,是目前最穩定的運輸機。即使有三隻引擎因故停止工作,隻有一隻引擎在運轉,它也能繼續飛行。並且隻要有陸地,它就能降落。 在座機墜毀地區有許多空地,如果發生了技術故障,駕駛員肯定會用無線電先通知地面,然後再設法降落的,但駕駛人員沒有這樣做。"

由上述分析引起的話題是總統座機飛行的保障問題。巴基斯坦空軍參謀長哈基穆拉·汗中將于事發第二天說:"齊亞·哈克總統的座機是很安全的飛機,我們向來都對重要人物乘坐的飛機的飛行採取可靠的措施。"

他還說:" 8月17日,齊亞·哈克總統前往巴哈瓦爾普爾觀看裝甲部隊演習時,所有空軍基地都採取了超常規的安全措施,其中包括飛行控製和地面指揮。"

巴基斯坦駐聯合國大使在談到座機與另一架飛機相撞的可能性時,說:"不會的,因為在齊亞·哈克總統座機飛行時,附近不會有其他飛機。"

排除了飛機發生飛行故障的可能性後,接下來是對人為破壞的可能性的分析。關于破壞手段,調查組人員經過初步調查,否定了原來持有的看法,即齊亞·哈克總統座機可能受到了地對空飛彈的襲擊,因為這架C-130型座機的四隻引擎在失事後都完好無損。

經過分析,調查人員認為,可能是一枚遙控炸彈造成了這起爆炸事件。巴基斯坦國防部的官員說,這架C-130型軍用運輸機被改裝成總統座機時,內部曾作了特殊的改造,包括安裝座椅和桌子,炸彈有可能被放在這些地方。齊亞·哈克總統座機每次出動前都要在機場的飛機庫裏裝上集裝箱,箱內裝有椅子、桌子和其他設備。因此,有的專家認為,爆炸物極有可能就放在這個集裝箱裏。

也有的專家認為在齊亞·哈克總統座機起飛前最後一分鍾搬上飛機的、由地方知名人士向總統贈送的20箱芒果裏可能藏有炸彈,因為在飛機的殘骸裏找到了被焚毀的芒果箱。

還有一個值得調查的問題是:在飛機起飛之前,控製系統是否被人安裝了破壞物件?據了解調查小組內情的人說,美國專家正在研究駕駛艙發生爆炸的可能性。

最後,在飛機爆炸起火時,座機機組人員無聲無息。調查小組據此懷疑:駕駛艙裏某個地方曾經釋放出一種毒氣,致使駕駛員和副駕駛員失去了駕駛能力,從而造成了這場災禍。

身死誰手

如果上述分析成立的話,那麽誰是殺害齊亞·哈克的凶手?他們又是用什麽手段製造這起爆炸事件的?調查組經過反復調查,仍無法得出明確的結論。

根據調查,爆炸的各種可能原因均被排除。

關于誰是凶手的問題,一位西方分析家說,齊亞·哈克總統樹立了眾多的敵人,在巴基斯坦有幾十個反對他的組織,其中任何一個組織都可能這麽幹。在齊亞·哈克 執政的11年中,暗殺他的行動時常發生,隻是沒有成功罷了。

齊亞·哈克總統遇難後第三天,新總統伊沙克·汗在記者招待會上說,調查小組已排出了可能卷入爆炸事件的六種勢力。他們認為,齊亞·哈克總統最危險的敵人也許是阿布·尼達爾領導的巴基斯坦恐怖組織,因為巴基斯坦曾指控它的五名槍手參與了1986年在卡拉奇劫持美國泛美航空公司一架噴氣客機的事件,並缺席判處他們死刑。這個恐怖組織發誓要殺死齊亞·哈克總統。 經過分析,調查小組認為,極有可能暗殺齊亞·哈克的凶手是阿富汗情報機關"卡哈德"。1988年8月22日,美國國務院發表的一份題為《1987年全球恐怖主義類型》的報告中說,1987年全球發生的恐怖主義事件為189起,而阿富汗在巴基斯坦就策劃了127起。

美國官員在分析了齊亞·哈克被暗殺的細節後說,齊亞·哈克座機爆炸事件是一 次高明的行動,根據其手段分析,隻有阿富汗情報機關才有動機和能力來實施這樣的行動。

另外,在巴基斯坦內部也有一些勢力想置齊亞·哈克總統于死地,其中危險最大的是伊斯蘭中親伊朗的什葉教派。巴基斯坦1億穆斯林中有20%的人屬于這個教派,他們十分嫉恨齊亞·哈克與美國親近,也因哈克把巴基斯坦穆斯林中的遜尼教派樹為正統而倍加仇視,甚至認為屬于遜尼派的齊亞·哈克總統是1988年8月5日什葉派著名的宗教和政黨領袖胡申尼在白沙瓦遇刺事件的幕後策劃者,發誓要對齊亞·哈克總統實行報復。

調查人員也沒有排除巴基斯坦軍隊中心懷不滿的軍人進行破壞的可能性。任何外部的暗殺遇到的最大障礙便是齊亞·哈克周圍嚴密的保衛工作。他們認為,在這起暗殺齊亞·哈克的爆炸案中,無論採取什麽手段,都需要在軍隊中安插一隻"鼴鼠"。政府關押與此事有牽連的80名軍人,就是出于這種考慮。

調查組就有關齊亞·哈克總統座機事件寫出了許多調查報告。美國國務院收到這個報告後,對其進行了詳盡的研究。憑美國的先進技術,對此案進行研究並非難事,關鍵是掌握好公布的時機。據說巴基斯坦政府也要等到適當的時機才能公布調查的詳細結果。到那時,齊亞·哈克總統座機爆炸的疑雲才能解開。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