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摩薩台

穆罕默德·摩薩台

穆罕默德·摩薩台(波斯語:محمد مصدق‎;英語:Mohammad Mosaddegh ,1882年6月16日-1967年3月5日),1951年至1953年間出任民選的伊朗首相,但在1953年被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動的政變推翻。

摩薩台是一位作家、行政官員、律師、議員和政治家,具有王室和貴族背景。他在任伊朗首相期間實施漸進式的社會改革,包括推行失業補償金製度、立例規定僱主向患病或受傷的員工提供福利、以及解放佃農,令他們不再受地主強製勞役。此外,他又規定地主貢獻租金收益的20%到一個基金,用以資助一些比如興建公共浴堂、農村住房和害蟲防治等的市政發展項目。

摩薩台在首相任內最矚目的舉動,是把伊朗石油業國有化。在國有化以前,伊朗石油業自1913年起一直由英伊石油公司(後稱英國石油,簡稱BP)掌控,而英伊石油公司背後則由英國政府操控。摩薩台的決定令英政府相當不滿,在英國軍情六處要求下,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動了一場政變,成功在1953年8月19日推翻摩薩台,並在軍情六處授意下由伊朗將領法茲盧拉·扎赫迪(Fazlollah Zahedi)接任首相。這次政變的中情局代號為阿賈克斯行動,根據伊朗歷又被稱為"莫爾達德月28日政變"。政變後,摩薩台在獄中渡過三年,接著被軟禁家中,直至逝世。

  • 中文名
    穆罕默德·摩薩台
  • 外文名
    Mohammad Mosaddegh
  • 國籍
    伊朗
  • 出生地
    德黑蘭
  • 出生日期
    1882年6月16日
  • 逝世日期
    1967年3月5日

人物簡介

穆罕默德·摩薩台穆罕默德·摩薩台

摩薩台是一位作家、行政官員、律師、議員和政治家,具有王室和貴族背景。他在任伊朗首相期間實施穆罕默德·摩薩台漸進式的社會改革,包括推行失業補償金製度、立例規定僱主向患病或受傷的員工提供福利、以及解放佃農,令他們不再受地主強製勞役。此外,他又規定地主貢獻租金收益的20%到一個基金,用以資助一些比如興建公共浴堂、農村住房和害蟲防治等的市政發展項目。

摩薩台在首相任內最矚目的舉動,是把伊朗石油業國有化。在國有化以前,伊朗石油業自1913年起一直由英伊石油公司(後稱英國石油公司,簡稱BP)掌控,而英伊石油公司背後則由英國政府操控。摩薩台的決定令英國政府相當不滿,在英國軍情六處要求下,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動了一場政變,成功在1953年8月19日推翻摩薩台,並在軍情六處授意下由伊朗將領法茲盧拉·扎赫迪(Fazlollah Zahedi)接任首相。這次政變的中情局代號為阿賈克斯行動(Operation Ajax),根據伊朗歷又被稱為“莫爾達德月28日政變”。政變後,摩薩台在獄中渡過三年,接著被軟禁家中,直至逝世。

早年生涯

出身和教育

穆罕默德·摩薩台穆罕默德·摩薩台

穆罕默德·摩薩台在1882年生于德黑蘭一個顯赫世家,父親米爾扎·海得亞圖拉·汗是巴赫蒂亞裏人,在卡扎爾王朝的呼羅珊地區任職財政官員;而母親莎雅扎迪·泰傑·哈努姆是卡扎爾王朝儲君阿巴斯·米爾札的孫女和法特赫-阿裏·沙阿·卡扎爾(Fat'h-Ali Shah Qajar)的曾孫女。摩薩台的父親在1892年逝世時,他的叔伯獲任命為呼羅珊地區的稅務員,同時獲授“摩薩台·薩坦內”的稱號。摩薩台後來也獲得這個頭銜,但頭銜被廢除後,不少人仍以此來尊稱摩薩台。

