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片

科幻片

科幻片是類型片的一種,該類作品採用科幻元素作為題材,以建立在科學上的幻想性情景為背景,在此基礎上展開敘事的影視作品。

科幻片所採用的科學理論並不一定被主流科學界接受,例如外星生命外星球、超能力或時間旅行等等。科幻電影常常使用可能的未來世界作為故事背景,用宇宙飛船、機器人或其他超越時代的科技等元素彰顯與現實之間的差異。

許多科幻電影會表現出對于政治或社會議題的關註,以及哲學方面如人類處境的探討。一些科幻電影是從科幻文學作品改編而成,但科幻電影會註重擷取其中的文學或人文方面的元素,而無視科幻文學比較註重的科學嚴謹性和邏輯性。

  • 中文名
    科幻片
  • 類型
    科幻電影
  • 外文名
    Sci-Fi
  • 分級
    科幻
  • 製片地區
    歐美

​基本簡介

科幻片

科幻片,顧名思義即“科學幻想片”,是“以科學幻想為內容的故事片,其基本特點是從今天已知的科學原理和科學成就出發,對未來的世界或遙遠的過去的情景作幻想式的描述。”科幻片從誕生之初便與科幻小說締結了不解之緣,如梅裏愛拍攝的《月球旅行記》,改編自兩部科幻小說《從地球到月球》和《月球上的第一批人》;威爾斯的《隱身人》、斯蒂文森的《化身博士》、柯南道爾的《失去的世界》等科幻小說被搬上銀幕後,引發了系列電影拍攝,科幻文藝中常見的題材,如科學狂人、星際旅行、時空穿梭等在此時出現,形成最初的套路。好萊塢則延續了改編科幻小說的傳統,如《侏羅紀公園》、《人猿星球》、《少數派報告》、《星際艦隊》等,並將其迅速發展成為重要的片種。

目前國內對科幻片的態度基本是從科學與幻想相結合的角度,或者電影的奇觀本性進行談論。如邵牧君在評論中稱“科幻電影的妙處即在于隻要某種科學構想一露頭,它就能虛構出原則上是可能產生的模式世界中的人和事,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刺激或活躍了人們的想象。”

也有部分觀點認為科幻片與神話故事有關,或將“神話”作為一個描述性辭彙,用以形容“科幻片”,但均認為科幻片與科學無關,隻是恐怖片的變種。如美國電影理論家V.索布恰克及其著作《銀幕上的外層空間——美國科幻電影》,稱科幻電影與科學“根本沒有關系”;周傳基則發表評論,指“所謂的科幻片隻不過是現代封神榜”,《星球大戰》是“最古老的神話故事,亦即沒有任何信息量的陳詞濫調,騎士與公主”。

盡管如此,普遍的觀點還是認為,“當科學觀念、藝術想象和電影手段三者結合時,科幻電影隨之產生。”H.弗蘭克給科幻片下的定義是:“所描寫的是發生在一個虛構的、但原則上是可能產生的模式世界中的戲劇性事件”。其主題基本有如下四種:宗教與反叛主題、凡爾納式科學享樂主義主題、權力與秩序主題、罪惡與拯救主題。

歷史發展

從電影史的發展來看,盡管“科幻電影”一詞出現于1926年左右,但是早在電影誕生之時,科幻片的雛形就已隨之產生,如法國導演梅裏愛的《月球旅行記》(1902年)、《太空旅行記》(1904年)和《海底兩萬裏》(1907年)。縱觀科幻片的發展,除了早期的法國電影之外,美國科幻電影自誕生後,就以迅猛的勢頭成為主力,無論是資金、技術,還是經驗和文學積累,其他國家都無法望其項背。

科幻片科幻片

20世紀50年代是科幻片的第一個高潮。為其繁榮提供動力的,是科技尤其空間技術取得重大突破,以及二戰結束之後冷戰思維的影響和人類對前途的恐懼感,如羅伯特.懷斯的《地球停轉之日》(1951年)。

