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世界

科幻世界

科幻世界》創刊于1979年,前身是《科學文藝》和《奇談》,至今已有三十年的歷史;有資料顯示《科幻世界》發行量最少的一期僅七百份,而今天是近四十萬;是全世界發行量最大的科幻雜志,曾獲得"世界科幻協會最佳期刊獎"、"中國國家期刊獎提名獎",並入選"中國百種重點社科期刊"、"雙獎期刊",曾承辦過1991年世界科幻協會年會,是中國科幻期刊中一面歷久彌新的金牌。楊瀟,阿來,秦莉曾先後任雜志社社長,其中阿來任社長期間曾以《塵埃落定》獲茅盾文學獎。

  • 書名
    科幻世界
  • 類別
    科學與幻想類月刊雜志
  • 定價
    6元
  • 出版社
    科幻世界雜志社

基本簡介

​科幻世界雜志社創立于1979年,目前是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專業科幻出版機構,旗下擁有《科幻世界》、《飛·奇幻世界》、《科幻世界·譯文版》和《小牛頓》四種深受中國青少年讀者歡迎的暢銷期刊和幻想類圖書項目。科幻世界系列期刊及圖書擁有數量龐大的忠實讀者,在中國幻想類期刊市場上,特別是在大、中城市的期刊市場上,穩定保持著95%以上的市場佔有率。其中,由四川省科協主管主辦的《科幻世界》月刊,以倡導創新思維,展示科學魅力為發展目標,主要刊登國內外一流的科幻小說和最新沿的科學動態,以及優秀的科幻

科幻世界

畫作和實用的寫作指南,在三十餘年的發展過程中,極大地激發了青少年讀者崇尚科學、熱愛幻想的熱情,多次榮獲國內期刊出版最高獎項,2007年,科幻世界榮獲中國出版最高獎——首屆出版政府獎。2008-2009連續兩年獲得中國期刊政府獎。

科幻是高科技時代的專屬文化語言,科幻類期刊、圖書則是暢銷書目上的重要部分。作為國內科幻業界的主力軍,科幻世界雜志社一直致力于中國科幻文化市場的培育,每年一度的中國科幻銀河獎征文催生出大批優秀科幻作家和科幻佳作。1991年,科幻世界雜志社代表中國科幻業界成功主辦的世界科幻協會(WSF)年會,被WSF評為“WSF成立以來最隆重最成功的1991年年會”。1997年,科幻世界雜志社遍邀全世界的科幻作家、科學家、宇航員參加1997北京國際科幻大會,其輝煌永載中國科幻史冊。2007年,科幻世界雜志社又成功舉辦了2007中國(成都)世界科幻奇幻大會,在國內外產生巨大反響,進一步提升了品牌知名度。

為了讓國人的想象跟上時代,為了打造中國科幻圖書品牌,科幻世界雜志社于2003年正式啓動了中國科幻“視野工程”。“視野工程”的三大支柱叢書“世界科幻大師叢書”、“中國科幻基石叢書”和“流行科幻叢書”,以專家的視角,廣泛運用刊物、網站等專業媒體的宣傳攻勢,掀起了又一輪科幻熱潮。2004年,“科幻大師叢書”更榮獲了由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國際合作出版促進委員會、中國出版科學研究所、《出版參考》雜志社等出版界權威組織頒發的2003年度引進版社科類優秀暢銷圖書獎。“科幻世界出品”已在國內科幻小說讀者群中樹立起了鮮明的品牌意識,“科幻世界策劃製作”便是科幻圖書質量的品質保證,讀者認購的風向標!作為中國專業出版科幻書刊的龍頭企業,在過去的三十多年裏,科幻世界在數以百萬計讀者的關心與支持下,推出了無數質量上乘、極具收藏價值的科幻作品,培養了王晉康、劉慈欣、何夕、錢莉芳、飛氘、陳楸帆、夏笳、長鋏、江波、羅隆翔等一大批優秀的科幻作家,先後三次舉辦國際性科幻會議,為提升青少年的想象力和創造力,推動中國科幻產業化,填補國內科幻出版空白做出了巨大貢獻。2010年底,由科幻世界出品的國內科幻領軍人物劉慈欣的《地球往事》三部曲最後一部《三體3·死神永生》隆重面世,隨即在國內引領了一股科幻閱讀潮,此套書也以50萬的銷售業績創下了建國20年來的最高紀錄。