1901年,穆罕默德·摩薩台迎娶波斯國王納賽爾丁·沙阿·卡扎爾(Naser al-Din Shah Qajar)的孫女扎赫拉·哈努姆(1879年-1965年),兩人育有二子三女。

穆罕默德·摩薩台在巴黎大學完成文學士和法學碩士課程,接著在瑞士的納沙泰爾大學(University of Neuchatel)攻讀法學博士課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摩薩台在德黑蘭大學任教,然後才開始悠長的政治生涯。

初涉政治

摩薩台因牽涉進伊朗憲政革命,從此展開政治生涯,他以24歲之齡從伊斯法罕當選為伊朗伊斯蘭議會議員,伊朗伊斯蘭議會是當時新近創立的波斯議會。為了抗議1919年簽訂的英波條約,摩薩台自我放逐到瑞士,新任的波斯首相哈桑·皮爾尼亞(Hassan Pirnia)在1920年邀請摩薩台擔任他的法務部長,但他在前往德黑蘭途中接受設拉子民眾請求擔任法爾斯省的首長。1921年,他被委任為財政部長,成為艾哈邁德·蓋瓦姆(Ahmad Qavam)的內閣成員,1923年6月轉任外交部長,繼而出任亞塞拜然的首長,並再度當選為伊朗伊斯蘭議會議員。

穆罕默德·摩薩台穆罕默德·摩薩台

1925年,支持禮薩汗的伊朗伊斯蘭議會議員提倡立法解散卡扎爾王朝,以禮薩汗為新國王(沙阿)。摩薩台對于禮薩汗自封為王一案投下了反對票,他認為這顛覆了1906年伊朗憲法。他在議會上發言,稱贊禮薩汗的政治成就,同時呼吁禮薩汗要尊重憲法忠守總理一職,而不是要成為沙阿。不過摩薩台的意見不被其他議員認同,議會在1925年12月12日廢黜艾哈邁德·沙阿·卡扎爾(Ahmad Shah Qajar),禮薩汗成為了波斯王國的新國王,他也是巴列維王朝的第一位君主。

1941年,英國在摩薩台的幫助下迫使禮薩汗讓位予兒子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1944年,摩薩台再度被選為議員,他與其他十八人組成的新政黨伊朗民族陣線得以進入議會,當中包括海珊·法特米、艾哈邁德·齊拉克扎德(Ahmad_Zirakzadeh)、阿裏·沙伊甘(Ali Shayegan)及卡裏姆·桑賈比(Karim Sanjabi),冀建立民主政治及削弱英國的影響力。

伊朗首相

支持石油國有化

伊朗末代國王巴列維伊朗的大部分石油庫存位于波斯灣地區,當地的石油由英伊石油公司開發並出口到英國。伊朗人逐漸意識到他們從英伊石油公司所得的石油實在微不足道,而英伊石油公司又拒絕了像阿美石油公司對沙烏地阿拉伯那般的“利潤平分”議案,再加上伊朗人不滿協約國侵佔伊朗,使石油國有化成為了伊朗人廣泛重視且盛傳的議題。

沙阿穆罕默德·禮薩·巴勒維在1950年6月提拔軍官哈吉·阿裏·拉茲馬拉(Haj Ali Razmara)為總理。哈吉·阿裏·拉茲馬拉在議會舉行前嘗試遊說議員反對石油全盤國有化,他提到“伊朗無法漠視國際義務,而伊朗本身也無法單獨經營石油產業”。在發表了這種意見的四天後,好戰的原教旨主義派系伊斯蘭敢死隊(Fadayan-e Islam)成員哈利勒·塔瑪色比(Khalil Tahmasebi)剌殺了哈吉·阿裏·拉茲馬拉。在一些主流的歷史文獻裏,這一系列事件卻被描述成不同的故事,“美國大使早前預測拉茲馬拉可能會被剌殺或與沙阿陷入權力鬥爭”。當這個看法得到一些考查和研究證實後,這引起了史學家的爭論。在爭取擴大石油專利權的談判破裂後,伊朗伊斯蘭議會及伊朗參議院分別在1951年3月15日和20日議決通過將英資運作的英伊石油公司收歸國有,接管伊朗的石油產業。