隨著越戰結束,各種運動蓬勃興起,以及電腦技術的迅速發展,70年代迎來了科幻片的第二個高潮。以法國的《阿爾發城》、前蘇聯的《索那裏斯》以及庫布裏克的《2001:漫遊太空》(1968年)為先導,直至盧卡斯的《星球大戰》(1977年)形成氣候,科幻片也從B級製作逐漸升為A級大製作。

80年代中後期以來,數位技術的飛速進步,工業化信息化社會的到來以及消費觀念的變化,科幻片在掀起第三次高潮的同時也被末世情結所佔據。以詹姆斯.卡梅隆的《終結者》(1984年)拉開黑色序幕,經過斯皮爾伯格的《侏羅紀公園》(1993年)、凱文.雷諾茲的《未來水世界》(1995年)、呂克.貝松的《第五元素》(1997年)等影片的綴聯,直到沃卓斯基兄弟的《黑客帝國》(1999~2003年),均呈現出註重視聽、表象的特點,末日景象紛紜而至。

與此同時,為了最大限度上迎合各種口味的觀眾,類型的拼貼和融合已經成為科幻片的一個重要特征,許多影片並非嚴格意義上的科幻片,但卻在某種程度上毫無質疑地具備科幻元素。科學技術的發展為實現幻想提供了保證,也能成為新的科學幻想的源泉。科幻電影的有趣現象是,它在想象空間中,最先進的科技所表現的,常常與古老的神話有關,甚至直接選取神話為己所用,如《駭客帝國》、《少數派報告》等。恰如皮洛所言:“一個發展電影和神話的比喻手段的新時代已經開始。”

X戰警X戰警

基本模式

一、背景多樣但內部邏輯嚴格,對于科幻片來說,故事可以發生在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任何時候,並且可以在中途大幅度地更換年代,但實際上它要敘述的真正內容所佔據的期限仍然很有限;類似地,科幻故事發生的地點看似不著邊際,但實際上也非常有限。雖然好萊塢科幻片在想象上天馬行空,但它在邏輯規則上卻最為嚴格,講求一個內部真實性統一連貫而不矛盾的虛幻世界。

二、人物塑造比較簡單,好萊塢科幻片大多希望觀眾將註意力集中于特效和情節,因此其人物塑造相比于其它類型片來說是較為簡單。人物的維度較少,表面和內心較為一致,性格沒有變化或隻有簡單的變化。但近些年來這種狀況也有所改變,科幻片也開始註重人物性格的塑造,對人物內心的沖突和矛盾以及生活中的苦惱和困難的描述開始加大力度。

三、“激勵事件”往往具科幻因素,比如時間的錯位、外星人的入侵、恐龍公園的建立等等,它打破了原有的平衡,迫使主人公做出反應。和其它類型片一樣,科幻片的沖突也包括內心沖突、人際沖突、外界沖突(包括社會沖突和更大的環境沖突)這幾個層面,但一般來說,科幻片中最大的沖突是人與大的環境力量的沖突,比如自然災害來襲、外星生物侵略等。

四、推崇的仍然是生命至上、追求正義、珍惜人生這樣傳統而永恆的價值。

亞類型片

好萊塢科幻片的題材豐富多彩,形式趣味各有不同。按照科幻片和其它類型片的交叉情況,我們可以大致將科幻類型片分成以下幾個亞類型;

科幻冒險片

它講述探險、旅行的冒險故事,主人公在其中歷盡磨難,而觀眾則閱盡奇觀。如《地心遊記》(Journey to the Center of the Earth,1959),《2001太空漫遊》(2001:A Space Odyssey,1968),《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1993)和《星際穿越》(Interstellar,2014

科幻片

科幻動作片

它往往喜愛表現一個英雄如何地身手不凡。比如《終結者》系列(The terminator),十分成功的《黑衣人》(Men in Black,1997)及其不太成功續集其實更像是警匪片,而根據英雄漫畫改編的《超人》(Superman)、《蝙蝠俠》(Batman)和《蜘蛛人》系列(Spider-Man)等也可以劃入這一個亞類。