報社介紹

成員

總編:萬時紅 

副社長:劉成樹

副總編:姚海軍

主編:姚海軍

副主編:楊 楓

文學編輯:劉維佳、簡雪、陳虹羽、姚 雪、秦宏偉

美術編輯:漆 龍

編務:賀 靜

網路部主任:明先林

圖書事業部主任:劉維唯

發行部主任:黃河

社址

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號(610041)

獲得榮譽

【中國幻想小說界最高榮譽】:作為中國幻想小說界最高榮譽的銀河獎為中國科幻作家、科幻愛好者、奇幻作家和奇幻愛好者搭建了一個展示作品的平台。同時也是中國大陸惟一的科幻小說獎。

【首辦】:最初設立于1986年

【主辦方】:《科學文藝》(現在的《科幻世界》)《智慧樹》兩家科普刊物聯合舉辦。《智慧樹》停刊後,銀河獎改由《科幻世界》獨家舉辦。

【世界科幻年會】:1991年5月,世界科幻年會在成都召開,同時舉辦了第三屆銀河獎頒獎大會。 【銀河獎頒獎大會】:每年舉辦一次,銀河獎成為了每年一度的科幻盛會,獲獎作品代表著中國大陸科幻創作的最高水準。 詳情請流覽“銀河獎”詞條。

中國科幻銀河獎歷年獲獎作品總目(1986—2010)

1986年(第一屆)

甲等獎:

《勇士號沖向台風》吳顯奎

《不要問我從哪裏來》繆士

《盜竊青春的賊》孔良

《青春的眷戀》楊志鵬

《遠方來客》魏雅華

乙等獎:

《蓋爾克敢死隊》王水根

《死囚之欲》丁宏昌

《代人懷孕的姑娘》萬煥奎

《金魔王》泮雲強

《偷不走的機器》曉建

《冷凍人體俱樂部》李鎮

1989(第二屆)

一等獎:

《在時間的鉛幕後面》童恩正

優秀作品獎:

《伊甸城的毀滅》資民筠

《別進入禁區》嵇偉

《天火》魏雅華

《我借少女一雙眼睛》覃白

天道》韓松

《遙遠的記憶》海子

《遙遠的星空》姜雲生

《水獸》崔金生

《倩女還魂記》洪梅

《難圓玫瑰夢》綠楊

1991年(第三屆)

一等獎:

《太空修道院》譚力覃白

二等獎:

《霧中山傳奇》劉興詩

《一個戊戌老人的故事》姜雲生

三等獎:

《女媧戀》晶靜

《火山口上的大腦基地》汪洋嘯

《證據》劉繼安

《生死第六天》吳岩

《故土難離》金平

1992年(第四屆)

一等獎(空缺)

二等獎:

《光戀》何宏偉

《墜入愛河的電腦》楊鵬

三等獎:

《等你一千年》石堅

《行星巴士》袁英培

《波兒》雷良錡

《遺物釣鯊》綠楊

《夢幻世界》江獵心

1993年(第五屆)

一等獎:

《亞當回歸》王晉康

二等獎:

《無際禪師之謎》王志敏

三等獎:

《戴茜救我》柳文揚

《雪陸星》牛小哲

《電腦魔王》何宏偉

  1994

年(第六屆)

特等獎:

《天火》王晉康

一等獎:

《平行》何宏偉

《朝聖》星河

二等獎:

《智慧病毒》孔斌

《丘比特的謬誤》袁英培

《聖誕禮物》柳文揚

三等獎:

《魔瓶》嚴安

《空中襲擊者》綠楊

《失去記憶的人》裴曉慶

《撞擊》孫繼華

1995年(第七屆)

特等獎:

生命之歌》王晉康

一等獎:

《滄桑》吳岩

《淚灑鄱陽湖》韓建國

二等獎:

《沒有答案的航程》韓松

《信使》凌晨

《太空搶險》李博遜

三等獎:

《超腦》趙如漢

《遠古的星辰》蘇學軍

《寂寞長天》村硯

《“幽靈”列車》蘇曉苑

1996年(第八屆)

特等獎:

《決鬥在網路》星河

一等獎:

《西奈噩夢》王晉康

《火星塵暴》蘇學軍

二等獎:

《網路帝國》宋宜昌劉繼安

《伏羲》江漸離

《我要活下去》劉維佳

三等獎:

《克隆之城》潘海天

《為了凋謝的花》楊平

《全息傳真機》楊冬成

《夢境》李學武

1997年(第九屆)

特等獎:

《黑洞之吻》綠楊

一等獎:

《七重外殼》王晉康

《樺樹的眼睛》趙海虹

二等獎:

《誰是亞當》周宇坤

《天驕》雲翔

紅舞鞋》米蘭

三等獎:

《毒蛇》柳文揚

《貓捉老鼠的遊戲》陳蘭

《誰勝誰負》王海兵蕭川

《一個老流浪漢的自述》昆鵬

1998年(第十屆)

特等獎:

》王晉康

一等獎:

《會合第十行星》周宇坤

》凌晨

二等獎:

《MUD—黑客事件》楊平

《高塔下的小鎮》劉維佳

《風之子》高薇嘉

三等獎:

《時間的彼方》趙海虹

《這一刻用盡一生》凌遠

《飛越海峽的鴿子》何海江饒駿

《偃師傳說》潘海天

1999年(第十一屆)

特等獎:

《伊俄卡斯達》趙海虹

一等獎:

《帶上她的眼睛》劉慈欣

《異域》何宏偉

二等獎:

《黑暗中歸來》潘海天

《笑吧,朋友》唐曉鵬

《潮嘯如槍》星河

三等獎:

《心靈密約》周宇坤

《來自遠古——寶瓶座傳奇》于向昀

《超越永恆》李夢吟

《心歌魅影》王麟

2000年(第十二屆)

特等獎:

《流浪地球》劉慈欣

一等獎:

《櫥窗裏的荷蘭賭徒》李興春

《愛別離》何夕

二等獎:

《日落了,卻沒人寫詩》陳位昊

《我想回桂林》黃孟西

《三十六億分之一——蒙謨克·奧爾特的生命之旅》姚鵬博

三等獎:

《異手》趙海虹

《一線天》柳文揚

《深淵:十萬年後我們的真實生活》小青

《郵差》王亞男

2001年(第十三屆)

《全頻帶阻塞幹擾》劉慈欣

《替天行道》王晉康

《大角,快跑》潘海天

《蛻》趙海虹

《盜墓》王亞男

讀者提名獎:

鄉村教師》劉慈欣

《詭礎》王亞男

《棋譜》李億仁

《來看天堂》劉維佳

《戰神初航》北辰

《廢墟》失落的星辰

《心中的香格裏拉》韓志國

《是誰在此長眠》柳文揚

《故鄉的雲》何夕

《熏衣草》楊玫

2002年(第十四屆)

六道眾生》何宏偉

《中國太陽》劉慈欣

《水星播種》王晉康

《馬姨》Shake Space

《日光鎮》楊玫

讀者提名獎:

《朝聞道》劉慈欣

《吞食者》劉慈欣

《一日囚》柳文揚

《西天》程婧波

《生存實驗》王晉康

《瘟疫》燕壘生

《寶貝寶貝我愛你》趙海虹

《植花演義》趙永光

《飢不擇食》李囂

《天下之水》韓松

2003年(第十五屆)

《傷心者》何宏偉

《地球大炮》劉慈欣

最佳新人獎:

《春日澤·雲夢山·仲昆》拉拉

《寄生之魔》羅隆翔

讀者提名獎:

《餓塔》潘海天

《唯美》未明小痴

《詩雲》劉慈欣

《山海間》羅隆翔

《思想者》劉慈欣

2004年(第十六屆)

《鏡子》劉慈欣

《關妖精的瓶子》夏笳

特別獎:

《天意》錢莉芳

讀者提名獎:

《審判日》何夕

《異天行》羅隆翔

《圓圓的肥皂泡》劉慈欣

《冰上海》呼呼

《潛入貴陽》凌晨

2005年(第十七屆)

《贍養人類》劉慈欣

《天生我材》何夕

最佳新人獎:

《深度撞擊》謝雲寧

讀者提名獎:

一生的故事》王晉康

《卡門》夏笳

《情盡橋》燕壘生

《寂靜之城》馬伯庸

《天堂沒有地下鐵》韓松

2006年(第十八屆)

《終極爆炸》王晉康

《昆侖》長鋏

特別獎:

《三體》劉慈欣

讀者提名獎:

《上校的軍刀》韓文軒

我是誰》何夕

《廢樓十三層》柳文揚

《歸者無路》遲卉

《囚魂曲》羅隆翔

2007年(第十九屆)

