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直道

秦直道

秦直道又名直道,秦馳道之一,為秦朝修建的軍事交通工程,從秦始皇三十五年開始修築,歷時兩年半。從鹹陽(起點為現鹹陽淳化縣)到九原郡(現包頭附近)。全部用黃土夯實,全長736公裏。秦始皇為了抗擊匈奴命蒙恬率領30萬工人修建。

  • 中文名稱
    秦直道
  • 建造時間
    公元前212至公元前210年
  • 全長
    700多公裏
  • 所在地
    延安
  • 票價
    免費
  • 遊玩時間
    建議1小時
  • 地址
    陝西省延安市寶塔區
  • 開放時間
    全天
  • 俗稱
    皇上路、聖人條
  • 類別
    風景名勝
  • 周邊景點
    軒轅廟
  • 拼音
    qin zhi dao

概述

秦直道

秦直道是秦始皇統一六國後為阻止和防範北國匈奴貴族的侵擾,令大將蒙恬率30萬大軍用兩年時間修築了南起陝西林光宮,北至今內蒙古包頭九原郡的一條南北長達700多公裏的一條軍事通道,秦直道是由鹹陽通往北境陰山間最捷近的道路,大體南北相直,故稱“直道”。

秦直道比聞名西方的羅馬大道還要早200多年,是世界上公認的第一條高速公路,享有世界公路鼻祖的美譽。秦直道目前已審報世界文化遺產,被國家列為大遺址保護工程。

地理位置

司馬遷雖然明確地記載了秦直道的起訖地點和裏程,但遍檢《史記》全書,卻無法發現雲陽與九原之間任何其它的具體經由地點,這為後人留下了一樁千古遺案。所幸後來的地理志還保留了一些相關記載。據唐代初年成書的《括地志》記載,慶州華池縣(今甘肅省華池縣東華池鎮)西45裏子午山上有秦時的故道。唐中後期的李吉甫所撰的《元和郡縣圖志》中也說:“秦故道,在縣東八十裏子午山,始皇三十年(引者按:當作三十五年),向九原抵雲陽,即此道也。”1980年中國科學院地理研究所編製的百萬分之一0·N·C(Operational Navigation Chart)片上,顯示出陝甘兩省交界的子午嶺山脊上確有古道路存在,這應是《括地志》和《元和郡縣圖志》所說的“秦故道”,亦即秦直道。經過近20多年來歷史地理學者和考古工作者的多次實地調查,秦直道的具體走向和經由路線已基本清楚。但在細節上仍存在爭議.

秦直道

路線圖一

秦直道由雲陽林光宮首途,就進入甘泉山。甘泉山為子午嶺南端的一個分支。也就是說,直道離開林光宮後就進到子午嶺中,循嶺北行。經今陝西省旬邑縣東的石門關,北行至鳳子梁,再經今甘肅省正寧縣劉家廟子林場、黑馬灣、野狐崾峴、南站梁,而至今陝西省旬邑縣雕嶺關。從雕嶺關開始,直道循子午嶺主脊,大致呈西北走向,過陝西省黃陵縣艾蒿店、甘肅省寧縣湘樂五裏墩,到達興隆關,再經甘肅省合水縣的黃草崾峴到青龍山,沿合水、華池兩縣分水嶺向西北沿伸,到華池縣的麻芝崾峴。然後縱穿華池縣境,經大紅庄、墩梁、老爺嶺、新庄畔、羊溝畔、黃蒿池畔、深崾峴、高崾峴、墩兒山,過打扮梁的雷崾峴、五裏灣、張新庄、田掌,進入陝甘兩省交界的丁崾峴、墩梁,直達營崾峴。營崾峴是秦直道與明長城的重合之處,也是一處交叉的十字路口。直道沿明長城內側向西北延伸,經營盤梁、南灣、箱子灣到白出長城,入陝西省定邊縣的馬崾峴,重合之處長達20公裏。從定邊縣南境起,直道折向東北,經今內蒙古自治區烏審旗、紅慶河,再轉向北行,過東勝市西的二頃半、海子灣、城梁,直抵黃河南岸的昭君墳,在此渡過黃河,就是今包頭市西的秦九原郡治所在地。