伊朗民眾黨是另一股促成石油國有化的力量,他們在1951年4月初策動了全國性的罷工和騷亂,抗議石油產業國有化的耽擱,同時表達對石油產業的低收入及惡劣居住環境的不滿。他們的行動加上民眾慶祝拉茲馬拉被剌殺使伊斯蘭議會的議員也受到影響。

當選首相

穆罕默德·摩薩台1951年4月28日,伊朗伊斯蘭議會以79票贊成、12票反對提名摩薩台為首相。沙阿意識到摩薩台的聲望及政治勢力俱增,于是任命他為首相。5月1日,摩薩台落實將英伊石油公司國有化,英伊石油公司到1993年到期的特許經營權被復原,其資產亦被沒收。由五名議員組成的委員會被指派到胡齊斯坦強製執行國有化的政策。

摩薩台政府不允許英國參與伊朗的石油產業,英國無從得到伊朗生產的石油,使英伊兩國的沖突升級。英伊石油公司以“將其僱員撤走”和告訴油輪船主“伊朗政府發出的收條不被國際市場接納”作出威脅,摩薩台遂終止了與英伊石油公司的談判。兩個月後,英伊石油公司把技術人員撤離,關閉煉油設施。在收歸國有化管治下,許多煉油廠缺乏煉油所需的專業技術人員。英國政府宣布對伊朗實施封鎖,加強其在波斯灣的海軍力量,並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提出申訴。

向以往由英國控製的煉油廠購買石油的買家也被英國政府威脅採取法律行動,英國也與其關系密切的國際石油公司達成共識,不去填補英伊石油公司留下來的空白,使伊朗的石油產業陷入停頓,油產量由1950年的241,400,000桶減至1952年的10,600,000桶。阿巴丹危機使伊朗的石油收益減至幾乎零,對摩薩台承諾的國內改革造成壓力。同時,英國石油公司和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在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和伊拉克增產石油,以彌補伊朗石油減產,故未對英國造成太大的影響。

到1951年末,摩薩台依然受廣大民眾擁戴,他在此時下令舉行選舉。雖然摩薩台在城市區域爭取到支持,在地方上卻是截然不同的局面,摩薩台的選舉改革方案(該方案賦予文盲人口獲得選舉權)受到保守派反對而難產便是一例,保守派的理由是這個方案“不公平對待過去四十年擁有投票權的愛國者”。

伊朗議會內的緊張局勢開始升級,國家收益銳減及地方對德黑蘭的不滿造成了經濟危機,保守反對派對摩薩台處理經濟危機缺乏耐性,同時民族陣線發動了“針對地主上級階層的宣傳戰”。

辭職與暴動

1952年7月16日,正值皇室認可摩薩台的新內閣,摩薩台運用首相的特權任命戰爭部長及參謀長,但遭到沙阿的堅拒,摩薩台旋即宣布辭職,以博得公眾的支持。

資深政治家艾哈邁德·蓋瓦姆(Ahmad Qavam)被任命為新首相。在他就職當天,他就計畫重啓與英國的磋商,以解決石油糾紛,這與摩薩台的政策大相逕庭。民族陣線與多個民族主義、伊斯蘭主義和社會主義黨派及團體以示威、罷工及遊行來回應,並支持摩薩台。伊朗的所有主要城市都出現了大罷工,德黑蘭的市集要關閉,德黑蘭、哈馬丹、阿瓦士、伊斯法罕及克爾曼舍合共250名示威者被殺或受重傷。

伊朗歷4月30日起的五天大遊行後,軍官們都將他們的部隊調回軍營,以免德黑蘭落入示威者手中。沙阿礙于局勢動蕩,隻得罷免艾哈邁德·蓋瓦姆,重新任命摩薩台為首相,並給予摩薩台之前爭取的軍事控製權。