《永不消失的電波》拉拉

《674號公路》長鋏

《在他鄉》羅隆翔

讀者提名獎:

泡泡》王晉康

《假設》何夕

《天雷無妄》燕壘生

《祖母家的夏天》郝景芳

《後冰川時代紀事 》萬象峰年

2008年(第二十屆)

傑作獎:《扶桑之傷》長鋏

優秀獎:《永夏之夢》夏笳 

活著》王晉康

讀者提名獎:

《蟲巢》遲卉

《基因源》馮原

袋鼠》林川

《濕婆之舞》江波

《玻璃迷宮》尹冰峰

2009年(第二十一屆)

傑作獎:《時空追緝》江波

優秀獎:《有關時空旅行的馬龍定律》(王晉康) 

《十億年後的來客》何夕

讀者提名獎:

《屠龍之技》長鋏

《胎動之星》葉星曦

《達爾文的夜鶯》甘泉

《抽簽佯謬》進麥

《綠岸山庄》韓松

2010年(第二十二屆)

特別獎:《三體3·死神永生》劉慈欣

傑作獎:《人生不相見》何夕

優秀獎:《百年守望》 王晉康

《百鬼夜行街》夏笳

讀者提名獎:

《偽人演算法》遲卉

《雙生憶》五十弦

《昔日玫瑰》長鋏

《籠中烏鴉》崖小暖

《永夜之星》葉星曦

2011年(第二十三屆)

銀河獎特別獎

《與吾同在》 王晉康

優秀獎

《無盡的告別》陳楸帆

《雷峰塔》因可覓

《第九站的詩人》劉水清

提名獎

《殺死一個科幻作家》夏 笳

《永別了,艦隊》葉星曦

《村庄裏的高塔》羅隆翔

《您好,異星人陪聊》廖舒波

《伶盜龍復活計畫》汪彥中

美術獎

2011.09.《科幻世界》封面 李雙躍

最受歡迎的外國科幻作家

【美】保羅·巴奇加盧皮 《發條女孩》

2012年 (第二十四屆)

傑作獎(獎金10000元)

張冉《以太》(2012.09)

優秀獎(獎金5000元)

何夕《汪洋戰爭》(2012.02)

寶樹《在冥王星上我們坐下來觀看》 (2012.01)

讀者提名獎(獎金1000元)

陳楸帆《猶在鏡中》(2012.12)

江波《移魂有術》(2012.05)

遲卉《大地的裂痕》(2012.10)

墨熊《綠海迷蹤》(2012增刊)

汪彥中《症候》(2012.05)

最受歡迎的外國科幻作家獎

【美】大衛·布林《陶偶》

美術獎

高靈(《科幻世界》2012年3期封面)


  微電影獎
《冬眠》(喬飛)

其他資料

部分已出版優秀作品簡介

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進行的同時,軍方探尋外星文明的絕密計畫“紅岸工程”取得了突破性進展。但在按下發射鍵的那一刻,歷經劫難的葉文潔沒有意識到,她徹底改變了人類的命運。地球文明向宇宙發出的第一聲啼鳴,以太陽為中心,以光速向宇宙深處飛馳……四光年外,“三體文明”正苦苦掙扎——三顆無規則運行的太陽主導下的百餘次毀滅和重生逼迫他們逃離母星。而恰在此時,他們接收到了地球發出的信息。在運用超技術鎖死地球人的基礎科學之後,三體人龐大的宇宙艦隊開始向地球進發……人類的末日悄然來臨。

科幻世界

名家推薦

對歷史和現實的一次思想實驗,將人類的靈魂暴露在冷酷的星空中,遙遠的異世界如夢如幻,卻像一面鏡子,更深刻地映照出人類自己。一部比現實更真實、比神話更空靈的科幻小說。——著名科幻作家王晉康

劉慈欣在《三體》中完成了一個幾乎無法完成的夢想,他幾乎完美地把中國五千年歷史與宇宙一百五十億年現實融合在一起,挑戰令一代代人困惑的道德律令與自然法則沖突存亡的極限,又以他那超越時代的宏偉敘事和深邃構想,把科幻這種邏輯嚴密而感情豐沛的文學樣式,空前地展示在眾多的普通中國人面前,註定要改變他們的思想和行為,並讓我們重新檢討這個行星之上及這個行星之外的一切審美觀。——著名科幻作家韓松