秦直道

路線圖二

1.陝西鹹陽淳化縣的秦直道走向:鐵王鄉梁武帝村,大疙瘩村以西(秦雲陽林光宮漢甘泉宮遺址北門,雲陵)為秦直道南端起點,秦直道南起甘泉宮後,經英烈山、馬槽梁、好漢疙瘩山、鬼門口、艾蒿灣、乏牛坡,經蠍子掌進入旬邑縣境。
  陝西鹹陽旬邑縣的秦直道走向:淳化、旬邑、耀縣三縣交界箭桿梁------下盤頭坡---過姜嫄河---上大草溝梁高地------繞梁直入石門關(此段是沿子午嶺的山脊向北而行)石門處下坡----至今旬耀路下3米處台地-----轉彎經石門村----上今石門森林公園毓秀塔東邊山路----下山來到蒼兒溝--沿子午嶺主脈經前陡坡---臥牛石---後陡坡---老爺廟----大店---蜿蜒至楓樹梁北端的大店村(進入旬邑縣境後,經廟溝口、石門關、碾子院、臥牛石等地,此段山嶺統稱“鳳子梁”(又名楓樹梁)。)------—從大店下坡到馬欄岔溝過馬欄河---直從馬欄革命舊址窯洞處上坡------ 經楊家胡同(梁)-----過甘肅正寧縣劉家店林場南邊台地轉彎直上子午嶺山脊----經黑麻(馬)灣---野狐崾峴---南站梁-----十畝台 ----沿子午嶺至雕靈關-----從旬邑縣雕靈關東南300米處轉向直北越過305省道(銅川至甘肅正寧的公路)----慢坡下山離開子午嶺主脈(在雕靈關南的一排破窯洞前,松樹林中)----旬邑縣南寺(從石底子水庫西邊進東溝上子午嶺支脈)------進東寺溝上子午嶺支脈,在東寺溝口寬30米,沿秦直道遺跡行8公裏上山.
2.陝西黃陵縣的秦直道走向---下山進入黃陵縣境內黑庄子、雙扇門、冠家砭轉向上畛子--- 三面窯
3.陝西富縣的秦直道走向:直道經三面窯後,沿著葫蘆河支流川子河的兩條小支流麻子溝與小南溝之間的山梁向北延伸,經防火溝門、八面窯(油坊台---槐樹庄林場)等地,在白馬驛過川子河(槐樹西三裏處的白馬驛遺址西邊上山北行),復向西北方向延伸。沿著川子河支流楊家溝和樺樹溝之間的山梁延伸,經木炭窯、白家店、梨樹庄、椿樹庄等地(麥秸溝)。至椿樹庄後折向正北(張家灣鄉和五裏鋪之間的山脈北上到和尚原),沿葫蘆河支流樺樹溝和大樹坪溝之間的山嶺向北延伸,經松樹庄、大麥楷、白水崾峴等地,在樺樹溝下山,過葫蘆河。-----直道在樺樹溝西側山嶺作“之”字形彎道下山後,穿過葫蘆河,穿越309國道,在 309國道公路175公裏處的坡根底村,復上山前行。-----上山後,路面因曾被農民墾作農田,今已廢棄,故而長滿野草。直道至望火樓下山。此段山嶺,當地民眾俗稱呼為“車路梁”。------直道在望火樓下山後,過葫蘆河支流埝溝水,經水磨坪村,復上山,沿埝溝與大東溝之間的山梁北行,經松樹崾峴、山西油家窯子、聖人條、迎河溝、寨子山、架子梁、到達墩梁。
  此段直道路基寬約35米左右,路面長滿古樹。古寨子山發現烽火台一座,殘高3.9米,底邊長6米,夯層厚9—11釐米,平夯,夯質堅硬,夯層內未發現雜物,周圍地表散見大量秦漢時期板瓦和泥質灰陶卷沿盆口殘片。烽火台南為一故城遺址,平面呈長方形,東西寬220米,南北長160米,城牆大部分已毀,唯南城牆稍可辨認夯層,夯層厚9—12釐米,厚層內未發現雜物,夯質堅硬,平夯夯成。城牆殘高 1—1.5米左右。地表除有大量新石器時期龍山文化陶片外,還發現部分秦漢時期陶片。寨子山故城遺址西南距秦直道20米,東西為沖刷溝,北為烽火台。這是富縣境內秦直道附近發現的唯一一座故城遺址。
