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瑾 -近代民主革命先烈

秋瑾

秋瑾(1875-1907)近代民主革命志士,原名秋閨瑾,字璇卿,號旦吾,乳名玉姑,東渡後改名瑾,字(或作別號)競雄,自稱“鑒湖女俠”,筆名秋千,曾用筆名白萍。祖籍浙江山陰(今紹興),生于福建閩縣(今福州),其蔑視封建禮法,提倡男女平等,常以花木蘭、秦良玉自喻,性豪俠,習文練武,曾自費東渡日本留學。積極投身革命,先後參加過三合會、光復會、同盟會等革命組織,聯絡會黨計畫回響萍瀏醴起義未果。1907年,她與徐錫麟等組織光復軍,擬于7月6日在浙江、安徽同時起義,事泄被捕。7月15日從容就義于紹興軒亭口。

  • 中文名
    秋瑾
  • 別名
    秋閨瑾(原名),鑒湖女俠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紹興
  • 出生日期
    1875年11月8日
  • 逝世日期
    1907年7月15日
  • 信仰
    革命家
  • 畢業院校
    青山實踐女校
  • 就義之地
    浙江紹興軒亭口
  • 參加組織
    三合會、光復會、同盟會
  • 丈夫
    王廷鈞
  • 子女
    兒子王沅德,女兒王燦芝
  • 其他成就
    創辦《中國女報》, 策劃皖浙起義

​人物簡介

秋瑾出生于一個官宦家庭。1881年9月,秋瑾祖父秋嘉禾離雲宵,赴“鹿港廳同知”任。1885年,父秋壽南在福建提督門幕府任內,以勞積保知縣,分發台灣。初赴台北府某縣任,卻被人捷足先得,改除“台灣撫院文案”。1886年,秋壽南在台灣,囑親戚何祿安護眷赴台。秋瑾隨母親兄妹道經上海,耽擱數月;後搭糧船成行。海上遇台風;數日後,安抵台北。三月後,隨母親兄妹返回廈門。   

秋瑾

清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由父母做主與湖南省雙峰縣荷葉神沖老鋪子富紳子弟王廷鈞結婚。秋瑾在婆家雙峰荷葉時,常與唐群英、葛健豪往來,“情同手足,親如姐妹,經常集聚在一起,或飲酒賦詩,或對月撫琴,或下棋談心,往來十分密切”。後來3個人被譽為“瀟湘三女傑”。

光緒三十年五月,赴日本留學,同年秋,在上海創辦《白話報》,倡導婦女解放,提倡男女平等,揭露清政府的腐敗。十月間,參加馮自由等在橫濱組織的“洪門天地會”。同時結識魯迅陶成章等人。三十一年三月回國籌措學費,經陶成章介紹,在上海認識光復會會長蔡元培;回紹興後結識徐錫麟。經陶、徐介紹加入光復會。七月,再次東渡日本,入東京青山實踐女校學習;八月,在黃興寓所會晤孫中山,經馮自由介紹加入同盟會,被推為評議部評議員和同盟會浙江主盟人。

年底,因反對日本文部省頒布《清國韓國留學生取締規則》,率領同學回國。次年二月,由陶成章等輾轉介紹,到湖州南潯鎮潯溪女校任教。兩個月後辭職去上海,與陳伯平、尹銳志等密商,準備組織江浙會黨,發動武裝起義。

八月,在上海試製炸彈,不慎炸傷,險遭逮捕。同年冬,創辦《中國女報》,宣傳革命。為策應同盟會發動的萍、瀏、醴起義,回浙江聯絡會黨。萍、瀏、醴起義失敗後,與徐錫麟共謀發動皖浙起義,由徐赴皖活動,自己主持浙江軍事。

三十三年初,接任大通學堂督辦,以大通學堂為立足點,往返滬杭,運動軍學兩界,同時又到金華、處州等地,聯絡龍華會、雙龍會、平陽黨等會黨組織。研究整飭光復會組織辦法,草擬光復會軍製,撰寫了《普告同胞檄》、《光復軍起義檄》等文告;對聚集在大通學堂的革命志士和會黨頭目進行軍事訓練。

是年夏,將浙江光復會員與會黨民眾組成光復軍,以“光復漢族,大振國權”八字為序,編為八軍,推徐錫麟為統領,自任協領,約定安徽、浙江同時舉義。安慶起義失敗後,謝絕王金發等人要其暫時離開紹興的勸告。六月初四在紹興大通學堂被捕。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和嚴刑拷打,僅寫了“秋風秋雨愁煞人”7個大字以對。初六(7月15日)凌晨,秋瑾就義于紹興城內古軒亭口。遺骸幾經遷葬,後建墓于杭州西泠橋側。

工詩詞,作品宣傳民主革命、婦女解放,筆調雄健,豪放悲壯,感情深沉。有《秋瑾集》。

1930年,于紹興軒亭口建立了秋瑾烈士紀念碑,至今未變。

生平經歷

早年經歷

秋瑾,原名秋閨瑾,字璿卿(璇卿),號競雄,華夏傑出女先烈,別署鑒湖女俠。祖籍浙江山陰(今紹興市),出生于福建閩縣。蔑視封建禮法,提倡男女平等,常以花木蘭秦良玉自喻。性豪俠,習文練武,喜男裝。

