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蘊珊

秦蘊珊

秦蘊珊,男,漢族,1933年6月1日出生,山東萊州人,中共黨員,1956年畢業于北京地質學院,博士生導師。曾任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所長、黨委書記,中國海洋研究委員會主席,國際第四紀海岸線分會東亞地區副主席, 中國海洋湖沼學會理事長,國際黃海研究協會主席。199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他從事陸架沉積作用的研究,對中國陸架沉積物的物質組成、來源及其空間分布進行了系統的調查研究,建立和發展了中國海洋沉積學研究,在中國最早提出和建立了中國大陸架的沉積模式,並編繪了第一幅較完整的中國海陸架沉積類型分布圖。

是著名海洋地質學家,中國海洋沉積學研究的開拓者之一,我國最早從事海洋地質調查研究工作的科學家之一,為我國海洋地質科學的建立和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 中文名稱
    秦蘊珊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山東省萊州
  • 出生日期
    1933年6月
  • 職業
    海洋地質學家
  • 主要成就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海洋與湖沼學會理事長

簡介

秦蘊珊,海洋地質學家。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員,中國海洋與湖沼學會理事長。早期從事陸架沉積作用的研究,對中國陸架沉積的組成、物質來源及其空間分布進行了系統的調查研究。編繪了中國第一幅陸架沉積類型圖。建立了中國大陸架的沉積模式,提出了這兩類不同沉積類型的地理分帶。研究了深海大洋區的陸源風成沉積物,提出中國陸架自末次冰期以來環境演變的四個階段。近年來開展海底災害地質的調查研究。199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求學歷程

1933年6月1日,秦蘊珊出生于遼寧省沈陽市。1952年春天,即將中學畢業的秦蘊珊正在與同學們談論著報考大學的志向。有的同學想考醫學院,有的同學想報工學院,當同學們問及秦蘊珊時,他卻出乎大家預料地說:“我想考地質學院。”同學們嘩然:“為什麽?”秦蘊珊卻興奮地說:“祖國地大物博,我哪兒也沒去過,考地質專業,中國各地名山大川都可以到處走走、到處看看。”同學們恍然大悟。但對從事地質工作的艱苦與危險,當時恐怕誰也沒有去細想。1933年9月,秦蘊珊跨入北京地質學院校門。

秦蘊珊秦蘊珊

當時的北京地質學院是由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天津大學、唐山鐵道學院的地質系共同組合而成的,因為新校舍沒有落成,所以地質學院設在北京大學的舊理學院內。在秦蘊珊讀大學二年級時,校舍才搬遷到新落成的北京地質學院。

大學的四年,秦蘊珊孜孜以求、刻苦讀書,努力去實現自己的地質理想。可是,學地質並不輕松、安逸,三個月青海省柴達木的地質實習,著實讓秦蘊珊嘗到了搞地質的艱辛。由于柴達木地處沙漠,水貴如油。三個月裏,秦蘊珊他們都沒有洗過臉。然而,為祖國找石油、找礦藏的強烈責任感,使秦蘊珊他們面對這些艱苦全然不顧。

每當談起大學時代,秦蘊珊總有許多許多的感想,他常常感慨地說:“大學時期,老師對我的影響非常深刻。記得我的老師袁復禮老先生就啓發從巨觀上去把握問題,放開視野、開闊思路,不要過分追究細枝末節的具體問題,這種考慮問題的方式,至今使我受益匪淺。”是的,秦蘊珊在大學期間不僅系統掌握了地質科學知識,而且也從老師那裏學到了書本學不到的東西,那就是老師的優秀品質、處理問題的方式方法、解決問題的思維方式與準確思路等等,這一切對秦蘊珊以後的處世人生、理想信念都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秦蘊珊秦蘊珊

由于學業勤奮、思想進步,1956年1月,秦蘊珊經陳麗蓉(秦蘊珊的妻子)等兩位女同學介紹,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大學就要畢業,全班有三分之二的同學都提前畢業了,還有三分之一的同學正在等待留學前蘇聯或組織分配。秦蘊珊等待著留學前蘇聯,可是由于所謂的“政治問題”,他的這一志願未能實現。後來回響國家號召,到祖國最艱苦的地方去。秦蘊珊認為西藏最艱苦,所以就和幾個同學說,去西藏吧。就這樣又準備去西藏。可後來分配,組織上卻決定秦蘊珊和其他兩個同學去青島。

1956年7月他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北京地質學院,同年9月被分配到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工作。