科幻史詩片

它常常創造“由于科學技術的異化而導致的獨裁的混亂的非理想社會”,未來成了一個“背景” ,而真正演出的是氣勢宏大的星際戰爭和縱橫捭闔的宇宙政治。如《星球大戰》系列(Star Wars)及其前傳系列,還有《星際迷航》系列(Star Trek)。《黑客帝國》系列(The Matrix)則講述了一個救世主通過自我犧牲而使機器和人重歸于好的地下鬥爭的故事。《阿凡達》則是一部將戰爭演給男人看,將愛情演給女人看的科幻大片,由著名導演詹姆斯·卡梅隆執導,二十世紀福克斯出品,3D效果絕對震撼。

科幻片

科幻災難片

假想的外星人入侵、怪獸襲擊、自然災害或病毒傳播給人類帶來了滅頂之災。如《地球反擊戰》(Independence Day,1996),《彗星撞地球》(Deep Impact,1998)和《後天》(The Day after Tomorrow,2004)等。《2012》該片被稱為《後天》的升級版,投資超過2億美元,是災難片大師羅蘭·艾默裏奇(Roland Emmerich)的又一力作。

科幻片

科幻驚悚片

神秘的危險物體危害到了一個小團體的安全,成員一個接一個受害。和主人公一樣,觀眾體驗著恐怖的陰影和死亡的威脅。如《異形》系列(Alien),《怪形》(The Thing,1982)和《科學怪魚》(Frankenfish,2004)等。

科幻社會片

它包括了愛情故事、家庭問題、成長情節等等。在《時光倒流七十年》(Somewhere in Time,1980)中,主人公依靠具有科學依據的催眠使自己回到了七十年前,並展開了一段愛情。《隔世情緣》(Kate & Leopold,2001)也利用了時間交錯來成就愛情。而《回到未來》系列(Back to the Future),《E.T.》(E.T. The Extra-Terrestrial.1982)和《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等其實提供給我們的是關于親情、友誼和成長的故事。個人覺得《逾時空接觸》也應屬此類。

科幻片

科幻喜劇片

它攻擊的焦點和嘲諷的程度各有不同 。如《火星人玩轉地球》(Mars Attacks!1996),《月球歷險記》(The Adventures of Pluto Nash,2002)等。

科幻片

當然,這些劃分並不是僵硬不可通融的。顯然,《黑客帝國》既可以說是科幻史詩片,也可以說是科幻動作片;同樣,《黑衣人》雖然是動作片,但它也充滿了喜劇元素。由于和其它類型電影的交叉,不同亞類型的科幻片也會同時具有某種其它類型片的特征。

十佳影片

1) 星球大戰系列:開創了一個電影神話。

2) 異次元駭客(第十三層)。

3) 超人:所有漫畫類科幻電影的代表。

4) 終結者(1、2):科幻電影經典中的經典。

5) 未來總動員:如此引人深思的科幻電影真不多見。

6) 黑客帝國系列,完全提升了科幻片中再看第二遍就索然無味的感覺,無數黑客迷甚至對黑客帝國中的每一個細節如牆上的塗鴉,正面人物反面人物的門牌號,車牌號,大廈的名字,人物的名字等進行了推敲,幾乎沒有任何一部科幻片可以與其抗衡。

7) 移魂都市(黑暗城市):風格另類的科幻片,結尾出人意料。

8) 逾時空接觸:比較嚴肅地探討外星文明問題的力作。

9) 千鈞一發:描寫未來社會人的基因問題的驚險影片,內容和主題俱佳。

10) 2001漫遊太空:經典作品,以嚴肅的科學性和預見性著稱。

不同區別

以影片攝製時已被揭示或尚在揭示的科學原理或科學現象作為劇作基礎,展現某一虛構世界中的戲劇性事件的影片,即為科幻片 。科幻電影所描寫的是,發生在一個虛構的、但原則上是可能產生的模式世界中的戲劇性事件 。

