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檜 -宋朝權臣

秦檜

宋朝權臣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秦檜(1090年-1155年),字會之,漢族,江寧(今江蘇南京)人。南宋著名奸臣、主和派代表人物。

政和五年(1115年),秦檜進士及第,中詞學兼茂科,任太學學正。宋欽宗時,歷任左司諫、御史中丞。靖康二年(1127年),因上書金帥反對立張邦昌,隨徽、欽二帝被俘至金,為撻懶額度。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年),秦檜逃回臨安,力主宋金議和。紹興元年(1131年),擢參知政事,隨後拜相,次年被劾落職,紹興八年再相,前後執政十九年,歷封秦、魏二國公,深得高宗寵信。紹興二十五年(1155),秦檜病逝,贈申王,謚忠獻。

開禧二年(1206年),宋寧宗追奪其王爵,改謚謬醜。

秦檜在南宋朝廷內屬于主和派,奉行割地稱臣納貢的議和政策。第二次拜相期間,他極力貶斥抗金將士,阻止恢復;同時結納私黨,斥逐異己,屢興大獄,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奸臣之一。

  • 中文名
    秦檜
  • 別名
    秦長腳
  • 國籍
    南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江寧(今南京)
  • 出生日期
    1090年
  • 逝世日期
    1155年11月18日
  • 職業
    御史中丞、禮部尚書、宰相等

人物簡介

秦檜(1090-1155)出生于江寧(今江蘇南京)一個漢族地主的家庭。他父親當過靜江府古縣(今廣西永福縣境)令,這在宋朝統治階級中隻算得上一個小官。秦檜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不可能疾速地飛黃騰達,因此做過鄉村教師。他對這個職業並不滿意,說“若得水田三百畝,這番不做猢猻王”。他要求不高,隻要有幾百畝好田,不再當“童子師”、“孩子王”,不再靠束修自給,也就可以了。

但自從中進士後,他就扶搖直上了。初任太學學正。北宋末年任御史中丞,與宋徽宗、欽宗一起被金人俘獲。南歸後,宋高宗時任禮部尚書,兩任宰相。1155年11月18日,病死。

秦檜

人物經歷

初期堅持大義

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進攻宋朝京城汴京(今河南開封),要求宋徽宗割讓三鎮:太原、中山(今河北定縣)、河間。這時身為職方員外郎的秦檜,提出了較為重要的四條意見。一是金人貪得無厭,要割地隻能給燕山一路:二是金人狡詐,要加強守備,不可松懈:三是召集百官詳細討論,選擇正確意見寫進盟書中,四是把金朝代表安置在外面,不讓他們進朝門上殿堂.當時要弭兵就得割地。北宋派秦檜和程璃為割地代表同金人進行談判。秦檜在談判中尚能堅持上述意見,于是又升為殿中侍御史、左司諫。後來,金統治者“堅欲得地,不然,進兵取汴京”.朝中百官在討論中,範宗尹等七十人同意割地,秦檜等三十六人認為不可。

秦檜

被俘

在宋徽宗,欽宗被俘後,女真貴族要立張邦昌為傀儡,時任御史中丞的秦檜不發一言。御史馬伸等人上書反對立張邦昌,要求秦檜也簽名。秦檜起先不同意,但數十名官員先後簽名,馬伸“固請”,秦檜無奈,隻得簽名。因在上書者中秦檜官職較高(言官之首),于是在靖康二年(1127年),金人以秦檜反立張邦昌,將他捉去,同去的還有他的妻子王氏及侍從等.這時宋徽宗得知康王趙構即位,就致書金帥粘罕,與約和議,叫秦檜將和議書修改加工潤色。秦檜還以厚禮賄賂粘罕,金太宗把秦檜送給他弟弟撻懶任用。

南歸之因

建炎四年(1129年),金將撻懶帶兵進攻淮北重鎮山陽(即楚州,今江蘇淮安),命秦檜同行.為什麽要秦檜同行呢?從撻懶的策略看,誘以和議,內外勾結,才能致南宋于亡國之境。這個“內”,隻有秦檜可用。而秦檜賣身投靠女真貴族的面目,在南宋朝野還未徹底暴露,所以金統治者把秦檜作為合適的人選了。因此,秦檜南行前與妻子王氏密商計議,作了一番戲劇性表演。王氏故意大喊大叫說:“家父把我嫁給你,當時有資財二十萬貫,要你我同甘苦。現在大金國額度你,你就把我丟在路上。”爭吵不休.撻懶妻子一車婆聽到了,就請王氏到家裏問個究竟.王氏全告訴了。這一車婆又說給撻懶,于是也叫王氏以及侍從同秦檜南行。山陽城被攻陷後,金兵紛紛入城。秦檜等則登船而去,行到附近的漣水(今江蘇漣水),被南宋水寨統領丁祀的巡邏兵抓住,並要殺他.秦檜說:“我是御史中丞秦檜。這裏有沒有秀才,應該知道我的姓名。”有個賣酒的王秀才,不認識秦檜,但裝作認得秦檜的樣子,一見就作個大揖說,“中丞勞苦,回來不容易啊!”大家以為王秀才既然認識秦檜,就不殺他了,而以禮相待,後來把他們送到行在——臨安(今浙江杭州)。

弄虛作假

秦檜南歸後,自稱是殺死監視他們的金兵奪船而來的。臣僚們隨即提出一連串的問題:孫傅、何粟、司馬樸是同秦檜一起被俘的,為什麽隻有秦檜獨回?從燕山府(今北京城西南)到楚州二幹八百裏,要爬山涉水,難道路上沒有碰上盤查詢問,能殺死監守人員,一帆風顧地南歸?就算是跟著金將撻懶軍隊南下,金人有意放縱他,也要把他家眷作為人質扣留,為什麽能與王氏偕行而南呢?這些疑問隻有他的密友、宰相範宗尹和李回為他辯解,並竭力舉薦他忠于趙家皇朝,但疑團並沒有完全消除。

