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觀

秦觀

秦觀(1049-1100),字少遊,一字太虛,江蘇高郵人。別號邗溝居士,學者稱其淮海居士。北宋文學家、詞人,被尊為婉約派一代詞宗。宋神宗元豐八年(1085年)進士。代表作品:《鵲橋仙》《淮海集》《淮海居士長短句》。

  • 中文名稱
    秦觀
  • 別名
    秦少遊,秦太虛,淮海居士
  • 國籍
    北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中國江蘇高郵
  • 出生日期
    1049年
  • 逝世日期
    1100年
  • 職業
    婉約派詞人,學者 太學博士
  • 主要成就
    北宋後期著名婉約派詞人文字工巧精細 音律諧美情韻兼勝
  • 代表作品
    《淮海集》;鵲橋仙
  • 重要事件
    1085年中進士
  • 名句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人物生平

秦觀(1049-1100),早年字太虛,後改字少遊,別號邗溝居士、淮海居士,江蘇省高郵人。他少時聰穎,博覽群書,抱負遠大,縱遊湖州、杭州、潤州(今鎮江)各地。[1]

秦觀秦觀

秦觀一 生坎坷,所寫詩詞,高古沉重,寄托身世,感人至深。蘇軾過揚州,親自看望秦觀,正巧孫覺、王鞏亦在高郵,乃相約遊東岳廟,載酒論文,吟詩作賦,一時傳為佳話。

秦觀生前行蹤所至之處,多有遺跡。

如浙江杭州的秦觀祠,麗水的秦觀塑像、淮海先生祠、鶯花亭;青田的秦學士祠;湖南郴州三絕碑;廣西橫縣的海棠亭、醉鄉亭、淮海堂、淮海書院等。秦觀墓在無錫惠山之北粲山上,墓碑上書"秦龍圖墓"幾個大字。有秦家村、秦家大院以及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古文遊台

熙寧元年(1068),秦觀21歲,因目睹人民遭受水災的慘狀,創作了《浮山堰賦》、《郭子儀單騎見虜賦》。[2]

熙寧十年(1078年),蘇軾自密州移知徐州,秦觀前往拜謁,寫詩道:"我獨不願萬戶侯,惟願一識蘇徐州。"(《別子瞻學士》)。次年,他應蘇軾之請寫了一篇《黃樓賦》,蘇軾稱贊他"有屈、宋才"。在此期間,秦觀與蘇軾同遊戊烯、吳江、湖州、會稽各地,結下了友誼。在蘇軾的勸說下,秦觀開始發奮讀書,積極準備參加科考;可是命運不濟,兩度應考均名落孫山。蘇軾為之抱屈,並做詩寫信予以勸勉。[2]

元豐七年(1084),蘇軾路經江寧時,向王安石力薦秦觀的才學,後又致書曰:"願公少借齒牙,使增重于世。"王安石也贊許秦觀的詩歌"清新似鮑、謝"在兩位文壇前輩的鼓勵、稱許下,秦觀決心再度赴京應試。

元豐八年(1085年),考中進士,初為定海主簿、蔡州教授。

元佑二年(1087年),蘇軾引薦為太學博士,後遷秘書省正字,兼國史院編修官。

元佑七年(1091年),蘇軾自揚州召還,進端明殿學士、翰林侍讀學士、禮部尚書。秦觀遷國史院編修,與黃庭堅、晁補之、張耒同時供職史館,人稱"蘇門四學士"。京城任職的數年裏,秦觀得與師友時相過從。[2]

哲宗元佑年間,操持朝政的多為舊黨人士,但其內部派別鬥爭卻異常激烈。蜀黨領袖蘇軾及其"蘇門四學士",均能夠出以公心,根據民生疾苦和國家利益,針對新、舊兩黨的主張給予客觀、公正的評價。秦觀先後向朝廷進策論30篇,對當時的內憂外患提出了各種具體的改革方略,對王安石變法作了中肯的論析,認為新法是救國濟民的良策,隻是執法者矯枉過正,以致產生了一些流弊。他也不同意司馬光執政盡廢新法,認為那也是因噎廢食之舉。這些觀點在黨同伐異的激烈政治情勢下,顯然是不合時宜的。而且由于秦觀與蘇軾關系密切,他更無法逃脫派別門戶之間的中傷和攻訐。[2]