4.陝西甘泉縣的秦直道走向:墩梁地處富縣、甘泉、志丹三縣交界處,海拔1625米,是洛河與葫蘆河分水嶺的主峰。秦直道穿過墩梁後,即進入甘泉縣境內,經尋行鋪、趙家畔、杏樹嘴、箭(界)灣、高山窯子下山至安家溝村跨過洛河,沿聖馬橋北上,經方家河村西北,盤旋上山,經老窯灣、王李家灣、榆樹溝等地,進入志丹境內,接柏樹畔段秦直道。
  秦直道在甘泉境內長約35公裏。某建築遺址位于洛河南岸的台地上,北臨洛河,與北岸當地人稱“聖馬橋”的秦直道引橋遺址隔河想望,東西長300多米,南北寬80多米,遺址面積約24000多平方米左右。根據遺址處在引橋近旁的情況分析,該建築遺址應為秦直道洛河大橋的保護和管理機構,也可能同時兼有驛站的作用。
5.陝西志丹縣的秦直道走向:
  秦直道在志丹縣永寧鎮柏樹畔村以南進入志丹縣境,經過松樹坪、任窯子、安條、馬灣子、牛棚圪勞、土門等村落---秦直道進入雙河鄉境內後,經南梁村,穿過延(安)志(丹)公路,經楊窪塌村、陳庄科、楊灣、東溝、白楊樹灣、花園寺村進入候市鄉。(到白楊樹灣後,折向東北,經花園寺村,進入杏河鎮。)-----
  秦直道由花園寺村進入杏河鎮境內,經候窯子、中庄灣、新勝條、何條、周條、小河灣等地,在小河灣村北下山後,過長尾溝水,在王南溝村北復上山,經南崾峴、員山、寺灣、在張溝門下山,過杏子河。沿楊崖根溝西二級台地延伸,至太平崾峴村上山,經曹老庄村北進入安塞縣王窯鄉境內。
6.陝西安塞縣的秦直道走向:
  秦直道由曹老庄村北關道山進入安塞縣王窯鄉境內後,即下山,沿著鷹嘴子溝南側二級台地,經圓峁、背台、草圈台、過杏子河支流岔路川。又經後陵灣、在棗村陽灣復上山、經堡子山、陽山灣、桃嘴崾峴、臥虎灣、聖人條等地,進入化子坪鄉紅花園村。------經紅花園、白家畔、扣崾峴、殺人崾峴、七垧地崾峴、同溝等地。-------直道又經過延河支流新庄溝水。在新庄溝北岸的河西溝以西,直道路線分為東、西兩條。東邊一條經哈巴崾峴,到達馮岔村,中線較直,但坡度較大。西邊一條經陽山梁村,路線呈弧形,但坡度較平緩。兩條路在馮岔村重新匯合。到馮岔村後,直道即沿著延河西岸二級台地向北延伸,經徐家溝,進入鐮刀灣鄉境內----------秦直道由徐家溝北上進入鐮刀灣鄉境內後,仍沿著延河西岸二級台地延伸,在羅居村南過延河,沿著張家溝西側台地北上,經石窯灘、康家河等地,在前火石洞上山,沿著山梁北行,經麻地渠,到達鴉行山-------在鴉行山鑿有一深30多米,寬16—20米,長70米的巨大埡口。直道由此進入王家灣鄉境內。------秦直道穿過鴉行山後,在王家灣鄉黃草塌村西北拐了一個“之”字形彎,復入鐮刀灣鄉境內,經宋家窪,在宋家窪(坬)村東北和王家灣鄉丁嘴梁西北處復入王家灣鄉境,繼續向北延伸,進入靖邊縣小河鄉鄭石灣村境內。
7.陝西榆林地區:由于2000多年水土流失嚴重,古道痕跡幾乎全無且有爭議
8.內蒙古烏審旗境內的秦直道走向:由于2000多年水土流失嚴重,古道痕跡幾乎全無且有爭議.
9.內蒙古伊金霍洛旗境內的秦直道走向:由合格蘇木,經紅慶河,再經公尼召,向北到達阿勒騰席熱鎮掌崗圖四隊(北緯39°32.927′,東經109°36.671′),經哈巴格希鄉,契約廟鄉進入東勝區
10.內蒙古鄂爾多斯東勝區境內的秦直道走向:由南部的漫賴鄉向北經柴登壕鄉,進入達拉特旗  

