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康安

福康安

福康安(1754年-1796年),富察氏,字瑤林,號敬齋滿洲鑲黃旗人,清朝乾隆年間名將、大臣。大學士傅恆第三子,孝賢純皇後之侄。

福康安歷任雲貴、四川、閩浙、兩廣總督,官至武英殿大學士兼軍機大臣。先後平定甘肅回民田五起義、台灣林爽文起義、廓爾喀之役、苗疆起事,累封一等嘉勇忠銳公。嘉慶元年(1796年)二月,賜福康安貝子,同年五月去世,追封嘉勇郡王,謚號文襄,配享太廟,入祀昭忠祠與賢良祠。

  • 中文名
    富察福康安
  • 別名
    瑤林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滿族
  • 出生日期
    1754年
  • 逝世日期
    1796年
  • 職業
    總督,武英殿大學士兼軍機大臣
  • 中文名
    福康安
  • 爵位
    貝子,一等嘉勇公
  • 追封
    嘉勇郡王
  • 其他成就
    驅逐廓爾喀侵略軍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福康安生于乾隆十九年(1754年),經略大學士傅恆的第三子,乾隆帝嫡後孝賢皇後的侄子。

福康安福康安

因為是富察家族的子孫,乾隆帝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早殤的嫡子端慧皇太子永璉和皇七子永琮的影子,乾隆帝便把富察氏的嫡侄接入宮中親自教養,待之如同親生兒子一般。

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福康安承襲雲騎尉,四年後任御前侍衛。

乾隆三十六年(1768年),授戶部右侍郎、鑲籃旗蒙古副都統。

平定金川

乾隆中葉,四川西北部的大金川土司莎羅奔已老,乾隆三十六年其孫索諾木誘殺了革布希扎土司,小金川土司澤旺之子僧格桑再次攻鄂克什和明正土司,又公然與清廷所援軍作戰。四川總督阿爾泰率軍進剿,但阿爾泰素未嫻軍旅,不善督兵攻剿之事,因調度無方、貽誤軍務被革職以至隅死。清廷以尚書桂林代阿爾泰為四川總督,再度出兵。桂林卻是一個貪圖安逸、狂妄驕縱之人,清廷以福隆安前往審訊桂林,以阿桂接替之。

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福康安任職戶部侍郎,不久遷滿洲鑲黃旗副都統,受命趕赴四川軍中任平叛將領。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正月,當阿桂攻打當噶爾拉山時,福康安持印而至,于是阿桂留福康安佐其領兵作戰。六月,溫福屯兵于大金川之東木果木,日與人高宴,結果被土司索諾木切斷糧運,雙方激戰之下,溫福戰死,軍隊大潰。清廷再次部署軍事力量,命阿桂為定西將軍,豐升額、明亮為副將軍,增強兵力,分道再舉。第二年二月,清軍攻喇穆喇穆,福康安則督兵攻克其西各碉堡,又與領隊海蘭察合軍,乘勝攻下羅博瓦山,並北攻得斯東寨。一天夜晚,土司之兵乘雪霧迷蒙,夜色籠罩,偷偷登山,襲擊副將軍常祿保駐扎營地,福康安聽到告急槍聲,立即督兵赴援,擊退了土司的進攻,受到乾隆嘉許。五月的-'天,駐扎在山麓上的土司又借著雨天的掩護,築起兩座碉堡,福康安率八百士卒,夜間冒雨攻打碉堡,入碉中襲殺數人後毀其碉。乾隆嘉許他"壯軍威、破賊膽"的行為,特旨褒獎。

乾隆四十年(1775年)四月,乾隆帝鑒于福康安為西路得力之人,赴宜作戰尤為出力,授為內大臣。五月,福康安克榮噶爾博山,進至第七峰,又賞嘉勇巴圖魯號,以後即以"嘉勇"二字為封爵佳號,重疊使用。福康安逐一克服多種碉壘營寨,到八月中秋夜,清軍分兵自西北攻入勒烏圍(今四川金川縣內)土司營寨,索諾木逃走。到乾隆四十一年正月,俘獲索諾木及其家人.大小金川遂平,清朝在此建懋功廳。