紹聖元年(1094年),哲宗親政後,"新黨"執政,"舊黨"多人遭罷黜。新黨人士章棹、蔡京上台,蘇軾、秦觀等人一同遭貶。秦觀出杭州通判,道貶處州,任監酒稅之職,後徙郴州,編管橫州,又徙雷州。

元符二年(1099),秦觀年事已高,身處雷州,自做《挽詞》。

元符三年(1100年),哲宗駕崩,徽宗即位,向太後臨朝。政壇局勢變動,遷臣多被召回。秦觀也復命宣德郎,放還橫州。至滕州,已經去世。[2]

個人作品

體裁作品

望海潮》、《沁園春》《水龍吟》《八六子》《風流子》《夢楊州》《雨中花》《一叢花》、《鼓笛慢》、《促拍滿路花》、《長相思》、《滿庭芳》、《江城子》、《滿園花》、《鵲橋仙》、《迎春樂》、《菩薩蠻》、《木蘭花》、《千秋歲》、《踏莎行》、《蝶戀花》、《一落索》、《醜奴兒》、《南鄉子》、《醉桃源》、《河傳》、《浣溪沙》、《如夢令》、《阮郎歸》、《滿庭芳》、《桃源憶故人》、《詞笑令》、《虞美人》、《點絳唇》、《品令》、《南歌子》、《臨江仙》、《好事近》、《玉樓春》、《南鄉子》、《臨江仙》、《漁家傲》》、《行香子》、《江城子》、《何滿子》、《憶秦娥》、《風入松》、《滿江紅》、《碧芙蓉》、《念奴嬌》、《滿庭芳》、《解語花》、《玉燭新》、《水龍吟》、《石州慢》、《喜遷鶯》、《風流子》、《沁園》、《摸魚兒》、《蘭陵王》

《贈女冠暢師》《秋日》《納涼》《春日》《次韻太守向公登樓眺望二首》《泗州東城晚望》《金山晚望》
《和陶淵明歸去來辭》《龍井題名記》《遊龍井記》《精騎集(序)》
合集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十七著錄《淮海集》40卷、《後集》6卷、《長短句》3卷;卷二十一著錄《淮海詞》1卷。《淮海集》有《四部叢刊》影明本、《四部備要》本。南宋長沙所刻《百家詞》本《淮海詞》已不可見。今存在有《淮海詞》1卷,收入《宋六十名家詞》刊本。又《淮海居士長短句》3卷,有《四部叢刊》影明本、朱祖謀《疆村叢書》本、北平圖書館影印宋本、葉恭綽影宋校本、龍榆生點校《蘇門四學士詞》本。​

文學特點

詞作

秦觀畫像秦觀畫像

秦觀在婉約感傷詞作的藝術表現方面,展示出獨特的審美境界。

首先,在意境創造上,秦觀的詞作擅長描摹清幽冷寂的自然風光,抒發遷客騷人的憤懣和無奈,營造出蕭瑟凄厲的"有我之境"。

代表性作品是他貶謫郴州期間所寫的《踏莎行》: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

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裏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

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這篇詞作非常深切地抒寫出詞人遭受流放、前途渺茫、孤獨寂寞、思念家鄉的愁緒。特別是最後兩句,因景設問,沉痛地表達出自己遠離朝廷、謫放天涯地無奈和悲憤。秦觀病逝之後,蘇軾特別將這兩句詩書于扇上,並題識曰:"少遊已矣,雖萬人何贖!"

其次,在文法結構方面,秦觀受到柳永的影響,創作了大量慢詞。但是他能把令詞中含蓄縝密的韻味帶進慢詞長調,從而彌補了柳永以賦法填詞所造成的發露有餘,淺白單調的不足,顯得跌宕有致,包蘊深層。

例如《望海潮》:

梅英疏淡,冰澌溶泄,東風暗換年華。

金谷俊遊,銅駝巷陌,新晴細履平沙。

長記誤隨車。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

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

西園夜飲鳴笳。有華燈礙月,飛蓋妨花。

蘭苑未空,行人漸老,重來是事堪嗟。

煙暝酒旗斜。但倚摟極目,時見棲鴉。

無奈歸心,暗隨流水到天涯。

再次,在字法運用方面,秦觀詞作具有含蓄隱麗的特征,取象設詞追求意象的精致幽美,描繪自然景物,多為飛燕、寒鴉、垂楊、芳草、斜陽、殘月、遠村、煙渚等;摹建築器物,則是驛亭、孤館、畫屏、銀燭之類。他以柔婉的筆觸,對詞中的字句多加推敲和修飾,用精美凝練的辭藻,傳寫出凄迷朦朧的意境。

