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基偉

秦基偉

秦基偉(1914.11.16-1997.2.2),湖北省紅安縣人。中國共產黨黨員。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

歷經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後,歷任雲南軍區副司令員,昆明軍區副司令員,成都軍區司令員,北京軍區司令員,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等職,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副委員長。為中國共產黨第十一至十三屆中央委員,第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第十三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委員、常委。

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88年被授予上將軍銜。

  • 中文名
    秦基偉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北紅安
  • 出生日期
    1914年11月16日
  • 逝世日期
    1997年2月2日
  • 職業
    原國務委員、國防部部長
  • 畢業院校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學院
  • 信    仰
    共產主義
  • 軍    銜
    上將
  • 主要成就
    參加黃麻起義
  • 著名戰役
    上甘嶺戰役

生平經歷

1914年11月出生于湖北黃安(今紅安)七裏區秦羅庄。秦羅庄全村人家都姓秦,故名秦羅庄。秦基偉8歲喪父,10歲喪兄,從小做苦工​。

1929年參加紅軍,193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1年11月,秦基偉任紅四方面軍總部手槍營二連連長,參加了鄂豫皖蘇區歷次反“圍剿”戰鬥。

後任方面軍警衛團團長、紅三十一軍第二七四團團長,紅四方面軍總參謀部補充師師長。參加長征。

紅軍西路軍西征期間,在西路軍任總部四局長。1937年1月,率少數作戰部隊掩護西路軍總後勤部,被敵騎兵分割包圍于甘肅臨澤。率部堅守,苦戰數日,終于突出重圍。西路軍失利後,經歷九死一生回到延安。

抗日戰爭爆發後,1937年11月,任八路軍一二九師獨立支隊司令員。1940年6月,調任一二九師新編第十一旅副旅長,率部參加了百團大戰

解放戰爭時期,1947年8月,晉冀魯豫野戰軍第九縱隊在河南博愛王卜昌地區成立,秦基偉任司令員。爾後參加淮海戰役。1949年2月,秦基偉任第二野戰軍四兵團十五軍軍長,參加了渡江、兩廣、解放大西南戰役。

1951年3月,秦基偉率領被改編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第三兵團十五軍參加朝鮮戰爭。1952年10月14日,在著名的上甘嶺戰役立下赫赫戰功直接決定日後的軍旅生涯。

1955年以後歷任雲南軍區副司令員、昆明軍區副司令員,同年被授予中將軍銜。1957年9月至1971年6月任昆明軍區司令員、1973年至1975年10月任成都軍區司令員。1975年10月調入北京軍區,先後任第二政委、第一政委、司令員。

1981年,受中央軍委委托,秦基偉成功地組織了著名的華北實兵實彈戰役大演習。1984年10月1日國慶35周年,秦基偉擔任了閱兵總指揮,陪同鄧小平檢閱受閱部隊。1988年任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部長。同年授予上將軍銜。1993年3月當選為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

1997年2月2日因病在北京逝世,終年83歲。

家庭情況

夫人:唐賢美。

兒子:秦衛江中將,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7集團軍軍長,現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

次子:秦天少將,現任國防大學科研部部長。

女兒:秦晼江。

戎馬生涯

一把梭標鬧革命

1914年,秦基偉出生在湖北黃安縣秦羅庄一個農民的家裏。父親秦輝顯勤勞厚道、家道不算富裕卻也夠溫飽。8歲時,父母把他送進村私塾讀書,指望他能識幾個字,好念通官府的公告,算清收成支出。誰知秦基偉天性好動,受不了私塾先生的約束,經常瞅冷子腳底抹油,溜到外面逮魚捉蝦,引弓遊戲。私塾先生先是用竹片狠打手心,兩年後打手心也不管用了,一咬牙勒令他退學。因打架丟了學籍,這是他日後十分遺憾的一件事,特別是在抗日戰爭時期,他痛楚地認識到了沒有文化的悲哀,於是他發奮學習,堅持每天寫日記,常常對著鏡子練演講,終於成為一個既有赫赫戰功同時又有較高文化素養甚至頗有藝術細胞的軍事領導人。