金川平定,清廷論功行賞,封福康安為三等嘉勇男。福康安原襲之雲騎尉,由其兄福隆安次子豐紳果爾敏襲。西征軍返京之日,乾隆親往京城南郊行郊勞禮,賜給福康安御用鞍轡馬一匹,御紫光閣飲晏,賜給緞十二端,白銀五百兩,並于紫光閣繪像,列前五十名功臣中。于是由戶部右侍郎轉為左侍郎。同年四月,擢為鑲白旗蒙古都統,七月,賞戴雙眼花翎。九月,再調正白旗滿洲都統,十月,賜紫禁城騎馬。

總領一方

福康安由于在金川之役中,與士卒艱苦作戰,克敵製勝,初步展示了他的軍事才能,得到了重武功之君乾隆的賞識,于是一再提拔使用。乾隆四十二年,福康安被授予吉林將軍之職,次年調任盛京將軍。

福康安福康安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授雲貴總督,成為總領一方軍政的封疆大吏。在雲貴期間,福康安主張銅廠立法宜詳,用人尤要應實,提出在雲南多開採銅礦,使銅的產量增加,受到朝廷嘉獎。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八月,福康安又調任四川總督兼署成都將軍。川陝之地向為清朝視作軍事重省,十分重視其總督及巡撫的人選,一般均以滿洲重臣充任,福康安任為川督後,受命嚴緝"咽匪"。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清政府攻打大小金川失利後,遁入深山的一些敗兵加入了咽嚕黨,逐漸形成一股反清勢力,他們迫于生計,與農民、無業遊民一道常起而爭鬥。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五月,福康安奏蜀中"匪徒"已戢。八月,福康安即擢為御前大臣,加太子太保,次年命來京署工部尚書,五月,又授為總管鑾儀衛大臣、閱兵大臣、總管健銳營事務。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三月,福康安再擢而為兵部尚書、總管內務府大臣。福康安因其軍功,受到乾隆的寵信和重用,不斷加官晉職,成為聲名顯赫的朝廷重臣。

平定民變

甘肅的回族事件繼發于撒拉族民變之後,由田五等人團結固原州、通渭一帶回民,在甘肅通渭北六十裏的石峰堡修築營寨,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四月在鹽茶廳小山地方起事,並向西北進軍,但攻靖遠、會寧不下,田五又于作戰中死亡,遂折向東南,與通渭的回民一道攻通渭城。

西安副都統明善率軍與回軍交戰,清軍陷入埋伏圈,全軍千餘人均覆沒,明善亦斃命。在緊急情勢之下,清廷急忙重瓤組織兵力,命福康安帶欽差大臣關防,馳驛以赴甘肅鎮壓民變,並授參贊大臣,會同將軍阿桂共同任事,又任命福康安為陝甘總督。六月,福康安統兵赴隆德,進攻靜寧底店,斬殺數千,攻破石峰堡,生擒張文慶等。福康安因此晉封為嘉勇侯。

鑒于甘肅一帶回民習武成風,而從文應試者很少,福康安為朝廷的長治久安考慮,上奏皇帝,提出"教導回民"的善後事務,清朝在循化廳設學校,以資訓迪,得到乾隆帝的贊許,學校之設,在福康安是為了馴化民眾,利于統治,而對邊遠地區的文化教育之事必定會產生實際效用。

乾隆五十年(1785年)七月,福康安轉為戶部尚書,第二年又轉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福康安受到皇帝倚重,並被授予了相當重要的權力。

轉戰台灣

在甘肅發生回民事件之後,東南的台灣又爆發了林爽文領導的漢族、高山族農民的大規模暴動,以天地會的教義相號召,形成了強大的勢力。起義者在林爽文領導下,于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與清軍展開激戰,連克數縣。清廷命閩浙總督常青為將軍前往台灣府鎮壓民變,兩相接觸,農民軍處于主動地位,聲勢更加浩大,連常青所駐府城也處于包圍之中。

