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公

秦穆公

秦穆公(—前621),一作秦繆公春秋時代秦國國君。嬴姓趙氏,名任好,是秦德公之少子,秦宣公、秦成公之弟,在位三十九年(前659年-前621年)。秦穆公非常重視人才,其任內獲得了百裏奚蹇叔、丕豹、公孫支等賢臣的輔佐,曾協助晉文公回到晉國奪取君位。周襄王時出兵攻打蜀國和其他位于函谷關以西的國家,開地千裏,因而周襄王任命他為為西方諸侯之伯,遂稱霸西戎。在部分史料中被認定為春秋五霸之一。

  • 中文名稱
    秦穆公
  • 姓    名
    嬴姓,趙氏,名任好
  • 國    籍
    秦國
  • 逝世日期
    公元前621年
  • 民    族
    華夏族
  • 在位時間
    前659年―前621年
  • 葬    于
    雍(今陝西寶雞鳳翔東南)
  • 謚    號
  • 所處歷史時期
  • 主要成就
    為日後秦統一中國奠定了基石
    周襄王任命他為西方諸侯之伯
  • 父    親
  • 重要事件
    羊皮換賢
  • 職    業
    秦國國君
  • 出生日期
    公元前682年
  • 別    名
    秦繆公
  • 兄    弟
    秦宣公、秦成公

人物生平

秦晉之好

秦穆公為求將來做霸主,拉攏當時力量強大的晉國,向晉獻公提親,晉獻公就把大女兒嫁給了他。後來,晉獻公年邁昏庸,受寵最多的妃子驪姬,謊稱申生要毒死晉獻公,借晉獻公之手除去申生。于是,晉獻公另外兩個兒子夷吾和重耳為了活命,分別逃往他國避難。 再後來,晉國臣子裏克殺死驪姬和她妹妹的兒子,想迎奉重耳回國,秦穆公也想這樣做,但臣子認為重耳賢能皆勝過夷吾,會讓晉國變得強大,從而威脅到自己的國家,于是秦穆公轉而迎立夷吾為國君。但是不久,夷吾畏權殺死裏克等老臣,又派人追殺重耳,並且恩將仇報,不接濟秦國,導致晉國與秦國失和。夷吾忘掉秦國恩情,反倒發兵攻打秦國,終遭慘敗;後面不得已割地求饒,還叫兒子公子圉到秦國做人質,這才將兩國的關系修好。

秦穆公為了掌控公子圉,把自己的女兒懷贏嫁給了他。這在當時的社會來說,是一件親上加親的事,按理關系應該是很穩固的了。然而公子圉聽說自己的父親病了,害怕國君的位置會被傳給別人,就扔下妻子,一個人偷偷跑回晉國。第二年,夷吾一死,公子圉就做了晉國君主,跟秦國不相往來。沒想到公子圉又是一個忘恩負義的夷吾,秦穆公當然很生氣,立即決定要幫助重耳當上晉國國君,重耳在秦穆公的幫助下攻下晉都,並派人殺死公子圉,晉懷公夷吾在位不到一年就身死。秦穆公把女兒懷贏改嫁給了重耳。

秦穆公秦穆公

此時秦穆公與晉國的關系可就很微妙了--他是夷吾和重耳兩人的姐夫,又是夷吾的兒子公子圉的舊老丈人,還是自己的舅子重耳的新泰山。最後來,秦穆公的舅子兼女婿--重耳成為有名的"春秋五霸"中的晉文公。秦穆公也在重耳死後不久,借機打敗已經成為中原霸主的晉國,也成了"春秋五霸"之一。

秦晉失和

秦穆公三十二年(前628年),晉文公和鄭文公全去世了,秦穆公便想借此機會打敗晉國,謀求霸業。他和周圍的謀士說:"我曾幾次幫助晉國平定內亂,就連他們的國君都是我立的。理應由我出任諸侯的首領。隻因晉國戰敗了楚國,我才將首領的位子讓給重耳。如今重耳已經死了,我還忍讓什麽,到了和晉國一爭高低的時候了。"他命孟明視為大將,西乞術和白乙丙為副將去打晉國。