秦基偉秦基偉

1925年,一場瘟疫,奪走了他父母、哥哥、伯父的生命,11歲的秦基偉成了孤兒。偌大的農舍裏隻剩下一個孩子,那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他白天要下地種田,晚上回來還要自己做飯吃。1927年,外面的世界已是鬧哄哄的了,到處都在打土豪分田地。那年的冬天,他正在破屋子裏劈柴,他本家的一名堂叔風風火火闖進來喊:‘還劈個麽柴,鬧革命了,還不跟著打縣城去!’接著,外面又來了一群衣衫襤褸的庄稼漢子,人人手裏拿著梭標、大刀,喊著口號。秦基偉接過一把梭標就沖向隊伍。這天是1927年的11月13日,秦基偉參加的就是著名的黃麻起義

秦基偉參加紅軍後,經過幾個月的訓練,分到三團機槍連當戰士。第一次戰鬥,是跟國民黨第二十軍郭汝棟的部隊交手。那時他的武器是一根梭標。他多麽渴望有槍啊!看到別的老戰士趴在土堆上用槍射擊,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沒槍,沒槍我不會搶嗎?他一挺梭標,大吼一聲就沖向敵陣,完全不理會飛來的彈雨,一個敵兵看見秦基偉不要命地沖來,嚇得扔了槍就跑。哈哈,得來全不費功夫!秦基偉揀槍如獲至寶,嘿,漢陽造!他扔了那土裏土氣的梭標就用槍打了起來。這次戰鬥,他嶄露頭角,被提拔為副班代。沒幾個月,他又升為班代、排長。

1931年,蘇區大肅反。秦基偉算幸運的,沒有被抓,但被‘降職’了。秦基偉想不通。我沒犯錯誤呀!為什麽降我的職?後來聽人傳說,是被人‘張冠李戴’了。因為他年少時出過天花,臉上有幾顆麻子,被大家喊作‘麻子排長’。紅軍時代職務稱呼比較隨便,由於戰鬥中變化大,有的幹部互相之間甚至隻知綽號不知姓名。恰巧,本連三排長也是個‘麻子排長’,曾經對肅反說了幾句風涼話,可能是被連長和指導員(已先被抓走了)供了出去,於是保衛局就來找‘麻子排長’的事。又因為三排長是僱農出身,比他的中農成份好,所以沒懷疑三排長,稀裏糊塗地把他給收拾了。好在秦基偉才是個排長,又沾了工農幹部的光,腦袋才沒有搬家。

晉中抗日

1937年11月,根據八路軍一二九師的命令,太行山區成立了第一支由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擊隊———一二九師抗日獨立支隊。因該支隊司令員是秦基偉,政委是賴際發,所以又稱‘秦賴支隊’。這期間,日軍佔領了太原,對附近地區不斷進行掃蕩,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秦基偉秦基偉

1938年1月4日,日軍掃蕩祁縣閻漫村,殺害村民23名,奸污婦女40多人;2月13日,日軍佔領平遙縣城,屠殺城內居民1000多人;3月30日,日軍在太谷製造了慘絕人寰的‘二·一八慘案’(農歷二月十八日),殺害民眾290多人,3名婦女被輪奸致死,燒毀房屋1300多間……噩耗一個接一個傳來,在秦賴支隊引起了極大的震動。受害者的血?控訴,讓秦基偉怒火中燒筋骨欲裂。他是個血性漢子,向來勇武剛烈,在太行山下,八路軍的秦賴支隊已是家喻戶曉,豈容侵略者如此猖狂?然而又不能輕易出戰。國民黨精兵利炮,整師整軍,尚擋不住日本人的進攻,他秦賴支隊僅數千人,武器低劣,彈葯奇缺,倘主動出擊,會暴露實力,吸引敵人註意力,招致瘋狂報復。不能強攻,那就智取。於是,一場全方位的摸敵情、查動向、跟蹤敵偽零星分隊的活動展開了。秦基偉嚴令參謀處、敵工站和各縣區遊擊隊負責人,務必於近期內掌握為日本人帶路、幫凶的罪大惡極的漢奸及日軍零散分隊的行蹤。

一切備妥,秦基偉終於大開殺戒了。4月2日晚上,太原東南半壁河山度過了驚心動魄的一夜。十個縣的軍民一起行動,協助秦賴支隊派出的捕俘隊,一夜之間殺了100多個罪大惡極的漢奸,所有被殺的漢奸屍體上都有一張標語:凡給日軍通風報信帶路者均同此下場。落款是八路軍秦賴支隊。接著,在秦賴支隊的轄區內,70餘個日偽據點又同時遭到襲擊,260多名漢奸被殺,日軍官兵也死傷慘重。此一招,震驚了日本人的魂,嚇破了漢奸的膽,敵佔區內一片恐慌,日軍不敢出門了。