喬振宇版福康安喬振宇版福康安

常青鎮壓不力,乾隆又在五十二年(1787年)七月改派福康安為將軍,與參贊大臣海蘭察同赴台灣作戰。當福康安從征金川為領隊大臣時,是參贊大臣海蘭察的下級,這次赴台灣作戰,事隔十多年,福康安竟成全軍主帥,海蘭察仍是參贊大臣,但福康安能謙謙自下,又善于周旋,很好地發揮了海蘭察的軍事才能。十一月,福康安一行渡鹿仔港(今台灣彰化西南鹿港),登岸後,由新埤進兵,以主力進攻包圍諸羅縣城的農民軍,雙方交戰至侖仔頂,農民軍從竹圍中出而抵御,福康安令軍隊原地不動,自領巴圖魯侍衛沖入起義軍中,起義軍不幸戰敗。清軍又攻克俾長等十餘村庄,起義軍被迫撤離諸羅。清兵追至大排竹,決溪水渡兵,焚燒了農民軍的營寨。諸羅一戰,福康安以扭轉戰局、解除城圍,被封為一等嘉勇公,賞紅寶石帽頂,四團龍補服,以示優異。

同年十二月,清軍繼續對起義軍進行圍剿,起義軍寡不敵眾,大小首領多人被俘。福康安又統兵由內山搜至打鐵寮諸社,分兵堵截海口及各要隘。為防止林爽文見追急自戕,福康安密令巴圖魯侍衛十人及屯練兵數百人,改換裝束,深入高山密林,終于在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正月,于老衙崎俘獲林爽文。林爽文被解往京師後,慷慨就義。

前此諸羅被圍之際,福州將軍恆瑞在鹽水港(今台灣台南縣西北鹽水鎮)觀望遷延,擁兵不救,請朝廷另派援兵。乾隆知情後遂命福康安彈劾恆瑞,問其妄請添兵,搖惑軍心之罪,但福康安並未問及此事,而且在奏疏中為恆瑞多方開脫,稱他打仗奮勉,仍請將恆瑞留于軍營。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正月,乾隆帝嚴厲責備福康安袒護親戚,本想從重治罪,但因平定林爽文有功,從寬免其深究,隻傳旨嚴行申飭。等到福康安俘獲林爽文本人之後,乾隆帝念其軍功,仍親解佩囊賜與福康安。

林爽文失敗以後,福康安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二月繼續督兵赴南路鎮壓農民軍餘部,將農民軍追至台灣最南端的郎嶠,水陸並發,將南路起義軍首領庄大田俘獲。至此,台灣的農民軍被全部鎮壓下去。

清廷以福康安為主帥,成功地鎮壓了台灣林爽文的起事,有效地維護了封建統治秩序,福康安因此再次受到乾隆帝表彰,上諭稱他"用心周密,真能不負任使。"賞黃腰帶、紫轡韁、金黃辮、珊瑚朝珠等物,並命于台灣郡城及嘉義縣為他各建生祠塑像,在紫光閣繪二十功臣圖像。當年,福康安即調任閩浙總督。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正月,因安南國滋擾廣西邊境,乾隆又將他調任兩廣總督。七月,和珅之弟、巡漕御史和琳參奏湖北按察使李天培,用湖廣糧船私運木材,由此訊得福康安捎信索購一事,乾隆嚴旨令福康安自劾,罰其三年的總督養廉銀,加罰公俸十年,革職留任,但馬上即減免。可見和珅、和琳兄弟與福康安居對立之勢,乾隆帝對此自有處理辦法,使這一文一武之臣都在寵渥之中。

驅逐廓爾喀

十八世紀中葉,清朝的鄰國尼泊爾建立起廊爾喀族統治的新王朝,新國王蓄意向外擴張勢力,于是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廊爾喀以西藏當局征收貿易稅太重為由,派兵入侵西藏邊境。