復職與應急權力

較以往具有更大權力的摩薩台說服議會給予為期六個月的應急權力讓他可“頒布任何必要的法令來獲得債務償還能力及實施選舉、司法及教育改革”。摩薩台任命阿亞圖拉阿布-卡西姆·卡沙尼(Abol-Ghasem Kashani)為議會發言人。雖然卡沙尼轄下的伊斯蘭學者及伊朗民眾黨的關系緊張,但兩者都是摩薩台政治上的得力助手。

摩薩台利用這種權力開始鞏固民主政治製度,並限製非立憲的君主權力、削減沙阿的財政預算、禁止沙阿直接與外國使節聯系、將皇室領地轉移到國內,又將沙阿的孿生姐妹、熱衷政治的阿什拉芙·巴列維(Ashraf Pahlavi)驅逐。

1953年1月,摩薩台成功使議會把“應急權力延長十二個月”。在這種情況下,他頒布了土地改革法例,建立村議會,提高農民的生產份額,削弱了農村貴族的利益,並廢止了伊朗多個世紀以來封建的農村體製。

不過,由于受到英國的抵製,伊朗人的生活“日益貧困和不快”,摩薩台的政治盟友亦開始破裂,政敵叢生。

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一些伊朗人當英國間諜的影響,摩薩台政治聯盟的部分成員把矛頭轉向摩薩台,包括以工人為根基的勞工黨黨魁穆扎法爾·巴藻伊;曾經幫助摩薩台取締阿巴丹煉油廠、一度被視為摩薩台傳人的海珊·馬基,以及直言不諱的阿亞圖拉卡沙尼以“摩薩台批評英國的說話回敬他”。

摩薩台倒台

陰謀

摩薩台的政策越發令英國政府陷入窘局,尤其是英國失去了對伊朗石油產業的控製,英國也曾多番嘗試與摩薩台政府達成協定,但終告失敗。

英國自身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問題困擾,無法獨力解決與伊朗的爭端,英國希望假手美國解決問題。美國起初反對英國的政策,在美國多番嘗試調停失敗後,美國國務卿迪安·艾奇遜曾說英國“對伊朗的政策堅決且具破壞力”。到1953年初,德懷特·艾森豪威爾當選為美國總統,使美國政府對伊朗的政策產生了改變。

雖然摩薩台曾公開過他對社會主義的厭惡,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卻向美國表示“摩薩台逐漸傾向共產主義”,並害怕伊朗在冷戰的陰影下陷入蘇聯的勢力範圍。

隨著蘇聯的影響力擴大,英國政府擔心摩薩台會受到親蘇政黨伊朗民眾黨的影響,英美兩國遂開始抨擊摩薩台的政策會危害伊朗。

1953年1月,摩薩台與卡沙尼之間搖搖欲墜的關系更為緊張,卡沙尼反對摩薩台延長應急權力一年的要求。

阿賈克斯行動

1952年10月,摩薩台公然視英國為敵國,切斷了伊朗與英國的所有外交關系。同年11月和12月,英國情報人員建議美國情報機關攆走摩薩台。美國的德懷特·艾森豪威爾政府和溫斯頓·丘吉爾領導的英國政府同意合作鏟除摩薩台。1953年3月,美國國務卿約翰·福斯特·杜勒斯指示時任美國中央情報總監的弟弟艾倫·杜勒斯製定推翻摩薩台的計畫。

1953年4月4日,艾倫·杜勒斯同意撥款1,000,000美元用以“採取任何可導致摩薩台倒台的辦法”。駐德黑蘭的中央情報局人員不久後便針對摩薩台策動宣傳戰。根據《紐約時報》的報道,美國和英國的情報人員在同年6月初在貝魯特會晤,為這個計畫作最後的修訂,據後來披露的文檔,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的孫子、中央情報局近東及非洲主管克米特·羅斯福親自到德黑蘭指導行動。《紐約時報》在2000年披露了一份中央情報局文檔的部分內容,名為《秘密行動史-推翻伊朗首相摩薩台-1952年11月至1953年8月》。情報人員唐納德·威爾伯(Donald Wilbur)在這份檔案裏描述了詳細計畫,以及美國和英國政府所實施的行動。