清光緒二十年(1894年),其父秋信候任湘鄉縣督銷總辦時,將秋瑾許配給今雙峰縣荷葉鎮神沖王廷鈞為妻。1896年,秋與王結婚。王廷鈞在湘潭開設“義源當鋪”,秋瑾大部分時間住在湘潭,也常回到婆家。秋瑾在婆家雙峰荷葉時,常與唐群英、葛健豪往來,“情同手足,親如姐妹,經常集聚在一起,或飲酒賦詩,或對月撫琴,或下棋談心,往來十分密切”。後來3個人被譽為“瀟湘三女傑”。這年秋天,秋瑾第一次回到神沖,當著許多道喜的親友朗誦自作的《杞人憂》:“幽燕烽火幾時收,聞道中洋戰未休;膝室空懷憂國恨,誰將巾幗易兜鍪”,以表憂民憂國之心,受到當地人們的敬重。1897年6月生下兒子王沅德。

投身革命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王廷鈞納資為戶部主事,秋瑾隨王赴京。不久,因為八國聯軍入京之戰亂,又回到家鄉荷葉。次年在這裏生下第二個孩子王燦芝(女)。光緒二十九年,王廷鈞再次去京復職,秋瑾攜女兒一同前往。1904年夏,她在丈夫王廷鈞的支持下,沖破封建的束縛,自費東渡日本留學,先入日語講習所,繼入青山實踐女校。並在橫濱加入了馮自由等組織的三合會。

在日本期間,秋瑾積極參加留日學生的革命活動,與陳擷芬發起共愛會,和劉道一等組織十人會,創辦《白話報》,參加洪門天地會,受封為“白紙扇”(軍師)。

秋瑾

光緒三十一年,秋瑾歸國。春夏間,經徐錫麟介紹加入光復會。徐錫麟、秋瑾先後加入光復會後,國內革命情勢有了迅速的發展。光緒三十一年七月,秋瑾再赴日本,加入同盟會,被推為評議部評議員和浙江主盟人,翌年歸國,在上海創辦中國公學。不久,任教于潯溪女校。同年秋冬間,為籌措創辦《中國女報》經費,回到荷葉婆家,在夫家取得一筆經費,並和家人訣別,聲明脫離家庭關系。其實是秋瑾“自立志革命後,恐株連家庭,故有脫離家庭之舉,乃借以掩人耳目。”是年十二月(1907年1月14日),《中國女報》創刊。秋瑾撰文宣傳

婦女解放主張提倡女權,宣傳革命。旋至諸暨、義烏、金華、蘭溪等地聯絡會黨,計畫回響萍瀏醴起義,未果。

從容就義

1905年秋,陶成章和徐錫麟在紹興創辦大通師範學堂,借以召集江南各府會黨成員到校,進行軍事訓練。後來,秋瑾在該校發展了600多名會員。光緒三十三年正月(1907年2月),秋瑾接任大通學堂督辦。不久與徐錫麟分頭準備在浙江、安徽兩省同時舉事。聯絡浙江、上海軍隊和會黨,組織光復軍,推徐錫麟為首領,自任協領,擬于7月6日在浙江、安徽同時起義。因事泄,于7月13日在大通學堂被捕。7月15日,從容就義于浙江紹興軒亭口。

秋瑾

光緒三十四年,生前好友將其遺骨遷葬杭州西湖西泠橋畔,因清廷逼令遷移,其子王源德于宣統元年(1909年)秋將墓遷葬湘潭昭山。

1912年,湘人在長沙建秋瑾烈士祠,又經湘、浙兩省商定,迎送其遺骨至浙,復葬西湖原墓地。後人輯有《秋瑾集》。

主要詩選

秋瑾一生留下許多著作,包括120多首詩,38首詞。她以天下為己任,大義凜然,氣勢豪邁,文詞朗麗高亢,音節嘹亮。為了普及革命,她還寫過白話文,譜歌曲,甚至編彈詞,來向廣大民眾傳播革命的道理。這些收于《秋瑾集》中。

一輪蟾魄凈娟娟,

萬裏長空現晶奩。

照地疑霜珠結露,

浸樓似水玉含煙。

有人飲酒迎杯問,

何處吹簫倚檻傳?

二十四橋簾盡轉,

清宵好影正團圓。

梅(其一)

本是瑤台第一枝,

謫來塵世具芳姿。

如何不遇林和靖?

飄泊天涯更水涯。

梅(其二)

冰姿不怕雪霜侵,

羞傍瓊樓傍古岑。

標格原因獨立好,

肯教福貴負初心。

讀書口號

東風吹綠上階除,

花院簫疏夜月虛。

儂也痴心成脈望,

畫樓長蠹等身書。

望鄉

白雲斜掛蔚藍天,

獨自登臨一悵然。

欲望家鄉何處似?

亂峰深裏翠如煙。

黃海舟中日人索句並見日俄戰爭地圖

萬裏乘雲去復來,隻身東海挾春雷。

忍看圖畫移顏色,肯使江山付劫灰。

濁酒不銷憂國淚,救時應仗出群才。

拼將十萬頭顱血,須把乾坤力挽回。

日人石井君索和即用原韻

漫雲女子不英雄,萬裏乘風獨向東。

詩思一帆海空闊,夢魂三島月玲瓏。

銅駝已陷悲回首,汗馬終慚未有功。

如許傷心家國恨,那堪客裏度春風。

鷓鴣天

祖國沉淪感不禁,閒來海外尋知音。

金甌已缺終須補,為國犧牲敢惜身?

嗟險阻,嘆飄零。關山萬裏作雄行。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龍泉壁上鳴。

赤壁懷古

潼潼水勢向江東,此地曾聞用火攻。

怪道儂來憑吊日,岸花焦灼尚餘紅。

去常德州中感賦

一出江城百感生,論交誰可並汪倫?

