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爾 -德國前總理

科爾

赫爾穆特·科爾(Helmut Kohl,1930年4月3日-),德國政治家。曾任萊茵蘭-普法爾茨州州長(1969年-1976年),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主席(1973年-1998年),德國總理(1982年10月1日-1998年)。1998年9月27日,德國戰後執政時間最長的總理科爾下台。科爾在德國統一問題上一貫堅持東西德是“一個民族”,“互不為外國”,主張在歐洲統一的前提下通過自決的方式實現德國統一。科爾在兩德統一的進程起到關鍵作用,同時也對歐盟一體化進程作出了很多貢獻。但由于晚年卷入非法政治獻金醜聞,使其歷史評價尚有爭議。

  • 中文名
    赫爾穆特·科爾
  • 外文名
    Helmut Kohl
  • 國籍
    德國
  • 出生地
    德國萊茵河畔路德維希港
  • 出生日期
    1930年4月3日
  • 職位
    政治總理
  • 其他成就
    兩德統一

人物簡介

赫爾穆特·科爾(Helmut Kohl,1930-),1930年4月3日生于路維希港一個軍官家庭。1982年10月1日至1998年10月27日任德國總理。1973年至1998年任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CDU)主席。科爾早在青年時代就投身于政治生涯。1947年科爾上中學時加入基民盟,曾任弗裏森海姆青年聯盟主席。1950年起先後在法蘭克福和海德堡大學學習歷史、法律和政治學,1958年獲哲學博士學位。1959年當選為萊法州議員,1964年當選為基民盟聯邦執委會委員,1965年任萊法州基民盟主席,1969年出任萊法州州長並當選為聯邦基民盟副主席,1973年當選為基民盟主席。1982年10月11日,科爾通過不信任投票的手段戰勝對手赫爾穆特·施密特出任聯邦總理,這是戰後唯一的一個通過這種方式上台的德國總理。翌年3月以及1987年1月和1990年2月的大選中獲勝連任。

科爾

科爾在德國統一問題上一貫堅持東西德是“一個民族”,“互不為外國”,主張在歐洲統一的前提下通過自決的方式實現德國統一。1989年末,東歐情勢劇變,尤其是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開放以後,每天數十萬東德人涌向西德和西柏林,這一新的局勢首先把西德國內關于統一問題的談論推向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熱潮。在解決德國統一的外部環境問題上,科爾于1990年2月9日訪問蘇聯,勸說蘇聯改變對德國統一問題上的“頑固立場”,取得蘇聯在德國統一的方式、時間、速度和條件等問題應由德國人自己決定的承諾,最終說服戈爾巴喬夫“最終開啟了通向德國統一的道路”。

在1990年3月18日民德大選的過程中,科爾首先于3月1日宣布成立由其擔任主席的“德國統一內閣委員會”,隨後又成立了由各黨議會黨團領袖組成的“議會統一委員會”,以利聽取各方意見,實際是要對民德全面開展統一攻勢。更為突出的是,從1990年2月初到3月中旬民德大選,科爾曾六次進入民德發表講話,支持民德的“德國聯盟”在大選中獲勝,最終科爾如願以償。從此,民德新政府按照科爾政府的意圖把統一作為它存在的唯一目標,從它誕生之日起,就朝著統一的方向前進。

科爾

1990年7月15日至16日,科爾訪問蘇聯,雙方就德國統一後的軍事、政治地位、德國武裝力量的最高限額以及不把北約的軍事結構擴展到民德等一系列問題,達成了很大程度的相互諒解等八點協定。至此實現德國統中的最大外部障礙—統一後的德國的聯盟歸屬問題已基本消除。

這樣經過第一個國家條約和第二個國家條約,以及最後解決德國問題的統一條約,德國于1990年10月3日實現了統一。在1990年12月2日,德國舉行10月3日完成統一後的首次全德大選。科爾所屬的基民盟大獲全勝,並于1991年1月17日組成全德大選後的第一屆內閣,科爾出任總理,成為統一的德國的第一任總理,並獲得“統一總理”的美名。