竊踞相位,專權擅國

《宋史》中記載,金宣宗貞祐二年(1214年),中書舍人孫大鼎上書追述秦檜被女真貴族縱歸南宋的事說,金太宗天會八年(1130年),大臣們在黑龍江柳林集會,擔心宋朝復興.宋朝臣趙鼎、張浚志在復仇,宋將韓世忠、吳階知于兵事.這樣既不可威取,又要看到結仇已深,勢難使南宋人民屈服,還是暗中先放縱為好.另在《金國南遷錄》中記載,金國大臣考慮南宋復仇事,議及放縱秦檜歸國,魯王說,隻有放宋臣先回,才能使他“順我”。忠獻王粘罕說,這件事在我心裏已醞釀三年了。隻有一個秦檜可用.我喜歡這個人。“置之軍前,試之以事”,表面上雖然拒絕,而內心中經常能“委曲順從”,秦檜始終主張“南人歸南,北人歸北”的政策,今天如能放他回南宋,他必得志。就這樣金人決定放秦檜南歸.結果不出粘罕所料,秦檜回到臨安就力主和議,竊踞相位,專權擅國,殘殺抗金將領。其後,使南北對峙局勢基本形成。 《宋史·秦檜傳》記載,南宋政府雖幾次派代表與金朝談判,但仍是一邊防守,一邊議和。而專與金人解仇議和,實際是從秦檜開始的。因為秦檜在金朝時,首倡和議,所以他南歸後,就成為女真貴族的代理人。

秦檜南歸後,送給趙構的第一件“見面禮”就是,要想天下無事,就得“南人歸南,北人歸北”。其中的“南人歸南”,實隻是一句空話,因為,肯不肯讓南人南歸,其決定權全操在女真貴族手中,是由不得南宋王朝如何如何的;而“北人歸北”,則是女真人在1129年入侵揚州時就曾號召過的,這一次又借秦檜之口把它提出。

由于南宋的軍隊和將領主要是西北、河北和山東等地人組成的,如果按照秦檜“北人歸北”的主張去辦,就等于把北方土地全部奉獻給女真貴族,而且大批不願降金而南下的北方人士,都得回去受金人統治:就等于南宋自毀長城,自己解除武裝,表明對金放棄武力抵抗。秦檜奉送趙構的第二件“見面禮”是他首先遞上一份致女真軍事貴族撻懶的“求和書’。趙構感到秦檜“忠樸過人”,得到他,高興得連覺也睡不著,說“又得一佳士也”。秦檜得到趙構如此賞識,就迅速爬上了宰相寶座。被罷相伺機再起,與金國簽訂和約。秦檜的兩件“禮物”擺在趙構面前,又使他十分擔心地“睡不著”。他不得不考慮,秦檜說“南人歸南,北人歸北”,我是北方人,該到哪裏去呢?秦檜又說,有“二策”,即以河北人歸還金國,中原人送給劉豫(他是南宋初年金統治者扶植的傀儡),當宰相幾個月,這“二策”就可轟動天下。而趙構說,自己並沒有聽到什麽震撼性的訊息.大臣綦祟禮把趙構的這些意思通告朝廷內外。從此,人們開始認識到秦檜的奸邪了。秦檜的主張引起朝野上下的強烈不滿。隻因那時趙構還怵于抗戰派士大夫以及全國軍民的議論和氣勢,還沒有下定要冒天下之大不韙的決心,所以,秦檜的這條投降路線未被採納,秦檜本人竟以此而被斥逐出南宋王朝。後來證實,金朝使節到南宋,要求全部送還北方人,恰與秦檜“北人歸北”的主張相吻合.有識之士進一步認識到這正是秦檜與金人合謀的結果,秦檜的面目又被看清楚一些。 

秦檜

秦檜投降賣國的政策,一時難以實現,隻得忍受著暫時的挫折,靜觀宋金政治風雲的變幻,伺機東山再起。紹興五年(1135年)粘罕死,撻懶得勢。紹興八年(1138年),趙構又起用秦檜為相.吏部大臣晏敦復憂慮地說,秦檜是“奸人相”。但因撻懶是秦檜的老主子,這個老主子是主張用誘降議和的策略來促使趙構上鉤的。秦檜、趙構和撻懶內外勾結,不愁南宋不亡。

秦檜看到宋金情勢在不斷地向有利于自己推行乞和求降政策的方向發展,認為此其機也。于是在宋金談判前夕,以女真貴族代理人的威勢,一而再、再而三地對趙構進行反復試探和考察,增強其求和信心,堅定其投降立場。南宋大臣在朝見趙構之後,隻有秦檜留下面奏.請看一個昏君和一個奸相的絕妙對話;秦檜說:“臣僚們對議和畏首畏尾,首鼠兩端,這就不能夠決斷大事。如果陛下決心想講和,請專與我討論,不要允許群臣幹預。”趙構說:“我隻委派你主持。”秦檜說:“我恐怕有不方便之處,希望陛下認真考慮三天,容許我向您另作報告。”過了三天,秦檜又留在趙構身邊奏事,趙構想講和的思想已經很堅定了,但秦檜還以為沒有達到火候,他說:“我恐怕別的方面還有不方便,想請陛下再認真考慮三天,容我向您另作報告。”趙構說:“好吧!”又過三天,秦檜就象當初一樣,獨自留在趙構身邊奏事。他清楚地掌握了趙構確實堅定不移地要講和了,于是拿出早已草擬好的向金求和書,仍聲稱不許群臣幹預。

紹興九年(1139年),秦檜不顧趙鼎、胡銓、韓世忠、張浚、王庶、岳飛、李綱等反對議和的上書,簽訂了第一個宋金和約。趙構怕事,裝病躲進宮中,由秦檜代行皇帝職權,跪拜在金使面前,簽字畫押.從此,秦檜在朝廷中的身價提高了,宋金戰和問題開始由他左右。 