福康安福康安

乾隆五十六年(1790年),廓爾喀又再次興兵,直犯班禪額爾德尼駐錫的日喀則,洗劫了札什倫布寺,掠走大批珍寶財物。而駐藏大臣保泰臨陣退縮,竟想把達賴和班禪移至青海。清廷聞報,即派福康安為將軍,與參贊海蘭察、奎林(福康安堂兄)率巴圖魯侍衛入藏,迎擊入侵者。行前,乾隆帝對福康安面授方略。乾隆決心對廓爾喀大張撻伐,以求邊境永遠安寧。九月二十九日,福康安自京啓程,由山西、青海一路馳驛赴藏,海蘭察因率兵眾多,由河南、陝西、甘肅分別行走至青藏。十一月,福康安收到乾隆諭旨,因青海口外時值隆冬,如果由此入藏,必然險阻叢叢,命他改道而行,該路均有驛站,隻是稍遲于指定日期抵藏。福康安素性勇猛,認為軍情緊迫,仍從西寧一路入藏。此時一路。青草未茂,馬皆瘠疲,因福康安行走疾速才未至困境。十二月一日,福康安在西寧停留四天之後即輕裝簡從,由當噶爾東廓爾(在今青海西寧市西面)一帶啓程入藏,翌年正月初三到達青藏邊界,正月二十日抵拉薩。從西寧至拉薩,全程四千六百裏,途中步行六十天。

福康安所部軍隊隆冬時節入藏,所遇跋涉之險難以想象,他們每日凌晨三時動身,至卜午七時才能停止行進,每天所行道路需當地喇嘛走兩天尚有餘,一些人跡罕至的雪山,舊雪積存至七、八寸或二、三尺不等,難于登陟。遇黃河發源處,泉水很多,冬季則處處結冰,亂石縱橫,馬蹄傾滑,行走更是艱難,不能速行。一旦行走至高地,又出現高山反應,"人行即喘,頭目眩暈,肌膚浮腫",加上水土不服,很多人染病身亡。參贊海蘭察即生病返京,不久死去。駐藏大臣舒濂、參贊奎林等人也病死西藏。福康安雖是年富力強,也感寒犯病,略形困頓。福康安所部一路,寒冬兼程跋涉,越過世界屋脊,可謂奇跡。

福康安抵藏後,乾隆命他迅速出兵作戰,不使廓爾喀軍隊有喘息之機,以盡快收復失地。此時西藏有軍隊一萬六千餘人,糧餉亦充足,于是福康安在各路人馬到齊後,即行進剿。四月二十五日,福康安前往絨轄、聶拉木察看地勢,定下進兵路線。四月二十七日,福康安由今西藏南部邊境的第哩浪古進兵,五月六日行至擦木附近,然而擦木兩山夾峙,中亙山梁,廓爾喀軍隊扎營在山高處,顯然難以攻取。福康安乘夜色潛兵進攻,兵分五隊,兩路深入敵寨左右山梁堵截;兩路繞至敵後,截斷敵軍退路,海蘭察領一隊由正路直攻敵寨。福康安則督軍往來截殺,指揮作戰。次日黎明,福康安督兵登山,靠近建于大河與山梁之間的兩座石碉,毀兩丈餘高的城垣,與敵軍短兵相接,終于攻克防守堅固的碉寨,奪取了擦木。

攻下擦木之後,福康安所部軍隊直趨濟嚨。廓爾喀軍在濟嚨建有要塞,據險築下各碉卡,相互援應,成椅角之勢。五月十日,福康安分兵出擊,先翦除旁邊各寨,再以主力攻其中堅。

清軍以木梯登寨,毀其石壘,並用大炮不斷轟擊,終于成功地佔領濟嚨的廓爾喀軍寨子,殺敵六百餘人,活捉二日餘人,收復了濟嚨。至此,清軍廓清了自擦木至濟嚨邊境的廓爾喀軍。乾隆聞訊,自是十分欣喜,特賜福康安御製志喜書扇,加上御用佩囊,以表嘉許。

