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潮向晚天

秋潮向晚天

《秋潮向晚天》是一部2002年的新加坡電視劇,主演有嚴屹寬、楊童舒、牛莉、黃少祺、劉莉莉、林再培,這是一部反映都市生活的片子。

《秋潮向晚天》雖然被稱為《橘子紅了》的姊妹篇,但其劇情已與《橘子紅了》毫無幹系。故事描述了清貧出身的庄自立力排重阻娶富家女純美為妻,並育有一對活潑可愛的雙胞胎女兒。為了不讓妻女受苦,庄自立勉強接受岳父安排去其集團工作,卻因不諳商界中的爾虞我詐,在一次重大交易中令集團蒙受巨大損失,在岳父的質疑和自責的雙重打擊下精神恍惚,恰逢一場蹊蹺大火,令岳父認為庄要與妻女同歸于盡,更加深了其拆散他們的決心。自立被以縱火罪和精神錯亂之名判入精神病院強治兩年。在無盡的愧疚和自責煎熬下,他想重獲照顧與愛護她們的機會。但種種的誤會與阻力給重圓之路設下無數障礙。

  • 中文名稱
    秋潮向晚天
  • 製片地區
    中國
  • 導演
    張紫珺,劉延沛
  • 編劇
    夏美華
  • 主演
    楊童舒,嚴寬,黃少祺,牛莉,林在培,劉莉莉
  • 集數
    30集
  • 類型
    劇情
  • 上映時間
    2002
  • 製片人
    劉延沛
  • 對白
    漢語、國語
  • 顏色
    彩色

詳細介紹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黃少祺----
--嚴寬----
--楊童舒----
--牛莉----
--劉莉莉----
--林再培----

影片類型:

家庭倫理 / 都市生活

國家地區:

新加坡

電視劇演員表

嚴屹寬飾

嚴屹寬(嚴寬),大陸男演員,畢業于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與陳好為同班同學。曾在《秦王李世民傳奇》中成功飾演李建成,是內地實力派小生。 這位上戲高材生不單演技上佳,更擁有深邃完美的五官輪廓和得天獨厚的貴族氣質。

嚴屹寬主演電視劇:

北京童話飾 合作演員:楊冪 嚴屹寬

秦王李世民傳奇飾 合作演員:何潤東 高圓圓 賈靜雯

青天衙門飾玉環春 合作演員:鍾夫翔 徐筠 施羽

楊童舒飾

楊童舒,內地女演員。畢業于吉林省藝術學院。原名楊柳,1992年開始拍戲,1998年改名為楊童舒。在電視劇《太平天國》飾演傅善祥、《至尊紅顏》飾徐盈盈、《漢武大帝》飾平陽公主。

楊童舒主演電視劇:

悲情紅與黑飾季嫣然 合作演員:楊童舒 蔣愷 賈妮

被告飾白雪芳 合作演員:吳若甫 楊童舒 金巧巧

白色陷阱飾鍾美 合作演員:楊童舒 王亞楠 何琳

牛莉飾

牛莉,中國內地知名女演員。空軍電視藝術中心演員。從影前的牛莉是個運動員,出生于運動員世家,12歲起,她就走進了水上芭蕾隊並取得了全國冠軍。

牛莉主演電視劇:

怦然心動飾 合作演員:王華英 普超英 許亞軍

藍天花朵飾牛莉莉 合作演員:譚濤 牛莉 唐加思

全時空接觸飾 合作演員:英壯 牛莉 林熙越

劉莉莉飾

劉莉莉,內地女演員,演技卓越,常飾演挑戰性強潑辣厲害的角色。但劉莉莉在現實生活中,卻是個不愛說話、溫柔的一個人。

劉莉莉主演電視劇:

金劍雕翎(2003)飾柳金玲 合作演員:黃坤玄 于榮光 羅海瓊

三少爺的劍飾沉魚 合作演員:何中華 俞飛鴻 王冰

刀鋒對峙飾向紅 合作演員:吳秀波 牛莉 侯天來

劇情介紹

事業如日中天的他雖然有[經營之神]的美譽,但是帶給他這生最大滿足成就感的卻是他的家庭,以及純美所生的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女兒米雪、米琪,她們是關將豪心中的無可取代的至寶,為了捍衛她們的幸福,關將豪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電視劇《秋潮向晚天》海報電視劇《秋潮向晚天》海報

關將豪所創立的關氏集團,是個橫跨建築、房地產、百貨、股票等龐大的企業。庄自立是個來自山裏樸拙善良的鄉下男孩,是關純美最深愛的人。雖然兩人家世懸殊,但多年前一見鍾情的這對戀人,不顧關將豪堅決的反對,關純美這個富有純真的像天使一樣完美的女孩,毅然決然地嫁進了父親是山地草葯郎中的庄家。

婚後自立為了不忍純美和一對女兒跟他在鄉間受苦,終于勉強自己接受岳父關將豪的安排,到關氏集團上班,在繁華的都市為最愛的妻女辛苦的維護著他們幸福的小家庭,可是盡管庄自立積極努力的創業,但涉世未深永遠學不會商界爾虞我詐的他,在一筆重大交易中,終于讓公司蒙受嚴重損失,也傷及了關氏集團的信譽,但所有事業失敗的打擊都及不上岳父關將豪對他的失望,甚至強烈質疑女婿的無能,根本不配給純美及雙胞女兒安定和幸福,決心要拆散他與純美的婚姻,將她們妻女三人帶回關家。

劇照 嚴寬 飾 庄自立劇照 嚴寬 飾 庄自立

純美與兩個女兒是支持自立奮鬥的唯一力量,在岳父這強人無情的羞辱及苛責下,尊嚴盡失又面臨失去深愛妻女的自立,在一敗塗地下終于精神崩潰,失去意識的他在清醒時,發現自己因涉嫌要與妻女同歸于盡而引火自焚,被警方收押,雖然純美及兩女兒及時被救出未受傷,但經過檢察官詳細調查,罪證確鑿,自立顯然因無法承受失敗,精神錯亂而犯下縱火大罪,自立罪名成立,被判入精神病院強行監治兩年。

在精神病院的兩年內,多少個漫漫長夜自立都在自責悔恨中渡過,縱使案發後自立的最後記憶中,怎麽也想不起,自己曾經下毒手欲致妻女于死地,但是自立卻忘不掉在法庭上,純美面對他時,她那驚恐懷恨的眼神,讓自立原本欲為自己辯護的言詞,都化成了對純美及女兒的愧疚,他默然坦承所有罪名,因為純美那永遠不會原諒他的目光,已宣告了他即使被判死刑也無法彌補自己對妻女的傷害。

終于熬完兩年的治療刑期,自立重獲自由出院,他幾乎沒有第二個意念,就直接來到岳父家,因為越接近出院日子,他內心更堅決的想為這唯一的意念活下去,那就是不惜一切以生命向心愛的妻女贖罪,雖然兩年來,他早由關家的律師口中得知,關將豪也早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要他跟女兒純美離婚,單純的自立迫不及待的要見妻女,讓她們知道,他可以失去一切,絕不能失去她們,他寧可自我毀滅,絕不會再傷她們絲毫,他一心渴望純美再給他這罪人一次重新做人,重新愛她們的機會。

劇照 嚴寬 飾 庄自立劇照 嚴寬 飾 庄自立

當他親眼目睹闊別兩年的純美及米雪,確實在關家呵護下過得十分幸福平靜的日子,他也再一次遭到岳父前所未有的羞辱,就連曾深愛他的純美也斷然拒絕攜女兒重回他身邊,已然絕望的他,終于了解,岳父及妻子,早已將他判了死刑,對一個死人來說,再沒有起死復生的機會,所以他想擁有妻女的美夢今生都成了奢望,就在他難堪受辱的欲逃離關府時,他突然發現雙胞胎妹妹米琪,跟他這父親一樣,受傷又孤單,與雙胞胎姐姐米雪的快樂及活潑相比,米琪明顯有自閉症傾向,透過曾經是好友雷凱平,自立驚愕又愧然地了解原本跟姐姐一樣活潑可愛的米琪,是從那場大火的意外後才變成這樣。