《宋史·秦檜傳》說:“始,朝廷雖數遣使,但且守且和,而專與金人解仇議和,實自檜始。”這基本上是符合實際情況的。從高宗即位到紹興八年秦檜再相,歷時十一年,南宋朝廷大體上做了四件事:(一)養練士卒,形成一支可與金人抗衡的軍事力量;(二)安集流民,恢復生產,涵養支撐政權的財力;(三)統一內部,平定靖康以後群雄割據的混亂局面(包括鎮壓農民起義),形成一個比較穩固的後方;(四)建立各種典章製度,使遭受戰爭破壞的社會秩序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復。這都是立足于守與戰的。正因為如此,才保住相當于北宋時期三分之二的版圖。

就高宗當時的思想狀況來說,是經常動搖于和、戰之間的。靖康以後,群雄割據,義軍蜂起,如果高宗專意求和、乞降,誰願意投到他的麾下去當陪臣?事實上,當時四分五裂的局面,很快能統一起來,各種政治勢力很快能聚合起來,說明高宗還沒有把“抗金恢復”的旗幟丟掉,還有一定的號召力和凝聚力。建炎年間,南宋政權立足未穩,金人必欲消滅而後已,高宗有心乞和而不可得。建炎三年,高宗被金人從揚州一直追到明州,追到海上。建炎四年,金軍從江南退出,高宗從溫州回到越州,再回到杭州,南宋政權才逐漸立住腳跟,先後出任宰相的呂頤浩、趙鼎、張浚等人,都是立足于守與戰的。雖多次遣使通和,大體上都是從策略上考慮的(秦檜除外),按照呂頤浩的說法是“貽書以驕之”,“示弱以給之”,“出其不意,乘時北伐”。紹興二年,呂頤浩請求興師北伐,紹興四年趙鼎請求御駕親征,紹興七年張浚請求高宗駐蹕建康,高宗雖然不十分堅定,畢竟還是同意了。

高宗專意乞和,則是紹興八年秦檜再相以後的事。正像朱熹所曾指出的那樣:“秦檜之罪所以上通于天,萬死而不足以贖買,正以其始則唱邪謀以誤國,中則挾虜勢以要君,……而末流之弊,遺君後親,至于如此之極也。”(《戊午讜議序》)

秦檜“始唱邪謀”,應該從他代徽宗上書完顏宗翰算起,在那封書中明確表示“世世臣屬,年年進貢”,因而深得宗翰的賞識,宗翰把他推薦給金太宗,金太宗又把他賜給完顏昌。南歸以後,初見高宗,即首建“南自南,北自北”之議,進呈了代擬的乞和“國書”,這份“國書”後來改用劉光世名義發出,高宗因之許以“樸忠過人”。但這時南宋的軍事力量正在逐步加強,主戰派在朝中還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金廷掌權的宗翰一派,還不願放棄消滅南宋的主張,高宗也還動搖在和戰之間,所以,這一階段持續的時間較長。直到完顏宗翰死後,完顏宗磐、完顏昌掌握了金國的大權,對南宋採取了誘降政策,秦檜東山再起,主戰派在自相傾軋中內外受挫,高宗才逐步轉向專意乞和。 

秦檜是在趙構委托他充當對金投降的全權代表之後,才開始進入朱熹所說“中則挾虜勢以要君”階段的。進入這一階段之後,朝廷一切重大舉措,都取決于秦檜,高宗幾乎不可能獨立作出任何決定。秦檜在南宋王朝中所處的地位,便不再是居于皇帝趙構之下,而是能夠玩弄趙構于股掌之上,是趙構必須仰承他的鼻息的一個人物了。

當時有個叫胡銓的官員反對“講和”,並上奏章乞斬秦檜之頭,就正是在秦檜挾金人之勢以要君的階段所奏進的。他立即受到秦檜的打擊,由秦檜親自擬定,把他貶往“昭州(今廣西平樂縣)編管”。他因“妾孕臨月”,想稍遲數日起程,結果被臨安府“遣人械送貶所”。幾天以後,秦檜還覺得對胡銓的處分太輕,未必能使反對“講和”的人從此鉗口不言,遂又脅迫趙構特地下了一道詔令,說胡銓的上疏是“肆為凶悖”,“導倡凌犯之風”,戒諭中外,不許效尤。(均見《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二四。)

這可見,進入“挾虜勢以要君”這一階段後的秦檜,已經是老虎屁股碰不得了,他的權勢已經可以說是一手遮天,無孔不入了。對這樣一個人而若還稱之為“區區一檜”,還認為他“亦何能”,那若不是真的昧于當時的歷史情勢,就隻是被認為是有意為秦檜的各種罪惡行徑進行開脫了。

宋金第一個和約簽訂不到一年,金統治集團內部就發生了政變,對南宋主張用誘降講和策略的撻懶被殺,宗弼(兀術)上台。從紹興十年(1140年)起,金撕毀和約,以宗弼當統帥,揮軍直取河南,陝西。南宋抗金將領岳飛、劉錡在人民民眾的支持下,痛擊金兵,打出了一個大好局面。金兵將校紛紛準備投降,甚至素以狡悍著稱的金帥烏陵思謀,也控製不了部下,隻能下令待岳家軍到即降,金將軍韓常想以五萬騎兵內附,岳飛迎著勝利的情勢,非常高興,對部將們說:“直抵黃龍府(今吉林農安,女真族根據地),與諸公痛飲耳!”