秦直道 秦直道

內蒙古達拉特旗境內的秦直道走向:由青達門鄉向北高頭窯鄉吳四圪堵村東北(東約1公裏)(北緯40°11.105′,東經109°42.890′),再向北經昭君墳(北緯40°28′25.7″,東經109°40′01.9″)東側過黃河到達包頭

11.內蒙古包頭的秦直道(北部終點):
麻池古城位于包頭市九原區麻池鄉政府所在地(孟家灣村)西北,昆都侖河以東3.5公裏,黃河以北的二級台地上,古城北至昆都侖溝口16.5公裏,南到黃河8公裏,西側的河槽為石門水故道,地理坐標為北緯40°35′11.9,東經109°48′55.5,海拔1040米.

橫山地區秦直道路線

《史記·趙世家》記:“主父(趙武靈王)……將士大夫,西北侵胡地,而欲從雲中、九原,直南襲秦。”九原直南為上郡。
  《史記·秦始皇本紀》記:“三十二年,始皇之碣石,……巡北邊,從上郡入。”秦始皇系由雲中郡、上郡回歸鹹陽。
  《史記·孝文帝本紀》記:漢文帝曾“自甘泉之高奴,……因幸太原”。高奴縣,《通典》記為延安府西北百裏的金明縣即“古高奴地”。金明縣為隋所置,治所在今安塞縣東南舊安塞。說明漢文帝是由秦直道北去,經今安塞縣境至上郡,再至太原。
  《漢書·武帝紀》記:漢武帝北伐匈奴往返的路線為“元封元年(前110)冬十月,……行至雲陽(甘泉宮),北歷上郡、西河、五原”。即沿秦直道經上郡、西河郡至五原郡(秦九原郡)。返回時,“祠黃帝于橋山,乃歸甘泉(宮)”。另從《史記》記載中得知,秦始皇第五次出巡死後的靈柩,是經由上郡運回鹹陽。
  根據上列諸多文獻記載,秦漢時的直道是由甘泉宮故址經由安塞縣境達于榆林市南魚河鄉的上郡。但具體經行哪些地方,橫山地區並沒有留下像子午嶺那樣明顯的道路遺跡。近年來,《榆林市交通志》撰稿人賀清海,多次在橫山和毛烏素沙漠中探尋考察,發現自安塞縣鐮刀灣東北起,沿蘆河東側,漢代烽火台連綿不斷,距漢烽火台約1公裏處,斷斷續續有寬闊的古道遺跡,故初步判定秦直道至橫山後,是沿蘆河東側北行,至橫山縣響水堡渡無定河,復沿榆溪河側畔北行,出秦長城,過毛烏素沙漠,至內蒙古紅慶河,直北達九原郡。響水堡至紅慶河間,漢代烽火台遺跡亦接連不斷。漢烽火台的分布與存在,為秦漢直道路線提供了佐證。
  今橫山縣響水堡至秦漢上郡間有支路(馳道)相通。榆溪河東側亦有直道遺跡,當為西漢時上郡通西河郡的國防道路。

旅遊景區

旅遊開發

秦直道遺跡以及沿線的古城遺址,對于研究秦漢北方地區的歷史,特別是匈奴的戰爭史、交通史、通訊史和民族關系史等,具有非常重要的人文歷史信息價值。近年來,在旅遊開發方面,內蒙古鄂爾多斯市走在了前面。據當地旅遊局官員介紹,從旅遊價值去看,秦直道是壟斷性旅遊資源。“秦直道是國內外唯一的二千多年前就已載入史冊的一條大道,也是世界上最早、最直、最長、最寬的歷史大道,具有世界性、歷史性、文化性、唯一性,從旅遊資源的角度來說具有壟斷性。”
  據《史記》記載:秦直道的三個特征是:“鏨山堙谷,直道之”。如果開發成旅遊線路,更加一目了然,再現歷史原貌,同時秦直道所包含的歷史文化價值具有獨特徵。秦直道具有秦漢以來中原農耕歷史文化的線條,也有匈奴遊牧歷史文化的線條,其旅遊潛力是巨大的。秦直道遺址具有的文化信息含量、層次和獨特徵決定了其作為文化產業品牌的價值,就這一點而言,秦直道是無可替代的。秦直道文化既是一種文化形式,也是一種資源。
  有研究者說,文化隻有根植于市場才能不斷發揚光大,煥發其蓬勃活力。
  秦直道的保護規劃和未來發展空間到底如何呢?為此,北京工業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常務副院長戴儉博士認為,秦直道文化價值的開發利用必須遠離直道原址。古代文明的發生、成長、積淀以及作為重大歷史時刻及事件的見證等因素,促成了文化的影響力。既要保證遺址的保護,又推動了文化產業的開發,使兩者成為並行不悖、互相促進的有機整體,讓保護與開發最終達到合理的結合。