秦穆公秦穆公

孟明視率大軍先攻破了一個叫滑的小國,搶到大量珠寶、糧食和衣物,然後到達澠池(今河南澠池縣)。白乙丙和西乞術說:"這兒靠近崤山,地勢復雜,我們一定要當心啊。"但孟明視並不以為然,他認為秦軍強大,無人敢來襲擊。走完了一段路,前軍派人報告說路被亂木擋死了。孟明視至前面一看,但見橫七豎八的木頭堆在路上,上面還立著一根三丈多高的旗桿,一面紅旗高高飄揚,旗上一個大大的"晉"字。孟明視雖說有些警惕,但還是令士兵放倒紅旗,搬走亂木前進。

豈料秦軍才放倒紅旗。頓時鼓聲震天,晉軍從四處山野中殺了出來。原來那旗一被放倒,就是晉軍攻擊的信號。這時前面堵截,後是追兵,走投無路的秦軍,隻好退到堆亂木的地方。哪知晉軍早在那些木頭上灑了硫磺等引火物,就等秦軍一退到這裏,把火箭射來,引燃亂木,山谷頓時就成了火海。秦軍死傷不計其數,爭相逃命,孟明視、西乞術和白乙丙三員大將都成了俘虜。

晉軍大勝秦穆公,十分高興,準備將秦軍的三員大將殺了,用他們的頭顱來祭祖先、慶勝利。晉襄公的後母乃秦穆公的女兒,她聽說這件事非常著急,就對襄公說:"秦、晉兩國原是親戚,關系很好,可別為殺這幾個人壞了兩家的和氣。現在秦軍戰敗,秦君肯定怨恨他們。不如放回他們去,讓秦君自己來處置他們,免得我們落個殺人的壞名聲。"晉襄公聽她說得在理,就把孟明視等人放了,可後來又後悔了,便又派人去追。待追兵趕到黃河邊上,孟明視三人坐的船才離岸。追兵沒船,隻得作罷。這樣,孟明視、西乞術和白乙丙得了條命,回到了秦國。

秦穆公得知孟明視、西乞術和白乙丙三人僥幸逃回,就身穿喪服,親自到城外迎接他們。孟明視等人看到秦公,急忙跪下請罪。而秦穆公不但沒責備他們,並自己承擔了責任,希望他們勿忘國恥,以圖再起。孟明視等人見秦公沒有怪罪他們,仍舊叫他們掌握兵權,十分感激,決心立功贖罪。他們操練士卒,演練陣法,為報仇做著不懈的努力。又過了一年,孟明視認為秦國軍隊已具有打敗晉軍的實力了。周襄王二十七年(公元前六二五年),孟明視向秦穆公請示,率兵攻代晉國。得到秦穆公同意後,孟明視、西乞術和白乙丙三位將軍帶領四百輛兵車出發了。

晉君料到秦國不會甘心的,備戰的事也沒有放松,見秦國來攻就派出大軍迎戰。兩軍相逢斯殺一場,秦軍敗下陣來。孟明視原以為這次可以取勝,沒想到卻吃了敗仗,覺得這回秦穆公不會饒過他了。萬沒想到,秦穆公沒有責備他,還讓他繼續執掌兵權,這使他對穆公感恩不已。

通過兩次失敗,孟明視開始從自己身上找原因。他認識到自己的指揮才能不夠,訓練軍隊和作戰的方法也有缺陷。于是他變賣家財,撫恤傷亡將士家屬,親自訓練軍隊,和士兵朝久相處,同甘共苦。就在他正緊張訓練部隊的時候,晉襄公命大將先且居(晉國大將先軫的兒子),率領晉、宋、陳、鄭四國軍隊打秦國。面對士氣昂揚的四國聯軍,孟明視沉著冷靜,認為秦軍尚未做好充分準備,不可應戰,就命令緊閉城門,加緊訓練。許多秦國人都認為孟明視輸怕了,成了膽小鬼,建議解除他的指揮權。秦穆公卻向大家說:"孟明視肯定能打敗晉軍,咱們等著瞧吧。"