正像趙尊岳在《填詞叢話》卷中評析秦觀詞用字之妙所言:"淮海即好麗字,觸目琳琅,如'東風裏,朱門映柳,低按小秦箏',一'映',一'低按',一'小'字,已經驅使質實為疏秀,人見其風度矣。"

詩作

秦觀詩文亦為北宋一大家。明胡應麟于《詩藪雜編》卷五言:"秦觀當時自以詩文重,今被樂府家推做渠帥,世遂寡稱。"從宋刻本看,《淮海集》前後集共四十九卷,其中隻有三卷是詞,其餘賦一卷、詩十四卷、挽詞一卷《以上為韻文》,而以文為最多,共三十卷。

秦觀詩感情深厚,意境悠遠,風格獨特,在兩宋詩壇自成一家。散文以政論、哲理散文、遊記、小品文最為出色。其策論文筆犀利,說理透徹,引古征今,富有說服力和感染力。

秦觀在某些特定環境情勢,即"淮海秦郎天下士,一生懷抱百憂中",如憶舊、遷謫時製作的這第三種類型的詩,已使原來侑飲娛興、按拍協歌的傳統價值歸屬摒退于很次等,甚或無相關連的幕後位置。

而另外卻命其擔荷起詩歌在古典詩教理論裏的代言情志功用,遂成為自我主體心態意緒的特定物化形式,以之滿足他嘆喟命運悲劇、宣泄人生愁煩的現實精神需要。

元好問評秦觀詩作為"女郎詩",後世也多存誤解,然秦觀現存詩歌共400餘首,其中真正有"女郎詩"味的,也不過佔作品總數的四分之一。

策論

綜述

秦少遊是北宋文學史上的一位重要作家,但是,長期以來,人們在談到秦少遊時,習慣上總是把他與婉約詞聯系在一起,卻較少提及他的詩,更少論及他的文。其實,在秦少遊現存的所有作品中,詞有三卷100多首,詩有十四卷430多首,文則達三十卷共250多篇,詩文相加,其篇幅遠遠超過詞。當然,評論一個作家的藝術成就不能隻看作品數量而不看質量,有的作家存世雖隻有一部(篇)作品,但其影響巨大,在文學史上的地位卻是無可撼動的。盡管如此,要歷史而客觀地評價秦少遊在文學史上的貢獻與地位,如果隻論其詞,而不論其詩其文,尤其是不論其策論,不僅有失偏頗,而且也評不出一個完整的秦少遊。

秦少遊的策論立論高遠、說理透徹、章法嚴緊、文筆犀利,有一種特有的藝術張力,"辭華而氣古,事備而意高"。

緊扣現實,不尚空談

秦少遊的策論共有50篇,其中進策30篇,進論20篇。認真分析這些策論的內容就可以發現,這些文章大都能緊扣當時的社會現實,較少作書生之空談。這一方面與當時製科之文的要求有關,一方面也與其業師蘇東坡的鼓勵與點撥有關。蘇東坡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其散文創作的成就頗高,他的鼓勵與點撥當然是經驗之談。

引古證今,說理透徹

策論是古代的一種特有文體,相當于現代的政論文,是臣向君提出的有關國事、朝政的意見和建議。它的閱讀對象主要是帝王,因而在寫作上不能長篇大論地泛泛而談,篇幅要短,立論要明,論據要足,說理要透。既要註意一事一議、深入淺出,更要註意言而有理,言而有據,言而有序。統觀秦少遊所寫的策論,基本上達到了以上幾點要求,特別在引古證今、說理透徹方面更是無懈可擊。

結構嚴密、章法井然

熙寧四年,宋神宗採納王安石的建議,改革科舉法,"罷詩賦及明經諸科,專以經義、論策試士"。為了應舉,秦少遊在策論的寫作上下了不少功夫,他對策論寫作的重視甚至超過詩詞賦。他曾說"作賦何用好文章,隻以智巧飣餖為偶儷而已。若論為文,非可同日語也。" 正因為如此,秦少遊的策論無論長短都非常註意謀篇布局,註意結構和章法的變化。