從一個“史無前例”的年代到另一個史無前例的年代,從一種神秘的現實到另一種神秘的現實,劉慈欣新古典主義科幻小說的巔峰之作。——著名科幻評論家吳岩

科幻世界雜志社

科幻世界雜志社是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專業科幻出版機構,旗下擁有《科幻世界》、《飛·奇幻世界》、《科幻世界·譯文版》和《小牛頓》四種深受中國青少年讀者歡迎的暢銷期刊和幻想類圖書項目。科幻世界系列期刊及圖書擁有數量龐大的忠實讀者,在中國幻想類期刊市場上,特別是在大、中城市的期刊市場上,穩定保持著95%以上的市場佔有率。

1991年,科幻世界雜志社代表中國科幻業界成功主辦的世界科幻協會(WSF)年會,被WSF評為“WSF成立以來最隆重最成功的1991年年會”。1997年,科幻世界雜志社遍邀全世界的科幻作家、科學家、宇航員參加1997北京國際科幻大會,其輝煌永載中國科幻史冊。2007年,科幻世界雜志社又舉辦了2007中國(成都)世界科幻奇幻大會,在國內外產生巨大反響,進一步提升了品牌知名度。

《飛·奇幻世界》主要刊載國內原創奇幻文學的旗幟;《科幻世界·譯文版》則主要向國內讀者引薦國外幻想文學精品。

2003年,科幻世界雜志社與四川科學技術出版社合作,啓動了中國科幻“視野工程”,組織出版“視野工程”的三大支柱叢書“世界科幻大師叢書”、“中國科幻基石叢書”和“流行科幻叢書”。

2004年,“科幻大師叢書”榮獲由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國際合作出版促進委員會、中國出版科學研究所、《出版參考》雜志社等出版界權威組織頒發的2003年度引進版社科類優秀暢銷圖書獎。

科幻世界雜志社歷任社長、總編輯包括楊瀟、阿來、秦莉、李昶等。2010年,《科幻世界》傳出編輯要求撤消主編李昶的事件。2010年4月1日, 四川省科協宣布對時任科幻世界社長的李昶暫時停職,由副社長劉成樹暫時代理社長職務。

關于科幻世界致全國幻迷公開信

“我們的科幻,已經到了不得不背水一戰的時刻。” 3月21日下午5時40分,一條名為《科幻世界致全國幻迷公開信,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的帖子出現在了豆瓣等論壇上。帖子署名“科幻世界全體員工”,公開信以《科幻世界》雜志社員工的口吻質疑社長兼總編輯李昶,稱“雜志社一把手李昶同志不懂裝懂瞎指揮、不作為乃至胡作為”,這本有31年歷史的雜志已經到了“極其關鍵的危機時刻”,“隨時可能出現全體編輯集體辭職,中國科幻最後的一面旗幟將不復存在!”,並要求復原李昶一切職務。

4月1日上午四川省科協機關黨委副書記李大用表示,四川省科協黨組31日對《科幻世界》雜志編輯集體要求復原社長職務的事件做出階段性處置,決定暫停李昶的社長、總編輯職務,並要求李昶配合處理遺留的刊號合作問題。

《科幻世界》雖偏居西南,但名聲顯赫,是全球發行量最大的科幻雜志。

許多國際知名的科幻作家因這本“小眾雜志”而對中國著迷。英國的暢銷科幻作家尼爾·蓋曼甚至將這本雜志視為“我在中國的家”。

在中國,幾乎每一個科幻迷都能講出一個自己和《科幻世界》的故事。今天已成為科幻作家的楊平,還記得自己1996年時來到編輯部,盡管當時沒有發表過任何作品,但“一把年紀的老編輯鄧吉剛老師陪我滿成都玩,隻是為了表達對潛在作者的關愛”。

生長于內蒙古赤峰礦區的飛氘,在《科幻世界》陪伴下度過了整個中學時代。如今,他已經是這本雜志的主力作者。在“沒有圖書館”的家鄉,“這種意外的相逢,整個改變了我的生活”。

數十萬的科幻迷們都在關註,這本雜志究竟出了什麽問題。中國青年報記者赴成都,針對公開信所涉及的內容進行調查。

最先接受採訪的是一群憤怒的編輯。“家醜不應外揚,但我們實在無法忍受了。”其中一人說。

空降的一把手,“不討論”的總編輯

公開信選擇在社長兼總編輯李昶赴台灣公幹期間發表。信中要求:“復原李昶同志在雜志社的一切職務,重新公開選舉一位業務貭素高且能夠帶領科幻世界走出迷茫的新領導!”

