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懷玉

秦懷玉

秦懷玉,演義人物,歷史上並無此人,是小說評書中杜撰出來的人物,文藝作品中是唐朝著名將軍翼國公(後追改封胡國公)秦瓊(秦叔寶)之子,歷史隋唐英雄秦瓊的子孫史書沒交待,秦家起名到秦瓊子輩用懷(子)和玉(女),所以杜撰了個秦懷玉。《薛仁貴傳奇》裏秦懷玉是靜羅公主(杜撰人物)的駙馬。其子秦英,都是演義中虛構的人物。

  • 中文名稱
    秦懷玉
  • 外文名稱
    Qin Huaiyu
  • 慣用兵器
    提爐槍、四棱金裝鐧
  • 時代
    唐初
  • 民族族群
    漢人
  • 家庭背景
    秦瓊之子
  • 相關影視
    《薛仁貴傳奇》《隋唐英雄》
  • 說明
    演義虛構人物,歷史上並不存在
  • 出處
    《隋唐演義》《說唐後傳》
  • 懷玉
  • 職業
    軍人
  • 身份
    大唐駙馬、世襲翼國公

人物出處

秦懷玉出生年代在唐朝初期,其父秦瓊,歷史上有名的將軍。其故事傳說隋唐演義和說唐後傳都有提及,他是大唐東床駙馬,其子秦英,都是演義中虛構的人物。在《薛仁貴征東》一書中,秦懷玉曾闖東西南北四門,以一把哭喪棒破敵帥鐵世文的飛刀絕技,在《薛丁山征西》中被蘇寶同用計殺于陣前。最輝煌是殺過四個城門救駕。唐太宗後期,西涼國入侵,秦懷玉隨大軍出征西域。被蘇寶同騙走了秦懷玉家傳的金裝鐧,秦懷玉騎馬追趕途中,蘇寶同趁機把金裝鐧反手一扔,打在秦懷玉臉上,將秦懷玉砸死。最後被祖傳黃金鐧砸死。

參考資料:《隋唐演義》

電視劇:《薛仁貴傳奇》、《隋唐英雄》

經歷

秦懷玉為唐初名將秦瓊之子,由秦瓊的正室張氏所生。秦懷玉從小練武,習得了雙鐧及長槍的套路,在唐初諸將的後輩中屬于一流。唐高祖李淵愛慕其才華,將尚未成年的秦懷玉封為右千牛衛中郎將。武德四年,李世民率軍東征,一舉殲滅了王世充竇建德兩大勁敵。王世充被俘後,李淵赦免了他的死罪,而是將他遣往蜀中。途中,王世充忘恩負義,與舊部邴元真等密謀再次起兵。秦懷玉正巧受父親之托,給單雄信吊喪,路過王世充軍營,發現了這個陰謀。秦懷玉于是和手下獨孤修德一起化裝成乞丐,潛入了王世充的軍營,並且很快獲得了王世充的信任。不久,將軍賈潤甫領兵經過,秦懷玉于是派獨孤修德出去會知了賈潤甫,然後趁夜發難,裏應外合大破王世充叛軍。秦懷玉手刃邴元真,而王世充被獨孤修德所殺。此後,秦懷玉因功得寵,被招為駙馬,與李淵的孫女晉陽公主成親。貞觀年間,突厥叛亂,唐太宗李世民御駕親征討伐北番,不慎中計被圍困在牧羊城。秦懷玉經過比武選拔,當上了唐軍的二路掃北副元帥,和元帥羅通一起領兵北進。途中秦懷玉擊敗並收降了落草為寇的單雄信之子單天長。之後秦懷玉和羅通一起在牧羊城外打敗了擅長使用飛刀的屠爐公主和突厥元帥祖車輪,救出了困在城中的李世民。貞觀後期,唐太宗親征高麗,被圍困在三江越虎城。此時秦叔寶已經病故,秦懷玉世襲成為護國公,領第二路東征大軍支援前線。在三江城外,秦懷玉單人獨騎沖殺東西南北四座城門,陣斬了泉蓋顯殿等數員敵將,並且牽製住了高麗國元帥泉蓋蘇文,使得唐軍能裏應外合打敗高麗軍。不久,唐朝名將薛仁貴用龍門陣徹底擊敗泉蓋蘇文,泉蓋蘇文向荒原逃竄,被埋伏在那裏的秦懷玉和羅通截擊,然後被逼到了海邊,走投無路自殺。唐太宗後期,西涼國入侵,秦懷玉隨大軍出征西域。在兩軍陣前秦懷玉與西涼國大元帥蘇寶同大戰五十回合不分勝負,並且識破了蘇寶同的飛刀計。之後蘇寶同騙走了秦懷玉家傳的金裝鐧,秦懷玉騎馬追趕,蘇寶同趁機把金裝鐧反手一扔,打在秦懷玉臉上,將秦懷玉砸死。