整個阿賈克斯行動的重點在于說服沙阿頒布法令罷免摩薩台,沙阿早在多個月前也嘗試過這樣做。不過沙阿害怕作出這種很可能不受歡迎及合法性存疑的舉動,美國對此花費了許多心力和資金,包括以貂皮大衣及金錢賄賂阿什拉芙,使沙阿改變主意。

摩薩台察覺到針對他的陰謀,加強了對政府內部共謀者的註視。摩薩台進而“下令召開全國公投”以解散議會,他廢除了憲法所保障的不記名投票,以確保他在公投當中獲勝。1953年8月4日,全國公投在記名投票的狀況下進行,摩薩台贏得“99.9%的選票”。同年8月16日,摩薩台解散議會,但他的計畫弄巧成拙,反而讓中央情報局得利。

沙阿流亡

羅斯福向沙阿表示不論沙阿參與行動與否,美國也會著手進行該行動,沙阿終在1953年8月向中央情報局屈服,以書面法令的形式正式罷免摩薩台,這是憲法所允許的。沙阿以謹慎起見流亡到巴格達,並轉向義大利羅馬掩飾行蹤。沙阿簽署了兩份法令,一是罷免摩薩台,另一份則任命中央情報局屬意的軍官法茲盧拉·扎赫迪為首相。這些法令都在唐納德·威爾伯的計畫之內,他將之設計到讓外界覺得這是合法的行動,這可以透過解密檔案看到。中央情報總監艾倫·杜勒斯其後給唐納德·威爾伯一封嘉許信,以表揚他的計畫。該信件經已解密,而唐納德·威爾伯的自傳裏亦有刊載。

政變

羅斯福等人策動的大型示威席卷各地,一些被收買的部落成員也準備支援政變。被羅斯福收買且冒充成支持及反對君主的示威者在街頭爆發沖突,又搶掠和焚燒清真寺和報社,導致約300人死亡。1953年8月19日,一直在潛伏的沙阿支持者被中央情報局策動,他們由退役將軍、摩薩台內閣的前內政部長法茲盧拉·扎赫迪和諸如沙班·賈法裏等當地強人領導,並佔據了上風。在羅斯福的示意下,伊朗軍方亦採取行動,支持沙阿的坦克軍團沖入首都並炮轟首相官邸。摩薩台在暴徒洗劫官邸之前逃離,他在翌日向被中央情報局扶植的法茲盧拉·扎赫迪投降,不久後被收監在軍事監獄。

沙阿回歸

沙阿在1953年8月22日返回德黑蘭,摩薩台在不久後被軍事法庭裁定叛國,但扎赫迪和沙阿都同意恕免他的死罪(根據當時的法律可判處死刑),結果摩薩台被判監三年,他被單獨囚禁在一個軍事監獄裏,及後被軟禁在距離德黑蘭不遠處的家鄉,直至1967年3月5日逝世。

扎赫迪的新政府很快就與外國石油公司達成協定組成財團,“大量恢復伊朗石油輸出到全球市場”,美國和英國可分享伊朗石油最大的份額。美國則資助沙阿政府,包括軍隊及秘密警察薩瓦克的組建,直至1979年沙阿被伊朗伊斯蘭革命推翻。

人物影響

伊朗

在1979年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裏,美國陰謀推翻摩薩台成為了反美示威浪潮的號召力,時至今日,摩薩台仍是伊朗歷史裏最受歡迎的人物之一。不過,他的世俗主義和西式的作風使他並不受到霍梅尼的伊斯蘭政府的重視。

具有權勢的什葉派教士不再支持摩薩台被認為是他們擔心共產主義者會控製國家。有人認為在背棄摩薩台聯盟的成員當中,尤以阿亞圖拉阿布-卡西姆·卡沙尼和其他的教士至關重要,反映出阿訇在伊朗社會當中的重要地位,並且構成了伊朗伊斯蘭革命的預兆。失去了他們的支持意味著切斷了摩薩台與低下階層和廣大民眾之間的聯系,這對伊朗的任何民眾運動來說是致命的。