廓爾喀軍已被清軍趕出國境,清軍即可就此罷兵議和,在談判桌上解決雙方所存矛盾和芥蒂。但是乾隆認為,必須攻入廓爾喀境內,佔領都城陽布,迫使其歸降,才能一勞永逸,實現邊境安寧。于是五月十三日,福康安又率軍由濟嚨出發,一路高山夾峙,路險道窄,清軍進至索勒拉山攻敵石卡,追敵至濟嚨西南八十裏外的熱索橋,最後以木筏渡河,攻至密哩頂。福康安率軍沿路攻打敵寨,直抵距陽布一百餘裏的雍雅(今尼泊爾境內)。廓爾喀國王恐國都難保,而鄰國錫金、不丹可能趁勢報復,遂派使者前往印度,請求孟加拉英國東印度公司,以武力支援,但孟加拉總督以西藏為中國領土,又想維持英國在廣州的利益,沒有出兵援助。廓爾喀見勢不妙,遂遣使求和。福康安認為這是廓爾喀緩兵之計,哪肯坐失事機。七月,福康安帶足軍糧,繼續領兵前行,進攻噶勒拉山,直取甲爾古拉、集木集兩要寨。其間六戰皆捷,所殺四千餘人。廓爾喀舉國震驚,軍隊人員死傷甚多,因此乞降。福康安至熱索橋以後,以為抵陽布必將"勢如破竹,旦夕可奏功,甚驕滿,擁肩輿揮羽扇以戰",自比諸葛亮,于是士兵也產生懈怠思想,廓爾喀軍趁機而入,因此清軍也傷亡慘重。加上廓爾喀水土惡劣,霖雨不止,死者甚多。廓爾喀軍此番求和,福康安遂退兵至雍雅,等待朝廷指示。

八月十日,乾隆即諭福康安,西藏氣候驟冷,往年九月以後即冰雪封山,卜雪當會更早,著"冒險深入,轉瞬冬令,設全進退兩難,關系尤為重大。"指示他可以接受廓爾喀的乞降,撤兵回國。二十二日,當乾隆得知廓爾喀軍確已"稟懇歸降",遂特頒渝旨,準許納款班師。從戰局及時令考慮,乾隆和福康安等人都希望早日結束這場在異域的艱苦戰爭。

清軍雖是入藏遠征,但在幾個月的時間裏,在福康安等人的直接督師指揮下,迅速將廓爾喀人逐出西藏,又翻過喜馬拉雅山,一路攻克廓爾喀人的無數碉卡,破其營寨,直抵距陽布僅四十裏之處。廓爾喀國王表示退回在扎什倫布寺劫掠的財物,今後再不侵犯西藏。這次入藏征討廓爾喀的勝利,保證了清朝邊境的安寧和西藏社會的穩定,成功地維護了清朝國家的領土完整。

乾隆對征廓爾喀之役的主要統帥福康安亦倍加贊賞,于是實授為武英殿大學士,加封忠銳嘉勇公,恰遇15功臣圖像成,乾隆親自御為製贊。大學士阿桂以未臨行陣,奏讓首功,福康安被列為首功之人。九月,賞一等輕車都尉,令其子德麟承襲。乾隆本欲給予王爵封銜,但因未克陽布,故就此裁抑。

乾隆恐怕如給福康安王爵,則招人議其加恩後族,且福康安也有盛滿難居之慮。但是此次對廓爾喀作戰,福康安備嘗艱苦,調度有方,深入其境七百裏,僅給予世職,又不足以酬其勞績,于是在乾隆五十七年十一月又將福康安授為領侍衛內大臣,並照王公名下親軍校之例,賞給六品頂帶藍翎三缺,令福康安于其得力家人中,酌量給戴,以示寵異。