多情不若堤邊柳,猶是依依遠送人。

秋海棠

栽植恩深雨露同,一叢淺淡一叢濃。

平生不借春光力,幾度開來鬥晚風?

賦柳

獨向東風舞楚腰,為誰顰恨為誰嬌?

灞陵橋畔銷魂處,臨水傍堤萬萬條。

杜鵑花

杜鵑花發杜鵑啼,似血如朱一抹齊。

應是留春留不住,夜深風露也寒凄。

殘菊

嶺梅開候曉風寒,幾度添衣怕倚欄。

殘菊猶能傲霜雪,休將白眼向人看。

紅毛刀歌

一泓秋水凈纖毫,遠看不知光如刀。

直駭玉龍蟠匣內,待乘雷雨騰雲霄。

傳聞利器來紅毛,大食日本羞同曹。

濡血便令骨節解,斷頭不俟鋒刃交。

抽刀出鞘天為搖,日月星辰芒驟韜。

斫地一聲海水立,露風三寸陰風號。

陸專犀象水截蛟,魍魎驚避魑魅逃。

遭斯刃者凡幾輩?骷髏成群血涌濤。

刀頭百萬英雄泣,腕底乾坤殺劫操。

且來掛壁暫不用,夜夜鳴嘯聲疑鴞。

英靈渴欲飲戰血,也如塊磊需酒澆。

紅毛紅毛爾休驕,爾器誠利吾寧拋。

自強在人不在器,區區一刀焉足豪?

滿江紅(小住京華)

小住京華,早又是中秋佳節。

為籬下黃花開遍,秋容如拭。

四面歌殘終破楚,八年風味徒思浙。

苦將儂強派作蛾眉,殊未屑!

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

算平生肝膽,不因人熱。

俗子胸襟誰識我?英雄末路當磨折。

莽紅塵何處覓知音?青衫濕!

如此江山

蕭齋謝女吟《秋賦》,瀟瀟滴檐剩雨。

知己難逢,年光似瞬,雙鬢飄零如許。

愁情怕訴,算日暮窮途,此身獨苦。

世界凄涼,可憐生個凄涼女。

曰:“歸也”,歸何處?

猛回頭,祖國鼾眠如故。

外侮侵陵,內容腐敗,沒個英雄作主。

天乎太毒!

看如此江山,忍歸胡虜?

豆剖瓜分,都為吾故土。

翠樓怨

題王澤環亡姬遺像,因庚子兵亂,此像失職,後其友朱望清見于市上,贖回歸之。

寂寞庭寮,喜飛來畫軸,破我無聊。

試展朝雲遺態,費維摩幾許清宵?

紫玉煙沉,驚鴻影在,歷劫紅羊跡未消。

賴有故人高誼,贖得生綃。

環佩聲遙,縱歸來月下,魂已難招。

故劍珠還無恙,黃衫客風韻偏豪。

自敘烏闌,遍征紅豆,替傳哀怨譜《離騷》。

但恐玉蕭難再,愁煞韋皋。

劍歌

炎帝世系傷中絕,芒芒國恨何時雪?

世無平權隻強權,話到興亡眥欲裂。

千金市得寶劍來,公理不恃恃赤鐵。

死生一事付鴻毛,人生到此方英傑。

飢時欲啖仇人頭,渴時欲飲匈奴血。

俠骨棱(山曾)傲九州,不信太剛剛則折。

血染斑斑已化碧,漢王誅暴由三尺。

五胡亂晉南北分,衣冠文弱難辭責。

君不見劍氣棱棱貫鬥牛?胸中了了舊恩仇?

鋒芒未露已驚世,養晦京華幾度秋。

一匣深藏不露鋒,知音落落世難逢。

空山一夜驚風雨,躍躍沉吟欲化龍。

寶光閃閃驚四座,九天白日暗無色。

按劍相顧讀史書,書中誤國多奸賊。

中原忽化牧羊場,咄咄腥風吹禹域。

除卻幹將與莫邪,世界伊誰開暗黑。

斬盡妖魔百鬼藏,澄清天下本天職。

他年成敗利鈍不計較,但恃鐵血主義報祖國。

泛東海歌

登天騎白龍,走山跨猛虎。

叱吒風雲生,精神四飛舞。

大人處世當與神物遊,

顧彼豚犬諸兒安足伍!

不見項羽酣呼鉅鹿戰,

劉秀雷震昆陽鼓,

年約二十餘,而能興漢楚;

殺人莫敢當,萬世欽英武。

愧我年二七,于世尚無補。

空負時局憂,無策驅胡虜。

所幸在風塵,志氣終不腐。

每聞鼓鼙聲,心思輒震怒。

其奈勢力孤,群才不為助。

因之泛東海,冀得壯士輔。

對酒

不惜千金買寶刀,貂裘換酒也堪豪。

一腔熱血勤珍重,灑去猶能化碧濤。

寶刀歌(1907)

漢家宮闕斜陽裏,五千餘年古國死。一睡沉沉數百年,大家不識做奴恥。

憶昔我祖名軒轅,發祥根據在昆侖。闢地黃河及長江,大刀霍霍定中原。

痛哭梅山可奈何?帝城荊棘埋銅駝。幾番回首京華望,亡國悲歌淚涕多。

北上聯軍八國眾,把我江山又贈送。白鬼西來做警鍾,漢人驚破奴才夢。

主人贈我金錯刀,我今得此心雄豪。赤鐵主義當今日,百萬頭顱等一毛。

沐日浴月百寶光,輕生七尺何昂藏?誓將死裏求生路,世界和平賴武裝。

不觀荊軻作秦客,圖窮匕首見盈尺。殿前一擊雖不中,已奪專製魔王魄。

我欲隻手援祖國,奴種流傳遍禹域。心死人人奈爾何?援筆作此《寶刀歌》。

寶刀之歌壯肝膽,死國靈魂喚起多。寶刀俠骨孰與儔?平生了了舊恩仇。

莫嫌尺鐵非英物,救國奇功賴爾收。願從茲以天地為爐、陰陽為炭兮,鐵聚六洲。

鑄造出千柄萬柄寶刀兮,澄清神州。上繼我祖黃帝赫赫之威名兮,一洗數千數百年國史之奇羞!