秦穆公三十六年(前624年),秦軍經過孟明視等將軍的嚴格訓練,已經是一支兵強將勇、英勇頑強的軍隊了。孟明視認為征伐晉軍的時候到了,他請求秦穆公掛帥親自出征,並且還發誓說:"假如這次出征不能獲勝,我決不回國見家鄉父老。"秦穆公命令給出征的軍隊五百輛兵車、裝備精良的兵器和充足的糧食,又撥給出征兵士家屬糧食和錢財,以解士兵後顧之憂。經過充分的精心準備,秦穆公、孟明視率大軍,浩浩蕩蕩地殺奔晉國。

秦軍渡過了黃河,孟明視下令燒毀渡船,表示沒獲勝利便不生還。先鋒由孟明視親自擔任,秦軍一路上勢如破竹,沒幾天就把過去被晉軍攻佔去的城池收了回來。訊息傳至晉國都城,朝野兵民一片驚慌,群臣見秦軍如此凶悍,全建議回避一下,不要和秦軍作戰,連大將先且居都不敢迎戰。晉襄公無法,隻得命令晉軍堅守,不得與秦軍交戰。

在晉國的土地上,秦軍往來馳騁,為所欲為,猶入無人之境,晉軍哪敢迎戰。秦穆公見失地已經收復,也挫滅了晉國的威風,憋了三年的氣今日總算出了,就帶領大軍到崤山,在當年晉軍堆亂木、樹紅旗的地方,把上次陣亡將士的屍骨埋好,且親自祭奠一番。孟明視、西乞術和白乙丙跪在墳前,大哭不止,將士們看了全很感動。

穆公亡馬

穆公在歧山有一個王室牧場,飼養著各式各樣的名馬,有一天幾匹馬突然逃跑,管理名馬的牧官大為驚恐,如果被主公知道,鐵遭斬首,因此四處尋找,結果在山下附近的農村找到了部分疑似馬的骨頭,心想一定是被這些農民吃掉了,穆公的牧官於是大為憤怒,把這三百個農民全部判死刑,交給穆公定奪。

牧官怕秦穆公震怒,于是帶著這些農民向穆公報告說,很對不起,這些農民把名馬吃掉了,因此才判他們死刑。穆公聽了不但不怒,還說這幾匹名馬是精肉質,就賞賜給他們下酒。結果這三百個農人免除了死刑,撿回一條命高興的回家,心裏永遠感謝穆公的恩德。

幾年後,秦穆公與晉惠公交戰,平常在戰場上戰無不勝的穆公,這次卻陷入絕境,士兵被敵軍包圍,眼看快被消滅,穆公已認識到自己有戰死的可能性。這時敵軍的一角開始崩裂,一群騎馬的部隊沖進來,靠近秦穆公的軍隊協助戰鬥,這些不知從哪裏來的部隊非常勇猛,隻見晉軍節節敗退最後撤走了,援軍保護穆公脫離險境。到達安全地點後,穆公向這些勇敢善戰的士兵敬禮,並問他們是何方的軍隊?他們回答說:我們是從前吃了穆公的名馬,而被赦免死罪的農民。這些農民比穆公的部隊更勇猛,他們是為了報答救命之恩才拼命奮戰。秦穆公的得救,完全是他以前救三百條性命的恩德救了自己。

稱霸西戎

當時,在今陝甘寧一帶,生活著許多戎狄的部落和小國,如隴山以西有昆戎、綿諸、翟,涇北有義渠、烏氏、朐衍之戎,洛川有大荔之戎,渭南有陸渾之戎。他們生產落後,披發衣皮,各有君長,不相統一。他們常常突襲秦的邊地,搶掠糧食、牲畜,擄奪子女,給秦人造成很大的苦難。秦穆公向西發展,採取了比較謹慎的策略,先強後弱,次第征服。當時,西戎諸部落中較強的是綿諸(在今甘肅天水市東)、義渠(在今甘肅寧縣北)和大荔(今陝西大荔東)。其中,綿諸有王,住地在秦的故土附近,與秦疆土相接。正好,綿諸王聽說秦穆公賢能,派了由餘出使秦國。秦穆公隆重接待由餘,向他展示秦國壯麗的宮室和豐裕的積儲,向他了解西戎的地形、兵勢。又用內史廖的策略,挽留由餘在秦居住。同時,給綿諸王送去女樂二八。動聽美妙的秦國音樂舞蹈,使戎王大享眼耳之福。他終日飲酒享樂,不理政事,國內大批牛馬死亡,也不加過問。等到綿諸國內政事一塌糊塗,秦穆公這才讓由餘回國。由餘的勸諫,受到戎王的拒絕。在秦人的規勸下,由餘終於歸向秦國。秦穆公以賓客之禮接待由餘,和他討論統一西方戎族的策略。