26歲的課題組組長

1956年,當23歲的秦蘊珊從北京地質學院畢業的時候,他的理想是當一名地質工程師。然而9月6日,他被分到青島,成為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第一代海洋地質研究人員。從此,便與大海結下一世情緣。 當時中國海洋地質的研究幾乎是一片空白,甚至連中文資料都沒有,隻有俄文資料。此外,海洋研究所還請了位蘇聯海洋學研究者來給他們進行指導。經過努力,他們終于建立了簡陋的實驗室與資料庫。 無數次與大海打交道的秦蘊珊,對自己第一次出海經歷記憶猶新:「1956年12月,海洋所租了一條舊漁船,載著剛分配來的20多名大學生,到海上體驗生活。小船顛簸得天旋地轉,人悶在船艙裏。那滋味隻有經過大風浪的人才能體會到。船靠碼頭,人上岸後還直搖晃。」 第一次下海,大海讓秦蘊珊吃了點小苦頭,但不久,它就以寬廣的胸懷接納了他,並贈給這個勤奮小伙子無數收獲的喜悅。

海洋情緣

1956年9月6日,秦蘊珊作為新中國北京地質學院的首批畢業生被分配到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來青島的第一天,秦蘊珊思想就從原來遊山玩水的幻想,開始轉入比較實際的階段了。一輛馬車將秦蘊珊等三個大學生送到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從此,秦蘊珊的專業由陸地地質轉向海洋地質。

秦蘊珊秦蘊珊

第一次見到大海的興奮是固然的,可讓秦蘊珊終生難忘的卻是他的第一次出海經歷。1956年12月,海洋研究所租了一條漁船,載著剛剛分配來的二十多名大學生到海上鍛煉,體驗生活。船從青島開往石島,秦蘊珊他們全都睡在魚艙裏,那股嗆人的腥味使秦蘊珊至今都記憶猶新,再加上風大浪急,小船顛簸,沒多久,他們就暈積分不清東南西北了。由此,秦蘊珊也開始清醒地意識到,今後的海洋工作將是非常艱苦的。

當時,中國的海洋科學剛剛起步,秦蘊珊與海洋地質也是初次接觸,沒有實驗室,沒有前人資料。他們幾個人擠在一個小房間裏,整天看書,似乎不知從何入手,但是困難並沒有嚇倒他們。為了新中國的海洋事業,秦蘊珊他們迎著困難,奮力向前。他們一邊看書學習,一邊查閱資料,一邊著手籌建實驗室。以後又請來前蘇聯專家幫助,他們克服了許多困難,終于建起了海洋地質實驗室,為中國海洋地質學研究的起步打下基礎,也填補了中國這一學科的空白。

1958年開始的中國海洋綜合調查(習慣稱:中國海洋普查),是中國第一次海洋綜合調查,年僅26歲的秦蘊珊嶄露頭角,擔任了海洋地質課題組的負責人。他帶領課題組的同事們從南到北,足跡踏遍了渤海、黃海、東海和北部灣。他發表了許多論文、專著,在國內外學術界有較大的影響,也為中國海洋地質學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62年裏,有幾天,秦蘊珊總是坐在青島市博物館大廟的屋檐底下寫著他的第一篇論文。有幾位幫他畫圖。就是這第一篇論文,不僅在國內的刊物上發表了,在國外也很有影響,時至今日某些觀點還在被引用。

同年,秦蘊珊的同窗、未婚妻陳麗蓉從前蘇聯列寧格勒大學地質系獲得副博士學位後,來到青島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

1962年12月1日,秦蘊珊與陳麗蓉在北京舉行了結婚儀式。從此,他們夫婦倆便攜手奮戰在海洋地質戰線。共同的事業,他們相互支持與合作,共同的生活,他們和諧地分工與協作。目前,他們夫婦是海洋研究所少有的雙博士生導師。近四十年來,秦蘊珊、陳麗蓉夫婦在事業上都取得很大收獲,陳麗蓉的研究成果多次獲得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獎和重大科技成果獎,1986年英國劍橋大學名人傳記中心也將她列入《世界名人錄》。秦蘊珊的學術成就則更是一步一層樓。

職業成就

開拓海洋沉積學研究新領域

秦蘊珊秦蘊珊

在前人的工作基礎上,秦蘊珊在中國最早推出和建立了陸架的沉積模式,不但從巨觀上闡明了沉積分布的空間格局,而且特別強調了時代上的控製,並以此為根據,劃分出了兩個形成時代不同和兩種不同成因類型的內陸架沉積與外陸架沉積,他用大量的實測資料編繪了中國第一張完整的陸架沉積類型圖,被國內外同行廣泛引用。美國學者哈裏森在1977年對秦蘊珊的工作做了長篇的評論,指出:“中國著名的海洋學家秦蘊珊發表了……一系列論文,……他特別批駁了新野弘和艾默裏的報告中所作的分析,與他們不同,秦強調大陸架近岸地區和遠岸地區沉積物形成的不同時期……”。80年代,一些美國著名的海洋學家,如米裏曼等都對秦蘊珊的陸架沉積模式的研究給予充分肯定和好評。1995年,秦蘊珊訪問台灣時,台灣成功大學一位教授介紹說,秦蘊珊等人合著的<東海地質>一書,是該校研究生指定的參考書,也是唯一的一本祖國大陸出版的海洋方面的參考書。