電影模式

1.奇觀與獵奇

從梅裏愛開始,科幻影片就與令人目眩的奇觀密不可分。宇宙太空、宗教神話、異域探險、歷史傳奇、童話世界……在梅裏愛的數百部長短不一的影片中,遍布了各種奇觀和幻想。但科幻題材對梅裏愛而言,並非科學的延伸,而是借以呈現景觀的道具。梅裏愛的興趣並不在于將電影作為“敘事藝術”來發展。他更為看重的是電影作為奇觀呈現工具的能力。正如喬治·薩杜爾所評價的:“梅裏愛利用特技經常是為了使人感到驚奇,它本身成了一個目的,而不是一種表現手段……梅裏愛發明的是未來電影的音節,但他套用的卻是莫名其妙的咒語而非表達意思的語句 。”

梅裏愛使得科幻電影烙上了無法抹去的奇觀胎記,縱觀好萊塢影壇,從1968年的《太空漫遊2001》到1993年的《侏羅紀公園》,從1976年的《星球大戰》到1999年的《黑客帝國》……史詩般的太空旅行場景、幾可亂真的史前恐龍形象、場面宏大的太空戰爭、幻如靈境的虛擬世界……無一不是借助奇觀效應大賺票房。無數令人嘆為觀止的影像一次次的沖擊觀眾的視網膜,無數次觀眾以為奇觀已經達到了極致而若幹年後更大的奇觀卻總是呼嘯而來。或許,好萊塢科幻片如果失去了高科技的特效包裝,那麽它便失去了最精彩的形式;而這個形式一旦被剝離出去,我們會發現它的內容已經所剩無幾——實際上,好萊塢科幻片的內容即在于它的形式,形式便是它的內容。完全的,徹徹底底的奇觀轟炸。

奇觀是電影的本質之一。科幻電影興起的幾十年中,獵艷奇觀的天性驅使著人們涌入影院,把大把大把的鈔票塞入好萊塢的腰包;而好萊塢也看準了科幻電影的斂財天賦,將科幻電影的奇觀特徵一次次的強化乃至異化。當觀眾某一天對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奇觀報以鼾聲的時候,估計好萊塢視覺系的科幻導演隻能將海洛因粉末撒在電影院的空氣中,別無它法刺激觀眾的神經了。

2.與科幻小說

太陽下沒有真正新鮮的事物,科幻的想象力也無法超出柏拉圖為人們畫下的認知洞穴。大師的科幻電影也無非是祖傳的老三樣不斷舊飯新炒。選題集中現象在好萊塢科幻片裏尤為明顯,導演基本上是在重復作家的創意。很多具有深遠影響力的影片都來源于著名科幻小說,或完全改編自小說原文,或籍由小說的一些著名情節、片段以及理念來獲得靈感。僅菲利普K迪克一人被改編的電影就包括:1981年《銀翼殺手》、1990年《全面回憶》、1995年《Screamers》、2002年《強殖入侵》、《少數派報告》和2003年《記憶裂痕》。著名美國科幻作家阿西莫夫的經典也大量被搬上銀幕,如1966年《奇異潛航》、1999年《變人》、2000年《黃昏》、2004年《我,機器人》。這也從另一個方面反映了科幻類電影的選題局限。

但不幸科幻電影的藝術水準明顯遜于科幻小說。目前主流題材的科幻電影,其水準基本上隻相當于科幻小說的黃金時代(30到60年代)的水準。整體而言,90%的科幻題材集中在外星生物、人造生命、太空歷險、時空異常和機器人等幾個狹小的選題上。縱觀近幾年的科幻大片:《E.T》、《火星入侵者》、《異形》、《地球反擊戰》、《第五元素》、《火星人玩轉地球》、《黑衣人》等屬于反映外星生物的影片;《侏羅紀公園》、《第六日》、《哥斯拉》等是反映人造生命的影片;《太空漫遊2001》、《星際迷航》、《紅色星球》、《人猿星球》等屬于反映太空歷險的影片;《時間機器》、《回到未來》、《時空頻率》、《蝴蝶效應》等反映時空異常;《機械戰警》、《終結者》、《機械英雄》、《人工智慧》、《我,機器人》等是反映機器人的題材……還有一些電影同時綜合了幾種題材,如《星球大戰》同時包括太空歷險和外星人元素,《黑客帝國》是機器人和時空轉換的綜合等等。但幾乎沒有一部作品能跳出臼窠。