秦國在西方經過長期的發展,不斷擴大地盤。特別是進入春秋以後,西周在陝西境內的土地,大都歸秦人所有。從今天考古發現的秦國文物看,無論國都雍城的建築,國君的陵墓,規模都相當宏大。像雍城中,曾多次發現青銅建築構件,是用來裝飾宮殿用的,可見其豪華氣派。《詩經·駟驖》是歌頌秦襄公狩獵的詩,詩中有"駟驖孔阜,六轡在手"的句子。"駟驖"是指鐵青色的4匹駕車的馬。秦人用鐵的顏色來形容其它物的顏色,可見秦人對鐵已不生疏。在雍城一座春秋時秦國大墓中,就出土有鐵鏟。1978年在甘肅靈台景家庄春秋早期秦墓中,出土一把銅柄鐵劍,都證明秦人使用鐵較早。因此秦國在秦穆公時,經濟力量就已相當雄厚。

秦穆公名任好,是秦德公的小兒子。德公死後,長子宣公即位,宣公死傳位于弟成公,成公死傳位于小弟穆公。穆公在位39年(公元前659-前621年),他在位期間相當于晉國的獻公、惠公、文公、襄公4君。秦穆公即位後,就力圖東進,向晉國獻公求婚,獻公將女兒嫁給他為夫人。他又跨過黃河滅掉茅戎(今山西平陸縣境)。晉獻公也在掃滅周圍小國,擴大領土。他對這位東床跨黃河東進不放心,于是派軍隊滅掉虞、虢兩國,控製了關中通向中原的咽喉要道崤函地區,卡住了秦國東進的道路。

秦穆公任用人才。為了使國家強盛,秦穆公四處搜求人才,重用他國來的客卿,"西取由餘于戎,東得百裏奚于宛,迎蹇叔于宋,來丕豹、公孫支于晉。"這些謀臣武士,輔佐穆公,使秦國兵強馬壯。

秦穆公本欲東進,到中原獲得霸業。但在崤山戰中,三將被俘,秦軍覆沒。晉控扼住東進路,穆公于是向西發展。他用計將從晉國投奔到戎人中的由餘招來作謀士。由餘長期生活在戎人中,對他們的情況熟悉,他的建議穆公很重視。秦國根據由餘的計畫,逐漸滅掉西方戎人所建立的國家12個(有說20個),開闢國土千餘裏。秦穆公對戎人的勝利,周王特加祝賀,並賜金鼓,希望他擂鼓繼續向戎人進攻,這就是史書上所說的秦穆公"稱霸西戎"。

秦穆公三十九年(前621年年),秦穆公死去,用了177人為他殉葬,這是自西周以來用人殉葬最多的一次,反映了秦國社會的落後、野蠻一面。秦國很有才幹的子車氏"三良":奄息、仲行、針虎也在殉葬人群之列。這樣大量毀滅人才,秦人非常哀傷,作詩《黃鳥》三章來哀悼他們,也是對用人殉葬製度的憤怒。

穆公之死

秦穆公三十九年(前621年年),秦穆公去世,安葬于雍(今陝西鳳翔東南),殉葬而死的有一百七十七人,其中包括子輿氏的三個兒子奄息、仲行、針虎。這三人十分善良、勇武,國人對此悲痛萬分,賦《黃鳥》之詩,唱道:"彼蒼者天,殲我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然而,對于這件事,宋朝的蘇東坡卻有不同的見解。他認為穆公生前不誅殺喪師之將孟明,是會忍心用三良殉葬的。三良之死,就像田橫自殺後,從行至洛陽的二齊士自刎殉主一樣,完全是"士為知己者死"的意思。今人不理解"古人感一飯,尚能殺其身"這種殺身圖報的尚義精神,反而以今日的世俗之見責難古人,相比之下,愈見古人之可敬,今人之可傷。秦穆公死後,太子罃繼立,是為秦康公