秦蘊珊還率先對特殊單元——沖繩海槽的濁流沉積、火山沉積進行了研究。80年代,這些成果先後在《海洋學報》、《海洋與湖沼》上發表,首次闡述了他和同事們的這些研究成果。

秦蘊珊特別重視海洋沉積海上調查技術的建立,他親自參加海上調查累計有二十多個航次,幾乎跑遍了除台灣海峽以外的全部大陸架海域。他是最熟悉中國陸架區海底沉積分布狀況的科學家之一,為建立中國完整的海洋地質與沉積學的海上調查技術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最早在國內開展細顆粒物質的搬運和擴散研究

早在60年代,秦蘊珊就對渤海的懸浮體沉積和黃河入海的物質通量做了研究;在80年代,又對其他海域的細顆粒物質做了研究。他證明,現代河流入海物質對陸架的擴散範圍,特別是強影響區完全限製在有限的地貌單元內,黃河入海物質最大也隻能到達山東半島的石島外海海域而不會大量外溢。他沖破傳統觀念的束縛,論證了韓國西岸淺海軟泥沉積的來源與現代黃河無關,而是再搬運再沉積的結果。1989年在韓國舉行的國際學術會議上宣讀論文後,受到廣泛重視,他的論文被譯成韓文發表。

加拿大地質調查所大西洋地學中心主任普瑞爾教授除大量引用秦蘊珊的文章外,還稱贊他的工作是“很出色的研究”。

秦蘊珊率先發現和研究了海底黃土和大洋“類黃土”沉積,推動了海洋風成沉積作用的研究,開拓了新的研究領域。

60年代,秦蘊珊首次在南黃海海域發現了海底黃土,並對海州灣的黃土沉積做了研究。90年代,他和他的同事們一起套用風成理論闡明海底黃土沉積都是末次冰期時近源風成的產物,同時首先發現、研究了菲律賓深海區的“類黃土”陸源沉積,從岩石學、礦物學和地球化學等多方面論證了它的風成性質。爾後進行的從中國大陸至赤道南太平洋橫穿大洋的風塵大斷面研究,初步揭示了由風力攜帶的粉塵物質對大洋沉積的作用是不容忽視的,秦蘊珊和他的群體所做的這些科研工作不僅在中國屬開創性的,而且在國際上也是不多見的。盡管他的這些學術思想還有待深化和完整,但已經且必將對中國海洋沉積學的發展起到推動作用。

秦蘊珊根據多年來沉積地質的資料,深入研究了中國陸架自晚更新世以來的演化過程,不但探討了古河系和埋藏沙丘的形成過程,而且提出了陸架演化的四個階段:泛大陸階段。當時的岸線應在現今的水深130—150米附近,氣候寒冷、幹旱,風力作用佔重要地位;青年期陸架。海面上升,但由于海侵速度大于海退速度,泛陸架遭受侵蝕的同時,還儲存著海退層序和泛大陸上的一些沉積體;壯年期陸架。各種海洋自生礦物,如海綠石、黃鐵礦等相繼形成,全新世沉積呈不均勻分布,厚度變化很大;現代陸架。他提出的陸架演化過程不同于歐洲和北美的陸架,而是充分體現了自己的特色。

秦蘊珊的一系列研究成果,先後獲得國家和科學院一、二、三等獎六項,發表學術論文60多篇,代表性的專著有《渤海地質》、《東海地質》、《黃海地質》等。

國際合作

秦蘊珊常說:“科學是沒有國界的,許多研究都是通過國際間的合作而完成的。”早在1978年,秦蘊珊作為中國海洋科學代表團成員訪問美國時,就深有感觸。一個月的出訪使他深深感到,中國的海洋科學與美國相差何其大,必須加強國際間的合作與交流,使中國的海洋科學達到國際水準。

秦蘊珊秦蘊珊

1988年,秦蘊珊組團東渡黃海來到韓國,尋找合作的途徑。通過兩國科學家的合作研究與學術交流,黃海東西兩半部傾刻間合二為一,整個黃海盡收眼底,中韓科學家們先後出版了一套圖集和一系列論文集。這些研究成果,都記入了國際黃海研究的史冊,成為全人類的科學財富。在第三屆黃海海洋科學研討會上,秦蘊珊被韓國仁荷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學位,成為中國第一位獲此榮譽的海洋科學家。