秦懷玉

家庭成員

先世

祖父:秦彝

父親:秦瓊

妻子

晉陽公主

兒子

秦英、秦漢

孫子

秦方、秦文

外姓堂弟

羅通、羅仁

演義節選

第四十回秦懷玉沖殺四門老將軍陰靈顯聖

詩曰:蘇文驍勇獨誇雄,全仗飛刀惡毒凶。不是忠魂來報國,焉能小將立奇功。單講番將通名:"魔乃蓋元帥麾下加為無敵大將軍巴廉。巴剛便是。可知我弟兄本事?你不到南城還可壽長,既到南城,性命頃刻就要送了。"秦懷玉道:"你休要誇能,放馬過來,照爵主爺槍罷!"插一槍望巴廉面門直刺過來。巴廉說聲:"好槍!"也把手中柴金槍急忙架住,噶啷一響,梟在旁首,那馬沖鋒過去轉背回來。巴剛也起手中赤銅刀喝聲:"小蠻子,看刀!"插一刀望懷玉面門上剁來。懷玉叫聲:"不好!"把提爐槍望刀上噶啷噶啷隻一抬,原有泰山沉重,在馬上亂晃,豁喇一聲,馬才沖過去。巴廉又是一槍分心就刺,他把槍噶啷一響,逼在旁首。懷玉本事雖是利害,被兩個番將逼住,隻好招架,那裏還有還槍開去,隻好把鋼牙咬緊,發動羅家槍,噶啷一聲分開刀槍,照定巴廉。巴剛面門,兜咽喉,左肩膊,右肩膊,兩肋胸膛分心就刺。巴廉紫金槍在手中,噶啷叮當,叮當噶啷,前遮後攔,左鉤,右掠,鉤開了槍,逼開了槍;巴剛手中赤銅刀,鉤攔遮架,遮架鉤攔,上護其身,下護其馬,擋開了槍,抬開了槍。好殺!這三人殺在一堆。正是:棋逢敵手無高下,將遇良才各顯能。一來一往鷹轉翅,一沖一撞鳳翻身。十二馬蹄分上下,六條膊子定輸贏。麒麟閣上標名姓,逍遙樓上祭孤魂。槍來刀架叮當響,刀去槍迎迸火星。世間豪傑人無數,果然三位猛將軍。這一場大戰,殺到有二十餘合,兩員番將汗流脊背,懷玉馬仰人翻,呼呼喘氣,正有些來不得了。那巴廉好槍法,左插花,右插花,雙龍入海,二鳳穿花,朝天一柱香,使了透心涼;那巴剛這口刀,上面摩雲蓋頂,下面枯樹盤要根,量天切草,護馬分鬃,插插的亂砍下來。秦懷玉把槍多已架在旁邊,不覺發起怒來,把提爐槍緊一緊喝聲:"去吧!"嗖的一槍挑將進來,巴廉喊聲:"不好!"閃躲也不及,正中咽喉,挑往番營前去了。巴剛見挑了哥哥,不覺心內一慌,手中刀松得松,秦懷玉橫轉桿子,照著巴剛攔腰一擊,轟隆翻下馬來,鮮血直噴,一命身亡了。那懷玉雖傷兩員番將,力乏得極了,在馬上眼花繚亂,慢慢的走到吊橋,望上一看,尉遲恭早在上面。懷玉便叫聲:"老伯父,快快開城,放小侄進去。"敬德說:"賢侄,本帥方才一時錯了主意,叫你走北城到放了你進來,不想走了南城,倒又要賢侄殺一門,好放你進去。"懷玉說:"老伯父,為什麽緣故呢?這裏南門又放不得進城?"敬德道:"賢侄,你有所不知,這裏朝廷龍駕正對南門一條直路,況番兵此處眾多,緊閉在此,尚且屢次攻城,若把城門一開,倘被番兵一沖,雖不能傷天子,到底不妙。賢侄,殺往東城放你進來,方才不驚龍駕,有何不美?"秦懷玉聽說此言,明知尉遲恭作孽,在此算計他,說:"也罷,既是老伯父如此說,待小侄再殺奔東城,你還有別說嗎?"敬德道:"賢侄,殺到東城,本帥再無別說,在城上先行。"秦懷玉急帶馬韁,望著東城繞城而來,望見東門,城邊未曾走近,隻聽番營內一聲炮響,戰鼓如雷,沖出一將來了,你道他怎生打扮:頭戴一頂頭蓬盔,高插大紅緯;面孔猶如紫漆堆,兩道朱砂眉,雙眼如碧水,口開獅子威,腮下胡須滿嘴堆,身穿一領青銅甲,亮光輝,官綠袍,九龍隊。護心鏡,前後開。手端著兩柄錘,青鬢馬上前催,喝一聲好比雷。