正待不日渡河,而秦檜卻想把淮河以北土地送給金朝,命岳飛退兵.岳飛給朝廷的報告說:“金人銳氣喪失,氣節敗壞,把裝備糧草全部丟棄,疾走渡河.而我軍將士聽命效勞,所向披靡.時不再來,機難輕失。’要求乘勝進軍。秦檜深卸岳飛抗金意志不可奪,就先撤張俊、楊沂中的軍隊,而後說岳飛孤軍不可久留,嚴令迅速退兵。

趙構、秦檜一天之內連下十二道金字牌(用木牌朱漆黃金字,使者舉牌疾馳而過,車馬行人見之,都得讓路,一天要走五百裏.用它傳送最緊急的軍令詔令),緊催撤軍,岳飛憤慨惋惜地哭著說:“十年之功,廢于一旦!”下令忍痛退兵.人民攔馬痛哭,岳飛悲泣.以趙構、秦檜為代表的南宋投降派是實權派。他們既擔心抗金戰爭的順利發展會激起女真貴族的不滿,也憂慮岳家軍的迅速壯大,會威脅他們的統治地位,因此,勝利在望之際,迫令岳飛撤退。

紹興十一年(1141年)四月,秦檜唯恐重要將領難于駕馭,就想法收他們的兵權,以掃除不利于他投降活動的障礙。于是密奏召三大將韓世忠、張俊、岳飛入朝,“論功行賞”。三將到臨安,韓世忠、張俊被任命為樞密使,岳飛為副使(樞密使、樞密副使都是負責軍國要政的)。明升官職,實解兵權。同時還復原了專為對金作戰而設定的三個宣撫司。 

宗弼得知秦檜解除三大將兵權,自毀長城的訊息後,就乘機一再對南宋進行軍事威脅。他通知趙構說,各路大軍水陸並進,南下問罪,示意,如肯順降,須以淮水為界,把淮水以北土地和人民割讓給金國。紹興十一年(1141年)九、十月間,秦檜按金人授意,興起岳飛之獄.他派諫官萬俟卨收集偽證,組織獄詞,羅織罪名。秦檜又串通張俊,收買、勾結岳家軍重要將領張憲部將王貴、王俊等人,秉承秦檜意旨,誣告張憲欲據襄陽為變,以謀恢復岳飛兵權.張憲遂被捕入獄,將岳飛,岳雲父子也送大理寺(南宋最高審判機關).岳飛被捕後,秦檜加緊投降活動。十一月,宗弼派蕭毅到臨安,提出“劃淮為界,歲幣銀絹各二十五萬,割唐、鄧二州’為議和條件.這就是宋金第二個和約,史稱“紹興和議”。

和約簽訂後,秦檜按照皇帝意圖,變本加厲地迫害岳飛等人。岳飛被捕已兩月有餘,“罪狀”還沒編造好.一天,秦檜獨居書室,吃了柑子,用手指劃柑皮,若有所思。秦檜妻王氏素來陰險,看見秦檜的動作就訕笑著說,“老漢怎麽一直沒有決斷呢!捉虎容易,放虎難哪!”秦檜聽懂了王氏的意思,寫一張小紙片送獄吏。

岳飛當天就死在獄中,岳雲、張憲被殺于市,這一天正是紹興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1142年1月27日)。秦檜深恨岳飛多次聲盲和議失策,又上書趙構要求製定國家大政方針。這都與秦檜的投降政策相違背,所以秦檜總想殺掉他。岳飛被捕,有正義感的臣民憤憤不平。岳飛將被害時,韓世忠十分氣憤,質問秦檜,岳飛父子究竟犯了多大罪,事實如何,有什麽證據?秦檜說:“莫須有”(莫須意思是難道沒有嗎?並不是可能有的意思)。

韓世忠說:“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這時韓世忠已罷樞密使之職,他滿腔憤患,隻得騎驢載酒繞西湖了。岳飛被害後,家屬流放嶺南,被株連者或坐牢或流放,或死于獄中,相反,凡跟著秦檜陷害岳飛的,都各有升遷。總攬大權,排除異已。

當時秦檜既已“挾虜勢以要君”既已能把趙構玩弄于股掌之上,則其權勢之伸展和滲透到政治、軍事、財政、刑法各個方面。自亦是“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單就刑法這一方面來說,則如徐自明的《宋宰輔編年錄》卷十六于秦檜死後所概括敘述的: 

法寺禁系公事,並不遵用法律,唯視秦檜一時之私意,死則死之,生則生之。笞、杖、徒、流,一切希望(秦檜)風旨。故檜權益重,勢益盛,天下之人益畏而忌之。

秦檜死後不久,在趙構所發布的一道詔令中,對秦檜的擅生殺之權的事也已經加以揭露了。據《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七○,紹興二十五年十二月甲申(1156年1月5日)載:

秦檜

詔:命官犯罪,勘鞫已經成,具案奏裁。比年以來,多是大臣便作“已奉特旨”,一面施行。自今後,三省將上取旨。

這裏面的所謂“大臣”,當即專指秦檜而言;所謂“便作‘已奉特旨'”,實即“假傳聖旨”亦即“矯詔”的同義語。在此詔中雖則未將岳飛獄案明確指出,但其必然把這一獄案包括在內,卻是斷然無疑的。在《宋史·刑法志》(二)當中,就更明確地指出,岳飛父子和張憲的冤獄,完全是由皇帝所造成的。其文曰:

詔獄本以糾大奸慝,故其事不常見。…… (紹興)十一年,樞密使張俊使人誣張憲,謂收岳飛文字,謀為變。秦檜欲乘此誅飛,命萬俟卨鍛煉成之。飛賜死,誅其子雲及憲于市。……