血戰上甘嶺

歷史永遠記住了這個非同尋常的日子———1952年10月14日3時,範佛裏特的‘金化攻勢’開始了。美七師與韓二師集中了40架飛機,320多門大口徑重炮,127輛坦克、戰車,以罕見的火力密度,炮彈傾瀉志願軍陣地,平均每秒落彈6發。在長達一個多小時高密度高強度的火力準備之後,晨4時30分,美七師第三十一團、韓二師三十二團及第十七團一個營,共七個營的兵力,分六路向五聖山前沿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發起猛烈進攻。與此同時,美韓軍隊又以四個營的兵力向西方山和芝村方向實施進攻,牽製十五軍的四十四師部隊,分散秦基偉的視線。在十五軍約30公裏寬的正面上,戰鬥全線打響。道德洞裏,秦基偉的軍指揮部像一鍋燒沸了的開水,熱得冒氣。十幾部電台同時開機,嗚哩哇啦地叫個不停。電話鈴聲也此起彼伏。終於打起來了,而此刻政委谷景生回國參加國慶觀禮去了。秦基偉一人扛著軍政兩副擔子,在黑暗中捕捉著來自前方的每一絲信息。很少有主動發出去的信號,多數是被動的接受詢問,有志願軍司令部的、有兵團的、有友鄰的、也有來自下面的……秦基偉終於在電話裏把四十五師師長崔建功抓住了,劈頭一句吼得震耳:‘是不是上甘嶺?敵人有多大兵力,陣地情況怎麽樣?’然而,崔建功沒能明確回答。前線電話線炸斷了,電台被炸毀了,話務員被震死了或震聾了。全時收聽的電台裏偶爾冒出一句:‘敵人的坦克上來了!’‘黃河呼叫長江!’……

鏖戰了數小時的前沿終於有了訊息:當面之敵是美韓軍隊的七個營,在飛機、坦克、重炮的掩護下,一舉猛攻上甘嶺左右的597.9和537.7.兩個高地,搶佔意圖比較明顯。這一天,是秦基偉最為揪心的一天,也是讓他平生最難決斷的一天。敵人突然攻擊,規模之大,火力之猛,手法之狠,都是空前的。尤其是避虛就實,多少有點出乎秦基偉意外。

秦基偉秦基偉

在秦基偉的視野裏,五聖山是險峻的,是美韓軍隊很難逾越的屏障。他一直認為,西方山是個脆弱地帶,盡管他把用兵重心放在那裏,但他依然敏感於西方山的每一聲響動。五聖山前沿打起來了。西方山前沿也打起來了。敵在五聖山方向的兵力重於西方山方向,這是否就能說明敵人以五聖山為主而以西方山為次?或許判定敵人雖然重兵攻擊五聖山仍意在重兵直取西方山?也沒那麽簡單。戰場情勢一時撲朔迷離,變幻莫測,捉摸不定。驟然臨敵鬥痘驚。秦基偉決定再等等看,隻要沒有確鑿事實證明敵人不再攻打西方山,他就痙痘會輕舉妄動那裏的一兵一卒。他需要時間。

可以想象,四十五師一三五團前沿部隊的戰鬥之殘酷,曠世罕見。在承受了數萬發炮彈的轟炸之後,別說人,連蒼鷹和兔子也跑不掉,幾百門大炮急射的炮彈像瓢潑大雨般澆過來,僥幸飛出一兩隻蚊蟲,那實在要算是命大的。坑道裏的戰士耳鳴未絕,又迎來了十幾倍於己的敵人。從戰鬥打響到日暮黃昏,四十五師一三五團前沿部隊雖遭重創,但除597.9高地2、7、8號表面陣地及537.7高地北山9號表面陣地被敵軍佔領外,主峰陣地和其它陣地仍在十五軍手中。美韓軍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拋下千名屍體和傷殘之軀,最後隻奪去半個上甘嶺。

戰鬥異常慘烈。七天七夜,坐鎮道德洞指揮的秦基偉沒睡過一秒鍾。四十五師師長崔建功也在前沿指揮所裏七天七夜沒離開,出了坑道,就差點暈厥過去,上洗手間都要人攙扶。從血光之災突然降臨到數次反復爭奪,七天七夜中,上甘嶺左右這兩個並不高的高地承受了人類作戰史上空前絕後的的撼擊。拼到最後,隻剩下意志了。

