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潘

科潘

科潘瑪雅遺址位于宏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爾巴西北部科藩省,距特古西加爾巴西北約225千米處。靠近瓜地馬拉邊境。科潘瑪雅遺址坐落在13公裏長、2.5公裏寬的峽谷地帶,面積0.15平方千米,海拔600米。科潘瑪雅遺址是公元前7—前1世紀宏都拉斯瑪雅古城的遺址。

  • 中文名稱
    科潘
  • 外文名稱
    Maya Site of Copan
  • 景    色
    依山傍水,土地肥沃,森林密布
  • 位    置
    特古西加爾巴西北部科藩省

地理位置

遺址

科藩瑪 雅遺址位于宏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爾巴西北部科藩省,距特古西加爾巴西北約225千米處。靠近瓜地馬拉邊境。科潘瑪雅遺址坐落在13公裏長、2.5公裏寬的峽谷地帶,面積0.15平方千米,海拔600米。科潘瑪雅遺址是公元前7-前1世紀宏都拉斯瑪雅古城的遺址。是古代瑪雅人的宗教和政治中心之一,瑪雅文明中最古老且最大的古城遺址。遺址中有金字塔、廣場、廟宇、雕刻、石碑和象形文字石階等建築。是十分重要的考古地區。

科潘遺址科潘遺址

景色

這裏依山傍水,土地肥沃,森林密布。科潘是瑪雅文明中最古老且最大的古城遺址。廣場中有金字塔、廣場、廟宇、雕刻、石碑和象形文字石階等建築,是十分重要的考古地區。它吸引了許多外國學者到此進行考古研究,也是宏都拉斯境內重要的旅遊點之一。

瑪雅世界

被瑪雅人稱為Xukpi的科潘,是瑪雅南部最重要的城市及祭祠中心。雖然,在瑪雅世界中, 科潘不算是一個最大的城邦. 但是,科潘在後人了解整個瑪雅歷史的過程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別是,科潘神廟擁有的三寶: 石碑,球場和文字階,地位十分重要。為科潘贏得了瑪雅的巴黎的稱號。1960年代之後,正是在通過對這些石碑和石階上瑪雅像形文字的解讀,人們才漸漸地搞清了瑪雅的部分歷史,搞清了科潘建城前後的故事。

歷史

科潘王朝

早在公元前1100年,古瑪雅人就來到科潘,在這個富饒的山谷裏安居樂業. 這裏,豐厚的火山灰肥沃了土地,人們無憂無慮地生活了千百年。一直到了公元426年,情況才發生了變化. 這年,一個自稱為藍鳥(Yak K'uk Mo)的王子,從北方的眾神之城特奧提華坎(Teotihuacan)輾轉來到了科潘。他大概看到,高地上的帝國開始逐漸走向末落了,就來到這個盛產玉石的的科潘谷地,尋求發展。藍鳥本人既是一名英勇的武士,又精通祭祠之術,可以幫助當地的人們過上更好的生活. 這樣,藍鳥很快就得到了當地人的擁立,在科潘建立了一個世襲了400年的科潘王朝。

以備隨時出戰

藍鳥王很有可能是商人的後裔,看過科潘石碑上留下的科潘王雕像之後,很多人都感到他們很像山東人.。讓人想到,在當年商人東渡的大軍中,有大量的山東人。科潘王國的社會階層分明,貴族都擔任祭司,史官及商人等要職,掌握著祭祠及書寫等技術。平民則在平日是農民,戰時就成為了戰士。平民對祭祠和書寫一竅不通,貴族也不讓平民識字,以保證其家族的長期統治。瑪雅社會的組織形式也趨于軍事化,也許是由于帝王的祖先曾是商軍將領的原故。瑪雅的未婚男子都集中在一起居住,集中開伙,一塊打飯,以備隨時出戰。

走下坡路

無論如何,藍鳥王及其子孫在後來的400年間,將科潘發展成瑪雅南部最大的城邦。通過不斷地征戰和擴大地盤,控製了整個瑪雅地區的玉石及黑曜石貿易,富甲一方。除了征戰,藍鳥家族也酷愛藝術. 科潘留下的石碑和文字石階,全是瑪雅世界的精品。在628年到738年之間,也就是灰虎(Smoke Imix)和十八兔(Uaxaclajuun Ub'aah K'awiil)在位期間,科潘王朝達到了其鼎盛時期。科潘城的人口已達到了近三萬人. 而我們今日在科潘遺址看到的石碑,球場和神廟,也多是這一時期留下來的. 灰虎王通過征戰,將附近的基裏瓜(Quirigua)城邦並入帝國的版圖。但他沒想到,好景不長。他的兒子,十八兔王卻被自已指派的基裏瓜統治者,用計殺死。雖然,十八兔的兒子繼承了科潘的王位。但在平民心中,國王的至高無上,半人半神的地位卻開始動搖了。從此,帝國也就開始走下坡路了。