近些年來,在秦蘊珊擔任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所長期間及從領導崗位退下來之後,他為國際合作與交流做了大量的工作。作為首席科學家,先後與美國、義大利、日本和韓國等國科學家一起進行合作研究。近十年來,他多次參加重要的國際學術會議。秦蘊珊已成為在國際學術界推介中國海洋沉積研究的代表人物之一。

1979年,當美國海洋科學家回訪中國時,中美間的海洋科學交流與合作正式起步。1980年在“中美長江口及鄰近陸架沉積動力學”研究課題中,秦蘊珊擔任專家指導組成員。1983年在與美國的三個單位合作進行“黃海沉積動力學”研究中,秦蘊珊擔任首席科學家。在以後幾乎年年都有的國際學術交流與合作中,總能見到飄逸著滿頭白發的秦蘊珊。他先後到美國、加拿大、英國、挪威、義大利、澳大利亞、俄羅斯、荷蘭、日本、韓國、馬來西亞等十多個國家及台灣、香港等地區進行學術交流與講學,都產生了較大影響。

培養新人

1983年,當時還是副研究員的秦蘊珊就被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批準為博士生導師。秦蘊珊對培養跨世紀的青年人才歷來就很重視,早在改革開放之初,他就大聲疾呼:“要有鋪路石的精神,把選拔新秀、提攜後生作為己任。”

秦蘊珊秦蘊珊

秦蘊珊的科研工作非常繁忙,他作為首席科學家承擔著國家科技攻關和中國科學院重大研究項目課題。他始終把不少的精力用于培養、指導研究生的學習和研究工作。他為國家培養了十多名海洋科學博士。這些嶄露頭角的年輕人,大多被破格晉升為研究員,成為新一代跨世紀學術帶頭人。有的承擔完成了國家“八五”攻關重大課題,並在國家“九五”攻關項目中擔任重要角色。也有的年輕人在國外繼續深造,有待回國服務。秦蘊珊經常教導學生們要熱愛祖國、熱愛集體,常借:“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寒窯雖破能避風雨”的話啓迪青年人。在秦蘊珊等老一輩學者的精心培育下,海洋研究所的青年人才脫穎而出,目前已形成了一支數量可觀、出類拔萃的跨世紀的青年科學家隊伍。

探索了四十多年海底世界的秦蘊珊,回想走過的坎坷之路,秦蘊珊念念不忘的除了黨和國家的培養、支持,就是那些與他同舟共濟的同事們。每當談起他們,秦蘊珊總是說:“我之所以會取得成功,因為我有一個特別能戰鬥的攻關集體。”

代表論著

1.秦蘊珊.1963.中國陸棚海的地形及沉積類型的初步研究.海洋與湖沼,5(1)

2.秦蘊珊、李凡.1982.渤海海水中懸浮體的研究.海洋學報,4(2)

3.秦蘊珊、鄭鐵民.1982.東海大陸架沉積分布特征的初步研究.黃東海地質.北京:科學出版社

榮譽

秦蘊珊教授是我國海洋沉積學研究的開拓者之一, 47年間, 先後發表學術論文60餘篇,《渤海地質》、《東海地質》和《黃海地質》等專著多部。 1988 年被評為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1989年被評為山東省“專業技術拔尖人才”。先後有多項科研成果榮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國家科技進步獎、中國科學院重大科技成果獎、科技進步獎、自然科學獎,國家經委專業科技成果獎、山東省科技大會獎等。

主要成就

建立和發展了我國海洋沉積學研究, 不但從巨觀上闡明了沉積物分布的空間格局,而且劃分出兩種不同時代和不同成因的內陸架和外陸架沉積,在我國最早提出和建立了中國大陸架的沉積模式,並編繪了第一幅較完整的中國海陸架沉積類型分布圖;提出了中國陸架的“泛大陸階段”、“青年期陸架”、“壯年期陸架”和“現代陸架”等四個不同的演化發展階段;率先闡明了黃河物質在黃、渤海的擴散範圍與強度,發現了南黃海海底黃土的存在, 闡明海底黃土沉積都是末次冰期時近源風成的產物 ; 發現 並 研究了菲律賓深海區的 “ 類黃土 ” 陸源沉積 ,及 風成性質 ,其研究 受到國內外的廣泛重視;對沖繩海槽的濁流沉積及岩漿活動的研究,為沖繩海槽沉積作用的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基礎;開展的我國海底災害地質學和海底古河道、埋藏沙丘的研究,為海上石油平台的選址提供了可靠的科學依據。近年來,他密切關註國家戰略需求,為我國大陸架的劃界提供戰略咨詢和科學依據。為我國海洋地質科學的建立和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