題芝龕記

其一:

古今爭傳女狀頭,

誰說紅顏不封侯。

馬家婦共沈家女,

曾有威名振九州。

其二:

執掌乾坤女土司,

將軍才調絕塵姿。

花刀帕首桃花馬,

不愧名稱娘子師。

其三:

莫重男兒薄女兒,

平台詩句賜娥媚

吾驕得此添生色,

始信英雄曾有此。

滿江紅(骯髒塵寰)

骯髒塵寰,問幾個男兒英哲!算隻有蛾眉隊裏,時聞豪傑。良玉勛名襟上淚,,雲英事業心頭血。醉摩挲長劍作龍吟,聲悲咽。

自由香,常思爇;家國恨,何時雪?勸吾儕今日,各宜努力。振拔須思安種類,繁華莫但誇衣玦。算弓鞋三寸太無為,宜改革。

鐵骨霜姿有傲衷,

不逢彭澤志徒雄。

夭桃枉自多含妒,

爭奈黃花耐晚風?

生年新考

關于辛亥革命先驅秋瑾烈士的生年,長期一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1981年,烈士的甥女、73歲的王慰慈向記者談了秋瑾誕生的確切年代:光緒元年,即1875年。王慰慈說,關于秋瑾的生年,不久前她同在浙江紹興樹人中學當教師的秋瑾孫秋經武交換了意見。他們認為秋氏乃越中望族,素重譜牒。凡秋姓中人,其年庚、生辰八字都記入家譜,這一傳統習俗一直延續到本世紀五十年代。在浙江紹興偏門外峽山村歪台門秋宅的客堂內,一直掛有根據秋氏家譜抄錄的從秋瑾高祖秋學禮開始的忌日牌。其中明白記載:秋壽南長女,秋閨瑾(即秋瑾),字璿卿,乙亥年十月十一日生辰(即一八七五年陰歷十月十一日),丁未年六月初六日諱忌,生肖屬亥(即豬),而且秋氏祖龕和杭州秋社供奉的秋瑾牌位上所記生卒年月,都與秋氏家譜和忌日牌記載相同。有關文物原件已于1963年捐獻給紹興文管會儲存。但我認為,秋瑾烈士生于1877年,理由如次:

其一,秋氏家譜中不可能有秋瑾生卒年的記載,上文一說是其甥女已從秋氏家譜中查獲確切年代,又說是秋瑾的忌日牌是根據秋氏家譜抄錄的,語焉模糊。不管怎樣說,都可以明白無誤地理解為秋瑾的生卒年月日記載在秋氏家譜中。秋瑾烈士犧牲後,不知秋氏家族是否纂修過秋氏家譜(至今也未見誰披露過),即使有的話,在秋氏家譜中是無論如何也查獲不到秋瑾出生的確切年代;,這是起碼的家譜常識問題。古人雲:家之有譜,猶國之有史也。家譜,是封建宗族製度的產物,是具有男性血緣關系的社會群體成員參與纂修的圖譜,自有家譜以來,女子是不能入譜的。已字婦女隻是作為男子配偶上譜,且多是有姓無名,在女子下註生育情況,如生的是女兒,也是沒有名字的,一般隻書生女兒,長適某,次適某等。到了民國中、後期,有些家譜主修人員思想比較開放,也隻是將不字(即不嫁人)的女子照男丁例提行入譜,而對已字婦女則沒有例外,哪怕再偉大的女性也是不可以的,這是宗族製度的規定,任何人也不能違背。秋瑾是已字婦女,且有一子一女,秋氏家譜纂修者絕不可能將其收入的。