美國

艾森豪威爾政府雖然嚴詞反對摩薩台的政策,但美國在伊朗政變的角色在許多年來一直不為人知。艾森豪威爾在他的回憶錄裏憤怒地評價摩薩台,以不切實際和天真來形容他,但他並沒有承認過插手伊朗政變。

中央情報局牽涉政變一事終被揭發,導致了1970年代中央情報局及國會聽證會的爭論。支持者認為該政變是戰略必要,並贊揚中央情報局特工的效率,而反對者則稱該計畫是偏執、殖民色彩、不道德的。

2000年3月,美國國務卿馬德琳·奧爾布賴特表示了她對摩薩台被推翻感到懊悔:“艾森豪威爾政府相信他的行動是在戰略上是合理的,但那次政變卻對伊朗政局發展造成窒礙,這可以理解為何那麽多伊朗人憤恨美國的介入。”同年,《紐約時報》根據中央情報局的解密文檔對伊朗政變作出了詳細的報道。

摩薩台因他的舉世聞名、蔑視英國和爭取民主而被選為1951年時代年度風雲人物,其他在當年的候選人物包括美國國務卿迪安·艾奇遜、美國上將德懷特·艾森豪威爾及美國上將道格拉斯·麥克阿瑟。

相關介紹

大眾傳媒

穆罕默德·摩薩台在2003年的電視節目《蘇拉婭》(Soraya)裏扮演著重要的角色[85],該節目論及沙阿的第二任妻子、伊朗皇後蘇拉婭·埃斯凡迪亞裏-巴赫蒂亞裏(Soraya Esfandiary-Bakhtiari)的生活,穆罕默德·摩薩台由克羅德·布拉瑟爾(Claude Brasseur)飾演。

中情局承認策動政變

2013年8月18日,美國《外交政策》雜志網站報道稱,時隔60年後,美國情報部門首次公開承認,當年操縱了這場頗具爭議的政變。

報道指出,目前所公布的以及美國國家安全檔案館網站依據信息自由法所獲的檔案,均來自中情局的一位歷史學家在20世紀70年代所撰寫的內部報告,關于伊朗的部分僅是一份十分簡短的摘錄。

據悉,該檔案首度公開是在1981年,不過大部分內容都被人為地移除,其中就包括名為“秘密行動”的第三節的所有內容,裏面有一部分正記錄了上述政變。這份公開的摘錄中寫道,作為美國外交政策的行動之一,中情局操縱了這場推翻摩薩台及其民族陣線內閣的政變。同時,記錄補充稱,“出于伊朗可能投入‘蘇聯的懷抱’的風險”,“迫使美國……不得不策劃並實施了代號為‘TPAJAX’的行動。”

然而,至于為何中情局最後決定親自操刀,其間的緣由目前還不得而知。中情局與英國的特工們就此次行動寫下了大量的書籍與文章,特別提到了克米特-羅斯福――美國中情局此次政變的首席顧問。此外,美國總統柯林頓與歐巴馬,也已公開承認美國參與了此次政變。

但是美國的機密工作者,特別是情報界,對這些問題往往有不同的看法。盡管已經過去了幾十年,但他們仍然對這種公開“來源與方法”的做法包括傳統的宣傳方法在內,表示擔憂。他們擔心這有可能會加劇伊朗對美國的抵觸。這些人堅持認為,通過向泄密這樣的非官方渠道昭告天下與官方的正式公開間存有很大差異。

最後,該報道對中情局勇于坦承真相的行為表示認同,認為至少到目前為止,中情局已邁出了改變的第一步,這是頗受歡迎的舉動。出于接近歷史真相的渴望,人們隻能寄希望于中情局能夠繼續這種公開歷史記錄的舉動,特別是那些對今日仍具有影響的歷史事件。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