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收乘數

稅收乘數

稅收乘數是指國民收入變動量與引起這種變動的稅收變動量之間的倍數關系,或者說國民收入變化量與促成這種量變的稅收變動量之間的比例。 是指政府稅收與轉移支付具有適應經濟波動而自動增減,並進而影響社會總需求的特點,一般稱這樣的財政政策及其效應為財政製度的自動穩定器。

計算公式

稅收乘數的公式為:

Kf=ΔY/ΔT

其中Kf表示稅收乘數,ΔY表示收入數量,ΔT表示稅收變動額。

根據投資乘數理論,並把消費支出看成投資,則ΔY/ΔC=1/(1-b),ΔY=ΔC/(1-b),其中ΔC表示消費增量,ΔC/ΔY表示邊際消費傾向。由消費增量和稅收增量的關系可知,征稅額變動——消費變動額之絕對值應為征稅變動額乘以邊際消費傾向,即:

ΔC=-b·ΔT,

ΔT=ΔC/(-b),

因此,Kf=ΔY/ΔT=[ΔC/(1-b)]/[ΔC/(-b)]=-b/(1-b)

稅收乘數要比投資乘數小,而且是負數。這是由于稅收的最初影響可支配收入,而投資乘數的最初影響是國民收入,因此,稅收乘數的可這樣表示:

Kf=-(K-1)=1-K

其中K表示投資乘數。

收入乘數效應在西方經濟學中通常用以說明稅收對經濟的製約作用。

稅收乘數稅收乘數

三部門的問題

假設是三部門,政府按比例稅征收,那麽稅收乘數應該是:

-b/1-b(1-t) (一般教科書) 或-b(1-t)/1-b(1-t)(尹伯成《西方經濟學簡明教程》第四版)。

式中b表示邊際消費傾向,t表示邊際稅率。

兩者不同原因在于前者假設消費邊際傾向隨著稅率水準變動而發生了改變,為b(1-t)。而按照凱恩斯本人觀點,消費中邊際消費傾向是不變的。需要註意的是:如果按照前者計算,平衡預算乘數恆為一;如果按照後者計算,定量稅為1,比例所得稅下不為1。

稅收乘數效應

稅收乘數效應是指稅收的增加或減少對國民收入減少或增加的程度。由于增加了稅收,消費和投資需求就會下降。一個部門收入的下降又會引起另一個部門收入的下降,如此迴圈下去,國民收入就會以稅收增加的倍數下降,這時稅收乘數為負值。相反,由于減少了稅收,使私人消費和投資增加,從而通過乘數影響國民收入增加更多,這時稅收乘數為正值。一般來說,稅收乘數小于投資乘數和政府公共支出乘數。

作用機製

稅收乘數稅收乘數

對于稅收乘數的作用機製,應該從以下幾方面來理解:

稅收乘數是一個負數,這表明稅收國民收入之間是一種反向運動關系。當政府增加稅收時,國民收入則成倍減少;當政府減少稅收時,國民收入則成倍增加。

稅收乘數的大小由邊際消費傾向β決定。從稅收乘數公式看,邊際消費傾向越大,則稅收乘數的絕對值越大,對國民收入的倍數影響也越大。可以舉例說明稅收與國民收入的乘數關系。假設政府增稅100億元,若邊際消費傾向為0.8,則稅收乘數為Kt=-0.8/(1-0.8)=-4,意味著國民收入將減少400億元(4×100億);若邊際消費傾向為0.6,則稅收乘數為Kt=-0.61-0.6=-1.5,意味著國民收入將減少150億元(1.5×100億)。假如政府變增稅為減稅而其他條件不變,則國民收入將會增加,成長量與減稅時國民收入減少量相同。

如果考慮到增稅和減稅對納稅人消費偏好的不同影響,我們發現增稅帶來的國民收入減少往往大于減稅帶來的國民收入增加。原因是:當增稅時,納稅人可支配收入下降或者實際收入降低,此時,邊際消費傾向上升,而邊際儲蓄傾向則下降;當減稅時,納稅人可支配收入或實際收入水準增加,邊際消費傾向下降,而邊際儲蓄傾向則上升。增稅時邊際消費傾向上升和減稅時邊際消費傾向下降,使增稅引致的國民收入減少大于同一數量的減稅引致的國民收入增加。

稅收乘數對國民收入的影響還應結合政府購買支出乘數和政府轉移支付乘數來分析。政府支出乘數是指政府購買支出變化給國民收入帶來的倍數效應,其公式Kg=1÷(1-β);政府轉移支付乘數是指政府轉移支付變化給國民收入帶來的倍數效應,其公式為Ktr=β÷(1-β)。兩個乘數綜合起來,就是政府總支出對國民收入的效應。從公式上看,這兩種效應都是正相關效應,支出的成長會帶來國民收入的增加。隻有把稅收乘數和政府購買支出乘數、政府轉移支付乘數結合起來,才能體現政府收支行為對國民收入的綜合影響。通過政府的一收一支和國民收入的一減一增,這樣就維持了國民收入的總量平衡,確保國民經濟的穩定和成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