其二,新近發現的(湖南湘鄉)《上湘城南王氏四修族譜》上有關于秋瑾生卒年、月、日的詳細記載,秋瑾在光緒二十二年(1896)四月初五與王廷鈞(1879-1909)結婚,王廷鈞,字子芳,家在湘鄉荷葉塘神沖老鋪子(今屬雙峰),離曾國藩的出生地白玉堂僅3華裏。前年,我在白玉堂後山一王姓農民家裏發現了1916年太原堂木活字《上湘城南王氏四修族譜》(湖南圖書館知道後,立即派專人去借來進行了縮微拍攝)。族譜載:十七世裔孫王廷鈞配秋氏,字瑾,壽南公女。清誥封夫人,光緒三年丁醜十月十一日卯時生,光緒三十三年丁未六月初六辰時歿在浙江山陰縣,葬西湖,有碑亭。子,沅德,出撫一半與子麒公為嗣。女,桂芳,待字。子麒即王廷鈞的二哥,王沅德兼祧二房。族譜明確記載秋瑾生于光緒三年,即一八七七年,這應該是準確可信的,秋瑾與王廷鈞在光緒二十一年(1895)訂婚時,雙方要互換庚帖,庚帖上寫有訂婚者姓名、生辰八字、籍貫、祖宗三代等內容,訂婚是非常重視男女雙方生辰八字的,要請術家推算,雙方八字是否相克,相克則不能聯姻。秋星侯先生把女兒秋瑾許配給王廷鈞,是決不可能把秋瑾出生的年、月、日、時弄錯,而王氏家譜的記載,又無疑是根據庚帖的,另外,在族譜中,還有一篇張翊撰寫的《子芳先生夫婦合傳》,講秋瑾隨侍父湘鄉差次,得與子芳君訂盟,十九歲于歸。張翊六是王、秋的兒女親家,王沅德的岳父,與王子芳在京共事有年,相互間是很了解的,所說十九歲于歸當可信。1916年出版的(湖南湘鄉)《上湘城南王氏四修族譜》所記載的有關秋瑾的材料為研究秋瑾提供了最新的、也是最具有權威性的史料,可以解決一些在秋瑾研究中長期爭論不休的問題。至于秋瑾烈士的生年,與此相互印證的是光緒三十年(1904)正月初七秋瑾與吳芝瑛義結金蘭時親筆填寫的《蘭譜》,《蘭譜》雲:年二十八歲,十月十一日卯時生。

綜上所述,可以肯定地說,秋瑾烈士生于1877年,其他各說都無直接的史料根據,多憑親友回憶或推測臆斷,年湮日久,不足以征信。

(作者羅紹志,原中共雙峰縣委黨史辦主任,曾國藩研究會研究員,著有《蔡和森傳》作者)

秋瑾精神

秋瑾就義已經一百多年,世事滄桑,當今中國已不再是血與火的革命鬥爭年代。但秋瑾的精神,依然具有時代意義。

首先,她那種憂民憂國,為了祖國獨立富強,不惜犧牲個人生命,用鮮血來喚醒民眾,就是一種熾熱的愛國主義精神。當今我們在發展的征途中,同樣充滿困難與風險,必須居安思危,充滿憂患意識。因此,我們需要弘揚這種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

其次,百年前舊中國,封建禮教思想的黑暗統治是那樣頑固。她作為一個生存在封建禮教千年浸淫,備受壓迫的女性,敢于打破自己曾經立足生存的腐舊的社會環境,敢于如此沖破自身的思想牢籠,打碎封建精神枷鎖,去崇仰真理,追求光明,主張共和,堅持男女平等。這種敢于把自己從舊思想、舊習慣中解脫出來,是一種大膽革新的思想解放運動。當今,我們同樣仍需不斷解放思想。因此我們要學習秋瑾,弘揚以改革創新為核心的時代精神。

第三,她面對腐朽沒落的社會,滿腔熱血,一身正氣。為求得社會正義而奔走呼號,直至從容就義。她的女俠氣概,就是正義的化身。當前,我們同樣要把社會正義,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的首要價值。現實社會中,仍存在陽光下的黑暗,有些邪惡勢力和腐敗現象仍在滋長。我們就應學習秋瑾這種見義勇為的大無畏精神,為弘揚社會正義,勇于鬥爭,敢于獻身。

因此,秋瑾依然是我們精神家園中一顆璀璨的明珠,永遠閃耀著時代光芒。

秋瑾之墓

秋瑾犧牲後,遺體被草埋于紹興臥龍山下。後來他哥哥僱人,把靈柩暫存在嚴家潭。第二年初,她的好友徐白華及吳芝瑛等,將靈柩運至杭州,于2月25日葬在西湖孤山的西泠橋畔,並做了墓碑,寫了墓表。這是因為當年秋瑾與友人遊西湖,在憑吊岳飛墓時,曾感言自己死後,若能埋于此地,將終身無憾。人們就是為了實現她“願埋骨西泠”的遺言。

秋瑾

這件事又引起清政府的恐慌,忙勒令把墓遷走。烈士靈柩又被運到紹興,後又送回湖南湘潭。秋犧牲後,王家將秋遺體,從浙江西湖運回湖南,安葬在王家祖墳之湘潭昭山。別輕看此舉,過去習俗,在外面非正常死亡的,是不能葬祖墳山的。何況,秋是革命黨,時清朝未亡,王家不怕連累,將秋瑾當作自家人對待,是很重情義的。辛亥革命後,浙江才將秋請回西湖公葬,王家以大局為重,又同意了。

辛亥革命成功,1912年元旦成立中華民國後,才把秋瑾靈柩由湖南運送到上海。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然後用火車護送到杭州,重新安葬于西泠橋下。1921年孫中山到杭州,親自赴秋瑾墓致祭,並題寫“巾幗英雄”之匾額。荒唐的是“文革”除“四舊”時,居然又把烈士遺骸當作“四舊”,遷至杭州雞籠山中。直到1981年,才復葬于原址。在岳飛墓旁,西泠印社前,人們可看到墓址上秋瑾的立像,她凝視著祖國的大好河山,心中定會涌起欣慰的波瀾。如今秋瑾墓基座由花崗石砌築而成,上有漢白玉雕刻秋瑾立像,正面大理石鑲嵌孫中山題字“巾幗英雄”。人間百色,也許惟有這純潔無瑕、縞素如雪的漢白玉石才能配得上她。經過時已是黃昏,湖山之畔,暮色蒼茫中,隻見秋瑾長裙曳地,持劍沉吟。曾經羅衫裙琚,曾經男裝騎服,曾經拈花微笑,曾經彈鋏當歌。但無論如何,剛柔相濟、卓然獨立、熱血忠勇是秋瑾最本真的形象。一束鮮花擺放于墓碑前,傳達著後人對她,那份猶如西湖不盡碧波的綿長紀念與崇敬。