鋪陳排比,氣足神完

先秦諸子百家的散文和後來唐宋八大家的散文大都講究運用"整句"鋪陳排比,讓人讀起來感到有一股氣勢撲面而來,很有震撼力。秦少遊在飽讀大量經典散文的過程中,對散文中如何運用鋪陳排比心領神會,加之他青少年時也寫過《浮山堰賦》《黃樓賦》《湯泉賦》《郭子儀單騎見虜賦》《和淵明歸去來辭》等,特別是為紀念蘇東坡在徐州抗洪成功所寫的《黃樓賦》就很得蘇東坡的賞識,認為這篇賦"雄辭雜今古,中有屈宋姿"。他把賦中運用得駕輕就熟的鋪陳排比又運用到策論中來,就使文章更加氣足神完。

綜上所述,秦觀的策論風格完全可以用"辭華而氣古,事備而意高"來一言以概括之。

其實,對秦少遊策論的評價,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都是很高的。宋代吳曾《能改齋漫錄》:"……至于議論文字,今日乃付之少遊及晁、張、無己……"。蘇東坡《辨賈易彈奏待罪札子》:"秦觀自少年從臣學文,詞採絢發,議論鋒起,臣實愛重其人。"清代梁章冉《捫虱新話》:"……少遊文學西漢,所進策論,頗苦刻露,不甚含蓄。若比東坡,不覺望洋而嘆,然亦自成一家。"現代著名學者朱東潤則說:"予于少遊之書,尤喜讀進策三十篇,觀其所得,導源東波,所見益卓。其論選舉與役法者,皆深造而有得,不為世俗之言。"

人物評價

  • 蘇軾: "有屈、宋之才。" ;"少遊已矣,雖萬人何贖。"
  • 王安石:"其詩清新嫵媚,鮑、謝似之。"
  • 李清照:"後晏叔原、賀方回、秦少遊、黃魯直出,始能知之。又晏苦無鋪敘。賀苦少重典。秦即專主情致,而少故實。譬如貧家美女,雖極妍麗豐逸,而終乏富貴態。"--《詞論
  • 金元好問評秦觀詩雲:"有情芍葯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晚枝。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詩。"--《論詩絕句》
  • 陳延焯:"大抵北宋之詞,周、秦兩家,皆極頓挫沈鬱之妙。而少遊托興尤深,美成規模較大,此周、秦之異同也。"--《白雨齋詞話
  • 王灼:張子野、秦少遊,俊逸精妙。少遊屢困京洛,故疏蕩之風不除。--《碧雞漫志》卷二
  • 張炎:秦少遊詞,體製淡雅,氣骨不衰,清麗中不斷意脈,咀嚼無滓,久而知味。--《詞源》卷下
  • 董士錫:少遊正以平易近人,故用力者終不能到。--《介存齋論詞雜著》引
  • 劉熙載:少遊詞有小晏之妍,其幽趣則過之。秦少遊詞,得花間、尊前遺韻,卻能自出清新。東坡詞雄姿逸氣,高軼古人,且稱少遊為詞手。山谷傾倒于少遊《千秋歲》詞"落紅萬點愁如海"之句,至不敢和。要其他詞之妙,似此者豈少哉?--《藝概》卷四
  • 馮煦:"淮海、小山真古之傷心人也";少遊以絕塵之才,早與勝流,不可一世,而一謫南荒,遽喪靈寶。故所為詞,寄慨身世,閒雅有情思,酒邊花下,一往而深,而怨悱不亂,悄乎得《小雅》之遺,後主而後,一人而已。昔張天如論相如之賦雲:"他人之賦,賦才也;長卿,賦心也。"予于少遊之詞亦雲:他人之詞,詞才也;少遊,詞心也;得之于內,不可以傳。雖子瞻之明俊,耆卿之幽秀;猶若有瞠乎後者,況其下耶?--《宋六十一家詞選》例
  • 況周頤:有宋熙、豐間,詞學稱極盛,蘇長公提倡風雅,為一代鬥山。黃山谷、秦觀、晁無咎,皆長公之客也。山谷、無咎皆工倚聲,體格于長公為近。惟少遊自闢蹊徑,卓然名家。蓋其天分高,故能抽秘騁妍于尋常擩染之外,而其所以契合長公者獨深。張文潛贈李德載詩,有雲:"秦文倩麗舒桃李。"彼所謂文,固指一切文字而言。若以其詞論,直是初日芙蓉,曉風楊柳。倩麗之桃李,容猶當之有愧色焉。王晦叔《碧雞漫志》雲:"黃、晁二家詞,皆學坡公,得其七八。"而于少遊獨稱其"俊逸精妙",與張子野並論,不言其學坡公,可謂知少遊者矣。--《蕙風詞話》卷二
  • 夏敬觀:少遊詞清麗婉約,辭情相稱,誦之回腸蕩氣,自是詞中上品。比之山谷,詩不及遠甚,詞則過之。蓋山谷是東坡一派,少遊則純乎詞人之詞也。東坡嘗譏少遊:"不意別後,公卻學柳七!"少遊學柳,豈用諱言?稍加以坡,便成為少遊詞。學者細玩,當不易吾言也。--吷庵手校《淮海詞跋》
  • 周濟:少遊最和婉醇正,稍遜清真者辣耳。少遊意在含蓄,如花初胎,故少重筆。--《宋四家詞選》序論
  • 清代王國維:"少遊詞境最為凄婉,至'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裏斜陽暮',則變而為凄厲矣。";"詞之最工者,實推後主、正中、永叔、少遊、美成,而前此溫、韋,後此姜、吳,皆不與焉。"--《人間詞話》
  • 王士禎:"風流不見秦淮海,寂寞人間五百年。"--《高郵雨泊》