廣西帥胡舜陟與轉運使呂源有隙,源奏舜陟髒污僭擬,又以書抵檜,言舜陟訕笑朝政。檜素惡舜陟,遣大理官往治之。十三年六月,舜陟不服,死于獄。

飛與舜陟死,檜權愈熾,屢興大獄以中異己者。名曰詔獄,實非詔旨也。其後所謂詔獄,紛紛類此,故不備錄雲。

與當時的許多史實聯系起來,例如,在岳飛系獄之後,凡要搭救他的,大都是去與秦檜交涉和爭辯,上疏給趙構進行諫阻的人則極少,這就可以知道,《宋史·刑法志》(二)的這段敘述,每一句都是切合實際的。其中的論斷,也全都十分公正。“名為詔獄,實非詔旨”,最能反映出秦檜製造岳飛父子及張憲這次冤案的真實情況。所以,隻要我們能夠平心靜氣、實事求是地研討這一歷史事件,我們便無法否認,皇帝是殘害岳飛父子和張憲的元凶。

手段分析

第一種手法

秦檜的第一種手法是背後撥弄是非,造謠離間,出賣同他共事的大臣。紹興七年(1137年),張浚要求離開右相的職位。宋高宗趙構問他:“誰可代替你呢?”張浚不說。趙構又問:“秦檜怎麽樣?”張浚說:“與他共事,才知他不光明磊落。’趙構說:“那就用趙鼎。”趙鼎接替了張浚的宰相職務。後來張浚受到迫害,要把他安置在嶺南,趙鼎就約同事解救,與大臣張守面奏趙構,每人都千言萬語為張浚求情,唯獨秦檜一言不發,原來趙鼎、張浚很合得來,張浚先任宰相,竭力引薦趙鼎。他們曾討論過人才問題.張浚激動地談秦檜“善良”。趙鼎說:“此人得志,我們就無所措手足了,”張浚不以為然,所以也引薦過秦檜.後來知他不光明正大,就不再推崇他了.秦檜因此懷恨張浚,用挑撥手法告趙鼎說:“皇上想召用你,而張浚拖延扣留。”這就激怒趙鼎去排擠張浚。秦檜在樞密院隻聽趙鼎的指使,而趙鼎素來就討厭秦檜,經他這一撥弄,趙鼎反而對他深信不疑,最後他們都被秦檜所排擠。趙鼎與張浚晚年在福州相遇,談及此事,才知都被秦檜出賣了。

第二種手法

秦檜的第二種手法是言語不多,卻很毒,甚至以一語害人.正如《宋史》中所說,秦檜陰險如懸崖陷阱,深危莫測.群臣討論政事,還沒有據理力辯,他用一兩句話就否定了.李光曾與秦檜爭論,發言稍微觸犯了秦檜,秦檜就不說話了.等李光說完,秦檜慢慢地說:“李光沒有作大臣的禮法。”趙構聽後,對李光十分生氣。所以史書上指出秦檜凡陷害忠良,一般是用這種權術。

秦檜

秦檜雖然對朝臣專橫跋扈,但為了避免引起高宗的猜忌,他在高宗面前總表現得小心謹慎。一次,秦檜妻子王氏應吳皇後之邀,進貢赴宴,席間上了一種青魚,吳皇後問王氏有沒有吃過這種魚,當時秦檜家中有各地上供高宗的貢品,王氏就照實回答說吃過,而且比席上的魚還大。王氏回家後,將這件事告訴了秦檜,秦檜當即埋怨她“不曉事”,貢品隻能皇家享有,自己家也有,豈不是犯上欺君之罪?第二天,秦檜故意將數十條大魚當作青魚送進宮去,吳皇後不知這是秦檜之計,笑道:“我就說哪裏有許多青魚,原來是夫人認錯了。”秦檜之詭詐由此可見一斑。 

然而,高宗並非昏庸之君,對秦檜的結黨弄權,他心裏是十厘清楚的,但是,他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不過多幹涉。一方面是因為秦檜排擠主戰派、苟安投降的路線深合高宗心意,高宗也明白屈膝求和會遭到極大非議,有秦檜在幕前張羅,自己就無須出面,避免投降罵名。因此,高宗對秦檜極盡寵遇,賜田宅府第,還特許其在府第旁建設家廟,以鼓勵他在討好金人、鉗製輿論上更加賣力。另一方面,秦檜通過內外勾結,培植個人勢力,其黨羽遍布朝野,逐漸形成了君弱臣強的態勢,因而高宗即使心有不滿,也不能輕舉妄動,隻有暫時安撫。秦檜死後,據高宗自己說,他每次接見秦檜,褲內總藏著匕首,時刻提防秦檜。

第三種手法

秦檜的第三種手法是一意孤行,排除異己,必欲置反對者于死地而後快.樞密院編修官胡銓上書,願斬秦檜以謝天下。頃刻受到秦檜打擊,把他貶往昭州(今廣西乎樂)“編管”(宋代官吏,因罪除去名籍貶謫州郡,編入該地戶籍,並由當地官吏管束)。他因小妻臨產,想稍晚幾天再走,結果秦檜派人叫他戴上刑具,押送昭州.秦檜還覺得對胡銓處理過輕,不足以“貶一警百”,使反對議和的人從此俯首貼耳,箝口不官,因而迫使趙構發了一道詔令,說胡銓上疏是放肆稱凶,倡導犯上之風,告誡朝廷內外,不得效法。大臣陳剛中支持胡銓上書,秦檜大怒,把他弄到贛州安遠縣。

安遠縣地處邊遠山區,條件極差,瘴氣很盛,當地諺語說:“龍南、安遠,一去不轉。”意思說,到安遠是一去不復返了,必然死在那裏。陳剛中果然死在安遠.邵隆在商州(今陝西商縣)十年,披荊斬棘地進行治理,招回流散人手,發展生產,多次打敗金兵。正值“紹興和議”簽訂,把商州割與金國,邵隆很不滿意.後來任命他主管金州(今陝西安康),他曾出兵金統治區.秦檜懷恨,就調他去主管敘州(今四川宜賓市),但仍不解恨,就暗中派人用毒酒殺害了他。故將解潛罷官閒居,因不同意和議,被流放南安(今江西大餘)而死。大臣白鍔說秦檜辦事荒謬反常,被刺配萬安軍(今廣東海南島萬寧)。可以這樣說,翻開《宋史·秦檜傳》,幾乎是滿篇記載著秦檜血淋淋的害人帳。