紹興解放北路的軒亭口,是秋瑾就義的地方。秋瑾紀念碑于1930年在此落成,碑座正面刻有蔡元培撰、于右任寫的碑記,碑身鐫有張靜江的題書“秋瑾烈士紀念碑”。後壁上鐫刻“巾幗英雄”四字,系孫中山先生手書。現在紀念碑西面建有“軒亭口”牌坊,東面塑有秋瑾漢白玉塑像。

1991年11月秋瑾曾孫子王孝敏前往西湖墓前悼念秋祖母。

人物評價

對于為推翻滿清專製帝製、創立民國而英勇獻身的女中豪傑秋瑾,孫中山和宋慶齡都曾給予很高的評價。1912年12月9日孫中山致祭秋瑾墓,撰挽聯:“江戶矢丹忱,感君首贊同盟會;軒亭灑碧血,愧我今招俠女魂。”1916年8月16日至20日,孫中山、宋慶齡遊杭州,赴秋瑾墓憑吊,孫中山稱:“光復以前,浙人之首先入同盟會者秋女士也。今秋女士不再生,而‘ 秋風秋雨愁煞人’之句,則傳誦不忘。”

秋瑾

1942年7月,宋慶齡在《中國婦女爭取自由的鬥爭》一文中稱贊秋瑾烈士是“最崇高的革命烈士之一”。1958年9月2日,宋慶齡為《秋瑾烈士革命史跡》一書題名。

1979年8月,宋慶齡為紹興秋瑾紀念館題詞:“秋瑾工詩文,有‘秋風秋雨愁煞人’名句,能跨馬攜槍,曾東渡日本,志在革命,千秋萬代傳俠名。”

大事年表

1875年11月8日(光緒元年乙亥年十月十一日卯時生)生于福建閩侯。浙江山陰(今紹興)人。早年學習經史、詩詞,善騎射。

秋瑾

父壽南曾任湖南郴州知州。

1896年

在湖南依父命嫁今雙峰縣荷葉鎮神沖村富紳子弟王廷鈞。秋瑾在婆家雙峰荷葉時,常與唐群英、葛健豪往來,“情同手足,親如姐妹,經常集聚在一起,或飲酒賦詩,或對月撫琴,或下棋談心,往來十分密切”。後來3個人被譽為“瀟湘三女傑”。

1903年

王納資捐得戶部主事,隨王去北京居往。時值八國聯軍入侵後不久,她目睹民族危機的深重和清政府的腐敗,決心獻身救國事業。

1904年7月

沖破封建家庭束縛,自費留學日本。在東京入中國留學生會館所設日語講習所補習日文,常參加留學生大會和浙江、湖南同鄉會集會,登台演說革命救國和男女平權道理。在此期間,曾與陳擷芬發起共愛會,作為開展婦女運動的團體;和劉道一、王時澤等十人結為秘密會,以秋瑾最終打破了桎梏在身上的封建枷鎖反抗清廷、恢復中原為宗旨。並創辦《白話報》,“鑒湖女俠秋瑾”署名,發表《致告中國二萬萬女同胞》、《警告我同胞》等文章,宣傳反清革命,提倡男女平權。

秋瑾,參加馮自由在橫濱組織的三合會,受封為“白紙扇”(即軍師)。

1905年

在日語講習所畢業後,報名轉入東京青山實踐女校附設的清國女子速成師範專修科,隨即回國籌措繼續留學費用。歸國後,分別在上海、紹興會晤蔡元培、徐錫麟,並由徐介紹參加光復會。

7月,回到日本,不久入青山實踐女校學習。由馮自由介紹,在黃興寓所加入中國同盟會,會評議員和同盟會浙江省主盟人。在留日學習期間,她寫下了許多充滿強烈愛國思想和飽滿革命熱情的詩篇。慷慨激昂,表示:“危局如斯敢惜身?願將生命作犧牲。”“拚將十萬頭顱血,須把乾坤力挽回。”

1906年

年初,因抗議日本政府頒布取締留學生規則,憤而回國。先在紹興女學堂代課。

3月,往浙江湖州南潯鎮潯溪女校任教,發展該校主持教務的徐自華及學生徐雙韻等加入同盟會。暑假離職赴滬,與尹銳志、陳伯平等以“銳進學社”為名,聯系敖嘉熊、呂熊祥等運動長江一帶會黨,準備起義。萍瀏醴起義發生後,她與同盟會會員楊卓林、胡瑛、寧調元等謀在長江流域各省回響,並擔任浙江方面的發動工作。到杭州後,與將去安徽的徐錫麟約定,在皖、浙二省同時發動。此時她在杭州新軍中又發展了呂公望、朱瑞等多人參加同盟會與光復會。不久,萍瀏醴起義失敗,接應起義事遂告停頓。

1907年1月14日,在上海創刊《中國女報》。以“開通風氣,提倡女學,聯感情,結團體,並為他日創設中國婦人協會之基礎為宗旨”。並為該報寫了《發刊詞》,號召女界為“醒獅之前驅”,“文明之先導”。旋因母喪回紹興,又先後到諸暨、義烏、金華、蘭溪等地聯絡會黨。這時大通學堂無人負責,乃應邀以董事名義主持校務。遂以學堂為據點,繼續派人到浙省各處聯絡會黨,自己則往來杭、滬間,運動軍學兩界,準備起義。她秘密編製了光復軍製,並起草了檄文、告示,商定先由金華起義,處州回響,誘清軍離杭州出攻,然後由紹興渡江襲擊杭州,如不克,則回紹興,再經金華、處州入江西、安徽,同徐錫麟呼應。原定7月6日起義,後改為19日。