回到未來回到未來

究其原因,一方面這幾種科幻題材更適合于搬上銀幕;另一方面,從商業的角度看,這些選題已經成為大眾消費和票房號召的符號,更容易引發出人們對影片的期待和熱衷。如果某個電影是冷僻的太空物理學題材,那麽導演一定要加上足以吸引眼球的噱頭,諸如太空旅行冒險不慎墜入黑洞的邊緣雲雲。

3.人物形象平面化

科幻電影的另一個特點是人物刻畫和表現的模式化傾向,較少有深入的人性揭示和反思。

在大多數的科幻電影中,一般都有一個全能的超級英雄,而這個超級英雄的大部分名額都被男性所佔據,女性隻是在其中作為點綴和陪襯。例如《黑客帝國》中的尼奧,《少數派報告》中的喬恩,《我,機器人》中的偵探史普納……他們天生就具備了常人所不及的敏捷和睿智,關鍵時刻總能化險為夷。他們沒有深層次的個人行為動機,隻是天生而來的被迫害者和反抗者。他們沒有復雜的情感鬥爭,沒有令人信服的個人性格……但是,這毫不影響科幻片的票房收入和觀眾認可度。

恰好相反,如果一部科幻片將大量筆墨用于人性的反思和人物的塑造,那麽它很有可能被認為是低成本的三流科幻片。例如1996年的《星河戰隊》,情節極為簡單,隻是單線陳述人類與巨大昆蟲的戰鬥過程,其人物基本都屬于頭腦簡單的熱血炮灰和場景配料,但是票房卻賺了個盆滿缽滿,至今被影迷列為科幻片的經典之一。而2003年的《星河戰隊2》花費大量菲林刻畫一個反主流的人物形象,人物飽滿了,場面卻平淡了,結果被視作當年最失敗的狗尾續貂之作。

不僅如此,科幻片甚至允許主要人物的缺席和主線的模糊,科幻經典之作《太空漫遊2001》就充斥著冗長的硬科幻場景描述和細節刻畫,人物關系和性格描寫幾乎為零,其主旨據稱在于揭示人類科學發展的核心奧秘,充滿了神秘主義思辯和唯心哲學色彩。

當然,類似的科幻電影模式現在已經時過境遷,好萊塢也在不斷豐富人物的菜譜,《黑衣人》的白黑配、《黑客帝國》的人種拼盤、《星球大戰》的ET秀……角色的變化日益新奇。但是,這裏人物依舊是場面的佐料,主角依舊是性格簡單的英雄……否則,那就是搶戲——搶奇觀的戲。

黑衣人黑衣人

4. 科幻外套與審美俗套

實際上,好萊塢的科幻電影大部分隻是一個普通劇加上了科學外套。導演們把恐怖片、動作片、災難片和喜劇片的內容加以科幻的修飾,使之看起來如同科幻片,其本質的敘事結構和元素配比仍然延續了其他類型的電影。

例如恐怖片與科幻片的結合——這一組合模式最為歷史悠久且理所當然——人類對于未知總是懷有不可理喻的恐懼心理,而科學的本質就是探索未知。從第一大學部幻小說《弗萊肯斯坦》起,各種科學怪物就以猙獰的面目來賺取觀者的註意力。從惡魔到幽靈,從機器到巨猿……時至飛碟熱興起的若幹年間,外星異種便取而代之,用更加神秘莫測和光怪陸離的面孔來恫嚇觀眾。票房大獲全勝的《異形》系列可謂是科幻加恐怖的典範。

科幻包裝的動作片也極為常見,幾乎每一部科幻電影都有大量的打鬥場面,以至于人們往往搞不清楚個別正宗的動作片——如《007》電影中的某些集到底是科幻片還是動作片。實際上科幻片基本上無法剝離其動作元素,二者相區別的特征或許隻在于誰為誰服務——到底是科幻元素裝點動作電影還是動作噱頭服務于科幻電影……說到底,二者其實是無法區分。