消失在一片熱帶雨林之中

終于,到了822年。在科潘的末代王圖克(Ukit Took')登基後不久,科潘就像其它瑪雅大城一樣,遇到了一系列的大災難. 戰爭,疾病,洪水和旱災無情地奪走了大量瑪雅人的性命。農民對統治階層的信仰破滅了,人人紛紛棄城而去. 圖克的登基紀念碑才完成了一半,工匠已是人去樓空. 王室失去了百性的支持,從此也不知所終,貴族的祭祠儀式和像形文字從此失傳。留在科潘地區的少量瑪雅人,雖然仍在山地上種玉米,但卻遺忘了他們的信仰和神廟。公元1200年之後,科潘古城就漸漸地消失在一片熱帶雨林之中了。

瑪雅文字寫下歷史

當美國人史蒂棼(Stephens),在1839年重新發現科潘遺址時,這裏已是一片凄涼的景象。石碑斷裂傾斜,神廟塌陷,建築上長出了參天大樹,石縫裏滿是無花果樹的盤根,古藤也爬滿了殘牆. 就像史蒂棼說的:科潘就像一隻散了架的古船,擱淺在一片茫茫的林海之中。當地的瑪雅人,既對科潘神廟一無所知,也不認識瑪雅文字,讓人十分懷疑他們的祖先曾是遺址的主人。就像吳哥窟被再發現時,當時的高棉人也對神廟漠不關心一樣。好在,到了1960年,俄裔的瑪雅專家普羅斯科拉亞科夫,在哈佛畢博蒂博物館她那間地下室的辦公室裏,利用俄國人羅索夫的方法,終于破解了石碑上的瑪雅文字。從此,人們才了解到,科潘石碑和石階上瑪雅文字,實際上記錄的是科潘王國的歷史. 石碑上的時間,表示的是王子的誕生,繼位,死亡及其發動的戰爭等等,無所不有。

遺址介紹

鮮明等級特征

公元前200多年,科潘是瑪雅王國的首都,也是當時的科學文化和宗教活動的中心,1576年,西班牙迭戈·加西亞在從瓜地馬拉去宏都拉斯的途中,發現了這處淹沒在草莽叢中的古城遺址。遺址的核心部分是宗教建築,主要有金字塔祭壇、廣場、6座廟宇、石階、36塊石碑和雕刻等;外圍是16組居民住房的遺址。最接近宗教建築的是瑪雅祭司的住房,其次是部落首領、貴族及商人的住房,最遠處則是一般平民的住房。這反映了階級社會中等級製度的宗教特點和宗教祭祀的崇高地位,具有鮮明的等級特征。

科潘遺址科潘遺址

祭司

在廣場的山丘上有一座祭壇金字塔,高30米,共有63級台階,它是由2500塊刻著花紋及象形文字的方石塊壘成,由一個寬約10米、長約60米的石梯直通塔頂。石階兩側雕刻著兩條倒懸著的花斑大蟒。每級石階都刻著瑪雅人的象形文字。石碑都是用整塊山岩雕鑿而成,上面刻滿了象形文字。這些圖案和文字記載了瑪雅人的重大事件。所以又名為"象形文字石階"。這個石階是祭司和部族首領在瑪雅人祭祀的活動中登上塔頂進行祭祀的通道。

人頭石像

在廣場附近,一座廟宇的台階上立著一個非常碩大的、代表太陽神的人頭石像,上面雕刻著金星。另一座廟宇的台階上,是兩個獅頭人身像,雕像的一隻手握著一把象征著雨神的火炬,另一隻手攥著幾條蛇,嘴裏還叼著一條蛇。在山坡和廟宇的台階上,聳立著一些巨大的、表情迥異的人頭石像。據說,瑪雅人的第一位祭司、象形文字和日歷的發明者伊特桑納死後,就被雕刻成眾神中的主神供奉于此。另一個長1.22米、高0.68米的祭壇上,刻有4個盤腿對坐的祭司。他們身上刻有象形文字,手中各拿著一本書。在這個祭壇的雕刻群中,還有用黑色岩石碎片鑲嵌成花斑狀的石虎和石龜。

婦女地位低下

在廣場的中央,有兩座有地道相通、分別祭太陽神和月亮神的廟宇,各長30米,寬10米。牆壁和門框中有豐富多彩的人像浮雕。在兩座廟宇之間的空地上,聳立著14塊石碑,這些石碑建于613年至783年之間,所有的石碑均由整塊的石頭雕刻而成,高低不一,上面刻滿了具有象征意義的雕刻和數以千計的象形文字,在眾多的人物雕像中,隻有一個看起來像女性,表明當時婦女地位的低下。

象征意義圖案

高低不一的宗教石碑群是用整塊山岩雕鑿而成的,上面刻滿了各具象征意義的圖案,還刻了數以千計的象形文字,以記載瑪雅人的重大事件,一位名叫伊特桑納的祭司是石碑上眾多人物的雕像中最突出的人物雕像,作為瑪雅人的首任祭司,他發明了瑪雅象形文字和太陽歷。科潘瑪雅遺址中,還發現了一個面積約300平方米的長方形球場,地面鋪著石磚,兩邊各有一個坡度較大的平台。台上有建築物的痕跡。據考證,這裏是科藩的瑪雅人在祭祀儀式中舉行球賽的場地,科潘的瑪雅人在舉行祭祀儀式時,要進行一場奇特的球賽,用宗教活動來選拔部落中的勇士。球賽的失敗者將被砍頭祭神。