[雜項]秦直道 通行200多年[雜項]秦直道 通行200多年

文化產業示範園

以秦文化為主體的秦直道文化產業示範園整體建設已初具規模,已于2009年國慶節期間投入運營。  

園區位于鄂爾多斯市東勝區罕台鎮,佔地10平方公裏,總投資10億元人民幣,分為入口引導區、草原文化主題區、秦直道文化主題區、秦文化主題區、文化產業動漫數位化產業製作區五大區域。產業示範園主體園區依據歷史事實,深入發掘民間掌故以及各國建築特色與文化風貌,並結合了現代文化產業園區的需要,既滿足人們對民俗文化和歷史文化的需求,又可作為旅遊休閒的好去處。
  園區共分三期工程,一期為路文化基地,二期為草原特色文化基地,三期為中原文化基地。一期工程于2007年6月8日開工建設,主要以秦直道為歷史文化背景,分為古戰車競技模擬體驗、北方遊牧匈奴文化、蒙元文化展示、秦始皇巡遊及儀仗展示、秦七國風情展示、秦都文化展示等。
  目前,秦直道文化產業示範園區整體建設已初具規模,為將該園區打造成秦文化和草原文化相融合的特色旅遊精品景區、中國西部影視基地、國防教育基地、藝術院校實習訓練基地、旅遊基地奠定了基礎。此外,園區還將在短時期內與成吉思汗陵、響沙灣等景點互相銜接、協同運作,共同構建內蒙古西部黃金文化旅遊體系。

【原攝】《鄂爾多斯日記》【原攝】《鄂爾多斯日記》

旅遊指南

最佳旅遊時間

秦直道所在地內蒙古春季氣溫驟升,多大風天氣,夏季短促而炎熱,降水集中,秋季氣溫劇降,霜凍往往早來,冬季漫長嚴寒,多寒潮天氣,最佳旅遊季節為春秋兩季。

交通

鄂爾多斯市區內備有公共汽車、的士、中巴,乘車極為方便。汽車站旁。總佔地面積23600平方米,由東、西、北樓,南平台等?6個大廳組合而成,可容納1500個攤位,是內蒙古最大的集貿封閉市場。以市區為中心闢有近二十條公共汽車線路,通往城區各地。在火車站有1路公共汽車通往舊城,7路公共汽車通往新城。有數千輛計程車,遍及城市公共場所及大街小巷,晝夜服務。

開放時間

全天。

門票

免費。

歷史文化

功能綜述

秦王朝通直道與築長城從性質上講是完全不同的兩項工程。築長城是出于軍事鬥爭的需要,抵御少數族奴隸主貴族的侵擾,可謂軍事工程。直道如上所述,隻能是一條交通線。當然可以運輸軍隊和軍用物資、軍士們所需的生活用品等,一般地說隻是在戰時是這樣。所以不能單純的稱為軍事道路。
  由于“直道”修建在鄂爾多斯草原中,特別是還行進在子午嶺主脈上,子午嶺處于洛河流域河谷大道和涇河支流馬蓮河流域河谷大道之間,因為它居高臨下,對其兩側的河谷大道有扼控作用,子午嶺的地理位置決定“直道”在防御匈奴族和北方少數族奴隸主入侵中具有很重要的軍事戰略地位。軍事戰略地位和軍事道路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具有不同的內函。把“直道”說成“軍事工程”“軍事道路”,恐怕是同“直道”所具有的軍事戰略地位相混淆的結果。“直道”的軍事戰略地位是指它在軍事鬥爭中不是一時一事,一次戰鬥或一個戰役的地位,而是指長遠的,關系戰爭全局勝敗的地位和作用。“直道”的軍事戰略地位是由它所處的地理位置、地形地貌所起的屏障和扼控作用表現出來的。