還有與災難片緊密結合的科幻電影,例如《後天》和《天地大沖撞》等等。不曾發生的災難往往比真實的更具吸引力和沖擊力——冰河時期的突然降臨,彗星撞擊的不期而至……好萊塢的特效使得所有天災人禍都出奇準確地降臨在紐約曼哈頓的附近。

還有科幻加喜劇,科幻加愛情,科幻加偵探等其他模式……隻要製片人願意,科幻配料——加什麽鍋底都可以。

影片評析

轉移與虛化

科幻片在它誕生之日起便遠離了具有現實意義的社會題材,遠離了真實的社會矛盾和人性悖論。正如每個時代都有清談的士人和幻想的狂徒,當今世界的科技背景下,人們在高度緊張的生存競爭中,也需要一些超現實的夢境來寄托遐思。科幻無疑取代了過去神話所具有的社會功能,電影已然成為新的精神放逐地。科幻所創造的幻象使得觀眾暫時脫離了現實的世界,獲得片刻的超脫和升華。

正如瑪麗·奧勃萊恩所描述的科幻電影的誕生:

“一門新的藝術就這樣誕生了,這是一種由它自己的巫師們在黑屋子裏表演的部落的儀式,它引導觀眾進入松弛、半睡眠的狀態,如同莎士比亞在《仲夏夜之夢》裏描述的那種夢境:

睡眠有時會使哀傷的眼睛閉上,

把我從自己周圍人們那裏暫隔開 。”

科幻電影對于現實關註的虛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轉移民眾對現實的不滿情緒,將理想寄托于遙不可及的未來,這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這個時代,世界上可供幻想的領域已經所剩無幾,但人類畢竟有著超脫現實的需要。在科幻片的世界中,受過良好科學教育的人們,號稱最不可救葯的人們,這些據說沒有信仰的人們,在科幻的催眠下,嚼著口香糖和爆米花睡著了。

神性的科幻

與其他電影相比,科幻片這種歷史最悠久、票房最具價值的電影類型又似乎最難被嚴肅的藝術家、研究家所正視,科幻電影也很少登上各大影片評獎的領獎台,即使在最重視電影商業價值的奧斯卡獎頒獎記錄中,人們也很難看到科幻電影在最佳影片、最佳男女演員、最佳導演、最佳編劇等重要獎項中獲取榮譽,這不得不說是一種宿命——科幻電影從在誕生之日起便沒有什麽嚴肅的社會思想性、現實批判意義和所謂藝術價值。但是,票房資料讓我們相信仍有無數的人們為之狂熱和迷戀。尤其是年輕人,社會的未來,他們的價值取向和世界觀更容易受到科幻片的影響和引導。

潘尼洛普·豪斯頓在本世紀50年代初就曾指出,“人們能夠從(科幻片)對待科學本身的整個態度中發現某些有意義的啓示。那些半是煉丹術士、半是召魂巫師的邪惡科學家已經變成多少顯得陳腐不堪的人物,他們整日整夜或忙于製造致人死命的射線,或忙于把人變成猩猩、把猩猩變成人。如今,人性的力量已經微乎其微,而作為對科學某種抽象理解的替代物—火箭、核子彈、電子設備、受控大腦機等等卻一發不可收拾。人們可以推斷,恐怖電影正是由于社會暴露出來的某種難言之隱—迷信,才能以這類令人驚驚的裝備使我們中的大多數人心迷神亂 。”

“……無論它的社會學重要性如何,科幻電影仍是一種激起美感的基本手段。它是原子能時代的詩,是使我們意識到自己現在是何物和將會成為何物的警句。它還是對奇麗的美感及高雅的幽默感的傳統的承繼者,而這種傳統已被某種想象出的技術從我們身上剝奪殆盡。正如40年代的流行音樂使人更多地聯想到那個時代的躁動和時尚而不是它自以為附麗的文學,科幻電影這樣的現象或許終會有一天被人們視為比較其它藝術門類更完整地代表著產生它的這個年代的歷史性煩憂 。”