1992年9月30日,科爾在其1982年10月1日擔任總理職務10周年發表的聲明中表示,這一期間的艱巨任務是統一。他說道:“我堅持為德國統一作出貢獻的義務,即我們將在德國和歐洲問題上取得進展。完成德國內部統一是我在任時期的一項艱巨任務。我覺得能夠為這個目標努力是一種幸福。”1998年,德國社民黨在大選中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10月27日,科爾在選舉中敗北,總理職位由德國社會民主黨(SPD)黨魁格哈德·施羅德接任。科爾是俾斯麥之後任職時間最長的德國總理。

家庭背景

施密特的父親是一名信仰猶太教的德國商人之私生子。據說施密特和他父親曾經隱瞞真相,偽造了出生證明,以使他得到了雅利安血統證明。1935年的法律規定,不允許有任何猶太血統的士兵晉升軍官。而施密特當時是中尉軍銜。

科爾

後來有記者由施密特的朋友瓦勒裏·季斯卡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 Estaing)口中得知此事,施密特迫于壓力于1984年將事實公開。在他的童年回憶錄中,此事對他後來對納粹的厭惡有一定的影響。施密特于1942年6月27日與Hannelore Glaser( Loki )結婚。他們育有兩個孩子,兒子Helmut Walter (* 26. Juni 1944) 不到一歲患腦膜炎去世。女兒Susanne生于1947年,現供職于倫敦的Bloomberg TV 經濟台。

施密特很長時間一直住在漢堡Langenhorn。他和妻子在Brahmsee湖還有一處房子。他信仰基督教路德教派。

早年經歷

赫爾穆特·科爾生于漢堡 ,父母親是一對教師。1937年畢業于漢堡Lichtwark中學。中學畢業後拒絕參軍,但與1939年被迫入伍,在布萊梅空軍基地駐扎。從1941年到1942年上東線前線。後來直到1944年供職于帝國航天部輕高射炮培訓部。作為帝國航天部的職員(中尉軍銜 ),施密特須記錄在人民法庭審判7月20日密謀案成員的公審。施密特因對審判深惡痛絕,他向將軍請辭記錄任務,被批準。

從1944年十二月到1945年二戰結束,施密特上尉在西線作戰。1945年四月在Lüneburger Heide被俘,于1945年八月31日從戰俘營被釋放。

大學教育與工作

戰俘營出來後,施密特入漢堡大學學習國民經濟學,並于1949年獲得碩士學位(Diplom-Volkswirt)。到1953年供職于卡爾·席勒(Karl Schiller)領導的漢堡經濟交通局,並于1952年到1953年任交通局長。1958年獲得新成立的聯邦軍(Bundeswehr)上尉預備役軍銜。

科爾

自1983年作為周報Die Zeit的聯合發行人。大西洋橋梁聯合會(Atlantik-Brücke e.V.成員,德英聯合會( Deutsch-Britischen Gesellschaft)名譽主席。由他本人參與發起的德國國家基金會(Deutschen Nationalstiftung)名譽主席。前國家領導人俱樂部(InterAction Council)名譽主席。他的私人檔案被儲存在社會民主檔案館中。他是Allgemeinen Erklärung der Menschenpflichten的第一簽名人。

政治黨派

科爾

施密特于1946年三月加入德國社會民主黨。據他自己在德國電視一台的訪談節目Beckmann(2006年9月25日)講述,他在1949年從戰俘營出來後就已經加入。但檔案記載他是1946年入黨。當時他在德國社會青年聯合會做事,並于1947-48年間出任西區主席。

從1968到1984年,施密特擔任德國社會民主黨副主席。在黨內他是多數製的倡導者。與另外兩個社民黨總理維利·勃蘭特和格哈特·施羅德不同,施密特從來不曾擔任黨的正主席。與現政府的理念相左,施密特是土耳其加入歐盟的重要反對者,並經常在時代周報上撰文為這一主張辯護。對于德國拆除所有核電站的主張,施密特持反對態度。盡管這一決議已經在上一屆紅綠政府得到通過。

擔任職位

從1953到1962,1965到1987年,施密特任聯邦議會議員,代表Hamburg-Bergedorf選區。在他1965年再次擔任議員後,他被選為議會社民黨代表副主席。