軼事典故

被貶雷州

北宋哲宗時期,因為新舊黨爭,秦觀被貶杭州通判,旋貶處州酒監稅 、後又移至郴州、橫州編管,不斷南遷,元符元年(1098年)秋,貶到海康。這是秦觀貶謫生涯的最後一站。也就在雷州,秦觀走過了他人生最後三年時間。宋哲宗元符元年初冬(1098年),秦觀的恩師蘇東坡在海南島昌化軍(今海南儋縣中和鎮),遇赦北歸途經雷州,兩人相見,恍如夢寐。看了秦觀的詩,蘇東坡感慨萬千。蘇東坡走後,秦觀的心境也放松了不少,他多次到鄉民中體察他們的疾苦,觀摩當地的風俗。元符三年(1100年)哲宗駕崩,徽宗即位,向太後臨朝。不久,秦觀也奉命北還,死在路上。

夢中題詩

秦觀在雷州海康宮亭廟下,夢見天女拿一幅維摩畫像讓他寫贊,秦觀篤信佛教,于是題道:"竺儀華夢,瘴面囚首。口雖不言,十分似九。應笑蔭覆大千作獅子吼,不如搏取妙喜似陶家手。"醒來後,就把這段話記錄下來。宋僧惠洪在《冷齋夜話》中說,自已在天寧寺,還親眼從和尚戒禪那裏看到這幅字,正是秦觀的筆跡。清潘永因所編《宋稗類鈔》也提到真跡在雷州天寧寺。

洞房三難

宋嘉佑年間,著名詞人秦少遊在拜訪蘇軾時,被聰明可愛的蘇小妹吸引住了。蘇小妹不但精通詩詞歌賦,而且聯對、針線女紅無一不精,隻是在"三蘇"的光耀下傳世之作不多,鮮為人知。秦少遊對蘇小妹一見鍾情,決意將一生的痴情盡付于小妹,以求佳偶天成。 風和雨順秋方實,郎情妹意渠自成。在一個簾卷西風、菊綻東籬的深秋季節,秦少遊與蘇小妹這一對有情人終于走進了古往今來演繹了無數絕唱的婚姻殿堂--洞房,而他們又在這裏繼續演繹著承接歷史的經典故事。

聰慧機敏、不讓須眉的小妹決定在入洞房時和少遊一比才智高下。一來可以與心上人切磋切磋,二來也想看看情郎的窘態。于是小妹一進洞房便命丫鬟嫣紅將門關上,吟出一下聯請少遊對出上聯:

"東廂房,西廂房,舊房新人入洞房,終生伴郎。"

秦少遊接對深為小妹對自己一往情深所感動,不禁脫口而道:

"南求學,北求學,國小大試授太學,方娶新娘。"

小妹聞聽少遊吟出的上聯,知道沒有難住情郎,便親自開門,招呼少遊坐在桌前,嫣紅上好酒菜便關上房門悄然離去。少遊端起酒杯欲與小妹交杯,小妹輕啓朱唇:"秦郎若要交杯,仍須對我一聯,不知願否?"