事實上,這封公開信的醞釀時間長達兩個月。去年年末,一次“封面事件”成為“倒社長”的導火索。美術編輯還記得,一向以精美的原創科幻畫作為封面的《科幻世界》,李昶卻突然通知,用一張雜志在四川大學辦講座時的照片做封面。編輯們懷疑,這又是李由于“省錢已經達到了病態的地步”而作出的決定,因為一張正常封面畫的價格是2000元。 編輯們和一把手之間爆發了激烈的沖突。李昶至今想不明白,自己的提議怎麽就會引起這樣強烈的反對。

3月29日中午,記者在科幻世界雜志社見到了剛剛從台灣回到成都的李昶,當被問及這個問題時,他反問記者:“如果雜志封面上登了一張你的照片,你經過報攤時會不會多看一眼?”

“當然會,但是可能隻有我一個人會看。”記者說。

“總比一個人都不看要好吧?”這位正管理著一本月發行量13萬冊的雜志的負責人脫口而出。

李昶繼續抱怨道:“更何況,他們提出反對意見,我也就同意了。”

最終,這期雜志在進印刷廠前還是恢復慣例,封面換成了一幅展示“漫射粒子將光線散射到城市每一個角落”的科幻畫。

因為“害怕同樣的事情還會接二連三地發生”,在茶館裏舉行的編輯會上,一個編輯憤怒地摔破了茶杯。他們決定以公開信的方式尋求解決之道。

中國青年報記者經採訪證實,這家雜志社內部仍有編輯對這種公開宣戰的行為持觀望態度,但大部分編輯表示,“公開信的內容屬實”、“能夠代表我們的立場”。

為什麽最終選擇李昶去台灣時發表公開信?“他常常炫耀自己有後台,所以我們才選擇這個時機”,一個編輯告訴記者。公開信中羅列了李昶的7項所作所為,而“李昶同志多次在各種場合和會議上炫耀他的上層關系網,狐假虎威,警告想要上告的員工不要以卵擊石”正是其中一條。

編輯們心中對所謂“後台”的擔憂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冬。當時,雜志社“老人”、總編輯秦莉被突然調走,李昶則未經公示即由《國防時報》調入由四川省科學技術協會主管的《科幻世界》,他也成了第一個從未在這本特殊的小眾雜志工作過就任職的“一把手”。 四川省科協的一位老幹部對此很詫異:10年前李昶曾在科協下屬的《四川科技報》任負責人,“因為在報社表現不佳才被調走,轉了一圈,他竟然又有能量回到科協”。

老讀者們開始發覺這份雜志上有了“細微但刺眼”的改變。這本被“超級幻迷”小姬看來“固執得可愛”的刊物上,曾經在將近10年的時間裏雷打不動地在封二放置“科學”欄目。因為編輯們相信,“隻有多講科學,硬科幻小說才能繁盛起來”。 但就在今年2月份的這一期雜志上,已經固執了多年的編輯們失去了力量,封二彩頁赫然變為電子遊戲廣告。盡管利用彩頁做廣告是流行雜志的大趨勢,但科幻迷們開始追問,“為什麽廣告可以代替科學?” 編輯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據一些老員工介紹,李昶自從進入雜志社就解散了原有的廣告部,並將雜志廣告外包給四川興聚仁廣告公司。這份“僅由李昶一人簽署”的廣告契約被稱為“喪權辱國”,因為契約規定“雜志的所有版面都可以被廣告佔用”。《科幻世界》員工稱,該廣告公司的老總是“李昶同志在《國防時報》工作時的下屬”。 李昶感到很委屈。他並不否認廣告公司負責人的確“本身就是朋友”,但他聲稱,自己進入雜志社前,“根本沒有廣告,而現在的廣告公司每月都能交給雜志社幾萬塊錢”。

然而有“較真兒”的員工對這個答案並不滿意。他們算了一筆賬:科幻世界雜志社旗下的期刊,僅以《科幻世界》為例,“2010年頭3期雜志共刊登整版彩頁廣告18個、整版黑白廣告5個,按雜志社通常的收費標準計算,廣告收益應在60萬元以上”。“幾十萬和幾萬,中間的差額哪裏去了?”員工們追問。 李昶並沒有對這個數位作出回應,但他表示,必要時可以給記者看契約的原件,“隻是現在時機未到”。