秦懷玉

秦懷玉見番將驍勇,忙扣住馬喝聲:"番兒焉敢前來擋我去路!快留下名來是什麽人?"番將道:"你要問魔家名姓嗎?我乃蓋大元帥麾下隨駕大將軍鐵亨便是。"喝聲:"小蠻子,照槍罷!"把手中雙錘一起,望懷玉頂梁上蓋下來。懷玉叫聲:"來得好!"舉起提爐槍劈面相迎。不多幾個回合,懷玉力乏之人,本事幸虧來得,這番發了狠,一條提爐槍神出鬼沒,陰手接來陽手發,陽手接來陰手去,耍。耍。耍,在這鐵亨左肋下,右肋下,分做八槍,八八分做六十四槍,好槍法!番將的銀錘如何招架得開?戰到一十餘合,鐵亨本事欠能,被秦懷玉一槍挑進來,正中前心,噗咚一響,翻下馬來,一命嗚呼。懷玉滿心歡喜,省一省力走到城下,望城上叫道:"老伯父,念小侄人因馬乏,如今再沒有本事去殺這一城了,想老伯父方才說過,自然再無推卻,快快開城放我進去。"尉遲恭說:"賢侄,你是這等講,分明倒像本帥在此作弄你殺四門,總總我們不是說差了一句,害你受多少心驚。好好叫你進了北城,何等不美?反叫你走起南城東城來,卻倒像有心的做起旗號,學那蘇定方來,倒覺有口難言。"秦懷玉道:"老伯父,小侄又不來怪你,為什麽開城又不開,隻管羅羅嗦嗦有許多話講?"敬德道:"非是本帥不肯開城,奈奉殷國公軍令,三江越虎城隻許開西北二門,不容開東南二門。所以不敢亂開,若到北門竟放你進來。"懷玉道:"也罷!我三門盡皆殺過,何在乎這一門了。如此,伯父請先行,待小侄殺個四門你看,也顯我小將英雄不弱。"說罷,帶轉馬慢慢沿城河而走,到了北城,差不多天色已晚了。隻聽得那邊銀頂帳蘆帳內轟隆轟隆三聲炮響。正是:番營驚動豹狼將,統領貔貅殺出來。那蓋蘇文親自出來也。懷玉抬頭一看,一面大旗上寫著"流國山川七十二島紅袍大力子大元帥蓋",原來得凜凜威風,後面有數十番將。秦懷玉看了,不覺心內驚慌,大喝一聲:"來的番兒可叫蓋蘇文嗎?"對道:"然也!你這蠻子,既知我名,為何不要下馬受縛?必要本帥馬上生擒活捉!"懷玉道:"你滿口誇能,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攔住我的去路?可曉得爵主爺槍法厲害嗎?你敢是活不耐煩,快來祭公子爺槍尖!"蓋蘇文大喝道:"呔!小蠻子,本帥有好生之德,由你在三門耀武揚威,不來接應,你好好進了城何等不美?該死的畜牲,佛也難度,自投羅網,前來侵犯,要死在我馬下。"喝聲:"看刀!"這赤銅刀往頭上一舉,望面門砍將過去。懷玉看見說聲:"不好!"把提爐槍望刀上噶啷噶啷這一抬,擋得懷玉兩膊酸麻,坐在馬上不覺亂晃。若講秦懷玉生力尚不能及蓋蘇文,況且如今力乏之人,那裏是他敵手?阿唷,名不虛傳,果然好利害!豁刺沖鋒過去,圈得轉馬,蘇文便說:"蠻子,你才曉得本帥手段?照刀罷!"