對廓爾喀之役雖獲全勝,但西藏的地方管理體製亟待健全完善,乾隆五十七年七月,清政府為了加強對西藏地區的管理,在西藏形成一個強而有力的控御機構,決定整飭和改革西藏的政治和宗教製度,遂命福康安會同八世達賴、七世班禪等西藏宗教首領共同籌議辦理西藏善後事宜,雙方經過會商,共提出一百零二項條款。次年正月,經清政府修訂為二十九條,即《欽定西藏章程》,它吸收了前此有效的地方管理製度,改革並充實了多項方針。這一章釣加強了駐藏大臣的職權和地位,駐藏大臣與達賴喇嘛和班禪額爾德尼一道督辦藏內事務,藏內事無巨細,均應稟駐藏大臣辦理,軋藏大臣有甄選西藏地方官吏之權。又改革了達賴、班禪和各地黃敦呼圖克圖的繼承製度,實行"金瓶掣簽"製,以金瓶抽簽來決定轉世靈童,減少了在繼承問題上的爭端。還加強了西藏的地方常備軍建設,密切了中原與西藏之間的關系。《欽定西藏章程》的成功簽訂,表現出福康安不僅具有指揮作戰的軍事才能,而且有很強的辦事能力,是加強西藏政治、宗教、軍事、財政等製度建設,密切西藏與中央朝廷之間關系的有功之臣。

死後哀榮

乾隆六十年(1795)二三月間,清政府調遣雲貴總督福康安、四川總督和琳湖廣總督福寧率領七省兵力十餘萬人,分路鎮壓。八月,聚集在平隴的起義軍推吳八月為苗王,石柳鄧、石三保為將軍。福康安、和琳採用剿撫並用的措施。九月,吳半生被俘獲。十二月,吳八月被俘。初戰告捷,乾隆帝破格封福康安為貝子,他是第一個宗室之外,活著被封為如此顯爵的人。

由于長途跋涉和緊張作戰,福康安病倒在軍中,但他仍繼續督戰,終因積勞成疾,于嘉慶元年(1796年)五月,病逝軍中。同年六月,石三保被誘至坳溪被俘。起義領袖相繼遇害,起義軍開始失利。九月,額勒登保代替先後病死軍中的福康安與和琳為統帥,調集重兵圍攻起義軍,至十二月,起義軍的最後據點石隆寨失陷,石柳鄧戰死于貴魚坡,苗疆至此平定。乾隆帝萬分悲痛,追封福康安為嘉勇郡王,配享太廟,並建立專祠以致祭。不過,後來的嘉慶皇帝並未像其父親那般褒獎福康安,多次追加譴責他在軍中揮霍無度。嘉慶十三年(1808年)嘉慶帝將其子由世襲貝勒降為貝子。

主要成就

福康安一生征戰南北,戎馬倥傯,參與了四次鎮壓各地民變,是朝廷足資依靠的軍事重臣。另有一次是入藏征討入侵者,這對邊疆的安定有很大貢獻。福康安不僅善于作戰,常能扭轉危局,轉敗為勝,而且每于戰後都能妥為辦理善後事宜,尤其是在對台灣和西藏的戰事之後,抓住急待解決的問題,製訂章程,恢復生產,穩定局勢,因而他的理事才能也同樣受到了乾隆帝的表彰。

歷史評價

《清史稿》:福康安起戚裏,然亦自知兵。征廓爾喀,賊守隘,命前軍更番與戰,而設伏隘側,前軍敗退,賊逐出隘,伏起,賊駭走,我軍蹙之入隘。福康安策騎督戰,諸軍悉度隘,遂夷賊屯。其才略多類此。士毅入安南,度重險,寀入其庭。是時諸將多驕侈,士毅獨廉,蓋亦有不可沒者。明亮知兵過福康安,廉侔士毅,師屢有功,輒有齮之者,未能竟其績。立朝既久,躬享上壽,進受封拜,非幸致也!