從1966到1969,在聯邦德國第一次聯合組閣政府期間,施密特 擔任議會社民黨代表正主席。他在任的這幾年,據他自己講,施密特度過了他政治生涯最愉快的時光。1967年到1969年,他同時領導社民黨代表外交工作組。

1958年到1961年他同時還是歐洲議會的成員。

政治生涯

漢堡市內政參議員

自1961年到1965年施密特任于漢堡市內政參議員。在這期間,因在1962年二月北海爆發洪水,施密特果斷而務實地派遣軍隊進行搶險救災(在當時,軍隊幹預內政是違反憲法的),從而贏得了很高的口碑和聲譽。1969年10月出任維利·勃蘭特政府國防部長。在他在任期間,服兵役時間從18個月縮短到15個月,並在漢堡和慕尼黑建立國防大學。

科爾

部長

1972年7月7日,他接任由卡爾·席勒辭去的財政經濟部長。1972年議會選舉後領導財政部。

總理

柏林市長Richard von Weizsäcker, 美國 總統 裏根 和 德國 總理施密特在1982年6月11日,Checkpoint Charlie在 維利·勃蘭特 辭去總理職務後,施密特于1974年5月6日以議會267票當選政府總理。他當政期間最大的挑戰有:70年代的原油危機。德國在他的領導下,比其他多數工業國家更平穩地度過了這一危機。另外對于當時德國之秋的紅軍恐怖浪潮,他給以十分嚴厲的打擊。

1977年他首先指出 蘇聯 SS-20中程飛彈而導致相互保證毀滅的危險性,他的立場也成為促成北約Doppelbeschluss決議的導火索。這個決定在民間和黨內引起很大爭議。1982年晚夏,由于經濟和社會政治觀點的分歧,他領導的sozialliberale聯合執政計畫流產。1982年9月17日所有的FDP部長集體辭職。 施密特因此臨時擔任外交部長一職。 1982年10月1日,由CDU,CSU及FDP大多數代表發起建設性 不信任動議罷免施密特,並選舉科爾接替總理一職。

政治生涯亮點

施密特在當政期間因其出色的口才被政敵稱為“大嘴施密特”。他的經濟學才華也得到廣泛的認可。 他和法國前總統瓦勒裏·季斯卡德斯坦,美國前外長亨利·基辛格是好友。他與瓦勒裏·季斯卡德斯坦于1975年共同發起經濟峰會(即八國集團首腦會議前身)。第一屆峰會在Ramboillet城堡舉行,聚集了義大利,日本,英國和美國的政府首腦。 施密特支持核能建設,並直到現在始終堅持這一觀點。

藝術愛好

Moores 雕像„Large Two Forms“ 當時波恩的總理辦公大樓前作為政府總理,在施密特的努力下,人們在當時波恩的總理辦公大樓前立起Henry Moore創作的名為„Large Two Forms“的雕像,這座雕像在當時被看作東德和西德骨肉相連的象征。

科爾

施密特對藝術的愛好還表現在總理辦公樓裏面到處可見裝點的藝術品。更有甚者他讓人把他辦公室門上“總理”的牌子換成“Nolde的房間”。

在1986年他曾經指定萊比西畫家Bernhard Heisig作為御用攝影師。這個大膽的決定在當時曾引起轟動。但這更顯示出施密特獨樹一幟的藝術品位。 施密特至今還作畫。他在漢堡的兩處房子裏擺滿了各種畫家的作品。

另外施密特同音樂也有很深的淵源:在他擔任國防部長期間,組建了Big Band。他自己會彈管風琴和鋼琴,是巴赫的忠實擁躉。現在隨著聽力的下降,他已經不能象以前那樣享受音樂。施密特自己灌製過多張唱片,從中人們可以聽到他對 古典音樂 的詮釋。比如莫扎特的鋼琴協奏曲(Konzert für drei Klaviere)和Orchester KV 242,以及巴赫的 鋼琴 協奏曲和Streicher A-Moll BWV 1065。由施密特和鋼琴家Christoph Eschenbach, Justus Frantz以及( 巴赫 ) Gerhard Oppitz。