分析人口發展

科潘城是古典時期馬雅崩潰的典型例子。這座房屋密集的小城遺址位于宏都拉斯的西部,考古學家大衛·韋伯斯特在最近的兩本書裏曾對它作過描述。科潘地區最肥沃的土地是沿著河谷沖擊而成的五塊平地,總面積不過10平方英裏。其中最大的塊叫科潘地,有5平方英裏。科潘附近皆為陡峭的丘陵,其中將近一半的丘陵地帶的坡度為16%(大約是你遇到過的最陡的美國公路的兩倍)。丘陵土壤要比河谷土壤貧瘠一些,酸性較高,而且所含的磷酸鹽成分也較少。今日,谷底的玉米產量是丘陵地帶的兩至三倍。同時丘陵的土壤正在被迅速侵蝕,十年裏產量就下降四分之三。

按照估計的房屋數來推斷,從5世紀起,科潘的人口開始飛速成長到公元750年至900年達到頂峰,大約有27000人。根據馬雅的歷史記載,科潘大約于公元426年崛起,之後的石碑也追記了一些提卡爾和特奧蒂瓦坎貴族等人的訪問活動。對國王歌功頌德的皇石碑興建于公元650年至750年。從公元700年起,國王以外的貴族們也開始紛紛建造自己的宮殿。到公元800年時大約有20座宮殿,其中一座裏有50棟建築,能容納250人。所有這些揮霍必將加重早已在國王與大臣的壓榨下苟延殘喘的農民們的負擔。科潘的最後一棟大型建築建于公元800年,最後一處刻在祭壇可能國王名字有關的長紀年歷年份為公元822年。

對科潘谷的不同居住環境所做的考古調查發現,它們被持續不斷地侵佔。最早被開墾耕種的土地是河谷中最大的科潘地,接著另外四塊河谷也被佔據。當時人口已開始成長,但丘陵地帶尚無人居住。因此面對不斷成長的人口,他們通過縮短休耕期、二熟製和調節灌溉系統來增加產量。

至公元650年,人們開搬到丘陵居住,然而坡地耕種隻維持了一個世紀左右。居住在丘陵地帶的科潘人口比重比在河谷要低,最高大概到41%,然後開始下降,最後又集中在河谷一帶。是什麽導致人們從丘陵搬回河谷呢?通過對谷地建地基的挖掘顯示,早在8世紀,這裏的土壤就已經被一些沉積物覆蓋,這意味著山坡遭到侵蝕,可能還有養分流失的問題。這些貧瘠的酸性丘陵土被沖刷到谷地,覆蓋了原本肥沃的土地,而谷地的農業產量也因此降低。古馬雅人對這一古老的丘陵的放棄與現代馬雅所經歷的坡土貧瘠和養分耗盡問題非常一致。

科潘遺址科潘遺址

丘陵土壤遭侵蝕的原因非常明顯:原本遮擋和保護土壤的森林被砍伐殆盡。根據花粉樣本考證,山坡上方海拔較高的地方曾有一片松樹林,最後被全部砍光。計算顯示,砍倒的松樹大部分被用燃料,而剩下的用來建房子和製造石灰。在前古典時期的馬雅遺址,馬雅人鋪張地在房屋裏塗上厚厚的石灰,石灰生產可能是濫伐森林的主要原因。濫伐森林除了導致谷地沉淀物堆積、居民可用木材缺少,還會在谷地造成"人為旱災",因森林在水迴圈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這種大肆砍伐森林會致使雨量減少。

數百具從科潘遺址出土的骸骨已被用來做疾病和營養不良的研究,比如骨質疏松等。這些骸骨的特征顯示,不管是貴族還是平民,科潘人的健康狀況從公元650年到公元850年間開始惡化,當然平民的情況相對更嚴重。

自科潘的丘陵地帶開始被佔後,科潘人口迅速成長。後來發生的對丘陵田地的離棄意味著那些以前依靠丘陵的多餘人口成為谷地的負擔,更多的人在10平方英裏的土地上討生活。這引發了農民之間爭奪肥地或普通田地的爭鬥,就像現代盧安達那樣(第10章)。由于科潘的國王在享受特權的同時無法兌現自己許下的風調雨順的承諾,于是成為災荒的替罪羊。這也許解釋了為什麽我們最後一次聽說科潘王是在公元822年(科潘最後一個長紀年歷年份),而皇宮卻到公元850年左右才被燒毀。但是有些奢侈品在此之後仍被生產,這說明國王被推翻以後,還是有一些貴族繼續過著奢侈的生活,一直到公元975年左右。

根據黑曜石碎片的年代來看,科潘的人口數量下降得很。公元950年的時候估計人口為15000,是人口頂峰(27000人)的54%。科潘的人口不斷地凋零,到公元1250年,已無人跡。其後再次出現的森林樹木的花粉表明谷地幾乎已空無一人,森林開始恢復茂盛。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