歷史作用

秦直道是中國勞動人民在距今2200年前,用落後的生產工具,沿著山嶺和沙漠草原修築出的長達700餘公裏、寬50米左右的車馬大道。而且僅用兩年半時間,就完成了選線、改線、施工、建築驛站、郵亭等任務,其速度之快,工程之艱巨,在中國乃至世界築路史上可謂奇跡!直道修成以後,除在軍事上收到威懾的效果以外,對于南北政令統一、經濟開發和文化交流,也起到極為有益的作用。
  據《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一書中的《統一多民族國家的歷史見證》一文稱,1973年至1974年對內蒙古奈曼旗沙巴營子古城進行清理發掘時,發現刻有秦始皇統一度量衡的詔書銘文陶量器殘片,字型系秦隸。內蒙古赤峰市蜘蛛山遺址也出土有印著秦始皇統一度量衡詔書的陶量器、衡器,赤峰寺三眼井和敖漢旗老虎山出土有秦代鐵權,重量在30公斤以上,三眼井鐵權並有秦始皇詔書鑄文。證明秦統一度量衡、統一貨幣的政策,通過秦直道,也強力推行于秦長城沿邊的郡縣。
  秦漢強力推行移民實邊政策,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三十六年(前211)大規模向無定河以北移民。漢元朔二年(前127),元狩四年(前119)、五年(前118),始元二年(前85)亦先後四次在朔方實行軍屯、民屯。秦和西漢推行這些移民實邊措施,都是以鹹陽、長安通往上郡的直道、馳道為依托。軍屯、民屯之後,使得本以“畜牧為天下饒”的長城內外地區,卻以“饒谷”、“多畜”並稱。即由原來的畜牧區,變成了半農半牧區。當時上郡人口達六十多萬,比發達的漢中郡還要多[132]。隋唐時的撫寧縣,由于谷粟產量日增,“厥宜粟,米汁如脂”,因之,到宋以後改稱“米脂縣”。1952年以來,陝北的綏德、米脂、榆林等地,出土漢代畫像石五百餘塊,刻有“牛耕圖”、“谷物圖”、“放牧圖”、“拾糞圖”以及“雜技圖”、“擊劍圖”等等。這些內容與文化發達、經濟繁榮的南陽和山東等地出土的畫像石極為相似。聯系到漢武帝元狩四年(前119),關東貧民徙北地、西河、上郡數十萬人口的歷史記載,道路交通為移民創造了條件,內地人民移居朔北隨之帶去的先進生產工具、技術,以及意識形態和文化生活方面的東西,隨移民傳播,最後活躍于畫面,也就很自然了。

扼控作用

延川道和馬蓮河道分處于子午嶺的東西兩側,直道在其子午嶺上。直道對于兩側的河谷大道起著扼控作用。如在西漢初年,漢文帝3 年(公元前177 年) 匈奴右賢王入據河南地,攻掠上郡,未能沿延川道繼續南下,就是因為有直道的控製。而同時,漢文帝派臣相灌嬰率軍由直道行進,抗擊匈奴,匈奴奴隸主很快撤出了河南地,確保了關中的安全。又如漢文帝14 年(公元前166 年) 匈奴族老上單于率騎兵14 萬入侵朝那(今甘肅平涼西北) 、肖關(固南原),殺死北地都尉,掠奪了大批財富,隨後又進攻彭陽(鎮原縣),其前鋒到了雍(陝西鳳翔)和甘泉(陝西淳化縣)。匈奴族這次南侵來勢凶猛,為什麽老上單于在塞內停留一月以後又撤回塞外。為什麽不走距關中較近的馬蓮河道,而走距關中較遠的肖關道呢? 就是因為“直道”扼製著馬蓮河道之故。
  “直道”的扼控作用還表現在對于子午嶺山脈周圍交通網路的控製,子午嶺東西兩側的延川道和馬蓮河道是兩條平行的河谷道,它們之間的連線必須通過子午嶺才能形成網路。互相補充、互相影響。因而在子午嶺上有許多關卡都處于“直道”上。如沮源關(興隆關) 、雕令關、午亭子、老爺嶺等處都是主要的十字交叉路口,都有一些關隘設施,控製著子午嶺周圍的交通網路。特別是成為控製延川道和馬蓮河道的重要咽喉。成為邊郡重鎮和關中的天然屏障。