秦穆公死後,人才被用來殉葬毀滅,他的繼承者們也都平平無大作為。終春秋之世,秦國再沒有在當時的政治舞台上有過上乘的表演。

為政舉措

廣納賢才

秦穆公在位期間,廣納賢士,大膽任用非本國的人才,開秦國任用客卿製度之先河。在他的感召下,號稱"五羖大夫"的百裏奚、相馬專家伯樂及九方皋紛紛投其門下。由于他在用人方面,始終採取"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內而忘其外"的相馬之法,因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不願意重用本國的貴族,他怕貴族極大勢大,國君反倒受了他們的牽製。他寧可重用外來的客卿,外地來的人權力盡管多麽大,也隻限于他一個人,不可能象豪門大族那樣割據地盤,建立自己的勢力,威脅國君。史載他執政期間,"益國十二,開地千裏",整個廣闊的西部地區為他所獨控。

軍事戰爭

秦穆公還是位治軍有方的人。秦人自古就有養馬的傳統,可以說是個馬背上的民族。秦穆公當政後,發揮這一優勢,建立騎兵部隊並為每一位士兵配備一把匕首。這比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的改製要早得多。 成語"短兵相接"亦因之而來。

稱霸西戎

秦穆公繼位當年(前659年),就親自帶兵討伐茅津(今山西芮城東)的戎人,開始了擴張疆土的事業。穆公三十二年(前624),秦穆公親自率兵討伐晉國,渡過黃河以後,將渡船全部焚毀,表示誓死克敵的決心。秦軍奪得王官(今山西聞喜西)和郊。晉軍拒不出戰,秦軍從茅津渡過黃河,到南岸崤地,在當年的戰場為戰死的將士堆土樹立標記,然後回國。轉而向西方發展。

秦穆公企圖向東爭霸中原,但由于向東的通路為晉所阻,輔佐了晉國三代君主的秦穆公,眼睜睜看著晉文公當了霸主,實在是心中不忿,他不顧老臣百裏奚、蹇叔的冒死勸諫,趁晉文公剛死之機,三次揮師東進,卻隻收獲了累累白骨和血的教訓。在執政的最後幾年,秦穆公終于改變了東進戰略,轉而向西,兼並西戎二十國,開疆拓土,為四百年後秦統一中國奠定了基石,秦國在函谷關以西一帶稱霸,史稱"稱霸西戎"。"兼國十二,開地千裏" 。

穆公三十六年(前624年年),秦軍奪得王官(今山西聞喜西)和郊。三十七年(前623),秦軍出征西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包圍了綿諸,在酒樽之下活捉了綿諸王。秦穆公乘勝前進,二十多個戎狄小國先後歸服了秦國。秦國闢地千裏,國界南至秦嶺,西達狄道(今甘肅臨洮),北至朐衍戎(今寧夏鹽池),東到黃河,史稱"秦穆公霸西戎"。周襄王派遣召公過帶了金鼓送給秦穆公,以表示祝賀。