幸虧自立最信任的雷凱平居中疏通保證,讓關家所有人,相信從小就特別親近自立這父親的米琪,連名醫都束手無策的小女兒,竟奇跡般被自立的父愛所喚醒,似乎也喚醒了純美對自立壓抑的情感,因為那場無情的大火雖然使純美心中永難消除丈夫曾是精神失常的縱火凶手,但十年婚姻,曾深深相愛的舊情,固然使眼前這對形同陌路的夫妻難堪,卻也更難舍,雷凱平挺身替自立向關家要求,讓小心靈中,深信自立永遠是好父親的米琪,跟自立一起回到鄉下去共渡一段日子,因為事實勝于一切,米琪需要父親,正如自立需要她一樣,凱平極力指出關家人再反對卻不能不面對,自立與米琪父女不能被分開的事實。

電視劇《秋潮向晚天》劇照電視劇《秋潮向晚天》劇照

在自立及庄家二老,和鄰居阿勇小心呵護下,回到鄉間的米琪一天比一天健康活潑,純美也深深被他們父女在一起的快樂所感動,當自立不敢置信連關父也終于接受米琪跟他一樣較適應鄉間生活,而決定將她長期留在自己身邊時,自立也發現另一個事實,那就是雷凱平這君子如今早已成了關將豪身旁最得力的左右手,他與純美的親近及信任也顯出他在關氏集團及關家所有人心中的重要性,是超過所有人的。

其實雷凱平如今的地位,比當年自立以女婿身份進入關氏集團,更受關將豪倚重,看在自立眼中,這更是理所當然的,因為當年的凱平早已顯露過人的精明能幹,難得是雷凱平為人義氣正直,他與木訥耿直的自立一直是相互欣賞了解的知已,所以當自立在精神病院服刑時,凱平受自立之托,將自立親筆的信,轉寄到美國友人處,再轉寄回國給庄父庄母,所以居鄉下的庄家二老,始終不知兒子自立犯下縱火的滔天大罪,一直認為兒子到國外深造,深以兒子成就為榮呢!

自立對凱平用心良苦為自己及父母所做的一切,深為感激,兩年未見兩人的情誼更親如兄弟,自立心中更感激凱平不愧是出身牧師家庭,難怪凱平有超乎常人的善良及愛心,所以他自知純美對他情緣已盡,也為關將豪總算為純美找到一個最佳的女婿人選而慶幸,自立私心更為一對女兒慶幸,若她們能有凱平這樣的繼父,他也能安心毫無牽掛的永遠退出關家。

而在關家乘龍快婿地位越來越穩固的雷凱平,他一派正人君子言行無懈可擊的形象,卻在無意中遭到一年輕女孩扒竊時,暴露出他猙獰、冷酷、令人不寒而傈的另一真面目,連天不怕地不怕的朱曉秋,都被眼前原本翩翩風度,卻在剎那間變為暴君的雷凱平嚇住,不過倔強敢做敢當的朱曉秋,倒是與雷凱平不打不相識,就在雷凱平堅持要將她扭送公安局時,雷凱平那善良仁厚本性,好象猛然又蘇醒,他饒了曉秋,教訓她一頓後駕車離去,到叫看到雷凱平如此判若兩人雙重性格的曉秋,十分費解驚愕。

其實曉秋是一個聰明過人又好強的女孩,她身世坎坷,父母雙亡,為了撫養一個才十一歲的幼妹,才不得己扒竊,被雷凱平的一番懇切教訓喚醒良知的曉秋,決心改過自新,原本就十分優秀的曉秋,她接受一家大企業公司的應征考試,沒想到初試成績已錄取的她,在最後面視時,主考的經理竟然是雷凱平,再次不打不相識的緣分,讓外型、年齡、個性都極為登對的兩人,也情不自禁種下了情緣。