“因為佔了他們的版面,他們就反對。”李昶認為這才是編輯們反對廣告的主因。 盡管他從未有過幻想類雜志的編輯經驗,但在員工心目中,這位總編輯似乎很有自信,“他的口頭禪就是,‘沒得必要,不討論’。”

當中國青年報記者就此向李昶求證時,他說:“《科幻世界》就是一本雜志,有什麽需要一天到晚討論的呢?” 隨即,他強調自己其實“沒什麽精力參與編輯會議”。但這並不妨礙他提出諸多令編輯不滿的辦刊理念,諸如“讓中文編輯寫小說,讓譯文編輯翻譯,讓美術編輯畫圖”。

雜志社旗下的《飛·奇幻世界》盡管不是李氏改革的重點,但也成為理念交鋒的戰場。李昶曾要求這本雜志“用四分之一的頁碼來做退稿選登”,這個想法被一位編輯不客氣地稱為“很扯淡”。最終,在編輯“爭取了很久”之後,改為“選登片斷”。由于實在不能認同領導的種種辦刊理念,這個編輯選擇辭職離開。

然而讓這群科幻編輯更無法想象的“荒唐事”還在後面。

“我們陸續接到讀者電話,說在報攤上看到我們科幻世界雜志社又辦了新雜志。”編輯們這才意識到,“科幻世界”的招牌可能被人盜用了。

為了搞清楚究竟有多少本“野雜志”,他們費了不少力氣。最終發現,除了雜志社旗下原有《科幻世界》、《科幻世界·譯文》、《飛·奇幻世界》和《小牛頓》這4本刊物外,市場上又冒出了5本此前聞所未聞但卻印有“李昶總編”、“科幻世界雜志社主辦”字樣的刊物。

這些雜志涉及房產、育兒、教育等多種內容。經過對比分析,編輯們發現,雜志社擁有刊號的《商》被拆為旬刊,除《商·蜀商》屬合作刊物外,其餘兩刊《商·瞬》、《商·成都買房》均為使用同一個刊號的“非法出版物”。他們懷疑,李昶私自將科幻世界雜志社的刊號拿來出租或出售。

這個懷疑一旦被證實,則意味著對《國家期刊條例》的嚴重違反。條例第36條規定:“期刊出版單位不得出賣、出租、轉讓本單位名稱及所出版期刊的刊號、名稱、版面。”

李昶並不認為這屬于“一號多刊”。“我們的運作有一段時間了,這種方式也不是我獨創的。”他說,更何況,“那是我們的雜志,(總編)不寫我寫誰呢?”

在公開信事件發生後的第8天,這些備受爭議的出版物終于被送到四川省新聞出版局。此後,記者採訪到該局的一位官員。他表示,“有些刊物原來確實沒看到過”,但是否屬于非法操作“還需要進一步調查”,並拒絕給出調查進行的明確日程。

這並不是唯一一個在這起事件的調查中進度緩慢的部門。此前,四川省科學技術協會機關黨委副書記、人事部部長、紀檢專員李大用是最早開始調查此事的官員之一。但在事件發生後的第5天,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卻仍舊“不知道李昶此次去台灣的公幹項目,也不知道他何時回來”。 這樣緩慢的調查效率,讓編輯們和很多忠實讀者不解。

苦裏的熱鬧,沉悶裏的窒息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科幻世界。”李昶堅持為自己辯白,編輯的指責讓他覺得委屈。

事實上,在過去的一年多,這本刊物的質量和銷量並沒有出現急速的下跌。編輯和讀者都承認,它的影響力早在幾年前就開始緩慢地走下坡路了。

有人進行了一項“純技術分析”,經過調查,“《科幻世界》每本的傳閱率在4~6人”,保守估計,“20年裏,全中國有2.3億人次讀過這本雜志”。直到閱讀種類極其豐富的今天,它仍然保持著月發行量13萬份的數位——然而比起2001年的發行最高峰,這已整整減少了28萬份。