與晉相爭

秦穆公三十二年(前628年)冬,晉文公死。這時,杞子從鄭國派人送信回國,說:「鄭人將北門的鑰匙交給了我,如果悄悄地派軍隊來,鄭國就能得到。」秦穆公問蹇叔和百裏奚,兩人回答道:「經過幾個國家幾千裏路去襲擊別人,很少有成功的。我軍的行動鄭國一定會知道,不能去!」秦穆公說:「我已經決定了,你倆不必再說。」於是派遣百裏奚的兒子孟明視、蹇叔的兒子西乞術和白乞丙三將帶兵出發。百裏奚和蹇叔哭著為軍隊送行,秦穆公很生氣,說:「我出兵,你們卻哭著沮喪我軍的士氣,這是為什麽?」二老答道:「我們並不敢沮喪士氣。隻是我們年紀大了,兒子要出征,怕以後再也看不見了!」二老對其兒子說:「你們的軍隊一定會吃敗仗,晉人將在崤山阻擊。」秦穆公三十三年(前627年年)春,秦軍東去,經過成周北門時,車左、車右都脫去頭盔下車致敬,隨即跳上車去的有三百輛戰車的將士。王孫滿看了以後說:「秦軍輕挑而無禮,一定會失敗!」秦軍經過滑國時,鄭國的商人弦高正販了牛準備到周去賣,見秦軍,就將所帶的十二頭牛全部迭給秦軍,說:「聽說大國將要誅滅鄭,鄭君已經作好迎戰的準備,派我先迭十二頭牛犒勞貴軍士卒。」秦軍三位將軍商量道:「鄭國已經知道我軍要去襲擊,去了也沒有用。」於是滅了滑國,往回撤兵。滑是晉國的同姓之國。當時,晉文公還沒有下葬。太子襄公憤怒地說:「秦國欺侮我喪父,乘機攻滅我的同姓之國。」於是,將喪服染成黑色,出兵在崤山阻擊,大敗秦軍,將三位秦將全部俘獲。

晉文公的夫人文贏,是秦穆公的女兒,她對襄公說:「這三人挑撥我們兩國國君的關系,穆公對三人恨入骨髓。你何必自己去殺他們呢?不如放他們回去,讓穆公去將他們煮死!」晉襄公同意了。秦穆公穿了素服,哭著到郊外迎接孟明視等人,說:「我不聽從百裏奚和蹇叔的話,使你們三位遭受恥辱,你們有什麽錯?你們要專心謀劃報仇雪恥,不可懈怠!」恢復了三人的官職,對他們更加信任了。三十四年(前62前6年),秦穆公又派孟明視等帶兵東向,與晉軍戰於彭衙(今陝西白水東北),秦軍再次失敗。兩次較量,秦東進的路被晉牢牢地扼住,隻得轉而向西發展。

外交政策

秦穆公九年(前651年)晉獻公死,驪姬子奚齊繼位,旋即被其臣裏克殺死。秦穆公派百裏奚帶兵送夷吾回國繼位,為晉惠公。夷吾事先答應將河西八城割給秦作為謝禮,但繼位後卻毀約。晉臣丕豹逃到秦國,受到穆公重用。秦穆公十二年(前648年)晉國旱災,秦穆公運了大量粟米給晉。

秦穆公十四年(前646年),秦國發生飢荒,晉國不僅不給秦國糧食救災,反而乘機出兵,於次年攻秦。雙方在韓原大戰,秦軍最終生俘晉惠公。在周襄王和穆姬的請求下,秦穆公與晉惠公結盟後,將其放回。晉惠公送太子圉到秦國為質子,並將黃河以西的地方獻給秦國,秦的東部疆界擴至龍門。

秦穆公二十三年(前637年),晉惠公死,公子圉逃回國繼位,為晉懷公,繼續迫害逃亡的公子重耳。秦穆公于是將重耳從楚國迎來,以極為隆重的禮節接待,將女兒文嬴及四位宗女嫁其為妻,然後於次年送重耳回國為君,是為晉文公。晉文公殺死子圉,在秦的參與下,尊王攘夷,敗楚城濮,成為霸主。

秦穆公三十年(前630年),秦又出兵幫助晉文公圍鄭。鄭老臣燭之武夜裏從圍城中用繩子吊著逃出,見秦穆公說:"鄭國滅亡,于秦不利。晉國的力量增強,相當于秦國的勢力減弱,況且晉人這次開拓了東邊的領土,下次就會向西邊的秦國用兵。大君何必損害自己國家的利益,幫助晉國呢?"秦穆公于是與鄭結盟,留杞子、逢孫、楊孫戍守,罷兵而還。

歷史評價

當時君子:"秦繆公廣地益國,東服強晉,西霸戎夷,然不為諸侯盟主,亦宜哉。死而棄民,收其良臣而從死。且先王崩,尚猶遺德垂法,況奪之善人良臣百姓所哀者乎?是以知秦不能復東征也。"