美韓軍隊先後共投入十七個營的兵力,傷亡已逾七千之眾。據美國一位隨軍記者報道,一個連長點名,下面答到的隻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秦基偉也十厘清楚,他投入的兵力比美韓軍隊的少,因此傷亡的比例更大。

10月30日22時,十五軍集中重炮進行直接火力準備。5分鍾後,火力延伸,第一線步兵佯動誘敵。敵人果然上當,紛紛涌出工事。待時機成熟,秦基偉指揮已經延伸的炮火突然減下尺規,殺了個回馬槍。已經展開戰鬥隊形的‘聯合國軍’?沒有接觸到志願軍的步兵,倒被突然收縮的炮火大量殺傷。22時25分,四十五師以10個連的兵力(含坑道內臨時的兩個連)對佔領597.9高地表面陣地之敵內外夾擊,經過一小時激戰,全殲守敵4個連。31日凌晨,597.9高地全部收復。從10月31日開始,美韓軍隊投入大量的兵力,在空軍和炮兵的支援下,連續對597.9高地進行反撲。黃昏時分,在粉碎敵人最後一次集團沖擊時,主峰陣地上空出現了一幕驚人的奇觀———昏黃的天空倏然一亮,隨著奇特的爆炸聲,天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火團,嘩啦啦降下一陣帶著汽油味的燃燒著的金屬碎片。原來是美軍一架低空支援步兵沖擊的F—51強擊機,與志願軍一顆彈道很低的炮彈相撞,頓時粉身碎骨。那帶著火星、發出嘯聲的金屬雨,正好落在美軍人群中,嚇得美軍士兵抱頭鼠竄。志願軍指戰員跳出工事和坑道,進行陣前反沖擊,大獲全勝。對這次奇觀,秦基偉有個說法,叫做:‘人倒酶了喝口涼水也塞牙,仗打順了地炮也能打飛機。

十年動亂將軍下田種地

1968年10月上旬,秦基偉帶著女兒畹江,被‘護送’到了湖南省漢壽縣的一個軍墾農場裏參加勞動。苦難的生活從此開始了。秦基偉所在班共有八個人,住在營區外面的菜地裏,種菜供應全連。

多年以後,秦基偉回憶那段生活時說:‘西湖農場的勞動量是很大的,有一天我挑了三十二擔大糞。農忙搞雙搶,割了稻子又插秧,早晨打著電筒上工,夜晚打著電筒收工。再累再苦,我也堅持下來了。戰士們都是年輕娃,能吃苦,但不會照顧自己。一天活下來,渾身又是泥又是汗,回來後脫下衣服往地上一扔,倒頭便睡,那樣子,很讓人心疼。我的瞌睡少,就給他們洗衣服,洗好了又補,常常是在燈下,戴著老花眼鏡,一針一針地縫。戰士們的絨衣長,自己又不會收拾,穿在身上拖拖沓沓,我就幫他們剪,再用布頭把剪口包好,防止脫線。團裏的部都覺得老秦有點特別,他們也聽到風聲我是個高級幹部,從領導崗位下到農場來挑大糞,在世俗眼裏,屬於忠臣落難。有的戰士偷偷地問我,老秦,你那麽大的官不當了,心裏不難受?我說那有什麽難受的?我當初參加革命,隻想著窮人翻身解放,並沒有想到要當官。我本來就出身於勞動人民家庭。參加勞動,可以說如魚得水。靠自己的汗珠子養活自己,飯香菜美。有什麽值得難過的?

秦基偉秦基偉

1972年3月,秦基偉終於被批準去長沙看病,之後又被送到寧鄉縣的一家療養院療養。他的夫人唐賢美也被批準帶著三個兒女從雲南趕來探視。一別多年,一家人終於團聚了,真是不勝唏噓。這些年,她們在雲南飽受沖擊,被抄家、被攆出原住的房子,蝸居於西站一座簡陋的招待所……1973年4月,苦盡甘來,中央軍委派人把秦基偉等幾位將軍接回北京,7月,秦基偉出任成都軍區司令員。1975年10月,他又調往北京軍區任第二政委、黨委書記。一年後,‘四人幫’覆滅,他被任命為北京軍區司令員、黨委第一書記。這以後長達8年的時間,他在北京軍區司令員的崗位上,深得鄧小平、胡耀邦等中央領導的信任和倚重,在中國共產黨的第十屆、十一屆代表大會上連續當選為中央委員,在黨的第十二屆代表大會上被選為政治局候補委員。