這些評論可能言之過高,但是,科幻片的確不僅僅是一種娛樂,它所具有的詩性和神性更適合于放松當下的人類主體。上帝已經死了,科學還活著,那麽,就讓科學來代替上帝,讓新的神話和傳說來救贖人類的靈魂吧。

案例分析

《黑客帝國》被認為是繼《月球之旅》、《太空漫遊2001》之後的又一部科幻片裏程碑。且不論這個評價是否恰當,但僅從《黑客帝國》的影響力而言,它的確創造了科幻類型片的一個典範。

從某種意義上說,《黑客帝國》雖然具有科幻片的各種類型特征,但它卻顛覆了部分科幻類型片的舊有模式,它首次以一種近乎玄思的哲學思辯貫穿全片,不斷的糾纏于現實和靈境、客體和本體之間。片中充滿了哲學的意味:子彈時間讓人聯想到古希臘哲學家芝諾的“飛矢不動”;決定論和偶因論不禁令人想起讓萊布尼茨的名字;母體與錫安的分化更是一個庄周夢蝶般的遐思,一個柏拉圖式的洞穴隱喻,一個笛卡爾關于真實與夢幻關系的第一深思。

與此同時,影片還大量運用了符號化的隱寓和暗示:尼奧的原名叫“安德森”,意為“人之子”;“尼奧”(neo)是“新”的意思,是“one”的顛倒,意為“第一個人”;女主角的名字“特蕾尼蒂”意為“三位一體”;而“墨菲斯”則是希臘神話中的睡眠之神……甚至有人從中看到了東方神秘主義、中國哲學以及佛教的影響。

但是無論如何,《黑客帝國》仍然是一個類型片。超豪華的場景設計,高投入的特技效果,平面化的人物塑造,以及仍然擺脫不了的例行打鬥,近乎泛濫的生死戀情以及機器人造反的大眾題材……特別是當人們看到尼奧在最後一分鍾的解救時,一切的一切都那麽熟悉——觀眾仍然在好萊塢的掌控之中。

可以說,《黑客帝國》的成功,相當大部分仍然得益于對好萊塢科幻片元素的排列重組,加上特技效果的登峰造極,劇本的哲學意味和網路時代的與時俱進

……似乎一切都順理成章,一切都在預料之中。似乎玩轉了好萊塢類型電影的奧秘,我們沒有做不了的大菜。但是,意料之外的是什麽?我不敢妄言。

“上帝存在于細節中”。我們了解了好萊塢科幻片的每一個元素,但是未必能照葫蘆畫瓢。更深刻的理解,或許需要我們以更扎實的摸索和實踐來體驗。

參考文獻

喬治·薩杜爾 《世界電影史》

瑪麗·奧勃萊恩 《電影表演》

約翰·巴克斯特 《電影中的科學幻想》

曾耀農《論科幻影片》

路春艷《對類型電影的認識》

劉亞冰 《類型電影與類型批評》

張東林《科幻電影:在幻象和本體之間》

虞吉《電影的奇觀本性》

黨昊 《類型電影探因》

李瑞光 趙方《好萊塢電影中不同敘事結構的人物塑造》

走進現實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有些科幻片中的事物正在走進現實,納米機器人就是其中的一例。1987年上映的美國科幻大片《驚異大奇航》中,科學家把縮小到幾納米(一納米等于十億分之一米)的人和飛船註射進人體血管,讓這些超微小的“參觀者”直接觀看到人體各個器官的組織和運行情況。納米級的技術在當時隻是一種科學幻想,但如今已出現在現實世界。納米機器人(nanorobot)的研發成功,就是這一嶄新技術的完美體現。有關專家預言:用不了多久,個頭隻有分子大小的神奇納米機器人將源源不斷地進入人類的日常生活。中國科學家和未來學家周海中在1990年發表的《論機器人》一文中甚至預言:到21世紀中葉,納米機器人將徹底改變人類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