司馬遷《史記》:"秦起襄公,章于文、繆,獻、孝之後,稍以蠶食六國,百有餘載,至始皇乃能並冠帶之倫。"

軼事典故

問賢伯樂

秦穆公雄心勃勃,一心想超越其他國家,稱霸天下,但苦于身旁沒有賢才良臣來輔佐他。為此,他很苦惱。

有一天,秦穆公召見了善于相馬的伯樂,對他說:"您的年紀大了,您的子侄中間有沒有可以派去尋找好馬的呢?"伯樂回答說:"一般的良馬是可以從外形容貌筋骨上觀察出來的。天下難得的好馬,是恍恍惚惚,好像有又好像沒有的。這樣的馬跑起來像飛一樣地快,而且塵土不揚,不留足跡。

我的子侄們都是些才智低下的人,可以告訴他們識別一般的良馬的方法,不能告訴他們識別天下難得的好馬的方法。有個曾經和我一起擔柴挑菜的叫九方皋的人,他觀察識別天下難得的好馬的本領絕不在我以下,請您接見他。" 秦穆公接見了九方皋,派他去尋找好馬。過了三個月,九方皋回來報告說:"我已經在沙丘找到好馬了。"秦穆公問道:"是匹什麽樣的馬呢?"九方皋回答說:"是匹黃色的母馬。"秦穆公派人去把那匹馬牽來,一看,卻是匹純黑色的公馬。秦穆公很不高興,把伯樂找來對他說:"壞了!您所推薦的那個找好馬的人,毛色公母都不知道,他怎麽能懂得什麽是好馬,什麽不是好馬呢?" 伯樂長嘆了一聲,說道:"九方皋相馬竟然達到了這樣的境界嗎?這正是他勝過我千萬倍乃至無數倍的地方!九方皋他所觀察的是馬的天賦的內在貭素,深得它的精妙,而忘記了它的粗糙之處;明悉它的內部,而忘記了它的外表。九方皋隻看見所需要看見的,看不見他所不需要看見的;隻視察他所需要視察的,而遺漏了他所不需要觀察的。像九方皋這樣的相馬,包含著比相馬本身價值更高的道理哩!" 等到把那匹馬牽回馴養使用,事實證明,它果然是一匹天下難得的好馬。秦穆公從這件事上得到了啓發,他派人到各處去廣招人才,希望天下有用的人都投奔到他的門下來。

秦穆公畫像秦穆公畫像

羊皮換賢

秦穆公五年(公元前655年),秦穆公派公子縶到晉國代自己去求婚。當年晉獻公滅虞,俘虜了虞公及其大夫井伯、百裏奚。百裏奚是虞國的亡國大夫,很有才能。晉獻公本想重用他,但百裏奚卻寧死不從。這次,有個大臣對晉獻公說:"百裏奚不願做官,就讓他做個陪嫁的奴僕吧。"

秦穆公秦穆公

公子縶帶著百裏奚等回國時,半道上百裏奚卻偷偷逃走了。秦穆公和晉獻公的大女兒結婚後,在陪嫁奴僕的名單中發現少了百裏奚。就追問公子縶。公子縶說:"一個奴僕逃走了,沒什麽了不起。"

朝中有個從晉國投奔過來的武士叫公孫枝,把百裏奚介紹了一番,認為他是個了不起的賢才。于是,秦穆公一心想找到百裏奚。再說百裏奚慌亂中逃到了楚國的邊境線上,被楚兵當作奸細抓了起來。百裏奚說:"我是虞國人,有錢人家看牛的,國家滅亡了,隻好出來逃難。"

楚兵見這個六七十歲的老頭子一副老實相,不像個奸細,就把他留下來看牛。

他還是有一套牧牛的本領,把牛養得都很肥壯,大家給他送了個雅號--"放牛大王"。楚國的君主楚成王知道後,就叫他到南海去放馬。後來秦穆公總算打聽到百裏奚的下落,就備了一份厚禮,想派人去請求楚成王把百裏奚送到秦國來。

公孫枝說:"這可萬萬使不得。楚國讓百裏奚看馬,是因為不知他是個賢能之士。如果您用這麽貴重的禮物去換他回來,不就等于告訴楚王,你想重用百裏奚嗎?那楚王還肯放他走嗎?"