來了“一個不懂行的社長”,並不是這家31歲的雜志社第一次經歷困境。

《科幻世界》最困難的時候,曾經隻有4個編輯苦撐。1990年,時任總編輯的楊瀟申請舉辦世界科幻協會年會,在沖破了國內的輿論阻力後,這個瘦瘦的女人坐了7天7夜的火車,從中國趕赴荷蘭,最終在海牙年會上擊敗波蘭,獲得1991年年會的舉辦權。從此,世界才知道,中國“居然”還有一大學部幻雜志。

在那樣艱難的時期,編輯們還是堅持每年至少召開一次筆會,見見作者。第二任總編譚楷還記得,他曾在火車站裏凍了一宿,卻隻接到了兩個“從來沒聽說過的作者”。即便如此,4個編輯和七八個作者,“擠在招待所裏也開了一場筆會”。

1997年,《科幻世界》在北京舉辦國際科幻大會,譚楷和後來接任總編的阿來的房間成了“科幻迷的會客廳”,經常是五六個科幻迷“聊到深夜,就擠一擠,睡在地板上,天亮前肚子餓了,把小冰櫃洗劫一空”。 那次大會接待了兩萬多名科幻迷。等編輯部的人回到成都,“其狀慘烈,社長楊瀟頂著雞窩腦袋腳步發飄,總編譚楷一臉滄桑像換大米的販子”。

2009年5月,科幻世界雜志社本該迎來30周年社慶,已經退休了的譚楷卻“沒聽說社裏有什麽動靜”,甚至連原本一年一度的筆會都擱淺了。這個66歲的老人焦慮萬分,自己買了一個大蛋糕送到雜志社去。“當時我特別難受。拿得起,放不下啊。”他說。 和當初辛苦但洋溢著熱情的團隊氛圍不同,現在,《科幻世界》整個編輯部裏安靜得近乎沉悶,“大家有什麽想法都不提,因為社長肯定不會批準,這裏非常悶”。

外界曾經懷疑,這是一場因薪酬待遇問題而“集體大爆發”的行動。但參與此事的一個編輯公開了自己的收入,表示“李社來到雜志社之後,節縮了部分編輯的編輯費和欄目撰稿費用,但同時增加了員工福利費用,包括節日獎金和年度績效獎金,整體而言編輯收入比之前事實上略有上升”。

“我們是因為理想才留在這本雜志,如果是因為薪資,我們早離開了。”一個曾經在廣告公司工作的人,在雜志社做編輯後,“薪資立減一半,隻有1800塊”。在這裏,幾年不調工資也並不稀奇。 在熟悉他們的人看來,這些寫科幻、編科幻的人,幾乎都是些“不太物質的人”,“隻要不是傷害這本雜志,一切都可以容忍”。

目前,調查還在繼續,沒有人能預測最終結果。“如果李昶不離開怎麽辦?”有人問。“那我們就離開。”編輯們說,“畢竟,自由不是全無代價。”

但這裏幾乎已經是“中國科幻的最後一塊領地”了。2001年,《科幻海洋》停刊;2003年,《夢想者》停刊;2004年,《科幻世界畫刊·驚奇檔案》停刊;2005年,《幻想》停刊;2007年,《世界科幻博覽》停刊;2008年,《幻想縱橫》停刊……從2001年到2008年,國內至少有10本幻想類雜志停刊,死因大多“不詳”,外界猜測多是由于“銷量不佳和資金缺乏”。如今,1994年創刊的《科幻大王》(《新科幻》)到2014年也停刊了,現在僅剩科幻世界了

《科幻世界》會成為這份“死亡名錄”上的一行字嗎?著名科幻作家王晉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直言不諱:“這明顯就是官僚,外行領導內行……如果再這樣下去,《科幻世界》肯定完蛋。”

一個在科幻夢想伴隨下長大的讀者,如今發出這樣的呼吁:“對我而言,《科幻世界》不僅是一份地方刊物,更是我和無數像我一樣的人,在這艱苦拼搏、冷漠現實的世界中,一處珍貴的夢想放飛之地。想要什麽,盡管拿去。但是……請把科幻留給科幻。”

2010年9月26日上午,四川省科協紀委李大用書記來雜志社宣布了省科協黨組于8月30日作出的關于李昶的處理決定:正式免去李昶科幻世界雜志社社長、總編輯職務,由副社長劉成樹全面主持工作。

9月26日晚間訊息,《科幻世界》雜志社今天在其新浪微博上透露,四川省科協黨組正式免去李昶《科幻世界》雜志社社長、總編輯職務,由副社長劉成樹全面主持工作。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