少遊深知小妹脾性,既有此意,不對不休。遂站起一揖:

"請小妹出聯。"

"酒過三巡,交杯換杯幹杯,杯杯盡在不言中。"

這下可把少遊難住了。此聯意在說酒,實為喻情,妙在意會。若對此聯,不僅要工,還要符合此景此意。少遊沉思良久,不得而對。小妹見他不語,也不去打攪他,隻是五指在桌上點了一下。少遊回過神來,看看滿桌的佳餚,恍然大悟,立時對道:

"菜過五味,形美色美鮮美,美美都在心中留。"

少遊以菜喻人,贊不露形,已羞得小妹伸過手臂,以袖遮面,喝下了這杯沁透心脾的交杯酒。

待嫣紅撤下酒席,已月上中天。少遊執手小妹,四目相對,喜不自勝。小妹含羞說道:"紅幃帳前,與郎執手,若要同寢,再對一聯。"

少遊知道事不過三,何況已對出二聯,一股豪氣頓生:"有勞小妹賜聯"

"小妹雖小,小手小腳小嘴,小巧但不小氣,你要小心。"

小妹一口氣吐出八個"小"字,機警贊己,傲性微露,少遊不由蹙起了眉頭。他來回踱步,苦吟不出,不禁暗自焦急。小妹見三更鼓罷,月移西樓,也心生悔意,隻是不住地用溫情的目光看著少遊。少遊將小妹不住偷瞧自己,顧盼含情,粉面嬌羞,不由心動,隨口對道:

"少遊年少,少家少室少妻,少見且又少有,願娶少女。"

後經考證,蘇軾僅有三個姐姐,因此"三難"為坊間編造的美好故事罷了。

後世影響

秦觀的感傷詞作形成了詞史上影響巨大的抒情範式。在他之前,晏殊、歐陽修以珠圓玉潤之筆寫作名臣顯宦的閒雅之詞,晏幾道以空靈悠緲之筆寫作沒落公子的感傷之詞,柳七郎風味失之淺俗,蘇東坡詞的豪宕不羈又非"本色"、"當行",他們皆不能被廣大文士所理解和接受。秦觀的出現,則成為人們普遍師法的對象。他出身于下層,上受到沉重打擊,屢遭流貶之苦,這幾乎是封建社會眾多下層文士悲劇命運的縮影。秦觀以其婉約凄美的優秀詞作,傳遞出廣大文士共同的悲哀,因此受到了普遍的推崇和褒譽。

秦觀側身像秦觀側身像

在詞體演進的過程中,秦觀作出了突出的貢獻。秦觀柳永填製慢詞,受到老師蘇軾的譏嘲,他在柳永以賦法入詞的基礎上,更多精研和錘煉,使得慢詞的創作走向成熟。《四庫全書目提要》亦稱秦詞"情韻兼勝,在蘇、黃之上"。秦觀詞章法、句法相對疏朗,而字法尤顯典雅精致。這種努力發展到周邦彥那裏,則更加註重章法上的雕琢、勾勒,意象組接的密麗以及大量化用前人詩句,慢詞創作體製更加完備,手法更加繁復,也越發帶上了濃重的文人化、技藝化的色彩。這也引導著宋詞由天然之美向人工之美轉化,如此技藝的進步也消解了詞體內在的生機活力。秦觀用疏朗流暢的章法,連線精致典雅的詞句,使得詞句既較柳永高雅,又不似周邦彥那般凝澀晦昧、難以索解,而是融入技藝又不逞弄技藝,這是恰如其分、恰到好處的佳境,得到了廣大欣賞者的普遍喜愛,取得了詞史上突出的地位,李調元《雨村詞話》卷一甚至推譽其"首首珠璣,為宋一代詞人之冠"。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