個人榮譽

從1983年起是家鄉漢堡市的榮譽市民,1989柏林榮譽市民,1995不來梅哈分榮譽市民,1998Schleswig-Holstein州的榮譽市民。1978年因有效應對前西德紅軍恐怖組織RAF的恐怖事件,被授予Theodor-Heuss獎。在擔任總理期間及卸任後,先後被授予23個榮譽博士。1980年因其在和平與人權方面的傑出貢獻被授予Goldman獎章。由于他的家鄉漢堡的歷史背景,施密特多次拒領聯邦十字勛章。

1983年在魯汶被授予天主教魯汶大學榮譽博士。同時施密特又成為Katholiek Vlaams Hoogstudenten Verbond 的榮譽成員。他的著作Menschen und Mächte于1990年被授予Friedrich-Schiedel-Literaturpreis獎。

“施密特新聞獎”是ING-DiBa銀行自1996年設立的旨在獎勵維護消費者利益的工作方面有突出表現的個人。施密特是此獎的贊助人。

2003年12月漢堡國防大學被重新命名施密特大學,施密特同時被授予榮譽博士,以此表彰他在70年代初對軍官的科學再教育方面做出的貢獻。

2005年10月1日施密特榮獲Initiative VIVA 50plus的Prix des Générations“ 獎。作為一名傑出的政治家,他在努力促進不同年齡段的人們和平共處,以及相互理解作出了傑出貢獻。

2006年1月24日由于對德法關系的傑出貢獻與法國前總統瓦勒裏·季斯卡德斯坦被共同授予阿登那。戴高樂獎(Adenauer-de Gaulle-Preis)

2006年7月19日馬堡大學社會科學和哲學系決定授予施密特榮譽博士頭銜。“哲學學科的責任為啓示人類,而施密特就是政治家裏的哲學家”。這個決定在學校內引起很大爭議。Frank Deppe擔心這個決定會“明顯地把哲學系同它的歷史拉開距離”, “他們想向外界顯示,馬堡沒有馬克思主義”。

個人作品

Verteidigung oder Vergeltung, Stuttgart 1961

Militärische Befehlsgewalt und parlamentarische Kontrolle, in: Horst Ehmke, Carlo Schmid, Hans Scharoun, Festschrift für Adolf Arndt zum 65. Geburtstag, Frankfurt am Main 1969, Seiten 437–449.

Reform des Parlaments, in: Claus Grossner, Das 198. Jahrzehnt. Marion Gräfin Dönhoff zu Ehren, Hamburg 1969, Seiten 323–336.

Die Opposition in der modernen Demokratie, in Rudolf Schnabel, Die Opposition in der modernen Demokratie, Stuttgart, 1972, Seiten 51–60

Menschen und Mächte, Berlin 1987.

Politik als Beruf heute, in: Hildegard Hamm-Brücher, Norbert Schreiber, Die aufgeklärte Republik. eine kritische Bilanz, München 1989, Seiten 77–84.

Die Deutschen und ihre Nachbarn. Menschen und Mächte, Teil 2, Berlin 1990.

Politischer Rückblick auf eine unpolitische Jugend, 1991.

Handeln für Deutschland, Berlin 1993.

Zur Lage der Nation, 1994.

Weggefährten – Erinnerungen und Reflexionen, Berlin 1996.

Die Allgemeine Erklärung der Menschenpflichten, 1997 (Mitarbeit).

Auf der Suche nach einer öffentlichen Moral, 1998.

Globalisierung. Politische, ökonomische und kulturelle Herausforderungen, 1998.

Kindheit und Jugend unter Hitler, Sammelband, Berlin 1998.

Die Selbstbehauptung Europas, Perspektiven für das 21. Jahrhundert, Deutsche Verlags-Anstalt, Stuttgart München 2000.

Hand aufs Herz. Helmut Schmidt im Gespräch mit Sandra Maischberger. (Broschiert), Ullstein, Oktober 2003, ISBN 3548364608

Die Mächte der Zukunft: Gewinner und Verlierer in der Welt von morgen, Siedler Verlag, München 2004, ISBN 3442153786

Auf dem Weg zur deutschen Einheit, Rowohlt Verlag, Reinbek 2005

Nachbar China. Helmut Schmidt im Gespräch mit Frank Sieren. Econ, September 2006, ISBN 3430300045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