1988年4月,秦基偉將軍晉升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部長,在中國共產黨的第十三屆中央委員會上被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1988年9月人民解放軍恢復軍銜製,他被授予上將軍銜。職務高了,將軍仍然樸實如故,早上一杯牛奶、一碟鹹菜、一塊湖北口味的炸糯米粑粑或者一根油條,就能吃得津津有味;夫人、女兒、孫兒,飯後都自己動手洗刷碗筷。‘文革’中遭受的苦難,他盡量淡化,除了‘四人幫’這些元凶外,那些整過他鬥過他的人,他不計較更不報復,隻是惋惜這些人對革命了解不深。1997年2月,秦基偉因癌症在北京去世,終年83歲。

解放戰爭時期

秦基偉抗日戰爭勝利後,秦基偉被任命為太行軍區司令員。接著,解放戰爭開始,1947年8月,晉冀魯豫野戰軍第九縱隊在河南省博愛縣正式組 建。縱隊司令員由秦基偉擔任。1948年9月25日,中央軍委批準

華東野戰軍舉行淮海戰役的建議。劉伯承、鄧小平指揮部隊加強西線行動,配合華東野戰軍作戰。1948年10月9日,劉鄧決心集中第一、第三、第四、第九縱隊相聚攻取南陽、鄭州,策應華野在徐州戰場上即將展開的淮海戰役。鄭州戰役不是孤立的,可以說是淮海戰役的序幕。當時,劉鄧發給中央軍委的電報中,就明確了攻打鄭州的企圖:“吸引孫元良全部回 援甚至可能更吸住邱清泉兵團一 部向西,以達到協助華野作戰的主要目的。”九縱在最初的部署中不是重要角色。秦基偉想攻堅也好,配合也罷,主要目的就是消滅敵人。但秦基偉判斷,鄭州守軍 有可能會逃跑。于是,他命令九縱做好阻逃打援的一切準備工作。

秦基偉指揮作戰秦基偉指揮作戰

果真不出所料,“老大哥”部隊一縱、三縱、四縱逼近鄭州時,守在鄭州的國民黨軍第十二綏靖區第四十四軍一○六師、第九十九軍二六八師,見勢不妙,棄 城北逃。鄭州守軍的行動突變,打亂了作戰部署。鄧小平和陳毅都在四縱指揮所裏。鄧小平隻 好打電話給北面的秦基偉:“不能讓它跑掉。” 秦基偉回答:“政委放心,我的網已經形成,它跑不掉。”陳毅接過話筒:“秦基偉,這一回就看你的了。打得 好,我到你那裏給你唱《借東風》,打不好,是要打屁股的。”

秦基偉指揮作戰秦基偉謀事在先,率九縱在鄭州以北的老鴉地區,殲滅逃跑的國民黨軍1.1萬餘人。1948年10月22日,鄭州宣告解放。10月25日晚,陳毅到達 鄭州,說了一句“九縱成熟了,可以打大仗了”的話,讓秦基偉高興得當場表態要請客。陳毅說:“我們倆說話都是算話的嘛!”秦基偉說:“去看戲,《借東風》。”陳毅擺了擺手:“此一時彼一時,現在進城了,闊了,你給我找個大飯店。總不能讓肚子餓了嘛!”就這樣,秦基偉親自開著吉普車--可 見秦基偉的玩車水準--帶著陳毅上街請客,滿大街轉悠,卻找不到一家開業的大飯店。最後,他倆降低標準,在一家小飯店切了半斤牛肉,打了三兩老白幹。正當 秦基偉和陳毅喝酒吃肉時,鄭州警備司令部值班室電話鈴驟響。值班參謀桑臨春一聽,電 話那頭是鄧小平:“找你們秦司 令員!”這邊是鄧小平找秦基偉,那邊是秦基偉酒足飯飽,送走了陳毅,獨自一人到中原大戲院看戲去了。這還了得,鄭州剛剛解放,一個警備司令不在位。鄧小平坐到了警備司令部的值班室,一直等到秦基偉回來:“今天晚上,我們兩個都有事了。你給我一份檢查,我給你一個處分。”

跟主席“撒謊”