秦滅亡後

秦朝滅亡以後,直道仍然發揮著重要的作用。西漢初年,匈奴貴族勢力曾兩度嘗試進犯關中,其中一次入蕭關,直抵雍縣和甘泉。既然匈奴奴隸主有意窺伺甘泉,為什麽不從九原直接南下,卻要遠遠繞道六盤山下?在子午嶺的東西,分別是洛河河谷和馬蓮河河谷。遊牧民族南下侵犯中原地區,一般都是取道河谷。而當時洛河河谷和馬蓮河河谷都沒有受到騷擾,這又是什麽原因?推究其實際情況,正是子午嶺上增添了一條直道,使得匈奴貴族不能不有所顧慮。他們雖然暫時控製了河南地,也不敢長期盤踞。當時匈奴左賢王曾一度佔據陰山和河套地區,但不久又復撤走,就是這個緣故(《史記·匈奴列傳》)。元封元年(前110年),漢武帝“自泰山復東至海上,至碣石,自遼西歷北邊九原,歸于甘泉”(《漢書·武帝紀》),所走的正是直道。這次巡幸,司馬遷曾經隨行,故而能將直道的起訖地點明確記載下來,並說“行觀蒙恬所為築長城亭障,塹山堙谷,通直道,固輕百姓力矣”(《史記·李斯列傳》),對秦人開闢直道的利弊得失進行了歷史總結。西漢時期不僅積極利用秦時所修的直道防御匈奴南犯,而且對于直道的維護也曾有所著力。據《漢書·地理志》記載,當時在北地郡新增了直路縣和除道縣,這兩縣正分別設在子午嶺段直道的南北兩端,顯然是為了加強對直道的控製。
  唐朝建都于長安,強大的突厥族雄峙于漠北,頻繁南侵關中。唐太宗時期,突厥一次進犯,十萬鐵騎直達渭河岸邊,兵鋒威逼長安。
  後來唐王朝轉守為攻,再奪河南地,設定東、中、西三個受降城控製陰山防線(《元和郡縣圖志》卷四),直道聯系北邊諸軍要鎮的作用仍顯而易見。
  一直到了明代,直道仍舊是一條通途,清朝初年才漸趨湮塞。據乾隆《正寧縣志》:“此路一往康庄,修整之則可通車轍。明時以其道直抵銀、夏,故商賈經行。今則塘汛廢弛,通衢化為榛莽。”不過又據正寧劉家店子林區和旬邑石門關的當地老人回記說,數十年前,劉家店子林區的古道一直通向定邊,平時驢馱馬載,絡繹不絕;石門關至馬蓮河一段子午嶺的主脊鳳子梁,正是關中棉花向北運輸的必經之路。每當運花季節,梁上路旁的灌木枝上,粘花帶絮,一路皆白。
  解放戰爭前,石門關為陝甘寧邊區後期部隊所在地,設有大型儲糧倉庫,鳳子梁更成為轉運軍需糧草的大路。這些事實說明,自唐代以後,隨著政治中心的轉移,西北地區的交通格局相應發生了巨大變化,但直道仍在溝通陝、甘、寧、內蒙諸省區的經濟交流方面發揮著作用。歷代斷斷續續地加以開發利用,這也正是秦直道遺跡得以保留至今的主要原因。