7月6日,徐錫麟在安慶起義失敗,紹興坤士胡道南出賣了秋瑾。

7月10日,她已知徐失敗的訊息,但拒絕了要她離開紹興的一切勸告,表示“革命要流血才會成功”,她遣散眾人,毅然留守大通學堂。13日下午,清軍包圍大通學堂,秋瑾被捕。她堅不吐供,僅書“秋風秋雨愁煞人”以對。

7月15日凌晨,秋瑾從容就義于紹興軒亭口。

人物故居

紹興故居

秋瑾故居是浙江著名旅遊景點,位于紹興市區塔山西麓和暢堂,清代建築。1988年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和暢堂原為明代大學士朱賡的別業。1891年,秋瑾的祖父秋嘉禾從福建告老還鄉,向朱氏後裔典入其別業桂花廳的一部分,為晚年隱居之所。少年時代的秋瑾在此讀書習文,練拳舞劍。1906年,她自日本歸國,從主持大通堂直到被捕前夕,在這裏生活和從事革命活動,從而留下了許多珍貴的文物和史跡。

秋瑾

在紹興,與魯迅遙呼相應的人物,竊以為是鑒湖女俠秋瑾。 三味書屋西南塔山附近的和暢堂,就是秋瑾故居。和暢堂布局嚴謹,風格簡約無華。黑漆大門沒有任何裝飾,庄重樸實。

堂前正中有一匾,上書“和暢堂”三字。“和暢”是取王羲之《蘭亭序》中的“惠風和暢”之意。故居共有房屋5進,青磚白牆烏瓦,穿鬥結構,硬山頂。第一進為門廳,門楣上“秋瑾故居”匾額系何香凝手書。筆力遒勁的題書,或許就是一位女革命家對另一個女革命家的欣賞、懷念和惺惺相惜之情的含蓄表達。 第二進自西至東分別為會客室、堂前、餐室。正屋的東邊有小樓,樓下為秋瑾臥室,均按原狀布置,木床、書桌皆為當年原物。至今屋內仍掛有一張男裝小照,照片中的秋瑾英姿颯爽,確有巾幗不讓須眉的俠客仗義之氣。臥室裏的書桌以及文房四寶等,則顯示了秋瑾的另一個身份:文人,或者說,是詩人、詞人和散文家。臥室後壁有一夾牆密室,為秋瑾藏放革命檔案及武器之處,至今儲存完好,彌足珍貴。 第三、四兩進原為秋母及兄嫂住房,現闢為秋瑾史跡陳列室,展出秋瑾詩詞手稿、家書、照片、印章、頭巾、文獻等文物,更有孫中山、宋慶齡周恩來等名人評價秋瑾的題詞等,反映了秋瑾從事革命的光輝業績。

秋瑾

雙峰故居

秋瑾故居為清代建築,青磚白牆烏瓦,位于湖南省婁底市雙峰縣荷葉鎮神沖街口。 中國民主革命的先驅何香凝先生題寫的“秋瑾故居"匾額懸掛于此。秋瑾故居遺址已被雙峰縣政府于2003年公布為不可移動文物。

特色古居、青石斜陽、亭台翹檐、青瓦駁牆。秋瑾故居由正廳,左右廂房及天井和雜物間組成。故居陳列物品中有許多是原物,臥室中的床、書桌和衣櫃,堂屋中的方桌和板凳,廚房中的大水缸和碗櫃,農具室中的石磨、水車和大木耙等,都曾留下過王廷鈞與秋瑾夫妻的印跡。在秋瑾短短三十一年的人生裏,這座故居卻陪伴了她整整七年,生育了一男一女。

秋瑾

2007年10月,秋瑾生活過的雙峰縣被全國婦聯正式命名為全國第一個“中華女傑之鄉”。 雙峰是名人故裏、湘軍搖籃,尤其是在中國的婦女運動史和解放史上,以葛健豪、秋瑾、唐群英、向警予蔡暢、王燦芝為代表的雙峰婦女寫下了濃墨重彩、光輝燦爛的一頁。

2008年4月,雙峰縣八女傑雕塑揭幕儀式在縣城女傑廣場舉行。包括葛健豪、秋瑾、唐群英、向警予、蔡暢、王燦芝、曾憲植、曾寶蓀八女傑雕像。

湘潭故居

湘潭也秋瑾故居,位于湘潭市雨湖區十八總由義巷4號。湘潭秋瑾故居原是丈夫王廷鈞家開設的“義源當鋪”,秋瑾嫁給王廷鈞後經常往返于雙峰、湘潭。

秋瑾湘潭故居秋瑾湘潭故居

1907年,秋瑾就義,1909年,王黼臣、王廷鈞父子相繼去世,“ 義源當”作為一棟“凶宅”,在湘潭經濟轉型的凄風苦雨中,漸漸衰落,王黼臣之妻屈氏帶著無父無母的孫子沅德、孫女燦芝在高牆之下默默生活。1946年,日本飛機十二次轟炸湘潭,“義源當”嚴重損毀,戰後稍有修葺,但頹敗之勢已不可挽回

