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生之戰

稻生之戰

稻生之戰,又稱為稻生原之戰。是日本戰國時代1556年9月27日(弘治2年8月24日)的一場戰爭。當時尾張國織田信長與織田信勝(信行)在稻生(今愛知縣名古屋市西區)交鋒。稻生是尾張國春日井郡庄內川的一個地名。

  • 參戰方
    尾張國織田信長與織田信勝
  • 又稱
    稻生原之戰
  • 國家
    日本
  • 時間
    1556年9月27日
  • 名稱
    稻生之戰

戰因及戰事經過

織田信長及信勝的父親織田信秀在尾張國開始抬頭,領土與今川氏、齋藤氏及松平氏鄰接,勢力範圍急劇擴張。1551年信秀病逝,繼承者是織田信長,在那古野城為根據地。信秀則在晚年與信勝在末森城居住。

不過信長繼任家督後表現怪異,傅役平手政秀在1553年向信長死諫而亡。導致家中部分家臣對信長有所懷疑。

首先是三河邊境要城鳴海城主山口教繼投靠今川氏。1556年信長的岳父齋藤道三遭到長子齋藤義龍背叛,道三在內亂中陣亡,義龍與下四郡岩倉織田家合作,使織田家進入困局。

另一方面,1555年織田信長利用斯波氏的權威消滅了下四郡守護代織田信友,信長遷移到清洲城。

在此情況下,信長宿老林秀貞(林通勝)及林美作守以及柴田勝家支持家中威望較高的織田信勝繼承家督。此事被信長察覺,信長與信勝兩軍8月在稻生交戰。

戰前

對于研究日本戰國史中有著重要意義的文獻《信長公記》中記載著這樣一個傳說:在那古野城西面的比良城東,有一個名為尼池的小池塘,弘治二年,也就是1556年,有農民聲稱在池塘中發現如蛇般的怪物。據說此怪蛇的頭部像五色的無角鹿,眼睛像星辰一樣閃閃發光,舌頭伸出來如火一樣艷紅,身體如木桶一般粗大。對于新奇事物有著濃厚興趣的信長,在聽到訊息之後立刻組織農民捕蛇,但是結果卻是隻見到一條大魚,而非蛇。為什麽在此說這麽一則故事,因為這很可能是一場陰謀,比良城乃是信行派幹將佐佐成政的居城,信行一派很可能借捕蛇之機邀請信長去比良城休息,然後尋機刺殺,畢竟當時支持信長的家臣是少數,如果信長一死,信行登位必是眾望所歸,但是信長當時丟下了一句話"真是愚蠢!"便迅速回歸自己居城,可見其對于當時情勢已經有了一定的判斷。

戰時

捕蛇事件之後不久,信行便揭起反旗,由織田家頭號猛將柴田勝家以及家老林秀貞指揮約1700人的部隊進攻信長,信行軍連克春日井、守山等要隘,幾乎逼到清州城下,但是本應有所準備的信長卻僅僅隻拉出六七百人的隊伍與之相抗,這是個非常奇怪的事情,信行等人的行為在眾人看來是遲早之事,但是信長卻看起來很是匆忙,準備不足。

戰場定在清州城東附近名為稻生的地方。信長方面的兵力約700左右,當中包括了擁護信長的直臣(佐久間盛重、佐久間信盛、前田利家、丹羽長秀等)。至于信行方面的規模達1700多人,兵力差距超過2倍。

戰事初期,信長陷入非常被動的局面,先是先鋒佐佐孫介突襲柴田勝家本陣之時,中伏戰死,接著信長本人也被迫撤退,好在此時荒子城主前田利昌(前田利家之父)帶領四百農民動員兵加入,接著其他各處趕來的農民動員兵二百餘人也加入信長一方,信長重新振作,並製定方略,主攻信行軍主力柴田勝家軍,先是利用農民兵引誘勝家出戰,然後將本方武士投入戰鬥,力圖達到奇襲效果,然而柴田勝家作為家中頭號猛將實力並非是白給的,靠著勇猛作戰竟然扳回了劣勢(柴田勝家軍約1000人),就在信長軍即將崩潰之時,身穿火紅色披風的信長一聲大喝,帶著四十名旗本武士出現在陣前,這個可真有點受不了,一般家主大將出戰之時都在後邊,關鍵時刻信長卻沖了出來,信長在當時據說是一位偉男子,這一聲大喝使得柴田勝家軍的士兵都驚愕不已,畢竟他們面對的是按照祖輩以來的規矩需要至死效忠的主公,而面對主公的颯爽英姿,實在與'尾張的大傻瓜"的稱號聯系不起來,戲劇性一幕出現了,處于順勢的柴田勝家軍中開始有人倒戈,部隊竟然瞬間崩潰,勝家對此亦是無奈。

接著信長馬不停蹄,帶領勝利之師支援部下黑田半正,親自擊敗林美作守,順便砍了他的腦袋,接著圍困弟弟,也就是叛軍首領信行的居城末森城,信行在母親極力哀求之下保住一命(信長信行為同母兄弟)。

戰後

戰後,信行的部下林通勝和柴田勝家則向織田信長請罪、當時二人已經有切腹的覺悟,但是信長卻饒恕了包括二人在內所有叛亂武將,使得織田家避免了一次重大的削弱,同時也贏得家中上下一致的支持,然而,織田信行之後再度謀反,此次謀反被柴田勝家發現報告給信長,1557年11月(弘治3年)信行遭到河尻秀隆暗殺而死。

可以說,信長的武運始于稻生合戰,此時他才真正完成了勝幡織田氏內部真正的統一,之後的尾張統一戰,桶狹間之戰的順利也與此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同時,他也以此為起點,逐漸成長為一位沉著冷靜,統帥有方的家主與將領。

1580年織田信長將林秀貞問罪並放逐,其中一個的原因是在稻生之戰中曾經背叛信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