歷史傳說

這條不同尋常的古道上演繹著各種各樣的故事,有的轟轟烈烈,有的凄楚哀婉,有的驚心動魄,有的耐人尋味……2 000餘年以來,從秦直道“道未就”開始記載的與秦直道有關的歷史名人和重大事跡數不勝數。
  一代霸主秦始皇,他是秦直道的創始人。盡管秦始皇在世時並未實現從直道北巡九原的理想,但他在南巡途中去世,其遺體是通過秦直道運回鹹陽的。
  一代名將蒙恬率軍出征,大破匈奴,將他們驅退700多裏。同時他還是該條大道的監修者,他曾多次行于直道,從淳化縣北梁武帝村秦林光宮遺址北行,至子午嶺,上循它的主脈北行,進入鄂爾多斯草原,過烏審旗北,從東勝市西南方向穿過去,進入今昭君墳附近渡過黃河,直到包頭市西南秦九原郡治所。那時,甘泉山至子午嶺一帶,森林茂密,鬱鬱蒼蒼,鄂爾多斯草原更是野草叢生、湖沼遍布、猛獸蛇蟲出沒、人跡罕至的地區。蒙恬經過一年多時間考察,能夠確定這樣一條直至陰山山脈之下的近路,確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秦直道一期工程完工,道路基本暢通,蒙恬進行了全程考察。當他正在謀劃二期工程的時候,卻遭趙高迫害,于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吞葯自殺于陽周獄中。
  秦始皇長子扶蘇因勸阻始皇鎮壓儒生,被派到上郡監督蒙恬修直道。始皇死後,宦官趙高、丞相李斯偽造始皇詔書,命他自殺,擁其弟胡亥為皇帝。扶蘇氣憤填膺,又萬般無奈,自刎在秦直道上。
  孝文帝劉恆是秦代以後最早驅車走過秦直道的漢代皇帝。《史記孝文本紀》載:三年(前177)“五月,匈奴入北地,居河南為寇。帝初幸甘泉”。這時,被蒙恬趕到陰山以北的匈奴又殺回到河套地區。六月,“辛卯,帝自甘泉之高奴,因幸太原,見過群臣,皆賜之”。高奴在今延安一帶,孝文帝從林光宮到延安走的就是秦直道。
  秦直道到了西漢時,已發揮著極其重要的軍事作用。正是有了這條秦直道,漢王朝的大軍才會像飛將軍一樣突然出現在匈奴騎兵面前,讓他們措手不及。“但使龍城飛將在,不叫胡馬度陰山”。著名的飛將軍李廣從直道進軍,殺得敵人聞名喪膽。
  公元前127年,漢驃騎大將軍衛青兵分幾路,齊頭並進,重創匈奴,從此解除匈奴對北部邊界的威脅。
  漢武帝劉徹多次沿直道北擊匈奴,巡視朔方,炫耀武力。據《史記孝武本紀》記載,武帝在元封元月(前110)的一則巡邊詔令中說:“朕將巡邊陲,擇兵振旅,躬秉武節,置十二部將軍,親率師焉。行自雲陽,北歷上郡、西河、五原,出長城,北登單于台,至朔方,臨北河。勒兵十八萬騎,旌旗徑千餘裏,威振匈奴……”
  司馬遷曾從鹹陽出發沿著直道穿行鄂爾多斯千裏之地,見到了秦築長城、直道、亭障,領略了鄂爾多斯的美麗風光,在遊覽途中對蒙恬的傑作———秦直道提出過批評,曰:“固輕百姓力矣。”我們今天所了解的秦直道起初就是從司馬遷的《史記》裏知曉的。
漢元帝時王昭君被送入宮,竟寧元年(前33)匈奴呼韓邪單于入朝求親,昭君自願請行,遠嫁匈奴,從長安出發,經直道北行。至今直道沿線內蒙古境內還有昭君墓,沿途還有許多關于王昭君的美麗傳說。
  公元9年,王莽親率40萬大軍北伐匈奴。這當中,秦直道為王莽軍隊調動及後勤補給運輸發揮了重要作用。
  東漢末年,蔡文姬在戰亂中為南匈奴所俘,後嫁匈奴右賢王為閼氏,走的就是秦直道。後來蔡文姬思鄉心切,其歸漢行動因受單于所阻,不能成行,于是曹操率 50萬大軍沿秦直道前往匈奴邊界,單于迫于壓力,隻得同意文姬歸漢。就在蔡文姬被俘12年後,曹操派使者往接蔡文姬,蔡文姬為曹操思慕賢才的精神而感動,毅然離別丈夫、子女沿秦直道回到中原,繼承父業,參與編撰《續漢書》。
  唐朝,李世民征突厥時多次走秦直道,秦直道在此時的戰爭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宋朝,古道大戰不斷,李繼遷經鏖戰在統萬城建立了西夏。清朝末年,捻軍一部沿秦直道同清軍作戰。
  現代發生在這一條古道上的最著名的一次戰役當屬直羅鎮戰役了。它是紅軍長征到達陝北的第一仗。從某種意義上說,直羅鎮戰役奠定了中國革命勝利的軍事基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