十八總由義巷口進入,可見一座破敗的公館隻剩下門樓。門樓上極不相稱地掛著“秋瑾故居”四個漆金大字,銹跡斑斑的鐵鏈和大得有些搶眼的鐵鎖,閉鎖了裏面一切的景致。這,就是義源當鋪,也曾是秋瑾的故居。王寶田在湘潭、湘鄉求田問舍,購辦田產千餘畝,又在湘潭、長沙開設了多家當鋪、錢庄。王寶田的二兒子王黼臣(人稱王二胖子)很有商業頭腦,他利用湖南湘軍主要餉源、兵餉靠錢庄匯兌的優勢,將總部設在湘潭,分號遍及長沙、漢口,業務涉及當鋪、錢庄、鹽業。十八總由義巷口開設的義源當鋪,僅是王家產業極小的一部分。“義源當”是一個五開五進的公館式建築,佔地面積約一百五十畝,臨街是當鋪的門臉,楹前一對石獅子虎虎生風。第二進是貯物的倉庫。四、五進是家眷的居室。三進是天井、雜室及員工起居區。今天殘存的“秋瑾故居”,就是從由義巷進入第三進的門樓。      當時的“義源當鋪”曾被列為辛亥革命紀念地,後孫中山手書“秋瑾故居”匾額置于大門之上。湘潭秋瑾故居是湘潭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于1982年9月2日正式對外公布。

作《義源當感懷》:

此身何故落瀟湘,悶對長天淚兩行。

山水有緣留俠氣,天為湘潭駐夕陽。

客來陋巷談秋雨,文章多病老詩囊。

人情隻向黃金熱,每對西風飲幾盅。

(作者:尹鐵凡)

株洲故居

秋瑾故居位于株洲市石峰區清水塘大沖村,目前正在進行修復完善。秋瑾故居規模宏大,氣勢壯觀,東西長達80餘米,約有三進兩層房屋13棟,天井10個,亭子3座。故居集當地民居與江浙建築風格于一體,房屋兩側為吊腳樓,前庭有兩面裝飾用的牆壁,這種建築風格在當地極為罕見。

秋瑾株洲故居秋瑾株洲故居

1896年,秋瑾與王廷鈞結婚。秋瑾曾居住在位于現在石峰區清水塘街道大沖村的深宅大院。株洲秋瑾故居是王廷鈞父親給秋瑾和王廷鈞置辦的婚房,是秋瑾所有故居中最大最豪華的,也是他們生前唯一房產。

夫妻合傳

子芳先生夫婦合傳  

子芳先生,湘鄉王黻臣公季子也。諱昭蘭,冊名廷鈞。體清腴,面皙白,有翩翩佳公子之譽。讀書善悟,不耐吟誦。作文寫大意,不喜錘煉。不臨摹碑帖而書法秀麗。志遠大急于仕進,兩應童子試,一赴鄉闈不與選,遂棄帖括,于清光緒二十七年,以報效秦晉,賬款議敘工部主事,供職兩年。轉薦度支部郎中,覃恩誥封中憲大夫。未幾,封翁病篤,告終養旋裏。奉湯葯數月,遭大故,哀傷過度,體漸消瘦,讀禮家居兼養病,擬服闋起,復改外任,以攄夙抱。乃造物忌才,病延兩載,遂不起,年三十歲,葬潭邑三都四甲葉子塘巳山亥向。

德配秋女士,諱瑾,字璿卿,號競雄,浙江山陰世家子也。好讀書,工詞賦,發言每多感慨。其父星侯先生,宦湘有年,女士隨侍湘鄉差次,得與子芳君訂盟,十九歲于歸,篤伉儷。二十八年,子芳君赴部供職,女士偕行都門僑寓。手不釋卷,口不廢吟喔,同鄉郭桐白、李翰屏諸君,慕其詩詞,索題索和,輒應之。家居久,見清政府腐敗,受外潮刺激,憤然謂子芳君曰:日本為我國學士薈萃之場,其中必多豪傑,吾意欲往該處一遊。遂質簪珥東渡,入日本實踐女學校,研求女子教育,工藝諸學。暇則吮筆綴文,拾俚語編《白話報》月刊一冊,開導閨闈,其毅然以女界先覺自任。自日本取締留學生規程出,憤不能忍,決計回國。是時,其父星侯公已故,便輪往浙,省其母。旋返湘,省舅姑于湘潭。檢點舊日服飾,分給奴婢及戚鄰之貧乏者。任俠施與,固其素性也。電京約子芳君歸籌學費,候數日不至,請于舅姑,得二千金。赴浙創辦《中國女報》于上海,發起女子體育會于紹興。所著學說詩歌,見諸報紙者甚多,無一不寓革命之意。光緒三十三年,徐烈士錫麟起義皖垣,事未就被害。女士與徐君本屬中表,聞徐見凶耗,即在校中開會追悼,是以黨禍牽及,女士竟于是年六月六日成仁于浙江省軒亭口。徐寄塵、吳芝瑛諸士為葬于西湖。旋因清廷逼令改遷,其子扶柩返湘,葬昭山。反正後,湘浙兩省人士,念女士為革命巨子,導光復先河,開會追悼,以慰英魂。湘都督譚,諭葬岳麓;浙省學界,爭葬西湖,為樹墓表,立秋社,建悲秋亭,以為紀念。女士雖死足千古矣。子一,名沅德,翊六館甥。女一,名燦芝,待字。翊六與親家夫婦揖別京都,無緣再晤,撫今思昔,感嘆良深。籍案牘餘閒,紀其大節,寄刊王氏家乘,用備史館之採覽焉。

《上湘城南王氏四修族譜》中王沅德的岳父張翊六寫的《子芳先生夫婦合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