乾隆帝:①福康安秉性公忠,能視國事如家事,其才猷識見,又能明敏周到,如此方不愧為休戚相關、實心任事之大臣。②才猷敏練,揚歷中外,懋著殊勛,年力富強,正資倚毗,乃當大功垂成之際,積勞成疾,遽爾溘逝,實深震悼,且當患病之時,猶復力疾督師,親臨前敵,實為宣勞超眾,體國忘身。

昭槤:福文襄王康安,荷父庇蔭,威行海內,上亦推心待之,毫無肘掣。

陳康祺:①福文襄屢出籌邊,功在社稷,其生平所受恩寵,亦復空前曠後,冠絕百僚。②異姓世臣,叨被至此,本朝第一人也。

李伯元:福生長華盶而嫻習韜略,能利用士卒,與之同眠食共甘苦。攘臂一呼,懦頑皆奮,川陝教匪之亂,蔓延豫楚,京師戒嚴。福以獨力刈大難,策殊勛,識者偉焉。然恃功而驕,往往擅竊威柄,大軍所至,勒令地方官盛飾供張。偶不當意,必取馬捶擊之,若撻羊豕。

軼事典故

喜乘大轎

《清代之竹頭木屑》載,福康安出行時坐轎(故事:清朝武臣,無乘轎之例),需用轎夫三十六名,轎夫們輪流抬轎,轎行如飛。就連出師督陣時,福康安也要坐轎,並給每個轎夫配備良馬四匹,轎夫換班後,就騎馬跟隨。四川總督的轎子也很大,須轎夫十六人,裏面有小童兩人,負責裝煙倒茶,並備有冷熱點心百十來種。

福蛙

《南亭筆記》載,福康安率兵西征,路過一個僧庵,此時夕陽西下,就宿營此庵了。夜裏蛙聲不斷,擾得福康安不能入睡。他大怒而起,命兵弁出去把這些青蛙都趕走。兵弁抓了一隻,送給福康安。福見此蛙青翠可愛,就拿朱筆在蛙的腦門上點了一點,然後放生。從那以後,這個地方的青蛙腦門上都有一顆紅點兒,至今猶在。據說,家裏養一隻這樣的福蛙,可以規避火災,所以當地居民稱之為"福蛙"。

公子浪遊

《水窗春囈》載,四川某地糧台王啓焜,為福康安提供過無數錢財,是福康安身邊的紅人。有一年元宵節,王啓焜的兒子去蘇州遊玩,沒訂到觀燈的船。這王大少乃紈絝子弟,從小沒吃過虧,第二年賭氣預定了所有觀燈船。在地人一艘船都找不到,以為是江海大盜的陰謀,趕緊報官。官府追查後,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將元凶王大少拘捕。正巧福康安從台灣平叛歸來,知道了這件事。他命人把王大少帶來,問清原委後,令其跪在船頭,大聲責罵,歷數其不端行為,嚇得王大少連連磕頭謝罪。當地官員在旁邊瞅著,也冒了一頭冷汗--原來福康安跟王大少這麽熟!他能像訓自己的兒子一樣訓斥王大少,恰證明了一句話:愛之深則責之切。福康安走後,當地官員把王大少從獄中請出來,像伺候阿公一樣好吃好喝好招待,倒把王大少搞懵了。

無賴冒名

昭槤的《嘯亭續錄》載,京城有個叫副天保的無賴潑皮,因與福康安的家奴是鄰居,從平日裏家奴的吹噓中了解到了一些福康安的聲勢和排場,以及情狀嗜好,覺得有機可乘,于是召集了數十名不務正業的無賴痞子,打著福康安的牌子旗號,沿途訛詐州縣。為了避免被有見過福康安的地方官員識破,騙子們一路上都稱福大帥偶染小恙,不便見客,所以不見任何人。而沿途州縣的官員也不敢多問,隻是爭相行賄,以謀攀附巴結,副天保一行所獲頗豐。