又是一刀砍將下來,懷玉把槍梟在一旁,蓋蘇文連砍三刀,不覺惱了性子,把槍噶啷一聲逼在下邊,順手一槍,緊緊挑將進去。蓋蘇文那裏放在心上,把赤銅刀架在一旁。兩人殺在北城,隻聽見槍來刀架叮當響,刀去槍迎迸火星,一來一往鷹轉翅,一沖一撞鳳翻身,八個馬蹄分上下,四條膊子定輸贏。這一場好殺!那二人大戰十有餘合,秦懷玉呼呼喘氣,被這蓋蘇文逼住了,望著頭頂面門。兩肋胸膛分心就砍。懷玉這條槍那裏擋得及,前遮後攔,上下保護,抬開刀。分開刀。挑開刀,還轉槍來也是厲害,上一槍禽鳥飛,下一槍山犬走,左一槍英雄死,右一槍大將亡。正是:二馬沖鋒名分高下,兩人打仗各顯輸贏;刀遇槍寒光殺氣,來往手將士心驚;懷玉這條槍,恨不得一槍挑倒了昊天塔;蓋蘇文這柄刀,巴不能一刀劈破了翠屏山。提爐槍如蛟龍取水,赤銅刀如虎豹翻身。這二員將直殺到日落西沉,黃昏月下,不分高下。秦懷玉本事欠能,蓋蘇文思想要活擒唐朝小將,遂叫:"把都兒們,快快撐起高燈,亮子如同白日,諸將們圍住小蠻子,要活擒他,不許放走!"兩下一聲答應,上前把一個秦懷玉馬前馬後圍得密不通風,嚇得秦懷玉魂飛魄散,走又走不出。他有三股叉。一字?。銀尖戟。畫桿戟。月牙鏟雁翎刀。混鐵棍。點鋼矛。龍泉劍。虎尾鞭,三股叉來挑肚腹,一字?亂打吞頭,銀尖戟直刺左膊,畫桿戟刺落連環,月牙鏟咽喉直鏟,雁翎刀劈開頂梁,混鐵棍齊掃馬足,點鋼槍矛串征雲,龍泉劍忽上忽下,虎尾鞭來往交鋒,不在馬前,忽在馬後。秦懷玉這槍那裏招架得及,上護其身,下護其馬,挑開一字?,架掉銀尖戟,閃開畫桿戟,勾去月牙鏟,抬開雁翎刀,遮去混鐵棍,按落龍泉劍,逼開虎尾鞭,好殺!殺得懷玉槍法慌亂,在馬上坐立不定,大叫一聲:"阿唷!我命休矣!"蓋蘇文說:"小蠻子,殺到這個地位還不下馬受縛,照刀罷!"一刀吹下來,秦懷玉把槍梟在一邊,但覺眼前烏暗,又無逃處,如今要死了。尉遲恭在城上,見秦懷玉被蓋蘇文諸將圍住,喊殺連天,諒秦懷玉性命不保,嚇得心驚膽跳,說:"不好了!若有差池,某該萬死了。左右,快來把吊橋放下,城門大開,後面張高亮子,待本帥出城救護。"手下一聲答應,就大開北門。敬德沖出城來,抬頭看時,隻見圍繞一個圈子,槍刀射目。敬德年紀老邁,心中也覺膽脫,又怕蓋蘇文飛刀厲害,不敢上前去救,隻得扣馬立定吊橋,高聲大叫:"秦家賢侄快些殺出來,某開城在此,快些殺出來。"尉遲恭在吊橋邊高叫,這時秦懷玉殺得馬仰人翻,那裏聽得有人叫他。這些人馬逼住四面,真正密不通風,圍困在那裏,要走也無處走,殺得來渾身是汗。底下呼雷豹力怯不過,四蹄不能踹定,要滾倒了。馬也要命的,把鼻子一嗅,悉哩哩哩一聲嘶叫,驚得那番將坐騎盡行滾倒,尿屁直流,一個個跌倒在地,蓋蘇文這匹混海駒是寶馬,隻驚得亂跳亂縱,不至于跌倒。秦懷玉滿心歡喜,加一鞭豁喇喇往吊橋上一沖,敬德才得放心,也隨後進了城,把城門緊閉,扯起吊橋。