第四種手法

秦檜的第四種手法是屢興大獄,株連無辜,迫害與他稍有些微異意的人.秦檜晚年更為凶殘.紹興二十二年(1152年),又興起王庶二子(王之奇、王之荀)、葉三省、楊煒、袁敏求四大獄。誣陷他們有“誹謗罪”。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趙令衿看秦檜的《家廟記》,口念“君子之澤,五世而斬”,結果被告。有人又告趙鼎的兒子趙汾同趙令衿飲宴後厚贈禮物,“必有奸謀’,就送趙令衿入獄。秦檜在他的“一德格天閣,,裏寫上趙鼎,李光,胡銓的姓名,“必欲殺之而後快。”此時趙鼎已死,恨不能處置,就想捕殺他的兒子趙汾,秦檜尤恨張浚,將他編管水州(今湖南零陵),指使其死黨張柄坐鎮潭州(今湖南長沙),與郡丞汪召錫共同監視.秦檜甚至要趙汾捏造事實,誣陷自己與張浚、李光、胡寅“謀大逆”,這次株連賢士五十三人.興起這個大獄之時,秦檜已是奄奄一息之日了

1、文字獄

秦檜還搞文字獄.太學生張伯麟在壁上題詞:“夫差,你忘記越王殺害你的父親嗎?”結果被打幾十大板刺配吉陽軍(今海南島南部)。沈長卿曾與李光反對議和,又與芮燁同寫一首《牡丹詩》,其中有“寧令漢社稷,變作莽乾坤”的句子,被告後也遭貶謫。

2、株連無辜

秦檜搞株連無辜,舉不勝舉.岳飛被害時,株連坐牢者六人,審訊岳飛的大理寺丞認為岳飛無罪,均遭貶黜,上書為岳飛喊冤的,被捕殺于獄中。趙鼎被貶謫請後,他的門生弟子,僚屬都被虛構罪名,加以陷害。

3、不容異己

秦檜對反對過他的人,即使平民百姓于細微末節之處持有異意,也絕不放過.聽到趙鼎死訊而嘆息的人也被治罪。有人寫詩送別胡銓,也遭編管.一次,秦檜舉行家宴,叫戲子演戲,一個扮小官戲子的頭發上的大環跌落在地。一戲子問:“這是什麽環?’小官說:“二勝環(諧音為‘二聖還’,二聖指宋徽宗,欽宗,均被金俘去)”,戲子說:“你坐太師(無意中涉及秦檜,因他稱秦太師)椅,為什麽把‘二勝環’丟在腦後!”意思是說坐上太師椅,就把二聖南還的事置之度外了.頓時人都失色,秦檜大怒。第二天就把戲子都關在牢裏,有的還死去。

4、國之巨蠹,竭民膏血

國之巨蠹,竭民膏血。賣官鬻爵、開門納賄。“監司、帥守到闕,例要珍寶,必數萬頃乃得差遣”,“臘月生日,州縣獻香送物為壽,歲數十萬”(《續資治通鑒》)。其積蓄財富足可敵國,“其家富于左藏數倍”,秦檜家的財產比皇帝的還要多幾倍。另外飛揚跋扈,到處霸佔田產,秦檜所建的相府園宅在他死後被拿來用作宋高宗退位當太上皇的居所德壽宮,足見其規格之高,現在德壽宮已被考古發掘。秦檜用人,盡用贓官墨吏,要是有贓污不法被舉訟的,“檜復力保之”。其結果是,“贓吏恣橫,百姓愈困。”。在秦檜當國時期,朝廷財政由于秦檜集團的貪瀆,陷入全面窘困,“府庫無旬刀之儲”。如此尤嫌不足,更加以橫征暴斂,秦檜下達指令,“密諭江、浙監司暗增民稅七八”,結果導致“民力重困,飢死者眾。

5、摧毀國防,敗壞軍力

摧毀國防,敗壞軍力。秦檜當國,把南宋之初在與金人的長期抗戰鍛煉出來的良將勁卒盡加殺害和驅逐。由于秦檜的賣官鬻爵,新上任的軍官根本不會治軍,隻會撈錢,“為將帥者,不治兵而治財,刻剝之政行,而附摩之恩絕;市井之習成,而訓練之法壞。二十年間,披堅執銳之士,化為行商坐賈者,不知其幾。”(《系年要錄》卷189)。這些人整天朝遊暮宴、安富尊榮、醉生夢死,南宋初年軍隊的抗敵銳氣,經秦檜主政二十年間,喪失殆盡。

人物結局

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秦檜病重,他知道自己將不久于人世,便加緊策劃讓其子秦熺繼丞相位。秦熺憑借秦檜的權勢,先成為科舉榜眼,接著一路高升,6年之間就官至樞密院事,地位僅次于秦檜。高宗之所以容忍秦檜,是因為他還有利用的價值,如今秦檜將死,高宗當然不願意看到另一個權相來威脅自己。十月,高宗親臨秦府探病,病榻旁的秦熺迫不及待地問:“由誰代任宰相之職?”高宗冷冷地答道:“這件事不是你應該問的!”這等于明確拒絕了秦熺繼承相位的要求,秦檜父子的如意算盤落了空。次日,秦檜、其子秦熺、其孫秦塤和秦堪被一起免官。得知高宗的旨意,秦檜當夜一命嗚呼。

800多年來,秦檜其人在歷史上一直是人們加以深譴的對象。被“譽為”中國歷史上十大奸臣(慶父、趙高、梁冀、董卓、來俊臣李林甫、秦檜、嚴嵩魏忠賢和珅)之一。其實,在他的背後該受譴責的還有一位宋高宗。明代文征明有《滿江紅》寫道:

拂拭殘碑,勅飛字依稀堪讀。慨當初,倚飛何重,後來何酷。果是功成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最無辜。堪恨更堪憐,風波獄。豈不念,中原蹙;豈不惜,徽欽辱。但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古休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 

矛頭直指宋高宗,揭露了他出于自己的用心,勾結秦檜殺害岳飛的面目。這是很對的。從秦檜的始終來看,高宗與他兩人,恰恰是相互利用的關系,一個為保自己的皇位,一個為求自身及其後代的榮華富貴。高宗在不需要秦檜的時候,馬上拋棄了昔日的搭檔。在高宗與秦檜的關系中,高宗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秦檜也隻能是逢迎高宗的意圖來把持朝政的。在唾棄秦檜的時候,千萬不可忽略躲在他背後的君主專製最高代表——宋高宗。

南宋時,人們聽到岳飛被害的訊息,“天下冤之,聞者流涕。”元朝時,人們在秦檜墓前便溺,稱他的墳是“遺臭冢”。一首打油詩中說,“太師墳上土,遺臭遍天涯。”明朝時,有人在岳飛墓前植檜樹,舉刀一劈為二,號稱“分屍檜”;又鑄秦檜、王氏、張俊、萬俟卨四人跪像于岳飛墓前。清朝時,某劇場演秦檜害岳飛的戲,演得逼真,觀眾同情岳飛,有人竟跳上戲台將飾秦檜的演員打倒。由于人民十分痛恨秦檜,因此就用故事,傳說、神話等多種形式去鞭撻、譏諷他。

秦檜

秦檜暗中偵察皇帝動靜。南宋軍國事務,由他一人獨攬。秦檜死後,趙構說,我不用在膝褲中藏匕首了。趙構甚至說,對秦檜經歷了“初奇檜,繼惡檜,後愛檜,晚復畏檜”的過程。

金國對其走狗秦檜之死,反應則是極為惋惜。秦檜死後,韓侂胄追奪秦檜王爵,改授其“謬醜”稱號,並大舉北伐,不幸戰敗之後被迫與金國簽訂了“嘉定和議”。而在和議之時,金國提出的一個重要條件竟然是宋朝必須把秦檜“謬醜”的稱號去掉。可見金國對秦檜之重視。

今天,在杭州古木森森的岳王廟裏,高掛著葉劍英元帥手書“心昭天日”的巨匾。大殿裏岳飛塑像是紫袍金甲,氣宇軒昂,按劍而坐。秦檜、王氏、張俊、萬俟卨的鑄像,袒臂反剪跪在岳飛墓地牆根的鐵柵欄裏.這是歷史作出的最公正的判決,民族敗類的可恥結局。岳飛、韓世忠等人,在戰場上廝殺了半生,卻落了個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結果。真是君子蒙冤,小人得志,但歷史自有定論。秦檜活著的時候,何等的風光無限,熾手可熱。秦檜死後七年(公元1162年),岳飛被平反昭雪。後人將秦檜等四名謀害岳飛的主謀,用白鐵鑄像,永跪岳飛面前,有聯曰:“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

秦檜

據說清乾隆十七年(公元1752年)狀元秦大士(字澗泉)曾經書過一幅對聯:“人從宋後少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 ”,以示對祖上有無良之輩的羞愧。

秦檜後人

秦矩,秦檜曾孫。1221年,金軍南下蘄州。秦矩時任通判,他與知州李誠之一同死守城池。金軍聽說守城的是秦檜的後人,高興地派人來勸其投降。秦矩怒斬來使,堅決抵抗。後來,金軍破了城池,李誠之與家人一起自殺殉國。秦矩退回官邸自焚。秦矩的兒子秦浚聞訊,也毅然跳入火中,追隨父親而去。

秦檜書法

秦檜

秦檜雖是佞臣 ,卻詩文天下,頗擅筆翰,陶宗儀《書史會要》雲:“檜能篆,嘗見金陵文廟中欄上刻其所書‘玉兔泉’三字,亦頗有可觀。”有書輯入《風墅帖》。因為秦檜是千古罪人,因此他本人書法上的成就就被黯淡下去了。相傳,宋體為秦檜所創,因其為歷史罪人,而未被稱為秦體或檜體。流傳與他有關的,還有太師椅與油炸檜(現稱油條)。

聊齋志異

在聊齋志異中,有一篇《秦檜》的文章,其原文如下:

青州馮中堂家殺一豕(音:使),煺去毛鬣(音:劣),肉內有字,雲:“秦檜七世身。”烹而啖之,其肉惡臭,因投諸犬。嗚呼!檜之肉,恐犬亦不當食之矣!

聞益都人說:“中堂之祖,前身在宋朝為檜所害,故生平最敬岳武穆。于青州城北通衢(音:渠)旁建岳王殿,秦檜、萬俟卨(音:謝)伏跪地下。往來行人瞻禮岳王,則投石檜、卨,香火不絕。後大兵征于七之年,馮氏子孫毀岳王像。數裏外有俗祠“子孫娘娘”,因舁(音:餘)檜、卨其中,使朝跪焉。百世下必有杜十姨、伍髭(音:資)須之誤,甚可笑也。

有青州城內舊有“淡台子羽祀”。當魏璫烜赫時,世家中有媚之者,就子羽毀冠去須,改作魏監。此亦駭人聽聞者也。

跪拜塑像

南宋時,人們聽到岳飛被害的訊息,“天下冤之,聞者流涕。”

元朝時,人們在秦檜墓前便溺,稱他的墳是“遺臭冢”。一首打油詩中說,“太師墳上土,遺臭遍天涯。”