1950年10月29日,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決定組建志願軍第三兵團和第九兵團入朝參戰。秦基偉指揮的十五軍改稱志願軍第十五軍,調歸志願軍第三兵團建製。1951年3月,十五軍進入朝鮮戰場。眾所周知的是,第十五軍和第十二軍在朝鮮一個叫上甘嶺的地方,打了一場令美軍膽破心寒、讓世界刮目相看的戰役。戰役中,秦基偉嫻熟地使用蘇聯支援的“喀秋莎”火箭炮,打得美軍招架不住。

秦基偉擔任國防部部長秦基偉擔任國防部部長

1953年上半年,秦基偉回國後,到各地作報告,《人民日報》連續報道,還配社論《慶祝上甘嶺前線我軍的偉大勝利》。1953年6月16日10點左右,秦基偉來到中南海豐澤園菊香書屋。落座不久,毛澤東從內房走出來。秦基偉立即起立,敬禮。毛澤東微笑著握著秦基偉的手,說:“啊,秦基偉同志,歡迎你啊!”秦基偉說:“主席,我代表十五軍的指戰員,向主席匯報來了。”毛澤東說:“上甘嶺打得很好。上甘嶺戰役是個奇跡,它證明中國人民志願軍的骨頭比美利堅合眾國的鋼鐵還要硬。這個奇跡是你們創造的。”秦基偉說: “是主席和軍委指揮得好,戰士們打得頑強。”毛澤東點點頭,笑了笑,說:“你們打得好,我要有表示。我這裏沒什麽好東西,那就請你吸煙吧!”

秦基偉的手下意識地伸向煙盒。但秦基偉沒有拿煙,而是將煙盒順勢向毛澤東那邊稍稍推了推:“主席,我不會吸煙。”秦基偉破天荒說了一句謊言,而且是 在毛澤東面前說了謊言。事後,秦基偉說:“我覺得在毛主席面前吞雲吐霧不大合適。但是,說假話是要嘗苦頭的。當時,我一天沒有兩包煙解決不了問題,可是已經說過不抽了,再不敢翻案了。心裏暗暗叫苦啊!”“哎呀呀,你這個當軍長的還不吸煙。不吸煙怎能坐指揮部啊,要是我,那可就是沒辦法啰。”毛澤東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11點左右,秦基偉起身告辭。毛澤東將秦基偉送到門口,又說:“朝鮮戰爭是要停下來的,所以調你到雲南工作。雲南是中國西南大門,處于重要的戰略位置,邊防線長,還有殘匪在境外活動,鬥爭情況復雜。你年輕力壯,到任後要多下去,熟悉地形,了解部屬,把邊防建設好,把大門守好。”1953年7月,秦基偉到雲南軍區任副司令員。1955年4月,雲南軍區改稱昆明軍區,秦基偉改任昆明軍區副司令員。

人物性格

秦基偉將軍作戰動員曰:“我秦某人打仗有兩條槍,一挺機槍一把手槍,機槍是打敵人的,手槍是打逃兵的!”眾官兵聞之悚然。

秦基偉秦基偉

崔建功將軍言,秦基偉將軍能打、善學、會玩。上山打獵,開車兜風,打撲克,下象棋,樣樣都會。當支隊長玩迫擊炮,當分區司令玩照相機,當縱隊司令玩汽車,當軍長玩無線電,在上甘嶺戰鬥中玩“喀秋莎”。言此將軍補充曰:“好玩也就是好學,學習新鮮的東西。”

人物評價

周恩來言秦基偉將軍:“是文化人中的沒文化人,沒文化人中的文化人。”秦基偉秦基偉將軍軀幹偉岸,濃眉赭面。1984年10月1日,鄧小平國慶閱兵,將軍時任北京軍區司令員,作為閱兵總指揮隨行,側立閱兵指揮車上,威風凜 凜,目光奪人,被譽為“神將”。

1953年6月16日上午,毛澤東主席在中南海菊香書屋,接見了秦基偉。毛澤東指著秦基偉對劉少奇、周恩來介紹 說:“15軍軍長秦基偉,在太行山當過司令。現在又是上甘嶺的英雄。”劉少奇握住秦基偉的手說:“上甘嶺開創了一個世界紀錄!”周恩來也握住秦基偉的手 說:“你們打得很苦,很頑強,打得很出色。上甘嶺戰役,是我國戰爭中又一次重要戰役,是軍事史上的奇觀。”

官方評價

秦基偉同志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久經考驗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

中國共產黨的十三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原中央軍委常委,原國務委員,原國防部部長。

勛章列表

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級八一勛章

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級獨立自由勛章

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級解放勛章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一級國旗勛章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二級國旗勛章(兩枚)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