番邦兵將不解其意,便說:"元帥,秦蠻子這匹是什麽寶騎?叫起來卻驚得我們馬匹多是尿屁直流,跌倒在地。"蓋蘇文說:"本帥知道了,造化了這小蠻子。我聞得南朝秦家有這騎呼雷豹厲害,方才本帥意欲活擒他,故不把飛刀取他性命,誰想竟被他逃遁了。"要曉得懷玉的呼雷豹,當初被程咬金去掉了耳邊槍毛,所以久不叫,今日被番兵圍殺了一日,馬心也覺慌張,所以叫了一聲,救了懷玉性命,直到征西裏邊再叫。那蓋蘇文同諸將退進番營,我且不表。另言講到城中,秦懷玉在路上走,後面尉遲恭叫住說:"賢侄慢走。才叫你殺四門,不可在駕前啓奏,這是本帥要顯賢侄的威風,果然英雄無敵。"懷玉明知他說鬼話,便隨口應道:"這個自然,萬事全仗老伯父贊囊調度,方才之事我小侄決不奏知朝廷,老伯父請自放心。"敬德聞言大悅。雙雙同上銀鑾殿,敬德先奏道:"陛下,果然救兵到了,卻是秦家賢侄單騎殺進番營,到城報號,本帥已放入城。"懷玉連忙俯伏說:"父王龍駕在上,臣兒奉家父嚴命,戴孝立功,所以單人踹進番營前來報號。"朝廷聞說秦王兄亡故,不覺龍目中滔滔淚落,徐?也是心如刀絞,程咬金放聲大哭,一殿的武臣無不長嘆。天子又開言叫聲:"王兒,你帶多少人馬在外,有幾位御侄們同來?"懷玉說:"兒臣為開路先鋒,羅兄弟領大兵十萬,各府內公子多到的,單等我們沖殺出城,大踹番營,外面進來接應。"朝廷道:"徐先生,我們今夜就踹番營呢,還是等幾日?"茂功道:"既然,連夜就踹他的營盤。"連忙傳下軍令,吩咐五營四哨偏正牙將,齊旨結束,通身打扮,整備亮子,盡皆馬上,聽發號炮,同開四門,各帶人馬殺出城來。秦懷玉一馬當先踹起番營,手起槍落,把那些番兵番將亂挑亂刺。後面程咬金雖隻年邁,到底本事還狠,一口斧子輪空手中,不管斧口斧腦亂斬去,也有天靈劈碎,也有面門劈開,也有攔腰兩段,也有砍去頭顱,好殺!番營繚亂,喊聲不絕,飛報御營說:"狼主千歲,不好了!南蠻驍勇,領兵沖踹營中來了,我們快些走罷!"高建庄王聽言,嚇得魂不在身,同軍師跨上馬,棄了御營,不管好歹,竟要逃命。隻見四下裏煙塵抖亂,盡是燈球亮子,喊殺連天,鼓聲如雷,營頭大亂,奪路而走。後面秦懷玉一條槍緊緊追趕,殺得來天地征雲起,昏昏星鬥暗,狂風吹颯颯,殺氣焰騰騰。東城尉遲元帥帶兵出番營,這一條槍舉在手中,好不了當!朝天一柱香,使下透心涼,見一個挑一個,見一對挑一雙,慘慘愁雲起,重重殺氣生。西門有小爵主尉遲寶林,手中槍好不厲害,朵朵蓮花放,紛紛蜂蝶飛,左插花,右插花,雙龍入海,月內穿梭,丹鳳朝陽,日中揚彩,撞在槍頭上就是個死,血水流山路,屍骸堆疊疊,頭顱飛滾滾,馬叫聲嚎嚎。南門有尉遲寶慶帶領人馬,使動射苗槍,槍尖刺背,槍桿打人,人如彈子一般,挑死者不計其數,半死的也盡有。如今不用對敵,逃得性命是落得的,大家殺條血路而逃,口中隻叫:"走阿走阿!"四門營帳多殺散了。放炮一聲驚動,羅通聽得炮響,傳令人馬,眾爵主提槍的舉刀的拿錘的端斧的,催動坐騎,領齊隊伍,沖殺上來。把這些番邦人馬裹在中間,外應裏合,殺得他大小兒郎無處投奔,哀哀哭泣,殺得慘慘。分明:血似長江流紅水,頭如野地亂瓜生。

再講到秦懷玉串串提爐槍追殺,番兵盡皆棄下營寨曳甲而走,正在亂殺番兵,忽見那邊飛奔一員大將來了:"啊唷,可惱可惱!南蠻有多少將,敢帶兵沖殺我邦的營盤。不要放走了穿白的小蠻子,本帥來取他的命了。"懷玉抬頭一看,原來就是蓋蘇文。那秦懷玉便縱馬搖槍直取蓋蘇文,他舉起赤銅刀急架相迎。二人戰不到二合,蘇文恐怕呼雷豹嘶叫起來不當穩便,就左手提刀,右手挈開飛將出來,直望懷玉頭頂上落下來。懷玉見了,嚇得魂不附體,叫聲:"不好!我命休矣!"思量要把黃金鐧去架,他那曉得心中慌張,往腰間一摸拿錯了:抽了一根哭喪棒,上邊撩出黑光來。

不知秦懷玉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