明朝時,有人在秦檜墓前植檜樹,舉刀一劈為二,號稱“分屍檜”;又鑄秦檜、王氏、張俊、萬俟卨四人跪像于岳飛墓前。清朝時,某劇場演秦檜害岳飛的戲,演得逼真,觀眾同情岳飛,有人竟跳上戲台將飾秦檜的演員打倒。由于人民十分痛恨秦檜,因此就用故事,傳說、神話等多種形式去鞭撻、譏諷他。傳說明朝萬歷年間,京口人鄔某遊于杭州,見屠豬者把豬毛去後,豬腹有五字:“秦檜十世身。”還有一個“鐵鞭打秦檜”的故事:張先生夢入岳廟,岳王以客禮相待,張辭行後,聽到廟後樹林中有哀號聲,上前見一囚犯反吊于樹上,一力士拿鐵鞭狠抽。張問:“什麽人?”囚犯說:“我是秦檜,岳王法規定,每天打一百鐵鞭,你與岳王友好,能否請岳王免去今天這百鞭?”張答應了,又去見岳王.岳王已預知來意,不以禮待,且大聲責罵:“你向來與我同事,我被秦檜殺害,你隻幸免,今日為什麽隱去過去的事,反而為賊哀求。趕快走,姑且寬恕你。”張倉皇離去,再過樹林下,見執鞭者又增一人,告張曰:“岳王因你為囚犯說情而怒,叫今天再加鞭一百。”張大為驚恐而醒悟。第二天,他臉發熱背出汗,急去岳廟中拜謝,幸而沒有得病。這個夢說得何等地好啊! 秦檜兩次竊踞相位,達十九年之久。他勾結趙構,包藏禍心,首倡與金和議,屈膝投降,誤國害民,敗壞倫理。一時忠臣良將,誅鋤略盡。無恥之徒受到秦檜擢用。他操縱權柄,遍布特務,小有議論,即遭捕殺。

秦檜暗中偵察皇帝動靜。南宋軍國事務,由他一人獨攬。秦檜死後,趙構說,我不用在膝褲中藏匕首了。趙構甚至說,對秦檜經歷了“初奇檜,繼惡檜,後愛檜,晚復畏檜”的過程。

金國對其走狗秦檜之死,反應則是極為惋惜。秦檜死後,韓侂胄追奪秦檜王爵,改授其“謬醜”稱號,並大舉北伐,不幸戰敗之後被迫與金國簽訂了“嘉定和議”。而在和議之時,金國提出的一個重要條件竟然是宋朝必須把秦檜“謬醜”的稱號去掉。可見金國對秦檜之重視。

岳飛墓前設定跪像最早始于明代正德八年(1513),在隨後不到500年的時間裏,這些跪像曾8次因擊打被毀、9次重鑄,足以反映民間鮮明的愛憎。

今天,在杭州古木森森的岳王廟裏,高掛著葉劍英元帥手書“心昭天日”的巨匾。大殿裏岳飛塑像是紫袍金甲

岳飛墓前的秦檜夫婦跪像

氣宇軒昂,按劍而坐。秦檜、王氏、張俊、萬俟卨的鑄像,袒臂反剪跪在岳飛墓地牆根的鐵柵欄裏.這是歷史作出的最公正的判決,民族敗類的可恥結局。岳飛、韓世忠等人,在戰場上廝殺了半生,卻落了個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結果。真是君子蒙冤,小人得志,但歷史自有定論。秦檜活著的時候,何等的風光無限,熾手可熱。秦檜死後七年(公元1162年),岳飛被平反昭雪。後人將秦檜等四名謀害岳飛的主謀,用白鐵鑄像,永跪岳飛面前,有聯曰:“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

據說清乾隆十七年(公元1752年)狀元秦大士(字澗泉)曾經書過一副對聯:“人從宋後羞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 ”,以示對祖上有無良之輩的羞愧。

清乾隆六十年,一代文宗阮元官居杭州時,熔鑄秦檜及其妻王氏的跪像于岳飛墓前,即興撰一聯:咳!僕本喪心,有賢妻何至若是;啐!婦雖長舌,非老賊不到今朝。此聯詼諧、深刻,表達了痛恨奸佞的感情。

秦檜坐像

2011年9月,南京江寧博物館新館對外開放,展廳內的一座秦檜坐像引起社會上一篇爭議聲。因為秦檜是中國歷史上十大奸臣之一,因以“莫須有”的罪名處死岳飛而遺臭萬年。全國現有208座秦檜像,都是跪著的,隻有江寧博物館這一座新塑的像是坐著的。秦檜是南京江寧人,在江寧曾發現秦檜家族墓,但就因為是同鄉就給他立坐像,不少網友都表示接受不了。

秦檜

但江寧博物館館長許長生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秦檜坐像是製作公司做的,我們當時沒有想太多,秦檜雖是江寧人,但我們沒有為他平反的意思。”許長生表示,博物館也不是沒有考慮到大家的感情,在布展的時候,秦檜的像比較小,而岳飛抗金油畫很大,佔據了整面牆”。

聽說江寧博物館展出了秦檜坐像,12月18日晚,岳飛後裔聯誼會副會長岳軍連夜乘坐火車,從九江一路趕到南京,同家住江蘇省的另外7位岳飛後裔一起,和江寧政府交涉。

19日下午3時左右,8位岳飛後裔進入江寧博物館查看。在介紹岳飛、秦檜的“江寧千秋”單元,他們看到佔據展廳正面牆壁的巨幅岳飛抗金油畫尚在,原本位于油畫一旁的秦檜坐像已換成了盆景。

但展廳內關于秦檜和秦檜家族墓的介紹中,多次用“名相”、“權臣”等字樣形容秦檜,仍讓岳飛後裔感到“很不舒服”。岳軍說:“秦檜就是奸臣,為什麽要回避這兩個字眼呢?”對于岳軍的質問,江寧博物館負責人表示,文字可以修改。

12月20日晚,岳軍向媒體表示,江寧博物館不僅承諾撤掉秦檜坐像,而且“保證永久封存”。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