秦穆公問:"那你說說怎樣弄他回來?"

公孫枝答道:"應該按照現在一般奴僕的價錢,花五張羊皮把他贖回來。"

一位使者奉命去見楚王,說:"我們有個奴隸叫百裏奚,他犯了法,躲到貴國來了,請讓我們把他贖回去辦罪。"說著獻上五張黑色的上等羊皮。

楚成王想都沒想,就命令把百裏奚裝上囚車,讓秦國使者帶回去。

秦穆公親自召見百裏奚,一看,原來是個七十歲的老頭,不覺脫口而出道:"可惜啊,年紀太大了。"

百裏奚說:"大王,如果您讓我追逐天上的飛鳥,或者去捕捉猛獸,臣確實太老了;但如果和大王您一起商討國家大事,臣還不算老呢。"

秦穆公一聽,不由肅然起敬道:"我想讓秦國超過其他的國家,您有什麽辦法嗎?"

百裏奚說:"秦國雖在邊陲地區,但地勢險要,兵馬強悍,進可以攻,退利于守,我們要充分利用自己有利的條件,乘機而進。"

穆公聽了,覺得百裏奚確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就封他為上卿,治理國事。誰知百裏奚連連擺手說:"大王,臣有個朋友叫蹇叔,他的才能遠遠勝過我,請大王封他為上卿吧。"

秦穆公一聽還有比百裏奚更能幹的人,連忙派使者帶著重金,到蹇叔隱居的地方請他出山。

蹇叔為了讓自己的好友百裏奚能安心地留在秦國佐政,便隨著使者來到了秦國。秦穆公高興極了,他對蹇叔說:"百裏奚多次對我說到你的才能,我很想聽聽你的意見。"

蹇叔說:"秦國之所以不能立于強國之中,主要是威德不夠。"

秦穆公說:"那麽怎樣才能做到呢?"

蹇叔說:"治法要嚴,別的國家就不敢欺負您;對百姓要寬容,人民就會擁護您。要想國家強盛,必須教民禮節,貴賤分明,賞罰公正,不能貪心,也不能急躁。我看今日許多強國,霸業已經衰退,秦國一步一步富強起來,稱霸的日子就不遠了。"

秦穆公秦穆公

秦穆公被蹇叔的一番話說得心服口服,心花怒放,于是封百裏奚為左庶長,蹇叔為右庶長,稱為"二相"。

由于百裏奚是用五張公羊皮贖回來的,所以人稱其為"五羖(gǔ)大夫"。

百裏奚又向秦穆公推薦了蹇叔的兒子西乞術白乙丙。秦穆公拜蹇叔為右相,拜百裏奚為左相。

沒多久,百裏奚的兒子孟明視也投奔到秦國來,被秦穆公拜為將軍。

由于五張羊皮換來五位賢人的事,成為千古佳話。

嘗出而亡馬

秦穆公曾外出王宮,丟失了自己的駿馬,親自出去找,看見有人已經把自己的馬殺掉了,正在一起吃肉。穆公對他們說:"這是我的馬呀"。這些人都害怕驚恐的站起來。秦穆公說:"我聽說吃駿馬的肉不喝酒是要死人的。"于是給他們酒喝。殺馬的人都慚愧的走了。過了三年,晉國攻打秦穆公,把秦穆公圍困住了。以前那些殺馬吃肉的人互相說:"咱們可以出力為君王拼死作戰,來報答穆公給我們馬肉吃好酒喝的恩德的時候了。"于是沖散了包圍,穆公終于幸免于難,並打敗晉國,抓了晉惠公回來。這樣的道德行為做出來,必然會有好事回來。

陵墓

秦穆公墓位于陝西省寶雞市鳳翔縣城文化路博物館院內,東距陝西省級風景名勝區東湖古典園林僅數百米。秦穆公墓佔地近十畝,仿古建式油漆彩繪大門,墓冢在院內中心部位,高出地面6米有餘。大門前樹有清代名流陝西巡撫畢沅篆寫"秦穆公墓"四字的高大碑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