雖然幾次接觸,朱曉秋都被外表紳士,彬彬有禮俊美的凱平所深深吸引,但是曉秋忘不掉,當第一次他抓住當扒手的她時,凱平異于常人的暴狠冷酷,已情不自禁愛上凱平的曉秋決心查出凱平雙重性格的原因,終于讓她發現,原來凱平是個身世比她更可憐的孤兒,他九歲那年母親將他交給一對雷牧師夫婦收養,他母親抱著才兩歲的妹妹竟然跳火車自殺,後來雖獲救,但稚齡的妹妹已不治,他母親也因腦部重傷,一直被福利收購收留照顧,長大的凱平一直難忘將他交給牧師夫婦就再沒有音信的親生母親,他直覺母親一定遭遇了什麽不幸,否則以母親對他的疼愛,決不會十多年來,狠心的從不探視他,所以他瞞著養父母,常年來鍥而不舍的追蹤線索,終于找到了被病院收留,十多年來一直未清醒早已成為植物人的母親。

凱平決心找出迫使母親自盡的真正原因,終于由母親遺物中,發現關將豪寫給母親的書信,信中透露關將豪已準備與富家女結婚,不能娶他母親,所以凱平相信母親一定是遭關將豪始亂終棄自殺絕路,因為九歲的他還記得,父親生前曾與母親為了襁褓中的妹妹爭吵,之後父親在工地意外身死,過了不久傷心過度的母親就將他寄養牧師夫婦後,她就發生不幸悲劇。

曉秋這才明白,凱平處心積慮進入關氏集團,其實是有計畫的報復遺棄他母親,害他家破人亡的劊子手關將豪,他不但要毀滅關氏集團,更要讓關將豪身邊每一個親人嘗到他母親這十多年來所受的痛苦,隻要姓關的,他一個都不會放過,所以關將豪最疼愛的女兒關純美,更是凱平首當其沖的報復工具,雖然單純善良的純美時時令本性不惡的凱平矛盾不忍,可是想到母親悲慘的下場,凱平即使放棄好不容易覓到的真愛,[曉秋]再大的犧牲,他也要報復到底,決不心軟。

同樣視雷凱平是君子,更是良師益友的自立,在回到庄家後不久,終于在關父堅持下,與純美簽字離婚,也暴露了自立曾因縱火住進精神病院的真相,但是庄家二老,卻死不相信善良忠厚的兒子會因事業失敗,就放火自焚還欲燒死最愛的妻女,凱平也直覺那場大火背後似乎另有真相,他與自立聯手追查下,他們也發現,當日大火現場有個目擊證人,也就是米雪姐妹的鋼琴老師,自立出院後她不時出現在自立身邊,似乎想說出真相為自立洗去冤枉,可是又似被人脅迫著不敢挺身作證,那場火究竟是不是自立放的不但疑團重重,幕後似更牽扯著種種驚駭的陰謀。

內心矛盾的凱平同情被迫離婚,失去妻女的自立,一心想助自立再創業尋回自信,更不忍那對心連心的米雪米琪被分開,他費勁心思安排一個聚都會,一個居鄉間的兩小姐妹相聚,也讓自立和純美未盡的夫妻情份,在凱平及一對小女兒穿針引線中,情不自禁的關心對方,那抑不住的情愫,也微妙的在滋長,似乎凱平做的越多,也讓深陷痛苦掙扎中的他越難以自拔,因為他越想毀了關家所有人,就越發現關家每一個人,包括關母、關純美及弟弟俊傑、庄自立、米雪及米琪姐妹,似乎都是如此善良無辜,甚至連關將豪本人,越發了解也越證實他是個胸襟開闊,重情重義的君子。

