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紅 -二人轉演員

程紅

在《關東大先生》中飾演警署署長杜鎮海的程紅,是趙本山的第30位弟子,目前是遼寧民間藝術團的二人轉演員,和他一副架的是他的妻子梁紅。程紅屬于大器晚成,在《關東大先生》中沒少得到趙本山的器重。談及自己目前沒有小沈陽那麽火,程紅並不嫉妒,"我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有機會。 "

  • 中文名
    程紅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職業
    演員

概述

在《關東大先生》中飾演警署署長杜鎮海的程紅,是趙本山的第30位弟子,目前是遼寧民間藝術團的二人轉演員,和他一副架的是他的妻子梁紅。程紅屬于大器晚成,在《關東大先生》中沒少得到趙本山的器重。談及自己目前沒有小沈陽那麽火,程紅並不嫉妒,“我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有機會。 ”

程紅

談入行 耳濡目染大器晚成

舞台上的程紅留著兩撇小胡子,這是他的招牌扮相;“哥們哥們”是他生活中的口頭禪。了解程紅的人都知道,平時的他安靜沉穩謙虛,和舞台上的喧鬧逗笑完全兩樣。程紅是吉林梅河口人,也是地地道道的農民的兒子。程紅從小就愛說愛笑,而且天生一副好嗓子。程紅老家所在的村子裏,家家戶戶都愛聽二人轉,他的阿公會吹嗩吶,所以他從小就對有關二人轉的一切都非常熟悉,也學會了吹嗩吶。

不過,程紅直到21歲,也就是1997年,才動了學唱二人轉的念頭,這對一個二人轉演員來說,入行時間已經很晚了。“我的同學有人就是唱二人轉的,他經常出去演出,日子過得比我們好多了,我媽就說,不行咱也學吧。”程紅從小就在二人轉的環境中耳濡目染,他很快就在梅河口市的一個二人轉劇場裏找到了工作,交了400塊錢,便開始跟著師傅學唱戲了。

幾個月之後,程紅認識了四平二人轉劇團的師傅王秋萍,並跟隨其來到遼寧演出,從此正式開始了他的二人轉生涯。

談拜師 賽場失意促成入門

認識趙本山,是程紅某次在遼陽演出時發生的事情。已經拜師趙本山的張小飛唐鑒軍等人經常去遼陽演出,一來二去就認識了程紅。他們覺得“這小子挺逗,人品也不錯,挺老實的”,又趕上遼寧民間藝術團當時正需要演員,于是兩人先後向趙本山推薦程紅。

趙本山聽了弟子們的介紹後說:“那就找時間安排他過來,讓我看看。 ”就這樣,程紅被找了過來,當著趙本山的面表演,“師傅看後對我挺滿意,馬上就跟我們團長唐鑒軍安排我進團的事。 ”

進入遼寧民間藝術團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程紅本以為會耽誤很長時間,但其間發生了一件事情,加快了程紅成為趙家班一員的進程。程紅說,當時遼寧電視台和本山傳媒合作了一檔節目,邀請遼寧各地的民間二人轉藝人參加PK賽。程紅代表遼陽隊參賽,一路都是奪冠呼聲最高的選手,就在他志在必得的時候,竟然被人後來居上。錯失冠軍,程紅非常失落,趙本山拍著他的肩膀說:“沒關系,你的表現非常不錯,師傅都看在眼裏了。 ”

從趙本山嘴裏聽到“師傅”兩個字,程紅有點受寵若驚,“自從師傅看過我的表演之後,一直沒正式說過拜師的事,他都主動說自己是我‘師傅’了,看來我拜師的事有門兒了。 ”果然沒過多久,程紅就正式加入遼寧民間藝術團,成為趙本山門下的一名弟子。

談自己 不嫉妒小沈陽走紅

趙本山門下人才不少,很多弟子都因為《劉老根》、《馬大帥》、《鄉村愛情》等系列喜劇為觀眾所熟悉,可以說是趙本山將他們的知名度推上了一個新高度。不過在這些電視劇中,卻一直都沒有程紅的身影,他的機會直到去年才出現——參加《關東大先生》的拍攝。

趙本山趙本山

首次觸電,趙本山給程紅安排了杜鎮海這一角色,戲份超過了趙本山本人,是劇中的反一號。今年,趙本山計畫拍攝《鄉村愛情》第三部,裏面會不會有程紅的角色?程紅說:“我願意嘗試拍戲,演過一次之後,我對表演更感興趣了。”當然,一切都要等趙本山的安排來決定,“我們師兄弟之間很默契,從來不跟師傅提要求,但師傅心裏有我們,會考慮周到的。 ”

機會有了,戲也拍了,不過程紅卻並沒有像小沈陽那樣火起來。對此,程紅的心態很平靜,“小沈陽是個人才,他火了,走紅了,第一靠的是實力,第二靠的是機會,我一點都不意外。對我來說,師傅已經給了我這麽大的機會,我要好好珍惜。至于紅不紅,我不抱怨,這次不紅沒準下次能紅。 ”

很多人都知道,趙本山門下的35位弟子,幾乎都是在拜師前就已經學藝成熟的,那麽對他們來說,趙本山這位師傅意味著什麽呢?對此,程紅有自己的看法,“對我們師兄弟來說,師傅教給我們的道理和方向,要比學藝重要得多。 ”

程紅說,他們這些演員晚上都在劉老根大舞台的不同連鎖店裏演出,不是每天都能見到師傅趙本山,“但隻要師傅來到現場,演出之後都會把我們叫過去指點一番,說哪處理得不好、哪可以演得更好一些。 ”

讓程紅印象最深刻的,是師傅趙本山對弟子們生活的指點,“師傅總告誡我們,不能跟媳婦兒打架,更不能離婚。因為幹我們這行的,接觸的名利誘惑太多,把持不住就容易出問題。師傅對婚姻看得很透,他說兩個人在一起就要為對方負責任。 ”程紅說的這些,記者也深有體會,因為幾乎趙本山的每個弟子接受採訪談及師傅時,都會提到這條“家規”。程紅自己也說:“別的師傅隻教學藝,我師傅還教做人。

程紅說,他們這些演員晚上都在劉老根大舞台的不同連鎖店裏演出,不是每天都能見到師傅趙本山,“但隻要師傅來到現場,演出之後都會把我們叫過去指點一番,說哪處理得不好、哪可以演得更好一些。 ”

讓程紅印象最深刻的,是師傅趙本山對弟子們生活的指點,“師傅總告誡我們,不能跟媳婦兒打架,更不能離婚。因為幹我們這行的,接觸的名利誘惑太多,把持不住就容易出問題。師傅對婚姻看得很透,他說兩個人在一起就要為對方負責任。 ”程紅說的這些,記者也深有體會,因為幾乎趙本山的每個弟子接受採訪談及師傅時,都會提到這條“家規”。程紅自己也說:“別的師傅隻教學藝,我師傅還教做人。


趙本山徒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