騙子隊伍來到湖南辰州,知府清安泰乃是福康安一手舉薦提拔上來的人,如今見恩公到來,當即投上名帖求見。可是副天保一行卻以各種借口百般阻撓,不肯讓清安泰面見福康安。清安泰心下生疑,覺得事情可能有詐,遂強行闖入內室,揭開帳子錦被,發現是副天保扮作福康安躺在床上,于是趕緊招呼隨從進來,把副天保一伙全部抓獲,無一漏網者。事情上報到朝廷,乾隆知道後非常高興,立馬升了清安泰的官。清安泰最後官至浙江巡撫。

轎夫驕橫

《三異筆談》載,因福康安的軍功顯赫,又深獲乾隆殊寵,氣勢熏灼,他手下的家奴也非常驕橫,所經之處,輒向地方官員索要錢財,並經常滋事擾民。在征西過程中,福康安的轎夫跑到老百姓家裏搶東西。當地巡視都司徐斐恰好看到,趕緊上前阻攔,轎夫一把將徐斐從馬上拽下來,劈頭蓋臉一頓猛揍。川北道長官姚一如聽說了這件事,非常氣憤,想到福康安那裏告狀。有人對他說,福大人位高權重,向來抓大放小,怎麽會關心這些小事呢?你去找他,惹其生氣,反而麻煩;你們按自己的方式處理了,也沒什麽事!

姚一如一聽,也對,就令人把轎夫抓起來。轎夫不知大禍臨頭,仍然肆意咆哮。姚一如先用棍子敲打了他一頓,又抽了他四十個耳光,拎起來一看,轎夫被打死了。訊息傳到福康安那裏,福康安並沒有生氣。其他轎夫兔死狐悲,不依不饒,竟然集體罷工。畢竟宰相門前七品官,福康安為安慰這幫轎夫,給他們挽回點面子,撤掉了了姚一如的成都知府。

引領時尚

《嘯亭雜錄》載,福康安好穿深絳色服飾,人言之為福色,因 為"福"字,一語雙關,都願有"福",所以民 間也爭效其色,都要做件"福色"袍子穿,以 借福音。

個人作品

《重修昭覺寺志》

《寄惠椿亭侍郎》

《七律四首》

《關帝廟碑文》

相關紀念

福康安紀功碑是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為表彰欽差大臣福康安林爽文事件中率軍解諸羅縣城之圍的功跡而乾隆帝御筆寫成的碑文,右書漢文,左書滿文。現存于嘉義公園內,為票選嘉義市歷史建築十景之一。

福康安紀功碑福康安紀功碑

該石碑本身與贔屓碑座均是在福建廈門所造,但運到台灣府城時贔屓掉入港道中,遂用砂岩仿造,放于縣城東門附近的福康安生祠內。後來石碑在1906年梅山地震後移到今新榮路三商百貨附近,之後再移到嘉義公園記憶體放。

而落入水中的贔屓在1911年時被發現,傳說有靈性而被供奉在台南南廠代天府保全宮內,其背上原本用來安放碑文的凹槽內有水,傳說可治眼疾。

家庭成員

父:傅恆

妻:《嘯亭雜錄》謂阿顏覺羅氏,《清實錄》謂伊爾根覺羅氏

妾:香兒

兄弟:福靈安、福隆安、福長安

姐妹:成哲親王永瑆嫡福晉、睿恭親王淳穎嫡福晉

子:德麟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金庸的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飛狐外傳》以及根據這些小說改編的影視作品中有福康安一角,然故事情節為虛構。瓊瑤的《還珠格格》系列中配角福爾泰原型即福康安。

影視形象

年代

作品

飾演者

1976《書劍恩仇錄》鄭少秋
1985《雪山飛狐》黃允才

1990

《滿清十三皇朝》

于少君

1999《雪山飛狐》魏駿傑

2002

《鐵齒銅牙紀曉嵐》

向能

2004《滄海百年》張鐵林

2005

《少年嘉慶》

劉牧

2006《雪山飛狐》吳慶哲

2008

《書劍恩仇錄》

喬振宇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