曉秋更是努力想將凱平從自我的仇恨中解救出來,她了解恨不能消除恨,報復更不能結束恩怨,唯有愛是化解一切的根源,就當凱平被曉秋的一片痴情所感動,內心萌生退出這報復計畫時,關將豪同父異母的弟弟關仕豪,竟然取出關將豪對凱平生母始亂終棄的有利證據,那是一封凱平生母在自殺前親筆寫給關將豪的遺書,信中指控女兒的確是姓關的私生女,所以她愧對凱平生父,決心自殺,凱平看到關將豪害死他生母鐵般的罪證,他重新燃起更強烈的復仇怒火。

此時自立也由那鋼琴老師口中得知,那場火不是他放的,是關家人嫁禍他所做的,自立相信所謂關家人,指的就是一心想除去他這女婿的關將豪,所有的強有利的證據都直指關將豪是罪不可赦的凶手,凱平更是決心,要一對一直接向關將豪索命,他要為十多年生不如死的母親討回公道。

關將豪發現凱平的真正身世,他震驚中慨然赴會,身邊每一個人都為關將豪與凱平的死亡約會憂心,隻有凱平的牧師養父,對凱平的人性從沒失去過信心,因為他們夫婦始終用愛教養凱平,他們相信凱平內心的愛會讓他在最後關頭,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凱平與關將豪面對面,關將豪坦承,他一生最愛的女人正是凱平的生母,但是他與凱平的母親是在諒解中分手,他並沒有辜負遺棄凱平生母,而且兩人為了忠于各自的婚姻,分手後二十多年從未再見面,凱平這才警覺關仕豪交給他母親的遺書,其實不是給關將豪,而是給關仕豪的,因為關將豪確實遵守了不再相見的約定,所以真正玷污凱平生母的人是關仕豪,而女兒雖姓關,這私生女的父親指的不是關將豪,而是泯滅人性,禽獸不如的關仕豪。

關仕豪得知真相敗露,正欲逃走時,被趕來的自立擒住,因為自立因大火現場另一個目擊人米琪口中得知,是關仕豪將自立擊昏,然後縱火想嫁禍當時已精神失常的自立,因為仕豪不甘願自立這外人分得關家名下的遺產,而受驚嚇過度的小米琪在身心恢復正常後,記憶也恢復,終于為父親洗刷了縱火的罪名。

真相在抽絲剝繭,疑團逐步解開呈現,也展現了人性最光明最真摯的愛,而愛的寬恕,也是唯一能戰勝這世間所有仇恨罪惡的最佳武器,故事的結局當然是每個劇中主人翁在真愛中,終于尋覓到屬于自己美滿的歸宿!

劇情簡介

事業如日中天的他雖然有"經營之神"的美譽,但是帶給他這一生最大的滿足成就感卻是他的家庭。這個由他一手打造的幸福王國中,被他視為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人就是他最鍾愛的女兒關純美,以及關純美所生的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女兒米雪、米琪。她們是關將豪心中無可取代的至寶,為了捍衛她們的幸福,關將豪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兩年前那個幾乎一手摧毀純美和她兩個稚齡女兒美好未來的凶手,就是庄自立,也就是純美的丈夫。關將豪所創立的關氏集團,是個橫跨建築、房地產、百貨、股票等行業的龐大的企業。庄自立是個來自山裏樸實善良的鄉下男孩,曾經是關純美最深愛的人,雖然兩人家世懸殊,但十年前關純美對他一見鍾情而不顧關將豪堅決的反對,毅然決然地嫁進了父親是山地草葯郎中的庄家。

婚後,庄自立不忍心讓純美和一對女兒跟他在鄉間受苦,終于勉強接受岳父關將豪的安排,到關氏集團上班,在繁華的都市為最愛的妻女辛苦地維護著他們幸福的小家庭。可是盡管庄自立積極努力地創業,但涉世未深永遠學不會商界爾虞我詐的他,在一筆重大交易中,讓公司蒙受嚴重損失,也傷及了關氏集團的信譽。但所有事業上失敗的打擊都不及岳父關將豪對他的失望,甚至強烈質疑女婿的無能,根本不配給純美及雙胞胎女兒安定和幸福。關將豪決心要拆散他與純美的婚姻,將她們妻女三人帶回關家。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